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零九章,酱鸭与白光鸭/侯门纪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这个夜晚欢乐漫延,加寿和英敏、瑞庆殿下分钱的时候——铺子里拐走皇孙的钱,不多,也可以分一分。梁山王妃叫来她的独子媳妇。

王妃笑容热烈,带着讨好:“媳妇啊,袁家的孩子多好不是?”世子妃跟上:“是啊是啊。”王妃笑眯眯:“那你想不想有一个?”

梁山王是独子,世子妃过了门就让盯着生孩子,没出门子前就曾想到,并不以为奇怪。

家里就婆媳相依相伴,谈不上羞涩夺门而出,世子妃点头:“想。”又笑道:“还和袁家定下亲事呢,以前我还有担心,今天看过加寿,姐姐是这样的,妹妹也不会差,我回来就想,孩子有在沈家前面,母亲,咱们就早早定下袁家的,让沈家靠后。”

梁山王不在京里,劳苦功高常年征战,皇后从不忘记,在皇帝唤臣工们时,让人接来梁山王妃婆媳同乐,把加寿的可爱处尽情看在眼里。

小王爷总想压小沈将军一头,世子妃也不比他差,可见是夫妻,早有共性。

听过媳妇的话,王妃心满意足,唤一声:“我的好媳妇,袁家就要离京,你也跟去可好不好?”世子妃愣住。

她是没想到。

王妃担心,怕媳妇不肯离开家里,家里诸事更舒服不是。劝道:“不然怎么有孩子?我就一个儿子,你呢,守着我,无子难免冷清。当年我有你丈夫,也是去看王爷才有的。”这些话张口就出,是早想好。

絮絮叨叨的:“……加寿,这名儿真好,我们的就叫个添寿吧,是我怕你吃苦,不肯早打发你去,看袁将军夫人,一守丈夫就是好几年,这就有儿又有女,两个小小子,我抱着,真舍不得还给她……有人叫你母亲,还能进宫和加寿玩,本朝不止一位王爷,我们算是头一份儿,加寿在宫里要人玩,自然是我们家头一个,”

这位把她孙子当成加寿的陪伴,她居然没想到。只想劝媳妇答应,只想劝她跟宝珠一样,守着丈夫吧,就有孩子,也落个好名声不是。

今天凡有头脸儿的,必须有头脸儿的,才能抱袁家的双生子。

今天进宫的全有头脸儿,但是中宫还是分出个高低,不是所有人都让抱。中宫只要脸一低,人家也就不敢上来抱。

梁山王妃是可以抱的那个,又没有孙子,喜欢得抱住就不松手,而且不怕热。

双生子少见,都想抱抱沾个喜气,自家也生双生子。袁将军夫人宝珠的好名声,就从这里出来。和丈夫不离不弃,她是袁家的功臣不是,因生孩子生成功臣。

一对肥头大耳的孩子,此时还在梁山王妃面前晃动,她回来不到两个时辰,相思就快成病:“要是我的,我就无憾,”

“我去,”世子妃赶快答应,再不答应,她的婆婆就要泪珠儿弹,想别人家孩子想的。

王妃喜出望外,反而没了话,瞪直眼睛对着媳妇,眼睛里一圈一圈的晃动着涟漪,中间全是喜色。

忽地身子一跳,略胖,带着笨重楠木椅子“咕咚”一声,把世子妃吓得心肝儿一颤抖,她的婆婆已到面前,热泪盈眶握住她双手:“好媳妇,你若生下儿子,就是我家的大功臣!”

