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一十三章,公干/侯门纪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外面的鼓声还在继续,梁山王世子妃比宝珠有力气,又带着气,泄愤的敲击,更像打雷。还有小沈夫人她们是玩的,敲的鼓点子不匀,敲几下停几下,笑上几声,气出来不少,又去敲击。

袁怀瑜袁怀璞就明显昂着脖子听。

头已抬起,梗着微高,一脸耳朵支着,眼珠子随着转的神色。

袁夫人和宝珠心情大悦,把孩子们托着,不敢出船舱,怕孩子小,鼓声太重,只原地呆着,目不转睛看着他们,笑容一点一点的上了嘴角,上了眼眉,上了额头。

数月的孩子全然不怕动静,还听得很是入神,袁夫人心花怒放。

她喜欢的就是儿孙们健健康康,最怕的就是随祖父气怯力弱。见孙子们随着鼓声神色也变动,小嘴儿似咧不咧,袁夫人看上一时,欢喜难忍,唤声:“宝珠啊,看你儿子是多精神。”

眼眉俱对着孙子们舒展,此时心里完全没有船舱里的侍候人。

“要是姑太太知道,准把她馋得不行,她没看到是不是?”

宝珠笑吟吟:“母亲,您可以给姑母去信,备细的对她说说。”

“我才去过信,一天一封,今天的信已交给蒋德将军下船发走,哦,已经是昨天,今天的信还没有写,忠婆,等会儿咱们写信,告诉姑太太,让她放心,不要担心小人儿走远路,这是回乡祭祖,必要回的。”

忠婆是知道实情的人,随袁夫人母子入京的从人之一。忠婆答应道:“是呀,见祖父是大事情。”

手舞足蹈,见雪光闪闪。忠婆手上还有两把切菜刀,这就想起,放下,过来看视袁怀瑜和袁怀璞,不好从袁夫人婆媳手上要一个来抱抱,忠婆就又往外看道:“天就要亮了,要清静了,夫人奶奶还能歇息会儿。”

方明珠又找到事情做,往外就跑,嚷着:“我去看!”

其实胆子不大,出船舱就蹑手蹑脚的试探着走,拐角处,露出眼睛对甲板上看,见一个官员,好些衙役公差们跪在袁训面前,只看到这里,方明珠一气奔回来,欢天喜地:“不打了,伯母宝珠,可以去睡了。”

外面的鼓声也停下,应该是有人去传话,让各船休息。

闹上半夜,能睡会儿也不错。

最后一声,也是“扑通!”梁山王世子妃最后发力,鼓也穿了,丢下鼓棰她还不想睡,带着人让挑起灯笼,气呼呼过见袁训。

袁训见到,起身见礼。跪在地上的官员公差们,听这位怒气冲天的将军说:“世子妃,”偷眼看时,本以为女眷们到来,心软好说话,没想到一看俨然女罗刹。

世子妃恼的头发没有整就过来,衣上还有血,杀气腾腾不次于袁将军。

沉着脸:“兄弟。”

她从上船,就这么称呼袁训,这不是她丈夫信中说过认下的弟弟。

袁训陪笑:“在。”

“怎么还和他们话多!哪有话说!全锁了,这是哪个省,送去给省里官员,就说他们私通盗匪,全宰了!”世子妃也是有姿色的美人儿,就是略胖。但此时气头上说话,这是母大虫到来。

官员公差全就地叩头,甲板下面是虚空的,这就扑通乱响。

邻近船上也不敢睡,有看热闹的,有担心袁将军要算账的。大船高,他们看不到跪下来的人动静,却听到扑通扑通,有吓得腿一软,瘫坐到地上,吃吃道:“杀人了,杀……”

还以为是脑袋掉了扑通扑通。

世子妃是气话,袁训不能真的听从。他已有弹劾官员的心,这是必弹劾的,但公差们却是盲从。

他可以把为首的尽情拿了,却犯不着把此处所有差人尽情治罪。袁训有权,也有理由这样做,上官犯罪,胁从的人同来的人可免可不免,但这样一来,强横名声也就出去。

袁训可以和柳家有强横名声,但并不是不处处考虑。

忙道:“世子妃息怒,这里事情还没料理清楚,追的人还没有回来。请先去歇息,等明天,该问罪的是一定要问罪的。”

当官的糊涂至此,以贼当官,识破太晚,那是肯定不能放过。

世子妃这才带着余怒回船,边走边道:“打官司,我好好的和你们打官司!”世子妃现在恼的,你和我打什么,我都和你打到底。

这倒霉的留下来的官员,没让福王掳走,一样在这里吓个半死。世子妃在时,男对女,下对上,不敢看她。数着她的脚步过了跳板,官员扑到袁训脚下,揪住他的衣角放声大哭:“袁将军,卑职实在是冤枉啊!”

