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零八章,可爱加寿/侯门纪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加寿洗得干净,把身子塞到母亲怀里,由她用干巾帛擦干衣裳,间中不忘记和瑞庆殿下对着眼儿格格笑。

瑞庆殿下是过来“侍候”她梳头,见到加寿光腚裹着巾帛让抱出来,当她面换上衣裳,圆圆小肚子全见到,那是不笑白不笑。

换上象牙白绣樱红色花卉的衣裳,蹬着藕节似小腿不肯要裙子,玩起来不方便,宝珠给女儿只着雪青色绢裤,送去乖乖坐公主面前扎头发。

趁是空儿,宝珠凑到瑞庆殿下耳边,低声道:“本想着殿下大事办过再走,但请放心,路上我收到喜讯,我路上折回来。”

镇南王妃的身子,让宝珠也担心。本来她是想京里等着,可虽然袁训回话她不在酒楼上面,也料定姑母过宠孩子们的话,还是尽早离京为好。

这样一离京,如果镇南王妃好转,公主亲事日子不变,宝珠还真得路上返回。

公主飞红面庞,但对着宝珠并不十分羞涩,手中摆弄加寿乌油油的发丝,低声地回:“不多住吗?……如果好了,也只能这样…。如果不好,也只能那样……”

“我也给她烧夜香,盼着她早好。”宝珠心想这要是不好,守孝要三年。怕瑞庆殿下难过,正要打迭起安慰的话,公主又低低的回:“盼着好,是自然的…。要是不好,也母后身边多呆日子……总是好了,都放心,”

她能劝解自己,宝珠放下心。想着这个小姑子从十岁上认识,如今也要出嫁,心头喜悦,抚着肩头又说上几句悄悄话,问镇南王世子英俊过人,她可喜欢,逗得素来顽劣的瑞庆殿下噘起嘴,宝珠才轻笑着坐回去,看女儿梳头发。

隔壁的院子里,是英敏小殿下洗的地方。他由侍候的人给洗干净,换上衣裳出来见到母亲端坐着,只有一丝儿笑容。

在眼前这种情况,太子妃是要好好的说说儿子。“你是什么人,弄一身的泥,跟不懂事孩子似的乱跑,要尊贵,皇家体面都去了哪里?以后再不可以如此,”又皱眉怪上跟的人:“殿下再有此种举动,先打你们!”

她骂的,自然是太子府中跟进宫的人,于是他们跪下。英敏殿下养在宫里,还有一半儿跟的人是宫里的人,也就跟着跪下。

太子妃眉头更紧,她如今是想说点儿什么都不容易,又为了儿子,哪怕刚才是羞耻的,也强着要说他才行。

虽然她的儿子早就不乐意。

这就让人都起来,携着儿子走出两步,五月里天不碰什么手心都冒汗,何况还要牵着手。太子妃松开英敏殿下,边走边教训他:“你大了,身份与别人不同,自当的不和不懂事孩子玩在一处,”

她并不是明着说加寿,就她再不懂事,也不能在加寿正红彤彤的今天,和宝珠周旋到现在的日子里,说加寿不懂事。

太子妃说与别人不同的身份,指的是英敏殿下皇太孙的身份。说不和别人一起玩,是指别的皇孙们。

物以群分,才有高下。一样外观的甜白瓷盘子,由出产地不同,烧制的人不同,下的功夫不同,式样再相似,也是高的一堆,低的一堆,这就是身份不同的意思,太子妃所指大概如此。

但她的儿子才不理会,七岁孩子,正贪玩。御书房里开始念书,很会回话,嘟囔道:“今天加寿过生日,我们全要陪加寿。”

太子妃不说不陪加寿,而是道:“你要去陪皇上皇后,看着他们喜欢什么,就多说喜欢的话,”这本是一片孝心,也没有错,但英敏殿下不耐烦的很想打哈欠。

好在他大了,七岁了,看书了,才没有接着反驳,只走出这院门,拿眼睛左右寻找加寿。加寿要说烤鱼,她还不出来看着去烤鱼?

“格格格格,”加寿让母亲抱着,光着小脚丫子,嚷着:“就不穿鞋子。”一个是热,一个是加寿在撒娇,搂住母亲脖子,热与不热的,她和宝珠都不管,两个小脚丫子雪白粉嫩,伸出来晃动着。

瑞庆殿下手中拿着鞋:“不穿真难看,加寿你丑了!”

