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一十六章,哄妻手段/侯门纪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除去上方的火折子是光亮的,前方尽是黑暗。不知哪里能通风,风从远古起来那节奏,闷在地里久了,阴沉沉的,但宝珠身边有表凶在,并不害怕。

反而,眨眨眼睛俏皮的笑了,嘟起嘴儿:“原来放着这个好哄宝珠,”凑到袁训面前:“还有什么,还给宝珠看什么?”

“这个今天都看不完,哪里还有什么?”袁训见妻子爱娇,由不得对她面上飞一眼,正看到宝珠的噘嘴儿,袁将军一阵嫌恶上来:“把嘴放下来,别跟着学。”

又道:“怎么不学好的?”往下面走几步,火折子点亮道路。

宝珠收起噘嘴儿,又把嘴儿扁起来:“人家本来就会,人家才不是学她。”宝珠抚额头,像是遇到小沈夫人出尽撒娇百宝以后,别人都不能好好的撒个娇儿,颇有学她的意思。

她站在原地并不走。

袁训又下去两步,没听到跟来的脚步声,站住回身道:“不要怕,有我呢,咱们逛逛去。”宝珠把嘴儿更扁,娇滴滴来上一声:“人家累了的。”

袁训带着随时会呕吐出来,想说宝珠来着,又忍俊不禁笑出来:“别指望我抱你,我可不是小沈!”

夫妻都想到进镇的那一天。

那一天也是夫妻们相见,小沈夫人把别人全腻歪走开,就嚷着累了的,她也真的是坐车颠累,又正午地上热,就让丈夫抱起来。

抱到别人视线里面,这才放下来。别人全看得牙痒痒,这对夫妻毫不脸红。

想到这里,宝珠嘻嘻,这里没有别人不是,如果有人,她还会怕袁训不理自己,当众对自己说上一句,面子上难堪。别人全不在,宝珠得了意,扬着下巴:“人家不会走。”

袁训嘴里叽哩咕碌说了句什么,神色看上去和小王爷遇到小沈夫人那表情一样,应该是在骂沈渭带坏自家好好的宝珠,但骂过返身回来,没好气在宝珠面前蹲了蹲身子。

宝珠伏到他背上,接过火折子在手上,忍不住:“哈!”在这笑声中,她的丈夫翻个大白眼儿。

宽阔的后背像来时的大船,安稳妥当。宝珠心中得意,又见袁训一段脖子在眼前,低下头来亲了亲。

袁训微笑着,在宝珠屁股上拍了拍。

这交易真差,宝珠嘟囔着,不肯再去亲他。

先走过一段长长的通道,俱是大石砌成,两边装的还有铜油灯。袁训边走边介绍:“这灯里的油,一个月下来检查一回。”又把是谁告诉给宝珠。

想想又道:“我可不是拿这个哄你,我又没得罪你,作什么要哄你。以前我回来,一次在姐姐家里,一次我陪寿姐儿,咱们又没多久就去城里住,没功夫带你来,现在你不一样了,二爷了,”

二爷吃吃地笑,犹在争取:“二爷也要哄的。”

“不哄!全是小沈闹的,等离开这里,路上我非揍他不可。”

二爷嘻嘻为沈渭说情:“不是挺好的。”

她的丈夫重重一哼。

前面,出现岔路口。袁训斜眼背后:“下来看看吧?”宝珠扭身子,又去扼他脖子:“不行。”袁大叹口气,背着妻子原地站着,一只手护着她,一只手指点:“这个,往大同城里,这个,往舅父家里,这个,往卫所,这个,去野外无人处。”

想到自己离开以后,背上这个就是当家作主的那个,现在却缠在背上自己走都不肯,恨的在宝珠身上又拍一把,认命的背着宝珠走进其中的一条。

“没功夫带你全逛,今天晚上也走不完,走走看看吧。”袁训说过,宝珠笑容可掬:“好,又不要我自己走。”

她银铃似地笑声,在地道里成串儿的碰撞在石墙上。

这个晚上哄老婆的,还有别人。

袁训是必须把地道告诉宝珠了,哄的意思不多。小王爷萧观却是全心全意的哄,和他前几天一样,他白天当着人呼来喝去,是个粗人,到晚上就粗中有细,对着世子妃嘘寒问暖。

问的不是世子妃本人,是皱他的浓眉:“给岳母去信了吧?”