男人泪弹,也是让逼到尽头。袁训一面鄙夷,一面也能察觉他丢官必然不易,但不和他追究,又和谁追究。

掸开衣角,把官员丢下,袁训阴沉着脸:“认了吧!这事儿你是跑不掉的!治下出这样的大事,袭击官船,你自己想想,这是什么罪名!”

“大人,您高抬贵手,大人,您看得清楚,您手上抬一抬,就是我全家老小的性命……”

袁训听不下去,又想去看儿子,抬腿往船舱里走。万大同拦住官员,万掌柜的在红花面前垂头丧气,这就有了出气的地方,骂道:“贼你都看不清楚,你还当什么官!”

袁训走去看儿子,又去看宝珠。帘子才动,宝珠仰面,柔和璀璨的眸子望过来,袁训一摔帘子就走。

他累了,可不想再听自家柔弱的宝珠说些什么。宝珠在袁训的心里,永远是柔弱的。天底下再男弱女强,但深爱之下,当丈夫的永远都有保护欲,何况这一对夫妻是男的更强。

“哎,不说点儿什么?”宝珠看他横眉瞪目,不放心追出去。

袁训不回身子,就地儿脸朝着外面,冷声道:“你别劝我!”

身后传来宝珠的好笑声:“我没有劝你不是,”她慢慢走近:“我知道你气,不是要打,就是要杀,我难道不气,我没有劝你的心,你放心吧,”

见袁训袖子撸起,还是刚才打架的衣着,给他放下来,宝珠柔声道:“但是,你也别再气了是不是?”

温热细腻的手指碰到袁训肌肤,把他紧绷着的心情,紧绷着的身体松驰。猛的回身,抱起宝珠就往船舱里去,宝珠格格轻笑:“轻点儿,人家不是那贼。”

船舱的外面,分出外间。和船舱形成夹角,也有竹帘,是丫头们白天当值听使唤,和晚上当夜的地方,也算茶水间。

闹这样一出,丫头们都没有睡的心。胆小的人窃窃私语:“小爷会怎么发落这些人?”胆大的人道:“一定打杀了!”

全是宝珠从山西带回来的丫头。

红荷近年渐渐长大,宝珠也挺疼她,当差谨慎。见袁训回来,料想要茶要水,就在竹帘内守着。见小爷抱着奶奶进去,红荷不敢看,就叫过红云,悄声骂她:“作死吗?胆子小还偏要问打杀!守在这里,听着,要什么,赶紧送上去,或是叫我。”

和红云一处说话的丫头,红香最胆大,见红荷骂作死,撇一撇小嘴儿,脸对着船舱壁,在心里悄声道,不过奶奶面前多呆会儿,就张狂上来。

但到底宝珠在红花下面,使唤红荷的多,红香也只能悄骂,起来和红云一起守在帘内。

红花对着墙在面壁。

宝珠不睡,红花不会睡,红花此时坐在最里面,倒不是当差不经心,又或者累得不能动,她眼皮子一眨不眨的,在想心事。

红荷走来,低低地道:“姐姐,你说奇不奇怪?夫人和奶奶说的姑太太,是什么人?在京里也没见有要紧的姑太太来走动,夫人为大姑娘,是天天进宫,这是什么姑太太,要一天一封信的写给她?”

红花想的也正是这句话,袁夫人和宝珠无意的对话,让从小儿紧随宝珠的红花也听呆住。和红荷一样的心思,是什么样的姑太太,红花也不知道?

是奶奶对红花不好吗?

傍晚才和宝珠交流过主仆永远不分开,红花想不会。

但一般的亲戚,红花大管事都知道,也方便家里迎来送往年节过礼。这姑太太,她是谁呢?

红荷还在絮叨:“去世的老爷在京里没有亲戚,”她指的是袁父。“难道是依着老太太来称呼的,表姑太太呢?依着老太太这一枝来说,倒有好些姑太太,”

红花在这里脸一沉。

她可以自己去推敲,却不能容忍丫头们胡想这事情。打断红荷,红花大管事早就水张船高,身份高过诸丫头,不紧不慢地斥责:“这不是你该想的,”

却不骂她,学着宝珠的口吻,想来奶奶听到这话,也必然是这样的说:“想是你累了,就管不住说话,去睡会儿吧,也使得。”

起来,往宝珠船舱帘外听上一听,见里面没有声音,回来告诉丫头们:“乱劲儿过去,分出上夜的来,余下的去睡吧。”

丫头们欣然散开,红荷涨红脸也跟着散开。

船舱里面,宝珠坐在桌子上,这不是宝珠轻狂,是她的丈夫进来,把她放在这里。袁训坐在桌前椅子上,把脑袋埋在宝珠怀里。

宝珠轻抚着他脖颈后面,像这样梳理着,袁训就能冷静下来。

“就这样,你歇息会儿,应该是气的,哪有不气的呢?你是为了脸面,不为脸面怎么会这样的恼,平时,你最能体谅别人,不然,怎都和你做儿女亲家?我问过了,你前面问案子,我打发五娘子各家船上去问,没有死人,伤也不多,送过去药,又代你先赔个不是,你要面子,跟着你出来,你面上没有光彩,我又怎么能有?”

