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零四章,不曾观画受欺负/侯门纪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龙四龙五在客栈里气,宝珠回去气。告诉袁训:“我又当一回凶神恶煞。”袁训晚上刚回来,宝珠为他解衣裳,边解边气:“本来不想骂,但见到他们话就出来。”

递过家常衣裳,袁训接过:“你还去看他们?换成我走顶面都装看不见。”想起来告诉宝珠:“殿试那天送小二直到宫里,寿姐儿跑去,多少人都出来争着看,看我的好女儿不是!”

袁训得意,宝珠轻笑。

“就他们躲在盆景后面,当我看不到,我眼尖着呢!”袁将军又忿忿起来,以后不见面了吗?

宝珠插话打趣:“你是心里有他们,才看得到。”

袁训本来是气昂昂,一下子让戳破,面对宝珠,不得已承认:“也是,知道他们在人堆里,能不顺便找找。”随即又火大:“这一找把我气坏,是亲戚,又不是从此不走动,就走出来大家见个礼,我能吃了他们不成?”

宝珠本来是气的,让袁训的话逗乐,继续取笑:“他们是怕你如今炙手可热的,这话不是我说的,是小沈夫人来说的,你太热了,他们怕伤到。”

袁训冷哼:“我要是坏点儿,把老四的官也打发到爪哇国去,”在这里袁将军笑了,搂住宝珠调笑:“去和姓余的作伴怎么样?”

“你省省吧,余伯南和他们比起来是好的,你打发去不打紧,不要把好人带坏。”宝珠娇嗔,在袁训面上一拧:“又提他了,以后不许提。”

把脏衣裳交出去,夫妻坐回榻上说话。家常话没说三两句,免不了又说到亲戚身上。宝珠悻悻:“不是怕舅父回来,大家坐在一处不好看,我真不想去看他们,去了,就成了骂人的。”

“不好看怎么样?他们会装我也会装,出了门眼睛对天看不见他,他也看不见我,我心里痛快。”袁训抚着宝珠:“好了,不要生气了,我们去看母亲再去看看儿子。”

袁夫人早回来在房里,见儿子媳妇过来,同他们一起看孙子,无意中问道:“放榜说老四中了,还没有来吗?”

宝珠是个趁心的媳妇,当着婆婆和丈夫,那脸没有阻挡的黑了黑。袁夫人道:“不来就算了,你也别生气。”袁训大笑了两声,让母亲嗔怪两眼,才告诉她:“宝珠去看的他们,把从春闱的礼一起送过去。”

烛下,袁夫人笑容如释重负,应该是怕宝珠多心,忙道:“那宝珠辛苦了才是,他们是兄长,倒要弟妹去拜他们。”

宝珠自然看在眼中,也忙安母亲的心。房中对着袁训的抱怨全都没有,笑眯眯道:“这没什么,想来是忘记的,看书最要紧。”

袁夫人笑容可掬,对着宝珠笑了又笑,不是不明白的人,也一直对宝珠很好,说上几句公道话:“说起来他们不对,幸好是宝珠,要不是宝珠,这就生分一层。”把宝珠夸得站不住,抱抱儿子们就和袁训出来。

在廊下,袁训装着不服:“什么是要不是有宝珠?有我才有宝珠,母亲偏心,只夸宝珠!”宝珠在他手上一摇,面上装模作样的劝,开心却从心顶出来。

“自然是你好,才有宝珠。又争上来了不是?难道不知道,母亲这是想着舅父,只舅父一门亲戚,有点儿生分母亲不舒服,舅父也要难过。交待你呢,回山西去不要说,见到舅父和姐丈也不要说。”

陈留郡王至今不能对宝珠释怀,宝珠也一样对姐丈还有看法。嘴儿扁起,酸溜溜:“姐丈心里只有你,怕又要教训表兄们,这样不好。”

由此,给姐丈也安上一个罪名:“这不是亲戚们的情意。”

袁训肃然:“你教训姐丈的对,回去我就专告诉他这句,就说宝珠的话姐丈要捧着,这就要改。”

宝珠扑哧一笑,在袁训身上捶几下,袁训前头跑,宝珠后面追,回房去安歇。

第二天袁夫人进宫,把这件事告诉中宫,喜滋滋的:“看看有宝珠在,亲戚们面上就不会断掉。”

中宫撇嘴:“亏你还说给我听,这是什么养的哪门子混帐!放着姑母也不要了,倒要个弟妹主动上门。又不是宅子,还是客栈,人来人往的,乌烟瘴气,依我看,宝珠真真的受了委屈,要我早知道,让她不要去拜这一对混帐!由他们自生自灭去。”

袁夫人笑:“咦,你如今这是喜欢宝珠的很,还是不喜欢宝珠呢?”

