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一十一章,姐妹述齿/侯门纪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能看见,还能看见吗?”加寿不住晃动脑袋上辫子,这是瑞庆殿下说的。在听到加寿那句:“不哭哦,”中宫潸然泪下,公主都想流泪,就出主意:“晃你辫子吧,就能看到。”加寿就晃起来。

可她看不到父母亲身影,宫门离殿门是远的,又有花木遮挡。感觉那衣裳影子都见不到时,加寿小嘴儿一张,随时会哇出来,“加寿!”

英敏殿下跑回来:“我来哄你,不哭哦!”把个猴子面具往脸上一戴,英敏殿下还有点儿开心。加寿这就和自己一样,没有父母亲送东西来,而且自己还有父亲太子来看,加寿是祖母和小弟弟都没有了。

殿下特地讨一个时辰的假,从御书房里跑回来。

加寿泪眼汪汪:“不哭哦。”中宫忍无可忍,把她接到怀里。只有加寿是自己的了,又招手让女儿过来,揽住她肩头。英敏殿下傻住眼,想我呢?中宫柔声:“英敏,”英敏殿下跑过去。

加寿在中宫膝上,英敏殿下挤到加寿身边,瑞庆殿下依着中宫肩头,看上去好温暖,老太太却看出中宫满心的可怜。

加寿格格一声,带着眼泪笑了,推开英敏:“挤到我脚!”英敏殿下在她脚上打一下,也哈哈:“缩起来。”

这又欢乐有了,老太太施一礼,手中有个拐杖,是进宫后赏赐的沉香木拐杖,中宫不答言,老太太也没有等中宫答言往外走去,昨天说过的,今天送到城外码头上。

中宫不能送,老太太送,中宫的心也随着去了。

……

宫门外,车马成排。随宝珠走的女眷们全是先于宝珠进宫辞行,她们是去陪丈夫求子的,皇帝欣然,说道:“如三军将士全如此,也是幸事。”古代不计划生育,孩子越多越好。对皇帝来说,全是生产力。

这话也只能说说,穷人家哪能看得起。去个边城褚大有马,还走上半年。妇孺无力,走到无人荒野处还有劫道的,看得起也不是轻易就去趟看丈夫的。

但可以鼓励,如历朝历代,都反战。不愿意家人去打仗的很多。京眷有些举动,皇帝亲自召见,勉励良多。

老太太最后一个出来,车驾这就驶动,走在街上好不惊人。

十数家女眷,带上家人小子,行李幸亏早上船,不然摆开可以一长街。还有送行的,父母亲戚有一半陪着进宫,还有一半在码头上,等他们走过去,长街才通畅。

码头上人山人海,跟赶庙会似的。呼女唤媳,百般交待,这一去最快也明年回,没有要紧事情,不会提前回来。有把奶妈都找好带上的,只是这奶妈在候有孕再候生产时,天天无盐汤水保证奶水不断,也是件不容易事。

六月里天,热死狗。不挤都是一身汗,何况这一堆人。老侯在树下挤帕子,一汪水出来。董大学士抱怨袁训:“活脱脱弄出大将军送行,也是我不好,昨儿家里见见就得,我凑趣跑来,这一身汗,跟才从江里捞出来的死狗不远,”

“他带的娘子军。”老侯把帕子展开,上面已有汗渍。

“借过,借过,”小二耳朵上夹着笔,手臂抱着纸,从人堆里挤过来:“祖父们,做诗来。”董大学士瞅瞅他:“小二,你又精神了,但我看还是上个月脸上多只手顺眼呐。”

老侯接过,分发塞大学士怀里:“你就做死狗一条,我来做娘子军出征。”

娘子军们总算上船,互看不是脱了脂粉,就是汗湿胭脂。宝珠主管事,安慰她们:“船舱里备下热水,船开请更换衣裳,船上风大,晚上从来凉快。”才让娘子军们安心。

船就要开动时,艄公解缆,掌珠、玉珠都哽咽出声。文章侯夫人劝着她们:“大将军回去就加官进爵,你们要喜欢,不要把行人的眼泪全招出来。”

掌珠哭道:“宝珠就这样的走了,那加寿呢,她把寿姐儿生生的丢下来,”

玉珠也哭道:“宝珠狠心,加寿那样可爱的孩子,她竟然不陪在身边。”

这两位从加寿过生日那天开始,就见天儿的想孩子,这就只想加寿的心情。

拐杖捣地响上两声,安老太太出现在后面,把掌珠玉珠的话听到耳朵里,绷紧面容:“快别加寿加寿的,再招人喜欢,也是宝珠的!你们两个,一个满服了,一个见天儿就湿!再不许湿,生孩子是要紧事!”

