第二百九十二章,留子去父母/侯门纪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在亲戚眼里也是宠儿的加寿,因为这里人太多,对着祖母没有拿朝天辫子去顶,她是另外一种形容。

戚戚的小面容,小眉头都攒成一个小小八字,可怜兮兮:“用的全是加寿的,弟弟太不乖了。”小手扶上袁夫人,想让她说赞同:“是不是?”

袁夫人笑得说不出话,加寿乐了,以为祖母是答应,毫不留情把瑞庆殿下出卖,小脑袋转回去,对她同笑嘻嘻,再对祖母跺脚:“把弟弟也带走,加寿看着,不许偷吃奶。”

宝珠对女儿撇嘴,加寿见到,把祖母的手松开,头一低,还打着转儿,对着母亲又顶过来,小嘴里还嚷着:“不许背着加寿偷吃。”

加寿从来很会欺负母亲,不敢对祖母做的,对着父母亲全都能做。

安老太太笑得流出泪水,女眷们是忍笑的忍笑,窃笑的窃笑。

如果不是偷吃“母亲奶水”的话出来,那倒还可以爆笑。现在怕宝珠羞,都装着扭身子到一旁对着地笑。

玉珠嚷道:“这太好玩儿了,”她和掌珠坐在一处,攀上掌珠肩头窃窃私语:“宝珠是自己喂奶?边城那个地方这般的苦,看来找不到奶妈,”

掌珠也叹道:“宝珠太辛苦了,等下我们和她说说,干脆借着孩子小,不回去也罢。”掌珠想到韩世拓的来信,有满服以后,让掌珠去看他的意思,还举例宝珠走的更远,守着四妹夫,生下有福气的加寿。

掌珠本来就不情愿去,现在让宝珠母女的话吓的,心想那地方不见得是什么蛮荒地界儿,奶妈都找不到,自己哪里能呆?

韩世拓在的地方算是内陆,但掌珠由此推想,也是一样不敢去。

只怕一堆的蛮人,离开驿站就野草可以埋人,吃生肉喝血……。席面上有掌珠爱吃的菜,赶快挟一个到嘴里嚼着,这才好过些。

心底最私密的地方,生出对宝珠的钦佩。

这可真是不容易,要知道掌珠是不太佩服别人的。

她今天肯佩服自己的妹妹宝珠,可以说有很多的心情在内。

不及细想,还是赶快去看宝珠母女玩闹。

宝珠抱起女儿,想让她不要闹,学着袁训同她顶额头:“乖乖,你不要再胡闹了好不好?”瑞庆殿下一声轻咳,加寿绷绷小脸儿:“加寿不胡闹,把弟弟包起来,我带着,加寿才喜欢。”

袁夫人很想和宝珠相对摇头,因为只有宝珠懂得加寿话的意思,那是姑太太的招儿,只想把孙子也留到身边。

袁夫人是一万个相信中宫有手段,能安置,但到底不方便,要绕很大弯儿才能留下来是不是?

眼波才转,就见宝珠接不到自己的意思,倒是和旁边坐的老太太碰上。

老太太正边笑边摇头,她没有明说,也满面我懂。

袁夫人这就找到会意的人,和老太太边笑边无奈。姑太太啊,让加寿来胡闹,招儿都想绝了。

“嘣!”

宝珠揉脑袋呼痛:“哎哟,我不行了,这儿痛,去找你父亲,让他好好的和你顶。”加寿瞪着眼睛还要再碰,小豁牙咧着:“不碰就把弟弟给我带上!”

宝珠同她呲牙,把她抱去送给袁训。

再回来,忍不住一笑,厨房里面,方明珠正认真的剥着葱。宝珠走过阻止:“明珠,你怎么不去坐席面?”

“母亲让我来帮忙,谢谢你们家救我母亲一命。”方明珠笑得羞怯怯。

在这羞涩的笑容之下,往事如潮水,在这一刻全涌出来。方明珠以前的捣蛋,只能说她是捣蛋吧,她是捣蛋的心,结果是不是捣蛋结局,她全都不管。

和现在的这怯模样儿,天上地下的区别。

宝珠心里出来一句话,可见时势造英雄,可见环境造就人。如果没有方明珠一两年的苦日子,对她再好,她都认为是应当的,别指望她有一点儿感激的心情。

往前一步,裙角都可以碰到方明珠身边的那堆葱,宝珠诚恳地道:“说什么你救我一命,我救你一命的,明珠,母亲发话,你和姨太太以后就不要再离开,就在这里住着。”

