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零二章,榜眼小二/侯门纪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面对苏先的嘲笑,柳至双手薅着脑袋。发髻是紧的,薅乱了还得找梳头家伙现扎,这就只拔脑袋模样,苦恼地道:“要不是我叔,我早揍他们。”

“要帮忙,你只管找我。”苏先兴高采烈,很是兄弟义气:“还有小袁,也一定愿意帮忙。”柳至翻个白眼儿:“提他我更想打人。”

苏先一拍桌子:“那走啊,现在就去,我陪着你,不过我中立。”

“你就是个搅和的!”柳至忿忿。

……

这个晚上不管月儿有多么美,在柳丞相心中也似烧糊透的干柴,是黑的。他内心折射出来的光彩,怎么也不能把明亮看成明亮。

全是黑焦炭。

白天闹上这一场,柳老夫人早早犯了病,服药后睡下。房内药香,为祈祷点的佛前香,薰得老丞相坐不住,出来月下徘徊。

四月天已经有蛙叫,听上去没有一处是宁静地。对心事重重的老丞相来说,倒成陪伴的。

他是个老牌政客,最动心机的那种。袁训的阳光,柳至的明朗,苏先因家仇而造成的郁郁感,他都没有。

与他的家世有关,他是打小儿生长在京里,在官场中长大。别人学习当纨绔时,他学习权术。就像别人打架时,袁训已经在辅国公教导下看兵马,就像苏先,别人光屁股游水时,他在学水里憋气时间久,这由成长环境决定。

打小儿学的东西,根深蒂固在脑海里,长大也致用,也就为了致用而学。

要说柳丞相最不会的,就是和人撕破脸皮。在他的认知里,诸葛亮会赤膊去打架吗?打赤膊最有名的是三国的许褚,那是武将,就柳丞相来言,他认为摇摇羽毛扇子就按自己想的去行事,这是他的方式。

然后他遇到一个撕破脸皮的,不怕撕到底的小袁将军,风向急转,在外面人的眼光中,柳家的倒霉事情与袁训骨头太硬有关,还有不少柳家的人也这样看。

在不久以前,柳丞相也这样看,所以他还能支撑。

今天来的柳重逊,并不是最后一根稻草。那最后一根稻草,把柳丞相压得不得不正视的,原本就在他心里。

夜月绵绵如下雨丝,润得浸到人的心里,同时把那一点儿柳丞相不敢面对的原因,也润到他骨头里,让他无法躲避。

他最担心的事情,终于出现。

这位老政客最怕的,不是袁训骨头硬,不是袁家女儿真的有天赋,他怕的是,皇帝在洗牌。

最早他听到这句话的时候,当时他还不到二十岁。他的父亲临终前,让所有人离开,单独告诉他一个人,也是让他的异母兄弟柳重逊耿耿于怀的遗言,不是财产。

“我柳家得意有三代,三代人呐,到你这儿,就第四代了。本想着,我多操劳几年,不想吹了阵风,我就要驾鹤去了,把家交给你,你要牢记,”

在这里一阵猛咳,下面的话含糊不清,但柳丞相也推敲明白。

“人无千日好,花无百日红,”

在不远处的前方,石亭子下面,恰好开着一朵红花。柳丞相记得冬天的时候他也在这里站过,这里别说花,草也没有一枝子。

而现在这花开得摇曳多姿,婆娑月华下面,好似开在蓬莱仙境中,永远不会凋零。但,只怕夏天还没有过去,花就再也看不到如烟似云。

凋零的季节到来,不由得花做主。

柳丞相发出长长的一声叹息,在女儿是太子妃的局面下,皇帝开始打压外戚。在女儿是太子妃,又产下小殿下,他就忘记花无百日红,忘记他的父亲遗言,忘记收敛。

袁训再凶猛,丞相也不会怕他。

他经历过的事情,让他了然没有一个人可以持久的强,袁训也就不可能持久的狠。哪怕他把京里掀个底朝天,他也不能常呆京里。

袁训不能就此留在京里,与太子怎么想有关。太子殿下自从表弟进京后,也挺为难。一边儿是他的母后,一边儿是梁山王父子。

要光是梁山王,太子还好对付。加上一个小王爷萧观,那公文信就怎么狠怎么写,像是袁训不回去,边城从此大乱,而且这责任还是袁训一个人的。

太子到目前还没弄明白这信有一半以上是小王爷的意思,他是从信中看出表弟又闪闪放光,把梁山王也打动。这里面有梁山王的一片大好私心,太子懂的,袁训倒不见得知道了,所以太子一个人为难,他必须把袁训再打发走,不然梁山王从私心上来算,他不会罢休,还会没完没了的写信来讨人。

