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一十七章,奋起的宝珠和女眷/侯门纪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这一天的上午,风从遥远的山间来,西风滚滚红尘中,没有人想到晚上将是一场浩劫。

宝珠从草场上回来,没有把方明珠在那里安置下来,反而把邵氏张氏全带回来。

坐下来,邵氏就嗫嚅:“宝珠啊,这事儿怪我是不是?你才让我和你三婶娘一起回来。”她先揭开话,宝珠倒不好就说。

犹豫的神气在面上浮动着,张氐就接上话,对邵氏道:“二嫂,早我就说,那群猴子们就欺负你,对着我他们就不敢,对着你,就菜凉菜难吃,你就让人重弄去。什么是难吃?按宝珠说的,从没有亏待过雇工。每天有肉,饭管饱,钱不是最高价的一家,也从不拖欠,他们上哪儿找这样的好人家?不做就走!你倒还天天依着他们,把他们惯得对着你就挑刺。”

宝珠也是这样看。

话让三太太张氏全说干净,宝珠就不再评驳此事,只接下去告诉邵氏:“二婶儿你在家里呆几天,换下你回来,一个是让你和三婶娘休息休息,再来是换上别人,让尖刺的知道你的好,你不在,谁会那样依着他们。”

张氏一直就说邵氏对雇工们太客气,而有些雇工是遇善则欺,能占个吃饭喝水上的便宜也是好的,这是种能拿人一把,就捏上一把的。

邵氏小声地道:“这不是对人要好吗?宝珠也说过的。”

人要善良。

每个人都听过这句话,有人太善良,就对谁都善良。

但善良的本身,它并没有错,只是用错了地方,或用错了角度,用错了时间,用错了空间。

邵氏满面自责,而且在糊涂。从她的眼神里可以看出她的全部心情,宝珠也可以理解这心情的过程。

邵氏张氏在家下人眼里是太太们,在小镇上没有人会惹她们不喜欢。但换个地方,雇工们打个短工就走,当长工的也有刺头,欺负主人家。他们是新雇来的,对主人家还不清楚,没有老家人的忌惮和懂事,邵氏一味的摆善良,就成助长。

宝珠没有怪她,觉得一时也解释不清,又或者不想解释,也许是潜意识里知道有一个更好解释的场景,只笑上一笑,恰好赵大人过来会她,邵氏张氏和方明珠走开。

把方明珠带回来,是方明珠在经过一场洗礼,学会感激的同时,也没有精明。怕方明珠也让雇工欺负了,又邵氏张氏全回来,方表姑奶奶独自留在草场上也无意思,索性同回。

邵氏走出门,还在茫然:“全怪我是不是?”

张氏好气又好笑,劝道:“宝珠回来了,主心骨儿在这里,你我少责任,别怪自己了,回去歇会儿,再去厨房看看要弄什么,弄个可吃的给宝珠和亲家太太。”

斜眼到一旁,见方明珠唯唯诺诺,张氏满心里纳罕。

张氏不喜欢方明珠的程度,不低于掌珠。但宝珠带了来,张氏尊重宝珠。从接风那天到今天,一共见过两回,见一回吃惊一次,这又见一回又是不敢相信。

以前那个疯疯癫癫的,说话全无家教的方明珠。在张氏骂不好人,就鄙夷到根子上,直到方姨妈那里。她也能改好吗?

但张氏尊重宝珠,本着尊重当家的宝珠,张氏对方明珠笑容可掬:“你也来吧,要学点什么,打发这日子。”

虽然心里还在嘀咕。

…。

静夜无人,所有的一切都像停止活动,甚至风声都不再明显,凝固在夜的黑暗中。

红花把铺盖卷儿铺好,卫氏和梅英才恋恋不舍的从宝珠面前站起,卫氏那眼神儿该诉说的全在里面。

宝珠娇声,对于伴着她长大的奶妈,有种对母亲的心情。嘟嘴儿:“哪有这么的快。”

“那你也要当心,当心!再不要去当什么二爷。等下个月身子查出来,下下个月就显怀,还是老实当奶奶。”卫氏抓住宝珠的话,又是一通的交待。

她白天听到宝珠会赵大人时说的话。

赵大人已收到太子的信,过来就拱手笑:“以后要听二爷吩咐差使才是。”卫氏白天不好说,晚饭对着宝珠已说了一个晚上。

宝珠抿着唇儿不说话,越回奶妈就话越多。在奶妈来看,小爷回来一次,奶奶就应该怀上一个或两个。虽然是前天才夫妻分离,但谁敢保证肚子里没有,所以不要舞棒弄棍的,问题宝珠她也不会不是?就要交待上一大通。

红花把帘子放下来,在帘缝里对着走出去的卫氏梅英扮个鬼脸儿,小心把帘子拉好,再回身对宝珠悄笑:“卫妈妈看着不老,说起话却愈发的上了年纪。”

“嘘,”宝珠缩起脖子,偷偷笑的神色:“快别招惹她。”脚步声刚从窗外走过。

红花嘻嘻一笑,去侍候宝珠睡下。

打更人的梆声,恰好敲在:“二更,小心火烛!”

离此一百里左右,车马狂奔,似黑沉山石强横的移动,杀气压抑得四面八方无端涌动着,劈开前方沉寂。

路口,官道一分为二。福王从黑披风下露出面容,对着苏赫咬牙:“去大同!”苏赫给他一个狞笑,低沉而缓的嗓音满是蠕动的恶毒:“不!”

他不容质疑的道:“我去袁家!”