世子妃就开心了:“你晚饭后外面逛那会子,我已经写好,你还要再添什么?”一天往京里一封信问病情,这是小王爷的主张。他没有这个主张,世子妃也想这样的做,但当女婿的主动说上一句,当妻子该有多开心。

他白天大呼小叫的,世子妃自是不怪他。

和萧观呆久的人都知道,想让小王爷不大呼小叫,好似春天不长草,冬天不北风那么难。世子妃和他青梅竹马长大,对他的了解,和沈渭对妻子的了解一样深。

头一句问过,小王爷还有第二句。满意的道:“胖妞儿,你肯来守着我,很好。”世子妃就开心了,随后呢,没有了,小王爷走出去。

他嗜武成痴,临睡前还要耍通棍棒,这里住着也方便,开后门,就是一大片空地,两个跟班儿王千金和白不是早在这里候着,比上一回,再冷的天气也要到出身汗,才回来睡下。

看着他出去,世子妃晚上回房为母亲忧愁的心就解开好些。白天是客人,总要袁夫人那里去看看孩子,说上几句,又和宝珠等人逛逛附近,当着人也不能忧伤,全在晚上尽情的想。

一句“很好”,已是她丈夫能说的最动听话,世子妃也就满意了,觉得此行不虚,认为自己从小到大就是个好运气的人。

她的姐姐凤鸾姑娘生得更好,但和萧观同年。定亲的时候,镇南王府是考虑到定长女,但萧观和胖妞儿更能玩到一处,就定下次女。

小王爷是独子,王妃是必然的。小王爷不好女色,房中虽有通房没正眼瞧过几回——在京里也不常和未婚妻见面,都大了,要避嫌——但也不让胖妞儿担心风花和雪月,胖妞儿又心宽,自己都觉得凡事极顺畅。

他的丈夫满意她来,胖妞儿也满意自己来。唯一不开心的地方就是母亲的病,但母亲临行说得透彻:“你有福气,你丈夫没有三个四个,娘家也根基深,能再生个儿子,我就是走了,也是闭眼的。”

有孩子现在不是自己婆婆盼的事,娘家也盼,胖妞儿虽想回母亲床前,但有孩子一样是尽孝大事,又有丈夫的好听话儿,她呆的安心。

小沈夫人总背后纳闷世子妃怎么受得了小王爷,说不准这会儿正在为世子妃抱屈,但如人饮水,冷暖自如,在别人看来她的丈夫不会花前月下,但胖妞儿自己喜欢。

隔壁,是宝珠安排的,是家人居所。每位带上从人两到三个院子,院子的隔壁,两边全是家人,这样要什么也随时可以叫人极是方便。

家人的隔壁,是连渊住处。

连夫人酸酸凉凉:“你和小沈将军不是挺好的,一个样子不是更好?”说过自己掩面轻笑,明知道这话说了没用,不过每天看过沈氏夫妻,就想再说说。

“我现在和他不好,以后也不打算好。”连渊在看兵书。让沈渭膈应的,会花前月下的袁训不愿意当着人哄宝珠,一样花前月下过的连氏夫妻也变成这模样。

在他们隔壁的隔壁,尚栋在烛光下面捣鼓他的新发明,满桌子全是木头零碎东西,有长有短有尖有圆,他在家里也这样,但尚夫人坐旁边有闷气。

想我大老远的来看你,又离走不远,好歹也陪陪人不是。

尚栋偶然抬头看到,就和昨天一样,他是个凉凉腔:“我这个东西,做出来了,单打沈渭,打别人我才不做它。”

尚夫人就要好笑:“没羞没耻的,做出东西来打自己人,亏你说得出来!”把个身子扭到一旁,继续闷气。

夫妻在京里成亲,成亲的第二天尚栋就摆弄这些,尚夫人并不恼怒,但在这里,总像是有哪里不对。

这一对也是沈氏夫妻症候受害人。

褚氏夫妻携手看月,没中沈氏病毒。褚大就不会花前月下,但摆个桌子在外面吃东西和方明珠说闲话他会。

“格嘣,”方明珠笑着,咬着一个花生,就着月光看:“这是新收的,二婶儿今天才送过来的,我让小月下午现炒的。”

褚大也正在吃,道:“好吃。”

“宝珠啊,真是太好了。管饭的时候从不把我们丢下不说,这平时送些水菜生果子来,说是要什么口味,自己收拾出来,各人口味总有不同,又说和你相聚不容易,她想不到的,就送到生的来,你爱吃什么,我就收拾给你,这可不是太好了。”

