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一十四章,主客齐到家/侯门纪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在家门外,韩世拓下了马。

见两个石狮子带着岁月痕迹,和门上坐着打盹的家人时,生出玄妙之感。

这不像他生长数十年的家,倒像是新地方。

跟他回来是两个老兵,比他兴高采烈。高兴劲儿的他们倒像倦鸟归林漂泊而回。

“真的是侯府,”

“这两个狮子真精神。”

下马去摸狮子头上,家人走出来,板起脸斥责:“这里不能玩!走开!”把手一挥。老兵们笑道:“我说你长长眼睛,看看这是谁回来了?”

“你们家大爷回来,你往外面撵是怎么着?”

韩世拓这才带上微微一笑,对望过来的家人道:“是我。”

家人看过来,浑身一震,原地僵住。拿手揉眼,再看这个青年,这才相信了,一蹦老高,往里面就蹿:“世子爷回来了,侯爷……”

另一个家人惊闻状,走出来也是不敢相信的神色,把自家的世子爷看上好几看,匆匆迎他:“世子爷,您回来也没先给个信儿,好让人城门上接你去,您…。”

对着韩世拓他说不下去。

三年没回来,变化太大了。但三年没回来的人,又不是孩子长长会变,真的能生出这样大的变化吗?

文章侯夫妻和掌珠出迎,在甬道上见面。碧青假山石下面,大吃一惊。

以前的韩世拓是什么样子。

总是一身轻粉淡红衣裳,身上总有沾染来的脂粉香,神情轻佻,似随时飞眼眸取人心神,那姿态随神,也就随时欲飞天之姿势。

狎玩者喜欢,正容者厌烦。

再看今天这个人。

一身老灰衣裳。

正因为衣裳暗,反把他精神衬出来。他的气色也着实的好了,起早贪黑的在任上,精气神儿全锻炼出来。

肌肤微黑,日头下面晒出来的,瘦上许多,本就底子好,生得不错,这就骨格清奇相出来。风尘仆仆的,笑容亲切。

俨然一个办事干练人回来。

文章侯夫妻眼眶子一酸。

人对美和好,都有分数。大千世界的人同生在一处,妍媸的标准都差不多。所以有个看错的人,就都以为他办的叫错。也就有看不错的人,以大家标准来衡量,以为对。

文章侯夫妻此时就是这种对和错全明白的心情,他们的儿子此时模样,出乎他们意料,也勾起他们心事。

这才是他们想要的儿子模样。

文章侯不是好榜样,却对儿子有一把子尺量,此时此刻,这儿子是他的!哪怕变了。

他一直想要的就是这样面容的儿子。

“世拓,”文章侯夫妻泣泪交加,这中间也有数年不见的思念,一左一右的把儿子围住。让出打量吃惊的空儿,给了掌珠。

掌珠对韩世拓,就更打量吃惊中。

她本身就没有过多的爱,这不是现代可以自由恋爱,就以前对自己丈夫的经验来说,也没有太多的期待他变样。

但变了的,不由掌珠不错愕。

细看,还是原相貌。但精气神由不正经变成老练谨慎,那眉头上常带一抹肃然,这是当差上习惯出来的,这就变成另外一个人。

反而更中看了。

也应着那句男人工作时最有魅力的话。

韩世拓一面应酬父母,一面对掌珠笑。掌珠还是那么好看,她没有变样。

“媳妇,你丈夫回来了。”见到儿子频频关注往后的眼光,文章侯夫妻虽舍不得把儿子让出去,也割爱,把韩世拓推一推。

韩世拓就到了掌珠面前,掌珠骤然涨红面庞,韩世拓笑嘻嘻,不掩饰他的思念,下了一揖:“夫人辛苦,父母亲有信来,有劳夫人家中操持。”

掌珠又吃了第二惊,原来她的丈夫嘴里还是有正经话的。

在掌珠的记忆里,这是个浪荡不成人的人,掌珠嫁给他不后悔,一是拿他在手心里,他心气儿就邪,掌珠又志气高昂,不怕他不服。二来侯府名声好听,而当时不嫁,也由不得掌珠。

夫妻成亲后,也厮守上有年余。但直到今天,掌珠才真的生出有丈夫之感,就是寻常人嫁丈夫是依靠的感觉。

依着山石,不靠他挡风,也有感觉上的依靠。

今天才有。

人有魅力,没来由的受人尊重,这有时候也叫气场。

这魅力和气场让掌珠生出缠绵的心,想自己的丈夫这就可以见人,也不次于宝珠的才是,后面老太太高叫:“孙子,你可算回来了,”