“真的吗!”方明珠快活的面容一亮,可见她想过这句话。亮过,自己涨红脸,吃吃的推辞:“不了,等母亲好了,我们还回家,”

宝珠嫣然:“我不许,”

半带认真半带柔情的口吻,激得方明珠心头一酸,涌上泪水。丢下葱,慌手慌脚的去擦,宝珠的柔声又到耳边:“你要听话才好啊。”

“嗯嗯,宝珠我听你的,我会扫地,我会洗菜,我还会粘脚面子,我会……”

宝珠轻笑,她说一样,就点一次头:“你会的可真是不少,就这样说定了,你留下来,闲着是不好,让红花给你找份儿差事,按月就领银子可好不好?”

“好!”方明珠挺挺身子,转瞬间,又泪如泉涌。袖子都跟不上,把个双手捂着脸:“有喜事不能哭,我去洗把脸,就去找红花姑娘讨差事。”

看着她离开,先于她一步,宝珠吩咐丫头:“叫红花来见我。”红花很快过来,听宝珠说完,心领神会:“奶奶的意思就是让表姑奶奶不要闲着,但奶奶看顾她,表姑奶奶又不能当丫头婆子般使唤,让她管什么呢,又没有特长,我有主意,让她每天看着人扫园子,盯着落叶子落灰,这个可好?”

宝珠满意,道:“就这样办,抽空儿,你再教教她道理,慢慢的也就全转回来。”红花也微微湿了眼眸,嗓音微颤:“这放着是奶奶,还有夫人做主,表姑奶奶总算是熬出来。要换成大姑奶奶家里,只凭表姑奶奶以前做的那些事儿,就不会再用她。”

“孰能无过呢?改了的就叫好。”宝珠满面笑容,借着这句话,对红花悄悄一瞟,低声道:“就是万掌柜的,不管他怎么得罪你,他不得罪你,你怎么会见天儿的要打死他,你也原谅了他吧。”

红花脸儿一黑:“奶奶,打死他都是轻的。”

宝珠噎住:“好吧,你当我没有说。”能解决方明珠的事情,在自己忠心小婢这里,却就要碰个大钉子。

打发红花离开,宝珠好生忧愁,你几时才能成亲呢?红花儿你大了的,要不嫁给万掌柜的,也别天天欺负他,落在别人眼里看着多不好。

“弟妹,”连渊的夫人唤着她,宝珠换上笑脸儿,和她一起去看儿子。

而大门上,万大同和来道喜的孔老实坐在一起,孔老实满面奸笑:“红花儿姑娘,多好的人才,我家里的妻也好妾也好,都比不上她。”

“老牛吃嫩草,小心草割你的嘴。”万大同翻眼,在肚子里把孔老实骂上无数遍,死老糟,你还不死心,你还敢不死心?

孔老实心想太可乐了,以前过几天来见奶奶,只是回事情。现在恨不能一天来上一回,看着万掌柜的脸颜色,这一天都觉得没白过。

哎,你那绿色儿,是戴的绿帽子色儿?

……

“孰能无过呢,”当晚夫妻携手坐在窗前,红木椅子上坐着袁训,宝珠在他怀里,对着银月说白天的事情。

“以前看着明珠真可气,现在看着明珠真可怜。”宝珠若有所思:“所以,也就可怜起柳丞相。”袁训才洗浴过,披着长发直到椅后。

月光把他刀刻斧雕般面容勾勒,用光晕把他的明眸突出。犀利的眸子今天尽藏的是温柔,一件雪白的长袍下面,光着两只脚,手不老实的在宝珠身上揉来搓去,很是懒懒。

宝珠的听似骇然的话,都没让小袁将军惊起一丝波澜。

此时此地,老婆在怀,不是军中夜袭的吹角声,小袁将军都不会有任何惊动。对宝珠的话,他只是附合:“是吗,丞相也是个可怜的人?”

“他要是不可怜,怎么会想错掉。”宝珠噘起嘴儿,要袁训说自己的话对:“明珠以前是想错了,今天又有一个他,也是想错的人。”

袁训懒洋洋:“办错事情的人,都是想错的。想错了不奇怪,奇怪的是一直错着想,倒是有趣。”

“所以这大千世界,就是这样出来的吧。”宝珠说完,又生出不悦出来。眉头才颦,袁训就看出来,微笑问道:“又想到什么想错的人?”