方明珠说话,就要把宝珠夸上一通。

她能安然住到这里有吃有喝,还有个丫头给她使唤,地也专门有人来扫,水有人送来,丈夫就在旁边,方明珠满意的浑身汗毛孔儿里要冒出来,本就到处全是香的,这又吃上当年的新鲜东西,更是一个香。

褚氏夫妻的共同点,就在于全要夸夸袁氏夫妻。

褚大道:“难得的好人啊。袁夫人好,袁将军好,人家才一生就是两个。”想到过几天就要离开,褚大对妻子笑笑:“我走了,你别回京,就在这里吧。别怕冬天冷,这里比边城外面好太多,”

军营里冬天全是齐腰深的雪,褚大怕妻子担心才没有说出来。

没三五句,就要夸一夸。

“打仗三五年的老兵多得数不过来,听到你来了,都羡慕得眼珠子能瞪出来。”褚大这老实人不懂什么叫得意,他少年离乡,辗转生活,一直居于人下,见人就要陪笑脸儿,养成得意事情与我无关的心态。

但这浑身往外冒泡儿,冒得舒舒服服,让褚大长长吁气,又夸上了:“没有袁将军夫妻,我们夫妻怎么能这么容易就见上。这路不好走。”

他又想到自己来时带匹马还走半年。

方明珠附合:“是啊,有船还走那么久,有车坐还走那么久,”她跟着车和船,没有迷方向之感,只是叹气:“没有宝珠,让我一个人,我可不敢来。”

见天儿说烂了的事情再说一遍:“路上遇到劫道的,”格格捂着脸笑。

遇到劫道儿的应该这样笑吗?肯定不是。但褚娘子回想起来总要好笑:“拿个那么大刀,嚷着车轮印子重,把硬货送过来。”

褚大露出笑容,他早听过下文,但再听还是笑。对妻子遇劫道儿的反而笑容满面,这要不是妻子跟着宝珠出来的,貌似也不会。

“辛五娘子的儿子,天豹,那虎头虎脑有力气的那个,和万掌柜的争,又和孔管家争,他也要打,他也要打,”方明珠沉浸在故事里,笑得嫣然:“真好玩儿。”

悠悠对明月,似半梦又半醒:“没有宝珠,可怎么办呐?”

“是啊。”褚大心里也在想,如果自己没有去见小袁将军——在袁训来看是“救”,在褚大来看,他是去“见”——哪有现在的好时光?

老兵对自己的殷切期盼思念家人的眼睛,时时都在面前晃动。

这对夫妻相得,他们闲了坐下来,不是说宝珠好就是说袁将军好,再不然说袁夫人好这里家人好,对以后的日子全无忧虑,充满美好的憧憬。

…。

有袁训打苏赫的新主张,萧观第二天早饭居然没对小沈夫人暗战。那要好看馒头的嗓音又出来,小王爷还对着手里的馒头看看,随意的扫上一眼,也似在找找这馒头好不好看,这一回也没往嘴里狂塞。

饭后又去和袁训单独商讨一通,约好走的那天,离开后再和大家挑明。

很快到离开的日子,袁夫人带着媳妇孙子家人送出小镇。

袁训把儿子抱了又抱,不是女儿也亲了亲。又让宝珠:“不要难过,我又不是头一回走,再说指不定你有了,你难过不要紧,别影响身子。”

宝珠就不伤心,想想表凶说的也有道理。

“按日子请小贺医生来看,别怕麻烦。”袁训笑道:“顺伯留给寿姐儿,不然他请小贺医生最有一手,不怕他不来。”

对于这等名医,是要不管三七二十一,抓着就走。

宝珠听,不但不难过,反而笑出来:“把他拘在京里好几个月那回,可不就是这样带走的。”

小王爷就一声交待:“胖妞儿,我走了!”

