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一十五章,笨呐/侯门纪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马背上的风,带起面上无数涟漪,激起苏赫心头波浪。直到今日,他没有能杀掉袁训,是他的奇耻大辱。

马背上民族,有着他们相当明显的优点,直率或者叫直接。对于一个有猛将之称的人来说,杀父仇人不能久留。

但事实上,袁训在大捷石头城以后,已过两年。

袁训的存与去,已经是苏赫捍卫自己名声的事情。他不惜为袁训进京,不但有福王府为内应,还有他的脸面。

这一次他挥刀再来,还有另一件心事。

换成以前,苏赫敢于驰骋于边城之外,却不能说长驱入关。京中之行,繁华地面勾得苏赫馋虫增生,袁家小镇,位于关城之侧,严格来说是关城之内,就成了苏赫练兵的头一站,而且,他还能报仇。

杀不了袁训,血洗他的家人也行啊。

…。

这是种建立在家国之中,大多难解开,不死不休的仇恨。

是不是也存在有宽恕和原谅,所有的事情里都有宽恕和原谅。但宽恕和原谅需要的契机和动机,在这一种里,很难出现在当事人心里,或者说很难自动浮出。

很简单的,就是报仇。报仇,绝对性压倒其它的一切。

……

最早发现苏赫异动的,是陈留郡王。

这一天他懒洋洋的看公文,辅国公坐在他对面,上午时分,不打仗的时候,不是休息,就校场在练兵。

外面没有太多的人声走过,帐篷里更静悄悄的,除去他们的呼吸声,就是翻动公文的沙沙声。

呼吸声是重了些,起于公文。

面容犯懒的陈留郡王,也克制不住自己不时深重的呼气。“呼…。!”当他又一次这样重重有声时,辅国公说了句:“你担心吗?”

国公纯属调侃。中宫娘娘是陈留郡王妃的嫡亲姑母,国公的意思是,女婿你不用担心。皇上调派兵马,纵然有疑心天下人的意思,也不会疑心到你这里。

陈留郡王懒懒,他觉得笑不出来,也不能有什么不悦的表示,只有这懒鬼模样以发心中不解。

斜眼对公文:“陈英,萧华,杨水,这是项城郡王的心腹,”手指按在公文上移动:“去汉川郡王军中,”

辅国公打趣:“汉川郡王要喜欢了,”但内心还是骇然。皇上这样的调派,是罕见的,郡王们要是不服,那就只能造反。

这对翁婿刚才的呼气声重,就是为这些消息。

公文是陆续来的,到一次让人吃惊一次。直到今天,陈留郡王才有功夫细细的整理,当时亦吃惊,这又和辅国公重头吃惊起。

陈留郡王喃喃:“这些全是能打仗的人,项城郡王本就和我争名次,争不下来见天儿不喜欢,皇上又调走他的能干将军,他跳起脚来不知道好不好看?”

“都不是家将。”辅国公理理思绪,缓缓的为京里找出解释。

陈留郡王苦着脸:“不是家将也痛死人!将军们都是杀出来的,早有同命的心。去别人帐下,先不说不服,”又板起脸:“我的人去别的地方,还有小鞋给穿吧?”

“你也可以给别人?”辅国公提醒他。

陈留郡王叹气:“岳父您看后面的,”又指四月里来的公文:“把项城郡王的人给了汉川,把定边郡王的人给了项城,给我将军小鞋穿的人,肯定他的人不在我这里,我能制约住谁?”

抚额头惆怅,呻吟着却又透出佩服:“皇上和太子殿下果然是英明天纵,这一着让人不服不怕都不行。”

“以后这怕会是经常事情。”辅国公抚须推敲。

再就仔细地回想史上曾有过这样的事情:“先先皇在的时候,怕郡王们掌兵权后,拥兵自傲,是这样过的。当时郡王们只有采邑上收益,却没有固定的封地,在一个地方上练兵数年,就换到另一个地方上去,”

