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二十一章,难以选择,又必须选择/侯门纪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国公府的家人,和寻常的家人相比傲慢更重。

又家里今天接袁家表亲,来的还有王世子妃,正觉得自己家里还是比全城的人都面子高的时候,就见到庄巡抚的这一张冷硬雪里冻过石板子脸,又请他进去敬茶,他把个公事公办的脸扬得更高,家人嫌弃他,心想我家四爷正在养伤,等城里肃扫清楚,表彰的功臣少不了他,这样的人物,你说见就见?

又巡抚是代天子出巡,其实官职本身不高,地头蛇们是表面上敬背后忌,家人就随他候在大门洞里吹风,进去也不回龙四公子,回的是当家奶奶们。

心想凭奶奶们还不就把你给打发?

今天当值的,是大奶奶谢氏。说有客,谢氏就在厅上告声退,以为是亲戚们互相道平安。有的亲戚住在城外,知道信儿晚,又怕路上还有乱兵,等他们打听可以进城,这几天里来也不会让人说问候得晚。

亲戚们间的问候,是问到就是情意。

匆匆出来,和庄大人会面,庄大人皱起眉头,原本是认得的,道:“大奶奶,怎么是你来见我?”

进门不问荣枯事,一看容颜便得知。

谢氏也皱眉头,这位大人苦着脸,跟上门讨二百大钱的模样,是怎么回事?谢氏反问:“不是要见当家的人?”

跟来一个小丫头子,道:“就是!今天我们奶奶当家!”

庄大人冷冷一笑,那神色愈发的不好。庄若宰大人本是个孤涩的人,以前在京里潦倒,世务上变通差,南安老侯还是南安侯的时候起用了他,当时图的就是他的与人不相和,这就少有受贿的可能,而事实上,一般人还真的受不起庄大人这性子。

谢氏这个让丈夫婆婆大姑子压死好多年,这几年直腰杆子做人的妇人,对着冷笑心里不悦。

仿佛又看到龙二姑娘。

二姑娘在战乱中乱跑,把命丢了。国公府里,谢氏是她的亲弟妹,不为她出头,凌姨娘在床上还不知道,龙大还在军营里,这就无人管她,任由凌家胡乱发丧。

听说薄皮棺材一口,又有家人说去看过,说棺材也没有。

国公夫人以前受二姑娘作践,因为膝下是长女陈留郡王妃,害得二姑娘成了“二姑娘”,二姑娘恨她许多年。国公夫人如今彻底向善,想人没了,往事勾销,有心去看看,让八奶奶拦住。

二姑娘在娘家太没有人缘儿,这又是凌姨娘做错的一件事情,以前不骂张三,就骂李四。宫姨娘和沙姨娘是姐妹两人,也让二姑娘骂哭过,八奶奶更不在话下,嫡子媳妇,更是二姑娘眼中钉。

“人死如灯灭,再说我们府里修整事不少,母亲,自己还顾不上,哪能去顾她?再说是人家的人了,去到见茶不茶水不水,香烛也不周全,不是又添气。不去不心烦,去祭她要是不争论,大公子回来不依我们,谁叫我们去了呢?还是别去了,装不知道吧。”

这就全家没有一个人去,都有理由,才战乱过,自顾不暇。

而凌家随便发丧,也有理由,才战乱过,自顾不暇。

二姑娘人是没了,但给谢氏留下的无数阴影还在。

面对庄巡抚簇着眉头,挤着眼角,有道寒冰要挤出来那尖酸模样,谢氏恨上来。

就凭你,也瞧不起我是吗?

谢氏无端的移恨到庄大人身上,又想这个人是厌。公公在时,老侯在时,他还上门来吃过酒,这会儿是什么药下肚里?

六亲不认药?

还是鄙视妇人药?

谢氏把个脸儿一扳:“大人,您有话说话,要嫌我不当家,请回吧,等我公公国公回来,我打发人请你再来说话。”

庄大人也就恼上来。

也暗想,可恨国公府,自以为瘦死的骆驼比马大,一个妇人都敢飞扬跋扈,你家不出事谁家敢有?

冷声道:“大奶奶,您要听,行呐,那找个地方吧,我就告诉您。”

现在的小厅,转角儿没五步就到,两个绷紧脸的上来,分过宾主,谢氏虚了公婆的座儿,坐在下首,让庄大人在客位上。

新粉刷的雪白墙壁上,新挂的红梅绽放,国公府气势还是傲骨梅。庄大人见到,没说话前,冷嗤一声笑出来。

谢氏暗咬住银牙。

“大奶奶,你不要拿菩萨当土地公,”庄巡抚涨红脸,把这句当开头语。

庄巡抚肚子里也一片心事,知道本省的地方官员,从不拿自己当回事情。不过表面上打个哈哈,过得去。背后里骂自己拿着鸡毛当令箭的人多如鸡毛。

谢氏让他不会笑的冰脸子勾出暗伤,而庄大人的隐痛也在谢氏的态度中发作。

他今天上门,是特地来报信。公事的当中顾不得回衙门换过便衣再来,随身公差又是知心的,这才跟来,却遇到国公府里打发出个妇人见他,庄大人也没好气。

可见笑脸儿是重要的东西。

庄大人一板一眼:“城外卫所里新查出的消息,苏赫偷袭那晚,是贵府五公子把他放进来的!”

“放屁!”

谢氏勃然大怒,顾不得对方是个男人,气急之下口不择言,骂过以后也不后悔,模眉赤眼,活似要把庄大人吞下。

谢氏一字一句:“大人!您看清楚!这是世袭辅国公府上,不是泥腿子堂灶屋,由着你嘴里胡沁!”