当军情紧急的时候,几乎是梁山王要什么,就给什么。要钱,给,要粮,给,要人,也得给。

这些事情按说柳丞相不应该知道,但丞相再有触不完的霉头,也自有自己的渠道,硬是知道军中讨要袁训要的紧急,全是加火漆的信件,真是像袁将军一离开,军中就塌半边天。

梁山王的私心,后面再说,但袁训还得回去,柳丞相是从袁训撕面皮开始就有数,所以他不着急。

袁家再能折腾,你家里就只有一个成年男人。余下的亲戚们再得力,当事人不在京里,气势就下去好些。

而且靖远侯也好,董大学士也好,全和丞相是一个模子出来的人,玩心机的,相较于小袁将军,丞相有缓气的空当。

忍,熬,等。

是三百六十行里都要紧的话,当官也不例外。丞相本来等等,袁训就离京,他可以从容而发,丢掉的官职,有些实属吃祖宗福泽,丢就丢了,但几个重要的,太子还虚位以待择人,柳丞相还有机会。

在他还没有想到父亲遗言以前,他认为还有机会。

今天他彻底凉了心。

百足之虫,死而不僵,要想死得透,自己杀自己最合适。柳端之的话,和异母兄弟的到来,给柳丞相拉开柳家走下坡的大门。

风雨再飘摇,自家根基稳,也就不怕。

风也来雨也来,自己家里还刨房根,不倒还等什么?

遗言,也就那时候跳将出来,在铆丞相脑海深深扎根。几代人都最担心的事情,终于出现。

都是看过历史的人,都知道阴晴与圆缺。日子太顺,该忘记的还是会忘记。

幽静月下重新想起,又四处无人,柳丞相一下老了十几岁,昨天还有的等待忍耐的心,就此再也聚拢不能。

他怎么能当夏日不融化的雪,去当冬天不上冻的泥。他做不到。但他哪怕还有一口气,要他看着柳家长居于别人之下,这个别人不是袁训,是最近新得圣宠的什么勇毅侯等等,比袁训更直接威胁到柳家。

柳家新拿下的大理寺的官职,就是勇毅侯在为自己的弟弟谋取,最高法院的官儿,谁见谁眼红。

夜晚拂风,在这个携手看花的好天气,柳丞相满脑子的勾心斗角,想到额头发烫时,回身寻找家人。

他就是独自想事情,随身也有人跟着。这就走上来候着。柳丞相急切地道:“把柳至叫来。”柳至和苏先还在醉酒,他不在家,柳丞相只能作罢,继续一个人默默的去想心事,荷叶田田,小荷已有尖尖角,丞相都想不到欣赏,空负大好明月色,独在一人沉思中。

……

第二天袁训就听说柳家的家事,不过哂笑。有些事情他不见得和宝珠说,有些又不立即和宝珠说,而这几天,宝珠也没功夫听。

原因无它,那前科就号称要中状元的那位,英明阮二,要下本科最后的一次考试,殿试。亲戚们齐集阮家热闹好几天,小二反反复复声明自己一定中状元,在亲戚们中早成笑谈,总算他的话就要应验或不应验,都跑来庆贺他的,和他玩笑的,玩上好几天。

宝珠和袁训成亲没有一年就离京,初成亲时是新媳妇害羞,那时候也和亲戚们算熟悉中走动不多。今年为加寿回来,阮家也帮忙,董家也帮忙,在小二的送行酒这几天,宝珠在阮家帮忙待客,早上出去晚上回来。

只到应试的头天晚上,宝珠才早回来。惯常的,为袁训准备好明天的衣裳,豆绿色的袍子,深青色长裤,折叠腰带时,回眸轻笑:“你的表兄弟们,没牵扯进去吧?”