“好看呢!”加寿扮鬼脸儿出来,这样一晃,满头汗水又要出来。

英敏殿下哈哈大笑:“加寿,我来打你的脚!”把母亲丢下,就来抓两个肥白鸽子扑楞翅膀似的小脚,加寿吓得忙缩起来,又拿小手似忽闪风箱似的打他,两个人大笑起来。

太子妃还没有阻拦,她是呆寒着面容,僵在原地。

楼上吃多了出来散酒,皇上出来,有儿孙和臣子们围住。皇后出来,有女眷嫔妃们围住。太子出来……府中妾侍们围住。

都找荫凉地方,美人们争先恐后的说着什么,站在这里听不到嗓音,那莺啭燕啼的味儿却扑面而来,好似补妆粉用过头,窒息透不过气。

天热不是。

也更容易上火,特别是夫妻当众生分的太子妃。

她怒不可遏,又能怎样?她忍气吞声,这不是她。她束手无措,有点儿。她内心了无主张,有把子烈火熊熊燃烧,在夏日的午后再把她自己焚烧成灰般,让她原地一动不动,在这一刻面上血色褪去,尽是洁白。

她是美貌的,好似白玉美人,但却没有生气,木雕泥塑般。罢罢罢,她的内心灰暗厚重,此时还管什么儿子,怪什么丈夫。只想寻个清净地方,把今天熬到月升星明吧。

就看到袁将军夫人。

她抱着女儿,这天气她还真不怕热,在她怀里的袁加寿,这孩子真是活泼,活泼的……很。正在自己母亲怀里,和英敏胡乱打着。

“不许再打,加寿,你长一岁,懂事才给鱼吃。”宝珠说的也是懂事的话,但是她的女儿亲手怀抱着。

加寿扮鬼脸儿,扮鬼脸儿…。瑞庆殿下趁机把鞋子给她套上,加寿打得性起,又趁机蹬脱掉,再次解放出两只肥鹅下水似的脚丫子,笑得震天响。

这澡只能是洗泥的,要说汗,早就又湿衣裳。

英敏殿下跟后面去了,又有洗出来的皇孙们见到嚷:“加寿在那里!”一迭连声的也跟后面过来。加寿要吃烤鱼,并不是所有孩子都知道,但才玩得热闹,加寿似有无数玩的主意,就跟着吧。

太子妃是尴尬的,她定定神,就觉得袁将军夫人有心机,别人都不来劝,独她在中宫那里要为自己说情,她是仗着女儿受宠不是?这是左过去的心思。

再右回来,太子妃羡慕宝珠。说来可笑,她羡慕宝珠面上的笑。袁将军夫人笑得似盛开的木香花,香气四溢,又安宁安然。

她的儿子又在那里,太子妃又无处可去。去巴结太子,她此时才不肯。去巴结中宫,又不愿意再挤到女眷们中间,就也跟来。

……

大夏天的吃烤鱼,在午后的酷暑当中,这真是件“暖”事情。

袁训也为女儿,也怕热,而且他使唤的全是宫里的人,何必没事招心中骂不是,这就选在河边凉快地方,树下支起烤架,又有小二帮忙,一起烤着。

“爹爹,要烤好吃的。”通红的炉火,在午后的暑日中好似火焰山,看的人都觉得汗蒸腾,但加寿喜欢,没到地方就开心地大叫,在母亲怀里再扭几扭,宝珠和她一起汗珠子下来。

袁训温和地回答:“好,”抬下颔指个地方给宝珠:“那边古槐树下面凉快,请殿下们,再带寿姐儿去那里等着。”

那是一株古槐树,粗树干一个男人不能合抱,这不是移来,这种老树轻易是不离乡的,原就长在御花园里,盖镇子时盖进去,成了天然消暑好屏障。

原汁原味的小镇,拿出来的全是竹椅子,五、六十年代常见的那种。放在好几排,因要和英敏、瑞庆殿下同坐,宝珠抱着加寿坐到前排,把女儿揽在怀里,随身有秋香色绣美人扑猫团扇,给她打着。

夏天是走动时还觉不得,坐下来汗如倾盆雨。宝珠怕女儿热到,暗笑自己痴缠女儿。这一身一身的汗出的,自己尚且不好过,寿姐儿还能好过吗?