辛五娘坐在船舱的外侧,这里迎月,能看到岸上有人回来。她的儿子天豹总算找到杀人的机会,到底跟着孔青追出去,辛五娘等儿子,也知道小爷奶奶在等岸上追击的消息,就跑到这里坐着。

耳力好。

习武的人是有耳灵目明的一些便利,把宝珠的话收入耳中。

那静如缓流的话语,让辛五娘泪流满面。

船舱里,袁训似在宝珠怀里睡着。宝珠还在轻抚着他。如果是平时,这姿势,宝珠坐那么高,把丈夫脑袋抱在怀里,这是羞人的事情,是夫妻房闱中也不能久狎的姿势,但今天宝珠舍不得放袁训起来。

夜晚的江风清凉,不会有汗。就是有汗,宝珠也会一直抱着,为袁训揉按着脖后,让他放松。

柔柔的语声,更似催眠小曲儿,从他们进来,几没有停过。

“这脸面上的事情,别计较太多。这事儿不是你招来的,再说没有你,哦,是了,”宝珠在这里吃吃的轻笑:“这功劳不能只给你一个人,还有世子妃,你家嫂嫂,你闲了,要告诉我,是几时你和小王爷这般的举案齐眉?都肯认下兄弟?不是说他还追着你要六百两银子,难道你还了他,他就认你当兄弟?”

小王爷在此时夫妻调侃的话里,是不值钱的。

“别计较,气大伤身子,而且也处置不好这事情。宝珠没有劝你的心,换成是我,也处置几个,是不是?母亲在船上,孩子们在船上,嫂夫人和弟妹们全在,挑着我们家的灯笼,还敢这样?哎呀,难怪你面上无光,你要恼,宝珠说到这里,也要恼了。”

水光轻动,哗哗和风声微起。

“不过别连坐人,有错的拿下,没错的,别难为。好歹也是一个官员,跪在那里求你,我都为他脸上臊,还有这商船糊涂,反为贼人助威,你一定不会放过,不过呢,别太大的气性儿,才能把这事情理清楚…。”

辛五娘在外面,轻轻的哽咽起来。

她想到她自己,她望向自己的手臂,断掉的那个。

无意中坐在这里,无意中听到奶奶宝珠的话,无意中的辛五娘回想自己,回想和丈夫的几十年里,全是一个字。

气。

和张家争地盘,在王家争场子,争……女人有天生的好心肠,天生恶毒的也有,那是心肠没有触动,而且总是个案。辛五娘在此刻让挑起心头那一丝柔软处,由房中宝珠安慰劝解袁训的话,恢复一些女性的心思。

面对明月当空,忽然就灰了心。忽然就对心底深藏的报仇心思了无兴趣。辛五娘野性桀骜,抱定“屈居”袁家,还有再呆上一年两年,待儿子再练练功夫,不告而走,寻仇的心思。

而现在,她面上泪落又干,干过又落,由宝珠说的不过是颜面问题,而想到她以前所想的,对还是不对?

她就天豹一个孩子,寻仇去?胜了,又拖上一堆的仇人。败了,倘若天豹和自己一样的落下残疾,辛五娘不寒而栗,百年后泉下怎么见丈夫?

幽叹一口气,有句话浮出心头。是时候了,是时候放下恩怨,再或者是重新思考这些恩怨。不能让孩子重陷入祖辈寻仇再结仇的漩涡中。

这漩涡不是好遗产。

一刻钟后,袁训从宝珠怀里悄抬起身子。他起得很小心,因为宝珠伏在他肩头,把自己也说睡着。

打上一个盹儿,袁训精神百倍,又有宝珠轻拍着,也放松下来。

见宝珠偏着脸儿,依着自己手臂,猫似的懒懒伏着。袁训抱她床上去,早上风凉,给她盖好薄被,在宝珠面颊上捏捏,低笑打趣:“不想见你,就是怕这一堆的话。但忍不住,又要看你,好了,你的心思我明了,不说我也知道。不就是当官不易。”

伸个懒腰:“再不易啊,出事儿也得担着,人在世上,哪有不担承的。”但宝珠的话有理,着实的让他放松下来。袁训走回甲板上,他精神抖擞,官员公差们还跪在那里,愈衬出萎靡。