轻俏的口吻,回眸飞扬的眸子,让袁训愣神住,只看宝珠的娇容去了。倚在枕上的他微笑:“我的表兄弟不就是你的表兄弟,哦,”他失笑:“你说他们?”

想到龙四和龙五,袁训眸转淡淡:“这个我倒不知道。”伸个懒腰:“牵扯进去也好,回山西少看两张脸。”

宝珠笑盈盈:“你怎么会不知道?你是不想知道才是吧。”

变相的恭维话儿,让袁训很受用,含笑承认:“好吧,我不想知道,我就没打听。”就便儿,把宝珠也恭维回去:“难怪都说宝珠好,可见宝珠就是比我好,还想着他们。”

宝珠亦嫣然,慢慢地道:“不是我想着他们,是街上这几天还是谣言四起的,孔管家出门听了听,就有几百样子的话。”

“都有什么?”袁训要是想听,可以听得更准确,但和宝珠说的不同,带笑轻问。

“有说福王殿下真的病了,有说牵连到的人很多,就让我想到他们。不拜亲戚,难道是拜福王府去了?”宝珠打趣。

袁训呵呵笑出声,随意地道:“巴不得他去拜福王府。”皱皱眉想到什么,不想宝珠再问,用话岔开,和宝珠睡下来。

……

殿试的这一天,应该是阮家小二最兴奋的日子。大早上起,亲戚们都赶到,在这里用早饭,也为小二送行。

年青的兄弟们,他的亲兄长阮梁明和表兄们董仲现袁训等,是送到宫门里面。

靖远侯笑得神色飞扬,好似不是儿子去考,是他去考似的。而阮家小二则神气活现,比只大公鸡还要昂首,一一对大家道别。

先是他的父亲,小二近前行礼,因殿试晚上就回来,叮嘱道:“晚上给我做的贺喜饽饽,别忘记包几个甜的,给加寿送去,她最爱吃。”

“为父记下。”靖远侯还有话要交待儿子,手放在儿子肩头上,对着自家生得钟秀过人又早才气飞扬,扬得是个认识的人都受不了的小二,当父亲的带笑道:“你春闱中得不低,殿试不中状元,为父也面上有光,不要只想着中,反而不得,不中状元,没什么。”

这是他的爹,小二才没有即刻翻脸,但也不给脸面。不声不响后退一步,把父亲的手这就甩开,直接无视他,下一个亲戚是老侯,小二走到他面前一揖,抢先说话:“钟家祖父,你要么不说,要说可要有彩头的。”

这话里充满对父亲话的不满,靖远侯失笑:“这孩子。”而老侯则附合着他:“行啊,小二,独占鳌头非你莫属。”

小二喜欢了,欢欢喜喜的再打个深躬,又去和别的亲戚们道别。他从父亲那里学了乖,每见一个人,先嚷道:“不好听,你就别说。”

这就大家都恭喜他马上就要当状元。

小二还嫌不足够,出府大门,驻足回首,对着自己家大门皱眉:“这门该洗洗,先把结的彩挂好喽。”

“状元也没有这么快,你不给考官阅卷功夫?”阮梁明笑骂,和袁训推着小二赶紧走:“殿试要是晚了,你还往哪儿去哭鼻子?”

小二这才没了话,只在上马以后,得意洋洋摆着两只手,马缰也不去扶:“啊哈,父亲大人请先开好酒,陪亲戚们坐着,等我回来。”

整一个得意的人儿出府门。

同是一天,出门的龙四龙五就没有这么好心情。

龙四龙五怕今天晚了,昨天晚上进的城,在客栈里住下,龙五就想出门,龙四不让他去,又怕拘得太狠,殿试有失水准,就兄弟一起在街上逛了逛,寻了好几间客栈,龙五的脸色苍白起来。