福王让烫着般的从马上蹿出来,几步就到苏赫马上,跳起来去扼他的脖子,强烈的家仇与恨让他的狠毒不亚于苏赫,甚至一拳想去打苏赫的脸,给他一个教训:“我对你说过!袁训不在了!他走了!”

他虽有功夫,却不是苏赫的对手。苏赫一个横肘打开福王,见到他飞落马下喘息,再狼狈的爬起来,苏赫带出轻蔑,汉人,就是这样的不堪一击。

他的恨意更浓:“不是你耽误我几天功夫,怎么会让袁训跳掉!”

“他什么时候走,我怎么知道!”福王用力拭去嘴角边沾上的泥土,黑色眸子沉郁深幽,怒道:“他已经走了!先拿下大同城,再血洗袁家不迟!”

苏赫的注视并不算久,但只一瞬,就从福王眸子里捕捉到自己想要的迅息。“你!”苏赫静静的问:“是有意等袁训不在这里,才带我进来?”

福王有一刻很想钻个地缝。内心暗骂着这蛮夷就是粗鲁不知礼,但还是一挺身子,怒道:“我没有!”

这想法只存在于福王的内心,但他并不知道袁训等人的行程,也就无法操纵,只是一直试图说服苏赫先拿下大同,再血洗袁家。

两双目光金石迸溅的碰上,都带着不示弱。

激出的无形火花,像是能压住星辰和月亮。

远处有野狗叫上一声,把福王头一个打醒。他一甩脑袋,喝道:“大事为重!你不要儿戏!”

“大事为重!报仇就是我的大事!”苏赫毫不犹豫地回了话,还是按刚才的那样,一带马缰:“勇士们!跟着我走!”又一指另外一个黑披风罩面的人:“蒙根都!去大同!”

呼呼啦啦的马蹄和衣裳带风声中,苏赫去了。

他早有奸细混到袁家小镇,他知道路,他不用福王再打发人带路。

对着他的背影,福王对着地上呸上一口,面前出现两道不逊的目光。受苏赫指派的蒙根都,和苏赫一样,是瞧不起汉人的。

见到福王表示对苏赫不悦的举止,蒙根都用不流利的汉话表示自己的蔑视:“不大同的,你愿意?”

内心怒气已经九成九,这一句话添足福王心中十成十的怒火。他攥紧双拳,全身上下瞬间明亮,随时可以从任何一个地方喷出火:“没有我,你们也休想进大同,休想进中原!”

“那,快走吧。”福王气得就要炸掉,蒙根都却无所谓,甚至咧开嘴儿一笑。

这还是轻蔑,还是藐视。福王在狂暴中,很不容易的让自己重新平静。狠剜一眼过去,冷冷道:“到了那里听我的!光是你们,又懂什么!”

福王在心里暗骂,蛮夷!

但此时此刻,他需要这蛮夷,没有这蛮夷,他就无法打下大同!

哪怕他占不了大同几天,也要让一些犹豫的人知道,他可以不费功夫攻下大同。也是宣告,他可以不费功夫攻下他城。

如京城。

…。

先是狗叫。

袁家小镇位于城外,镇上有食物,很多野狗在附近出没。宝珠初来的时候,不但晚上不敢出去,就是白天僻静的地方也不敢去。

后来有了寿姐儿,会走路了爱乱跑,虽有家人小子跟着,但宝珠也不放心。驱散打杀过不少凶狠的野狗,又有一些时常喂食,熟悉了也才不怕。饶是这样,宝珠是不许它们进镇的,怕加寿会吓到。

加寿喂鸡,见到有狗来吃食,会大叫:“打打,”笔直冲过去都不怕,就是见到以后学出来的。

狗叫的邪乎,狗也有灵性,知道来的人心存恶意,就叫得格外狂声。

打更的人,换上不久的中年人,和袁夫人差不多的年纪,从屋里出来,正要睡让打断是很不喜欢的,虽然他为打更,只能小眯会儿。

骂着:“明天全打死,让你们风吹也叫,草动也叫!”总觉得有狗有镇子里面叫,打更的人自言自语:“除去孔管家养的护院狗,哪里还有狗进来?待我去打杀!”门后找出棍棒,握在手里出来。

对面屋里有了灯光,猛烈的咳声,上气不接下气的似山崩地裂而出。夹在咳声中,有人颤巍巍叫:“土山,”

打更人走到门外陪笑:“爹,您睡吧,狗中了邪,等我到箭楼放两箭吓走它们!”

“土山!”叫声颤抖,但严厉起来。

打更的人吓一跳,小时候他做错事情惹老打更人生气,才是这个语气。这下子知道有话要说,不是让狗叫惊醒那么简单,推门进去,见老打更人哆嗦着,已在穿衣裳。

他上了年纪,得了骨疼病,手抖得穿不好,一半衣裳全拖在地。

“爹,您有话对我说,夜里冷,别起来了。”打更人上前去阻止。

“滚,你还是小,咳咳,你不懂啊……”

老打更人虚弱的骂着儿子,给自己穿好衣裳,嫌他扶着走得慢,让儿子背着出这院门。狗叫声更狠,天塌下来似的一声接似一声。

打更人恍然想到:“爹啊,是不是有天灾,狗子狐子都有灵性,有天灾比人知道的早,才会这样!”

揉自己胸口:“难怪我大晚上的睡不沉,心里一直的跳。”

“老弟,你也起来了?”老打更人还没有回话,街上响起说话声。十几个全是苍老的老家人走出来,手提棍棒的,手握弓箭的,对老打更人招手。

那手在月光下面露出干瘪青筋,亦是苍老的。

旁边都有年青人扶着,不是儿子就是孙子。年青的孙子们打着哈欠:“爷爷你们这不是折腾吗?小心把夫人奶奶吵醒!”