“这是防造反啊。”陈留郡王幽幽,他不是不能理解,却是不敢苟同。

淡淡地道:“皇上让福王府生变,这算是敲了个警钟。随后更换我们帐下的人马,这主意不坏,但我们八家郡王中,只要有三四家不服的,就不是梁山王一个人能拿下的。必然的,我们八个人中,有人一心向着梁山王。”

“就是你喽。”辅国公对女婿笑笑。

而且鼓励他:“瞻载,这是你报效的好时候。”

陈留郡王也笑:“只要没有造反的心,这倒是报效表忠心的好时候,不过,”他摊开双手表示无奈:“这事情一半儿是自己平时的忠心使然,一半儿是京里的青眼有加,不是我,也不一定。”

话说到这里,夏直进来回话:“咱们的流动哨回来,说五天前看到一队人马没有旗号,从渭城郡王的左翼,隔上一百里远远的绕开,往定边郡王那里去了。”

京里忽然对将军们大变动,各家郡王全留着心。有些公文是单独给某郡王的,别的郡王都不能收到。

想要知道谁家的将军让动了,除去让动的那位,和接受的那位以外,余下的人全凭着在别人营中的内应来打听消息。

陈留郡王因小舅子的原因,从去年就和梁山王不离不弃,这才有便利借上一些公文来看。但让变动的将军到了以后如何,全是自家的流动哨放出去,敌情也打探,别人营外也打探,这才能更清楚明白。

陈留郡王就露出个嘲笑的表情:“这又是哪一家的将军让撵得换个地方?”

习惯性的,就往地图前面去。皱起眉头:“奇怪!他们来的那方向,东安郡王才骂过娘的地方,他的将军们让换下来,给了打仗最差的长平郡王,东安郡王气得给王爷写信,说老了,挡不住那个防线,王爷也没扭着他,由着他撤后,这是谁?长驱直入的。”

随口的长驱直入,把陈留郡王自己打得一惊。脸儿一黑,喝道:“夏直!”

“在!”

“咱们在定边郡王那里也有流动哨,去个人让他们盯紧,另外再放几个跟着这起子人,心提到脑袋上,只怕来者不善!”陈留郡王凭他多年从军的敏锐,察觉出不简单。

夏直出去,辅国公走过来。见女婿锁眉在地图前面踱步,似有大战前的焦虑,辅国公道:“你担心过了吧?”在这里不无骄傲:“也是,你一直谨慎。”

又道:“但是,如果你想的对,他们是直奔大同府,这怎么可能?如今离大同府最近的是项城郡王,还有退下去的东安郡王也在那里,项城虽不如你,也不是最差的,又有东安郡王远在你之上,你想的不对。”

陈留郡王苦笑,却不可能的事情,却会在战场上出现。

本来是焦虑皇上更换人马会引发逼反的事情,现在则焦虑他所想的。

大同府?

陈留郡王心揪起来,小弟在那里!

也有小王爷,也有一半的太子党们。他们带有随身家将,个个以一能当百个普通士兵,但如果是苏赫的精兵,能不能以一当十都不好说。

有时候,还以一只挡一。

这想法越想越有可能。

手随心思,沿着这条线路在地图上反复移动,辅国公看懂了,呆若木鸡。本就在地图前面,又是一个扑上来的姿势,地图是挂起来的一块布,国公扑动地图,又撞到帐篷。

几声晃动后,国公和帐篷一起稳住,面如土色。

“阿训!”还有他的妹妹。

陈留郡王低低的叹:“岳父不要慌张,”

刚才说他想得不对的辅国公怒了,对他挥着拳头:“我能不慌吗!”

返身回去,对着那条路线震惊:“他们去大同府?如今正是军心涣散的时候,本来最近没有仗打,王爷打探的清楚,瓦刺死了一位重要的人物,举国举哀,没心思动兵!这时候换将军们正是时候,但项城郡王怨天恨地,东安郡王这老鬼最有心机,他今年就不想出力,所以全营退回大同外,又不守大同,离开数百里,只要一支轻骑兵,”

“不是轻骑!”陈留郡王静静地插话:“是苏赫的铁骑!”

“绕过大同绕过卫所,”辅国公面无血色。

像怕他吓得还不足够狠,陈留郡王又接上话:“也许卫所根本不拦!”