褚大也就一声交待:“别走,就在这里。袁将军回来,我也就能跟回来看看你。”褚大有怕方明珠又和岳母住在一处,受他的岳母影响。

方姨妈改变很多,但她的女婿没亲眼见到,还是旧印象在心里。

不用问的,沈氏夫妻缠缠绵绵,难分难舍,泪眼儿相执,竟无语凝噎。

只看到萧观酸倒牙根,连渊焦躁难耐,尚栋很想发脾气,余下的太子党就去拦他。“不要拦我,让我撞树去!”尚栋嚷着,沈渭才从泪眼中醒来。

“我走了,”他深情的看着妻子,袁训胸口一酸,顿时有早饭那菜放多了醋之感。山西人全爱吃醋,也能吃醋,袁将军能嫌醋多,也是让膈应得深。

小沈夫人泣不在声:“嗯。”说过嗯,又款款的往丈夫怀里走了走。袁训呼口气,这样子分别,到明年也分不开。

沈渭退一步,小沈夫人进一步。

有心拿出上司将军的气势喝命,这位又是亲家母,以后宝贝女儿的婆婆,不能得罪,袁训就自己忍着,对着别处揉胸口。

当丈夫的全不耐烦,当妻子的全酸溜溜。直到萧观忍无可忍,本来他想着离别还能不体谅人呢?但很快发现体谅放在这儿是种错误。吼一嗓子:“我先走了!”

一打马,带着家将泼风似离开。

后面传来惊呼声:“沈夫人,你不要紧吧?”

“这是晕了的。”

原来小王爷一声咆哮,小沈夫人立即头一歪,晕在丈夫手臂上。女眷们忙过来看她,却帮了沈渭一个忙,把妻子就势交到女眷们手上,拔腿就上了马。

小王爷的呼声又过来,雷霆似的:“扔河里!治晕病最见效!”扔河里还有不醒的晕人吗?

小沈夫人奇迹般的醒过来,看看丈夫,已经只有一个背影,沈渭上了马,跑得比别人要快,估计他也累了。

小沈夫人着了急,就要跺脚,女眷们还在担心她:“要不要紧?”

伸手摸额头的,还有学过几天药,不管真懂假懂把脉的,给她送茶水的。旁边有送行酒,宝珠让人倒一小口,送到亲家母唇边:“喝了它!活活血。”

七手八脚的折腾着,当丈夫的早跑远了。

他们一气跑出去几十里,这才痛快了。回身住马,萧观头一个对着沈渭就抽,骂道:“怕老婆的滚!”

沈渭让开,就离连渊近了,让连渊抽上一马鞭,连渊也骂:“忍到现在我容易吗?”尚栋后面跟上来:“兄弟们,全是他害的,我老婆天天抱怨我,揍他!”

沈渭抱头就叫:“小袁帮忙!”

袁训慢吞吞:“你们先打,我排后面。”

家人们在后面窃笑,看着沈渭让打得拍马离开几里路,余下的人犹有怒气。萧观道:“下马,咱们商议事情,没有老婆奴,喝凉水儿都舒坦!”

大家围坐说话,独不让沈渭过来。把话一说,都赞成。年少正胆大,又艺高全胆大,兴高采烈齐出声:“好!”袁训微微地笑了。

他的脑海里出现小加寿胖胖的身子,跟在脚下面:“爹爹,你不会买这个,”“爹爹,你不会小二叔叔的那个,”当父亲的,这就要给女儿一个大大的礼物,未来国丈决定用战功,为女儿在后座上添砖加瓦。

全是为了加寿,袁训才想出这样奇袭的主意。

他要用一战又一战,让以后再有可能出现的类似柳丞相不会看轻他。将军一战成名,但不能再战,只是一战将军。

袁训不想当一战将军,为了女儿,就更不成。

宫里的嫔妃们过得好不好,与外戚的功绩有关连。而外戚的圣眷高低,又与嫔妃的得宠有关连。

袁训要当一个力挺女儿的好父亲,让女儿不管在哪里,都让人想到她有一个不能看轻的父亲。

当下商议好,都同意沈渭去搬兵。沈渭不服气:“派个家将就去搬了,王千金和白不是,是两个死人吗?他们不能去!”

“放心,功劳少不了你的!但是,你离开我们喜欢。”

“可我也累啊,我也不想那样,我要是不那样,我妻子成天儿的哭,你们还能过上这些天的安生日子?”沈渭道:“都应该谢我才对。”

但是没用,还是把小沈将军打发走。

可怜的沈渭可怜巴巴的离开,路上回过几次头,完全没有指望,才策马狂奔去见梁山王。

……

宝珠在上午的时候,就挨家去拜访女眷们。

也许有些急,却是宝珠的心意。

送行多在早上,小沈夫人腻歪耽误些钟点。大家回转,袁夫人和宝珠都请她们同去坐坐,但夫妻初别,都没有和人说话的心,都辞了。袁夫人说也好,自己转转也随意,抱着孙子回房。