以前和仪殿下常会的几个举子,一个也没有见到。

龙四机灵,找几个乞丐给他们钱,兄弟们在客栈柜台前面装问店价钱,让乞丐们去打听,就亲眼看到掌柜的摇头说没见过这样的人,大声把乞丐撵走。

“不会,高兄华兄他们全是才子,本科都要折桂的,怎么会忽然不见?”龙五的低语让龙四听到,龙四打消他的想头:“人家说从没有见过,你还不明白!走吧,赶紧回去,再也不要出来。”

把龙五劝走,兄弟们一夜都没有好睡,幸好是赶考,各家客栈服务不错,小二们到钟点儿叫起,又各自跟来一个随从,早饭后匆匆进宫,见举子们并没有来全,都松口气。

殿试是在保和殿,早到的举子们先在宫门内最近的殿室中。这里的景致迷人,四面香花无数,雪白粉红蜂绕蝶追,随处一看,琉璃瓦美轮美奂。难得进来,龙四和举子们三三两两欣赏,龙五则只看人。

这一看他的心都凉了,不要说和萧仪走的最近的那几个人不在这里,就是进京后同见过面的,见龙五眼光过来,全装不认得他。

出了什么大事?

在龙五出城居住的那段日子,理理旧事,他气居然壮起来。他并没有做大逆不道的事情,他只是文人骂时政,哪个朝代没有?

再说是萧仪殿下带的头,他也就是听听,在有共鸣的地方,听上几句而已。

至于帮混混们,按仪殿下的吩咐和一些人周旋,人在尘世中,谁能没有几件子?龙五甚至想,就是能把女儿亲事定到皇家的小弟袁训,他敢说他背后没有这样的话?

睁开眼一抹嘴子,龙五觉得自己什么事也没有。离开京城,骂皇帝的还有,有能耐全抓了去就是。

本着这样的心思,龙五想和认得的几个人谈谈,让大家都不要说漏话,但有些人找都找不到,龙五的心不容欺骗的傻住。

他不死心,对着就近的一个举子,同是山西来的,喝过一次酒。踱步看景致般想走过去攀谈,不想那个人见到是他,明显回避,紧走两步,拐到廊下花树后面。

龙五讪讪的不服,瞄中另外一个人,先打个眼风,问他会不会自己,那个人倒肯回应,轻摇着头,也就走开。

气怔住的同时,龙五知道出大事了。

萧仪的死没有发明旨,太子张着福王府的网,还等着抓漏网鱼。龙五又很快出城,消息不多。本还抱着侥幸,这就面如死灰,随即联想自己,冷汗像调皮的孩子从后背冒出,在初夏天气里冰寒刺骨,直到骨髓。

五公子总算想到与死罪有关,也就再装糊涂不可能。想到他结交项城郡王的人,想到他还结交别的人,想到…。

腿一哆嗦差点儿摔倒,强撑着一挺站直了,“通!”龙四疾步过来把他撞倒。龙五才要说话,让龙四装扶他掩住嘴,在耳边低声:“别说话。”

扶起兄弟,龙四带着他转过头,龙五一激灵,眼睛一闭,暗自喃喃,我不是谋反我不是时,外面有人笑着过来。

“小二,我们就送你到这里,”

小弟?龙五要转头看,又反应过来,把脸对着墙,侧耳再听,笑声朗朗真的是袁训。“呼!”,原来不是抓捕的人,惹得龙四犀利的瞪视他。

……

这里是安静的,无人敢喧哗。小二等人的到来,吸引举子们目光。小二包括亲戚们赶本科殿试的,有十几个,再加上送行的人,又有十几个,几十个人成一堆,都是功勋子弟,都知道这里没有考官约束,嘻嘻哈哈进来,和早进来的熟人们相见,清静地顿成热闹道场。

京外来的人看不惯,互问:“这是谁?”

人堆里,小二鹤立鸡群:“状元算什么!”

“靖远侯家那个吹牛皮的,”能在这里的,都有才子名声,这就鄙夷。

龙四龙五找好角度,半人高的盆景后面露出眼睛,打量袁训笑容轻松,在这宫闱里随随意意,不禁一阵嫉妒上来。

不等他们嫉妒走完,脆生生的嗓音从外面过来:“爹爹,你也来送小二叔叔吗?”几个大小太监进来,分两边侍立,两个嬷嬷后面跟着任保,加寿是任保抱着的,在外面听到父亲声音,笑眯眯地先嚷进来:“爹爹,是你吗?”