辅国公跳了起来:“什么!”

陈留郡王心平气和,说正经事时总要稳定为上:“岳父,您冷静下来想想吧。华阳郡王在京里谋逆,为什么这就急着换边城的人马?还有国公们包括您,为什么受到有郡王称呼的人排斥多年,还不就是卫所不完全中用。”

“卫所不中用?我们也管不了!这不是以前,我祖父在的时候,国公手中还有权柄,能安排卫所。后来地方龙蛇混杂,生不完的闲气,遇到进犯又担不完的责任,有郡王们掌兵权,我们也省事不少,”

“所以省事,省到现在,各家郡王独大,钱国公府没了,冰冻三尺,不是一夕之功。”陈留郡王面无表情:“十大重镇,十大国公,你们不能辖制卫所,郡王们自然接手。”

辅国公冷淡:“我们没有那道血脉,外臣亦不敢常年数代的得罪人。”

再说下去,就成辅国公代表国公一派,和郡王一派的数代矛盾。陈留郡王把话题转开,再回到袁训身上:“小弟那里有多少人?”

辅国公的心这就回到妹妹母子身上,焦灼不安地算着:“大同府里驻兵,和别的边城相比算多的,但也不能全出去救,还要守城。卫所,算了吧!”

唉叹一声:“家中还有府兵不足一千,你家里来不及救,雁门关,也一样来不及,只要苏赫马够快,”

辅国公心凉一片,苏赫的马还能不快吗?

陈留郡王道:“那就只有小弟自己的家人,和小王爷他们!”他往帐篷外面走去。辅国公急道:“还没商议完,你去哪里?”

“我去见王爷!”陈留郡王淡淡:“哪里还等得及商议完。”辅国公追上同去。

梁山王听完,也吓了一跳,他的儿子媳妇全在那里,这就让流动哨去打探,并且派人去问各郡王军中,有谁的人马五天前从那里经过?

郡王中有一半为更换人马不悦,回复的既慢又敷衍。等到弄清楚,又过去几天,流动哨都回来了,说那队人马衣着不清,俱不是汉人。

“苏赫!”

梁山王听报,拍案而起,勃然大怒,他们的目的已经清楚,必然是奔着袁训而去。这就要派出人马增援,又和陈留郡王商议以后,陈留郡王请命:“精兵以对精兵,轻骑以对轻骑!等大军过去已赶不上,又各军中正在收拾上面,调遣上不齐,请王爷允我前往!”

当天,陈留郡王就点齐人马,余下的太子党们全闲在,跟去了一半。

梁山王和辅国公送到营外,看着他们在暮色中去了。等不及明天,救人要紧,傍晚也离营。陈留郡王去最合适,那是他的亲戚,他会比别人格外用心。国公泪洒衣襟。

…。

大早上的,小沈夫人又对着窗外颦眉。她的丈夫守在她身边,从夫妻相聚就几乎寸步不离。见丫头摆上梳头匣子,提起一只笔来,对妻子笑:“今天要画什么样的眉?”

“不画了,”小沈夫人嘟嘴儿,让她本就娇滴滴的面庞更添出十分的娇模样。

沈渭就寻思:“这是心气儿不好?和我,肯定不是,我这几天多陪着你,”小沈夫人娇笑:“不是你,”笑过,又把眉头往一处儿紧,还故意对着自己丈夫晃几眼,让他好好看看。

“别说你吃袁家嫂夫人的醋,羡慕人家有好孩子?”

听过,小沈夫人又娇笑:“才不是,我和六姐姐好的很。”红晕似朝霞轻染,上了眉头,才锁着的眉头解开三分,低低地道:“六姐对我说一同守着,我说了好。”

沈渭欣喜若狂模样,但心里却着实的嘀咕。妻子守着他,他是真心喜欢,但是,得先把话说个明白。

“你留下来,父母亲和岳父母都没有话说,”沈渭是家里最小的儿子,小沈夫人又是沈夫人最喜欢的外甥女儿,成亲后,是媳妇中最亲香的那个,凡事都会依着他们。

“但是,这里比京里更冷。”沈渭都能想像到妻子让冻哭的场面。

小沈夫人娇嗔:“六姐说冬天雪更好,梅花也更香。”

