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零七章,原来状元是状元/侯门纪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有心做成别人,最后总落到自己身上。皇帝是为让中宫喜欢的一片心,却给他自己带来天伦之乐。

日头不但把他手上的戒指闪光,也把众人的眉眼轮廓尽显出来。中宫和女眷们逛着,进店里看看,尝点儿什么,又出来逛。

有时候她也寻找皇帝,见到他让簇拥着,就给他一个笑容,再和女眷们走开。皇帝就要微笑,皇后的面容,和昭勇将军袁训一个模子刻出来的。

这是皇帝喜爱中宫,才有的想法。从别人的眼光里,皇后是女,袁训是男,女眷们气质柔婉,男人气质英挺,并不是完全相似。

但在皇帝眼中,他认为太相似了。

走在皇子皇孙们中间,听着他们谈话,皇帝带笑走神。从袁训初到太子身边,皇帝就让人去调查中宫和袁训身世。

所爱的人与别人的哪怕一个眼神的相似,爱人最早看出来。

皇帝还记得太子带着袁训来见自己时,他也一眼看出他们也相似。后来又看瑞庆和昭勇将军,也是同样的有相似之处。

瑞庆殿下叫“坏蛋哥哥”,皇帝听到只是:“嗯?怎么能叫师傅是坏蛋。”就不再管她。他们相似不是,确是姑表兄妹。

后来进宫的加寿,还有袁夫人天天来看孙女儿,自然的祖母带孙子,说不放心给媳妇带,也就随着进宫的两个男孩,也是一样。

袁夫人以不放心宝珠带孙子为理由,天天就可以送去给中宫看。宝珠就知道,也不会有意见。

两个孩子是双胞是相似的,他们和中宫和太子和瑞庆,也是有五官相似之处。

竟然没有别人看出来吗?皇帝得意上来,九五之尊,眼力还是比别人要犀利些。其实这与他爱有关。

萧仪怀疑袁训是中宫的私生子,在会见龙五以前,让人去山西查过。龙五是年纪小不知道,但就是年纪大的,也不能知道。

当年把中宫卖了的人牙子,还有中宫曾经呆过又不屈的青楼,不是死在皇帝手中,就是让他烧得干净。

几十年已过去,谁还记得如今的酒楼前身,是个花花院子。

现在就是把大罗金仙请出来,也找不出证据。

但天生的血统相似,这就没法子抹去。如今只有这一点上,还是个证据。但面容相似者千千万,世上能找出许多,还没有血缘亲的。

中宫对袁训的偏爱,为了能时常见到他,由太子举荐,为公主师。那时候袁训还没有中探花,少年就当公主师,会有一堆的老文人不服。太子下许多功夫,为表弟找来名师,袁训也下许多功夫苦读,所以敢夸口说中探花,也有底气。

因此自由出入宫闱,皇帝每一回见到他,就要暗笑一回。此秘密都当他不知道,但他也深瞒着中宫母子,彼此都有秘密。

袁训弃官去边城,中宫的焦躁皇帝看在眼中,对袁训才真正有几分赏识。

以前袁训成为有名太子党时,皇帝都觉得没什么。太子在他身上下无数人力物力,他再不成人,也就不像话。

石头城大捷,让皇帝和太子大吃一惊,梁山王百般的夸奖,因成就的是他儿子。太子心满意足,表弟是他培养的,皇帝也暗暗点头,中宫许加寿亲事,他慨然应允,一是疼爱中宫,二是相中袁训将会是个顶梁外戚。

他和柳家争起来,皇帝打压柳家,也是做给袁训看的。以至到书房把话挑明,外戚不能独大,也是早想好要敲打袁训的话。

帝王之策,笼络打压抬举收伏像是不能尽述,但种种手段又能把对中宫的情意带上,这个皇帝他还能不满意自己吗?

此时自得,也有底气。

许久没有天伦乐,皇帝要忙的时候没功夫,就是想起来,也不过阿大阿二轮流叫进宫来见见,像今天这样,不是为中宫,皇帝上哪里能享受去?