中秋已过将是九月,如果是天冷的年份,九月里都会有雪,不是送宝贝儿子,宝贝孙子才不肯轻易出房门,这就还回暖暖的房里,看着他们坐起来咿呀学语的好。

宝珠简单料理了家务,方明珠不要当闲人,和红花等人全陪在这里。

袁家杂货铺那小小的屋子,侍候的人站不下,宝珠坐在炕上,红花卫氏梅英都在这里,就满当当。方明珠不敢争,站到堂屋里。

“明珠,明天咱们去二婶儿三婶儿那里。”宝珠唤她。方明珠忙答应:“哎。”喜滋滋儿的,明珠又要有事情做了。

邵氏张氏在她们初进家时回来相见,陪上三天就又回去草场。这秋天正是收草药等物的时候,草药多一分,山货多一分,掌珠在京里的铺子不打饥荒,邵氏就安心。那铺子又有玉珠分钱,张氏也安心。

她们不确定袁训等人几时走,就早早说过不送,现在还在草场上。

红花就出去让人安排车辆,回来告诉,再皱小眉头:“二太太说的话,我竟然不能相信,雇工能把主人欺负了,还不赶紧打发走?”

“不是说用人,现在正收东西,也正要用人。”宝珠浑然不放心上。在京里她就担心邵氏不能挟制人,以为有张氏在,又有家人帮着,不能作乱。回来当天晚上,单独见邵氏说话,邵氏道:“宝珠你去看看吧,真是无法无天,要不是紧着用人,早早地打发他们走。”

陪表凶是头一位,宝珠也不把几个雇工放心上,就安排在表凶走后的第二天过去。琐事一一看过,就只带红花梅英,往来的女眷里其中一位。这位夫人姓常,嫁的丈夫叫宋程。凡太子党,多是功勋子弟,但也有苏先那样贼出身,袁训这样外面看上没根基的。

这位小宋将军,在跟太子以前,父亲在外当武官,伤病回来就不再为官,虽是京中原籍,但也有各房头,父亲不再为官,和连渊等人一样是世家,一样功勋出身,这就不能相比,宋夫人常氏呢,不是多深厚的家世,父在任上卓异,转入京官,和小宋将军成就亲事。

宝珠头一个来看她,是揣摩出来的,这一位像是早肚子里有看法,不见得情愿在这里的。

小宋夫人在屋里戚戚,见宝珠到来,面上欣喜一下,觉得宝珠就来看自己,是心里有自己,也就和盘托出。

“守着他在这里?家里全不要了吗?”小宋夫人很想明白的说出来,但又不能。她苦笑着:“六姐儿,”小宋夫人排行在宝珠上面。

“我和你不能比,”宝珠惭愧,这话像是很多人说过。大姐也说,往来的女眷们也说,好在三姐过得悠哉,她并不说,还能让宝珠喘口气儿。

“家里有五个房头呢,”小宋夫人轻轻地笑,笑容跟画在脸上,全浮在表面上。“兄弟亲的,又是几个,还有堂兄弟一大堆,又有姐妹们,我一个人吃用在这里,蒙你招待,公婆交待我留银子给你,你总是推开,但这事情,你知道我知道,还有这里的姐妹们也知道,家里的妯娌姐妹们都不知道,还以为我花了多少钱。”

宝珠踌躇,她过得虽顺,却能体谅到别人的苦。一个人过一个样子出来,怎么能个个都一样?宝珠想过,就笑:“那更要在这里守着吧,我这里倒不是装大方,而是你们留下来,也陪了我,我理当招待,再者这里水菜鸡鸭都现成,也就送给你们,还要什么钱。我不收,家里要给,住上几年夫妻同回京去,还有一笔私房银子呢。”

小宋夫人让宝珠逗笑:“有理。”但随即又是苦笑:“不怕你笑,都跟你似的守在这里,真是难得。这么远的道路,我早打听过了,天气不如京里的好,冬天苦寒。”

宝珠小心地分辨:“京里也苦寒不是,”京里的冷,在小城里长大的宝珠一样觉出。

“京城从来是繁华的,”小宋夫人不这么看,扬扬眉头:“你机灵鬼儿,看出我要走的心思,这个,”

犹豫一下,措词并不坏:“这里你心里有我,把我放心上,也就猜出来。但是,更让我难过。”

宝珠陪笑:“我错在哪里,请告诉我。”

“不是你错…。先说刚才家里的话吧。六姐儿,你把我话匣子打开,听我再说家事。”小宋夫人叹气:“一家子几个兄弟,亲的盯着我们,我不恼。堂兄弟也来盯我们,姑表兄弟也来盯我们。”

宝珠脑海里顿时出现一堆的兄弟妯娌,窃窃一笑,宝珠这里难道不是吗?国公府里早就约好,等夫妻相聚结束,就请宝珠和客人们去做客,那里可是八个妯娌。

八个?