中宫也就想起以前是相不中宝珠,嫌安家家世低。装着不承认喜欢,道:“还和以前一样,有什么喜欢不喜欢的。”

“对着孙子你还不认?”袁夫人抱一个在手上,中宫抱一个在手上,天天抱宝贝似的抱着,有时候下雨,袁夫人怕孙子们吹风不进宫,中宫还要盼上半天。

袁夫人轻笑:“从你抱上哥儿们那天,你就是喜欢宝珠的,我没说错吧?”

“你知道还来问我?”中宫抱的是老二袁怀璞,晃着他也不嫌手臂酸。对着肥头大耳的孙子,眼睛不怎么眯,就只有一条缝。

对着孩子想到母亲,中宫随口道:“你今天竟然是来显摆好媳妇的,”在这里话语凝住,想到她的媳妇太子妃。

袁夫人察颜观色,柔声道:“我知道你有好手段,必然能把她的心给拧过来,不过呢,凡事儿以不气为主吧。”

中宫胸有成竹地一笑:“你不必担心,全看我的。”带笑,还是隐隐有气。太子妃和柳家都不能理解,太子袁训袁夫人却能明白。

中宫是一片疼爱太子妃的心,才把加寿许给太子妃的儿子。

袁夫人就把话岔开,不提这太子妃在不明白中不识中宫心的事情。想了想,本来进宫也就要说的,还是岔到侄子们那里:“老四选官,让他回山西去吧。兄长有了年纪,儿子们都在身边他喜欢。”

为解中宫不悦的,袁夫人却轻叹上来,辅国公的心思她最知道,讪讪道:“哪有父亲不想儿子们在身边呢?”

中宫答应下来。

……

凝视院子里的石榴花,火般的石榴花,带给掌珠烦躁。

如今是掌家奶奶,侧个目都家人尽皆屏息,掌珠在闺中时想要的日子已经达到,可她发现让自己满意还远。

甘草送上茶,把她的沉思惊出涟漪。不耐烦的抖抖肩头,就更不悦。视线里,石榴花的后面,路的尽头,她的公婆带着人兴冲冲走来。

又兴头上了,掌珠忿然,我们家里没有喜事,别兴头了!

“媳妇,”公婆在厅下面就开始唤,像孩子来要糖,还没吃到嘴,先甜的自己能化掉。掌珠怒极,但不得不压下,心中极不情愿,却还要装着恭敬的站起来,内心恼,面上还要笑,这不是憋屈人不是?

“父母亲有什么话,叫我进去就是,再不然打发人出来告诉我,不必又亲自过来,这大毒日头下面,走一遭儿又一遭儿,中暑可怎么办?”

掌珠真不想关心他们,心想中暑你们就不来烦我,但这心思只是想想,在许多人内心中匪夷所思出现的并不是自己想办的事那心思一样,出来逛逛,依就回去,并不从口里出来。

文章侯夫妻笑得合不拢嘴,文章侯对妻子道:“看看,媳妇是何等的心疼我们?”

侯夫人道:“比我娘家三舅家四弟妹的大伯娘,她家媳妇哪里能比?”

旁边几上有个彩瓷茶壶,绘得五颜六色极中看,掌珠很想摔地上。夸媳妇不打紧,当着媳妇面这样的夸,让亲戚听到,还以为这对夫妻平时就看媳妇面色过日子。

这样一想,心思渐平,也是,这个家里的确也是看自己脸色过日子。但一半是掌珠的能耐,一半是……宝珠的。

仿佛响应掌珠的心思,文章侯绘声绘色正说着:“加寿小姑娘过生日,媳妇,你收到请帖没有?”