耳根下面是皇子和年长的皇孙激烈讨论着袁家小镇这工事,皇帝就继续用眼睛去寻找中宫身影。

紧跟中宫的小木床,让皇帝莞尔。中宫是恨不能把侄孙们天天抱着才好,这就小床后面紧随。袁怀瑜袁怀璞已醒,吃过在上面自己玩,周遭都是人,也就不闹人。

“火药!多备些火药,埋在小镇外面,有敌兵来犯,一点就全上天!”说这话的皇孙年纪十六七,正有勇气的时候,就大声说出。

另一个皇孙皱眉,他是个温吞性子,看不习惯说话就挥手挥脚的人,慢吞吞反驳:“平时还把自己也炸上天呢!”

两个人瞪着眼,就要吵起来。皇帝含笑分开他们,目光备加赞赏:“都进益了。”只这一句话,就让皇孙们和他们的父亲喜笑颜开。

再望向太子,皇帝温和地道:“孩子们都大了,该给他们历练的,就让他们去历练,不要全长成只知道吃喝玩乐的人。”

太子说着好,远处传来一声尖叫:“吃点心!”正是加寿的嗓音。

皇帝和太子哈哈大笑,皇帝更是取笑道:“吃点心,这是加寿的事情,你们都大了,都不要只吃点心了!”

皇子们都管着差事,为儿子们大喜。皇孙们初出茅庐,也都大喜,浑身摩拳擦掌模样,看得身为祖父的皇帝微微吁气,暗把此时乐和金殿上奏对乐比一比,再暗把他们此时面上笑和平时进宫来见那拘谨的笑比上一比,皇帝中肯地笑了:“今儿乐,这是为加寿庆生才有,走吧,我们找个地方坐下来,吃上一杯,也让寿星坐下来好好吃点心。”

袁训有时候在前面带路,有时候就退到后面去,闻言,这就走出来,笑道:“前面有酒楼,也是仿着小镇上盖的,一应干菜野味,也全是那里来的。”

给加寿盖铺子,说得有段时间。

八百里加急快马送信回去,邵氏张氏和管事们的收拾了来,在加寿过生日以前送到。

皇帝欣然,听的人全欣然,都笑道:“这个好,要去尝尝。”正说着,孩子们跑过来:“吃去喽,”

“等等!”加寿叫停!

她主心骨儿当习惯,走哪儿全是发话的那个,和人一熟悉,基本都得听她的。加寿一本正经:“你们都带钱了没有!要给钱的!”

英敏殿下是个帮腔的:“要给钱。”

“带了,娘娘给的钱,我还有呢。”

“我还有半荷包,不信你看。”

加寿乐颠颠,有钱就行,不给钱在加寿的意识只有她能,别人全是要给钱的。

那是她家的铺子,这个她是没记错。

一舞小手:“走。”一堆龙孙们跟在小不点儿加寿后面先跑进酒楼。加寿在盖的时候就来看过好些回,知道中午吃饭是这里,就带着他们过来。

这话把皇帝提醒,皇帝对儿孙们还有老侯太子党等人笑道:“你们都带钱了没有?”皇帝乐得不行,这不是铺子吗?

哪有铺子里是白给吃的呢?

靖远侯揪一把袁训,让他到身边,在耳朵根下笑骂他:“出了宫我就给你一顿!你在宫里盖铺子,自己一个钱不出,还敢在这里收钱!”

袁训忍住笑。

他哪里敢收钱,这不是他的好女儿,打小儿铺子里长大的,深知道吃饭要给钱,吃她的铺子所以要收钱。

皇帝是句玩笑话,靖远侯说过,他第二句又出来:“罢了,这个钱我代你们出吧。”带头走入酒楼。

……

这完全是按照袁家小镇上来的,酒楼也是一样。迎门侧角一排柜台,上面摆着十几个大盆子,里面装得满满的,有肉也有菜,都没有热气。

袁训解释:“这是冷菜,预备着来的客人等不及热菜,先点着就酒。”又指住几个盘子一一介绍:“这是边城才有的野菜,寿姐儿最爱吃,这里几只是野味,”他报出名字来,皇帝也没有听说过。

冷菜的菜味大多收敛起来,但有风吹来,菜味就明显飘散。这小镇子是盖着夏天用的,为防暑热,选址在林子旁边不说,还刻意移来许多参天大树,都有现在的两三层楼高,这就遮得酒楼里阴凉,又有酒楼是南北向,本就冬暖夏凉,这阵小风一吹,皇帝舒服的眯起眼。

“香!”