袁训接女儿在手,在她脸蛋子上面亲一亲,笑道:“你这是来贺状元的?”天真的加寿笑得甜甜:“是啊,小二叔叔是状元。”

“胡吹大气!”又有举子暗骂。

也有人见加寿进来仪仗是宫里的,但却没有人说下跪,猜测道:“这是公主?”

“不是吧?”

有知道的,低低道:“那是袁将军的女儿,养在宫里的那个。”

惊呼声低起。“天呐,他倒这么年青?”

“看上去都没有二十岁?听说大捷有功?是真的假的?”

龙四龙五面上发烧,一个丢下关切弟弟,一个丢下担忧害怕,脚底下要是有地缝,早就钻进去。

又舍不得不看,忍着羞耻,眼睛睁得更大。

见加寿比走的时候大了一圈,眉清目秀依然不变,衣着锦绣过于家里。鹅黄色的小衣裳,日头下面闪光,缀的有珠子。衣裳虽好,和脑袋上相比,又逊一筹。

一根总的朝天辫子——每天扎几根,全看公主心情——上面系着红绳,又有一块大的金刚钻。小袁将军才到手,宝珠不舍得玩几天,就给加寿送进来扎头发。

首饰虽然好,和跟的人相比,又逊一筹。

举子们进宫前,有心的人认过太监品级,龙四龙五亦知道,直眉瞪眼对着任保发呆。这个抱着加寿进来的太监,小弟说一句,他就陪个笑,他穿错了衣裳?

这是六宫都总太监的服色,这不是娘娘宫中的,就是皇帝亲侍的人,犯得着对小弟满面巴结。

如果任保听到,他会回答,咱家这是习惯。

听说加寿养在宫里,和见到是两回事。兄弟俩对着跟加寿的嬷嬷宫女发呆,眼前是加寿快乐活泼,脑海中是幼小的袁训抹把汗,不服气的瞪着眼睛:“再来!”对龙几倒是不记得。

此时的袁训笑容阳光灿烂,面前有个好大官职的太监谄媚,陪着的是京中世家公子们,一张张面庞不是俊秀就英挺,不英挺就轩昂,都和小弟很好的模样,听着他和加寿对话。

“嘿,小袁!你伤好了?”几个侍卫们走过来,和袁训打着招呼。袁训招招手:“打你们没问题!”

“那晚上喝酒去,你打算一个对我们几个?”

“袁大将军你又吹上了,你当伤是见风就长好。”侍卫们笑骂着走开。

龙四龙五脸色发灰,偏这时候,后面又有话出来:“真的是袁训将军!”有人神往的语气。

“没看到他女儿在,叫他爹爹还能有错?”

“啧啧,这人一定很能耐,太年青,就官居高位,不是一般的人。列位,我们去认识一下怎么样?”

龙四龙五木着脸。

从小就看不起的人,现在他在宫里如鱼得水,而兄弟两个还在应试。龙四龙五心情暗到极点,想着这父女赶紧出去吧,不然别的举子们都往前想认识袁训,而他们独躲在这儿,已经很奇怪。

偏偏的,这会儿更热闹起来。

加寿搂住父亲脖子,和他亲亲,又对着他叽叽哝哝说了好些话,重新看向阮英明,踢着小腿:“放我下去。”

袁训把女儿放到地上,同时机警地看着围过来的人,任保知道他心意,对太监们使个眼色,四散着道:“不许靠近。”清出一片地方。

加寿格格笑着,还小呢,还是圆滚滚身子可爱之极,小二心花怒放,撺着加寿:“来喝歌谣。”