掌珠淡淡:“收到口头请帖,不过只请了我同进宫。”

文章侯夫人笑容满面:“你是嫡亲的大姨母,请你是应当的。”又疑惑一下:“竟然没有我吗?没有你公公是应当应份,”

文章侯吹胡子瞪眼睛:“什么叫没有我是应当的?”

文章侯夫人诧异,对着丈夫使几个眼色,文章侯硬装不懂,一定要话里说明白:“夫人莫非有眼疾不成,”转向掌珠:“媳妇,给你婆婆请个好太医看看,”

掌珠木着脸,对公婆相互笑谑装作不懂。

文章侯夫人的话让挤出来:“侯爷,您没让亲戚拖累,就是媳妇家里烧了高香,你还敢往宫里去。”

掌珠又要抓狂,听他们说话就自损威风那种,媳妇是很重要的,但什么叫媳妇家里烧了高香?媳妇家里烧的高香,也只惠媳妇自己,哪家的祖宗还能泽被到别人家里。

但还是能压下火气,因为文章侯府的亲戚实在拖累人。

福王府,是文章侯府在京里最显赫最近的亲戚,在掌珠嫁过来以前是这样。

如果不是福王殿下只知道享乐,皇帝不让他管政事,他还真就不管;如果不是萧仪殿下嫌弃文章侯府一窝子熊兵,不予接纳的话——韩家父子兄侄,清一色的青楼上的人,又不官居要职,又不能怂恿学子,仪殿下才不要这样的人——不然文章侯府也要跟着扯进去。

事情一出来,文章侯在家里提心吊胆抹汗,托着掌珠去袁家打听——袁训是太子亲家不是;自己腆着脸,拿媳妇掌珠当个幌子,去南安侯府打听——听到并不涉及他们家,在家里说了几句话,把并不算恭敬长辈,也还明白一些事理的掌珠给气笑。

侯爷先自嘲:“华阳郡王眼里哪有我们?他曾骂过我家一门风流汉,葬在花下人。”曾经的风流,在这儿成了幸好当年我们全家都风流。

再用庆幸的口吻道:“幸好祖母姑母死的是时候,我们一家全丁忧,世拓幸能为官,又不在京里。老三托世拓而出去,也不在京里。万幸万幸。”

这都是什么话。

幸亏死得其所那感觉。

掌珠没话接,呆着脸听着,回房去自己鄙夷,这样的公婆没法子尊敬。长辈不给小辈当榜样,就只能当镜子,照出他们一片黑,当小辈的还不见得能洗白。

幸亏完以后,文章侯还是难安的。福王关的时候,他睡不着觉。福王放出来,他从不上门,也还睡不着觉。要说他这几天里,哪一天笑得最真切。就是小二中状元那天。

状元门上是可以随意的贺的,不认识的人握块红纸包几个大钱也能上门,文章侯夫妻过去,也就不需要请帖。

那一天是小二最不想见人的一天,也是文章侯夫妻听到加寿在宫里过生日,可以邀请家里亲戚进宫的那天。

文章侯就兴头上来,兴头的掌珠满心里气,这兴头不是掌珠挣下来的,这不是扎掌珠眼睛吗?

很爱要强的人,有个共性。一不小心就刚愎自用,认为全天下的光彩全由他一个人发出,光泽别人,让别人匍匐才好。

他们可以忍受艰难困苦,却难以忍受借别人光彩。

掌珠觉得自己忍得够了,同时早对宝珠有了怨言。

对面的公婆在争执,文章侯怪妻子哪壶不开提哪壶:“自太妃去世,福王几时照应过我们,这门亲戚你不提也罢。”

“你不认他?那前几天长吁短叹,为谁受惊吓?”文章侯夫人揭他的短儿。

文章侯愤然:“我为阮二公子长吁短叹,我想他说中状元要是中不了,这面子上多难看,我没想到他文才是高的,运头也是好的,状元是他的就是他的,御笔点错,还会转回去。”

愤然中,话就说错。文章侯夫人冷笑:“哦哦,御笔点错?”

文章侯后悔失言,讪然道:“这里就你我和媳妇三个人,媳妇持家有道,家人们就是听到也不敢乱说!夫人你特意提我,难道夫人你要去告密,说我背后诽谤不成?”