宝珠从他怀里跳下来,袁训笑看着,见宝珠抱来几个礼单,就这么抱着又缩回袁训怀里。礼单有份量,袁训故意地道:“哎哟,重了重了的。”

“宝珠胖了,当然重了的。”宝珠坏坏的把个身子还往下一压,袁训又促狭:“竟然比我的兵器,”

宝珠溜圆了眼睛:“怎么样?”

袁训笑道:“轻上许多。”双手抱定宝珠,看着也不吐气,也不吃力,就把宝珠举出半手臂高。宝珠眼前一晃悠,这就无处不跟着晃悠,就是月光也晃个不停。吓得她紧握袁训手臂:“放我下来。”

怀里的礼单滑落两个,摔在地上。

袁训重新抱她入怀,想想太子殿下今天的话,好笑上来:“殿下还夸袁二爷有胆量,现在看看,还是虫胆子。”

“我是宝珠胆子,不像你,是胆包天。”宝珠皱皱鼻子,抱的礼单又下去一个,俯身去捡,接上刚才要说的话。

“你看你看。”把个礼单对着袁训推推,横在两个人中间。

袁训瞅瞅:“收的钱嫌少,是不是这样?”

宝珠嘻嘻一下,随即沉下面庞:“不是。”

“那是,收的太多?”袁训取笑。

宝珠扁嘴:“收得多,你看我还会是这个表情?”袁训用力望着她,宝珠竭力地把嘴儿扁得更平平,袁训嘿嘿笑出来:“你就直说吧,到底怎么了?”

“你看你看,”宝珠把礼单打开一本,点着上面的名字,念给袁训听:“大表伯父,二表伯父……连家伯父伯母的,嫂夫人的,呃,你和连将军到底谁大?我记得还在姐姐府上,姐丈带着你们回来,连将军喊我嫂夫人,如今他妻子又叫我弟妹,”

袁训想想:“竟然没仔细问过生辰,”

“还有尚将军家里,也要问个仔细才行,到底我是嫂嫂呢,我要多给她们东西吃,我要是弟妹,我可是要东西吃的。”宝珠把嘴儿噘得更高。

袁训戏问:“那你想要东西吃呢,还是想给人东西吃?”宝珠眨着眼睛,把难题抛回来:“请请你帮我拿个主意,哪一个更好?”

“这太简单,你听着,”袁训清清嗓子:“要人东西吃的时候,你就当弟妹。不想给人的时候,叫别人嫂嫂。”

宝珠哈的一声,把礼单全都抛地上,抱住袁训脖子蹭几下,袁训很受用,但还是故意取笑:“这是我的加寿今天晚上没有回宫?”

自己笑:“回宫这话,怎么听怎么不对劲儿?”

“以后你女儿就是回宫,你现在适应一下也挺好,免得到时候说成乖乖,回家来,那才不对劲儿。”宝珠说着,又在袁训脸上蹭蹭。

袁训眯着眼睛笑:“礼下于人,必有所求,”

“对了,我礼单还没有念完。”宝珠弯下腰去拾礼单。袁训并不阻拦她,但是商议地道:“咱不念了,抱抱说别的也行,”

宝珠异常认真:“要念的。”

袁训嘀咕:“你就说想在我怀里多呆会儿就是。”

宝珠嫣然:“说对了一半,还有一半儿,是宝珠难得的胖了,不坐这里白不坐。”把礼单再次展开,手点着给袁训。

袁训打哈欠,再打哈欠。索然无味:“算了吧,我把谜底儿打破,你就可以专心的和我玩,而不是和想错的人继续生气。”

宝珠骨嘟着嘴对着他。

“我的两位好表兄,一个行四,一个行五,他们没有来,把我的宝珠气到,不睡就为这个是不是?”

宝珠可怜巴巴:“就是这样。”低声恼怒:“怎么办?我得收拾他们一下才行。”

“砰,”又把礼单给抛开。

袁训笑了起来,旁边有个小几,上面放着吃的果子和点心,取一个果子给宝珠:“乖,你吃点儿再想,袁二爷大展威风,收拾他们还不是小事一件?”

“对了!”宝珠拍手一笑,对着果子就是一口,用力不小,果子也不大,咬下小半边儿来。袁训歪着头,望望宝珠红唇,再瞅瞅手里半个果子:“你确定咬的不是他们的肉?”