皇帝想到他也年年皇家御苑里去狩猎,但吃的不过是鹿肉熊掌,是个现宰杀的,就认为不错,袁训说的野味全然不知,这就食指大动。

对着一盆子菜多注目几眼,就有太监们哈着腰,用白色的瓷碟子分装一块送上来,又送上筷子。

少年皇孙们也想吃,但要让皇帝先,这就犯馋涎,在后面凑趣地笑,不说菜只说盘子:“这是甜白瓷,但质地粗密,让我猜猜是哪个窑里烧出来的?”

一长串子地名还没有卖弄的出来,袁训轻笑:“回殿下,这是当地的大粗盘子,没得讲究。”为真实不是吗?给姑姑一个真实的娘家,这小镇上除去木料是宫里库房里的,而且就是木料也是袁训亲自挑过,不要紫檀不要红木,但为求真实,袁夫人的嫁妆中拿出来的上好名贵椅子,也是一样的有。

皇帝和儿孙们从小儿闻的全是上好木料香气,闻到这些普通木头在日头下晒干的香味——日光才真正是制造香味的高手,不管是一截寻常木头,一茎野花,一捧稻谷,还有晾晒的衣物,经过日光曝晒后,才真正是香,胜过天下所有名香——皇孙们不但没有瞧不起这普通盘子,反而更犯馋。

都盯着皇帝用筷子,那筷子漆都没有漆,但和见惯的上好雕漆乌木镶银镶金红木一切木的筷子相比,更助此时食兴。

“咕碌”,不知哪个皇孙肚子里叫上一声。

虽然微弱,偏是让所有人听到。大家笑了,皇帝也笑了。咬一口筷子上的肉,香溢满口。但又吃出这是干肉,知道这是远路而来的,野味儿十足的香,但盖过平常吃的鲜肉,说一声:“好!”

放下盘子,带头走过,道:“朕一个人吃,你们在后面咽口水,这有什么意思?来来来,我们安席去,今儿尽情的乐。”

这是吃饭钟点儿,而且看似野店,却是皇家全有规矩。到什么钟点儿做什么事,早有掌礼太监们请女眷们先进来。

楼,又分两层,按早就对皇帝回过的话,女眷全在楼上。皇后闻听皇帝的话,在楼梯口儿接住,行礼笑谏:“皇上能来,皇上能乐,这是给加寿添福气的事情,一会儿让她好好来磕几个头才是,只是有一件,盼着您能乐呢,但下午没有要紧的奏折和臣工要见吧?”

此地风正好花正香,日头暖洋洋,又有中宫的暖心话儿在这里,皇帝呵呵道:“这是朕的好内助了,”内助这话在历史上曾赞过皇后,此时用来也无不当。说过,皇帝唤过太子:“你也知道,军情折子是最不能耽误,我往这里来时,交待紧急事情全送到这里来。这儿好啊,我也松泛松泛,折子我看过要紧,你先处置,难得玩上一回,不要搅和才好。”

抚须只想这个下午,就觉得越有趣味,皇帝又把加寿重提一回:“这是有寿姐儿才有这样的事情,”提加寿原本是想到有她才有这乐子,但这话一出来,皇帝即刻认识到一件事情。

不管他多为中宫,他也不能当个昏瞆的人。又有身后低低议论着要吃菜的儿孙们,让他更不能忘记。中宫就在面前,皇帝含笑:“皇后,以后再有孩子们过生日,都和这个一例啊。”皇后嫣然:“是。”

皇子皇孙们有见到小镇就暗想为个外来的人这般的铺洒,听过这话,这就心里好过些。

这就坐下,皇帝皇后带着龙子龙孙女眷孩子们坐在楼上,还有几位近臣也在这里,余下的人全在楼下。清一色的笨桌子长条凳,跟外面普通酒坊没有区别。坐下来后,冷菜先上来,但扫眼看看,却没有寿桃等物。