他的爷爷给他一巴掌,也是无力的。骂道:“不长进!”老人们一起摇头:“年青!跟我们那时候不能比。”

“那时候我跟着老国公,老老国公,嘿,那威风…。”

孙子们叹气:“又吹上了。”上了年纪就是爱吹当年勇不是,扶着他们去镇口。

箭楼的下面,孔青养的护院狗欢腾的也是大叫,对着镇外叫得亦是凶猛。孔青人在箭楼上面,也感觉出黑暗中有什么扑面而来,肃杀又淋漓。

但他也没有想到左有大同,右有卫所,苏赫就在不远。

“这是哪里不长眼的客商,半夜还赶路?”孔青道:“万大同,像人数不少,又带着沉重的货物。这敢半夜走路,错过宿头的还好,要是强盗?”

在这里才陡然一惊,又听身后无人回话,去找万大同时,见他已经不在身边。

箭楼里放着的是巨石和滚木,弓箭兵器也有。万大同已下去,拖着巨石出来,把镇口挡住。

孔青探出身子:“我就下来帮你!”一回眸,见一堆老家人先过来,老打更人嘶声:“孔管家,示警示警啊!”

他的儿子趴在地面,一只耳朵对地,面色早难看之极。

“怕有上千人!”他大叫着,又让他老子推了一把。老打更人不知哪里来的力气,抢走儿子手中的梆子,用力敲击着,同时大叫:“天灾*,起来避险了!”

老家人的嗓音,带着年老气弱的嘶哑,但是一起长呼:“天灾*了!起来避险了!”

后面是中年人年青人的乱哄哄,也不再说祖父们吹牛,乱嚷:“抄家伙!”

“去帮万掌柜的,封镇口!”

“两边,那边也要封!”

“点火,向大同示警!”

苏赫的铁骑清晰可见时,袁家小镇灯火通明,已进入作战准备。

……

“母亲,我去看看!”宝珠早穿好衣裳,这狗叫得太狠,让人想睡也难。她先到袁夫人那里看孩子们,却发现袁夫人比她还要警醒,袁夫人自幼生长在边城,经过的危险比宝珠要多。

也给孙子们穿好衣裳,忠婆正在收拾小衣裳。都过了半周岁,已加上辅食,和以前对加寿似的,弄些软软的米粉糕饼和点心给他们自己啃,这就全带上,又让奶妈全进来,沉着的吩咐:“给自己多备些吃的,拿上厚衣裳。”

宝珠就这时候进来,不多的慌乱也安静下来。

她的婆婆平时不声不吭的,不是在房里思念亡夫,就是抱着孙子们玩耍,但关键时候,似青山巨石让人镇定。

宝珠更放下心,有母亲在更不用担心儿子,轮流亲了亲孩子们,见他们睡得正香,呼呼的,毫没有让惊醒的模样,宝珠道:“真是有福气的孩子。”就要往外面走。

袁夫人叫住她。

宝珠回身,见袁夫人带着从没有过的郑重,而且她不紧张,在震天响好似全天下的狗全在这一刻叫起来时,奇异的能让这房里还保持着平静。

“过来孩子,到我身边来。”袁夫人招手,同时对忠婆看看。

忠婆欠欠身子,对奶妈们道:“放下哥儿,你们先出去。”带着她们退出。

烛光下,婆媳两人相对,袁夫人低沉而有力——有力的嗓音对她来说,是个少见的事情。

“听着!”她厉声。

宝珠用力点着头。

“凡先盖好的房屋,都有地道入口,知道的家人是…。你出去后,见事情危急,救人要紧,打发全镇的人进地道。”

“是。”宝珠凝眸,不敢错过一个字。

下一句话,让宝珠惊心不已,也佩服不已。

“近些日子来投店的客商们,也许也会奸细,你出去后要严查!”

宝珠张口结舌,一把握住袁夫人的手,焦急出来:“母亲,还有什么,请您赶快教好!”

袁夫人还是笑得亲切温柔:“不要慌,孩子!不管遇到什么,你要记住不要慌。”宝珠拼命的点头。

她以为宝珠已经很能干,但今天才知道宝珠还是很年青,要学的还是很多。她仰起面容,迫不及待的等待着袁夫人的话,随时用耳朵捕捉,深深存到心底里。

“客人们要安排好!”

宝珠点头。

“这里离大同只有半天的路,这里离卫所也是半天。烽火一点,雁门关过来也没有数日路程,孩子,你是当家的,不管多困难,最多撑过几天也就能等到援兵。还有你姐姐那里,我们有一个烽火传递,雁门关看到,会直接对太原和周边示警,你姐姐来的也许还最晚。”

保养得白皙的手掌,在宝珠发上轻轻一抚,袁夫人嫣然:“你去吧,等你再回来,也许我们先进了地道,只管放心孩子们,再见到,也许是好几天后的事情了。”

“母亲保重!”宝珠面色微白。她已经听到镇外泼风似的马蹄声。

“保重,不要担心我们!”袁夫人在烛下定定的挥手,目送宝珠离开。

此时的镇外,苏赫车马兵临镇外。搭眼一看,他脱口说了声:“好!”

他来得已经足够快,这小镇居然已能准备。

两个石头做的箭楼,中间路口堵满巨石,滚木夹杂其中,有什么黝黑的在四面拦着,仔细认下,是小儿手臂粗的铁链,同石头木头一起,把镇口封锁。

有大半人高,就是没有人在后面张弓握箭,马也不容易跳过去。

箭楼和近镇口的石头房子,封锁工事的后面,弓箭上弦,铁箭头闪着寒光,后面人的眼神居然全凛然,没有夜半惊闻的惊吓。

这哪里是个小镇,在苏赫看来,严守城池的气氛已经出来。

火光下,他放声长笑:“哈哈哈,袁家?果然不一般!”