“大奶奶!按章办事,我要上门来搜查!我想到老师和国公相得,我私下里先来报信儿!你不服,我这就走,回去我写公文去,最多明天后天,我可就带人来公事公办,查出什么来,你休要怪我!”

庄大人把袖子一卷,这就要走。

谢氏哆嗦一下,让她置个气她行,让她担起这事情她不行。就气涨得满面紫色,迸出来一句:“好!”凉气跟着抽上一声,谢氏软上三分:“你等着,这事情和我说不行。”

庄大人欺负女人到现在,算是满意的。

论理儿,男人在外面顶天立地,回家也好,去别人家里也好,和女人计较,这没有道理。

谢氏就往里面走,找到五奶奶。

为什么不找四公子?

四公子在养伤呢。

他的伤在腿上,但让人扶着却是能走路的。他伤的正喜欢,正好不用见表弟妹宝珠,谢氏想那个庄大人跑来胡扯,没弄清楚以前,不要告诉四弟着急,又有谢氏喜欢宝珠,想宝珠带着王世子妃来做客,四弟不曾出房门,这会儿出去会人,让宝珠知道,不要添气吗?

会认为四弟不给面子。

谢氏满心里认定本府里不出奸细,这事情是说五奶奶丈夫的,就忿忿的回去找五奶奶商议,怎么把姓庄的给打回去。

……

隔壁的袁府,袁夫人带着方明珠等人在收拾。

这边府里也受了灾,也死了人,也让火烧了。早几天收拾出来一半,今天袁夫人看着安置睡房,方明珠跟在后面帮忙。

让丫头摆正一套浅珠色的被褥,袁夫人回头问:“明珠,你喜欢这个吗?”现在摆的,却是方明珠的睡房。

大家什榻椅,袁夫人交给家人们收拾。贴身睡卧的地方,是袁夫人自己来看过,也就有方明珠的。

方明珠袖着手,在后面畏缩。怯生生的,又不好意思,又很喜欢。看那被褥珠色泛彩,就是在安家住的最好的时候,也不如这个好,方明珠很是舍不得用,又怕推辞几句,袁夫人就不给自己用,就只点头,一个字不说。

这模样儿傻乎乎,袁夫人能看穿她的心思,把方明珠的手抽出来看,上面是火烧的新痂,倒油的女英雄到底还是让火烧出小伤,对着那红嫩新肉和深红痂,袁夫人怜惜地道:“看看,有日子才能好呢。”

方明珠高兴的笑了,她又想到明珠原来是有用过的,对床上新被褥也就没有当不起之感,心里甜甜。

忽然想到母亲,但并不担心她。

自己这房里馨香满屋,除去小镇上给自己的一个小丫头以外,又安置了扫屋子的婆子,大些的贴身丫头,还有一个专门管看门。

方明珠也知道,母亲在京里跟着老太太,也只会和自己一样,让照顾得妥妥当当。

油然的,她思绪回到以前。那时候她很小,只得几岁,跟着母亲进到安家门里,也是诸般的好奇,这是什么,那是什么?

这好看的,是给明珠的吗?

母亲当时叹气:“这是人家的,不是自己家,只是给你用用的,别弄坏了,不好还人家。”当时,也是一样的让照顾妥当。

方明珠垂下面庞,暗自伤心,这时候才知道以前有多辜负老太太,辜负了她待自己的期望。那以后,再不要辜负宝珠了。

外面走来人,把方明珠心思打断。跟宝珠的丫头回来一个,气喘吁吁,满面喜色,过来顾不得礼节,手扒住门边,疾呼道:“夫人夫人,”

袁夫人吓了一跳,又有了兵乱了吗?

“恭喜夫人贺喜夫人,”

袁夫人定住神,寻思一下,笑道:“是国公回来了吗?不然可哪来的喜事呢?”

丫头无端的调皮起来:“夫人您想呢,咱们府上又要有大喜事了。”她是让人猜的口吻,却自己忍不住,笑嘻嘻说出来:“奶奶又有了呢。”

“不但奶奶有了,世子妃,连夫人尚夫人……都有了。”

袁夫人呵呵了,说上一声:“那我应该去看看。”迈步就走,有什么把脚上一系,带得裙子忽然坚固如迈不过的墙,这一步又收回来。

她带着方明珠收拾屋子,她借着事情打发心思,她甚至把孙子们也送过去,但她的心里还是有道坎,原谅,有时候一分为二。

一半是不记恨别人,这就自己先得到解脱。

另一半再和别人能言和,仿佛是君王为城池,将军为军心才能办出来的事。

其实最会原谅别人的,是普通的老百姓们。但他们不上史册,就让人误以为原谅这事情,只有大人物才能做。

袁夫人也是一样。

她一方面理智的想,没有辅国公夫人当年的嫉妒,她就不会遇到她的丈夫,过上如花美眷的似水流年。

有过加寿,有过孙子们,这意思就更明显的出来。

逢凶化吉是好事情,但到底逢了凶!