皇帝笑笑没有问。这是在宫里,加寿也不是正经的孙女儿,中宫自有把握,该扣下的就扣下来,少上几样子,也是有个圆缺的意思在内。

加寿不计较有没有寿桃,她玩得性起,早把裙子也脱下来。她是自己吃习惯饭的人,单给孩子们一个矮桌子,可坐可站,有宫女们照顾正吃得飞快。

很快就是一碗下去,把碗一推:“出去玩!”英敏殿下最懂她,也早吃完,一推,拿起旁边的竹马,和加寿先跑下去,自有太监送着他们免得摔。后面的孩子们全急了,嘴里含着饭嚷着:“加寿加寿!”意思是等等。

中宫袁夫人听到耳朵里,开心到不行。老太太也喜笑颜开,嘴里低低念叨着:“加寿加寿,天天加寿。”

“皇上,加寿。”中宫盈盈而起,几十岁的人保持体态,还袅娜如柳,举杯向皇帝道谢,没有他答应,就没有这个铺子。

两个人放在一处儿说,就成了皇上添寿。在座的人都笑了,皇帝更是乐不可支,把酒一饮而尽,说了个好字,又沉吟不语。

太子猜出他的心事,从皇帝到太子,都看出今天有皇子皇孙们到来,可以说是皇家自家人的宴游一回,但还有加寿做寿的名头儿放着,来袁家许多亲戚,像是撇下别人。

人在高处,总有批驳。但没有竭力想做好的心思,也就难有更多的四平八稳。太子离席,奏道:“父皇,天好酒好又团圆,父皇岂能撇下臣工们,何不请臣工们来同乐?也解父皇半天见不到臣工们,您要犯忧愁?”

这话善祷善颂,也正中皇帝下怀。

这就让人去请,请来一些近臣。近臣不见得官职高,不过是皇帝此一时最常见的。又犹豫一下,让人把福王请来。

“家人俱在于此,岂有不请福王来的?”是时候摆出自己很大度,皇帝从不放过。反正福王就一个人进宫,就带上两个仆从,又能怎么样呢?

但记档的册子上,却会记下这一笔。五月暑,袁家加寿生辰,福王进宫宴饮。这和不久前的记录,华阳郡王谋反,相差时日不多,后世的人看上一看,总有称道。

说装的人也有,但说装的人说完了,也免不了有装的时候。这种事情,大体这样。

加寿带着一帮子孩子,手摇着杏花李花桃花各种花,拖着竹马在小镇上呼啸来去时,酒楼里人全到齐,这里柳家的人,只有柳至一个。

奶妈们宫女们跟在后面一大帮子,有手捧着饭碗的,这是还没有吃完,就叫着加寿跟下去了,反正有人追着喂,又怕什么。外面叫嚷的声音:“殿下,再吃一口,”那边叫着:“还有汤没有喝,”

伴着穿林而来的水风,悠然使人入梦。

没有几杯酒,皇帝也醉了。想普通人家的一乐,今天尽享,又有冬天红梅阁中赏雪,夏天高楼林中饮风,总是有诗的。

“做诗来,今儿不分前科状元,今科举子,朕重起一科,”在这里皇帝指点额头:“我曾记得京中有过什么红烛科,什么喜科?”

因事情过去许久想不起来,就询问的看向几位大学士。董大学士起身回话:“回皇上,数年前,常御史家娶媳,曾有月下红烛科在当晚。数月年,袁将军家得子,曾有喜得贵子科。”

提到自己,常御史带着儿子们离席欠身。

皇帝哈哈大笑:“朕说没有记错不是,果然有这样的科。”顺便垂问:“定的哪家的姑娘,洞房花烛还要开科?这不是为难新郎?”他觉得这话幽默,就更笑。

安老太太带着玉珠离席,跪了下来。

这就不用回话,皇帝抬眸失笑:“你们倒是一家子的,”

老太太近年来愈发的顾着孙女儿,在这里更要恭恭敬敬回话:“不敢不回皇上实话,这行三的孙女儿,自小看几百本书在肚子里,五六岁就爱做个诗论个文,当时以为不好,不想姻缘天定,她偏许在常大人家里,常大人书香门第,这是她的福气,也是我家的福气。”

老侯微笑,他自己妹妹的性子他还能不知道吗?这上了年纪,竟然谦逊,老侯在这里作一得意之色。

安老太太这样的说,皇帝有领会她的意思。全是看着中宫,才有加寿进宫,全是看着中宫,才有加寿的家人陪伴进宫,皇帝颇给老太太颜面,把玉珠打量一下,道:“既然会做,那就一起来吧。”