只看王妃这劲头儿,让人疑心当年她的婆婆也曾这样对过她。

世子妃好在憨厚,不是掌珠那样心思多的人,没有多想不生儿子怎么办这话,让婆婆怂的也落泪,抽泣道:“母亲放心,我也想有孩子啊。”

手上一空,王妃把她抛下,似乎得着媳妇的真心话,她的人就可以此时不管。颠颠儿的出去叫管家:“收拾箱笼,准备路菜,取好布料出来做衣裳,选跟的人,”

一个没有少说。

世子妃比王妃清醒,啼笑皆非出来:“母亲先别嚷,咱们还坐下商议,我去可以,要我等到生孩子也可以,只是我住哪儿,先给我找个住的地方吧。”问道:“公公常年不回来,在那里总有个下处,母亲可先去信让他们收拾来,我到了也就方便,以后您盼孙子,不怪我随身侍候,我住上三五年的,不得儿子不回来也可以。”

梁山王妃顿时就蔫。

以世子妃想王爷几年不见得回来一趟,在那里自然有服侍的人,姨娘是什么品性,一个人难免为大,世子妃是个性憨的人,也能想到这一条,是她出身镇南王府,是个有妻妾的地方。婆媳说话,都忘记一件事情。世子妃的生母,镇南王妃病重在床,当女儿的哪能走开。

王妃蔫蔫的,却还是第二个才想到她的亲家母病重,她先蔫的,是世子妃的话。

“唉,”唤着世子妃重回去坐下,刚才的精神没有一半。王妃强笑,先把亲家母想起来:“我把你母亲忘记。”

都说镇南王妃过不了夏天,但因为公主的亲事在她家,凡是亲戚又都盼她撑过夏天,宫里更是奇药异方不断,几个太医川流不息每天去看。

世子妃就道:“母亲想来无事,昨天我看她,还能喝下半碗粥。”催着婆婆:“您都说了,何不对我说个明白,您的话我越想越对,要有孩子就得我去,明天我去告诉父亲母亲,问问他们的意思,也让母亲把病撑过去,也许有我在外面她挂念,系得她还真的能熬过这关。”

憨憨地一笑:“也许让我去也不一定。要是让我去了,今天就把边城那里,该交待的告诉我。”

梁山王妃就说起来:“提起来你公公在外面,也是伤心事一件。他年青离京,和我成亲没呆足假期就走,我为求子,只能撵去看他。你说边城有房子,何曾有过。”

“那公公和我丈夫他们不打仗时,住在哪里?”世子妃惊讶。

“几位王爷里面,皇上独对咱们家信任。你公公也知君恩,几十年里回家的日子十只手指数,用不完。不打仗,他们就住军营里练兵,我知道你的意思,是说那里有缝缝补补的人,何曾有过?全是老兵补,全是家人们缝。”

厅上摆着玛瑙碗琉璃盏名贵家什,但来源从没有这么清晰的在世子妃面前走过。世子妃不知说什么好,以她锦衣玉食的日子来推想梁山王父子住在军营里,跟住马棚差不多,干巴巴地无法子劝,还是想到自己身上:“母亲,我去也住那里吗?”

那里可全是男人,世子妃这话没说出来。

“我是去过的,也曾想过置个宅子。你公公让我不要置办,说他只有一个家,就是我在这里,就是他的家。而且,”梁山王妃往厅外看看,低下嗓音告诉媳妇:“办下宅子就要有侍候的人,有侍候的人就难免让皇上生疑,又办一个家。你也知道除去各地方兵马,京都护卫以外,兵权几全在你公公手中,他这也是去疑心不是,我明白了,就不想办宅子心思,当年借住的辅国公府,你呢,现放着亲家袁家,索性的,我把你托给袁将军夫人,她怎么样,你就怎么样,她吃什么,你就吃什么,”

当祖母的为求孙子,犯痴病不少见。

梁山王妃凝住一朵笑容在嘴角:“一生两个大胖小子,那里水土一定养人。”

“咚咚咚!”