有时候宝珠都佩服自己,怎么跑到八个妯娌窝里去了。

“侥幸嫁给他,都说有出息,我眼里看也有出息。兄弟那么多,能入太子府中只就一个,这就扎了马蜂窝似的,”小宋夫人幽然。

宝珠嫣然,和她逗乐子:“多大的马蜂窝?”

“什么?”小宋夫人没听懂。

宝珠抬手比划:“马蜂窝有小的,这么小的,大白天的没有蜂子在,我们加寿淘气,一个没看住,拿竹竿还捅过一回,还好没螯到,把我吓个半死。”

小宋夫人格格笑上两声。

“又有再大些的,也有人敢捅,再大的,旧年杨树上跟水桶似的,这就没有人敢碰。”宝珠嘻嘻:“姐姐说拿自己家里人比马蜂窝,能有多大?就是大些,也是血浓于水的马蜂窝不是。”

宝珠拖长嗓音:“安心啦,在这里住着吧。”

“要是血浓于水倒好,我们这一个都说能干,没有人往他面前说什么,都往我面前说?我成了听话的。又是多给了钱,又是多用了东西的,我往这来上一回,不是婆婆苦劝我并不来,但办船搬东西的,给我四季衣服,不知道扎到多少人眼,我再住上两天,是要走的,来看看他,就是我的夫妻情分了。”

宝珠出师就碰壁,后悔自己先劝方明珠,后劝这些难劝的,也就能先大捷。

但不放弃,还是劝着:“你回去也听话?在这里听不到,留下来吧,小宋将军也喜欢,夫妻情分上浓,争执起来都有说嘴的地方。”

宝珠笑眯眯。

人生于世,有时候力争上游,有时候随缘随份。宝珠在婆婆和丈夫面前为什么地位高,不仅是独子,不仅是婆婆和丈夫人好,还有宝珠肯在这里守着,她不在这里守着,上哪儿去生好女儿和好儿子?

真是夫妻争执上来,说一句我守着你呢,响亮过人,绝对性姿态压倒。

小宋夫人淡淡:“我已经太有夫妻情分了,我认识的人家,除去咱们几个以外,我娘家的亲戚,我婆家的亲戚,有谁像我一样走这么远?全是男的外面当官,女眷在家里舒服。情分已足,我收着的好。太满出去,只怕招人厌。”

“谁敢厌我们?”宝珠满面愤愤,要打这个抱不平。

“我们不是那青梅竹马的表妹,我们没有那跟前跟后的情分。”小宋夫人酸溜溜。

到这里,就全是小沈夫人闹出来的,惹得别家夫妻暗地里生分,认为当丈夫的不够情意,不识自己远路而来的情分,宝珠说干了话,带着沮丧出院门后,又要强打精神,去劝下一家。

回身一看,方明珠怯怯跟着自己,宝珠大喜,唤过她来,殷殷地问:“明珠,你是要在这里好守着的吧?”

“自然的!”

宝珠心情回来不少,生出许多劝人的气力,走到下一家院内。

……

走出府门,龙五公子觉得日头刺眼。从他的视线看过去,见到街道上走过的人都有精神,不是有笑容,就是很匆匆,更把他从京里落榜回来寂寥的心情衬成一片灰蒙蒙。

算算日子,从四月殿试后落榜,陪着兄长四公子在京里选官,运气不错,兄长的官职在这里——龙五和龙四都认为运气不错,他们的父亲辅国公一定不苟同。

四公子当官去了,兄弟们不再是天天相伴,五公子就不出门见人,他又落选,实在难以见人。还有萧仪的死,给龙五撞击很大。

以前他在诗社里高发阔论,说的大多是萧仪言论引出来的话。水有源头就出来的足,仪殿下所想,就是龙五的源头。现在这源头没了,龙五也没有去诗社的心思,还有袁训是第二科高中探花,和他打赌的那阮小二也中了状元,更让龙五梗在心里,难以见人。

数月的不出门,怎么就今天要出门?