眉头促起,却是得意语气:“知道我为什么不走吗?”

“为加寿才留下陪她。”掌珠忙道。

安老太太撇嘴:“这还用说吗?为你们两个我才不留。”在这里老太太又向往起来,山西那地方多好不是,这不是为加寿才不再回去。

但总有遗憾,老胳臂腿还行,本不用拐杖,但娘娘赏赐下来,就见天儿扶着,好似官员上朝要戴乌纱,王爷上朝要有梁冠一样,这是老太太足以夸耀的一处,其实身子骨儿没那么差。

但山西再不走一趟,明年后年的,也就不能再去了。

好在另有重要事情,就是看着掌珠玉珠生孩子。老太太说着怒目上来:“寿姐儿都会讲古记儿,你们两个呢?膝下空空,还偏有面目出来人前送行!还加寿加寿的,今年再不给我生下孩子来,我拿拐杖打你们!”

文章侯夫人心花怒放,这合她心意。

玉珠悄声嘀咕:“不是为加寿才留下的,这就成了为我们?”老祖母以前孤涩余威犹在,玉珠大有当不起之感。

掌珠也怕祖母在码头上骂没有孩子,怕别人笑。就道:“这不是您孙婿他不在家?”一个人怎么生下孩子?

安老太太更怒:“你当我是作什么的!好孙婿没走的时候,我就让他全办妥当!”在这里得意。掌珠也嘀咕了:“又好孙婿了,不把别的孙婿堵到墙角里不能见人,就不行吗?”

“好孙婿给萧二爷去信,萧二爷你现在总知道是谁了?”

掌珠很想翻眼,那不让人待见的孙婿顶头上司呗。她不耐烦回老祖母这句又贬低韩世拓的话,好孙婿是大孙婿顶头上司的座上客,那大孙婿估计墙角也不用站了,扔院子外面位置合适。就不回话。

“知道知道,”她的婆婆兴高采烈回了话。

听到儿子就要回来,文章侯夫人这个喜欢,又有媳妇妹妹今天离京,来多少王公贵戚,梁山王——手握兵权的那个——王妃亲临,对袁夫人婆媳千拜托万拜托。

她把媳妇交给袁家,还有一份儿大礼送上。

让她猜对,老太太下一句是:“就要回来了!”狠瞪掌珠,骂她从不客气:“让你厉害,你倒厉害到给我生下双儿的,我算你厉害!”

掌珠难堪上来,忙去看一旁的三太太。

三太太后悔在加寿进宫没跟去,这送行不是进宫,一定要来。手舞个帕子不住的叫着:“姑奶奶,路上早起早睡啊,”

活似她家姑奶奶上路。

掌珠松口气,看来没听到祖母催逼孩子的话。不然,这面子上下不来,以后可怎么立威管家?

刻意不去看的地方,是文章侯陪着二老爷夫妻。

这一对怎么也来了?掌珠不理他们,他们也不理掌珠。

文章侯对二老爷道:“看看,来着了吧?今天这里倒有多少官员,二弟,求官不把气带上。”二老爷搔头,难得在长兄面前低下声气,说他的话对。

而二太太呢,也对宝珠摇个帕子,眼角瞄到掌珠,气又不打一处来。

宝珠百忙中还是会过二太太,闲言饮茶,也算愉快。宝珠恳切地道:“谁家父母姐妹,不想出嫁的女儿有亲戚们疼爱,”但二太太冷笑,看看我们的管家奶奶,她一个人就能顶天立地,她不要我们,当我们是添乱,妨碍她荣华进取才是。

粗大笨重的铁锚,在船夫的号子声,十几条船一个一个的拔起。一乘快马过来,上面有个小子高声吆喝:“列位爷让让,让我过去。”再对着船上长呼:“袁爷慢行一步,我家公子这就到了!”