想心事的掌珠有点儿高兴劲头,媳妇持家有道,这是句实在话。不过持家就要银子,把叔叔们分出去以后,家里进项统一收支,这两年有了余钱,但这余钱里还有一部分来自宝珠。

要强的人,发出夏日正午日头般的光,有点儿是萤火虫的,她也不愿意。

人到得意处,总是忘乎所以,把当初辛苦都归到自己身上,这是要强的人一个通病。我生下来就这么大能耐,这中间没有接受任何人的星星点点帮助,所有的全是我自己本事。

掌珠又开心不起来。

她有一个铺子卖草药山货,全是宝珠从山西提供。东西是宝珠山头和草场里的,宝珠公平出价。

公平出价,就是路上遇涨水,有地方干旱,进货价会坐地飞升时,宝珠是不涨价的,掌珠因此大赚一笔。

草药有没有跌价的时候?这个就像牛奶价格低,有些产商直接倒河里来调控物价一样,万大同和孔老实地不会干看着,这个时候就不往京里运草药,运别的,还是让铺子里挣钱。

一个优秀的掌柜,是不会让物价牵着走,反而而掌握在手,万大同和孔老实都具有这本事。

掌珠现在还不能清楚宝珠有这样两个好掌柜的,但她清楚让她安心的银子,有一部分来自宝珠。

没有宝珠,就没有这安心。

有了安心,才可以更安心的管家,做其它的事。这一切的来源,全建立在安心上面。

掌珠想强,想一个人强,但事实上,君王霸主,都做不到一个人强。但她不懂,还是这样的想,本该钻入牛角尖,但她对面有一对公婆,总能把掌珠想歪的心思打断。

“媳妇,”文章侯带笑唤她,掌珠回过神,怔怔对着文章侯。文章侯没发现他打断媳妇的黄梁梦,当公公的低声下气:“看你婆婆甚是不讲道理,加寿过生日那天,把你婆婆也带宫里去吧,免得留她在家,也还是同我争吵。”

掌珠才好过来,就又满嘴里苦水。加寿是真可爱,但这孩子又是宝珠的,这所有的好事情都是宝珠的,还让别人能好过吗?

掌珠闷闷,想回答只怕不行,又见到公婆的热切眼神,掌珠也不是毫无体谅人的地方,在没出嫁以前,凡是场合,掌珠最合适。要说的话咽回去,只道:“打发人去问问吧。”

“是是,让人去问问四姑奶奶,”文章侯夫人也以姑奶奶称呼宝珠,像宝珠是她家的女儿。

又是宝珠,掌珠有点儿头大。轻咬住唇,随后勉强笑回:“依我看,还是往人去舅祖父家里打听,祖母陪着寿姐儿在宫里,就有话出来,也是先往舅祖父家里去不是?”

这种错开主角问配角的事情,估计每个人一生中都干过的。

实在牵强,牵强到掌珠自己都不能接受。

祖母虽是南安侯府的老姑奶奶,如今却归袁家养活,有话出来,也是先往袁家。掌珠又添上一句:“也就便儿的,问问舅祖父家里去几个人,如果伯母们全去,表嫂们也去,母亲同去又有什么?”

文章侯夫人乐了:“就是这样说,宫里地方那样的大,带上我并不多。”这当婆婆的也算好性子,不嫌媳妇带她进宫面上无光。

话说她要不是好性子,而且对丈夫愚忠那种,也不能几十年忍受二太太四太太的欺负,把管家权分出去。

文章侯,却比妻子想得周全。略一沉吟,疑惑媳妇怎么不直接问正主儿,难道和四姑奶奶宝珠不和?

掌珠却又懊恼上来,躲躲藏藏的,并不是她的个性。大风起兮,才是掌珠。不干脆的话,不要说公公疑心,就是掌珠自己也不能接受。

痛下决心似的,淡淡再道:“还有呢,再往宝珠那里问问,想来宝珠如今样样好,寿姐儿在宫里得宠,多带上一个人进宫去见识,又有什么?”

这话酸溜溜的,宝珠如今样样好,但文章侯疑心顿释。同时怪自己不应该怀疑媳妇。媳妇管家严苛,但件件周到,当公婆的不是下人,只认为她严苛叫好。而且宝珠是主角儿,大头儿全是放在后面说的,先说南安侯府,也是给家里面子吧?

南安侯府也是文章侯府的亲戚不是?