袁训命起来,让他们去当差,官员并不能亲身去追击,现在也不知道追到哪里,见袁训坐下候着消息,打发公差们走,他旁边站班儿侍候。

有心和这位袁将军说点儿什么,又不知他底细。船行半月,已离京都很远。他官职卑小,不知道的事情很多。

不和袁将军说点儿什么,内心又忐忑。就斜眼偷瞄着,见这位将军实在英俊,鼻如悬胆,面如琼玉,又看呆住。

……

天亮以后,最早过来的还不是追击的人,是韩三老爷。

袁训为什么让大船停在这个码头上,一个这里是军需漕运船只停靠处,认为安全上好。福王殿下就在这里给他一击,也算出其不意。还有就是他给韩世拓带的有东西,给萧二爷去信,让打发韩世拓进京,但几时走不知道,东西还是带了来。

离韩世拓的地方出上百里,三老爷跟宝珠船回京,就是这个码头。

韩世拓不在,三老爷飞快的跑来,算时间,是半夜里让惊醒来的。驿站上接邸报快,三老爷知道袁训离京,也知道他是船只,听到有船让袭,抓件衣服带人赶来,一看果然是袁家的船,魂飞魄散上船来,见过袁训,简单问过几句,就在船头上发脾气。

跺得甲板通通响,三老爷往下面别船上骂:“混账羔子!全扣住不许走!通贼要杀头的!”还嫌话不过瘾,用手比划磨刀的架势:“全杀掉!”

下面商船早就哭声震天:“官爷,我们全是大好人,我们昨夜也不知道,您不让我们走,我们船上这货不能等,”

三老爷不管,宝珠在船舱里听到也不管。事情不是袁训在这里时就能查清楚,但商船也是必要查的,谁敢说他们不通贼?

不通贼昨夜还起哄得热闹?

又有世子妃一觉起来,精神养足,这气更足。又过船来告诉袁训:“全是贼!一个也不许走!”一杠子全打死了,本地官员又要将功赎罪,全扣下来,等追击的人回来。

久不回来,袁训也担心,上午在船头上踱步良久。只他一个人出来,又无人可以商议。有官员在面前侍候,都不想看到他。幸好三老爷早到,和袁训说着闲话。

“闻听世兄出京,我和世拓都盼在这里停船,也好相见。世兄风采,见一回思慕一回,别后不胜向往之。”

三老爷也有诗书在肚内,把下流风流一概收拾了,这斯文也就浮出。

“大姐丈几时走的?”袁训也给面子,称呼一声姐丈。如果韩世拓在这里听到,一定是吃惊的。从他和袁训成亲戚以后,春风得意,一直得意的小袁将军极少这样的客气。

三老爷笑得眯了眼:“蒙世兄之力,萧二爷有信来,说满服让我叔侄回京休假。我,世兄是知道的,我有儿有女,”

袁训忍不住笑,看来这信写得司马昭之心,无人不知。

“就让世拓走。偏生世拓那天跟着军需队伍出去。”

袁训愣愣神,当差的心思上来,这就问个明白:“他还跟着走?”

“重要的军需,不是丢过一回,”三老爷羞惭惭:“世拓怕有失,带着人亲自点过大车箱数,亲手加封,还担心,就自己送过去。萧二爷夸他谨慎,上个月又赏他好些东西。”

袁训绷起面庞,不是为摆威风,在此处要加重深刻:“当差,是要如此!”韩世拓是袁训推荐来的,他能得赏识,袁将军面上光彩些许的回来。

船头上谈笑风生出来,官员也陪趁些话,见袁将军有说有笑,寻思自己乌纱还能保住不是?就见船下面走来一行人。

由官袍上认得清楚,本省的最高官员,三司,布政使按察使都指挥使全都到了。三老爷眯起眼笑:“这来得快。”

本地官员却傻住眼。他暂时不想往上报,也知道自己压不住。不过欺负袁将军官再高,你是外来的,他带着女眷总不是来游山玩水的,把他打发走,自己再慢慢描补这事情,可以推张三,也可以推王二,那守码头的人肯定要问罪。

他打着袁训不寻他事情的主意,却早把问罪的人想好。

袁训官高,却不是本省官员,不能越权处置,只能留下来上告。官员陪他到现在,就是看到他不曾让人去上告,心才放下来,就见顶头的顶头上司尽皆到来。

看他们一个一个胡子滴汗,本地官员眼前一黑,有大势已去之感。

袁训没好气:“他们来作什么!”而且谁告诉他们的?就见到三老爷迎下船去,对都指挥使拱手:“老兄,还不算晚。”

三司都对三老爷还礼:“收到你的信,我们不敢耽误。”