宝珠认得,太子党们认得,柳至的小子。

宝珠忙命船夫:“暂不行船,还有人要来送行。”袁训在旁边出怪相:“等什么等?哪来的功夫等他!”

让宝珠白一眼:“你不想等是吧?进舱去,我来会客。”

说得袁训一笑,取笑道:“怕你会不好,说不得我陪着你。”惹得宝珠笑话他:“哎呀呀的,你别陪着我可好不好?”宝珠咕咕笑着,双手扶面颊:“让人怪难为情的,好人儿,求你进去吧,”

“你爱逞强这就不好,”袁训说得煞有介事,他偏不难为情:“没有丈夫陪着,你能一个人生孩子,一个人管家,但会客这事儿,是不能的。”

夫妻说笑中,几乘马两辆车疾驰过来。“嘎!”众人视线中停住,柳至跳下马,后面车上的仆妇们过来,前面车上扶出柳夫人,跟车的管家们,又从后面车上捧出礼物。

“哗,”

有人惊讶。

柳至和袁训以前很好,家里出事以后,袁训当街打了柳至的爹,虽然一巴掌,这也是打爹之仇,放在计较的人心里,比苏赫的杀爹仇次一分半分的,这是计较的人。

爹让打了,还和打人的好,柳至可以让人骂傻子。袁训拒不陪礼,柳至和他是真的来火,这事情就外人想像中是烈火上浇油,就太子党们知情人来看,也叹气他们以后怎么办?

袁训今天走,苏先约着长陵侯世子,让柳至来送行。但过来后,见柳至不在也不奇怪。此时柳至夫妻双双到来,太子党们先松口气,尽情诧异的只是带来的礼物。

整齐,用红布盖着。

苏先,先开了心,心想柳至这是想通,虽然送给打爹仇的人礼物众多,让别人看着难免有议论,但兄弟们好了,是欢喜事。

走去拍打柳至肩头,又让妻子和柳夫人见礼,大笑道:“你来得恰是时候,再不来,他就走了。”

低低的一句:“以后,让小袁慢慢赔礼不迟。”

袁训在柳至父亲面前是个晚辈,晚辈就是受个委屈什么的,也就那样。这是指古代,现代的年青人不论这些。

换成以前,柳至听到别人提到袁训打他的爹就要恼,今天却胸有成竹,对苏先侧耳朵笑:“放心吧,这个头他磕定了。”

苏先倒愕然住,什么时候底气有这么足?

见柳至夫妻上船,宝珠见礼物丰厚,总有摸不着头脑之感,此时在船上无法回礼,就想到山西小镇上,备办好些礼物再送回来。

堆上笑,和柳至夫人见过礼,应该男一起,女一起的说话,却见柳至笑容满面,对着自己也走过来:“弟妹,一路顺风,到地方来个平安信儿,也让我夫妻安心。”

袁将军准备拱起的手,放下来又尴尬,百无意思的去揉自己鼻子。又无人和他说话,一个人喃喃自语:“江风好大。”

“袁兄!”小二总是理他的,在码头上大叫。手里舞动着两、三枝笔,墨汁滴在额头上几点:“你的诗还有没有了?探花,急才的袁兄,趁还是安乐地儿,不是将军铁马金戈,好做诗才是道理。”

袁训眉开眼笑,这就不孤单寂寞了。旁边宝珠聊得热闹,“弟妹,路上经过地方县城,这里好吃,那里好逛,不要辜负……”

袁训心想我也热闹了不是,我来酝酿几点诗句,头一句就是:“有人相送不相逢,”你送的是我,可你的面儿对着哪儿呢?