“这倒也是,这里全是野梅,香出来时,从早香到晚上。但,这里没有京里繁华,”沈渭想妻子爱逛个脂粉铺子珠宝铺子,衣料铺子里看新布料。这些,这里全有,有些是异域过来的,比京里还要好些。但大同到底是边城,是乱的,出门不能随意,又住在城外,离大同有半天的路,和京里出门就是长街不同。

“我们自己有船,昨天我才问家里要今年的新式样衣裳,六姐说年前制出来,还可以多卖些钱。”小沈夫人这样的回他。

沈渭是真的喜欢了:“你还要在这里有铺子?”

“自然的,不然怎么叫守着你?”娇女小沈夫人笑眯眯:“六姐说这里钱好赚,又说冬天足不出户,也是的,没有亲戚一定要走动,在京里亲戚那么多,不想去也得去,真是烦呢。”

说着又娇上来。

其实走亲戚和姐妹们说话,是她最喜欢的事情。

沈渭这下子放心不少,附合道:“是是,那你在这里吧,我一年准能回来一次。”讨好妻子:“我比袁兄还要回来的多,可好不好?”

小沈夫人心满意足的点头,听丈夫又问:“那你为什么不让我画眉,你哪里不喜欢?”才哄好的妻子,这就脸儿一黑,而与此同时,小王爷的粗嗓门儿响起来:“胖妞儿!给我拿衣裳,快着点儿!别磨蹭!”

沈渭恍然大悟,妻子和小王爷……小王爷看不上妻子的娇气,妻子看不上小王爷的粗声大气。让小沈夫人难过到,小王爷每天早上晚上必吼几嗓子:“胖妞儿!”语气粗鲁,俨然屠夫。

话说小王爷住的是隔壁的隔壁,他每天的嗓音准时准点送到沈家夫妻耳朵里,比点卯还准时,嗓门儿也拿捏得不错,估计叫完多喝一碗水才行。

小沈夫人见天儿让小王爷膈应掉,也算小王爷报复有方,报复自己让沈渭膈应掉那仇。

那边胖妞儿胖妞儿叫的毫不礼貌,这边小沈夫人气得眼泪双流。人家是冲着她来的,她有感觉。

“就是说我天天使唤你,就是这个意思。小王爷是比划我呢。”女人的直觉总是很准。

沈渭轻哄妻子:“他管天管地,管不到我们恩爱。来来来,把眉画好,咱们出去气他去。”

早饭,昨天说好一起用,沈家夫妻出门时,别人也夫妻双双把门出。连夫人忍住笑,尚夫人对她使眼色,别的夫人们也是一样看过来。

见小沈将军哈着腰,他比妻子高,跟奴才似的托着妻子的手,就得哈腰。寒暄问候出了门:“风上来了?衣裳穿的足不足,到中午又热了,哪里开花,香,你要不要,我掐去?”

连渊等人就装看不到他。

他们都受不了,何况是小王爷萧观

萧观大步从院里出来,头也不回的往吃饭地方上去。世子妃跟在后面,因丈夫大步,就跟得匆匆。好在心宽的人,并不生气,还和连夫人等人打招呼,和沈夫人让侍候的从容来相比,世子妃像跟班的。

小王爷只要出了门,只要有沈家夫妻在,就正眼不看妻子,俨然一个没正眼神儿的丈夫。

小沈夫人鄙夷小王爷时,小王爷更瞧不起她。

男人张口就来的话,一个女人,应该恭敬贤良淑德兼备,总结成一句话,就是捧着男人最好。

小沈夫人恰恰是相反,一个男人,不会疼人不会让人不会……亏你还是小王爷?