宝珠缩着脖子笑:“不是的,”飞快把果子咽下去,欢天喜地告诉袁训:“我有招儿了,保管他们打心里不痛快,以后见到我们的儿子,就不痛快。”

“哦?”袁训捧场似的候着。

“备一份儿礼物明天送过去,就说我们知道你们来了,但忙着办满月呢,所以拜访来迟。”宝珠得瑟。

袁训吭吭笑得差点把宝珠摔下去,好容易不笑,严肃认真来配合宝珠胡说八道:“家里的剩菜装出一桌子席面送去。”

“就是这样。”宝珠乐陶陶。身子一歪,让袁训抱起来往房里去。边走,袁训边训道:“还好?我再陪你胡说,我就是个傻子。*一夜的,万金不换知道吗?有功夫倒说他们,家里的剩菜就是喂狗,也轮不到给他们,知道没有,不许送。”

宝珠气还没有出完呢,慢吞吞:“那,狗吃剩下的呢?”侧着头尽是俏皮:“许不许送?”袁训哈哈大笑起来:“这个你当家,我只是说说。”

反手,把帐帘子扯下,挡住两个人的身子。

……

“小木箱子?”萧仪愈发在云里雾里:“里面是什么?”

日头照在宫闱的一角,这一回是嫣然欲吐的桃花苞下。少女流丽的面颊闪着青春好光泽,眉目之间尽带着情意,柔情流转似碧空上白云,绵绵不绝。

“我见到袁家的人带着东西进来,就上前去看,只看除了孩子以外,就是一个小箱子,娘娘见到就哭了,今天娘娘面前不是我当值,好几天没有排我当值,淑妃把我叫走,我就没有看到。”

少女懊恼。

萧仪的心在木箱子上面,寻思着袁家又送进来什么,总是有古怪的,他们才往里面送。对着少女的幽怨,随意地道:“你不必忧愁,都想往娘娘面前献好儿,都抢着当值,这事情我知道。”

“殿下,宫里的日子总是不难过,”少女吞吞吐吐。

萧仪恍然,知道自己心不在焉,伤到她的心。正要再劝几句动听的,少女已然扭过面颊,日头在她黑长的眼睫上跳动着,引出一帘幽幽

“当初送我进宫,还以为能得见天颜,现在,我早灰了心。如果没有遇到殿下,白头宫嫔我也能熬……昨天约着人去见敬嫔娘娘,她哭得跟泪人儿似的,以前多骄傲的人,进妃位不容易,说下就下去了,这宫里的日子,我呆够了。”

这是她头一回对萧仪提出要求,萧仪打起笑容,温声温语:“你不说,也全在我心里,这不是我大事若是成了,”

少女心里生出寒气,在日头光下,茫然起来。

仪殿下说的大事,从来没有瞒过她。因为这大事两个字,是少女叶嫔先说出来的。叶嫔是中宫殿室中侍候,在去年才到皇后宫中。

以前她在闲散宫院里,才有空闲和萧仪在一起。她由初进宫的欣喜,到见不到皇帝的愤怨,才有“殿下大事若成”的话。

她不后悔自己曾说过的话,但总有受挟制之感。

有时候满腔的情意和对未来的憧憬,让叶嫔幻想着“大事”。有时候,如此时一般,叶嫔的心不知所措,不知道“大事”将在何方。

但不管她是担心的,还是相信的,她都深情的望向萧仪。

仪殿下有一张好面庞,这就是吸引叶嫔的原因吗?

不不。

仪殿下不是一般的人,他十岁就忧国忧民,十一岁就怦击时政,十二岁……天降在任于斯人,必有与别人不一样的地方。

这就仪殿下。

茫然在心头,旧事在脑中,让灵动如琉璃的眸子因冲突而更生神采,萧仪看在眼中,带着忍不住轻轻的前俯,撷取住。

“真美,美得让人不敢轻视,”

唇齿流连间的呢喃,让叶嫔奇迹般生出勇气,胸怀里重新满满的,低声道:“我这就回去,也许袁家的人也没有走,就算走了,找个当值的人问问,看那箱子里面是什么。”

叶嫁也是一样的看:“袁家不会无缘故的送一个木箱子进来。”

能往宫里的东西,都是经过搜查才能进来。既然占手儿往里送,必有道理。

她兔子一样敏捷的离开,在她的背后,萧仪轻声道:“傻丫头,靠你一个人是不行的,这东西是从袁家出来的,得往袁家去查才行。”

……

“袁二爷大摆英雄宴,我听到消息,如果我在,也想去坐一坐。”太子殿下说过,宝珠羞红面颊,垂敛对着地,不敢抬眸。

袁训陪她过来的,昂昂头,有扬眉吐气之感。太子清醒他在想什么,他在想当初定下宝珠,都对宝珠有怀疑是不是?