厅外传来皇城中更鼓声,把梁山王妃从话中惊醒。见媳妇认真在听,她苦笑:“这是我想的,还是算了吧,明儿去看你母亲的病,你早睡吧,我也早睡。”

世子妃送她回去,总觉得她的背影有佝偻,就更把婆婆的话存在心里。第二天婆媳去探病,梁山王妃和镇南王妃说话,世子妃单独去找她的父亲镇南王,把婆婆的话说出来,镇南王却是愿意的,但想到妻子重病,不敢轻易让儿女离开,有怕最后一面见不到的意思,就让女儿等候,说晚上和妻子商议。

当晚,就急急唤梁山王府世子妃回来。灯烛下,镇南王妃面色蜡黄,却告诉女儿:“没有儿子你可怎么行?不是我病了,去年就有打发你去看小王爷的心思。既然你婆婆提出来,又考虑周到,还有袁家可以同路去同住照应,我的孩子,你别管我,只管去吧。”

世子妃哭了一回,回去告诉梁山王妃,梁山王妃大喜过望,第二天带着世子妃宫中呈给中宫,中宫也就答应。

消息传开,连家尚家包括所有儿子在军营的人家,都把媳妇叫过来好一番劝说。到了晚上,出京二十余名的太子党里,有一半的人愿意随袁家去,这就收拾起来,和宝珠通声气,问她怎么走,要是车马,就大家安排起车马,要是船,就大家安排起船,都家里有,都急急办起来,好赶上袁训夫妻离京的脚步。

在各家见天儿的忙乱中,老侯不慌不忙地,和昨天一样,在午后走向宫门。

……。

老侯自回京后,钦差的差使算交卸。本来是个闲人,但这几天,在从加寿生日的第二天起,就每天往宫里来。

午后日头暑热,老侯青色道袍上沾满汗水。他此时来,并不奉召,也无有宣。手拎一包子鲜果子,走得悠然自得,在外宫内站住脚,往皇帝夏日见臣子的宫殿看过去。

宫殿丛中,不过一个角儿,要走过去,要转几道门,闻无数香花才能见到,老侯并不过去,每天只这里眯眼看看。

邹明总从他背后走来,低低地笑:“铁头御史在里边儿,还有陆御史等人。”老侯略作颔首,邹明又忍俊不禁地低声:“小袁这个东西,早几年我就知道他要炙手可热,这不,让弹劾了吧,我是半点儿不奇怪。”

在这里,老侯才会慢慢说上一句:“物极必反呐,这是个理儿。”说过,就不再看,准备走开。袁训在加寿生日当天都猜自己免不了让弹劾,第二天雪片似折子飞到皇帝案头,弹劾袁将军教女无方。

袁加寿才两岁,家里但凡有活泼而又六、七岁以下孩子的,都有家中从此无宁日的经验。有些一直到十几岁,还是闹腾的。

孩童童稚,求知和好奇并重,见到什么都想碰,又没有自制力,又遇到由着她的家人。这家子由着孩子的家人,还和一般由着孩子有区别。

皇帝都不干涉加寿的活泼,是他也知道袁国舅的病体。一个夏天还要盖被,不敢穿薄夏衣,在夏天稍有风寒就要病的人,中宫由着加寿也就不奇怪。

由着由着的,就由出弹劾来。老侯暗笑,如果这道折子由他来写,应该写袁将军生女无方,教女这事情,这不是弹劾中宫娘娘?

皇帝无家事,弹劾娘娘就弹劾娘娘吧,于是太子妃也就不能幸免。太子妃在中宫殿室中的失仪,会记档的,凡宫中发生之事,都会记档,当皇帝说不记时又例外。但遇到铁头的官员,他照记不误。

年初才以“告老”名义丢了丞相官职的柳老丞相,也就不能幸免。

袁将军的两岁孩子,都教女无方,何况是几十岁的太子妃,柳老丞相也就中枪,又让御史扯进来。

这两拨子,一个弹劾袁训,一个弹劾太子妃,并不系出一组,但实在热闹,你弹劾来,我弹劾去,皇帝偶得半日闲,这两天就能烦死。

往内宫门去,浓荫幽静,繁花如织。斑驳日头只从树叶间隙中流出,暑热让挡在外面。老侯微微笑着走着,暑热消失,凉风袭来,他心有所感,回了回头。

这一回头,老侯一愣。

两出子人见驾后刚出来,从背影能看出一帮子是铁头御史,一帮子是陆御史等人。铁头御史姓林,专一的弹劾袁训。陆御史和常御史好,加寿生日那天常御史——玉珠的公公——在宫里,把太子妃举动全看在眼里,他不出面,当晚就找到陆御史,第二天专一弹劾太子妃和那倒霉不当官又让扯下水的柳老丞相。

