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二十五章,能见加寿小姑娘/侯门纪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小王爷带着要打袁训的架势,袁训是不当一回事情,要打架他也不怕,还面带笑容欣赏着小王爷的脂粉脸。

一旁褚大和天豹,还有袁训带出来的几个强壮家人走过来。

小王爷旋风似的转动身子,气不打一处来的回身手指住褚大,看的人全好笑,不是才在找袁将军的事情,褚大没惹到小王爷,怎么反倒找上他。

就见萧观粗大手指点住褚大,嘴里念叨起来:“小倌儿小倌儿小倌儿小倌儿……”就是袁训都纳了闷儿。

褚大为萧观称呼他是小倌儿,不惜和小王爷动拳头,但袁训还是不太清楚,见褚大不是个能惹得起萧观的人——要知道太子党们全不怕萧观,是他们官宦子弟,只要占住理,不怕挑衅小王爷——但褚大哪里得罪得起萧观,而且褚大总是袁训的人,袁训变了脸色,刚才让萧观骂,袁将军都不放在心上,但萧观对上褚大,袁训恼怒地道:“你又发什么疯!”

敬语“您”也不用了。

萧观得意非凡,丝毫不理袁训,指住褚大还是没完没了:“小倌儿小倌儿小倌儿小倌儿…。”一口气从刚才不带停的直下来,真让人担心他把自己上不来气,一头倒地上可怎么办?

小王爷扬眉吐气。

他这会儿可以出气,他发飚的时候到了。

为了叫上一声“小倌儿”让褚大打的第一拳,萧观是没防备。

当时在军营里,褚大又不是敌人,二楞子站得离他不远,上来就是一拳,萧观就没躲,也就没躲开。

第二拳,褚大就没打中他。

这是第三回两个人对上,风水迅速转,换成小王爷骂他。

雪花飞舞北风呼啸,褚大当众让骂,又是才从城里杀出来,总有自觉有功的心思作个怪什么的,英雄心情还没有起来,不眨眼睛的就要成狗熊。

他总不能去骂小王爷,就只能缩着脖子挨骂。卖水的大汉受惯气,走街的时候没少挨冤枉骂,明知道小王爷骂自己来的冤枉,但也能忍不是。

只要不是骂袁将军就成。

褚大只听着。

小王爷得了意的得了意。

他的心情是不是,在这里可以放开,不用忍小倌儿,也不用看太子党脸色。为着什么这么痛快,仗打完了,还到手一个盔甲,放跑苏赫一个女人,再也用不着看任何人的脸色,他开始报前仇。

过河不拆桥,岂不难过哉?也难弥补小王爷一路受气是时候就要舒展的本性。

先从不长眼的褚大开始,你怎么就敢揍爷爷呢?

爷爷叫声“小倌儿”是疼你家袁将军,并不是骂他。如果叫倌儿是骂人,那小王爷是大倌儿他成了个啥?

想到这里,萧观笑了。

他想到难怪自己今天扮老鸨,原来冥冥中有天意,自己叫个大倌儿,专管小倌儿。小王爷哈哈大笑两声,骂褚大的间中,对着太子党们扯一嗓子:“姑娘们,哈哈!”

太子党们全气白了脸。

英雄不论出处,输赢不计手段。今天虽然扮成姑娘,但大丈夫能屈能伸,不能算丢人。也呢,不愿意有人再提这件事。

但真是不走运,怎么和这位贵人一起打这仗呢,这就全落到他眼里,像是他手中一世的把柄。

全气的没有办法,尚栋走上一步,对着萧观挤出个皮笑肉不笑,怪声怪调地答应:“妈妈好!”

“哈哈,”太子党们全乐了。

尚栋又对褚大一声大喝:“大个儿,当兵挨打挨骂不还手就叫怂!别管贵贱,他不占理还想横,没说的,揍他!”

“揍他!”太子党们一起喝出,袁训亦是在内。

热血忽地涨到褚大面上,吐出一声高喝:“好!”对着萧观就扑上来。萧观稍微的一侧身子,别看小王爷看似笨拙,其实打小儿习武,在京里纠集混混聚众打架从不闲着,有把好身手,把褚大从身侧让出去。

顺手的,看似无意,春风拂柳般轻,在褚大背上轻轻一拍,加了把力气,褚大收脚不住,一头栽到雪里面,再跳起来,顶一脑袋雪花。

小王爷的家将喝彩:“好!”