袁夫人心里还是怪的,既然如花美眷,何不皮相强壮。

直到加寿抓周,老太太一番解释,这是祖父和寿星老儿说好的,把他的福气散给你的孩子,全是为着你,袁夫人的心里又解开不少,但撕破自己心里那层怨恨的纸窗,对她来说还是难。

有时候也就能体会别人数代的仇恨。

为什么我要原谅你,我恨你有足够的理由。我能日日不去想着恨,已经不容易。

由恶而得佳侣,不能忽视那起初的恶。能没有报复的心,已经很难,也是知道不报复不恨,自己先放下。

一脚门里,一脚门外,袁夫人尴尬住,让自己万结的心肠给拘得寸步难行。

换成寻常,宝珠又有了,袁夫人还不喜出望外去。但今天她深刻的体会到自己内心中,由爱丈夫恨他早去而存留的那道恨,还在心中。

常看书,多看书,也不能抹去人性中本来的宽容或痛苦。袁夫人恨自己遇到良人,良人偏生早逝,无从去怪,正好那罪人在,一古脑儿全怪国公夫人身上。

这是深情所致。

她收回脚,对着喜悦的丫头,只有笑容出去:“好好好,”忽然想孙子们了:“告诉忠婆,玩累就抱回来吧,再来只有忠婆煮一手好汤,让她回来备下大家的汤水,这就见天儿用起来,客人也要用,奶奶岂也要用。”

丫头诧异袁夫人不去,但依从的离去。

对着她的背影,袁夫人有一丝模糊幸福的笑,让她在这一刻容光焕发,银发都生出璀璨,好似暗夜中星辰,她把喜悦全摆在这里。

又有了。

又要生了。

又要……

不容易的才把方明珠重新想起,看看沙漏,似乎已丢下她近一刻钟。袁夫人歉意上来,喜吟吟,更要多弥补方明珠,让人取过好些枕头,粉黄淡玉轻红水青。

“明珠,你喜欢哪一个,我们赶紧摆你好的,再重新去摆别人的。有你帮我掌着眼,给各人房里重摆宜男花卉的,石榴结子的,百子嬉戏,你说可好不好?”

方明珠愁眉苦脸,袁夫人温和,她就敢说出来。惴惴的道:“夫人,能容我也去看看吗?我,我也是来会丈夫的。”

袁夫人错愕过,人因听到宝珠喜信就要出门,在房门内喜不自胜不能动步,这就手扶住门边笑得喘不过来气。

跟的人也都笑了。

方明珠露出不安,低声道:“要是不能,那我就不去了。”请医生要花钱的。方明珠跟着宝珠过来,路上分文没有花,但粗算一算,自己花了宝珠许多的行路钱。误会袁夫人笑自己,不由黯然,看什么看呢,有了自然就出来,就是这个道理儿,还花什么医生钱,那医生听说贵的能吓死人。

袁夫人忍住笑:“话不是这样说,是我笑自己只想着你陪我,就把你给忘记,真是不该啊。”袁夫人直起身子,吩咐丫头:“送褚娘子过那府里,也请小贺医生看看吧。”

为什么不让小贺医生过来,袁夫人也细细告诉方明珠:“你正年青,正玩的时候,你说陪我,我不应该留你。去吧,今儿像是好日子,有固然好,没有,那府里必然有戏有玩的,宝珠她们有了,这就不能玩,但别人备下来,客人不用,岂不失望,你去玩吧。”

这就是袁夫人,她句句能为别人想到,但让她和国公夫人握手言欢,她做不到。在国公不在家里,让她和国公夫人相对饮宴,袁夫人也做不到。

但今天像是一个打破她心中屏障的日子。

方明珠去了没一会儿,有个丫头慌慌张张地跑回来。袁夫人见到还笑:“明珠也有了?看你跑的。”

这个也气喘吁吁,但这个说话可就骇然。

“夫人,那府里出事了!”

袁夫人一惊,本是坐着的,腾的站了起来。

“奶奶让我回来告诉,说请夫人快去,怕处置不了这事情。”

……

“这怎么可能!”五奶奶掩面痛哭:“这是欺负我们孤儿寡母,”想到丈夫就是死了,也要有个尸骸吧,又痛哭否认:“欺负他现不在家!”

自己都茫然了。

丈夫要是死了,姓庄的凭什么说他是奸细?

丈夫要是没死,他不回家,这不正说明他当了奸细,他不敢回来。

她坐在招待庄大人的客厅上,除庄大人以外,还有宝珠和谢氏在这里。

宝珠是五奶奶拖了来的。

五奶奶听到谢氏说的话,也就大怒。但没了丈夫心中惶然,怕加上谢氏也说不过庄大人,放眼府中,谁是可以相信的?

国公夫人?她可以算是个好嫡母,却终究自有儿子,隔上一层。

妯娌们,还是算了吧。如今家里算大家处得好,但再处得好,也是妯娌们,隔着房头,没了丈夫正怕她们以后轻视,又出这种污名声,五奶奶唯一能找的人,只有宝珠。

这是个敢正家中名声,如今愈发的名声大,带着女眷们就抗敌的人,五奶奶就悄悄请出宝珠,和她同在厅上。

五奶奶问到庄大人面上:“你们有证据吗?”

庄大人沉着脸:“奶奶!我是来报信的!我也不信!不然我怎么会这就上门!”

幸好有宝珠,宝珠对他陪笑脸儿,和他攀交情:“大人辛苦,还是舅祖父在的时候,请您用过饭菜,我女儿定下亲事,养在宫里,我先行回京,舅祖父后面回去,还提过大人的名讳,说很是想念。”

宝珠也会吓人的,知道拿加寿可以吓吓官儿。

庄大人这就明白过来,这才知道这位原来是袁将军夫人。他和宝珠以前是见过的,但偶然一见,女眷们全是中看的,首饰晃当的,庄大人没记住面容,也不能刻意去记面容,那不礼貌。

这会儿回想起来,庄大人起身和宝珠重新见礼,着意的把宝珠看了看。

生个孩子这就要当以后的太子妃,以后就是皇后,庄大人虽古板,也后悔自己当初没多看几眼那孩子。

加寿以前是养在这里不是?