弹劾袁训的自然弹劾不动,但他们不管。

弹劾太子妃的也没有想把太子妃拉下马,就是皇帝面前也有劝谏的,不见得是拉下皇帝。

御史,就是正风气的,弹劾有理,上意允不允就是皇帝的事情。、

今天想来皇帝没有如他们的意,也许可能还有斥责,就两帮子人都走得带着沮丧。有一个人的身影,带出老侯的惊奇。

秀才有方步一说,当官的人有官体一说,走路和挑脚汉子们不同。御史们的沮丧只在他们微略的背上,脚下步子还是丝毫不乱,迈得周正。

就显出这个人的脚步不同,全无章法。

给老侯的第一感觉,这是个家人。再看他衣裳,也确是个家人。但就是家人,老侯知道自己家里的家生子儿,打小儿在府里长大的,没有一个是这样的步子。新入府的家人,过上半年也就改变。

无事他走得粗野,哪个主人会要他跟出去。

再看这个人能跟进宫,老侯诧异住,这是哪家的?就在此时,电光火石般一闪,老侯吃惊住。这个人他见过!

他一定见过的!

前面的那个人也有感觉,回过头来。侧脸儿转到一半,让铁头林御史给阻挡,说上一句什么,老侯就只看到他的侧脸儿。

青衣小帽的家人打扮下面,他的面容愈发的熟悉。强烈的逼迫感扑天盖地而来,却还是想不起来。

内宫门上,迎接的太监已候着。哈腰笑道:“寿姑娘和老太太等着呢。”老侯暂且丢下来,随他进去。

加寿在廊下站着,看贴墙根摆放的大缸里睡莲亭亭。咧嘴儿一笑:“太爷爷,”小跑过来接老侯手中的果子。

宫里什么都有,但全是上好的。老侯去年就给加寿带东西回来,知道她的喜好。大街上略酸的果子,看着不好看宫里不会要,却好吃的,总获得加寿青睐。

小手伸过来,握住老侯的手,一同进去,见殿中悄悄无人,帷幔垂地后面,隐有笑声。一旁的偏殿,老太太走出来,加寿带着二丫去收拾果子,老侯悄声问:“在里面呢?”

“在。”老太太悄回。

那帘子后面笑的,奶声奶气,那是袁训的两个儿子。

老侯不再问,在他昨天坐的地方上坐下,没一会儿加寿出来,老侯开始讲故事:“这个甘罗啊,小小的年纪,就自己当家了,父亲也不在身边,母亲也不在身边,祖父也不在身边,祖母也不在身边,不像寿姐儿,父母亲不在,还有曾祖母在身边,寿姐儿就比他聪明,”

加寿听得入神。

“那个司马光,嘿,会砸缸,不过加寿你可不能学他砸缸,那是调皮孩子。你呀,要同他比比,父母亲走开,你也不哭,加寿不但不哭,还会送是不是?”

帷幔后面,中宫侧耳听着,踱步回来,另一边凉榻上,袁怀瑜和袁怀璞张手张脚,袁夫人问道:“如何?”

“他倒有心,先来告诉加寿不要哭。”加寿不哭,中宫红了眼圈。知道劝不好,袁夫人就笑话她:“又不是不回来,再说不是把寿姐儿给了你。我呢,送孙子回去,也就回来。”

一个一个的都离开,虽然还回来,也让中宫愤然:“他们自己会带吗?”

“不是有你找的奶妈?”袁夫人好笑。中宫无话可回,长长的吁出一口气去,似自语:“这个孽障,就会和我作对。”

“啊,”袁怀瑜出来一声,袁怀璞也就跟上:“哈,”也是一声。中宫顿时把孽障侄子抛到九霄云外,抱起袁怀瑜掂掂,笑道:“你是老大,长子与别人不同,我要多疼小的。”把袁怀瑜放下,抱起袁怀璞掂掂,这就无所求的满足神色:“这个也胖了。”

帷帘外面,加寿还在听故事,故事主角已变成加寿。

“加寿能干,加寿说,父亲母亲一路顺风,”

“一路顺风,”加寿软软的学着。

老侯语带鼓励:“还要说什么?”