韩世拓丢下掌珠,对祖母走去,笑得眯起眼角一些细纹,总是任上有风霜日晒苦,看上去反而更添神采:“祖母。”

老太太也吃了一惊,扳着韩世拓的脸左看右看,乐了:“这是我的孙子,这个,才是我的孙子。”

她的意思不言而喻的,说出全家人的心声。可见人心对美丑,总向往。哪怕自己做错,也知道花是好的,泥地不好。

这就厅上坐着,一家人看不够回来的人。又请老兵上来问话,给东西。掌珠没话找话——她的丈夫忽然让人新奇,像孩子得到新玩具,这是给我的,但是新的,掌珠不由自主的,想找些话来说。

还是矜持的:“怎么全是老兵侍候?”

以掌珠来想,“兵”之一个字,就成了粗手大脚不精细,她家的丈夫怎么能受得?

韩世拓眼神儿斜向跟家人出去,赏赐酒饭的老兵背影上,随和地笑了笑:“都挺好的,一个会针线,补的比我好。”

文章侯夫人惊奇:“你还会补衣裳?”

“会啊。”她的儿子还是笑得随意:“当兵的什么都会,有一回一个官儿,对了,兵部里出来的,说过回京约他喝酒,他娘的,他吹…。”

掌珠白他一眼,这是什么话,喝酒,就他娘的。掌珠想,果然和粗野的人在一起,这就粗野了。

以前还是有好处的,以前多斯文。

文章侯呵呵笑了,他以儿子这话为傲:“是男人嘛,”可不就这么说话。遮盖过去,追问道:“和兵部里的谁约下喝酒?”

“管粮草的老于,还给他带了份礼物,早约好回京里见面,我喝完这碗茶,就去他家。”

文章侯就瞪圆了眼:“哦哦,那不能耽误你会友,不过,你知道他家地址?”

“早问过。”韩世拓又和母亲和祖母说他补衣裳:“他们吹牛,说什么都会,借我们驿站上的锅,烧出一桌子好菜,我说那我补衣裳吧,针应该不难拿,”

掌珠格格笑出来:“补出来什么花样?”

韩世拓也笑,拿手比划:“一只大蚯蚓。”扭曲着手指:“有这么长,他不肯穿,我逼着他穿上走的…。”

厅上笑声出来,老太太笑道:“真不容易,你补的是别人衣裳?”韩世拓好笑:“我的从来老兵们补,我补,我自己都不穿。”

神色,不时往厅外扫去,总带着走神模样。

文章侯会错意,以为儿子如今正事放心上,会正经官员理当的,就道:“既然带的有东西,送去吧。家里备酒,等你回来好用。”和儿子一起走出去,马上带的东西早送进来在廊下,韩世拓抓起一拎子捆好的,文章侯舍不得儿子,总想多和他呆会儿,送他出去,越看越满意,在大门外面,才低低地道:“得空儿,瞒着你媳妇,看看你二叔和四叔。”

“这不,就是给叔叔们带的。”韩世拓亦是低声,双手一分,不知怎么弄的,看着捆作一团的,不解也就分作两份儿。

“老于家里不用送,他在家就约明天过来用酒,不在就门上说一声我去看他,就这样。”

文章侯堆上笑:“好好,你是好样的。”

如今儿子嘴里句句是正话,文章侯生下儿子几十年,这才有能宽慰之感。以前韩世拓也说请人吃酒的话,但全玩得下流,和今天相比,全属邪气。

文章侯太满意了,就没有说起曾对掌珠的不满,是韩世拓主动说起。“掌珠也不容易,以前,家里也不像样子,是不是?”韩世拓对着父亲有些乞怜,像是在说凡事儿是不能怪掌珠的。

文章侯反过来对儿子陪笑:“怎么怪上媳妇,不怪她的。”

父子都松上一口气,达成共识似的有了一个笑容。

文章侯立于门上,见到儿子上马离去——他还要先去别人家里,拐个弯儿再去看隔壁的二老爷和四老爷,给三太太带的东西,早打发人送过去,三太太说备几样子菜再过来——马上身影有几分挺直,气向颇新,又似家里顶起门户之感,文章侯满意,自语道:“果然出去磨练人。”

又一拍脑袋:“说起来,这得感谢袁家。”

袁家没有人在,他进去告诉掌珠:“备两样可吃的菜,明天给宫里老太太和寿姑娘送去。”掌珠答应下来,也觉得这是应该送的。

……

二太太二老爷见到韩世拓,也吓上一大跳,见侄子出息,好似见活鬼。这还是原来那个?不是出京让人拐卖,又换一个回来的吧?