寿姑娘没多看成,就看她的娘吧。

见一张白里透红的面庞,乌鸦鸦的一把子好发角儿,刀裁似的整齐。这个庄大人不看,他不是登徒子。

见杏仁儿眼里黑白分明,鼻如琼玉雕成。这个庄大人不看,他是古板周正的人,他不敢多看。

他看的是袁将军夫人周身气度,娴雅开合,眉宇舒展。

舅父家里都出了事情,宝珠她还能舒展吗?

宝珠是很从容,她从容的把内心惊涛骇浪掩在心底。从宝珠听到庄大人说出来的时候,宝珠就是信的。

那心头“格登”,别的证据就不用再求。哪怕庄大人没有半分的证据,宝珠也完全相信。

一刹时,宝珠到有多么的恨呐。

世子妃的家将们,有死有伤。

连夫人的家人们,有死有伤。

尚夫人的家人们,有死有伤。

…。

再到袁家的家人们,死伤不少。

男人们全是冲在最前面的,没有他们冲在最前面,也就没有女眷们能等到陈留郡王。

事后回想,宝珠在一片赞誉声中,常悔自己呆板,没有早早的让全部下地道。主意全是逼出来的,不到那个关头,宝珠就想不到打开地道口和苏赫去周旋。

听到五公子有通敌嫌疑,好似一道闸门打开,无数光线明亮黑暗灰飞尽数指向龙五公子。

对啊!

卫所是好过的吗?

苏赫等人几无声息的过去。

大同的外城坚固无比,是好破的吗?

苏赫的人马是怎么能进去的?

事后的消息,全是大同城内骤然醒来,刀锋已到家门。

宝珠不管事后追究,她又要修房子安抚客人,但也有片刻闲,和世子妃等人说起那晚的事情,总是都认为:“有内奸吧?”

这个疑惑的影子,影影绰绰在心上,起的并非没有原因,而今天得到证实。真的是有内奸!

这一刻,海上风波起,掀起浪击天,也不过就是宝珠此时的心情。

那痛哭失声的五奶奶,那青着脸认为庄大人上门讹诈,欺负家里男人们不在家的谢氏,都以为承受到极限,哪里想到宝珠承受的最多。

宝珠就面上舒展了,她怕庄大人看出她的心思。她在舒展中痛苦无比,心头出现两个小人儿在打架。

一个是说出来吧,把龙五的名声败坏掉,还有那睡在床上的四表兄,也一起去死吧。而另一个却是大声道:“国公府数代的名声,现任国公对你不薄,对你夫不薄,对你婆婆不薄,就是你女儿加寿来讨红包儿,也是拿的钱最多,你在这里还有一份家业,你不能这样做!”

这样做,表兄会伤心的,母亲也会伤心,而且国公府通敌,问罪落实,将株连或是连坐。株连或是连坐,亲戚邻里来往人等全有扯进去的可能。她的宝贝儿加寿……有姑母护着是安然不动,但家中亲戚有这样的一个名声,以后有点儿风吹草动,御史们就有可能拿出来翻上一翻。

御史的话,宝珠并没有想到,但她想到加寿风头儿正高,如明珠出深海,出来就是光鲜的,万万不能添上一点儿黑水泥汤子,蒙姑母和太子疼爱,当父母的更有责任让女儿一直光鲜下去。

成长路上必然有坎坷,但这种泥汤子还是不要的好。

这一刻,宝珠很想失神,但面前又有庄大人灼灼目光。庄大人在看什么样的妇人能生下不到两岁就得皇后喜爱的女儿,而宝珠误会他要从自己面上看出端倪。

庄大人最终还是没有看出来,就是看出来宝珠的慌乱,也只认为是正常。寻常的妇人听到“通敌”出在自己家,一言不发直接就晕也不在少数。

他把目光收回,宝珠也暗松口气。接下来,宝珠问了他:“大人,请问您有人证?”庄大人告诉自己,主要是看在她女儿养在宫里的份上,而不是国公和袁将军。

越是权贵,庄大人是越不弯腰的,但一个远在京都的小小孩子,她不是权贵,她是养在天颜身边,庄大人却无端的忌惮。

“没有,我怎么会来?”庄大人是好办案,才不会轻易把人证是谁告诉宝珠。

宝珠是悔恨自己没有主动让人下地道的人,这种悔恨换成别人也会有。她并不笨,也就不会在这里主动的问。而是再问:“大人,敢问您有物证?”

庄大人冲着她微微地笑了。

五奶奶和谢氏全不明白时,宝珠叹口气,在心里告诉自己,完全是为了舅父,为了母亲,为了表凶,为了加寿,才问这些话。就又问道:“您今天是来搜查的吗?”

她的忧伤布满面上,庄大人以为宝珠让吓倒,诚恳地道:“奶奶,国公府不是一般地方,我这就回衙门,这就往上呈报,得知会本省的大人们,就往这里来了。”

他尽量避免“搜查”二字,但一听就懂。

五奶奶大叫一声:“你,你敢!”

谢氏也气得不能自己:“你欺人太甚!”

宝珠却深深的哽咽一声,对着庄大人拜了下去。

这一拜,把五奶奶和谢氏的话全打下去。她们是出其不意遇到这事,完全没有想到,宝珠是心中明了,就显得她们没有宝珠从容。

五奶奶张口结舌:“弟妹,你……”她茫然失神,弟妹也瞧不起我们吗?我才没了丈夫,没了丈夫就是没了依靠,头一个瞧不起我们的,倒是那正府风的弟妹?

谢氏也头一晕,身子晃动几下,手扶住一旁小几,呻吟地道:“弟妹,我们没有罪啊。”

“没有罪,但也要感激庄大人来这一趟是不是?”宝珠哭了。她不知道是哭大同和袁家小镇上死去的人呢,还是哭自己不能一吐为快。

对着庄大人共拜上三拜,庄若宰心里舒坦了,看看,总是有一个知道好歹的人是不是?