不像四姑奶奶,只是媳妇的亲戚。

至于有几句酸语,对文章侯这样的人算什么。文章侯听到别人过得好,也会酸上一句:“以前没看出来,居然有出息了?”这话只是嫉妒,并不会演变到恨上面去,口头俚语般出来,耳边过并不进去的话,不值得放到心上。

文章侯欢喜之余,还跟着媳妇一起酸:“是啊,这小袁家里诸般都好,是怎么弄来的呢?”文章侯夫人附合上来:“袁训能干,又能文,又能武,”让丈夫使个眼色。

对着媳妇说哪家的儿子都行,就是不要说那个能干的袁训。

那个能干的,是京里再没有第二个人可比。自家媳妇又要强,说她妹妹的丈夫好,她岂不想到她的丈夫,自己的儿子韩世拓上面去。

韩世拓如今让父母满意,过年过节以前不走动的亲戚家里也去。他们避免宴客,但一年以后也不能件件顶真的守古礼,年礼节礼还是送的。年节不戏乐,错开日子吃个饭御史倒也不管。

文章侯夫妻早一年前就把儿子吹到不行,但是离袁训要远而又远。袁训此人,是吹嘘儿子时的大坑,千万不能提他,一提就连自己带儿子全掉进坑里,从此别人只看这坑真大,坑里的人不用看了。

又媳妇在,万不能有影射儿子不好的言语。

收到丈夫眼色,文章侯夫人会意,下一句道:“四姑奶奶有福气,生下好女儿,”不说袁训就是宝珠不是,又让丈夫狠白一眼。

对着自家媳妇,是不能乱夸别人家媳妇的。

文章侯夫妻因掌珠泼辣而又能干,早生出类似样样仰视的心,不愿意或不敢因一件小事而让媳妇生疑心。

这就没法子说话,大家干干的说上几句,文章侯夫妻道声媳妇辛苦,回房去也。而掌珠聊这样的天,心灰着坐不住,说换件衣裳,带着甘草等人回房。

甘草呢,路上又不识趣。知道文章侯夫妻说话,有掌珠不喜欢的地方,就搜寻话来劝解:“要说四姑奶奶,真真不如奶奶。四姑爷去打仗了,她跟着去那烧杀抢掠的地方。好容易生个孩子,又送给别人养着。都说一入宫门深似海,这就母女生生分离,还好什么?就是归来房中,也是冷清的!”

下一句幸亏还生了儿子,本想是又劝了掌珠,又讨好了宝珠,但还没有出来,先挨上掌珠一个白眼,掌珠斥道:“胡说的是什么!没听侯爷侯夫人说吗?这是体面!”

借用别人的话,其实也能表达自己心情。话一出来,掌珠心更灰。是几何时,掌珠你连句话都不能如实的说。带着气,加快步子回房,换过衣裳说累了,把侍候的人全撵出去,在榻上软绵绵的歪下来。

她内心难过的源头只有她知道。

宝珠过得这样的好,很容易就让外人看成不是宝珠的好。其实一家子和睦,都有付出,不是哪一个人中流砥柱,狂风乱潭里就有定海神针。

掌珠没有看到全是袁夫人的好,全是袁训的好,她也没看成完全是宝珠的好。她是这样想的,当初,怎么就没看中自己呢?

个性强的人,在年青的时候很少反思。说到反思这门人人必要作的事情,只会当成我没有错,我为什么要反思。

没错,反思下今天没做得满意的,明天更好又有什么?

刻意的规避,亦无意义。

以掌珠这个年纪,她也不反思。但不反思,和近来越来越多的想到袁表兄当年没有相中掌珠,为什么!

这是愤然,不是反思!

掌珠是不会错的,掌珠就是做错了,也勇往直前,不杀出血路决不回头。三个叔叔们,就是掌珠杀出的血路之一。

别人血淋淋,掌珠总喷到自己身上一星半点。

她不是后悔嫁给韩世拓,掌珠能后悔吗?不能!掌珠就是困惑,认为自己完美的容颜和完美的个性上,随着袁表兄的权势越高,生出瑕疵。

到京里后,慢慢的弄明白,当年往小城安家过年,五个表兄里,只有袁表兄一个人是去相亲事的。

别的阮梁明…。这是心中的痛。但好在韩世拓生得真是俊秀,也同是侯爵,虽然这侯府里没有自己的初恋,也没有夸口中状元最后还真得状元的小二表弟,但也是对等爵位,掌珠告诉自己,我不后悔!