就让再搬竹椅子来,要把加寿放在身边打扇。

红花搬了来,加寿还不乐意,在母亲身上扭股儿糖似:“不要下去。”宝珠好哄着,再三承诺不离开一步,加寿才不情愿的单独坐下,但一坐下,觉得凉快,就喜笑颜开,催着母亲:“摇摇。”

英敏殿下早就是自己坐着,太子妃嫌热,才不会抱他。还有坐在后面的皇孙们,其中有几个学事的,也从奶妈怀里下来,自己去坐竹椅子,奶妈们在心里出长气,盼着寿姑娘多自己呆会儿,要知道这天热的,皇孙们都洗过,他们是舒坦了,但侍候的人都没有洗,不但没的洗,还跟在后面跑上半天,照看不摔倒,照看用饭,日头再一烤,和袁将军手里的烤鱼有味儿差不多。

他们也考虑到天热身上有汗味儿不好,进宫里带的也有换衣裳。但满身老汗换上干净衣裳,那是个什么滋味儿,而且换上就接着出汗,那滋味儿,好似蒸笼里蒸过的布,不管怎么洗,也是包子馒头味道不减。

总算寿姐儿单独坐下来,皇孙们就不愿意单坐,也全就坐。一个一个跑累了,洗的舒服,倚着竹椅子靠着,凉风一吹,眯起眼,闻着烤鱼香气,活似小老太爷。

最得瑟的小老太爷,总不免有加寿在内。

宝珠徐徐打着扇子,用帕子给女儿擦着她东扭西扭出的汗水,听着她使唤父亲。

“父亲,要烤得嫩嫩的哟,”加寿怎么会说这句,这是她以前吃过,还记得的话。

袁训回头笑,不耽误他手中翻鱼:“好。”

“小二叔叔,你要好好的烤哟。”加寿又去指挥小二。

小二笑嘻嘻回头:“加寿,你吃过我烤的鱼,谁烤的都不要吃。”他一杠子并不想打死这里烤鱼的太监宫女,只想打死袁将军而已。

袁训低笑:“让你好好的考,考得好,状元才是状元,你没听出来?”小二鼓起腮帮子,脚底下对着袁训就踹,袁训闪身避过,顺便把调料洒小二一身。

加寿喝彩:“好!”

宝珠忍住笑,轻推女儿鼓起的小肚皮:“小二叔叔要不高兴了,会不给好东西,你要夸夸他才好。”

加寿再嚷:“小二叔叔,你加油!”

袁训和女儿轻笑:“让他加油打爹爹?”加寿傻住眼,不会说了,曾有许多伶俐话儿,但这会儿累了,就嘟起嘴儿,老实的乘凉。

太子妃疲倦上来,她本就数月精神不佳,又进宫后遭受耻辱,受她民间说法叫亲家母的人安慰陪伴到现在。

她心里本没有宝珠,又不是凡事儿都大奸大恶,处事阴险的人,这就拘得自己难过。这地方也正见太子妃的本性,符合“人之初,性本善”那句。若是坏了心肠子的,也只利用宝珠,不会有半点儿尴尬难过和不安。

种种情绪冲突对立,一边儿憎恶宝珠抓住机会买好儿,买的不但是自己,买的应该是中宫等众人的眼睛,这是她一个人的想法。

一边儿又可怜巴巴的想要宝珠陪自己,两位亲家自定亲后头回见面,袁将军夫人她为了一飞冲天的女儿,也应该来讨好自己才是。

于是她又想宝珠陪,又觉得宝珠是奉承,所以她累了,与自己有关。

又有妾侍们今天全不要她,以前再会探病再会说奉承话的,游园是个机会,一窝风的跟着太子走。

跟风这事情,就是这样。没有人来兜搭太子妃,先出来的一个,难免让人鄙夷。而且她们进太子府为的是自己前程,什么是女眷前程,不就是在府中出头,就生生把太子妃撇下。

气、恨、恼、羞、涨……一起上来,在这能松泛的地界上,太子妃坐着竹椅子,总想打盹儿。

“格吱,”竹椅子响声,惊醒太子妃。她睁开眼生出抱怨,怎么没弄个榻什么的,也可以睡——那边有袁将军和状元公,不能睡——就又恨她的儿子,她一直想念,生下来他,只把他当成自己依靠的儿子,正和加寿哈哈笑着,小手打来打去。