太子佯装嗔怪,斥责袁训:“我没有夸你,你骄傲的是什么?”这才把袁训的大好头颅给骂低下去。

骂声也让宝珠清楚这是要回话的地方,嚅嗫地道:“当时,只想着办自己的草场来着,这就大胆了,”

“我正想问问,你缺钱用吗?”

嗓音虽然温和,但对不常和太子说话的宝珠来说,她还是存着小心。

“蒙殿下月月让人给送,并不缺钱。”在这里,宝珠想是不是给赵大人说几句好话,但想到过于直白的说赵大人好,还不如不说。

“所以我奇怪,你以后并不住在山西,为什么要办草场?”

后面的事情,都与宝珠一定要有个草场有关。

宝珠如实回话:“说起来,与表凶离京有关。”

太子斜眼袁训:“是他说过不想回京的话?”

“回殿下,并没有这样的话,是我当初不想他离京,他一心一意的去了,又觉得对他不住,他一心想做的事,并没有顺着他的心意,有心弥补,恰好母亲开恩,打发我也去,我想,将军总是要战马的,不如自己养起来。”

这个问题,以前曾由国公府的妯娌们问过,宝珠回答的时候,就引起龙怀城的妻子,八奶奶暗笑过。

太子在今天听到答案,也和八奶奶想的一样,不过太子殿下是明白的往外面说:“那按这样的说,将军还要兵器盔甲,要不要再开个铁匠铺子?”

“回殿下,铜铁兵器和盔甲,是不许百姓们私下起作坊的。”太子调侃的问,宝珠认真的回。

太子殿下大笑几声,袁训也跟着笑。眼角见到表弟得意,太子殿下总觉得他在影射自己以前没太看好宝珠。

殿下以前没说宝珠不好,也没说过这亲事定得好。太子殿下瞪一记眼风过来,把袁训面上的笑打掉,心中好过许多,再就着刚才说的话,侃侃而谈。

“这是你有心,你肯恭敬你丈夫,才引出来袁二爷的威风。”

宝珠又红了脸不敢作声。

“袁二爷,如今有了一点薄名声。”太子说得缓缓,把他和幕僚们商议过的话,再一次整理过再说出口。

“本来我不想过于劳累到你,但选来选去,又有你丈夫的举荐,你是最好的人选。”

宝珠愕然。

“这是没想到的事情冒出来,钦差在山西,居然能让市井之徒鼓噪。钟老大人答应他们条件在先,说过不袭扰,不想官府再落个说话不算的名声,竟然暂时的不能出面弹压。给我提的醒儿,我只能干看着。”

太子笑上一笑:“后来说袁二爷大撒英雄贴,我就有了主意,又恰恰不是别人,是自家人。”

宝珠欠欠身子。

“你听着,市井之徒,也不可以忽视,有用者就用,无用者不许生事!你出了月子,孩子也找好奶妈,你们夫妻若是想走,随时可以离京。早回去也好,免得梁山王没几天就来一封信催促,而钟老大人那里,他不日就要回来,山西还缺一个人,安氏宝珠,这钦差归你当了。”

任命一个女子当钦差,这是开玩笑。不过太子玩得煞有介事的,也的确,是把这件事情交给宝珠。

袁训宝珠听过,一起慌了手脚。

信任宝珠,这是好事情。但儿子找好奶妈,你们夫妻可以走了,这意思可让人招架不住。

袁训并不意外,太子殿下昨天就有言有先,要么你不离京,要么你们夫妻自己走。孩子嘛,免谈离京的事情。

宝珠想这是内外夹攻不是?

昨天儿子们办满月,加寿一直缠到晚上,小孩子精力足,除去睡觉,爬起来就是和祖母理论,和母亲理论,到回宫的时候,更是握住弟弟小床不放,一定要抬走那是加寿的床,再抱走弟弟,由加寿看着,就不会偷吃奶水。

小孩子吃奶是正常事情,到加寿那里,就成了偷吃。

费尽口舌,才把闹事的加寿,怂恿的公主,看热闹顺带跟来是帮加寿搬床的英敏殿下劝走,这是内。

这外面呢,昨天才出月子,今天殿下就交待差事下来,然后:“你们可以走了。”像是宝珠进京这一趟,就是为了送孩子回来。

袁训急忙地道:“孩子还小……”下一句离不开母亲,让太子殿下瞪回去。

“有奶妈!”