当时还有董表兄,钟家两位表兄。他们全是早有亲事,就是没下定,也是家里早就看好的,如阮侯爷夫人,真的不想想到她。进京后有一年吃年酒在她家,老太太要让掌珠死心,当着掌珠的面问过阮梁明亲事。

侯爷夫人笑吟吟:“他的表妹,青梅竹马,打小儿一处玩耍,”当时把掌珠气了一个倒仰,都是表妹,为什么顾那个不要这个?

掌珠嫁给韩世拓,阮小侯爷功劳不小。

事情水落石出后,三姐妹们明了,当年缺亲事的人,就那一个。

掌珠不后悔,玉珠嫁得如意,姐妹又分开,本各过日子。但玉珠丈夫中了举,宝珠丈夫风头劲,而掌珠又掌了家。

要是没有掌家,自我膨胀还会有收敛。但掌珠如愿掌家。不但掌家,还由一开始公婆祖母的抱怨,到现在全家人笑脸相迎,掌珠完美了。

正美着呢,加寿回京,加寿定亲事,袁训夫妻回京。光他满京里撵着柳家人揍,就成为闺中少女们津津乐道很久的事情。

闺中少女对外面的事情向往,对袁将军为女儿揍人就成了神往。

看上去小袁将军很完美,文中探花,武有大捷,奉养长辈,下有娇女。这么完美的人,他偏偏当年没相中掌珠。

相亲跟市场上买白菜,明明这个白菜好,你挑了旁边的,让完美的那个白菜情以何堪?

一旁桌上,摆着韩世拓新送回来的土产,是精心挑过的。掌珠不后悔,但是,总有个说法不是?

这样想下去,想破脑袋也没有答案。再想,也算陷入情中,虽然不是相思情,也能把人带到水里去。好在,掌珠管家。

“孙媳妇,”这家的老太太来了。

孙氏老太太进门带笑,如今家里人全对掌珠带笑,掌珠看多了,生出不耐烦,挤出笑容:“祖母请坐。”心里犯嘀咕,老太太一来,就没有好事情,她的心虽然偏向韩世拓,也一样的偏…。

“孙媳妇,明儿就是端午节,你看下个贴子,请你二叔二婶四叔四婶来一家团聚可好不好?”

掌珠对“完美”的沉思立即去了爪哇国,对家里人的气浮上来。

我一个人管家,不管日夜,闲着的人只会给我添气生。

掌珠冷淡:“自家亲戚,还用贴子?岂不让人笑。”

老太太为了让儿子们重新回来,和掌珠几年里说了不下上百次,已是不气也不馁。不管掌珠脸上什么色儿,老太太笑容不改,慢声细语:“孙媳妇啊,加寿就要过生日了不是?你二叔四叔他们也想道个喜吧?虽然和宫里的东西相比,比不得,但也添热闹不是?”

这要不是长辈,掌珠可以撵她出去。

掌珠满心里“敬意”,凡是老太太,看来不仅祖母是厉害的。自家这位老太太,说词跟春夏秋冬似的变。

头一年泪眼儿:“不让你叔叔们回来过年节,亲戚们来拜年,难怪不说你吗?”

掌珠道:“他们不给长辈拜年,亲戚们不说他们吗?”掌珠想,我挺得住。

第二年,老太太觉出味儿不错,掌珠在前面当恶人,全家人在后面当好人。几十年没嫌到儿子媳妇半点感激,现在给点儿银子就有了感激。老太太对掌珠有了笑容:“孙媳妇啊,家里不缺你叔叔们来吃口饭不是?你手里有,又肯照顾人,”

掌珠让说出一身鸡皮疙瘩,*顶回去:“谁家里没有这一口饭,他们就手里没有,也有人给不是?”