三老爷笑:“治下有事,不敢不跑死马的去告诉你们。”却是他和都指挥使好,又想到要平息袁训怒气,一般的官员不行,半夜里接到信出门前,打发人先往省里报信。

幸好离得不远,不然还赶不到。

都指挥使,正二品,布政使,从二品,比袁训为高。按察使正使,和袁训一般儿高。后面跟着副使参政,马车或马跑得筋骨如醉,有气无力的上来,先见到一码头死人。

滴溜溜的凉气,从脑后发出,累也没有,乏也没有,这事情严重性尽皆知晓,不然不会跑死马的起来安抚袁将军。

都指挥使满面陪笑,上船来软酥酥的唤一声:“小袁,兄弟,数年不见,你把哥哥我给忘记了不成?”这个和袁训以前京里就认得。

本地官员本就眼前发黑,这失查之罪他是跑也跑不掉,正想主意,认为这位袁将军和本省官员不熟悉,就中想取便利,听到这一声“兄弟”,直接往地上一坐,心想原来他们才是熟人。

再看布政使,笑呵呵过来:“小袁,老世侄,我和你家祖父,南安老侯可是好的很呐,好的很。”

袁训心想,那我是你孙子才对,怎么叫起老世侄来。

按察使和袁训不熟悉,但来时路上已把底细问清。这几个全是高官,虽在外省消息灵通,听到这就是那把女儿养在宫里的袁将军,魂早飞走。

与头上乌纱有关,不敢不备加小心。

按察使笑脸儿相迎:“世兄,我年长与你,与你家长辈,喏喏喏,我和董家,我和靖远侯常相来往,你我也是世交,世兄呐,你消消气。”

世兄这话,可指有世交的平辈,也可指有世交的晚辈。

三司对着袁训大攀交情,本地那官员从懵中醒来,有心打听,又见全围着袁将军打转儿,只有自己不认得的三老爷满面堆笑,像好说话的很。就凑过去,小心翼翼,内心忧愁,挤个笑脸儿比哭还要难看:“老大人,下官请教。”

三老爷扫他一眼,就知道他想问什么。要换成以前还在京里,三老爷是不肯做成人的,不把人酒菜银子要足,一定不说。

但他近年沾侄子的光,侄子沾亲戚的光,颇受别人光彩,肯做成别人的心也多上来。

就告诉他,免得他无尽的忧愁:“实告诉你吧,你的官当到头了!”

“是是,”本地官员愁眉苦脸。

“这一位不是别人,他是前科的探花,太子府上最有名的一位,女儿如今养在宫中,中宫娘娘亲自教导,他一个钱也不花,”

官员失声:“袁训袁将军?”那位袁将军大大有名,他消息上又差,就没把两位放到一起想。又昨夜吓蒙也想不到,这就唉声叹气:“原来是他,原来…。唉,”

肩头上让一拍,韩三老爷寄以同情:“你倒霉,让你摊上事儿!官呢,你是别想当了。但罪名呢,还不好说。你看大人们,这不是正在商议。”

本地官员迅速想到几位大人们过来就套近乎,他们是为自己才是!

愤然了。

治下出大事情,官员们都跑不掉失察的罪。这事情压不住,但袁将军如不在里面起劲儿,又能让人喘口气。

本地官员从凌晨的担心直到现在,难得的生出一线轻松。

他袖手旁观状,不住冷笑。我是官是留不住,你们呢,看看你们能把这位年青位高的将军能说动,让他不告你们?

这当口儿,他看起笑话来。

直到晚上,孔青等人才回来。天豹提着一串子脑袋,脚上一瘸一拐,上船来显摆他杀的人多,把丫头们吓得跑回船舱。

辛五娘骂着儿子丢下脑袋,天豹得意劲儿才下去。

本省派驻的巡抚已在这里,受到布政使等人托付,和袁训笑语:“和兄同科而中,兄弃官而去成大将军,让弟好不钦佩,兄离京后,弟幸,得选都察院,得放这里,恰是我家乡,皇恩浩荡。”

袁训灌满耳朵好听话,也听烦了。这一个又是同科的,年兄弟称呼,就道:“我可以不顶着告,但依律查案,我管不了。”

说到这里,见世子妃等人,女眷们全过船来。小沈夫人本来是淘气,不是严厉。连夫人也温和,但有世子妃在内,全怒气一层高似一层。

“兄弟!别听他们花言巧语,这事儿不能轻放!”

巡抚吓得作个揖就下船,他坐这里不到半个时辰,已让世子妃骂上三回。战战兢兢下船,码头小屋外面,布政使等人等信儿,见他又下来都笑。

巡抚叹气:“大人们就笑吧,敢情大人们不是让骂下船的。”这就都不笑,他们也全是让世子妃骂下来的。

和袁训还能说上话,和世子妃那是无话可说。

布政使道:“当前要紧的事!打发袁将军快走!他在这里一天,我们油锅上煎熬上一天,都在这里陪着他,还怎么查案子!”

按察使道:“还有女眷们,我的娘呐,怎么还有人当他是采花贼,这十几船的母夜叉,袁将军也能消受?”