一个有人约他,是学里的知己,以前也追随过仪殿下的心思。一个是再不出门,就只能留在家里见那个……。凶神恶煞的,不可理喻的,见到又实在难为情,怕她小嘴儿一张吐出一堆难听话的…。表弟妹安氏。

龙四龙五出门去赶考的时候,宝珠还在山西,袁夫人却在京中。家里是给他们备下东西,让他们去拜姑母。结果呢,是弟妹先拜的他们,龙四还好,他有了官职,宝珠来做客,他可以说衙门里有事儿,龙五就无可推却,算着袁训等人离去,家里一定要请安氏弟妹,他预先的出府和学友们走动起来,到时候说有诗社什么的,也就可以避开。

听上去宝珠能耐不小,能把数月不敢见人的五公子这就撵出府门。

抬步,往熟悉的诗社过去,这是一个幽静的亭阁,上面有个古诗题壁,县官们让保护起来,派个人看门,不许闲人上来,学子们可以在这里对诗。

大门外,龙五见几茎野菊生出墙角,又想到那外表出尘飘逸的仪殿下,心头作痛,又强自忍住。

有人喜欢吃酸,有人喜欢吃辣,给习惯吃酸的人吃辣,他得多难过?很难拧过去。说话上,也是一样。

龙五喜欢发针对时事的评论,他的心思认为某官不对,京里出来的某调令不对,他就喜欢这样的说,痛快,发泄,是自己当家作主人的姿态,说完了回家去,还是一样的过,他并不管。

让龙五揣摩圣意,跟着圣意走,跟吃酸的人喂下一盘子辣椒一样,他心里就没有辣的概念,这是折腾他。

至于龙五认为宫里出来的种种不对,还想去宫里求官,在他来说没什么啊,不去宫里求官,还能去哪儿呢?

而发发议论,这也正常。

走进大门,龙五以前评论的心就上来。见到约他的人,那人早泡好茶在那里,旁边坐着一个中年人,气宇过人,面带精明,肤色微暗,干练模样,龙五也没有多放心上,这里时常出现个外人很正常。

把桌子一拍,龙五整个人都活过来。

“你问我仪殿下怎么死的,唉,还不就是说几句话,其实说说有什么,说话能件件顺从上意吗?这就定下个谋反,”龙五渐愤怒起来。

“那个高大进,凭什么当状元?让他当状元,就是去送死的!福王殿下杀了他,杀得他!要是我也得杀他!”

福王殿下,在旁边坐着,眸光闪动。他暗相,龙家五公子对整件事情并不知情,他也没看出福王是杀人灭口。

京里那混账是只想当王爷,有一丁点影响到他继续当王爷,他都会扼杀。

杀仪儿,杀高大进,是一样的心思。

把龙五的心思看清楚,福王就单刀直入,手在脸上一抹,也就有了泪水。死的是他亲生子,他眼泪不费事就出来。

“五公子仗义!难怪仪殿下生前有话,说他为澄清玉宇,难免有偏激之言,也就可能得罪什么人,说如有什么,山西龙五公子,是可以依赖的。”

龙五打个激灵,从头到脚的清醒。

萧仪是定谋反罪名,而且他也真的想谋反,龙五完全知道。

他在这里为他不平,是先入为主的欣赏萧仪,在天高皇帝远说话可以不避的地方,也就说上几句没别的意思。

没想到招出来这个人,龙五狐疑。想适才见面的介绍,说是经商的秀才,屡试不第,转而行商,有文才,慕诗社,这才过来。

现在他自称仪殿下的人,龙五心思转动,这是什么意思?

就看学友,学友笑道:“这个,是福王府中的萧大管家。”福王跟着笑:“五公子最近少出来,我本想国公府上投名贴,请见五公子。但,”面色微沉:“仪殿下身死后,怕受人嫌弃,不敢径直登门。转他人之手,特意请见五公子。”

这话滴水不漏,龙五最近也的确是没有出门,他家不是寻常人家,不是说找他就能找到,就点点头,还有警惕:“大管家找我有什么事情?”

“我管的是家里的商队,我们有支商队近日要回来,本来不要麻烦五公子,但惭愧的是仪殿下死的冤枉,不知哪起子小人害死了他,又有王爷虽放出来,实则是让看押。商队不敢再打着王府旗号入边城,我是没有办法,才想到在我出关以前,仪殿下曾说过,那是几年前的事情,说五公子是个遇事可以相托的人,无奈厚着脸皮求到您面前。”

福王说得诚恳无比,如果说他是个王爷,又是这样的口吻,这里两个人都不会相信。

就是龙五,也只打量他风尘仆仆,像走远路的商队,又气势过人,说是王府的管家也可信。就松口气:“商队是小事情,也是的,谁家没有个倒霉事情,”本着安慰,龙五道:“但福王殿下后来又有圣眷,也是皇恩…。”

在这里停下来,龙五面有尴尬。

福王殿下后来有的圣眷,是到宫里饮宴用酒,皇帝博得一个“爱弟”的名声,哪怕侄子要造反,皇帝也没株连不是?