“唰!”

拔出弯刀,正要说话。

孔青在箭楼上乐了,手心扬起,两道弯月白光自手中出,孔青也认出来他,苏赫在京里被擒,孔青和万大同全见过他。

“苏赫,你好大的胆子敢往这里来。看看吧,这是什么?”

两把弯刀似流星夺月般,出现在孔青手中。

苏赫鼻子几乎气歪,这是他的爱物。兵器和马,有如将军的手脚。他京中被擒,这刀让孔青捡走,后来太子只要去看了看,袁训见孔青喜欢,讨要回来赏给了他。

孔青贼出身,对好兵器好暗器特别的喜欢。他现在口袋里还放着船上遇袭时得到的一把暗器,全是淬毒,打算认出为首的,全照顾他一个人。

见到是苏赫,孔青惊而且怒,不先羞辱羞辱他怎么行。把刀取出来,火光下面招摇着,长笑高声:“苏赫,你不自量力!在京里你不是小爷对手,我家小爷把你十战十胜,你跪地求饶,亲口许下永不再犯,这事情满京里尽人皆知,你有何面目还敢前来!”

苏赫气得哇呀大叫:“胡说!”十战十胜的那个是他还差不多。

“有你的,攻心战术。”万大同在孔青旁边翘拇指。

孔青踢他一脚,手上两把刀还在转着,嘴里道:“我不会说瓦刺话,快翻成他们的话,让他们的人全听到!这不要脸的东西,他还有脸来!”

万大同叽哩呱啦翻译起来。

大战迫在眉睫,这不过是拖延时间,且分苏赫心神。在下面的宝珠能明白,对集中到面前的老家人们吩咐:“投店的客商,男的,让他们拿上东西,全到这里来迎敌。告诉他们,不打就死!红花,你带着人把女眷们带到一起,如有异样的,”

宝珠面庞刹时雪白,还没有说出口,红花已大声接话:“奶奶放心,我亲手扼死奸细!”主仆一直是一心的,在红花说过以后,眼神对了对,都带足安慰保重和关切,听镇外苏赫咆哮:“下马!攻进去!”

他们是车马过来,装的是客商。那车帘子一掀,车里不是货物,而是兵器和人!

人数即刻几倍的多出来,一个车里挤着坐,十人也能坐下,随着他们跳下车,情况这就紧急万分。

雪亮的长刀,夺目的弯刀,这不是可以说嘴的时候,这也不是来卖兵器的,这是生与死摆在面前。

宝珠旁边的丫头女眷们,全面色雪白,此刻失去所有血色。宝珠忽然想到,望向邵氏,尽量柔声,但急迫越来越促:“二婶儿!”

邵氏发抖:“宝宝…。珠,”邵氏扶住张氏,张氏扶住邵氏,两个人都看到对方裙上有一片水渍,但衣裙相贴,是谁先吓溺的不能知道。

邵氏知道自己是湿了贴身衣服的。

她正在害怕,听宝珠一字一句地道:“这会儿,是不能善良的!”说过对着家人们一摆手,厉声道:“按我说的,各去安置!”带上丫头,宝珠是先去见世子妃。

走上没三步,听后面红花凌厉高叫:“万大同!万大同!你死哪儿去了!”万大同从箭楼上探出身子,神情关切:“我在这里!”

红花叉着腰,后仰着身子,高声喝道:“你听好了!你护好奶奶!奶奶有点儿差错,我不要你了!”

万大同是红花的吗?

万大同至今没有说过,红花也没有提过。但此时这话一出来,就是旁边听话的人也没有认为不对。

万大同心情澎湃起来,好似巨浪滔天中让撞击的海岸。用足了力气咆哮一声:“我记下了!”再大喝:“红花,你要小心!”红花摆摆手,尖声道:“我不要你管!”带着分给她的家人走开。

镇外,杀声进来,“放箭!”箭雨如织,也挡不住彪悍的马背上一族。他们下了马,也是一样的凶狠,身上又是老牛皮的旧袍子,汗渍油渍的并不容易破开,很快攻到镇口工事下面。

一刀,对着一个家人就劈下。

家人让开,手臂上鲜血直涌,已断落到地上。

“万大同!你还不肯杀人吗!”孔青抬手一镖打死一个,一面大骂,一面轻飘飘从箭楼下跳下。他刚落地,本是奔着苏赫去的,却有另外一个人抢出来,截下孔青。

孔青正在对上,眼前黑影一闪,万大同闪到他的身边。两个人使个眼色,心有灵犀的一个往左一个往右,一伸手,抓住来人的左右肩膀,万大同大叫:“分!”把眼睛一闭,而孔青大叫一声:“好!”

撕开了那个人。

血喷到万大同脸上,他抹上一把,这就满面是血,跟恶鬼没有区别。老家人们年老体弱,宝珠让他们避险,他们走得磨磨蹭蹭,间中还放几箭,见到这一幕,喜笑颜开,振臂欢呼:“好样的!”

“是个汉子!”

“没少睡女人,这力气有!”

万大同回身分辨:“我还是个雏儿!”

老家人嘻嘻哈哈:“傻子,他欺负你呢!”

“黄花男才是有力气!”

“放箭,别笑了!”