又有中宫养父也是秀才一流,中宫也算出自书香,还有诸多儿媳们,皇家不娶草根之人,全是家里认真教养过的,看过贤书,也难免看过诗文,这就一起吩咐作起来,又让请来国子监的学子们,还有今科的状元小二,前科的状元和袁训一科的,前前…。科的状元是苏先,余下在京里的全找出来,一起来作诗。

后进宫的人晕头转向,不知道皇帝喜乐的原因。但纸笔下来,又给酒菜,又有好园子,就做吧。

导致他们进宫的原因,不时从他们身边跑过。

拍着小手,“小小子,坐门墩儿,”竹马刮得街面上呼啦呼啦的响着。再转回来,就唱:“拉锯拉锯,姥姥门前唱大戏,”

加寿跑在最前面,小手拍得最欢,早跑出好几身汗出来,朝天辫子也有些歪。后面跟着皇孙们,就是刚才没拿到猴子面具的,也乖乖跟在加寿后面学着她唱,都想加寿倒会唱这么多。

民间童谣朴实上口,加寿姑娘继有个铺子,又有猴子面具以外,又一回把皇孙们震得服服帖帖。

全是小孩子,没多余的心思,嫉妒眼红也不过嚷上几声,这都不嚷,全是服的,此时不服,就没得玩耍不是。

跟着加寿山西来的二丫,出落好些,跑在加寿姑娘旁边,看着竹马不要绊倒她,陪着她唱儿歌,加寿的民谣,算起来袁夫人教的少,二丫才是真正教的人。

小二占的是临窗的桌子,聚精会神,面带投入。忽而对外面一笑,是看到加寿呼呼啦啦的过去,好似小龙卷风。忽而飞快下笔,是有了灵感。

中状元的憋屈,全数化在笔下。

此时热闹,繁华又更着锦。袁训也有醉意,他还喝着酒。眸望柳光,袁训适才有一腔想说的话,全在醉意中让他自己碾成粉碎。

不用说了,人争上游,这是人之本分。水往下流,这是水之趋势。

“小袁,”有人来敬酒,这是个皇孙,就是刚才高谈阔论的那个。以前见到袁训不见得客气,也不冷落就是,但今天热情,来和袁训碰酒,一开口,又开始了:“这工事你说是不是,依着我看,你回去以后,必然是按我说的,埋上火药,装上机关,还有……”

袁训含笑聆听。

“小袁,我把你的狗头狠敲几敲,我才打听到,这是为你女儿做寿,你这混蛋混球混珠子混眼睛,怎么不请我呢,”和袁训一科的状元,在袁训回京后见到也招呼,但并无今天的热络。把袁训衣角揪住,杯子撞来:“喝这一大杯,我就放过你。”

袁训含笑聆听。

难得抽个空儿,他就瞄一眼自己的姑母,中宫娘娘。把适才的心思,和适才以后又碾碎的心思浮上来。

俱是碎片。

盛极必有衰败,就如柳家。怒极,必有一竭,就像柳家。乐极必有一悲,前人言语。悲极必有转折,皆是如此。

袁将军本来想今天过后,或等下大家散酒时,寻个空子对中宫说收着吧,赶紧收些的好。但他忽然就没了这种心思。

十年寒窗为的是什么,为的就是锦绣还乡。为的是一直锦绣还乡,而不为锦绣还乡后,再蹲家里去寒窗。

为人没有争上游,一直争上游的心,说不上碌碌无为,也不能拿抱负来作评论,但不少点什么吗?