看他极开心,太子妃更恨怨上来,生出看不得别人喜欢的幽怨。

鱼味儿喷香的过来,小二兴冲冲。按理儿,他不应该比袁训烤得快,但小二最会买好加寿。有心买好人,总会有办法。小二为了抢在袁训前面给加寿,袁训看着人支炉子放炭火,他先催着宰条鱼烤起来,炭火升起,他先用,状元又占鳌头。

“给,”小二能占袁训的先,笑得见牙不见眼。他甚至把太子妃殿下和公主殿下全忘记,今天加寿不是寿星吗?送到加寿面前:“寿姐儿,你先尝尝。”

加寿愣住。

在她进宫后听到的话里,是要先给皇上再给娘娘再给姑姑,英敏殿下总让加寿忽略不计。她还记得当着人时要这样,没有别人时,和在家里一样,全是加寿的。

而且就是给了皇上给了娘娘给了姑姑,也是好吃的加寿先吃。加寿对着小二的动作发呆,寻找着母亲求解。

宝珠嫣然:“宝贝儿,都在等你分派呢。”

分,加寿听得懂。就像大家排好队,加寿发面具了。她接过鱼,和派发面具一样,六岁的皇孙让她鄙视,这就转脑袋左右看着,把瑞庆殿下忽略,小手一伸,送给太子妃。

她斜倚椅子上,隔着英敏殿下,手臂伸不了那么长,但姿势无疑,眼神儿准确,乌油油眸子瞪在太子妃身上。

宝珠心花怒放,看我女儿多有眼色,更告诉女儿:“乖乖,你要站起来,双手送过去就行。”加寿就依言起身,送到太子妃面前,还是想先吃的,嗅一口儿,那小面庞陶醉在香气里,把鱼交出去。

英敏殿下嘻嘻,让加寿那嗅香气的陶醉带的大笑。而太子妃殿下,早在小二不给她时,她沉浸在自己难过里,并无见怪的心思,小二也说过,加寿今天是寿星儿,但加寿对着自己一摆小手,太子妃又窘又羞,说不上是懊恼还是把自己挤兑。

层层的,在心里好似高速路上撞车,撞击得她心里头酸痛涩苦,虽然没生出这孩子好生讨喜的感觉——她现在哪还有多余心情想这孩子好生讨喜——但也有自愧上来。

“你吃吧,”勉强的才说出这一句,嗓子眼里让什么堵着,透出沙哑。

加寿呢,是她要作什么,一定要成。摇头,把鱼还是送上前,侍候的人在太子妃后面接过,加寿最后馋涎欲滴的瞅那鱼一眼,小二叔叔烤的鱼真是香啊,回去自己竹椅上,“咕碌”咽下好大口水。

宝珠和瑞庆殿下愕然过,相视窃笑起来。

很懂事的加寿,回到母亲身边,就原形毕露。“摇扇子,”宝珠因笑才罢手,这就重摇起来。红花见到,料想宝珠也是累的,从旁边过来献殷勤:“小姑娘我来摇,”加寿嘟嘴儿:“不要,我只要母亲。”

红花陪笑退下,老实站回一旁。忽然想到万大同不知道去了哪里,红花最近怕见万大同,但有他救命之恩,红花其实很不想承认,很多时候发白日梦,想怎么不是别人救自己,哪怕换成上了年纪,犯咳喘的老王大爷呢?

那老王大爷都犯咳喘,红花姑娘就不想想,能去救她吗?这就是她不情愿的心思作祟。

但这是万大同头回进宫,红花万分不想关心他,又不能不万分的关心他,怕他出错,怕他贪酒,怕他……

小姑娘不要自己,红花就去回宝珠:“有会儿没见到万掌柜,他中午坐隔壁院子里和孔大爷他们用酒,没命的只是喝,我去看看。”

宝珠微笑颔首。

没走两、三步,袁训的鱼送到女儿面前。小二是随心所欲惯了的,不管公主和太子妃,但袁训却是一烤好几条,送给瑞庆殿下,送给英敏殿下,本来还有一条是给太子妃的,她已经有了,就一个给宝珠,一个给加寿。

宝珠给了身后的一个皇孙,瑞庆殿下也给了皇孙。

加寿捧鱼在手,口水滴哒哒,眼珠子骨碌碌转。父亲没有,母亲没吃,姑姑没有,加寿你一个人能吃吗?