“嗯,要对小弟弟好。”

“就是这样,”

小嗓音在偏殿中一声一声出来时,那让念叨的一对父母正在家里伏案。

案几旁,宝珠研墨,袁训在执笔。在他手中铺开的,是一张奏折纸。最后一行字写完,袁训不满流露:“这是怎么了?我忙着收拾行李离京,还要为太子妃和柳家申辩,我呢,谁为我申辩。”

袁将军嘟囔:“我也让弹劾不是吗?”

“那是你的亲家,”宝珠哄着他,见袁训又是一写完就横针也不想拿的样子,自己吹干奏折,收拾好,拿出去叫出红花:“打发个人,这就送进宫去。”

趁这个空儿,袁训早跑到榻上去凉快。榻在窗下,他带着睡下就不想起来,面庞伏对下,让宝珠取凉茶过来:“写这种折子把我累到。”

“宝珠哪里有空儿,宝珠还要收拾东西。”宝珠这样说,还是亲手倒碗凉茶进来,看着袁训喝完,把他揪起来:“一起去看收拾出来的东西。”

“又要往城外去?”袁训望向院子,家里不热,但外面必定炽热满天。拗不过宝珠,而且东西真的要看,袁训边起身边道:“全怪姑母,”只说这一句,又让宝珠堵回去,宝珠道:“快不要这样的说,这是姑母的情意。”

又道:“你还要抱怨,我更不知道怎么对同行的连夫人尚夫人他们解释。”

夫妻出来,袁训上马,宝珠上车,一同行到城外。码头上,停着船。大船,船上足可以装下一、两百人。

三只大船,让袁训叹气:“这幸亏是我同你一起回去,假如我中间走开,你一个人带着客人们,可怎么把这些东西运回山西。”

“袁将军,袁夫人,”

隔壁是几只中号船只,相邻可以过来,几个管家过来,感叹道:“你们倒运几大船的东西回去?”管家也是同样的吃惊:“说下了码头还有几百里路,这得多少车才能运走?”

袁训气闷,宝珠掩面轻笑。

姑母没留成孙子,就弄几条大船运袁怀瑜和袁怀璞这一年里用的吃的戴的东西。梁山王府的船也停在这里,也不过就一只大船,就装得下东西。

“这哪里是回家?这像带人回去打架,再不然是贩东西的。”送走管家们,袁训蹲在船头上嘀咕。码头的草丛里,有一个人蹑手蹑脚的走开。

……

离码头五十里的地方,有个镇子。凡往京里去的人,到下午怕赶不上城门关闭,就在这里歇脚。因此不是太大的地方,却繁华热闹,人来人往。

客栈高挑着幌子,酒楼上人满为患。在这种热闹里,并没有影响到后院一带柳树下的幽静。

小小的院落,只有五间房,住着十几个人。上房只住一个,正在桌旁凝思。

他生得眉目飞扬,顾盼间英气流转。带着干练,面容上是风吹日晒的微古铜色,有时候也作微红。

常走路的人气色好,和关在家宅里养尊处优不同。

福王殿下,又折回京中。

正在和一个人说话,言词中带着怒气:“不除掉他大事难往下进行。”

“王爷,留着他皇帝才不起疑心。当前要除掉的人,却是昭勇将军袁训。”在他面前坐的,白面微须,是个书生打扮的人。

福王沉吟不语,白面书生笑道:“王爷不信我的话,去看的人也就回来,看看他是怎么来回话。”

院外日头往西沉落,才有一个人回来,正是那从码头外面走开的人。他一进来,福王和书生都看过来,听他回道:“一共十五只船,四只大船,十一只中等船只,都往山西去。而且我看到袁将军和夫人往船上去,我走的时候他们还没有下来。”

抬手让他离去,白面书生笑道:“如何,管七今天从宫里出来,已查明这船只是宫里出来的,三只大船单送袁将军回山西,这赏赐过了吧?”