拿我挣的银子贴补他们,掌珠心想还过明?休想。

一直磨到今年,这又把加寿拿出来当说词。掌珠心想我有的是话回,带笑道:“才刚母亲说也要进宫,我正为这个犯愁,要往四妹家里说,还要往祖母面前说,祖母在宫里不是?都想往寿姐儿面前去,寿姐儿哪里记得住许多。祖母也说宫里的东西更好,能省则省吧,送多了她也记不住,她还小呢。”

孙氏老太太再次受挫出房门,也要腹诽几句。

什么叫祖母在宫里?是说我在宫里说不上话的意思?

再说了,你家祖母在宫里,也是沾袁家的光,能在宫里说话的也是袁家,不是你祖母!

这孩子说话,没道理的地方,她自己听不出来。

老太太回房,就不再生气。掌珠管家不错,老太太不缺奉养,犯不着记恨辛苦人。反而更有兴致的琢磨着,下一回中秋,拿什么去对孙媳妇说?

中秋还早,这中间有荷花节啊,桂花节啊,什么节啊,凡是别人家里团聚的日子,都得去和孙媳妇说,可怜这孙媳妇,也是不容易的,老太太这样一想,就更加的不生气了。

……

加寿过生日的前几天,宫里开始忙活,袁家的掌家奶奶宝珠更忙活。

宫里为什么忙活,来的人不少。何处相见何处更衣,还有护卫,全要早安排好。

南安侯府,靖远侯府,董家,这是必要来的。还有自家姐妹掌珠要请,玉珠要请,老太太早年的闺友几家,忠勇老王妃等,也要请。

然后没定成加寿姑娘,定加寿妹妹的沈家;定下亲事的连家和尚家;以至于太子党们,冷捕头也送礼过来,这些人全要请。

袁训回来的时候,宝珠在烛下自语:“外人都请,大姐的公婆,和三姐的公婆可请不请?全进宫去,又有体面的下人也要带去,头一个红花儿要去,”

红花在旁边面上生辉。

“万掌柜的说没见过,也要带去,”

红花小脸儿顿时灰上一半。

“孔掌柜的也是辛苦人,也说没见识过,不过他说如果去的人多,他倒可以不去。”孔青给加寿姑娘送东西,外宫是逛过的。

算来算去一堆的人,宝珠苦着脸儿:“竟然没有一个可以删减的,可这么多的人进宫,也太添麻烦不是?”

“还有老四和老五。”

耳边传来袁训的笑声,宝珠惊喜的回过脸儿,嘟了嘴笑:“你回来了,正好,帮我看看哪一个是可以不去的,我看不出来。”

袁训目光一扫,南安侯府父子祖孙女眷……袁训哈哈大笑:“舅祖父是阖家全要跟去?”宝珠眨眨眼睛,手指往下面点点:“这里,”袁训再一看,阮家也是阖家全往。

“梁明表嫂对我说,她是一定要去的,要是人多了,让梁明表兄不去也罢。”宝珠为难了好些天:“表嫂们全要跟去,还有你的知己们,小沈夫人也说要去,”

袁训纠正:“那是你的亲家。”

宝珠抚着腹部嫣然:“好吧,亲家太太们全要跟去。”女儿还没能再有,亲家倒先出来一堆。说起来亲家,宝珠笑嘻嘻:“你的嫂嫂打发人来递话儿,她也要去。”

袁训想当然反问:“谁是我的嫂嫂?”

“你哥哥的妻子,梁山王世子妃啊。”宝珠歪着脑袋,津津有味很想在袁训面上看出什么。就见袁训脸儿一黑,嗐上一声,跺脚坐下:“他几时是我哥哥的!”

“我也奇怪不是,我说不敢当,可世子妃说你哥哥亲笔信为证,还给我看了,”宝珠笑眯眯。袁训就有不妙之感,不管信里是什么,先没好气上来:“他胡说的是什么!”

宝珠拖长嗓音:“这个袁将军啊,是我的好弟弟,再亲不过的好弟弟,”

袁训急忙让红花倒茶:“差点儿要把昨夜的饭吐出来。”

“下面还有呢,你听完再一起吐。”宝珠急急说完,又拖长嗓音:“小袁将军最近缩头当乌龟,”袁训一步跑过来,按住宝珠就提起拳头:“看我打你,你还对着我学!”

房里的人见到,都低笑着避出去。

宝珠格格笑着:“不是我要看的,是世子妃拿来给我看的,送到我眼睛前面的。”袁训放开手,回到对面坐下,狠狠的翻了翻眼,一本正经教训宝珠:“你也大了,比寿姐儿大上好些,外言不入,鬼话不听,白长这么大,不知道这些道理吗?”