口水涌满小嘴儿里,但还是站起来,双手捧着鱼到瑞庆殿下面前:“姑姑你先吃。”瑞庆殿下也就笑得见牙不见眼,咬上一小口,是刺多的鱼背那一面。

“母亲吃。”

宝珠也在鱼背咬一小口,甜滋滋儿的谢。最后是父亲,加寿仰起小脑袋:“父亲吃!”为了早出来吃鱼,省时候,这会儿是扎一个独的朝天辫子,脑袋一仰,辫子朝地,风中晃动,好似扫帚把子。

小小面庞,又似她初生时。

袁训没见过女儿初生时,一直以为遗憾,但今天他填补这遗憾,加寿这样子,童稚无邪,袁将军打算深印脑海中,一辈子不忘记。

他的女儿让他先吃呢。真好,但公主咬过的,袁将军怎么能吃?大手盖在女儿脑袋上,朝天辫子让开在手指中,两个指节夹住辫子,袁训含笑:“你吃吧。”

“咕碌。”加寿又是一口口水下肚,父亲用心烤的,不会比小二叔叔差。她又让小二,小二更摆手,公主咬过的,宝珠四表姐咬过的,小二更是无缘。

加寿就吃了,袁训让她吃鱼腹上的,大刺,不扎嘴。吃上几口以后,感受父亲还是深情注视,加寿想也不想,她小时候做习惯,从嘴里撕下半块鱼肉,握在手上送给父亲。

敢情她当父亲盯自己看,是和加寿送鱼出去又盯着那鱼一样。

英敏殿下瞪大眼,小殿下没出门还过价,继“太贵了”“不给钱”“这个不卖”以外,又惊奇,原来,还可以这样?

他迅速对母亲看过去,从嘴里也撕出半块鱼肉,但太子妃殿下在发呆,呆看袁家夫妻,没和儿子对眼睛。

袁训吃下去,打心里感动上来。忽然想到几十年后,自己白发苍苍,自己女儿还肯从嘴里省出来半口,他可欢喜极了。

在女儿小脑袋上再轻拍一下,让她坐下:“父亲再去给你烤。”加寿吃得头也不抬,只嗯上一声。

宝珠嫣然地笑,袁训转回身,加寿朝天辫子一点一点,是她啃吃时脑袋动带着晃起来。这一幕,扎痛太子妃的眼睛。

这才是夫妻,透着不言而喻的默契。她以前认为影响太子名声的袁将军,衣裳不能解,腰带领口全整齐扎裹,挥汗如雨,在炽热的炉火前面,为女儿耐心的烤着鱼。

通红的炉火,他专注而有棱角的面庞,不管怎么看,都是一个责任心极强的父亲,而不像一个龙阳。

太子妃没有反思自己看错了人,而是痛痛的泪涌眼眸。我是太子妃,我和太子才是夫妻,可什么时候有过这样缱绻旖旎的夫妻情意。

新婚的时候,也曾有过吧,太子妃早不记得。深记的,是中宫殿室里太子的勃然大怒。

有时候人对痛和恨,总记得比别人的情意要重。又自己不丢下,难过是自己。

心中,海啸般巨浪滔天,乱石堆雪卷起千层惊涛。骇涛下面,是如泣如诉的嗓音。我是太子妃,寻常夫妻情意,我是太子妃,寻常……

把自己搅糊涂,到底是太子妃呢?还是寻常夫妻情意。

是太子妃,仪容仪表当有风范。

是寻常夫妻情意,太子妃的架子就得抛下。

一边是太子妃,一边你不给我寻常夫妻情意,估计她肯说出来,也算英明天纵的太子殿下听到,也和她一处去糊涂。

龙卷风似的心头,让太子妃坐不下去。竹椅上好似红烙铁,袁将军为女儿用心烤鱼好似一块一块加着炭火,太子妃愤然,太子几时这样对过我们娘儿们?她要离开这里,离开这让她痛苦不堪的地方。