叉腰骂将过来,没有一个人能受得了。

都指挥使翘首望着,见女眷们回船,就推巡抚:“再去再去,横竖我们送的有席面,你陪吃过再下来。”

“吃酒是好,但吃到一半,正高兴,又把我骂下来怎么办?”巡抚犯怂。

“你年青,生得小白脸儿模样,有酒盖脸,皮头皮脸陪个不是,也就是了。”

大家一起附合,拿诗出来比方:“将谓偷闲爱少年,你少年人,年青人多陪礼儿,到老了多受人礼。”

“是将谓偷闲学少年,”巡抚没办法,硬着头皮又回船去。深深一揖,如初次到来:“袁年兄,愚弟我这厢有礼了。”

袁训还礼:“年弟请坐。”

作好作歹,又给袁夫人赔礼,请宝珠出来递话儿,袁训才算松口,明天一早离去。他也不能就在这里耽误,这事情不小,不是数天就能查完。

大家齐齐松口气,只有那倒霉一定让革职的官员和看码头的人,脸色还是难看。

第二天一早,袁训命起锚离去,丫头们点齐收的东西来回宝珠:“还有几桌子席面没有吃完,”宝珠散给家人们吃去,又命送过别的船。

接下来的日子,袁训和诸船全都小心,一路无事在山西下船,万大同中途先行回去,赶来大车,又是浩浩荡荡往袁家小镇上去。

…。

袁训遇袭那天,小王爷接到信。走出父亲大帐,见天色灰茫茫,迎风要张嘴,吃到风沙。往地上一啐,扯开嗓子就吼:“人呢!”

“小王爷您要找谁?”王千金和白不是,这两个铁杆跟班儿过来。

萧观哼哼:“还不就那些人,是鬼也成。”

王千金忍住笑:“连渊葛通他们在校场上,陈留郡王也在那里,尚栋又钻帐篷琢磨什么去了,我去偷吃,让他的小子撵回来。指不定又是什么好东西,能破石头城那种。”

大破石头城,尚栋那加厚加高三角板运不走,就地亲手烧了。这东西太难制作,费大了功夫,还得工匠有点儿能耐,能往一处凑起,以后无人再用这点子,但尚将军有鬼才的名声,传出去。

尚栋现在往帐篷里半天不出来,小王爷就疑心大作,以为他背着自己又捣鼓好东西。带的王千金和白不是就盯过去,但跟的人也警惕,把他们揪出来,就不客气的撵走。

为这都打了好几架。

小王爷听过就绿了脸:“谁要管他,让他一个人呆着!”得瑟的把信一摇,这信里的内容,他不出来,爷爷我偏不告诉他!

招摇着信,挟在粗大手指里,萧观往校场上去。

连渊等人,二十几个太子党,除尚栋不在,沈渭不在,别的全在这里。见小王爷过来,互相挤眉弄眼,把眸光或转或挪,都装作看不到他。

太子殿下为表弟,也为早拿下苏赫,把太子党们全数调到一处,尽归梁山王中军,可以助袁训之力。

陈留郡王跟着梁山王,袁训归队还是在这里。

小王爷乐了,他现在是上司了。但太子党们有办法,一个一个不到万不得已,都装看不到他,小王爷常气得暴跳如雷,又无可奈何。

就像今天,萧观大步到场中,连渊眼睛抬高对天,喃喃:“这风可真好看呐。”葛通和他相反,眼睛对地:“这地可真好看呐。”

另一个人对着左边:“这帐篷可真好看呐,”

旁边那个:“这马匹可真好看呐。”

萧观冷笑:“当爷爷是来找你们的!没错,爷爷有话,偏不先告诉你们这些眼睛瞎了的!”大吼一声:“沈渭呢!”

“小沈去营去了,你不是知道?”陈留郡王慢条斯理的回他。

萧观再吼:“褚大汉,兀那大汉,姓褚的!”

褚大莫明其妙的过来:“在!小王爷您有什么事儿?”在褚大心里,他和尊贵人等距离深远。他自到袁训帐下以后,也没受过小王爷几回青眼,今儿是日头出错了地方?

看天,灰而有风沙,就看不到日头才是。

褚大陪笑走过来,福至心灵地道:“是我家将军要回来了?”

萧观放声大笑:“哈!哈哈!哈哈哈!”

连渊起了一身鸡皮疙瘩,对葛通悄骂:“他又要骂小袁了!”葛通忿忿:“他再骂,我忍不下去,别拦我,我非揍他不可!”

那边,大笑声一止,小王爷咧开嘴笑:“褚大啊,你家小倌儿来信,”

“嘭!”

一记拳头打在萧观面上,萧观后退几步,王千金怒指上前:“褚大,你怎么打小王爷!”憨厚的褚大,还是憨厚的笑,欠欠身子,老实巴交:“早几天我就说过,请别再拿那几个字叫我家将军,他还是我妹夫,我说过,小王爷再不改,我就揍你了。”

王千金愕然,随即更怒:“你疯了吗!你以下犯上,你等着挨军棍吧你!”