还算客气的说上几句。但对过府用酒,二太太犹恨掌珠,不肯去,二老爷也说不去。

四太太在家里,天热正在抱怨四老爷:“热也不能随意的用冰,你想把我们娘儿们热死吗?”四老爷回她:“去年就没有冰,你不也过来了!你当还是住在一起,随意花随意用…。”

四太太打断他,说起来这事就恨掌珠,拍着桌子骂道:“泼妇!叔叔她也撵,有能耐以后不要来找我们!”

“她找你耍猴去吗?”四老爷听着烦。他这几年是丁忧不敢玩乐,不然四太太一絮叨,四老爷早出去。这满服了还在家里不出去乐,是想着弄官职的事。在家就要听老婆废话,耳朵里顿时满了,说出话来也就不对味儿。

四太太胸有成竹,神秘地道:“她不找我们!祖宗不答应!”

四老爷起疑心,不过自己妻子也翻不出花式浪来,只问上一问:“你又是什么馊主意?”顺着一想,四老爷嗤笑:“又找城外亲戚们了是不是?打中秋节去和世拓媳妇说话的主意?我劝你省省吧,一年两年的,谁能说动她,劝你别去!”

“说不动她,还能说不动她家老太太?城外老太爷的三儿子得了差使,在太医院里当差,能进宫去,怕什么,让他去对安家老太太说说,还有那寿姑娘…。”

四老爷“刮目相看”状,冷笑道:“太医院里扫地的吧?你还当是太医,能进宫去,说得好轻巧。还寿姑娘,寿姑娘在内宫里面,一般的太医都见不到…。”

“反正啊,这事儿得给我们个说法,没长辈吗?没人管吗?”四太太说到这里,见门人颠颠儿地过来,大惊失色模样,没几步,跑出透身汗水,进来大喘气儿:“老爷,太太,来了,来…。”

“谁来了!鬼上门了?”四太太眼梢一吊,骂出来。四老爷也皱眉:“慌张什么!”又恨四太太,当初分家,不要几个老成家人,全是你喜欢的,全是这种不稳重的。

门人哈腰:“大爷,世子爷回来了!”

四太太还以为他是往侯府门上看到的,把桌子一拍,怒道:“回来就回来!又不是猪拱门,要你着慌!”

“是上咱们的门上来了!”门人比划着:“手上还有礼。”

新仇旧恨一起涌上,四太太是不听还可,听过怒发冲冠。跳下榻的姿势,直挺挺木桩子似橛着,挽袖子,紧咬牙,一伸手,把门闩握住,吼出来的嗓音:“拿上东西,给我把他撵出去!”

丫头仆妇们,全是四太太挑的,一起子好事的人。这就应一声:“有!”都去抄家伙。

四老爷惊住:“且住!给我放下来!这是想打架怎么着?”

“他上门不是打架,他作什么来?”四太太冷笑连连:“这两年,隔壁的话你没有听饱?”学着文章侯夫人腔调:“哎哟哟,我家世拓啊,如今出息了,官儿好,”再把脸一翻:“你没官儿,你听着敢是不恼!”

往外就走:“我不怕人上门打擂台,我正愁没有擂台打!”

四老爷拦不住,就当先往外面去。见自己的儿子先看热闹到大门上,正对着一个人道:“大哥,你是来看我们家笑话的吗?”

四老爷跺脚,也就气上来。刚才还有的理智半点儿没有,他本年青,比韩世拓大不了几岁,以前总和侄子争宠,算计母亲的家产,怕全给孙子世拓,分家后,恨到不能再恨,但文章侯不时给他送点银子,系住亲情还有,此时,让儿子的一句话,来看笑话的吗?想到自己官职无着,和侄子相比,的确是个笑话。

他倒比四太太先怒气冲过去,正要吼一声,愣住!

这个,这是我家那浪荡侄子?

韩世拓让兄弟说得脸红,他对着父亲说掌珠没错,生怕回家后家里人要说掌珠不好,但对着不大的兄弟无心之话,韩世拓涨红脸:“没有,”袖子里取一把碎银子,有五、六两左右,往兄弟手上塞:“拿去买东西。”

四老爷更愣住。

他的侄子以前只会和叔叔们争钱用,现在倒会给兄弟钱?伸手不打给钱的,四老爷又让韩世拓气质大变而愕然,这就把“冲”改成走,走过去想看个明白。

他怎么能有这样的心思,这还是别人才是?