按宝珠的意思,留他在这里,系住他不能回去写公文,而庄大人能先来这里,自认仁至义尽,再不肯留,告辞而去。

他一走,宝珠就叫过丫头,打发一个快去叫母亲。这事情太大了,宝珠怕处置不好。转过脸儿,就对谢氏道:“大嫂,你发个誓,这话不往外面说!”

谢氏结结巴巴,还在犯糊涂:“为什么要我发誓?”

宝珠板起脸:“没功夫和你细说,你先发誓,回娘家不说!”

谢氏也就发了。说过,宝珠就道:“请出去,我有话单独和五嫂说。”谢氏让弄得莫明其妙,满心里不快的出去,心想还是我先知道的,凭什么让我发誓!

带气不好回客厅上,就家里转了转。总是担心,不住往小厅上看,见随后五奶奶和宝珠匆匆出来,也不要丫头跟着,看路径,是往五奶奶房中去了。

谢氏气上来,自语道:“商议事情却避开我?枉我对弟妹一片情意。”闷气的不行,更是梅花下面走着不肯回厅。

……。

房门关上,这是五奶奶的房里。五奶奶擦着止不住的泪水,对宝珠木着脸:“这里没有人,弟妹你说到房里才能说的话,可以说了。”

宝珠还不放心,亲自走到门边窗户看过,又往里间耳房看了看,再出来忽然也就哭了。

“弟妹,你怎么了,你为什么也哭这么凶?”五奶奶心神大乱。

她要宝珠一起去见庄大人,就是指望弟妹是个主心骨儿,却没想到弟妹也失声变色,五奶奶更似热锅上蚂蚁,陪着痛哭:“我该怎么办啊,孤儿寡母的不好过,这就让人欺负了,我家,能出通敌的人吗?”

闻言,宝珠住了哭声,带泪道:“五嫂,是我不好,现在不是哭的时候,你也别哭,听我把我知道的告诉你。”

五奶奶睁圆眼睛,心头有不好的预感上来。

“五哥以前都交往哪些人?”

五奶奶让问傻住:“我不知道。”

“鲍姨娘是为着什么让舅父断了性命?”宝珠后来想到这与龙五不无关系。

五奶奶彻底糊涂:“她,她的事情我也不知道。”仔细的回想下,道:“说也奇怪,她死了,我都觉得冤枉。要说姨娘出门儿去,这是有的。各房姨娘全有啊。要说我家姨娘心里有别人,那是没有的事情。她心里有别人,我们常年住着,还能没有一句半句的,或是动春心思念别人的模样,全都没有。”

“五嫂!我们要多谢庄大人才是。”宝珠沉痛地说出来,在心里又是一阵对自己的不满,那些死伤的人竟然白死了不成,只为这造孽的人是舅父的儿子,自己就要在这里筹划。

龙五公子要是有尸骸在,宝珠真想去多啐几口。

五奶奶瞪住:“为什么要谢他,他上门来诬陷,我要和他拼了!”

“不用拼了!赶紧的,把五哥生前留下的信件收拾出来,有功夫就看上一看,也许你就明白。没有功夫,尽数烧了吧,要人不知鬼不觉的。适才我想留庄大人用茶饭,想拖着他,没想到他不肯留。也罢,他已经帮了大忙。等他写公文,快马回来,也得几天,还有功夫,快收拾得全无证据,家里这一片,也就能放心。”

五奶奶怔住,她听不懂。等到她稍有明白,走前几步,扑通给宝珠跪下来,双手握住宝珠衣角:“弟妹,求你让我当个明白人!”

“去年底和今年初,四哥五哥在京里赶考。今年初出来的福王府华阳郡王谋逆案,五哥和华阳郡王常有来往。”

五奶奶拼命摇头:“不可能!弟妹,你在山西一住多年,你知道你五哥只在城里城外的会人,省都少出,何况是京中的贵人,还什么郡王!”

古人音信难通,华阳郡王谋反也不是光彩事情,不像太子嫡子定亲事,这是好事情,要传得到处皆知,让人夸赞。大同也收到邸报,但那是外面男人们的事情,就是街上的百姓们都少闻知,何况是内宅的女眷们。

国公府里没有男人在家,四五两公子全在京里,女眷们高锁门户,在家安乐。

谁谋反了?哪是个谁?

有人偶然来说,也不当一回事,最多说哎呀,不会是真的吧。五奶奶还不知道有谋反的事情。

但她相信宝珠不会骗她,就把宝珠衣裙揉得快要扯破,一迭连声:“不不不!”

宝珠双手扳住她雨中让风吹的乱动面庞,面上已是恨色。

“我的丈夫,你丈夫的表弟!当时也在京里。他在太子府上当差,当的什么差我也不懂,但京里的事情,他知道的不少。那一天,我生下孩子才满月,抱怨着四哥五哥进京许久不曾登门,”

五奶奶大吃一惊,指天为誓:“皇天在上!这家里养的雀儿都可以作证,他们走那天,送出城去,亲*待去拜姑母!他们亲口答应!你不信?…。家里还有四哥在,咱们去问他!”

“先说这件,他和五哥一起在京里,又是亲兄弟,少不得要去问他!”宝珠怒目圆睁:“我正说他们不认亲戚,我丈夫回来,听我絮叨,说不来也好,我说他没有亲戚情意,他亲口说出!”

在这里一顿,五奶奶心惊肉跳起来。

宝珠一字一句地道:“说五哥和一些言语偏激的举子们走得近,我丈夫说此事不能善了,寻个人去点醒他也罢。”

五奶奶焦急:“后来呢?”