话才落音,“嘭!”一记拳头把他打飞。葛通吹吹拳头,放声大笑:“王千金!你以下犯上,等着挨军棍吧你!”

白不是怒了:“葛将军,是你先动的手!”

“他再打回来,就以下犯上!再计较,”葛通板起脸,四下里寻找:“当值的呢,军纪官!你死哪儿去了!这里有人对我吆喝,以下犯上,你管不管?啧啧,白不是,你应该学学褚大,他对小王爷解释,这是多客气。”

陈留郡王清清嗓子,对随行的夏直道:“咱们可以回帐篷去了,”郡王心里痒痒的,接下来又要打了,几对一的揍小王爷,他看不成,他是郡王,他在这里要拦着,他还是走了的好。

连渊等人围上来,白不是根本不怕,冷笑道:“各位将军,你们在京里横惯了,在军中好几年都不改,如今这是王爷帐下,放明白些,”

连渊吹声口哨,悠然道:“等我打完了,我就明白了。”

陈留郡王直想回头回头,但是叹气,对着夏直抱怨:“唯恨此身是郡王,”夏直哈哈笑了起来。

身后出人意料的,没有打。

萧观的粗嗓音:“打个屁!白不是,别理他们,这群王八羔子,爷爷我有信不告诉他们,急死他们!”

连渊撇嘴:“我们有信,自然是给我们,怎么到您那里?”

才挨上一拳,小王爷也满脸得意劲儿,晃着门板似身子:“偏不给你看,信上写着我的名儿,这是给我的,”

他哼小调似的,太子党们全犯恶心。瞅瞅您那大饼子脸,再听听这小曲子,还让人活不活了?

萧观晃脑袋,正眼不看他们,对才打过他的褚大堆出一个笑,把王千金和白不是吓一跳,听萧观乐颠颠儿的吆喝着:“姓褚的,你敢打我!走着瞧!去,收拾东西,明儿跟我走!”

夏直忙推陈留郡王:“您可以留下来了,这要去劝劝。”陈留郡王也觉得萧观这是公报私仇,回身子过来,见褚大愣住:“我跟着您走?”

萧观还在乐,乐不可支模样:“是啊,哈哈,到地方,我同你好好比一比,你也有蛮力,天生的是不是?”

“回小王爷,我是卖水的出生,做营生练出来的。”褚大恭恭敬敬。除去把褚大惹急以外,他全是恭恭敬敬的。

萧观乐呵呵:“好好!后天练的,爷爷我更喜欢!”大手一摆:“回去吧,收拾东西,明儿一早,起五更啊,晚了我可不等你们!”

斜一眸,在连渊等人扫过。又见到营门欢腾,是沈渭埋伏人回来。萧观大叫:“姓沈的,明儿起五更,跟我走,公干!”

“公你的头!”沈谓杀气腾腾,反唇就是一句。下战场还没回过神来,就这模样。

萧观瞪起眼:“你说什么!”

沈渭后悔失言,改口道:“公啊,那个,我说我抓的全是公的。”一指俘虏,自己嘿嘿:“没有母的!”

“哼哼!明儿跟我上路,我要你好看!”萧观笑眯眯,好似跟着他上路,他就能掐死谁似的,再对褚大点个头:“傻大个儿,还有你。”

陈留郡王清清嗓子,萧观瞪住他:“一会儿你清两回嗓子,刚才是让风吹的,这回是让沙扎的?”

你咳,你有能耐刚才走开,又回来作什么?

陈留郡王笑脸相对,总是年长几岁,不和萧观生气,只论道理:“沈将军和褚大,是我的人。”

“哦……这么说,我还得对你打声招呼?”萧观恍然大悟,似才想到。忽然翻脸:“我正要告诉你,你就走了,这不能怪我!”

陈留郡王忍住笑:“怪我,原因您总得对我说说。”

一张信纸盖到他脸上,晃几晃,就收回。小王爷继续得瑟:“看到了吧,我走了啊。”笑眯眯又对褚大瞄一眼,让看的人全背上一寒,这怎么看,还是公报私仇?

把大个儿带走,准备烤了吃?

信一闪,陈留郡王也看清一大半。又晃几晃,已看明白。陈留郡王好笑,对着发呆的褚大道:“大个儿,收拾东西去吧,”

“啊?”褚大又愣,怎么郡王也这样说。

“公干!”陈留郡王一般的甩下两个字,再对沈谓道:“小沈,明天跟小王爷公干!”又叫连渊:“公干!”

“来了来了,我来了,”尚栋跑过来,一看:“咦,这么快就打完了?”不无失望:“好些天没揍他,你们也等等我是不是?”

大家看他身后。

尚栋一扭身子,鼻子结结实实撞到萧观胸脯上,他个子低于萧观,正撞到护心铜镜上,小王爷牛眼圆睁:“你有日子没揍谁?”