这个干练面容的人,一定不是自己韩家的。韩家打长兄开始,就数二老爷有出息,但又生得阴沉相,本家里没有干练的人。

“四叔,”韩世拓唤他,陪上笑容,双手把礼物盒子送上:“给你和四婶儿的。”

说今天皇权更替,四老爷也不过就这样的吃惊。

他瞪住侄子的手,几个盒子外面光彩,有风尘,一看就是远路带回来的,起着皱儿。不管里面是什么,也是他的心意。

但有生以来,侄子以前吃酒玩女人捅漏子求自己帮忙例外,难得的侄子送礼到自己面前。

又有韩世拓气质沉稳,四老爷险些拔腿就跑,不不,这个不是我家侄子!这是别人家的孩子跑来和我开玩笑。

一只手过来,气势汹汹夺过韩世拓手上的礼物,是四太太到了。

四太太雄纠纠气昂昂,手上握的门闩也交出去,为此时夺东西。夺过,就咧咧嘴儿,好生沉重!

这里面装的是什么?

想头儿出来的慢,手快。想头儿没落稳,礼物先摔出去。四太太吼道:“什么东西,滚!不许上我家的门!”

反手去拿丫头手上的门闩,就听“咣当”几声,礼物盒子落地,怎么是这种声儿?看一看,四太太就不知道该后悔还是该更气。

盒子散开,上面的是衣料点心,轻飘,最下面的盒子里,滚出两个银元宝。各五十两,大银,一认就知份量,在街上“当啷啷”地滚个不停。

四老爷傻住!

四太太傻住!

家人们傻住!

随即,四老爷先火了:“你是做什么!”四太太是气头上,不吼她,她还能后悔,吼她,是火上浇油。反吼回去:“没出息!窝囊废!你是窑子里小娘吗?要人送钱上门!”

骂得四老爷气得直哆嗦。

一巴掌,对着旁边数碎银子正喜欢的儿子打去。

儿子机灵,一闪,对着外面地上大银是瞪眼,但才得碎银,料想外面那个没有自己的,还是赶紧握紧手中钱要紧,一猫腰从韩世拓肘下走了,嚷一句:“谢谢大哥。”

出去花钱去了。

四太太气不打一处来,还谢谢他!谢他个屁!

没有他,就没有那好管家奶奶,这事情全是他招来的。当初分家的时候,他只言片字也没有回来,如今满服了,可以睡媳妇了,他回来了。

分家分走多少好东西,他是大房,他要祭祖宗,好田好房子爵位全归了他!如今一百两银子上门,就想买好人名声头上戴?

人家送银子上门,又满面陪笑在面前,寻话来说,门闩是打不下去,旁边有个婆子洗菜,端着一盆脏水,怎么往这里端呢?这是四老爷养花要肥,有些脏水里有肥,婆子去浇花的。

四太太也不嫌脏,夺过来,气劲儿顶着,对着韩世拓当头就泼。

“哗啦!”

韩世拓原地傻住,四老爷重新犯傻。

这下子四老爷想说什么,都张不开嘴。四太太从来是不管她误会还是别人真的有错,上来先把事情做到绝路上。

如果她有三太太一份儿的软弱,有二太太一份儿的阴沉,也就不会和掌珠分家。说起来分家那天,二太太还想不说话,让本家亲戚说话,三太太只是哭,全是四太太火炭星子乱爆,嚷道:“哪个不走,哪个不是人!离了你们,我们照样的好!”

添好些话在里面,催着别人长志气,为什么不走?分!

一个巴掌拍不响,如果只是掌珠自己要分,文章侯夫妻和老太太都不答应,没有四太太,也分不出去。

今天,又一次不问韩世拓上门来意,把事情弄到这份上。

已经这样,一不做二不休。

四太太拿个门闩对着四老爷撵去,她怕一百两银子系住四老爷动心,她才这样,怎么能容忍丈夫和侄子说话,骂道:“滚回房里去!没皮没脸的,当初人家叫你走,你就走!人家上门,你就给他全脸面!依着我的吧,让满京里都知道他不要叔叔不要长辈,让他好好长长脸!”

四老爷不是老婆奴,但是让老婆用话拘住,用门闩捅回去的。

四太太也不敢真的打他。

又有侄子顶着满头菜叶子脏水,里面还有点儿鱼肠子之类的,惨兮兮站在那里,四老爷无法面对,随妻子回去。

文章侯过来,他一直在门上关注儿子往兄弟家里去,这就怒了:“这是怎么说的!老四,你给我出来!”