柳夫人忍住笑,见宝珠也是忍笑模样,柳夫人来向袁训说话:“山高水远,又有伯母婶婶和侄儿们同行,叔叔辛苦,再祝叔叔再建功绩,再树军威才是。”

袁训的诗就让搅和,不过他很是满意,学着柳至模样,抓住柳夫人不丢:“嫂嫂,等我再回转京来,咱们好好的论论庚帖,说不定,是我年长也不一定。”

他的话一出来,柳至对宝珠的话风就变:“弟妹,你是个从不坑蒙拐骗的人,有一说一,不打虚诳。弟妹你实在,无事不翻假案子,就是翻,庚帖现摆着,八字儿在上面,还能翻出来什么来?”

宝珠严肃,把笑憋得严丝合缝,一点儿不出来。

“伯伯说得是。”

礼物全部上船,柳至夫妻下船。跳板收起来,袁训露出满意,叹口气:“这就清静。”

江水哗哗,柳至是没有听见,要是听见了,还不跳水过来和他打上一架。

岸上的人送行声中,小二最跳脚。

手挥才得的诗:“袁兄,看看我才做出来的……下个月起诗社,把命题给你寄过去,将军戎马倥偬,别忘记斯文……”

“哈哈,满耳江风俱是诗,状元果还状元才!小二,这就别了,”袁训在船头上拱手为礼,风吹起他的衣裳乱舞,他的人钉子似伫立不动。

缓缓的,对着码头上人,打下一揖。

今儿顺风,眨眼间船出去老远,但小二嗓音还在耳边:“袁兄,你我当年说过的话,全都有了,”

当年,小二拍着胸脯:“你敢中探花,我就敢中状元。”

今年,状元果是状元,探花中过探花。

人远了,宝珠露出笑容,看表情就似要打趣袁训和柳至见面,但她的丈夫是急才探花,笔下不差,嘴头子也不饶人,抢先一步:“小二好样的,只可惜姓余的见不到,不过姓余的官职再远,也有皇榜张贴,他的脸色一定很好看吧。”

姓余的以前也是个名士不是?

说得宝珠黑了脸,一拂袖子:“你又提他!”走上几步,又不忍心上来,主要是让袁训说的:“我说你呀,得空儿让他回来吧,他是小城里温暖地方长大,你把他打发到偏远的地方,也有几年,让他早回来吧,如今儿子也有了,还吃的哪门子醋。”

宝珠手中没有全国地图,也不像现在有什么各处人物风情的书,写得详细。袁训说的地名儿,就是万大同也不知道。

万大同去的地方,只对生意有利,太远了货再好,也得能运出来的他才到,他不知道余伯南那地方叫好或是不好。

以宝珠在边城住上几年来想,偏远地方,总是苦而寒冷,就和掌珠玉珠认定宝珠呆的地方,诸般不好同理。

袁训就笑了:“什么苦,什么寒?地方温暖,奇花异草最多,远的地方,就一定苦吗?”抚上宝珠肩头,和她同进船舱。

……

加寿到下午就委屈上来,午睡起来,也不去打雀子,也不御花园掐果子。贴墙根种上睡莲的玉石大缸,也不去司马砸咣当,蔫着小面容,噘着嘴儿垂脑袋坐着。

女官嬷嬷们还要哄她,是老太太叹气:“这孩子想爹娘,*辣的离开,她的爹娘又把她含在嘴里都怕化,我们寿姐儿,在山西的时候,独一份儿,样样依着她,和在娘娘面前一样,就是这会子离开娘娘几天,她也会想着才是,何况是她那把她宠上天的老子,”

老太太眼前又出来掌珠身影,心想等不省心的这个有了孩子,大孙婿不把孩子顶在头上,一定拿拐杖打他。

都要像好孙婿一样的疼孩子,才会出来加寿这样的出息小人儿。

老太太本就偏心,这就更偏心到加寿身上,就是掌珠亲耳听到这话,都不会奇怪。

女官嬷嬷们就都不劝,但不时走来看加寿,小小孩子以前多活泼,她一说话,整个宫殿全是她一个人的嗓音,加寿醒来,淑妃那里都能听到。

淑妃和加寿一样,住的全是中宫娘娘的偏殿。但加寿的偏殿和娘娘宫殿相连,好似寻常人家正房的侧间,或耳房,不过这耳房可大了去。

淑妃呢,住的偏殿,和正殿并不相连。

听不到加寿说话,淑妃也想到加寿离开父母,走来看她。一看乐了,对守着加寿坐着的老太太道:“这么个小孩子,也会忧愁?”