“先是借酒醉闹事,抓了一些人走,像是又做了什么,外面的事情,我也不敢多问。没碰五哥。但五哥他……”宝珠流下泪水,五奶奶急了:“怎样!”

抹抹泪水,宝珠还是痛恨:“后来不知怎么弄的,四哥五哥避出城外念书,这是最后我才知道,表凶只告诉我没事了,没想到华阳郡王的事出来,许多举子下狱,还是把他攀扯出来。”

“天呐,我们是冤枉的!”五奶奶悲愤莫明。

宝珠冷冷:“现在来看,这就不冤枉了是不是!但当时,母亲像是也知道,我丈夫动了手脚,四哥才选官,五哥才能安然还乡。”

心头烦闷,宝珠挣开五奶奶,五奶奶也已然手脚无力,就松开宝珠衣裙。宝珠闷的恨不能有刀剑劈开面前混沌,全是混沌,混沌的是龙五那个天杀的混帐!

她恨恨地道:“就是现在还有举子在狱里不见天日,五哥却能回来!当时若是不护着他,也就不能死这些人。五嫂!”

宝珠眸喷怒火:“大同死了多少人,我家又死了多少人!苏赫是怎么能不让发现直进大同,直到我家门外!五嫂,”宝珠痛苦了:“你难道还不明白吗?”

五奶奶呆若木鸡,滞阻的眸光,滞阻的嗓音:“你在骗我?”

“我骗你也罢,不骗你也罢,五哥人在大同,是怎么和京里的郡王认得?总是有书信!说五哥和苏赫勾结,我不相信。但五哥确有行为不轨,”

五奶奶一激灵:“受人蒙骗?”

宝珠泣了几声:“我不知道,我也不想知道,但我的心里,我把话全告诉给你,你,你赶紧的收拾五哥东西,凡是可疑东西,字纸儿信件,眼生的,可疑的,全烧了。”

对着门走上一步,宝珠是不方便留在这里,亲眼看到龙五的证据。但宝珠知道有!不回头,忧伤地道:“庄大人今天总不会来搜查,赶快吧。”

她忧伤,死去的那些人。那些人中,老家人们居多。宝珠在刀光剑影中,亲耳听到老家人的呼喊声:“年青的,全闪开全闪开,我们这把老骨头,有儿有孙子,可以死了。你们还有没开黄花的,不识女人滋味就见阎王爷,要挨板子的!”

老家人又最中用,是表凶曾说过,全数交给宝珠,让他们安养晚年,宝珠过年过节犒赏丰厚,这就要过年,还能哪里犒赏去?

宝珠伤心不已,没有铁证在前,也能认证是他,自己家里出了内奸!

对着门走去…。腿上又让人狠狠抱住。缓缓回过头,五奶奶泪流满面:“弟妹,你不能抛下我,你你,刚才让大嫂发了誓,你是个可靠人,你得帮着我,你得帮一把!”

揪住宝珠不放,站起来嘴里道:“我孤儿寡母,你不能走。你得和我一起收拾,那不好的东西,我不认得!”

“五嫂,那死了的人,他们怎么能安心呐!”宝珠对着她叫上一声,泪水哗就下来,上前去,狠狠的抱住五奶奶,大哭了几声。

五奶奶是最乱的,但在宝珠的哭声里,她定下来,拍抚着宝珠,心头清明偶然性的出来。

“弟妹,为父亲,为我,为这个家,为……你不能置身事外!”

五奶奶扶着宝珠,灵芝花鸟的榻上坐下,自己像房中取出东西,一一送到宝珠面前:“我不认得许多字,你帮我看看,”

宝珠不能推辞,道:“我也不认得许多,难的,送去给母亲看。”袁夫人是诗书满腹,当年才能和同样读书满腹的袁父一见钟情。

说曹操曹操到,外面袁夫人一惯柔和的嗓音:“宝珠,老五家的,把门儿打开。”五奶奶和宝珠全大喜:“母亲到了!”

“姑母到了!”

宝珠松口气,心想有母亲主持大局,宝珠不用多纠结,也可以省心。

五奶奶松口气,心想弟妹到底出自别人家,姑母却与国公府打不断,姑母必会帮忙。

而客厅上,一个丫头飞快跑进去:“老姑奶奶去五奶奶房里了!”她是路上遇到的。国公夫人喜气洋洋:“吃中饭了,这就过来了是不是?为什么去老五房里?”

国公夫人想老五才没了,都说没了,五奶奶不信,宝珠是最懂事的人,一定去单独安慰她。这样一想,婉秀先去老五房里,也有个祭他的意思,也有安慰未亡人的意思,国公夫人本来想就去见袁夫人,这就按捺性子坐下来。

旋即,她心疼起五奶奶。是她不肯为丈夫发丧,甚至自己不肯戴孝,不肯让孩子们戴孝,这府里才能招待客人。不然举哀过,哪还能宴饮呢?

又有今天重重有喜,国公夫人心情也开,也抱着龙五还在的心思,也许,是让乱后掳了去,要赎金吧?