四老爷只装听不到,他就没脸出来。

韩世拓劝父亲:“不要找四叔了,还是看我这身衣裳怎么换下来的好,别让掌珠知道。”隔壁二老爷听到,出来也叹气,四老爷的恨他也有,不过二老爷还算能容人说话。

别人上门,总有话要说,听完不迟。

又有袁训。

得人意儿的亲戚占份量,又有宝珠走时和二太太会过,总是心里不僵。让韩世拓进来,二太太让人备下热水,取出二老爷衣裳换下来,文章侯父子回去。

文章侯让气住,暗想中秋节再也别想我送银子。你的官职,哼,你自己想法子去吧。又有儿子回来是欢喜的,一家人欢欢喜喜用酒饭到晚上,还是皆大欢喜的。

当晚回房侯夫人知道,把她也气得不行,第二天告诉老太太,老太太本就不喜欢四儿媳妇,这就更恼上来。道:“幸好分出去,不然真祸害!”

侯夫人附合:“就是这话!”

她们对分出去的四房同情心,到这里,也就快没有。

……

中秋节前,宝珠等人到家。

小镇一入眼中,宝珠就让人去告诉各车里:“就要到了,这就可以休息。”女眷们都松口气,不想在路上过中秋,这就赶。

在船上不觉得,坐车里一颠成天,到晚上全睡得香是好事儿,但第二天接着骨头疼,都是咬牙忍下来的。

这中间有人是不情愿来的,大家都来,公婆期盼,才来的,背后抱怨就生出来。宝珠察言观色,晚上住下店,还要用言语劝解。

人家没有明着说出,不能明着劝,又说多了,怕人家恼,这抠心思的事儿,让这是宝珠最累的一次行程。

就要到了,宝珠也生出疲倦之感,心想可以痛快的睡上一觉。但完全放松,却还不是。

和红花在车里筹划:“各家院子全早安好,可见勤快点儿,在京里早想好如今省事,现在只一样儿,各家爱静爱动不止,吃甜吃咸不等,好在同行,同用过酒菜,这就能知道。”

都请过客,你家菜淡,他家菜浓的,口味不问自出。

红花满面仰视:“这是奶奶想的周到,换成是别人家招待,才不管这些。”

“来一趟容易吗?由此我想到小爷也不容易,他们千山万水的来,我们千山万水的来看,不招待好,下回不来了,可是我们的错儿不是?”宝珠用扇子挡住脸笑。

有打趣自己的意思,也打趣别人。

千山万水的来看,这话本身自有情意。但千山万水的来了,不招待好能行吗?

红花想起一件事:“各家奶奶们全说自己买菜做饭,奶奶可回她们的话?”

“咱们守着田庄子,又养牛羊鸡鹅,还买什么。当真是寿姐儿那般,吃她的铺子要先问钱?”宝珠盈盈:“我已想好,院子里没有厨房的起厨房,但是头些日子呢,一处吃,也热闹。但每天水菜送过去,想自己弄的,也就自己弄起来。”

红花叹道:“这是奶奶想的真周到,这样子住着,还能不如意吗?”

“这是皇上见过说好的,你当是一般儿女眷?”宝珠和她玩笑,眉眼间还是和以前那般,和红花亲厚着呢,红花总是放心呢,对姑太太是谁,也就压在心里。

红花以前是,奶奶怎么能不告诉红花呢?现在则是奶奶不说,必有道理。理解上增多,别人不说,别人这样做了,或解释或不解释,总有他的想法,红花大长进。

坐车是舒服的,车上过日子实在不舒服。到镇外枫林,宝珠让停车。下车先到世子妃车前,问候道:“这里荫凉,坐车累了的,下车走走呢?”

世子妃一揭帘子就出来,道:“就等你这句话,才刚我就想说下车走走吧,再坐,我骨头都要散开。”

她尚且是这副模样,这还是在家里会些拳脚的,何况足不出户的女眷们,听到宝珠的话,放风似的下来。

地面无草的地方,是滚烫的。

林下有风,但为行路方便,不是绣鞋。不着靴子,也是千层底那种。闷热上来。

小沈夫人娇气,嘀咕道:“下一回儿再请我来,我也不来了。”又抱怨自己:“我是怎么了,竟然跑来看他?”