掷地有声的话,让宝珠不敢用这个再当借口,使劲儿的想着理由:“这差使,”只能往这差使上说是不是。

这差使在太子心中确有份量,太子殿下也对宝珠一个女流,敢会走江湖的人好奇,就认真来听。

宝珠说得结结巴巴,太子殿下并不打断她。

“还得多请教殿下,揣摩清楚殿下的交待,怕我笨,不是一天两天就能想明白,再者留表凶多呆几天,他以前常为殿下当差,公事上是殿下亲自指点,他也能指点我……”

太子长长的哦上一声:“这就是你们还要再呆上几天?”

“是。”

殿下对表弟得意的扬扬眉头,心想当初你离京的时候,留也留不住。现在成了赶也不走,这风水转回来了不是。

“那,好吧,为当好差,就多留几天,我再想起来话,就叫你夫妻同来交待。”再唤一声:“袁将军,”

袁训老实不敢大喘气的陪笑:“在。”

“梁山王那里,我帮你挡着,你记得谢我。”

要不是宝珠在这里,袁训估计抬腿就走人。现在没办法,殿下这是留子去父母,当父亲的不敢说什么,带着宝珠过来道谢:“多谢殿下成全。”

“我很喜欢成全人,”太子一笑,示意他们退出。

在府门外面,宝珠一定拉上袁训坐车,车里好说话不是。车帘子放下来,宝珠就扑到袁训怀里:“怎么办?你舍得孩子们吗?我舍不得他们离得远,而且还小呢,还小。”

赶车的是孔青,听车里袁训沉声吩咐:“去宫门。”说过,接着安慰宝珠:“今天是母亲带孩子们进宫去,我说喜欢,我就不去说走的事情,不想这就一口气儿也不能多喘,就今天,我宫门上候着,等母亲出来,我就进去。你回家去,免得跟我一起去,要一起挨骂。”

袁训和宝珠都是一样的心思。

他们不想儿子小小年纪就巧立名目,也跟着养在宫里。并不是怕,但加寿进京,引出柳家一出子事情,太子夫妻至今不和。再把儿子们丢下来,都觉得不妥当。

宫门上停车,放袁训下来,把他的马给他留下,宝珠独自坐车回去,在家里坐着心神不宁,总害怕儿子一进宫门,这就不能回头。

正胡思乱想,小沈夫人送来一张信笺:“你要办的事情,约下在……”上面写着地址。宝珠面色一沉,是了,还要去见柳丞相,这是离京前要办好的事情。

重换上出门的衣裳,镜前照照。

上午昨天前天还嫌自己胖,不好看。今天看胖的很压气势,大风大雨撼不动般。这就换上一件大红衣裳,满意的出门。

有孔青在已经是高手,但不放心,又叫上万大同。如果再把辛五娘母子带上,宝珠活脱脱就是去打架的。

带着一帮子会功夫的。

……

柳至的正房里,柳丞相捧住柳至夫人送上来的茶水,笑容还是呵呵的。柳至夫人欠欠身子:“丞相请安坐,我这就安排人打扫花房,就来请您去赏花。”

柳丞相说了一个好字,等到柳至夫人出去以后,把面上笑容收敛。

柳至爱花,他家里有一个单独的花房,是他自己看着盖的。在开花的季节,柳家的女眷们都爱往这里赏花讨花。柳至夫人说多色芍药开了一株,在二月里比较难得,柳丞相欣然来赏,同时还抱着见见柳至的想法。

自从和袁家对阵以后,柳丞相就较少的见到柳至。

一开始,他认为柳至年纪小,看不清楚情势。看不懂英敏殿下的亲事安在柳家,对柳家有多重要,对他柳至也好是不是?

直到袁训撕破脸皮,这道脸皮,是袁训先撕破的,他打了柳至的爹,和柳至也打过,算是一撕到底。

对方摆明了我们从此就不好,打开亮在众人眼睛里,柳丞相才觉得棘手。

袁训口口声声往亲事上说,柳丞相却不敢这样说。英敏殿下,到底不是他的孙子。而且就是他的亲孙子,像袁训一样,宫里定下加寿的亲事,袁训能有什么办法?