假如没有出京,这辈子也不会有小王爷和小沈夫人之间的暗战。但有这样遇到的机会,不可避免的爆发。

等到坐下来,这暗战也不停。

小沈夫人是不会和小王爷坐得近,虽然她并不烦世子妃,但着实的烦小王爷。一声嘤咛,一个眼神儿,沈渭就知趣地把妻子的位置定下。

这位置可不是好定的。

昨天风大,近门有风,坐里面又闷,坐中间…。要和小王爷撞上,就得东西南北角儿斟酌着,才能选一个又能看到酒楼后院子里花,又能看到外面街道上走的人,又不冷静,又不吵闹。

好在除去萧观以外,别人全肯成全,由着沈渭挑好位置,夫妻坐下,别人才坐,不然全是萧观那样的人,光安坐就可以打起来。

“哼!”饶是没劳烦到小王爷半点儿,他也看不下去的模样,鼻子里出好些声,对世子妃横挑鼻子竖挑眼睛:“坐下!有坐儿就不错了!还看什么!吃什么,快给我洗碗去!”

小沈夫人就要扁嘴,又冲着我来了。

在她的面前,她的丈夫要来热水,碗筷都是干净的,也亲手涮了又涮。再把几双筷子放眼前看看,笑了:“这两只秀气,给你。”

别说萧观听不懂全是一样的筷子,怎么就出来秀气的,就是别人也一样的窃笑,对着自己面前的碗筷干瞪眼。

全是银筷子,那银匠还分三六九等做一批打出来的?一批还能有秀气和不秀气的?

这时候,当妻子的都要跟着学上几句。

连夫人嘀咕:“小沈将军多和气啊。”连渊没好气,低声:“吃你的吧!”

尚夫人眼珠子不住瞟尚栋,尚栋火大,但也是低声:“看什么看!自己不会拿吗?”

就是宝珠也看向袁训,她的丈夫以前千依百顺,但有沈渭膈应人在前,袁训最近当众也不和宝珠客气,一样低头只吃自己的。

“我还要个好看的馒头,”小沈夫人说过,沈渭殷勤的递上去,小王爷就离发飚不远,大手一张,几个馒头全到手里,一口一个地塞,我噎住我自己,免得我要回你的话。

馒头还分好看的?有一天要不要日头不好看,就别出来了。

世子妃和萧观打小就认识,知道他不是个细心的人,而世子妃自己,也不是个精细的闺秀。她边吃,边对丈夫道:“你最近火气大,婆婆对我说,说打仗下来的,全是这样,让我让着你。”

有这个原因在前,世子妃才没有意识到萧观在和小沈夫人过不去。

“哼!”萧观又是一声,世子妃浑然不放心上。

就是她的丈夫每天大叫胖妞儿,也是以前他叫习惯的,是以也就没有同萧观生过气。世子妃略胖憨憨的,但出自王府,家教自有,守得住底限。

她是来生孩子的,不是来和丈夫生气的。她还挂念母亲的病,更要怀上才能回去,更没有心思和萧观计较。

对于那边沈氏夫妻的疼爱,世子妃是不放在心上的人。

指望小王爷给自己挟菜,他打小儿就没这样过。这菜你喜欢?好,成盘子放你面前,你放开了吃。想他挟这个挟那个,他没这心思也没这功夫。

还有一个对沈氏夫妻恩爱不放在心上的人,就是方明珠了。

方明珠从头一天起,得到宝珠的邀请和女眷们一起用饭,就喜欢得头半夜没睡着。她看不懂小沈夫人和小王爷之间的波涛汹涌,她总是趁人不如意,偷偷地给褚大拿个馒头送到手上什么的,做过,就当过贼似的瞄旁边的人,见旁边的人不放在心上,方明珠就寻思着机会。

机会还不随时都有,是人心里给自己设下障碍,告诉自己此时不能,明天不行的。方明珠就是这样子,小沈将军是可以当众任妻子使唤,方明珠认为自己不行,她怎么能和贵夫人们相比呢,她们说出的一两句,无不显示她们的家世,明珠哪有家世?

不敢比肩,就悄悄的给褚大送个菜什么的。

褚大就悄悄的笑,成了这里静谧的一对夫妻。

这样的一顿饭吃完,褚氏夫妻固然是满意的,但小王爷就直着脖子,见天儿噎到似的。饭后,就寻褚大打上一架,和太子党打,小王爷一脸的我不屑呀我瞧不起,他挨褚大一拳,寻他练手能找回来。

扯一嗓子:“大个儿,过来!”