加寿拍拍小手,小二拍拍手,同时做了一个手在头上的动作。

“小兔小兔,跳跳。”加寿跳一跳,小二跳一跳。

加寿跳没什么,小二跳就笑得人人跌脚。

“小鸡小鸡,喔喔,”两个人一只手在头上当鸡冠,一只手在后面当鸡尾巴,扭来扭去。

董仲现也和袁训一样的心思,扫视举子们不许他们靠近,再不耽误地对阮梁明笑道:“难怪加寿要来贺他,小二这是出尽法宝。”

“他和小袁投缘分,小袁进京以后,他们俩个就好得很。”阮梁明这样回答。

“小熊小熊,滚一滚,”加寿做个大熊挪身子的笨拙,小二则是往地上一趴,说着:“加寿你不要滚,这里脏。”真的在地上滚上一滚。

袁训笑得抬不起头,视线还跟着女儿走。见小二爬起来,地扫得干净,并没有灰,随便一拍,加寿就崇拜的迎上去:“小二叔叔,你比爹爹会的还要多。”

袁训立即不笑了,又见女儿扭面庞嘟嘴儿:“爹爹,你就不会滚。”袁训抱起女儿:“以后这些,全归小二叔叔,寿姐儿要好玩的,归爹爹买好不好?”

“这滚的不好看是不是,”任保帮腔,毛遂自荐:“等回宫我滚个给寿姐儿看,”小二对他咧咧嘴。

时辰就要到,袁训等人离开。小二不以为意,和举子们一起入殿中,偷看他的人不少,都有鄙视。这当众说滚就滚地的人,他要是能中状元,这里面一多儿人可以哭去。

暗憋着不服气中,龙四龙五的沮丧就更明显。他们想到辛辛苦苦的攻书,为的是前程似锦。这想的很好的心思,在亲眼见到袁训在京里的处境迅速瓦解。

就高中又怎么样?

从加寿在宫里这一亮相,兄弟们有从此不如之感。并不是有心拿袁训相比,谁叫他父女在眼前晃悠。

加寿啊加寿,在山西就是一宝,惹得孩子们从早到晚:“加寿就是这样的,”龙五龙五都让自己儿女说到耳朵疼。

本以为养在宫里受拘束得多,没想到更恣意。

孩子的脸面,由长辈们挣来,不知情的两兄弟是这样想,他们头垂得更低,再不能如人的感觉有千钧重,直到脚步声进来,才打破这难堪。

……

快步而入的脚步声,有如霹雳弦惊。杀气隐然,在来人身上透出。

最前面的三个人撩袍端带,面容威严。头上梁冠,按当时制度,二品六梁,三品五梁,又有官服不同,这是一位二品官员,两个三品官员。

有太监的尖嗓子唱名:“刑部尚书大人到,二位侍郎大人到!”所有举子皆惊,他们是应试,不是打官司来的,这刑部是怎么回事?

见三位大人坐下,外面又有唱名声:“大理寺卿到!”又进来一位,不苟言笑,坐下。

三司会审也就这格局,就差都察院。举子们都懂法典,都暗暗闪过这句话时,外面又有高声唱喝:“左都御史大人到!右都御史大人到!”

这下子全了,三司会审再不差人。

宫中失仪是大罪,但举子们也微微的乱了。面庞上是不解,惊疑不定,闪烁,没有话敢出来,但人心中的嗡嗡声可入耳中。

殿外的风,也似让吹乱。

都还有一个心思,主考官在哪里!

“皇上驾到,太子殿下到!”

哗然的声音,情不自禁的出来。刚才到的几位大人齐齐的鼻子里出声:“嗯哼!”压得殿中安静,他们不慌不忙地起身,带着举子们伏地迎接。

人心乱舞,思绪纷纷时,一声“平身”,让他们找回心思。好些都没有见过驾,见别人站哪,他们就站哪儿,倒也没错。

皇帝出声,在鸦雀无声的宫殿里似石惊水,无数波澜随着他的话从人心而出。他掷地有声,浑然不像个老人。

“士农工商,文人是国之根基!自有国之制度以来,没有规矩,不成方圆。没有律法,与民有失。朕受命天,从不敢怠慢!百官脱颖于科举,是古之沿袭!今窃怀贼心,还图科举何用!狼子野心,也敢欺瞒!狂生无所建树,就敢蔑视国之律法,非不识字之人吧!”