加寿纯出自然的让给父亲半块鱼肉,提醒太子妃什么是自然,情意这东西本是真感情才有境界,太子妃怒了,我在这里为他们装体面,我若今天不来,岂不是又塌上一角儿,不不不,要离开。

愤然起身,把离她最近的英敏殿下吓了一跳。握住手中半块沾着口水早就凉了的鱼肉,早就想问母亲吃吧,又加上此时迷茫,喃喃地道:“母亲,你……”

“母亲累了,回去歇着,你不许贪玩,玩上一时就回去吧。”这是太子妃的口吻并没有错,但英敏殿下总觉得少点什么,委屈的应声是。

太子妃又板起脸交待跟的人:“不要让殿下太由着性子,”在这里还算今天给面子,道:“他不是寿姐儿,他大了,明天还要念书去。”

众人起身,送她离开。直到她走开良久,英敏殿下手里攥着半块鱼肉,才闷闷不乐的送到自己嘴里。

这块鱼肉还能有滋味儿吗?英敏殿下嘴里干涩起来。

好在他小,并不懂什么是因心情不好而引起的味同嚼蜡,而且旁边还有加寿在。加寿哈哈笑,一天吃下许多东西,没半条鱼就饱了。

这就自己不怎么吃,撕下来喂给姑姑,喂给母亲,喂给父亲,也到小二脚下,好似颁发宝贝:“小二叔叔,给。”

小二喜欢得浑身没有四两肉,吃一口好似龙肚凤胆,也不过就这滋味。

加寿再回来,父亲那里又讨回一条鱼,烫,二丫捧在盘子里回来,这时才把英敏殿下想起来,撕一条送到他嘴边,加寿似笑容天真无邪,不容抗拒:“吃。”

英敏殿下吃下去,说也奇怪,加寿喂的这条鱼肉一上舌尖,鲜美立即打着滚儿而来,说不出的甜美。

“加寿,你也吃。”英敏殿下还有半条鱼,已凉了的,撕到手中觉得鲜香已收敛,正觉得给加寿不对,加寿早把个小嘴儿张开,小脑袋往前伸着,咬到嘴里。

两个孩子哈哈大笑,女眷们从另一边逛来,加寿来了精神,叫二丫儿:“走。”一溜烟儿的到了中宫面前,撕下鱼肉,竭力掂脚尖:“娘娘,吃。”

那油污的小手,才换的衣裳袖口早脏,手指上挂着雪白和焦黄是外皮的鱼肉,总透着邋遢,但中宫娘娘不嫌弃,反而很开心地吃了,喜不自胜:“还是加寿最疼我。”

得了意的加寿又给曾祖母,又给祖母,她这会儿完全是享受自己给别人的快乐,在她脑海里还存着老侯身影,四下里找着。

老侯明了,拽住同行的大学士和靖远侯等人:“我们停下。”不敢出来。寿姐儿那鱼肉是给娘娘吃过的,老太太和袁夫人吃也就算了,老侯是个男人,他知趣躲避。

还是让找到,“太爷爷,”加寿和二丫跑来,又看到皇帝。加寿犹豫一下,在她最近烙到小脑袋瓜子里的,全是先敬重皇帝。这就弃老侯奔皇帝,到了面前,玩得开心,还记得行礼,不敢撕条肉给皇帝,从二丫手里接过盘子,整盘子给了皇帝。

老侯等人看得清楚,大学士和靖远侯一起凑过来,低声道:“娘娘之功不可没也。”这全是中宫娘娘的功劳才是。

跟随皇帝来的,不是全都喜欢袁家的人,也就对袁加寿是持怀疑态度。只怀疑,人家闷肚里不说。加寿如果有错的地方,他们也不会客气就是。

此时就抚须感叹:“娘娘慧眼识人,袁小姑娘果然是天姿聪慧,又得娘娘面前教导,果非寻常。”