“会呢,”老太太就缓缓叹着气,把加寿在山西多么多么的得宠,一家子人没有不依着她的话再说上一遍,加寿听进去,走去曾祖母身边挤着坐下,二丫跟过去打扇,加寿歪着小脑袋:“还有呢?”

很是入神。

“你父亲回家,就把你抱在手上,抱着不丢,”老太太呵呵说着,淑妃也听进去。忽然伤心上来,她没有孩子,中宫让她进宫,皇帝并没怎么临幸,淑妃也并不以有宠有子为幸,她此时伤心,不是为孩子,是为她的家人。

她记不得她的父母是不是这样?就难过不止。

按理应该走,又舍不得走。加寿不时的问:“还有呢?”有了笑容。老太太全知道,她是跟着宝珠在山西,为生加寿才去的,门门儿清。

“你父亲陪你玩,陪你钓鱼,陪你爬高,什么都陪你,”到最后,老太太和颜悦色:“所以他走了,寿姐儿你不要伤心,让你父母知道,他们岂不更要伤心?再者,娘娘疼你,你要让她喜欢才好。”

“好,”加寿软软的答应着,这才恢复过来。

半个时辰以后,“咣当!”暗自伤心没有出来的中宫吓了一跳,才要怒谁这么不当心,又省悟,喜欢了:“是加寿在外面?”

“回娘娘,公主和寿姑娘在砸缸呢。”,在扮演司马光。

玉石大缸已经让加寿和英敏砸坏两个。加寿没力气,英敏殿下砸的力最重,但主使砸缸的,只能是加寿。

中宫笑容满面:“好好,让她们砸吧,别伤到自己。”中宫也就恢复,就是那宫里的缸遭了殃。

……

江面上,十几只大中船浩浩荡荡,颇有出征气势。中午热,宝珠没请女眷们过船同坐,晚上码头上驻船,当地县官上来巴结过,宝珠让请女眷们过来,最高的一层,似高阁,四面用纱挡住,摆下大桌子,同坐相聚。

纱是上好的珠纱,红灯笼点起,纱上美人儿画壁影影绰绰的好似皮影儿戏,让周围船只上人喝彩,但挑起昭勇将军袁字样,也无人敢造次。

别的船上,更挑起梁山王府,兵部沈家等等,家丁护院无不精良,足以吓得别船退后三尺。酒过三巡,袁夫人就去看孙子。这是她的宝贝,她袁家的根,她天天守着才觉得好,也无人奇怪。

余下,这就全年青女眷们在座,宝珠让斟上江水里湃凉的酒,亲自执壶笑道:“这样的相聚以后还有,但如还有京里,诸嫂夫人弟妹,对我们来说可就难得。”

大家全笑了。

全是为人媳妇的,也有像宝珠一样趁心如意的,但宝珠亦要管家料理饭食,年青媳妇自己宴游,让人知道要说不雅,亦是贪玩。

“是难得。”都附合宝珠。

宝珠道:“所以痛饮上几杯,记住今天好时候吧。”

诸夫人们说有理,喝干杯中酒。

宝珠又执起壶,离席笑道:“还有一句话,又不知道当说不当说?”夫人们都笑:“她今天话多,听她又说什么?”就让宝珠说。

“丈夫们论他们的年纪,据说现在也没有论清楚。这以后称呼上来,若是错了,再改也难。不过这样,我们十几个人,单独论齿,排出次序来,或姐或妹,以此呼之,同住同行,倒也方便。”

梁山王世子妃头一个赞同:“这话有道理。”目视同席的人:“以后大家同住,难道你们见天儿叫我世子妃不成,这样不好,”又憨态上来:“我呀,婆婆送我来,和你们家长辈想的一样,但我母亲呢,”

想到母亲还在病中,世子妃戚容露出,不等众人劝,又自己展颜:“母亲拉我的手,说她一生都想出去走走,才嫁给我父亲,还以为能见识关山好月色,没想到我父亲几不出京,是个太平王爷,母亲说抱憾,让我去到,好好的逛,咱们逛去,可如袁将军夫人说的,论个称呼出来,也就好相伴。”