不管要多少,也得给啊。

国公夫人带着女眷们继续乐,又对那后来的,有些畏手畏脚的少妇慈爱的笑。凡是新来的人,都不会知道国公夫人以前的旧事,她没有心中障碍,就笑得格外亲切:“褚娘子,你也有了,看看,我们大同的风水是多么的好,你们一个一个的全有了,这午饭就晚点儿,现给你们煮补身子的汤水,喝了我们本地的汤水,这好风水就更足。”

方明珠一脸傻笑:“谢谢,呵呵,谢谢,”就会说这句了。

凡是来看的人,全有了喜。又是小贺医生这名头大的人看的,不会出错,让世子妃等人无不欣喜。都说国公夫人的话有理,小沈夫人冒出来一句:“那有的人啊,要后悔死了。”

方明珠怯怯:“也许,也全是有的,不是也喝了这里的水,吃了这里的饭。”

“风水这事儿,就是你走了,就没有。”小沈夫人抱着自己肚子的姿势,天知道她这会儿哪有肚子可以抱,但她就这姿势,表情像只午后晒足日头的猫般满足,把这满足用到逼迫大家一起跟着她说:“走了的人,没有。”

连夫人笑骂她:“太伶俐了,小心生女儿。”

尚夫人也笑:“就是,你有了,就不要别人有。”

小沈夫人嘟起嘴儿:“她们抛下我们,该是多狠心。我呀,也狠心一回。”就去看世子妃和卢夫人:“你们说呢?”

世子妃也恼那走的人,她的丈夫说:“胖妞儿,你陪着我很好。”世子妃由已推人,认定所有当丈夫的全喜欢妻子陪在这里,不然,袁夫人怎么留在这里好些年。

还有小沈夫人这娇得日头晒到可以融化,风吹点儿又担心她就此让带走的人也留下来,为什么那些人要走。

世子妃赌气地道:“走的人为什么要有?她立了什么功吗?我杀人的时候,她们躲在地道里,这就有功了?”

小沈夫人的话匣子,再一次让打开。“就是这样说,我呀,我杀了好几个呢,我呀……”

连尚卢三夫人相对无奈,难道这顿饭,也要在牛皮中渡过吗?

国公夫人听她们说笑,眼睛都眯得要没有缝儿。一个丫头过来,附耳道:“老姑奶奶请夫人相见,说先往夫人房中去了。”

国公夫人正要心花怒放,那丫头又低低地道:“她说有事儿,让夫人不要惊动别人。”国公夫人压压心中喜,对坐得最近的宫姨娘道:“我去去就来。”宫姨娘没放心上,还以为她换衣裳补妆或是闷了,出去逛逛,道:“请便。”

……

先一步,袁夫人到了国公夫人房中。她的银发出现在丫头们面前时,丫头们激动起来。有人悄声:“看,是老姑奶奶?”

“来看夫人?”

“天呐,真不敢相信她会过来,夫人在哪里,夫人呢?”这个跳脚似的慌了,带的别人全六神无主,还是一个婆子,一个大丫头能稳住,但也满面兴奋,走上前去问好:“姑奶奶好,夫人在客厅上候着您呢。”

婆子絮絮叨叨:“今儿早上,换许多衣裳,挑您喜欢的,您还没见到?”

袁夫人来前为龙五的担心,和见国公夫人的不自在一起消失。但担心还要再捡起来,就只把不自在丢到脚下,亲亲热热的,还真点儿像走亲戚:“她就过来,我先进去坐坐。”

让簇拥进来。

上香茶。

上最好的果子蜜饯和点心。

上…。上最伶俐的人陪着说话,又让最机灵的人去请国公夫人。

“婉秀!”房外出现这一呼声时,国公夫人如少年般麻利的冲进来,一阵风似的,面上兴奋不亚于小别胜新婚。

她雀跃的手足无措,那面上是想拥抱想亲热想……手脚却没地儿处,手在身前身后无处摆放,握起来不合适,负手不合适,一只手前一只手后不合适,一只手高一只手低更不合适。脚下像装滑轮,一滑就到袁夫人面前,像真的走起来,又陷入污泥中难拔出。

她就笑,不自觉的出来泪水:“你,你来看我?”

不是来看自己的,怎么会到自己房里?

袁夫人对她眨了眨眼,国公夫人更喜出了天处,踏过星辰深邃,直到浩渺无穷无尽。袁夫人怕她不能意会,主动过来挽住她的手,这房里的丫头婆子全发出一声热烈的呼声。

呼声中,袁夫人也就笑了,道:“我们单独说话儿。”把国公夫人往里间里带。国公夫人只会道:“好好,都不要来,我们说话儿呢。”

随着进去。

外面的丫头婆子有半天才醒过神,一个一个泪流满面。这代表着什么,这代表着这房里在这府里,真的这就大了。

再不是以前那夫人瑟缩,任意一个下人也敢欺负的时候。

这房中虽有八公子和八奶奶在,但国公夫妻不和,下人们对着国公夫人的人,说话还是随意的。

对着里间淡雅竹青柳黄色帘子,一个丫头悄问:“要送茶么?”

一堆人对着她摆手晃脑袋,怕说话影响里面“谈心”,全是动作。有人回话,也是低低的:“不要打扰,候着吧,要,再送去。”

人家是说话的,不是过来喝茶吃点心的。

里面,是在说话。

国公夫人已面色凝重,袁夫人手中握着几个信笺:“这是我适才在老五房里看到的,京中的消息过来,从当时事发,到现在已有半年,但不关已事,家里未必打听。你看这里,这小印并不是华阳郡王的,但这印章精美,我问过老五媳妇,她知道的几个学友,都不用这印章。”

又打开另一个:“这个里面有一句,谬赞华阳,乃上封之。”

袁夫人面如寒霜:“这应该是华阳郡王的亲笔信,还有这几个,全笔迹相同,里面言论诸多尖刺,这全是华阳郡王的回信!”

国公夫人挺直脊背,从初见袁夫人的欢喜中走出。斩钉截铁,想也不想地道:“哪怕老五是谋反,哪怕老五是内奸!好妹妹,有我一口气在,我决不许这名声盖在这个家头上!”