袁训虚空的举了举杯子,在心中喃喃,我的好女儿,愿你年年都是这样的兴头,自然为父亲的,从现在开始能出力出力,能为你做什么就做什么。

“碰!”几滴酒液溅到袁训手上,把神游的他着实吓了一跳。他的惊骇,让同桌的太子党们哈哈大笑,苏先笑道:“小袁,敢情你举杯子,不是和我们这一桌碰酒?”长陵侯世子笑道:“他不是和一桌碰,他是一个一个的碰,”

冷捕头坏笑,他是有点儿机会就犯下坏,反正也不伤到谁,就是带点儿羡慕少年的意思,他和太子党们相比,大上十岁不止。

“你的诗还没有做呢,”冷捕头一指忙碌不停的文人。

他们在楼下坐着,这就看到酒楼外和里面,全是写字的人。那边有香,还有二指就燃尽。

酒杯一抛,袁训拔腿就奔,几步,夺到小二身边。小二身子撞过来:“别抢我的!”肚子左腆右腆的,也没挡住袁训抢到一枝笔,又有几张纸。

前科探花没有桌子,按地上就写。

小二搭眼一看,火冒三丈:“不许抄我的!加寿是猴子,这是我的诗题!”

加寿何止是猴子,从外面带着一帮子皇孙跑进来,楼里面的人哄然大笑。

楼上听到,忙打发个太监来看怎么了。

这一看,太监也放声大笑,笑过跪下请罪。放声笑,不是他们的权利。皇帝皇后都不怪他,只急着问:“怎么了?”

楼梯口,露出一个小面庞来。

这面庞不大,但是谁的,却看不清楚。那脸上全是湿泥,除鼻子眼睛嘴巴外全糊住,小手上甩动扬起的,是一条雪白小鱼。

“啪!”

鱼落地上,蹦上几蹦,还是没找到水,在楼板上不甘心的停下。

楼上也哄然大笑出来,瑞庆殿下好生羡慕,她也想去拖着竹马到处跑来着,但她大了,又有镇南王妃病重,中宫让她不要以嬉玩示人,公主殿下只能坐这里装斯文,这就笑得唤宫女:“揉揉,背上疼。”

太子妃满腹心事,从坐席虽有宝珠尽力的周旋,也还是勉强,但此时笑得伏在桌上,浑身颤抖不能起来。

皇帝摔了杯子,中宫喷了袁夫人衣裙,太子笑出眼泪,而楼梯口上面,一、二、三……蹬蹬蹬,泥猴子一只接一只的上来。

皇帝才问:“看的人都去了哪里,由着弄这么脏?”就见最后一个上来的,最小,呜呜哭着,手里一团湿泥对着一个皇孙就砸,哭道:“十一哥,让你砸我!”

“噗!”

泥正中别人小腿,他太小了,没有力。

十一皇孙不甘示弱,手里也早有泥防备着,这就一砸,当着长辈们全在,不好意思使力,从他肚子里落到他开裆裤露出的小*上面。

小*让糊住,就哭得更凶。本来不想溺,这就反而想溺。等不及侍候的人跟上来,小手胡乱扒开,对着十一皇孙就是一泡。

泥水哒哒的,也落到他自己小腿上。

十一皇孙的娘本来是要恼的,但是孩子们哈哈大笑起来,拍手大乐:“小小子,爱撒尿,”十一皇孙也回了一泡,十一皇孙的娘这就不生气,她的儿子大些,回得也远。

皇帝大笑,也就不责问侍候的人,因为加寿和英敏更是两个泥猴子。他跌脚似的笑:“好痛快,这样一笑,真是十年少。快给收拾干净了,再来吃东西。”

中宫得意,这十年少,还不是加寿带来的吗?轻轻地笑着,看似责备,虽然好生得瑟:“全是加寿惹出来的,明儿看我骂她。”

加寿拉着英敏,两个人手扯着手,早跑去找母亲。两位母亲是坐在一起,宝珠是个虚席,不时还要下来招待,回去坐时,就在太子妃旁边,因她女儿过生日,她算是个主人,这位次也就无人多说什么。

又有太子妃才尴尬过,宝珠应酬她,都理会意思。

宝珠笑得花枝乱颤,也和中宫一样的说法:“全是加寿闹的,”见女儿跑过来,满身是泥,不管不顾,往她怀里一扎。

女眷们都惊呼,只有中宫、公主、袁夫人和老太太不惊呼。掌珠有点儿气愤,不由自主的道:“宝珠这不是宠坏孩子?”