柳丞相一改前面的认为柳至还糊涂,变得需要柳至时,柳至的面还是很难见。

本来柳至差使在身,他不像别的子弟们,不回家总要说出个交待。柳至说声我有事情,除去太子殿下以外,没有人敢过问他的去向。

他独特的身份,和他的能耐,是柳丞相在家里最看重的第一人,也是太子妃夫妻和好的指望。

几回让人来找,都找不到柳至的柳丞相,是难为情因为专门找他而坐他房里。但今天是来赏花的,柳丞相就有了借口,他是半上午才过来,他知道柳至痴花成癖,他的花开了,他总要回来看一眼的。

如果他今天晚上还是有事不回家,那他应该是白天回来瞅上一眼。柳至是怎么会知道花开呢,他自己手种的花,几时开他总有数。

在心里想想要说的话,柳丞相想还真是心烦。

他柳家本来有官员一百来名,不敢说个个身居要职,但个个都有差使,和穷京官苦候差使不一样。

从过年袁加寿定亲后,袁训夫妻进京,到今天近三月只两个月的功夫,柳丞相是让皇帝点名养老的,余下丢官的已近三分之一不说,在京外为官的人,也受到动摇。

这对柳家来说,是地震似的灾难。

御史弹劾。

嫖宿青楼。

无端出现的欠条。

把柳家子弟的名声牢牢刻在纨绔上面。

可以清楚的是后面有人主使,但这个人是谁?

一些全是陈年的欠帐,柳丞相让人去打探过袁训,除去他不在京里的时候,他在京里并没有接触什么青楼大茶壶,什么商铺掌柜的,他上哪儿去弄这些东西?

山雨欲来时,四面八方都来风。柳丞相又是久经官场,仕途上久有历练的人,他认为这与南安侯府、靖远侯府有关,说不定是董大学士亲自出的主意,真是龌龊的手段。

脚步从外面过来,把他的沉思打断。

柳丞相来了精神,会是柳至回来?见帘子一动,有人道:“奶奶看着点儿门槛,”又有一个人吩咐:“你们都不必了,外面候着。”

一个年青的妇人走进来。

四目一相对,“腾!”柳丞相跳了起来。

他认得的,他不会忘记袁训妻子的容貌,敢于威胁他的人,柳丞相怎么会忘记?

险些,柳丞相要夺路而逃。他虽年老,也是男女有别。而且柳丞相深深憎恶女人跑出来掺和,又对宝珠没持好看法。看身子微动,就明白过来。

这是柳至的正房,她是怎么能跑进来的?

“柳至在哪里,让他出来见我,岂有此理!”柳丞相吹胡子瞪眼睛。

宝珠拦在门内,淡淡一笑:“柳大人么,我也没见到,我是来见丞相你的。”

“老夫不见你,知廉耻的,快快退走!”一只大袖子重重拂过来。

宝珠好笑:“耍嘴皮子吗?我也会。面对盗泉之水,说不得也跟着学坏。”

“一派胡言!”柳丞相心里突突直跳,总有让柳至夫人出卖的感觉。此时进退两难,要出门宝珠挡住,要进房,那是侄儿夫妻的房,他不能乱进。

见窗户半开,柳丞相瞅上几眼。高还是不高?

看出他的心思,宝珠心想我要是能把你逼到跳窗,我倒是真能耐。不过你就是跳窗户,也得听我把话说完。

袖子里出十几张纸,宝珠笑道:“丞相,你看这是什么?”摇几摇,看完再走不迟。

柳丞相不愿意和宝珠见面,宝珠还不愿意离他太近呢,抽出一张放到小几上,再退后几步,笑吟吟的候着那里。

好奇到底占住上风,柳丞相走过去看上一眼。只一眼,他怒发冲冠。一只手高举,对着宝珠怒气冲天:“你好大的胆!”

随着他的话,宝珠转为似笑非笑,而三个人从外面冲进来。红花冲在最高面,提着杏花色的裙子怒喝一声:“你想打人么,大胆!”

万大同进来以前,是不怕丞相的。但听到红花这一句,把万掌柜的吓得差点坐地上。奇奇怪怪地望着红花,你呵护的可是丞相,大胆?你真大胆。

孔青没多想,进来把宝珠护在后面,双手微张,脚下不丁不八,已是攻击和防御并出,冷淡地道:“君子动口,要动手,你冲着我来!”

柳丞相后退了两步,这一回气得更狠,退到另一张椅子前面,腿僵着也不坐,原地大喘气儿“你敢,你敢闯进我家威胁老夫!”

“丞相,要打人的是你吧?”宝珠慢慢地道:“劝你且慢打动手的主意,我是特地来和你商谈的。”

“商谈…。什么!”柳丞相倒不是不想厉声喝斥,实在是气得厉害,气喘得话不顺,只能顺着说。

宝珠心平气和:“我刚能出门,这就来见您,想问一句,您闹够没有?”

“你……颠倒黑白!”柳丞相愤然,不是你袁家在闹。而现在,欠条出自你的手中,出自你……。柳丞相顺几口气,厉声起来:“是老夫该问你想作什么!”