九五之尊,本就应该是战瑟的,巍巍宫阙之中,又是天威难测的。举子们不管持什么样的心思,见到宫禁森严,都胆怯频有。又没料到,皇帝这一篇话出来,有一个举子有心疾,大口喘息几下,一头栽倒在地上。

皇帝并不是单独针对他,也要语带轻蔑:“就这样的胆子!还敢妄言朝政!还敢语出狂生!”众目睽睽之下,倒也不会耽误他治病:“传太医,请他过去。”

有太监扶起倒地举子送入偏殿,皇帝举目四顾殿中举子,满意的见到众人低头,又一篇话出来。

“史上有伯夷叔齐,不食周粟,采薇山下饿死,后世佳话!有人说帝王天子,最贤德的人也不能尽如人意,何况朕不敢称明君,疏忽遗漏者总有。普天之下,莫非王土。这话不是朕说的,是书生们看书都必须看的一章!有不服的人,可以离开王土,不管你去天涯还是去海角,又何必寒窗十年,来求取朕的官职!”

皇帝加重语气:“怀着二心,还往这里来的,你当朕能容你!”

殿室里静得尘埃飞舞都似能听到,皇帝的话更传到举子们心底。龙五骇然大愕,皇帝的话是他从没有听到过的。

不服别人,还求取别人的饭碗,既然能不服,自己另创一个就是。

皇帝没有明说你们开疆裂土去,意思也直接明了。

“从国子监,到省州县学,吃皇粮当皇差,看圣人书上,就教你们窃窃议政!狂生大胆,”皇帝勃然怒了:“哪本书上教你们背君行事!哪本书上教你们自以为雄伟!哪本书上教你们胡言乱语有礼!又哪本书上教你们结党营私。”

龙五是还能稳住,不然也一头栽到地上。

但他周围的人,抹汗的,两股战战的,都已经出来。

“高大进!吴良德!范有台!”皇帝唤出几个人,举子哗然。这几个人是追随萧仪最深,在举子们中散布本朝无德,我们当谋官职后,还要有异心的那几个。

龙四悄悄用身子挡挡弟弟,他的兄弟也和这些人时常唱和。

皇帝淡漠:“说吧。”

高大进蹿出去一步,指住一个人:“张庄,你说皇上猜忌兄弟,福王殿下没有官职,在家里当个闲散王爷。”

张庄怒不可遏:“我没有!”

皇帝轻轻挥手,殿中金甲士走上来两个,架着张庄就走。嘶叫呼求声泣血一般:“皇上饶命,我以后不再说了……”

金甲士重新进来,手中鲜血淋漓,捧着一团东西。

那是张庄的脑袋。

血从殿门一直滴到殿内,又有十几个举子一头栽倒,在家里没见过这个,私下谈论时好不快活,也想不到这个,晕倒在地。

腿软坐下的又是几十。

这里面阮家小二是不害怕,他出身世家,有人和他胡说他不会接话。殿上下饺子似的别人倒下,独小二念念有词。

董家他的一个表弟用心听听,别人都害怕,他忍不住暗笑。小二表兄还在背书,这个用功劲儿,本科真的要中状元不成?

高大进等人指出十几个人,手指到哪里,杀到哪里。和萧仪借唱和名声来往的人只有这十几个吗?远远不止。

皇帝冷笑:“朕杀人从不手软,但爱惜十年寒窗,又念你们是书看得糊涂!看书明理,不是越看越左!今天的事情就到此为止!”

殿下跪倒一片,三司官员也跟着跪倒,左都御史带头山呼:“谢皇上仁德,”举子们齐声唱诵。海潮般的唱诵声中,举子们各自是什么心情就不知道,但齐齐震慑是一定的。

“此殿门洞开,有人不食周粟,只管出宫!有人留下不负十年寒窗的,以往事情,朕计往不咎!”皇帝讥诮地结束他的震怒:“可怜那十年寒窗,不要再跟错了人!”