“是啊,”玉珠不大容易的,和掌珠一个看法。

再看宝珠,笑吟吟把女儿更抱上一抱,而加寿呢,更要蹭上一蹭,把泥全弄母亲衣上,这就眉毛鼻子有些清楚。仰起小面庞:“抓好些鱼,吃烤鱼。”

抓差母亲,不放过父亲:“要父亲烤,母亲换衣裳,”又把瑞庆殿下也找上,探出小脑袋:“姑姑,辫子歪了!”

脑袋摇一摇,十根辫子跟劲草似乱晃,中宫喜笑颜开,情不自禁走到皇帝身边,她是女眷们那桌,中宫轻笑:“您看加寿这孩子,多活泼。”

皇帝也轻笑:“身子好。”袁国舅身子骨儿不好,后面袁训和他的孩子们身体好不好,就成中宫的一块心病。

中宫不仅对袁训是这样,对她的儿子太子和女儿瑞庆也是这样。瑞庆公主是小殿下时最爱乱跑,每每气喘吁吁回来,面庞透出健康好水色,中宫总是爱怜她,小殿下就跑得更欢,还记得她把宝珠掳走那回,跑起来不比她指派的宫人们差。

帝后们打个喷嚏也有人猜测,何况是这么明显的一句话。

皇子们夫妻都若有所思,原来,皇上皇后喜爱的不是拘谨的孩子,喜爱活泼好动的。也是,瑞庆小殿下以前出溜到东,出溜到西,有人背后指责说她没有公主端庄模样,又怎样呢,一样是皇上最疼爱的。

这种心思浮上来,满楼的泥猴子就不再有当父母的责备,见袁将军夫人抱起自己家的泥猴子,抱出她一身的泥,别人不敢跟,只让侍候的人抱起自家的泥猴子,去给他们洗且换衣裳。太子妃犹豫着,但已经让儿子弄上泥,英敏殿下学加寿,也一扎,把母亲衣裳也弄脏。

这就也扯起来,旁边全是屋子,有人摆上热水,各家清理泥猴子。

诗作,香已燃尽。

皇帝看过,阮家英明的最好最多,其次,是前科状元,再其次,是袁训和太子党们大学士们打个平手。皇帝颔首:“状元就是状元,阮英明,你果是有才!”

两行热泪,从小二脸上滑下。他心中解冰裂石般轰隆着,心结打得粉碎。很快,泣泪有声:“臣谢皇上,谢皇上!”

果是状元,果是有才,果,你小二本来在朕手中就是状元。这样一来,本就清楚高大进不过是安抚却不能相信的小二泣不成声,跪在那里忽然痛哭,痛哭出来一声,又怕失仪忍住,伏地身子扭来扭去以消心中纠结,要不是在君前,又要爆出笑声。

活似大蛐蛐儿。

“出去哭!没出息!你弄的笑话,朕早就知道!”皇帝严厉三分,把小二喝出去。他就是没有耳报神,也有加寿那几天在面前蹦跳,小手盖在脸上,装面罩人。

撵走小二,皇帝把靖远侯叫上来接着骂:“什么羞于见人!笑话!你当老子的,怎么不打他!”靖远侯在楼下也知道御口亲点,他的儿子还是状元。这不是小二一定在这里争状元,小二是逢诗社必争的人,总说名士才有诗,他争的是名士二字。

靖远侯不住叩头,他的儿子得解心结,此时要他以死报效也肯。“这是臣的小儿子,怜惜幼子,臣也知道不对。”

“怜惜幼子,”皇上咀嚼着,一干子皇子们把心提起来,以为皇上又提这话敲打他们,皇上眸光却转向中宫。

中宫旁边是袁夫人,两个人中间且靠后,是两个小木床。袁怀瑜抱着个香果子,袁怀璞在玩面具。

皇子们的心变成疑惑,袁训的心提起。

他的儿子,本来是为自己看视近些不愿意丢下,现在是必须带走。他不再“适才地想”,但谨慎不能抛。

寿姐儿已经让姑母神魂颠倒,再把儿子们丢下来,而母亲又是随性而活的人,她会由着姑母把儿子们也弄到宫里去,不是早有引子出来,加寿“吃醋”小弟弟,一定是眼睛里看住,才能避免别人背着加寿抱弟弟,加寿的眼睛看紧,那只能在宫里呆着。

今天这奢华,袁训已做好明天御史弹劾他的准备。耗费人力物力为他女儿,御史们一定会说,你袁将军怎么不辞呢?