荤素放开的话语里,行走在回避人群中的邵氏面上血色渐回,不但渐回,而且涨得通红。她再一次回身,见到又一个家人倒在弯刀下。

“嗡嗡!”有什么上冲到头顶心,邵氏挣开张氏的手,从道边儿捡起一块石头。张氏吓了一跳:“二嫂,你在作什么?”

邵氏面露狰狞,以前没狰狞过,透着滑稽。“去帮忙!三弟妹!我们去帮忙!”邵氏状若疯狂,张氏吓得大叫起来:“不好了,二太太疯了,快来人啊,”有几个家人婆子上来,才把邵氏拖走。

另一个让拖走的,是世子妃。世子妃大叫大嚷:“放开我,我要去帮忙!”宝珠带着她的家人,把她拖进地道。

她的家将们,则早就投入战团。

半个时辰以后,红花来见宝珠,满面凶恶,全国评十大恶人,红花这会儿面容可以当选头一个。

她目还带凶光:“奶奶,我扼死两个奸细!女的!”大声说着,在地道里一片回声。

宝珠慨然夸赞:“红花你是好样的!”

又让清点人数,寻找母亲时,却找不到袁夫人。卫氏和忠婆各抱一个孩子,忠婆泪水涟涟:“夫人,去办一件要紧的事了,她要是不回来,不必再去寻找。”

宝珠眼前一黑,身子摇晃几下,幸得丫头们扶住,已经慌了手脚:“忠婆,去了哪里,她去了哪里!”最后一句已经愤怒无比。

忠婆哭了:“跑马走的,这会子追也追不上了,奶奶别问了,夫人走的时候,说别慌,不要慌,”

宝珠也哭了,对着忠婆扑通跪下:“求你告诉我,去了哪里,这外面乱的不行,母亲她能去哪里,一定是危险的地方,求你了!”

忠婆身子一矮,也给宝珠跪下,大哭道:“别问了,求您别问了!如果大同没事儿,夫人也就没事,如果大同有事儿,去找也来不及了,”

宝珠心头又是一黑:“大同?不来救我们吗?”红花也哭了:“奶奶,我进来以前,大同城像是也起火了!”

半天的路程,而且是夜里,城头起火看得清楚。

这个时候的大同城,还不如袁家小镇,外城早早的就让攻破。

城门的下面,龙五揪住福王和他拼命,福王的随从对着龙五再次狠狠撞击几下,龙五嘴角流出鲜血,双手无力的松开,眼睛里泛出异样的灰:“你,骗了我…。”

往后摔倒。

福王狠狠上前踢一脚,骂道:“没命享福!”

大同城门,是骗开的。

……

小半个时辰之前,龙五安然地城门当值将军的房里,和他说闲话。

“家里的几个家人,走远路经商回来的,外面过夜不太平,我说连夜进城吧。”

当值将军也就相信,见到五、六个人披着黑披风,让打开城门上的小门。几个人进来,并不解披风,对着龙五笔直走来。

当值将军心头一闪而起,这家人太没礼貌。他们斜斜站在城门里面,因为是五公子在这里,当值将军才陪他走到这里。就见家人走近,那脚步全通通的,野蛮而又强暴,将军警惕才起,正要发问,黑色披风展开,迎面刀光骤起。

也把披风下的面容展露半边。

黝黑的肌肤,粗而宽的嘴巴,已能看清特征。

“瓦刺人!”

惊呼一声,当值将军来不及对龙五怒目,没支撑三招,让乱刀砍到。他们倒没有杀龙五,而是反身杀回城门,一个城门洞不过十数步深,扑回去一面厮杀,一面把大门上的小城门砍破。

龙五呆若木鸡,看着福王带着另一批瓦刺人进城,他疯了似的对着福王冲去,死命揪住福王的脖子,福王是强壮的,龙五也习过武,虽然有随从,也让龙五揪的足有一刻钟,才把龙五从身上甩开。

对着倒地的龙五再踹一脚,看着血沫从他唇边溢出,福王狠狠又骂一句,带着人大步对内城走去。

外城里,处处是血泊,处处喊杀声。

这里是边城,本身就乱,不但防敌兵,还要防乱民,再穷的人家也会几手拳脚好防身,稍有家产的人家都有护院,苏赫的人马饶是精良,进城门是容易的,直达内城却还困难。

而内城的人,已经如临大敌。

知府和赵大人等官员俱在城头上,都感到棘手。赵大人怒道:“守外城的是谁!”有衙役报上名单,赵大人恼得眼冒金星:“莫非他敢通敌不成!”

知府劝道:“你先别急,当下最要紧先击退来敌。”

一起去看外城局势,其实不看也知道。马上游牧的民族打汉人,一直是凶残洗城那种。因为汉人多,他们人少,是见到就杀。

拼命的事情,也就拼力抵抗,一时半会儿内城无事,但再看远方,卫所上方烽火示警,还有一处地方也高燃火光。知府认了认,猜疑道:“那里,是袁家的小镇?”

赵大人面上的血色也就即刻没了。

“苏赫!”他沉重的说出来。

知府大惊失色:“这不可能!”

赵大人闭了闭眼,只有苏赫才会不全力攻下大同,而分兵马去打袁家小镇。一个小镇,就算富庶,也不能富过整个大同府,到底是一家之力,而且攻下以后更能守得住的,也是大同府。这只能是那和袁将军有杀父仇的苏赫在那里!

“知府大人,我有要事,去去就来!”赵大人转身就走,知府着了急,上前拦住他:“你不想着救城,你去哪里!”

“让开!”

赵大人狠狠把他甩开,对他的人一注目,在所有失望的眼光中离开城头。身后,有人跺脚大骂:“我要弹劾你,你贪生怕死,你临阵脱逃!”