其实加寿就送了条鱼,而且送鱼以前,送给许多人过了。

皇帝大有颜面,他为照顾中宫念孙心切,把加寿留在宫中,也是要看老臣子们面色和听话的,这条鱼送到面前,大有扳回来一局的喜悦,俱在面上。

加寿跑开,催着父亲又弄条鱼来,这回把老侯找到,老侯抱着她寻个地儿坐下,让她在膝上,好好的吃下去半条鱼,也油了胡子。余下半条,不甘心的大学士和靖远侯分吃。

寿星又满场跑,把皇孙们全带动。十七皇孙,就是小*让糊住的那个小小的孩子,让奶妈抱着,跟的人端着鱼,去寻他的父亲九皇子。

小手送到面前,九皇子笑得合不拢嘴:“这孩子多孝顺啊。”心里完全清楚这是跟谁学的。那个始作俑者到处跑着喂人鱼肉,都看在眼中。

十一皇孙寻到他的娘,他的娘一激动,泪水都下来。她就没经过这个。她没经过这个,是等下她转回家里,一样不许她的儿子用手拿菜,和以前一样,她可怎么能经过呢?

在这里,却是天大的颜面。十一皇孙的娘半天嘴都没有合住,就笑去了。

这就人人夸加寿,人人赞加寿,加寿加寿的,这名字真好,对古人来说是个讨口彩的名字,都问袁夫人怎么起的名字,袁夫人含泪——孙女儿这样的懂事,袁夫人早在心里感爱丈夫无数遍——告诉道:“这是祖父早就想到,可怜他早早的没了,还能知道有加寿。”

中宫也红了眼圈。

老太太在这里,就成有眼色的,打岔开,只说加寿加寿,多叫几遍,好好的加寿。

众多的加寿嗓音里,加寿吃饱了,也跑累了,小肚皮鼓鼓的在竹椅子上睡着。在她旁边,英敏殿下也睡着。加寿把一只脚伸到他腿上,是个蹬他的姿势,欺负惯了的。英敏殿下小手搔着加寿脚心,已停下来,呼呼入睡。

……

当晚回去,大家各自心情,但有一点,兴奋劲儿都没有消退。

“哈哈,加寿,哈哈,”文章侯夫妻在客厅上笑声震天,有忠实听众,他家的老太太和三太太,听得如痴如醉,老太太懊恼:“早知道不限人去,我也应该跟去。”

三太太叹气:“是啊,我也应该去。”

掌珠在房里,出宫到洗过,晚饭钟点儿刚过。陪上一天,应该是累的,但心中炽热,无奈坐起。去找韩世拓最近的信,看过轻叹。

对掌珠来说,叹气颇不容易。她叹的是想让丈夫早些回来,以前不回来,信中解释过。怕夫妻同房,掌珠有孕,让御史弹劾。这就要满服,路上早走几天,到家里也就是日子。而且三年满服,虽有父亲是长孙,曾长孙也要亲临祭奠。

从没有盼过丈夫回来的掌珠,深切的盼着他早回。有了,生个像加寿那样的可爱孩子,像加寿那样摇一脑袋朝天辫子,咧着小豁牙,跟着一屁股皇孙们跑着,竹马刷得青石板“格哒格哒”,掉落一地青竹叶,在日头下面,日头如金,竹叶青翠,让人油然心喜。

加寿从进京,就没有怎么和姨母们亲近,但这一回留下深刻印象,包括她握鱼油污的手指,都是可爱的。

夏夜凉爽,掌珠却把自己想到头发涨。像加寿那样的……而客厅上笑声,已转个方向,到二太太家里。

“哈哈,加寿,小猴儿……”三太太现学现卖,听众是二老爷夫妻,四老爷夫妻。四太太听到加寿一脑袋上首饰,就气得出去一回,别人都不走,又进来听,听到加寿的铺子,又气得出去一回,在外面念叨:“路过的神佛啊,让那个得意的得针眼吧,这样的得意,离遭灾不远吧。”

让里面笑声吸引,又进去听,听到加寿的得意事,就出来,忍不住,又进去。好似烙饼,一面儿熟了,翻过来,烙另一面儿,另一面儿又差不多要糊了,再翻过来,又烙另一面儿,这样如是几番,饼外面不焦,里面熟透。

四太太就这样把自己的心烙得热腾腾,掌珠是想要孩子睡不着,四太太是气得睡不着。

常府。

玉珠把红烛点起,握住往床前去。烛后是她胜过烛光的红晕,常五公子跟在她后面,低低地笑:“会比加寿还要可爱?”