全然不顾忌袁训在。

袁训听到,只有骄傲的。看着人把车上东西先进镇,十几条大船,装满大车上百辆。家里没有的,万大同从城里雇来。

一部分行李先行回来,一部分随着主人后面到来,这才不惊路人。

宝珠听过,没想到丈夫又把心思转到自己身上,忙着劝解,陪笑道:“晚上凉呢,这是中午这般的热。”

小沈夫人又嘟嘴:“又冷又热的,这是什么好地方,六姐,亏你呆得住。”

袁训只当自己耳朵聋吧。

宝珠却有办法,不是只劝解,道:“加寿可喜欢呢,”这下子把所有人吸引过来,都想到对啊,不是羡慕袁家的好孩子,才肯往这里来。

想到女儿,宝珠笑容更满,悠悠然对着林外小河看去,对袁训道:“别忘记给你女儿捉鱼送去,她要呢。”

袁训说好,暗笑那鱼到京里不会死掉吧?

“还有寿姐儿要的蛐蛐儿,”

袁训不再默默,道:“这晚上冷了,上哪儿找蛐蛐儿?”宝珠佯装生气:“我不管你怎么弄来,你女儿要的。她就要这里的蛐蛐儿。”

袁训喃喃:“儿子我才不惯着,乱要东西我就打!”

宝珠又打断他,一脸看笑话的神气:“你试一个看看?”对后面挤眉弄眼,母亲带着孩子们在。

袁夫人板起脸:“胡说!”白儿子一大眼。

母子夫妻说起话来,又都去看两个孩子,也就忘记热和累。

白天热,怕抱着太暖,两个小木床,从京里抬回来的。袁怀瑜袁怀璞已生下半年,在船上会坐,这就坐在木床上,上面有纱罩子,各抱着香果子,笑嘻嘻地东张西望,煞是可爱。

“啊嚏!”袁怀瑜打个喷嚏。

世子妃正想说别是受凉,却听袁夫人欣喜:“这是祖父知道咱们回来了。”袁怀瑜笑呵呵,他也听不懂。

世子妃纳闷,虚心请教:“伯母,怎么另一个不喷嚏?”世子妃想这还是受凉不是。袁夫人悠然自得:“这个是大的。”

这是长子,世子妃恍然。但心里总不信,暗暗好笑这话好没道理。祖父看孙子,不一起的看,还只看长孙,难道鬼也有偏颇。

这时候,听有人一声道:“快看,他们倒先到了!”

大家全看过去,见镇外站着一排的人。

镇外和林子中间无遮挡,这是不让有人藏匿的用意。这是中午,日头明晃晃的在他们面上,把一张张原本年青的面庞,都照出老气横秋。

幸有笑容,把老气横秋弥补。都咧着嘴,小王爷的嘴像是最大,跟个瓢儿似的。

萧观上路前,装模作样还发脾气:“好好的没事干!不侍疾她跑来!”到当晚葛通等人郁郁,萧观开心了。

小王爷不在这时候开心,错过这村就没这店,不气死没老婆看的太子党会觉大吃亏。没老婆看的人,小王爷才不气他,只气三个字的,“太子党”。

上路后好正经,天天骂马跑得快想女人,直装到这一会儿,见妻子走在女眷中间,再不近女色的人,也久别重逢上来,把嘴咧到耳朵根。

“哈哈哈哈,”

沈渭自言自语:“不想?就这模样?睁着眼睛说假话!”萧观没好气瞪瞪他,赌气道:“那我们站这里都不动,看谁先过去,谁家就有河东狮吼!”

“我不和你赌。”沈渭吓一跳。

小沈将军娶的是表妹,曾对袁训说过:“打小儿养成习惯,她哭我得陪着,她笑我得陪着,”也有不耐烦的,但习惯使然。就像现在,和萧观说过,小沈将军头一个迎上去,对着妻子笑得好欢畅。

太子党们全张着嘴,就是他们也没有想到小沈将军是这讨好老婆的姿态。

连渊忍无可忍:“以前就没看出来,他倒有这么丢人。”尚栋好深的叹气:“知人知面不知心呐。”

随即,目光飘飘,全看向萧观。你呢?别也是个说嘴的。

萧观高昂着脸:“看什么看!男尊女卑,她不过来见礼,我才不过去!”对着沈渭更鄙夷:“什么东西,犯恶心!”

所有的人都停下来,没听到他们的争执,也要停下来看小沈将军和小沈夫人。

小沈夫人娇滴滴:“我累了的,”

沈渭陪笑:“道儿远不是,又坐船又坐车的,说你来我都以为听错,”小沈夫人咦上一声,不情愿了:“你不想我来吗?”