“人家就是好奇,为着什么小王爷要认你当弟弟,只为叫我弟妹,依我看不会,”宝珠见袁训脸色愈发的不好看,忙改口把他好一通的吹捧:“想我家夫君天资过人,能文能武,能吃能喝,能打能挨,应该是这样,小王爷才认你当弟弟的?”

袁训本来是想笑的,但听到最后似笑非笑:“宝珠,你愈发的呆了。”

见他总不喜欢这话,宝珠就道:“好吧,我再来哄哄你,”下榻去,取来一幅画,那宽度,应该是个中堂。

展开来,夺目光彩的一幅牡丹图,春满牡丹,花开富贵,画得活色生香的,上款写着,呈训将军指正,下款写着梁于某月某日敬上。

宝珠开心地嚷上来:“这可喜欢了吧?梁尚书大人贺加寿礼物里的,这是你的名字,这画更是加意画的,母亲也看过,说喜欢。我本来就要挂起来,后来想应该等你看过,一起喜欢的来挂,你看过了,这就帮我来挂吧,”

又取笑袁训:“梁头你都上得去,挂幅画儿想来更不值什么。”

梁尚书总算不会再拦袁训的官职,宝珠很喜欢,料想袁训也必然喜欢。不想这通话说过,袁训那脸更沉得可以滴水。把画夺过来一丢,更往榻上软瘫,语气不佳:“挂什么,后面柴房里放着去。”

宝珠就诧异了:“这是怎么了?”走近看袁训脸色,小心的扳住他的脸:“外面受的气?”又寻思:“如今谁敢给你气受?加寿宝贝儿正风头足,还不带着当父亲的受人敬重?”

这本是句玩笑话,但袁训听过,往宝珠怀里一扎:“我没脸见人,从今天起,再不出门一步!”宝珠还没有明白过来,见一个脑袋扎满怀里,忙推着笑:“取笑的话儿不是,哪有女儿给父亲带来光彩的,总是你好,才有加寿在宫里的春风得意。”

“不是这句,就是这句话,你原也没有说错。加寿讨宫里喜欢,那是她自己的,这光不往我们脸上扯也罢。”袁训闷声回答。

宝珠就更奇怪,轻拍袁训要他解释。宝珠对着袁训爱撒娇,小袁将军因受伤那一回撒娇,近来撒娇成风。

在宝珠怀里哼叽半天,才道:“姜还是老的辣,我让梁尚书给欺负一回。”宝珠要他说明白,人家送个好大的画儿给你,还是裱好送来的,足见诚心,怎么叫欺负?

近来女儿宫里过生日,意气风发的袁将军有气无力:“刚才遇到冷捕头,他问我几时拍到梁尚书的,我说拍这事我从不干,他说有证据,说梁尚书昨天晚上在家里摆了个赏画宴。把他得意的画全挂出来,大的小的长的短的一屋子,到最后一张,却是我的。”

“是你的不好吗?梁大人的画有名气,和你的同挂出来,哦,是了,他是讽刺你不如他的意思?”宝珠像是明白几分。

袁训在她怀里揉揉:“要是讽刺我,我也不恼。你还记得梁晋大人送金刚钻那天,送我一个小的牡丹图,索我的回礼,我回了一个好字,他又索上下款,上款我写着得尚书画有感,下面是我的名字。”

宝珠眼前出现那场景,客人到梁家,从头看起,先是梁尚书的画,最后一张,不是名人古迹,却是自己丈夫的一个字。

好!

“哈哈哈哈哈…。”要照顾到袁训情绪,宝珠不应该笑,但实在太可笑。宝珠不由得大笑出声,又推袁训,说的是和冷捕头一样的话:“你几时去奉承的尚书大人,怎么不让我知道知道,”

袁训怒道:“礼尚往来,他给我画,我只回了一个字,一个字而已!”袁训骂:“生生的让他欺负了!”

宝珠直笑出眼泪来。

------题外话------

元宵节快乐,哈,这次仔想到了。亲们,元宵节全滚滚,财源滚滚,桃花滚滚…。票子也滚来吧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