肩头让一拍,袁训在他身后,挑挑眉头,是个不言而喻的表情:“有话说。”小王爷还以为袁训要和自己打架,对着走过来的褚大摆手:“不要你了,你当老婆奴去吧!”

这是他心里早就想说的话,他就喊出来。

小沈夫人气白了脸,对沈渭不依:“看,又说你呢?”沈渭把妻子带走:“咱躲得起,先逛去,等午饭再来气他。”

“就是,”

这是小王爷,小沈夫人再娇女也知趣,夫妻大摇大摆走开。

袁训把小王爷带到小河边上,石头后面无人幽静,勾了勾嘴角。萧观左看右看,满面狐疑:“你不是让我来帮你捉鱼的吧?”

越想越觉得上当,小王爷想脚底抹油:“你女儿要蛐蛐儿,你大半夜的叫我们帮你抓,那风冷的冻死人,翻石头又扎手。你女儿还要鱼呢,你别使唤我,我不是那老婆奴!”

袁训飞快抢过话:“你也不是我老婆,我奴什么!”

慢上一步,这话就让小王爷说出来。萧观乐了:“那你叫我来做什么?”抱臂沉思模样:“我知道了,你贪着老婆不肯回去,”

“你看我像这种人!”

萧观嘻嘻:“那你把我弄到这里来,什么意思?”

“劫财!”袁训翻翻眼:“你百八十斤的,明早包子指望你了。”我这不开黑店,还把你弄来什么意思。

“哦…。敢情这几天吃的全是人肉包子?”萧观顺着他胡扯,纳闷儿:“怎么不把那老婆奴包了呢,呸,包他我也不吃!”

“包别人的,你吃不吃?”袁训神神秘秘。

萧观还当他是继续胡扯,嘿嘿反问:“谁?”又一拍脑袋明白了:“难怪你在这里还能有个小镇,看来你是学石祟,闲的时候就到处劫客商,要哥哥我帮你一票是不是?”

袁训呼口气:“您这天潢贵胄,打哪儿学出来的这些话?”

“劫富济贫这事我干!”小王爷来了精神,总有五分是认真的:“我看书最不爱看子曰,最爱看游侠传,最爱打家劫舍的,”

袁训无语望向天空,喃喃:“这是王爷吗?这是个替身才是。”

萧观还怪他:“不是你要包人肉包子,才把我话招出来。小……”条件反射回头去看,见果然,蒋德关安那两跟班儿,都没褚大跟得紧。

褚大瞪着眼,耳朵支起来。

萧观怒目:“滚!”和这人犯不着生气,又去怪袁训。袁训由着他埋怨,等他说完,诡异的一笑:“我说哥哥,你带几个人来的?”

“你瞎吗?我、王千金、白不是、还有我爹贴我身上的老膏药,十几个家将。我知道了!”小王爷一跳八丈高:“你是骂我带的人多是不是?不是我要带的!全怪我爹!”

袁训慢条斯理的打断他,斜睨眼眸:“怎么不多带几个来?”

“嗯?”萧观原地定住,琢磨着小倌儿这是什么意思?

袁训对褚大挥挥手:“机密大事,站开几步!”褚大站开。袁训对萧观招招手,先在草地上蹲下来。

萧观也就蹲下,和袁训头碰头。

“你看啊,你们每个人回来,最少的,也带着五、六个人。加我、蒋德关安,我还能从家里抽出几个人,咱们的人还是太少,不到两百个。”

“这,怎么了?”

“打苏赫去,你敢不敢!”袁训笑吟吟。

他的话在风声水声中,如亘古般久远的镌石,原本就在那里,也是人心所向,但必须指出来,在那里,等到人想起来,这东西原本就在是不是?不是新鲜东西,也不是新鲜主意。

原本就在小王爷脑海里。

乐得他颠颠儿的直了直身子,又扑下,双手按住地面,气力紧蓄,似随时可以冲入云霄之苍鹰,喜欢得不能自己,这主意是小王爷在去年就鼓动袁训多少回的,袁训肯了,小王爷还能不肯吗?