“他不是生个好女儿吗?”福王神色含糊的,显然并没有听从书生的话,把袁训放在当前的头位。

书生呵呵笑了,试着此开福王视线:“王爷您出自皇家,应该知道能有非常宠,必有非常事。依我来看,还是从袁家下手。”

福王索性把话挑明,他面露阴毒:“但不把他叫出来说个明白,我怎能甘心!”书生还想再劝,福王长长叹息一声,叹得郁郁的,似不能解开。

他都这样的烦恼,书生也心中难过。想福王殿下怀有大志,颠覆皇朝,再立新朝,就在他事情有起色的时候,万万没有想到出了一点不对,那一点不对,好似清水盆里滴下墨汁,这墨汁不但没有让清水化解,反而给清水给重创,让福王殿下至今不能进京,不敢进京。

福王当初离京而去,一心创立自己的大计时,千算万算没有想到会有这一点差错出来。

人太过闷着自己也不好,书生强笑:“真的不能释怀,那就见见吧,只是他肯不肯出来,却不知道。”

“他敢!”福王怒容显现:“他敢不出来,我就挑明身份,和他拼了!”

“王爷!大事为重!”书生不得不断喝上一声。喝过,还要对外面看看,毕竟这里是客栈,虽然很安全。

福王的怒气,在他喝声下渐渐消失,呆呆对着地面,好半天才闷声的道:“陶先生说得有理,大事为重!”

怅然深深在他面前浮现,大事为重啊!

陶先生也叹气:“见见吧,料想他为了他的荣华享受,也不敢不出来。”往外面走去,道:“我让人去知会他,说几句狠话,让他一定要出来。”

“先生止步,”福王叫住他。

陶先生停下来,还是有惊喜的:“如果不见,其实最好,他已经变了心,再说什么也无用处。”他以为福王改变主意。

福王扯动一个僵硬的笑容:“已经让人去告诉他,只怕就要到了!”

陶先生大吃一惊,才刚他还答应福王去见,现在他却油然生惧:“王爷三思,这是京里。而且您在暗处,他却是在明处,处处受皇帝监视。王爷,要是让皇帝发现他是假的,”

福王冷笑:“他敢吗?”

陶先生哑口无言。

院外有人走来回话:“王爷,他到了!”福王长身而起,他的一举一动,无不透着长久在外的利索,拿起剑,外表也是普通的那种,往外面走去。

陶先生愣上一愣,怕福王有失,还是跟上去。福王直奔院门出去,陶先生却在院子里叫出人来:“准备好,有什么不对,我们就要离开!”

不久前好不容易才劝走为儿子死而回来的福王,又因为皇帝一场宴游,以为有可乘之机而回来。

福王这次回来,更按捺不住心头怒气,一定要见……陶先生只能跺脚:“最好不见!”但还是追了出去。

……

镇外有一处密林,水深草高,到了晚上还有野狐子叫声,白天也很少有人往这里来。福王带着人走到这里,见到前面露出人影,摆摆手,跟来的人退后,只有陶先生不放心还跟上去。

草丛里走出一个人,白白胖胖,胡须刮得一干二净,正是京里的那位福王殿下。

两个福王一照面儿,都咬牙切齿互相瞪视,像不共戴天的几世仇人一样,随时可以分出你死我活。

林虽深,也有日光打下。就没有日光打下,两张面庞对上,不一样的地方也就一目了然。

福王瞪住福王。

一个好似肥白鸭子,去毛洗净那种,面颊涨得鼓鼓的,带着不愁大鱼大肉那种,这个想来就是京中王府酒色财气中的福王,他的眼敛下面,还带着微浮肿,是昨天色多了。

而另一个,精干健壮,长年在外,长年在马上,面上有风尘,面颊上紧绷,肌肤是健康色,这个,就是在外奔波为自己建立新朝努力的福王,好似晒干的酱鸭子。

白鸭和酱鸭,五官哪怕一样,也一看就能分出。

酱鸭福王怒不可遏,手臂有衣衫内有力的鼓起,看这力气随时可以扑上去把白鸭福王扼死,陶先生及时握住他手臂:“王爷息怒!您是和他说话的,不是和他生气来的。”

白鸭福王冷笑:“就他?他也不敢杀我!”把脑袋一昂:“杀了我,你敢进宫去见皇帝!你敢用你这张晒成乡下人的脸去见皇帝!”