女眷们互相看看,都露出笑容。

她们是全是绣楼上长大,在家从父,出嫁从夫,根深蒂固。这思绪不能说好,但她们从小到大是有人陪伴有人提点。

怎么走怎么坐,在家有父母,出嫁有公婆。

没出京以前,虽然带的家人丫头众多,也担心孤寂。家人丫头在她们眼里,不能算家人。心思,全依靠在袁夫人婆媳身上。想着袁夫人是个长辈,又有宝珠是能独自守着丈夫的,有事儿可以请教,才安心上路。

但出京这么一天,都是快乐的。

这里面有在家里分担家事的,这就没了婆婆没了妯娌,自己船上唯我做主。还有在家不管事的,以为自己出门儿不能自主,但江风爽怀,水鸟为伴,油然的生出人最原始的向往自由的快乐。

无拘又无束中,看着同伴们也格外和气,格外的想亲香。

笑语声出来:“这样儿好,”

“我呀,应该是最年长的吧?”

“也许是我呢,”

叽叽咕咕中,袁训走上来。

上面全是女眷,袁将军就和万大同孔青在下面甲板上用的饭,万大同和孔青还有护卫船只的责任,很快吃完。听到上面笑声不断,袁训过来看视,见宝珠捧着双龙戏珠壶,立于一旁只嫣然,忙道:“竟然你不会斟酒,还是都不赏你的脸面,这是我想到,还得我来帮你,这酒才饮得下去。”

女眷们全乐了,宝珠把壶塞他手里,回座笑道:“恰好少一个倒酒的,这就来了。”坐下就吃口菜。

袁训看看,他成站着的那个,笑道:“真的不给我座儿?”

“没有没有。”女眷们掩面都笑。

这大席面,可以坐十几个人不止。但女眷们加上宝珠,恰好十二人,再有袁训,就成了单数。小沈夫人在家里也最淘气,道:“依着我,给他个座儿吧,咱们,”在这里想到,只顾着乐,还有镇南王妃病重,有世子妃在座,她肯来已是给宝珠面子,不能带着她一起宴游,这样不好。

世子妃憨是憨的,人情世故也有。

知道小沈夫人是尊重自己,更不肯委屈大家。道:“所以我来以前,对袁夫人说过,恕我不能终席,但不来陪你们,这是不可以。沈夫人有话只管说就是。”

小沈夫人欠欠身子,眸子重新欢欣:“让袁将军坐下来击鼓,花我们就传了,听听鼓点儿吃上几杯,也就去睡了。”

都说好,袁将军这才有座。也知趣,先斟一圈子酒,放下酒壶,见鼓取来,执鼓杖在手,先敲击的是太平音乐,宫里过年节的贺乐,内中隐隐安平,有祝福之意,梁山王世子妃虽不能懂,但有懂的人,连夫人告诉给她:“这是祝痊愈的。”

这就都满饮一杯,为王妃祝安宁。

接下来述起齿来,宝珠还不是最小的,小沈夫人看着也有庄重,她却最小。述过,就胡乱姐姐妹妹的叫起来,远远的船上看到,羡慕这里热闹,又听鼓声悠悠,敲出明月色出来,都道:“难怪都想当官,这要不是官宦人家,谁敢半夜喧哗?”

有登徒子争着闻脂粉香,但也不敢过明路就是。

鼓声中,世子妃中途离席,袁训倒一巡酒,看着她们换大杯,没有酒量的不胜酒力,软乏扶上侍儿肩,有酒量的笑嘻嘻:“明儿再来。”都要过船,虽然跳板十分之宽,袁训不放心,手提灯笼,一家一家的送上船,宝珠又跟过来,见全安歇下来,才放心回船。

想大家同行果然是乐子,宝珠面上笑容止也止不住。

……

袁夫人还没有睡,见宝珠晕红面颊过来,笑道:“你排第几?嚷的我都听到。”宝珠对着婆婆,羞才浓浓的上来。

陪个笑脸儿:“偏了母亲,我们用酒,姐妹们都说明天回请,一定请母亲多坐会儿。”袁夫人更笑起来:“姐妹们的话都出来,”又点头:“这样也好,就当是自己姐妹们一处住着,就不会生分。”