君王无错,错的只能是别人。

女儿在宫里,已经和柳家扛上。儿子们再进宫,袁训想我是不怕,但满脑袋全是弹劾也无意思。姑母任性,小袁将军万万不能任性。

把心提到嗓子眼里,袁训都心生惊恐,皇帝金口玉言,千万,不要当众说出留我儿子!我家儿子不可爱,我家儿子很不讨喜。千万不要留啊。

皇帝的眸光,此时转到袁训面上,微微一笑,正要开口,“噔噔噔,”楼板响,有人边上来边回,太监公鸭嗓子:“梁山王奏折!”

送上一封打着火漆的加急信件。

皇帝拆开,笑上一笑,让都以为是边城紧迫的围观者略放下心。转瞬,信扔往袁训:“昭勇将军,你自己看!”

袁训接过,看上两行就心中释然,小王爷的这封公文来得是时候。梁山王笔迹,小王爷口吻,要袁训赶快紧急必须马上回去!

指两仗也就可以说紧急。

话头,现在在袁将军嘴里。他跪下,双手高举公文,有太监收走。袁训朗朗:“回皇上,臣愿明日携家小回去。”

“携家小?”

“吾皇隆恩,臣女蒙娘娘教诲,臣无以报答,唯有携妻子极早回去。臣侥幸,得梁山王爷、陈留郡王教导,又幼年有舅父辅国公养育,略有军功,不敢再提。”

太子殿下嘀咕,这里面怎么没有我呢?全是得王爷郡王和国公的力去了。

“臣唯早回边城,安顿妻子,臣幼年长大之处,盼幼子早早成人,早早报效皇恩。”

中宫似笑非笑,太子似笑非笑,他就不想留下孩子的意思。

皇帝打断他:“换个地方你儿子就长不成人?”

袁训从容不迫:“膏粱中生纨绔,刻苦才出英才。臣弃文官而从军中,就是蒙恩厚重,不敢不奔刻苦地去。臣子,自当和臣一样,边城苦寒,自小磨练,早早成人,不负君恩。”

皇帝装着沉吟。

他这一沉吟,中宫焦急之色上来。中宫手中扣着个筷子,就一根,随时想掷到袁训面上那手感。

皇帝不能再装,本来装是给中宫一个缓和,现在再缓和中宫眼看要发难,道:“好!”

脆响轻声,筷子掉落地上。有太监捡去,又送上一双新的。

“谢皇上!”袁训松一口气,这个头叩得格外诚心。起身,他的姑母是什么表情,袁将军看也不看。

他的女儿让他去烤鱼,袁将军赶紧下楼去,避开姑母一定很生气的眸光。

皇帝也松口气,他也不能再让今天的盛况再次发生在袁将军其它的孩子身上,毕竟他是国舅之子没过明路,而且就是这样借着加寿是英敏的未婚妻子名头,今天以后,还会有一堆的私下非议出来。

走吧,不是还有加寿留给中宫,还有这半个小镇,可以慰藉。要说不能如意,谁能完全的由着性子呢?

有时候完全如意,一半是由着性子,一半是给出的理解和包容。一半是加寿和小镇,一半中宫就自己包容吧。

“满上酒来,我们细细地再来看诗。”皇帝这样说,中宫也不好说什么,陪上笑容。

……

“呜呜……”河边树下,小二放声大哭。

他是状元了。

他数年的说着自己是状元,白眼儿也是很多。好容易等到一科,又撞出来一个高大进,让小二中得憋屈不已。

这就好了,他真的是状元了。这要谢皇恩,这要谢……寿姐儿才是。

小二从中状元,就只出房门,更别说别的举子们中了,互相酒馆里庆贺,小二从来不去。为加寿才不顾羞脸进宫,为别人,他把自己做成。

正哭着,寻思着给加寿再亲手做个什么才好,耳边有人笑话他:“哎,换个地儿哭去,这地方凉爽,我们要用来烤鱼。”

袁训带着人捧着东西走过来。

袁训乐不可支:“小二你还会哭?哈哈哈…。”

小二回他一个带泪鬼脸儿:“要你管!”又抹泪水:“寿姐儿要吃的?我来我来。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