下巴抬着,又把酱鸭弄一肚子滔天气出来。

真福王恼得眼前金星直冒。他全是让对面这只雪白鸭子给害的!

他们是远亲,假福王姓韩,与文章侯府的血缘更近。血缘亲里出一个长得相似的不少见,假福王在十岁以前,就让太妃选中。

太妃为儿子选替身,是没把儿子扶上位,对以后的担心。皇帝之所以没发现,是太妃那个时候还能遮点儿天。这个替身早早就长在福王府中,一直只模仿福王,很少出来见人。直到太妃去世,福王为图自己新皇朝而离开京中,假福王才真正的出现人前。

假福王也有野心。

珠宝、王爷大轿、美女无数……除去福王留下的几个忠心老人以外,别的人不明就里,都对假福王言听计从。

假福王在花钱之余,还有几个人在耳朵下面耳提面命,当着人他是祖宗,关上门老家人们才是祖宗,于是他用了十年以上的功夫琢磨怎么长保住荣华,还真让他琢磨出来。

在萧仪出生后不久,真福王再次离去,他一走就是经年,有时候两、三年不回来,假福王借儿子庆满月,把老家人请坐一桌,他亲自倒酒。

满月那天,宫中也有人来贺,前面厅上是客人,后面厅上请老家人。一壶酒全都药死,假福王也倒地让人救起。

当时无人敢查此事,还以为皇帝暗中下手。皇帝让人查过,最有可能药人的是执壶的福王,这个可能让忽略,假福王从此高卧在府里。

又有王妃与福王是夫妻,外人看不出来的破绽,夫妻床第间一定能看出,生萧仪时,假福王让她大出血而亡,府中从此任他逍遥。

萧仪是福王的亲生子,小小年纪就生出鳞角。他在外面推动的顺利,与他的生身父不无关系。萧仪不曾出京,他的生父也不敢见他,就一直埋怨父亲无能,到死不知道那不是他的亲生父亲。

萧仪死于福王刀下,福王的荣华让他破坏,又怕他吐露什么,要株九族,不宰他才是怪事。

华阳郡王满月,福王死了一堆家人。消息传开来,真福王知道后,已有两个月,等他奔回京都,又是数月。

不到半年的功夫,足够假福王把自己养成白白胖胖。他明知道真福王风霜苦,而且以前真福王为求逼真,有家人看着假福王练拳脚,看着他在外面晒日头。

这下子无人管束,除皇帝召见,他天天把自己关房里不出去,除年节必须王爷出现外,皇帝一年也见不到他几回,而每一回见,总是养得肥白,只一个肌肤色泽不同,真福王从此流落在外,他倒成假的那个。

又肌肤精干,这一个却肥肥肿肿,俨然就成两个人。

全是这只肥白鸭子害的。

酱鸭恨声:“你也只能在王府里呆着,除了这,哼哼,别的休想!”

雪白福王真恨:“劝你赶快把铺子金钱全数交出,不然我去皇上面前举报你!”

真福王长年在外,他也留着一手。他的铺子钱,由老家人照管。假福王以为药死老家人,钱尽数归他。但等到一查账目,才知道很多铺子不上府中账目,把老家人的房子几乎拆成碎片,也没弄到他想要的钱。

但好在还有常例钱在,后来宫中照例的赏赐,别人有的他也有,王爷体面还能维持。

两个福王都向对方恨之入骨。

“你杀我妻,杀我子,有朝一日,我一定吃你的肉。”真福王怒目。

假福王威胁:“别以为我找不出铺子,那在你的名下,我若是能查…。”

真福王不怒反笑:“你怎么不去查!”