略提媳妇一个醒儿,半带玩笑:“性情不一的,别争嘴吃才好。”

宝珠凛然,她也就想到这件事情。同往的是十一个女眷,又有家人婆子无数,人多总有争执,安顿的人难免让人说不好,因为想到,才生出大家论姐妹的话,无形中的,就亲热起来。

这会儿听到母亲的话,宝珠把自己心思说出:“已打发人回去,我算过人手,每家三个院子足够居住,不相邻,中间夹着旧住户,尽是我们家人,凡事可以尽让,免得相邻了,墙头草儿不在生中间,谁让谁的是?”

袁夫人满意,想到交给宝珠总是满意的多,有不尽如意的地方,袁夫人也能不说。这就在招待上无话,让宝珠来看孩子。

这就笑容无处不在,加寿不在,袁怀瑜袁怀璞升级最高开心果儿。加寿要是在,孙子是传祖接代的,还是开心果儿第一,但是要背着加寿,永远加寿是第一。

“怀瑜今天加了菜汁,加寿没几个月,你丈夫不出气,大冬天的,背着我给她加饭菜,他不懂,这是天热,好消化,加上无妨,怀瑜很爱吃,怀璞本不想吃,后来吃出滋味,不给他,他还不乐意,”

两个小小子,大红的肚兜,小肚皮鼓鼓,睡得呼呼,全是雪白胖胖,宝珠不敢碰他们,只对着看上半天,不自觉的出来一句:“和加寿小时候一样,”全是胖墩墩。

说过,自己低转头颈,无奈上来。

“别想她了,姑太太会照看。倒是你,再生几个吧,能生几个生几个,姑太太喜欢。”袁夫人有孙女儿有孙子,已经满意。后来宝珠生固然好,不生她也无遗憾。但中宫只到手一个,她不愿意,催着还要生,袁夫人做个转告。

宝珠自然笑容可拘:“自然还是要生的,”怅然上来,袁夫人让她不要想加寿,哪里能不想,宝珠道:“再生个女儿下来吧,”

“扑哧”,袁夫人笑了:“我忘记你们还欠许多的债,生吧生吧,”她笑得富足:“姑太太送的三条大船上,有一条船单是给你的东西,补身子,再生几个,”在这里笑话又出来:“别让亲家们落不着才好。”

算一算,宝珠还要再生三个,她还欠着沈家,小王爷和苏先三家。宝珠觉得任务重大,但酒意还在,就精神抖擞:“母亲放心,总是不能丢下亲家。”

现在不是为祖母盼孙,父亲盼子而生,是为不能少了一个亲家而生。这就挺着腰杆子出来,还没怀上,但还要生三个,多自豪不是。

见自己船舱在即,“腾”地面红上来。悄声骂自己,不知羞的,对着母亲说生孩子生孩子,丈夫同在,母亲只怕这会儿在笑宝珠。

停下步子,想散散酒,就见一个人拎着个大铜茶壶,一步一步走出来。

各船舱外面,有个放茶水的地方,她应该是往各船舱外面添热水,这就转往宝珠船舱。

“明珠,”宝珠叫住她,看着方明珠手上能装几斤重的铜壶,里面是热水,握着一定不容易。亲切地道:“你还没有睡?”

方明珠欣喜:“宝珠,你还没有睡?”放下铜壶,甩甩手臂,这壶沉重,坠得她手臂酸疼。随即,到宝珠身边,满面讨好:“你累不累?你们喝酒,宝珠你为人多好,还肯叫上我,我不敢去,全是夫人娘子,我厨房里帮忙呢,有活儿呢,我不是闲人,我去不得,听说散了,我想去看看你,又怕你有酒要睡,我就没有去,我有活儿呢,”