在他心里早有姓袁的肯去,小王爷一个人也敢跟去。

把袁训重重一抱,两个人全蹲着,“砰!”脑袋撞到一处,他的大脑袋可不是加寿顶牛儿的小脑袋,撞得袁训脑袋一晕,额头上疼起来。把萧观甩出去,袁训呻吟着骂:“退后!”

褚大听到动静上来,就见小王爷摔在草丛里,脸上笑容卑微:“嘿嘿嘿嘿嘿嘿嘿……。”满心里讨好,就出来一句:“小倌儿啊,你还好不好?”

他叫袁训小倌儿,有时是欺负袁将军,有时候当他是弟弟。话一出口,脖子后面就一凉,暗叫一声不好,一个翻身打滚避开,身后风声响起,“通!”褚大一拳砸到地面上,那草丛有个窝,正是小王爷刚才摔倒的地方。

萧观挨褚大的头一拳,是出其不意,也就中了。这第二回,虽然防备的晚,也不是褚大想打就打。

一跳起来,萧观提起拳头就去揍褚大,嘴里骂道:“我打你个不敬上司!”

“砰!”褚大和他拳头对拳头,回道:“我上司是我妹夫!”

“我是你妹夫的上司将军!”

“离我还远!”

袁训醒过神,就见到两个大拳头舞过来舞过去,这是为他打起来,袁将军还纳闷儿,上前分开,先喝住的,却是萧观。紧锁眉头:“我不在,你欺负他过几回!”

那神情里写满的,你不想跟我去包包子是怎么的?

萧观这会儿哪怕得罪他,面对袁训恼怒的指责要解释,又百口莫辩:“我没有啊,是他欺负我,他先动的手,我,”把脚一跺,小王爷这憋屈跟见到小沈将军那老婆奴一样,重重叹气:“我冤枉啊我!”

他还真是冤枉的。

要小王爷实说因为叫声小倌儿,就让褚大威胁,他不情愿实说。而褚大让袁训劝走,他自然也不说。

袁训瞪着眼,才肯和萧观重新商议。

“板凳城!”

“好!”萧观格外老实。

“那是苏赫的藏宝库,也是粮草周转的地方。驻兵一万,城高难攻。”袁训拧眉。

萧观忙道:“咱们有火药。”得意上来:“我随身带着一包子呢,炸个城门足够。”这火药是打石头城后制出来的,炸柳丞相家,和万大同炸福王府全用的这个,用的这两次袁训亲眼见到效果,闻言,颇为嘉许。

但是道:“城门不用炸,火药用来烧粮草!”

“那城门怎么进?”萧观呆呆。

“你傻啊,”什么时候能放开了骂小王爷,就是这会儿。袁训额头还在作疼,这会儿不报仇他就个傻子。骂过,小王爷也没反应,袁训揪个草根,在地上画给萧观看。

“这城是这样的,而且通客商,汉人也能去,远处的大食等国也能去,有钱。”袁将军垂涎三尺:“我又要有孩子了,小王爷你也要有,给孩子们弄点儿见面礼。我们人不多,扮作客商混进去!”

萧观眸光炽热,火辣辣的望向袁训。那满面的赞赏,发自内心的…。渴慕?袁训抓起一把土扔到他身上。

“我说小……”小王爷及时收住,笑得合不拢嘴:“哈哈,爷爷我没看错你,”袁训绿了脸。“好好,你是好样的,但是!”小王爷笑容一收:“我不是胆小,咱们得有勇有谋。就咱们这一百来个人,混进去容易,杀人也容易,再想出来这就难了!”

“这就看你的了!”袁训面无表情:“我们老实回营去,王爷一定不答应!”萧观亮了眼睛:“你是说,偷着走?”

“我们就不回去!从这里走,直奔板凳城!”

萧观夺过话头:“打发一个人回去,要支兵马出来!对,让老婆奴搬兵,再让我和他一路,我非吐了不可!”