“不会不会。”

“那你这话什么意思?你是说我贪享受,不是出自内心的来看你?”

“没有没有。”小沈将军乱摆手。

小沈夫人眉头不展,只因他的一句话,苦心积虑地要给丈夫安个罪名,又道:“那就是,你并不想着我,嫌我来,你烦了是不是?”

沈渭着实的一惊,人人都看到。据他经验,表妹说你烦了我,下面就哭哭啼啼要半天,哄都累死人,远不如此时低声下气息事宁人来得轻松。

忙陪笑脸儿,不管周围的人怎么看。“怎么会?你来我不知道多喜欢。就是怕你路上累到,这不是舍不得你。其实我呀,做梦也想你来。”

小沈夫人破泣为笑,也就没有泣出来就是。还是那么的娇:“为什么要我来?风又大的,你不心疼我才是。”

“这里花儿好,盼着你来看看不是?”沈渭就地掐朵红花,送到妻子面前,笑眯眯:“你闻闻,香得很。”

萧观长长呼出一口气,再不呼气,他可以憋闷死:“我恨不能眼睛瞎了,也免得看到这丢人现眼的!”

走去,对世子妃一仰脑袋,就算招呼,大大咧咧让她:“过来!”嗓音粗鲁,可以杀猪。

先去对袁夫人见礼,有小沈将军恶心着,小王爷要作个表率,从没有过的斯文:“谢伯母路上照顾。”

袁夫人说不敢当。

去见袁训时,张了张嘴,一声“小倌儿”还没有出来,眼角见到褚大虎视眈眈紧跟自己,小王爷打个哈哈,在袁训肩头用力拍打:“小袁,袁将军,”袁训也没注意这位让褚大给威胁上。

又谢宝珠。

宝珠正让沈家夫妻弄得,也微张着嘴发怔。这当众的秀恩爱,总是惊人。还是袁训忍笑轻推她,宝珠和小王爷问候过,继续看着沈家夫妻发怔。

那一对夫妻已依偎在一起,小沈夫人娇羞满面,小沈将军好生怜惜。连渊等人都为沈渭脸红,尚栋握个拳头,都想给沈谓一拳。

但最后晃晃,也就罢了。

让小沈将军全膈应到,别的夫妻相见,本来是满心缠绵,现在全变成粗枝大叶的一见,道声辛苦,有的还不道辛苦,反而道:“父母面前不侍候,跑来做什么?”

好在妻子们全能理解,因为她们中和宝珠一样呆住的人不少。

宝珠想原来还可以这样,还可以…。不羞吗?耳边,传来袁训的低笑:“你应该喜欢,”宝珠张着嘴转向他,见表凶轻挑眉头:“我们是女儿许给他,看他们家的家风多让你我放心。”宝珠扑哧一笑,把震惊的心思收回。

连渊抱起袁怀瑜:“我女婿。”

尚栋抱起袁怀璞:“我姑爷。”

袁怀瑜袁怀璞乍见生人,瞪上几眼,但见祖母相伴在旁,也就咧开嘴儿笑了。连渊和尚栋心花怒放,抱着他们和妻子往镇上去。

褚大,这时候才着了急。

他见到一堆女眷,衣着锦绣,发髻明铛。明珠呢?他的布衣妻子在哪里?

方明珠泪湿面庞,她就在他身边。方表姑娘没有现代人澎湃在外热起来就要发晕的感情,环境使然让她激动。

千里迢迢看丈夫,好似现代到另一个半球上去。纵有飞机,心情已过十万八千重。

她来了,她到了,她看到她的丈夫,她让惊奇住。

褚大以前是健壮的,因营生低下而全无威风。面前这一个,还是她丈夫的容貌,却似庙里四天神。

内在的气势,远不是跳脚就威风,远不是牙尖就震慑,那种面对战场也要镇定的内敛,在褚大身上发作出来,如果夫妻在街上见面,方明珠老远就会避开他。

不敢认他,让方明珠哽咽到不能。而他找来找去的焦急,更让方明珠哭着说出一个字:“傻。”

“明珠!”

褚大让火烧到似的后退,随后摔坐在地上。瞠目结舌,震惊翻腾。认了半天,才吃吃再道:“真,真的是你?”