龙四公子也深深的鄙夷,他为官在这里,又出自将门世家,深知这会儿不能内哄,把胸脯挺起:“奋战,才能活命。都听我的!”

龙家在本地无人不知,雷鸣般的应和声出来,有祖先的名头摆在那里,龙四公子接过赵大人的职责,开始安排。

安排到一半,内城里面哄的乱了。

四公子等官员往内城里面看时,都晃了晃身子。每处街道上,都有混混们拥出。甚至还有几个瓦刺人,他们身着商人的服饰,是早几天混进城里的,也是逢人就杀。

混混们高呼:“劫大户去喽!”

“分金子银子去!”

龙四公子也惊得无话要说,这就人人知道,事情更紧急的把生死带到内城所有人的眼前。

龙四的头一句话,很想让随身小子回家去,让家里人守住。但再一想还有五弟在,而且每逢动乱就是立功的好机会,又有祖辈名声现有,此时不顾全城只顾自己,以后要让人瞧不起。

张了张嘴,还有欣慰,幸好五弟没有中,他今夜也在家里。龙氏兄弟都学过掠地对敌,龙四还以为龙五总能护住家中一时吧,护住这半夜也是好的,到明天,附近卫所还不能不来救吗?雁门关守兵来的晚,只要能撑,就能保住。

如果没有混混们内城作乱的话,龙四公子本想集合兵力,打一场反击战,现在只能先自保,再反击。

知府七窍生烟:“这群混蛋内城怎么这么多?”

“大人,这是早混进来的,他们知道有今天的事,这是内外勾结!内鬼作祟!”龙四公子接上话,知府也切齿:“是!四公子!等我们平了这乱,再和这些下三烂们算账!”

在边城这地方能当官,不是软性子的人,知府抬高手臂:“迎敌!”

“呜……”

号角声先于城头鼓声响起。

官员们一起变色,都失了声:“这又是什么敌兵?”

风声,有呼声出来,先是几个人,再就有人加上,渐能清晰。

“铁甲军!”

“铁甲军!”

一声呼声高过一声,先是一个人站出来,再就有人不断加进去。很快,他们汇集的有数百人,为首的一个人铁面铁甲,嗓音洪亮:“铁甲军!杀敌保国,赤胆忠心!”

他的嗓音不难听出,知府脱口道:“老赵?”龙四公子面有喜色,甚至把知府大人拍打着:“铁甲军在这里!我们有救了!”

四公子昂起头,快步走去面向外城,大声呼道:“听着!铁甲军在这里!各家各户守住性命,我们就去救你们!”

福王气白了脸,他也深知铁甲军的威名,一直想派人去渗透瓦解,这就明白过来:“难怪找不到,原来他们平时不是以军队示人!”

他站在内城的一间屋顶上,往下一看,亲眼见到一个不新不旧的屋子里,住的不见得是有名人物,但钻出来一个人,铁甲铁盔,手持铁枪,大声呼喝:“铁甲军!”手起一枪,扎向一个敌人。

和他一样的铁甲军,哪怕刚才一直在战团里的,也抽身离去,寻出自己的盔甲穿好,再次出来汇集。

很快,外城也有一支小型的似模似样的军队出来。

这个时候的地底下,袁夫人还在马上狂奔。

这地道里能跑马,而且长期有一匹马在这里养着,跑多了马可不行,就这一个还要跑马的人路熟悉。她在赶往大同府。

去做一件她必须要做的事。

先辅国公去世以后,知道地道的人只有辅国公和袁夫人。袁训在*岁的时候,才带下来见识。而辅国公府,以国公和儿子们以前的互相防备,公子们后面全有郡王,袁夫人不信兄长会告诉儿子们地下有路。

就是公子们全知道,女眷们不见得知道。如国公夫人,袁夫人敢打包票她不知道。

抹一把汗水,到底是许久没有骑过马,袁夫人喘息加重,但只歇息上一会儿,再次打马如飞。

……

“我们要忍到什么时候,这样忍着不行!”世子妃走来走去,边大发脾气。宝珠坐在她旁边,默默地等着上面传下来消息。

来看丈夫的夫人们中,已有人哭泣:“我早应该走的,我为什么要来!”但看那最娇气的小沈夫人,却没有哭泣,静静站在她的家人中间。

有脚步声下来,红花后面跟着万大同。

万大同满身是血,还有什么可疑的污迹,味道深重的过来。宝珠没有掩鼻,迎上去急切地问:“万掌柜的怎么样?”

“他们攻进来了,正在烧房子!”九月的夜晚,万大同满面汗水,喘息地道:“大同起火,两处卫所有喊杀,奶奶,这是大举进犯,请奶奶带着女人老人孩子,从旷野中逃走。”

“不!”宝珠叫了出来。

这是她的家,有人烧房子?

这是宝珠最喜欢的地方,也是老祖母最喜欢的地方,老祖母守着加寿不能跟来,早有封信到了说委屈,又让宝珠好好的代她吃她喜欢的东西,不要屈着身子。

万大同急道:“咱们等援兵,至少好几天,奶奶!小哥儿要紧,你们赶快走吧!他们身强力壮,我们也只能挡上一时!”

“不!”

如果说宝珠刚才的话是冲动而出来,这一句愤怒的拒绝则经过思虑,虽然思考的时间不久。宝珠怒了:“这是我的,是小爷走时交给我的,是…。”她说不下去,停上一停,泣不成声:“是寿姐儿长大的地方!”

心中有千言万语,但这当口儿哪能完全抒发。把泪水硬生生咽回,宝珠全身怒火熊熊。

“他们有多少人?”