只这一句话,举子们有二心和没有二心的,全无地自容。再看皇帝和太子离去,那指认杀人的高大进等人也留下,他们也继续参与科举,倒是那些让他们指认的人,就此命丧黄泉。

别说功名,人都没了。

案几发放,主考官入殿,言明规则,发放纸张试题。沙沙落笔声中,帘外花香绕鼻而来,抬眼面前是金阶玉殿,明晃晃甲士站立殿中。

皇宫,这是很多人一生也不能到的地方,因为十年寒窗苦,举子们才能一睹内中。有些人心中无鬼,微微的陶醉了。

……。

放榜的那一天,京里不宵禁。也就巡逻的人多,马踏长街,听着到处是人声。

科闱中前五名是倒填,把别的人都填完,再填最后五名,这是五经取士没废除的事情。

殿试分三甲,三甲同进士,“同”进士,和进士一样,又不是进士,低人一等的味道已经出来。二甲进士,第一名是传胪,其实是殿试第四名。

一甲计三人,状元榜眼和探花。

考官们阅完卷,呈最好的几本到宫中,状元榜眼和探花,文章上不见得你高我低,这和李白杜甫谁高谁下一样,在众人各有所爱,无所区别,一个诗仙,一个就诗圣。一甲三名,全凭皇帝御笔勾出,皇帝看哪个顺眼,哪个文章当时合他心意,就状元。

皇帝点状元的时候,着实的想上一想。在他笔下的三个人,一个是高大进,能让萧仪相中,文章着实不坏,文章由心生,谈吐由生出,谈吐上必然是过人的,才能让萧仪倾心结纳。

一个是阮英明,靖远侯的小儿子。

一个是扬州名士叫江临川。

皇帝注目三人。

他才打压柳家,和太子都着力扶持别人家。面对试卷,皇帝先勾中江临川。

这是状元吗?

不不,宫中也倒填,状元放在最后面,大头放后面,给最后几个人一个心理煎熬,惊喜也是随着。

探花先行出来,有太监接出去,这就快马出去放榜,宫门上大声宣布人名,就有书吏们写榜,准备张贴。

贴也是白天的事情,还有两个没出来呢。但举子们急怎么办,所以不宵禁,全宫门上候着,听到出来名字,就有人欢呼,寻找江临川:“江兄,请酒喝。”找到本人,拥上就走,管你有钱没有钱,你都探花了,官职马上就有,一般都翰林院编修,就要拿官俸,店家也肯赊账。

余下的举子们目光灼灼,有不少人已经心安。

后面的两个,有一个叫高大进。

宫中,皇帝提笔微笑。人不能宽恕,不能成霸业。皇帝要做给天下文人看看,是你们结交错人,朕却颇能原谅。

至于金殿上杀的人,谁没有雷霆怒,匹夫一怒,尚且流血,何况是帝王。

这心思对与不对不清楚,也有人会问既然打算原谅,为什么又杀人。也许对着猴杀只鸡,还是要的吧。

余下举子们,早有前言的自然有记档,如诚恳办事,皇帝需要个光鲜招牌。毫不犹豫,御笔点在阮英明上面,第二名榜眼出炉。

快马随即奔出,阮家董家钟家袁家诸多亲戚好友家里,都有人在宫门上候着。万大同奔的最快,好在他没有吓人,不是自己跑的,带匹马直回家中,孔青也没有睡,听到马蹄声过来得急,料到是万大同。马还没有到,孔青先伸出头。

“小二爷是榜眼,他的表弟钱家是一甲十四名……”万大同一气报出十几个亲戚子弟的名次,孔青把大门丢下给他看,疾奔入内。

脚步惊月夜,袁训也是一跃而起,先打开房门,急切地道:“什么?”

“小二爷中了榜眼,一甲第二名。”

袁训哈哈大笑,宝珠睡眼惺忪醒来,昨夜熬等睡得晚,这就起来得迷迷糊糊,脑子不当家,问的先是:“小二中了?”

“中了!这下子牛皮有得吹,他中了榜眼。”袁训比他自己中了还要乐不可支,宝珠更是喜动颜色:“好好,咱们这就去贺他。”

虽然夸口说的是状元,但能中榜眼,也一样是此牛不是皮,煞是实在话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