早在夫妻们相见的时候,她就到自己身边。褚大盯着小王爷去和袁训见礼,她又跟在自己身后。

以为她是贵夫人。

她穿着一件上好的夏布衣裳,脂粉香气不亚于夫人们。是褚大在夜里梦回思念妻子的时候,曾幻想过回京去给明珠买的好脂粉。

那是他在大宅门里送水时,曾在无数女眷们身上闻到,又在文章侯府里也闻到,以为妻子的表姐也用的那种。

他要给明珠的,现在明珠身上。褚大还带着吃惊,不再慌乱,起来对妻子深深凝视一眼,从她衣上的绣花,看到她腕上双金钏儿。

那金钏儿带着新出铺子的光泽,自己家里是没有的,虽然岳母方姨太太手里存的还有私房。这是袁将军夫人给的才是。

“扑通!”

褚大对着袁训宝珠跪下,方明珠明白过来,也随着跪下。此时褚大心情的感激无话可以表达,他又是个嘴笨的人,他只有用一礼来表达千重万重的谢。

古人说大恩不言谢,那是没有能表达感谢的东西。而且随时也预备着别人需要时全力以赴的感谢,不是压根儿不谢。

褚大不会这句话,他是一定要谢,此时要谢,他再无它物,只有深深行上大礼,他那心里装得满当当的幸福感才不会噎住自己。

幸福这东西也是流动的,这会儿就到宝珠和袁训身上。宝珠的感受更浓,她一面让人:“扶起褚姑爷来”,一面妙目流盼,温暖不已。

宝珠不图他们的谢,但有谢总是件美妙事。情不自禁的对着袁训偎去,又情不自禁的嘴角噙笑。

袁训含笑,他并没有宝珠受礼时的慌乱,男人和女人心情并不相同,而更多的地位高下也多见于男人心中,所以女性时常有心软之称,而男人四海建霸业。

“起来!”

一个大礼,让袁训更坚定自己没有留错禇大。除去他报答褚大以外,袁训早动给褚大富贵的想法。

想争取一个人,唯有浓浓的付出和……褚大不是想争取,却做的更纯洁。

……

大家进镇,袁家杂货铺子那堂屋根本坐不下,宝珠让腾出酒楼摆接风宴。本想一家一家的带去看屋子,但无人能等得。趁着中午暖,赶紧的回去洗洗换衣裳,睡上一觉解乏才是。这就由家人们送去,见腾出院落洗得洁净,旧门缝里都剔得雪白,都各满意。

宝珠换过衣裳却还不能睡,最要紧的一件,往辅国公府里送信,把带的东西送过去。小贺医生正好跟车回家,抱着他的赏银欢喜。

消息到国公府里,孩子们很快就知道。

“表婶娘回来了?”

先是老八龙怀城的女儿去告诉各房兄弟姐妹们,又或是龙二的孩子跑得快。国公府八个妯娌请出国公夫人和姨娘们,说哪天请宝珠时,孩子们冲进来,厅上顿时红了,清一色的大红包儿摆开。

全是旧年的,但此时孩子面上的理直气壮,胜过旧年。

宫姨娘失笑:“这又闹的是什么?”

“给钱!”

“还敢不给钱么?”

“去年的钱,今年的钱,正月十五的钱,端午的钱,去年腊月的钱……”

孩子们嚷着:“表婶娘回来了,加寿回来了,给钱!”

女眷们笑成一团,好容易不笑,国公夫人吩咐丫头们:“去我房里取点儿钱分给他们,但表婶娘来时,可不许这样的闹她,还有加寿是不会回来的。”

止住笑的女眷们又笑起来,八奶奶道:“加寿如今养在宫里,怎么能说回就回来?”

“那!”

头一个,龙八的女儿就不相信。鼓着腮帮子对母亲巴巴嘴儿:“这里还有钱没有讨,怎么能不回来!”

“会回来的!”

孩子们争着扮鬼脸儿,不服气的嗓音此起彼伏:“看着吧!”

还有一个居然对母亲嚷:“不信走着瞧!”

“准备钱吧,不然加寿不依你!”

“表婶娘不依你!”

“都不会依你!”

把钱气呼呼分了,气鼓鼓的带着自己红包离开。这么一点儿钱,还盖不住红包底子,怎么会让人满意?

…。

数千里外,草原碧绿中渐转黄。无数奔马惊醒草丛梦,战战兢兢窥视马上刀光。苏赫目光凶狠让围在中间,带着他满心的仇恨,带着他最彪悍的队伍,去此行的目的地袁家小镇。

嗜血在眸子里闪动,让苏赫看上去更像受伤后残暴的狼。

血洗!

他的心中翻腾出这句话,一直翻腾着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