“我回答你,丞相问什么,我都坦荡荡回答你!”宝珠直视柳丞相:“我们家想的,就是我女儿的亲事,是宫中所定,别的人不能干涉!”

柳丞相面容大怒:“你算什么东西!”

“不要放肆,不要出言不逊!”宝珠卷卷袖子,怒气也骤然发出。柳丞相的怒气对上宝珠的怒气,情不自禁的弱上一筹。

不等他再聚怒气,宝珠一字一句地指责出来:“别以为你老,就可以卖老!别以为你老,就可以不讲道理。别以为你老,年青人都应该让着你!别以为你老,宫里也想左右!”

最后一句让柳丞相魂飞魄散,也急了,挺身上前一步:“你血口喷人!”

左右宫中这句话,不反驳将是罪名。

只上这一步,孔青不耐烦的哼上一声。

年迈的丞相虽在自己侄子家里,但面对的却是几个比他健壮的人。柳丞相吓得往后又退一步,红花一跳蹿上来。

指手划脚,衣袖乱舞。红花尖着嗓子骂道:“不要脸!我们奶奶避嫌避嫌避嫌呢,你没看到吗?你一个大男人,怎么敢往前走,后退,后退,再不退,我红花陪你挺腰子!”

万大同皱眉,把红花提起来就往后一拉,没好气道:“男女有别,这里有你什么事情,一边儿去!”

红花才站住,就听到万大同低低嘀咕:“是个男人,你往前蹿什么!”红花为护宝珠,是什么也想不起来的,但听到万大同这话,羞恼一起上来,对着万大同就是一脚,离得太近,万大同也没想到,踹到身上时才反应过来,只听“哎哟”一声,红花反摔坐地上,抱着裙角泪眼汪汪:“我的脚……”

他们站的地方,是正房一进去的起坐间,里间里面,柳至夫人见外面闹腾起来,总是担心,往门帘上走几步。

一只手从后面过来,柳至拉住她。

柳至一直在房里,一直在静听。见妻子沉不住气,沉声道:“别管。”

“可是丞相一个人在那里?”柳至的妻子到底想到,丞相一个人对上袁家弟妹好几个。柳至眉头一耸,无奈的说了句实话:“这是在我家,他就不会别耍横?听小袁老婆把话说完!”

柳至夫人呼一口气,回身偎住丈夫。古代夫妻大多是矜持的,柳至夫人不由自主的举动,等到她贴上丈夫衣裳才意识过来。

涨红着脸,柳至夫人想要离开,又舍不得。装着浑然还是没想到,原地不动,哪怕外面再起风波,她也只安守此时的一片小天空。

柳至是真心没想到,无意识的抚着妻子肩头,耳朵对外面支着。

“老姜弥辣,是件欢喜事情。但老而无理,可憎可恨。”宝珠的嗓音响起:“我专诚而来,只为解开你我两家的事情,不想丞相你见面就要动手,见面就是恨,敢问丞相,你官丢得亏是不亏?以此度量和见识,白当丞相二十年!”

柳丞相嗓子眼里支吾几声。

“你丞相不思悔改,妄想擅权。妄想不成,就怀恨我夫我女。薪俸是养这样的人吗?大事化小,小事化了,纵然你一开始想错做错,我这一次到来,你也应该怀宽洪之海量,存修好之心思,时时想着两家之间平息下去才是,若是没有平息这事的心,我好端端上你家里来做什么?我闲着没事跑来就是骂你一大顿,又有什么意思,起什么作用?”

宝珠语气中带着失望,面上带着也是失望。

“你家的好子弟,写下的好欠条,我收在手中是我的能耐,也是让你丞相所逼!这欠条上的银子,总不是我家骗着他们欠的。我拿着前来,虽然是我的倚仗,也有与你商谈的心。本来我想商谈的好,你看清眼前,送给你也可。但现在,”

宝珠透着灰心:“我没有再和你多说的心思,权当是个底牌亮给你。而且还有一句话奉劝,劝你约束子弟,以后别再因这种事犯我手中!现有的这些,我拿着慢慢告去,谁又怕谁呢?”

柳丞相面色越来越白,而宝珠转过身子,垂头丧气:“真不该来见你不是,我来错了,”扶上红花,示意万大同打门帘子:“我们走了。”

“弟妹,请留步!”

随着身后的呼唤声,柳至走出来,深揖一礼:“弟妹,难得到来,再坐坐又有何妨?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