皇帝对福王忌惮,福王没有实权,户部根本不买他帐,不帮他查看。

这两个人见面就掐,一句正话不说,陶先生头疼。先劝酱鸭:“王爷,您有要说的,就赶紧说吧,不然咱们就回去。”

明知道他没有说的,不过就是叫出来泄泄愤。

又对白鸭子板起脸,这是个假的,都看不起他。

“劝你自重,好吃好喝,绫罗绸缎里呆着,不要再生事情才好。”

这话说的陶先生自己都觉得牵强,就是陶先生自己,也有杀白鸭子的心。

仪殿下是他亲手所杀!

他亲手断了福王的子嗣。

福王殿下在儿子出生后就被迫不能回京,不得不别想出路。皇家血脉,自有傲气。在外面又纳妾室,却不能忘怀王妃,又生儿子,却总觉比不上在京中教养长大的长子。

萧仪是七殿下!

却是实际上的第一个儿子。

陶先生深深叹气,他都想上前把白鸭子宰了,何况是身为亲生父亲的酱鸭福王呢?陶先生心想我就说不要见是不是,抱住自家的酱鸭求他:“王爷,咱们走吧!”

还真的不敢杀他,留他迷惑皇帝视线。

而假福王早有言在先:“我前脚死,后面就有人进宫去告密,不信你试试!”

一心要见假福王,也不过是威胁几句,骂上几声,暂出心头气。

月儿上枝头,假福王怎么回京再或者不回,只有他自己知道。而真福王没有回客栈,而是在外面等人手到齐,远望京都月下明亮,又看儿子埋骨处,打马离开。

他不警惕,早就让抓起来。

不防皇帝,也得防假的那个,代替自己享受府中一切的那福王。

为了他的皇帝梦,他放弃的还真不少。

……

月色悠悠,老侯敲开袁家大门,神色谨慎:“袁将军在不在?”袁训就要离京,只怕外面三请四请的不好说。

孔青笑道:“才用过酒回来,您来的正是时候。”听到袁训在,老侯反而有点儿慌张,跟后面进去,孔青早跑进去回话,袁训和宝珠一同迎出。

小袁将军面色潮红,酒劲儿没醒:“祖父到了,宝珠备酒去,我们再喝几碗。”老侯心事重重也一笑:“祖父这两个字叫的好,以后就这般的称呼我吧,你还别说,我没有一个孙子有你出色。”

到了宝珠这里,就中规中矩:“舅祖父请房里坐。”夫妻把老侯让进房中,宝珠亲手去泡好茶。

袁训摇摇脑袋:“这么晚了您来一定有事情,等我醒醒。”一句话飘过来:“听过我的话,包你醒来。”

袁训嘻嘻:“您说,是上山打虎,还是下海擒蛟,我这会儿就想清醒,就是醒不过来,打一架也许能醒。”老侯凑到他耳朵根上:“我在宫里见到山西的混混!”

嘣!

袁训一惊,骤然醒来,眼睛微睁:“什么时候的事情?”

“下午我去给寿姐儿说书,见到一个人好生熟悉,没看到正脸儿,直到刚才我才想起。他跟在林御史后面,是他跟进宫的家人。”

袁训紧紧锁起眉头,喃喃道:“为了我?为了福王府?”

“不为你,你带着宝珠也要小心!”老侯道:“我没有证据,要在宫里查,还得你去。你不要大将军功绩就晕了头,就把袁二爷给忘记。”

宝珠恰好此时要进来,夏天是竹帘子,在外面听到,把茶水给红花捧着,让她不要进来,二爷一步迈进,脆声问道:“谁找我?”

袁训借着酒劲头,什么都不怕,嗤笑连声。宝珠站到他旁边,妙目流动:“我的差事不是,是我的就告诉我。是来寻仇的,还是来找我攀谈的?”

老侯来前是揣着小心,但见到这夫妻二人年青好时候,胆气正浓时,浑然不怕,也心头解冻,呵呵地陪着笑了出来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