“派谁都行,就只一条,得把兵马要出来!”袁训对此没意见。

萧观在这里可以得意,主动权回到手上:“放心吧,我给我爹留个信,就说他不派兵,就没儿子了,至于孙子,我媳妇肚子里有没有,这还不一定呢。”

晃动大脑袋:“还没孙子,儿子能不要活的?”寻思自己老爹没那胆子。

袁训笑容满面伸出手:“君子一言!”

“驷马难追!”萧观与他重重一握,欢天喜地的回去:“我写信去,我们赶紧走吧,老婆也见了,热炕头也暖了,恋老婆的宰了喂狗!”

……。

“呜呜,就会欺负我们,什么恋老婆不恋老婆,我们过来,不就是让他们恋老婆的,不恋老婆,为什么要来,他可以不回来,还呆在那男人堆里是不是?”小沈夫人哭得好伤心。

她坐在宝珠住处,杂货铺子后面的堂屋里,正在哭诉小王爷白天嘴里没断过的话。

“我们是应该喂狗的?他……”到底不敢说那位,小沈夫人又哭起来。

宝珠搅尽脑汁的搜寻话劝她。

“小王爷也不是有意的,”这话宝珠自己都不信。

“小王爷他一时嘴快,”这话不能说。

“小王爷他…。”宝珠是让急出来的,冲口而出:“妹妹别恼,小王爷他是眼红了。”

“噗!”袁训在屋里抱儿子,没想到宝珠出来这句,喷出来一声。沈渭和他同在,抱着另一个在逗着玩,用脚轻踢下袁训,对外面使个眼色,悄声道:“嫂夫人正在哄,你别再把我老婆弄得哄不好。”

袁训悄声骂他:“等离开这里,我把你打一顿!为了你这不出气的,连渊来找我,早就想揍你。夫妻相见本来是开心事情,让你勾得夫妻全在吵架,女眷们全说我们不好,就你一个人好,老婆奴!”

袁训顺嘴也出来这句。

沈渭毫不脸红:“我这个是表妹。”

“我这个也表妹!”袁训动动手指,不是儿子在手上,这手痒得早记不住砸过去。从京里出来以前,袁训想过好好的陪陪宝珠,宝珠是功臣不是吗?生下加寿那么可爱,又有两个儿子,也愈发的可爱起来。

疼老婆的心情,全让沈渭搅和。

就是给宝珠想画个眉,想到让人知道,要骂和小沈将军一样,袁训离开宝珠妆台远而又远,弄得宝珠背后也对他噘嘴儿。

虽理解,也嘴儿嘟着。

外面宝珠有了灵感,越说越顺溜。慢声轻语:“妹妹你想,谁不想跟小沈将军似的,疼妻子,这是得意事情,”

“是吗?”小沈夫人怔怔听着。

“可除去你家小沈将军,别的人全是笨蛋不是。”宝珠得意,她得意的同时,袁训在房里咧咧嘴,真是谁挨骂谁知道。

“他们都不会,看着学也不会,这还不是笨到了家。”

沈渭也听懂了,又给袁训一脚,低声幸灾乐祸:“这是说你呢。”

“这就恼羞成怒,妹妹你不要和这起子笨人一般见识,他们学不会,指不定心里多难过,背着我们,也许背后抱头痛哭。”宝珠悠然:“笨啊。”

把小沈夫人劝好,沈家夫妻走后,房里得罪一个。袁训把儿子送还母亲,在炕上歪着,把个后背给宝珠。

见他孩子气,宝珠格格笑弯了腰,更要拿他取笑:“那笨人,起来给我倒碗茶喝。”

“笨呐,我不会。”袁训这样回她。

宝珠走到炕前,咬住唇推他,正要再说几句俏皮的话,凉风忽然上来,还以为窗外的秋风,没想到炕上忽然现出一个大洞,半个炕登时空了,一道阶梯露出在眼前。

怕宝珠惊呼,袁训大手盖在宝珠唇上,低声道:“走,给你看个好玩的,等我走了,也免得你背后骂我笨呐,”

扶着宝珠肩头走上阶梯。

宝珠颤声:“这是什么?”

“地道!”

两个人站到阶梯上后,不知道袁训动了哪里,头顶上炕缓缓合起,袁训松开一只手,点亮火折子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