“加寿已经足够可爱,能和她一样可爱我就满意。”

这两位,也是想要孩子的。

南安侯府。

用过晚饭,老侯就回到自己书房,一生不和的妻子虽已去世,老侯也没换回正房。让人挑亮灯出去,取出白玉扳指,一个人再次着迷的欣赏起来。

他的胡子在烛光下面闪光,洗得干净。加寿喂鱼,弄他一胡子,狼藉得没有人见到不笑,成了老侯背着人偷吃鱼的证据,但他欣然得意,因为这是寿姐儿心里有他,顶着脏胡子直回家里,小半个时辰才洗净擦干,重有光彩。

好扳指啊,和皇上手里的一样。老侯满意的叹气,别人心里有自己,他还不端着吗?到他这个年纪,早就识君恩,也识情份,别人心里有我,我也要有别人。

不能把小袁抓到面前细细絮叨,就把扳指再看一回,回以情意。

雕刻的纹路,出色的刀工,是一个工匠手中出来的,老侯却生出一个念头,刻我这个的时候,比刻皇上那个要用心吧?

不然怎么越看越喜爱,爱到骨头里。

他正爱着,门让推开,大老爷走进来:“父亲,我睡不着,想和您说说寿姐儿在宫里。”今天太欢喜,大老爷忘记在外面言声,推门而入,也不能算有什么,但迎接他的,却是父亲目瞪口呆,见神见鬼似的神色。

把大老爷吓了一跳,急忙走过来:“父亲您中暑了?”走来看视,却见老侯飞快地收起一个东西,这东西大老爷进来时就看到,是个白玉扳指。

大老爷失笑:“父亲收着什么好东西,还怕我看,您放心我不要您的。”又猜测:“这是留给恒沛的吧?”

南安侯爷钟恒沛。

老侯支支吾吾,让撞破又不愿意给他看,恼羞成怒:“你进来怎么不敲门!”大老爷见他动了真怒,诧异着更不明就里,陪笑:“门是虚掩的。”

老侯无话可说,自语道:“难怪我说有风,原来没关紧门。”板起脸,把已塞到袖子里的扳指再塞紧些,大老爷道:“我已看到。”

而且猜到:“您信中说过小袁给的,就是这个吧,”好奇心大作:“是什么好的,要藏起来,给我看看吧。”

老侯黑着脸取出来给他,钟大老爷接过惊叹:“好水头儿,好雕工,”最让老侯担心的话出来:“这跟皇上白天戴的,说小袁从石头城里弄来的一块玉上出来的吧?”

他的爹给他一通教训:“就是怕你问这句,你偏问!就是怕你眼睛尖,你偏就说出来!”逼着儿子发誓:“不说出去我有这个!”

“好端端的,为什么不让说?”大老爷奇怪:“要是我,白天戴出去,也能和皇上多说几句是不是?”

老侯火冒三丈,几十年没打过儿子,站起来一巴掌拍到大老爷额头上:“不听话是不是,看我打你!”

大老爷退避三舍:“好好,”乖乖发了誓,但也有一个好处,可以讨在手上百般的赏玩。玩着玩着,有一句话浮出心头。

告辞出来,径奔书房,那里放着往来家信。翻上半天,找出老侯旧年里来的信,信上果然有这一句,是钟大老爷适才想到的。

“……石头城大捷,将军得白玉,匠人巧做成,凡亲戚者俱受赠,国公得者,不如我者多矣。国公又云,我得者,不如他多矣,虽钦差也不能断案,此系疑案,可留千古……”

钟大老爷还想到旧年他们兄弟看过信,都去信袁训,凡亲戚者俱有,伯父们的几时送来?袁训怎么回的已不记得,现在也不去翻找旧信,只是自言自语:“这小子,也没有做错,皇上太子自然是先孝敬,余下的想来没有,就不给我们了?”

凡亲戚者都有,大老爷觉得这句甚是模糊,可以推敲。但君恩永远在上,他又没有皇帝用爱人之眼,看出袁训和中宫的相似之处,也就放下信,没有多想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