龙五倒不是对夸皇帝心有芥蒂,让他断了话的是那天宫宴的原因不是别人,是小加寿过生日,在宫里做寿。

小孩子哪有说做寿的?还没大,哪来的寿?

但满京里恭维,都这样的说。为了加寿的寿宴,把簪花宴也推迟,都说是本朝头一人。小袁一家过得越好,龙五就越不痛快。

本想安慰管家,这就无端的停下。

福王也不想多听,王爷有圣眷?不是那个混蛋,他不会流落在外妻儿不能相见,妻儿也不会横死。妻子的死,与他有关,儿子的死,是他亲手所刃。

心头酸痛上来,恰好五公子不再说下去,福王也怕他再说,忙只说商队的事情:“人数不少,我们家一共三支商队,每队数百人,都不敢随意入城,一个是年后到的,余下两支陆续到来,全候在外面,还有一支是亲戚家的,加起来有两千人左右,还有大车,请五公子帮帮忙,我们绕过卫所进来也罢。”

龙五一口答应:“行,卫所那里我去说话。”说好等说过回口信儿。

随后出来,福王带的人候在城门,接住他,同出城数里。福王沉下面容:“去告诉苏赫,明天或是后天晚上有人带他们过来,凡事小心,不到城下不要暴露!”

……

大同城外约有两百里,是处低洼地方。冷月照着小山丘,树林里外停着大车,打扮成商人的精兵们看似睡着,其实怀里全抱着刀,有动静就一跃而起应战。

消息送到这里,是深夜。苏赫和几个将领在看地图。他阴鹫般的眸光,寒如雪峰月,紧绷的嘴唇成一条线,似乎都可以用来杀人。

杀气,寒光,残忍,在他身上流动不已。再换上的,是财富,嗜血,和挺进中原。

他还不知道袁训等人离开,而路线不同,也没有遇上。

苏赫知道的,是他的大仇将在明天得报。

他和福王府中和袁训交过手,袁训不是他的对手。这样的人杀了自己父亲,苏赫从没有当他是英雄,他也能让自己报两年的仇都没有达成…。这耻辱将在明天奉上。

杀光他的家人,烧光他的家产!

不不,把他的老婆抢走,汉人的女人都是很美貌的……苏赫想到这里,嗓子眼里涌动出奇异的咕咕声,像是提前在嘲笑袁训。

睡他的女人,那一定是美妙的。

他在得意妄想时,袁训一行打马狂奔。都是马上的好手,都想争取早一刻到地方,又都有备用马,这就备得不遗余力。

还不耽误吵架。

“我说,这掌柜的一定是我当,我才不给你们中哪一个当下人!”萧观面色黑黑。扮作商人,总得有一个是掌柜的。

他一说话,就全面受敌。太子党们一起哄他:“你生得不好,不能当掌柜的!”

“那你们谁当,你们谁敢在我上面?”萧观撇嘴。见袁训不说话,又骂他:“揣什么宝呢,有话大家听听!”

“我跟你一样!就争这个!我在想那里有多少人,有多少钱!”袁训心思转到宝珠身上,嘴角噙上笑容,要给宝珠好东西,还要给寿姐儿好东西,还要给儿子们……

宝珠在这个时候,也想到加寿。

她明天去草场,后天一早回来,下午还要赶着见赵大人。在宝珠接下太子殿下的差使时,也没有现在这样的想办好。

和表凶一样,为女儿的成分更高。

加寿以后是皇后,外戚不多多的出力,那可怎么行?

她睡下来把丈夫女儿轮流想起时,龙五公子在家里让小厮明天备马。

“明天是辛指挥使当值吧?”

小厮回话:“已约下他,他说久不和公子喝酒,正盼着呢。”

国公府的招牌,有时候还是金的。

房门响动,五奶奶回房里来,兴冲冲的:“你还没有睡?”龙五随意地问:“忙活什么?”五奶奶笑道:“请弟妹不是吗?定酒菜单子呢。”

龙五顿时头疼,心想当我没问吧,你不必再接着回答。

------题外话------

票子还是要的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