真的是好,也把褚大和萧观不是对手表露无遗。

尚栋有些傻眼,他把褚大功夫一般只有蛮力给忘了。他怂恿褚大去打架,结果成了让褚大去挨揍。

正要叫褚大回来,却见褚大不服气,翻身跳起,扎个式子,马步看似稳当当的,对着萧观就是老拳一记,小王爷一伏身子,他还真的是灵活,一蹲身子就低下来,让过褚大拳风轻松无比,再一个扫趟腿,褚大的马步就此散开,仰面摔倒在地。

才又跳起,小王爷早候在旁边,进步上前,但并没有打褚大的脸。

萧观身份为尊,褚大不过是个袁训的亲兵队长,和他身份上隔着十万八千里。在这里当着人小王爷先骂了他,再打人脸,那就不对。

男人不想惹深仇的,打架不往脸上打。

小王爷一抬肩头,把褚大身子扛起,再次狠狠摔到地上。喝彩声中,他居高临下站着,撇嘴鄙夷:“大个儿!以前爷爷我让着你!你当爷爷我是好打的吗?还一打再打!今天还你!还敢和我动手?先学几招再来吧!”

他挨褚大的那一拳,这就找了回来。

袁训气的脸都白了,打亲戚你得看亲戚吧?这话如果细推敲,和打狗看主人有点相似。小袁将军怒起来,当着我面打我亲戚,你还是人不是?再一想,此“爷爷”从来不是人。

总是意难平,对着萧观就挺身子,萧观对着他就吼:“过来!有正事呢!没功夫和你打架!”在肚子上一拍,认认一旁有个帐篷,是沈渭用来指挥用的,小王爷不用客气,他在这里爵位最显,和谁客气他能担得起?还要耽误自己功夫,径直走过去。

袁训咽口唾沫,像是把气同咽进去,他还真的是有正事,在苏赫那里带回来许多信件,内容骇人听闻,这里安全,要仔细研究商议才行。

不能打架,也不能就此放过。对着褚大晃晃脑袋:“有事没有?”

褚大摆手:“没事!”嗓音干干的:“就是我打不过他。”

袁训一笑:“那是当然,小王爷家学渊源,一般人不能相比。”目光在人堆里寻找着,年青孩子就是机灵,天豹颠颠儿的主动过来:“爷,我负责教他!”

袁训对他含笑:“你头回打仗,去歇着吧。”对蒋德客客气气:“蒋兄,你指点指点我这亲戚,至少让他少挨小王爷的冤枉打!”

“包我身上!”蒋德回过话,袁训跟在萧观后面也走入帐篷中。

天豹斜眼蒋德,全身上下写满这家伙是什么来头,他自己说二世祖?二世祖能当教习?教追女儿逛院子不成?

抱着手臂抬着下巴走开,就一句话,不服气!

蒋德没功夫和小孩子闹别扭,对褚大招手:“大个儿,过来,”褚大过去。

“从今儿起,你归我,我这个人当先生有个规矩,我怎么教你怎么练,跟着我学就别再学乱七八糟的,不然我生气也要揍人!”

褚大却还认得真本事的,对蒋德弯腰陪笑脸儿:“那是自然的。”

关安在一旁红了眼,也想看看:“老蒋,你的功夫比我好,也让我学几手。”蒋德和他平时看上去是最好的,但却不肯教他,撵鸡似的:“去去去,咱俩一个路子出来的,你不比我差,靠边儿站,偷师是江湖大忌,别犯忌讳。”

“我们这是军营,你跑来走江湖来了?”站开的天豹接上话。天豹嗤之以鼻,要说走江湖,你们这里的人个个不如我。

天豹初经阵仗,全身而退,听说还有许多的赏钱,心里忽忽的只想出风头,让人人都认得我天豹小爷。

蒋德对他一瞪眼:“要你多话!滚!小兔崽子乱插话!老子不是大个儿,想骂你就骂你了!”天豹离弦箭似的冲过来:“不许骂我的爹!”