万大同道:“五六千人!”再一次爆发:“奶奶走吧!咱们几个人才杀他一个,又本身人就不足,咱们哪里有上万的人去抗!”

宝珠忍住泪:“咱们的人死了多少?”

“奶奶!”

上面又下来一个人。

孔青伤在腿上,一瘸一拐地过来,弯刀当拐杖柱着地。下来就道:“快走!我们挡不住他们!”

宝珠昂一昂头,不再问自己的人还剩下多少,对着所有的老人孩子女眷们提高嗓音:“都听到了!不战,就只有死!”

她的嗓音清冽中带着决绝,激得所有人心头回响,都跟着凛然起来。

“老房子有上百间,每个都有地道口!咱们这里还有数百的人,三十个人成一队,分别去二十个地道口下面。打开地道,放他们下来!”

“这样不行!”孔青和万大同赤红着眼睛阻止。

宝珠一样红了眼睛,坚决地道:“逃到旷野中,我们也是死!”对一直跳脚要上去的世子妃,对一直哭泣的女眷,对着那些或沉默或害怕的人,大声道:“地道入口狭窄,他们不能一起下来。下来一个,就杀掉一个,能打杀的人上前去打杀,不能打杀的人,想尽办法把地道口堵住,不让余下的人再跟着下来。”

粉嫩拳头挥舞着,疾声厉喝:“二十个地道口,每个地道口大家全力杀上二十个,咱们就能保住命!去吧,不要怕!”

“三十个人一队太多了!”世子妃怒喝:“我的家将何在!”

“有!”守在她身边的还有家将

“你们都有功夫,五个人一队,跟着我,我们去三个地道口!”世子妃的家将加上丫头婆子,倒还有十五个人。

宝珠的嗓音,随后也响起:“这地道里还存有兵器,吃的,衣裳,菜油。能用上什么就用什么,”粉拳往下一扑:“血债血来还!”

……

小镇上,还能抗敌的人已经不多。辛五娘一刀扎过去,再一脚踢开他,往后靠在墙上,累得直想闭眼,但眼前晃动的是杀不完的敌人。

“五娘,进来!”

红花从附近的院门探出头,这么一叫,吸引几个人过来。见红花是个美貌小姑娘,邪笑着握刀过来。

红花拖起辛五娘进来,一面抱怨她:“为什么要天豹跟小爷走,不走还能帮上忙。”辛五娘全无了力气,微声道:“想他,跟着小爷走能有个好前程。”

这是辛五娘在船上听到宝珠对袁训的低语,她痛哭半夜,认为自己不能害了儿子,把他打发跟袁训离开。

袁训差点儿就带走孔青,也幸好他没有带。

说这句话的功夫,辛五娘和红花走进房里,而几个敌人也走进来。镇上能反抗的已没有多少,他们哈哈大笑着,走得自自在在,以为红花和辛五娘手到擒来。

见女人是没有了,只有一个洞在地上。杀得性起,往里就进。刀光一闪,一个脑袋骨碌碌的滚下去,溅起红花一身血,红花却拍手笑:“第三个!”

余下的几个人还没明白,万大同和孔青冲出去,很快解决。关上这个地道口,万大同道:“换个地方,别轻易就让他们发现。”

红花扳手指数完:“第七个,”对一旁休息的辛五娘道:“你歇着,我去帮忙。”

…。

小沈夫人握着簪子,有点儿怕,有点儿希冀,有点儿担心:“我用这个行吗?”宝珠只要她不哭就行了,鼓励道:“好极了,你站最后面。”宝珠手里握着个棍,没打过人,双手握着,眼睛看着地道口,随时扑出的紧张着。

地道口缓缓打开,邵氏瞅着:“怎么没有人来?”张氏道:“要有人上去引吧?”方明珠挺身而出:“我去!”

几步出去,窗上一张望,见院子里恰好有两个人走来,刚才是怎么出来的不记得了,这就吓得汗毛直竖,大叫一声:“来了!”缩身往地道里一钻。

下面的人全慌了,这里有两个男的家人在,道:“不要怕,”就见上面两个人出现。这两个很谨慎,往下面看了看,见下面黑咕隆咚,先抛个火折子下来,这一照,女人面容全出来。

“有女人。”怪叫着,一个走下来,刀在身前舞动,另一个紧跟身后,一起下了来。

宝珠等人没有经验,全慌了。张氏抛个棍,让刀击飞。邵氏扔口锅,让击飞。方明珠和小沈夫人抱成一团滚在一旁,两个家人围攻一个,另一个则对着女眷哈哈笑着过来,他手中的火折子重又点起,看上去明亮又恐怖。

“哗啦!”

一泼菜油过来,中他一脸一身,那火折子,自然是见油就着。惨叫声在地道里响起,方明珠来了勇气,松开小沈夫人,飞快跑去放东西的地方,也取来菜油。

对着激战的家人大叫:“让开!”

“噗!”

菜油泼得太早,三个人全一脸一身。

小沈夫人也来了勇气,大叫:“点火!”