她反反复复强调她有话儿呢,不是闲人。宝珠无端的感动。

不感动于方明珠如今知道不是闲人才好的话,也感动于她在这几年里改变的快速。

宝珠三姐妹和方明珠算从小长大,宝珠知道自己是变了的,而掌珠大姐号令家中,志气飞扬也是变了的,独玉珠没有变,宝珠盼她一直安乐下去,再来就是方明珠,变化最大。

以前那个算游手好闲的人,如今知道“我有活儿呢”是种骄傲,是种资本,是可以不负宝珠带上她,颇不容易吧。

苦难的经历,没让压垮,就能长进。

宝珠没有睡的心情,见上夜的丫头闻声出来迎接,让她搬椅子到甲板上有风,和方明珠坐到避人视线的地方,和她攀谈起来。

“明珠,你是我的客人,你想有事儿干,打发长天白日的空儿,这很好,不过这粗重的活计,给别人做吧。你是客人啊。”

方明珠哭了。

她很容易的就能泪水糊住眼睛,特别是在宝珠几天前让人请过她们母女,说:“明珠和我一同去山西,也好和褚家姐丈见上一见。”她就变得有点事儿就想哭,红花去指点她收拾行李她也哭,卫氏说表姑娘的好日子到了,这一去,准保生个大胖小子,她也哭。

“宝珠,你人太好了哇,”方明珠在眼泪之外,动不动又是这一句。说过,抽着泣声道:“我得做点儿什么,才不白吃你家的茶饭。走时母亲交待给我,让我给你当丫头婆子。”

方姨妈是留下托给顺伯的,她送到码头,给宝珠一气磕十几个头,后面梁山王妃到了,才把方姨妈吓走,又去寻袁夫人,见女眷们来见袁夫人,再次吓走。

和以前在小城里安老太太家住着不一样,那时来个客人,方姨妈还往前说上几句。

京里是货真价实的贵夫人,方姨妈不敢往前亮眉眼,抓住女儿又交待,看女儿独自住个船舱,又气派又富丽,夏天竹簟纱帐样样有,方姨妈哭着下的船,那心眼儿里一定是放心的。

宝珠对方明珠复述方姨妈的话,却笑,安慰方明珠道:“你别急,到了山西啊,要做的事儿可多着呢,二婶儿在那里呢,要人手,又是你嫡亲的姨妈,我把你送到二婶儿手下,学点儿打发,按月多一份儿钱呢,你说可好不好?”

“好!”方明珠喜出望外,明珠原来还能有用。又嗫嚅着低下头讷讷:“给我有月钱呢,多的钱不要了。”

“这个可不行,赏罚分明,该是什么就是什么。”宝珠倦了,打个哈欠,方明珠起身:“你,你去睡吧,要管这些人行路,宝珠你真了不起!”

方明珠发自内心的赞赏。

宝珠叮嘱她早睡,自己身子也实在再耐不得,只想睡下,就回去。这里,方明珠和丫头搬回椅子,各自去睡。

袁训在纱帐里拿着本儿书看,见宝珠洗过进来,不抬眼取笑道:“六儿你还知道回来?”宝珠一乐,她们在最高处论姐妹,宝珠排行第六,都叫她六姐儿,或六妹妹。

解衣裳睡下来,和袁训说着今天收到的东西,怎么还礼。又呀的一声:“你去信,有没有让褚家姐丈也回来,我不知道你去信给他们,就没能对你说这一句。”

“有,怎么会没有,”袁训抱住宝珠细腰,眼睛听只看她肌肤微汗似珍珠出水处:“我写信,你只管放心。”

宝珠才松一口气,又让丈夫凑近的怀抱吓得一绷身子,娇嗔着撵他:“热,睡远些。”袁训不管不顾的只是欺近身子,嘿嘿也说的和袁夫人一样的话:“欠债的,还债要紧。不生下三五几个孩子,一堆亲家会打破门。”

“咻!”

回手打灭烛火,只有月光照床前。

……

岸边上,福王眯着眼从草丛中出来,健康色的肌肤在月下看着更浓的似酱油加得多。“王爷,您看一帮子官船,能有什么人敢下他们的手?”姚先生跟在他身后。

福王淡淡:“有天就有地,有官就有匪,相生相克,必有一物。”

“哦,”姚先生似懂非懂,应上一声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