尚栋见语气不好,一捂鼻子,本来也就酸,一蹲身子:“这是神出鬼没,牛鬼蛇神,鬼鬼祟祟,我的鼻子,”

“撞死你!”萧观异常严肃:“别装死,明儿跟我公干!”一扭身子,这回才真的是离开。

太子党们看向陈留郡王,他笑容上来,又一气点出余下人的名字:“洗澡去,明儿干干净净上路,把汗酸味儿全留这里,衣裳不用多带,随身的就行。到地方总有衣裳,对了,回来给我带好酒,不然我明儿不放人。”

葛通摸着头:“这是什么公干呐,这么大动静?还有,偏就没有我呢?”还有一半也是不公干的,就起哄着笑:“这是出去打架,所以把我们分出来一半。”

到晚上,正确消息才传出来。

褚大在帐篷里喜欢得睡不着,他为人憨直,又受袁训庇护,和许多士兵们好,不断有人来恭喜他,打仗几年以上的老兵们,有的流下泪水:“小袁将军对你真是好,”

小袁将军把褚大的妻子带来。

“我说过我们是亲戚,你不信咋滴。”

唏嘘声出来,再抬头满面泪落:“信,就是想我家那个,我说再打上几年,银子足够,我就回去。这仗,总不能打一辈子,官又升不了,”

褚大让他引得心头一酸,就开始骂他:“你小子嘴不好,见上官没有好听话,也不要总骂骂咧咧不是,所以你不升。”

“你能比我好?”老兵不服。

褚大无话可说,论梗直性子,他也一样。

闹到半夜才空下来,睡不着,出来往无人处去坐着,打算想会儿妻子。妻子是个绝色的,褚大一直引以为傲,说他不想,那是假的。

刚坐下来,就见附近早有一个人。葛通面容落寞,嚼着根草。

“葛将军,你咋还不睡?”褚大过去。

一猜就能中,褚大道:“是夫人没来是不是?道儿远,”他一个人笑:“想我来时,走了足有半年,就这还是表妹帮了钱,红花姑娘也帮了钱,不然我就来不了,女人呢,走远道儿,她心里怕啊,”

葛通站起来,不声不响的走了。

停上半天,褚大对自己面上一巴掌:“我这个嘴啊,你也太直了!”有妻子来看欢欣,没有妻子来看,自是不开心。

第二天欣喜的一帮子上路,葛通等人来送,精神已恢复好些。葛通和连渊家有点儿拐弯内亲,连渊安慰他:“等我见到妻子,让她即刻去信教训她,都来了,怎么她就不来?”

葛通轻捶他一拳,笑道:“好!”

一行人欢天喜地上路,撕欢儿的总跑马到萧观前面。

萧观就不乐意了,在沈渭又一次跑到他前面时,小王爷咆哮,反正这里场子大,天空地阔,随便吼吧。

“姓沈的,退后!”

沈渭无辜的睁大眼:“我怎么了!”一打马鞭子,又蹿到前面。

萧观在后面大骂:“你认得路不认得,你不跟着我,保你走不到!”

“不就是大同吗?我认得!”

“大同是他家吗!”

“问呗!”

小王爷让噎得难过,左右瞅瞅,除去跟他的人,是没有一个太子党和他好,这时候,格外显出小倌儿弟弟的好处来,小倌儿不在,就叫褚大:“兀那大个儿的,过来!跟着我,你才能到!你认得路吗?”

褚大有过一回来投军走半年的经历,陪笑:“我还真是不认得,我跟着您!”萧观满意:“这就对了,等再回来,我给你升官职,不过得你家小……”

及时收住,褚大也及时瞪他。

小王爷打个哈哈,亲昵地骂:“死心眼儿!我这是,喜欢他!”摸摸脸:“昨儿打的还在疼,我说大个儿,不是你家那小子,我早打过你了!”

褚大松口气,老实巴交的道:“只要您不说那句话,我还是恭敬您。”

闷头跟小王爷回来,除去他,全跑在前头。萧观正满意,打算发表一下感慨,褚大忽然哈哈一笑,一抽马鞭子,那马腾空,也到了前面。

“你!”小王爷气得面色发白。

褚大意识到,又转回来,难为情:“想老婆了,所以就忘记。”

萧观破口大骂起来:“没出息!没能耐!想到女人就晕头!你走前边儿,我看着你走,好色的家伙!”

前面,连渊问沈渭:“他在说谁呢?”

“说他自己吧,他不好色,他为什么回来?”沈谓道:“别理他,走,咱们前面打点儿猎物,要活的给我老婆。”

在同一天,韩世拓打马,京门外停下。离京几年,再回来扑面亲切。京城京语京韵味,让韩世拓深吸一口气,对跟回来的老兵笑道:“走,回家请你喝酒。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