宝珠颤抖着手,把才点着的火折子扔过去,离得太远,火折子又飘落到地上,方明珠捡起来,笔直对着冲过去。

那五尺三高的大汉,吓得往地道深处就跑。

地上一个棍,把他绊倒,张氏站起来,面色幽静:“倒了的!”方明珠扑到,把他身上油点着。

火光中,另一个烧得肉香,和这一个烧起来,中人欲呕,但女眷们拍手欢笑,没笑一声,见那着火的人猛然跳起,笔直对着她们冲来。

两个家人上前拦住,真是不幸,他们身上也有油,这就燃烧起来。

生与死,又一次摆在面前。宝珠大叫:“衣裳棉被!”丫头们七手八脚抬出衣裳棉被,这就在脚下,本来是准备来不及关地道口,用来堵人的,这就几个人握住棉被,还有宝珠,用身子隔着棉被,把那烧着的人扑倒在地。

几个女人,把一个大男人扑倒。

烧着的家人在地上打着滚,忠婆抱着袁怀瑜在旁边指挥:“用被子扑熄!”邵氏等人抱起衣裳,又把两个家人也扑倒。

再拉出来,见有烧伤,但性命却保住了。

大家松口气,再等下一个。

袁怀瑜早醒了,黑眼珠子瞪着,看得很是入神。

…。

梁山王世子妃最为威风,跳出地道口,到外面就杀。见人多了,转身就进地道,有跟进来的,家将们一起发力打死,抛将出来。

…。

苏赫暴跳如雷,在街上走来走去:“给我把人找出来!”放声再吼:“放火,全都烧了!”

…。

地下,宝珠以手掩住扑通乱跳的心口,还很沉着:“万掌柜的,去各处看看大家杀了多少,上面还有多少敌兵!等地道口露出来,我们是合起来逃呢,还是分开逃?”

没多久,世子妃等人匆匆过来。世子妃晃动双刀是得意的:“我们杀了二十七个,”这里显然不是笑的地方,但宝珠尽力给她一个笑容,再掷地有声:“如果死了,本钱是足够了。”

世子妃狂笑:“哈哈哈哈哈哈,”

可见和小王爷是夫妻,她没错进家门。

宝珠的话,把她的笑声打断。

“我们有几条路走!去大同去旷野去卫所…。”宝珠默然神伤:“但大同卫所都不安全,去旷野也是个死。”绷紧面容,望向忠婆和奶妈:“小哥儿最重要,要送他们安全去太原!”

忠婆奶妈潸然泪下:“是!”

宝珠再看世子妃,颇有深情:“姐妹们是我的客人,我要保你们安全离开。”女眷们凝视过来。

“万掌柜的,孔管家!知道你们辛苦!但这会儿说不得辛苦。你们保小哥儿和夫人们从旷野离开!我们杀了他们不少人,苏赫心思全在镇上,旷野应该安全!”

红花急了:“奶奶不走吗?”

宝珠摇摇头,取下自己一件首饰,给红花别在发上:“红花你也走吧,我这是私心,但你跟着我长大,虽是主仆,已如姐妹,你跟万掌柜的走吧,把小哥儿交到郡王妃手上,我留下来,”再怒视余下的人:“得有人不走,在地道里和苏赫周旋,才能让他不往旷野上追!”

红花泪流满面:“我不走,我要留下!让奶妈走吧!”

宝珠微笑摇头:“不要孩子气,”又推梅英:“你是祖母给我的,”

“不!我不走!”梅英也是大叫:“奶奶说得对,要有护着小小爷和夫人们离开。”对着丈夫忽然一抱,梅英在孔青面上狠狠亲亲:“不要挂念我,如果我死了,你记得再寻一个好的。”

孔青是个汉子也哭了,张张嘴想说什么,却让后面的话能淹没。

“我们不走!”

“我们留下!”

说话的人,有袁家的旧家人,老幼女人,也有住户们,也有借住在这里的客商们。当下抵抗则生,放弃则亡,群情激动,不能自己。

地道离地面有距离,但也能听到上面的火烧声。

“呜……”

远远的号角声,穿透火光直透地下,但听不清楚。

万大同最早听到,立即示意大家:“不要说话!”他静静的在火光声中寻找着,“呜……”号角声再次出来,万大同一拍屁股,忽然跳了起来:“这是援兵!”

自己人和别人的号角声,万大同久在边城,他听得出来。

镇外,陈留郡王命人:“摆好队形!”浓眉对着镇上火光看去。他的心揪成一小把,岳母,小弟的儿子,小弟的妻子,小弟是个爱妻如命的,又他是一脉单传,才有两个儿子,要是有个好歹,小弟不得痛死过去。

“郡王!杀进去!”同来的太子党们早怒不可遏,纷纷拔出刀剑。

此时已不是点清对方人数看清虚实的时候,陈留郡王从马鞍摘下自己大刀,横于手中。断喝:“擂鼓!再告诉苏赫,他杀我一个,我杀他一百!”

当先带马,陈留郡王头一个对着小镇冲去。他的面前,是袁训的笑容在晃动。

这是小弟有了那稀奇宝贝加寿以后的笑容,当时陈留郡王看不惯,还骂过稀奇宝贝。现在看来,那生下孩子的宝珠,可不就是稀奇宝贝吗?

岳母大人,你千万不要有事。不然妻子可以哭死,国公可以去死。

那叫宝珠的,你也不能有事,不然小弟可以去撞墙。

还有两个宝贝内侄,这是袁家的根,要是自己晚来一步,宫里会不会找自己算账?

“姐丈,你就从没有抱过我的加寿,”小弟欢快的话还在耳边闪动。陈留郡王暗道,只要你们没事,我好好的抱抱你们。

鼓声震破天,呐喊的人们冲向小镇……

天色,已经微白,半夜已经过去。袁夫人筋疲力尽地出现在地道的尽头。汗湿透衣裳也湿了发丝。

扶着墙,袁夫人走上去,心中也在暗祷,孙子们千万不要有事。

她的宝贝儿,有事到来,当祖母的反而抛开他们。这是对忠婆的信任,也是对家里的责任。回想当年十里红妆,一个小镇陪嫁,谣言说几乎搬空国公府。

她出生于这里,也要保护这里。

“格格!”

扳动机关,地道口打开……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