袁夫人深情上来,这位护的是她的娘家。

国公夫人在她的深情中,也深情上来。

国公夫人哭了:“好些年了,这个家七零子八散,有外甥媳妇回来,才算大家合到一起,遇到事儿你商我议的,才看着和气没两年,这就出事情,我不答应!”

往事,重新在国公夫人面前走过。国公夫人想到自己曾心灰意冷,这才枯木逢春,就又要冰霜万里吗?

她已经年纪有了,她只有现在这一点儿可怜的欢愉,孩子们叫她祖母,姨娘们也算亲切,媳妇们时不时来请安,她不能让这不多的欢愉,在一个内奸的名声下面消失干净。

家里一旦出事,又要人人只顾自己。到底这是边城,不是京里那繁华地方,有个内奸大家感觉不出来,日子平常地过。

边城这里,有个内奸带给邻居亲人的就是死亡重伤财失。

到时候,家人们要侧目,房头们要分心。可怜的老五媳妇要发狂,谁还想得到来恭敬她?来维持这个家里如今和平的局面?

还有国公,“他不在家,出了这事,怎么对得起他,对得起公子们在外面征战?”

泪水胡乱的从她面上下来,又让国公夫人不管不顾的抹到手上袖子帕子上。珠泪断线,衣上了掉落好些,濡湿进去。

一个帕子,水青色,上绣着娇无力的红花,递到国公夫人面前。

袁夫人柔声亲切:“有你这句话儿,我就放心了。”国公夫人泪眼婆娑望向她,两个人四目相对,都看到对方心底。

看到那曾后悔终夜的心,看到那片已澄净并不怪罪但还是难以面对的心。

幽幽叹息,从两个人的口中同时发出。

国公夫人带泪笑了。

袁夫人也一笑,呼这口气,像往事全都溜走模样。道:“还有我呢,不是全给你一个人扛着。”

一径说下去,颦起眉头:“宝珠这孩子真是能扛事儿,她让大奶奶发了誓,和老五媳妇说明厉害,也算稳住庄巡抚,她还自责说她没有留住他。以我看,不让家里人知道,是不可能。这不,我就找你来了。先和你商议,再请出家里人来,还有老四,也不能再养伤了,把厉害说明,大家全在一条船上,树倒,就都散了。”

袁夫人也伤心地说了一句:“可怜这一战死去的人,老五要在我面前,我要打他。”

国公夫人稳住心神,静静听着。

初听到的震惊和害怕早就飞走,她此时安乐宁和,心不在蔫的听着袁夫人说话,反正她说什么,国公夫人就应什么。

心底只转动一句话,这不是做梦么?是婉秀来和我商议事情,我们坐在这里,并肩的为这个家里好思虑着,这滋味儿可真是好啊……

厅上有客人,不能让客人知道。全会掩饰,出来国公夫人往厅上陪客,而袁夫人继续去五奶奶房里,她认字多,帮着去看。

宝珠见到她来,道:“打发万掌柜的去盯住庄巡抚,”宝珠还是痛苦的,把内奸绳之以法,没办法见表兄和舅父;不把内奸绳之以法,只怕从此没法子出门去见全大同的人,没法子出房门,去见家里的人。

甚至世子妃等人,她们也有家人伤亡,宝珠也觉得无法面对。

“母亲,我们多捐些钱吧,减衣食,只要能心安。”宝珠又要落泪。

任何一个人处在她这个境地,都要痛苦的不能选择。

泪水,是让不能选择给赶出来的。

有时候哭,是种好渲泄。

袁夫人完全明白宝珠的心思,但让她毁掉娘家,她也一样不能选择。把宝珠搂到怀里:“好孩子,你有了,你不要想减衣食的事情,我们多出些钱,忙着安置人。”

一边儿是申张正义。

一边儿是连坐株连丢官让人鄙弃。

这可怎么选择呢?

但眼下先做准备是要紧的。

把五公子书房也搜上一遍,中间又要强作欢颜去陪客人,好在客人们全有了,不能久玩,午饭后,让各家的奶妈们催着回去。

因为是来要孩子的,奶妈们经验丰富,母亲们不能跟来,就她们全在身边。

她们不知道这事,沉浸在自己有了的喜悦中。回到房里,就更喜欢。

小沈夫人走进房门就乐了,对着架子上绣百花,但牡丹最突出的绣屏啧啧有声:“到底是六姐疼我,我喜欢的,她就给我弄了来。”

小沈夫人最喜爱花儿多,还一定要好看的绣花才行,如同馒头里面挑出尖的一样,但见宝珠弄来的这个,处处精致,小沈夫人心满意足:“这趟山西啊,可算我来着了。”

又有孩子又有人哄。

而连夫人和尚夫人走到一处,她们房间相邻,互笑道:“宝珠真是有心,凡是房中的东西,全是我们说过喜欢的式样。”

方明珠则在房中掩面哭上了,跟她的丫头在后面劝:“娘子您哪些儿不中意?”

“中意,我就是太喜欢了,中意呢。”

房间是方明珠看着收拾的,但她走以后,又放下一对石榴百子的对瓶,又是一个绣萱草的帘子,全是好兆头。

方明珠哭着道:“我要给母亲写信,我要告诉她,”

提笔在手,方明珠蒙住。她以前为和姐妹们争风,学过几个字。几个而已!

歪脑袋想,明珠是什么笔划?

想不起来,就一个圈吧,这个就是明珠。

明珠有了。

圈里再加一个圈,这就是明珠肚子里有了一个小明珠。

丫头看糊涂了,这个?怎么看像大蛋套小蛋。

------题外话------

评论回复一空,顿觉爽快。感谢活跃评论区里的亲们。无限飞么么。最近热起来了,是因为有你们。

月票已冲到二十名,继续求票票……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