蒋德喝一声:“大个儿,看清楚了!”一伸手握住天豹放在最前面防身又利于攻击的拳头,不知怎么一拧,天豹往后就摔,往前的劲力让蒋德扳成往后,在雪地上摔出去多远。

坐起来时从屁股到后背全是疼的,怔在原地一时还不想起来。

褚大溜圆眼睛,天豹这姿势和小王爷刚才指着自己骂的姿势一模一样,都是手先摆在前面。褚大吸一口凉气:“好功夫!”

关安大笑:“大个儿,你现在知道你以前有多三脚猫了吧?捧好了他,跟他学是你上辈子修来的福气。”

又偏皮厚上去纠缠:“老蒋老蒋,别的我不求你,我只要学你的镏金镋,”蒋德搔头:“你什么时候看我使过镏金镋。”

关安忍住笑:“你忘了,你打起来是截到手什么兵器,就用什么兵器,你上回截人家一把大刀,你用的全然不是刀招数,我眼睛尖,那是镋招式。”

“刀,镋,差不多,一般儿的长。”蒋德打个哈哈,顺便恭维关安几句:“有你老关手舞大刀在前,我怎么敢用刀?”

皮厚的人不是一时半会儿能赶走,关安就盯住他:“你先教大个儿,我能等能撑,我一定候到你。”

蒋德“扑哧”笑了:“好吧,你慢慢等,你别着急。”关安回他:“不怕你飞到天上去,你也得下来教会我。”

褚大满心里羡慕又奇怪:“将军们不比我年纪大,你们一身的好武艺,也和小王爷一样,是打小儿学的?”

“打小儿,大街上,三两银子一个,我一口气买了三百两的,回家慢慢练。”蒋德神神秘秘的说完,关安都要笑着骂他:“你铁头功三两买来的,这个又三两买来的?凡三两的东西全到了你手里去,我出六两,卖我一个。”

蒋德打开他,笑道:“不开玩笑,我们认真点儿,小爷让我教人呢。”

天豹在旁边斜眼看着,小马儿乍行嫌道窄,随时准备挑毛病。

这一群才从战场上出来的大小汉子们,在他们对彼此的笑谑中保持着热情和激情。不管是蒋德对关安的藏私,关安的死缠烂打,天豹打心里的不服气,都带足了那种生死关头挣扎出来的情意。

在雪地中似北风飘出去很远,又把北风冲淡。

散开在休息的家将们也指点着这里嘻笑,不知是在说褚大的功夫拙呢,还是在夸关安紧跟后面的好。

在帐篷里,另有一对兄弟也开始同心同德。

袁训和萧观同是怒容满面。

…。

沈渭临时搭起来指挥的帐篷,桌几全没有,就一大块地毡铺着,萧观袁训席地而坐,把带出来的信件放在地上,认真重新的看起来。

这里面有异邦文字,萧观和袁训一个是小王爷,一个是生长在边城,全略懂一些。认真论起来,小王爷为以后接父帅位置,比袁训知道的要多。

凡有异邦文字的,是袁训看过懂的,直接收起。不懂的但心存疑惑的,送给萧观扫一眼,也收起来。

汉字的信件,这就不用请萧观看,袁将军直接收起。

昨夜在苏赫的地方,算是险地,王爷和将军虽然让惊得牙齿要咬舌头,但都没有功夫看,现在是一个字缝也不放过,标点也全嚼碎了咽肚子里,王爷对着将军面沉如水,将军对着王爷面无表情。

但火星似的碰撞全在两个人眼睛里。

“贼!卖国贼!”萧观大声骂出来。

小王爷算是一个“横人”,走哪儿不服哪儿,但此时他的手哆嗦着,面上还偶然闪过一丝惧怕。

他手中的是什么信件?

是军中的内奸和苏赫通的信件。

这内奸官职不小,总是将军一流。内奸通信不会直报姓名,但据上面所写的消息,东安郡王那里流露出来的消息,这个人总在东安郡王帐下。项城郡王那里的信件,总是项城郡王帐下的人,不会跑到别人帐篷里去。在别人帐篷里,他只能打听到自己军中的事。

另一封信在他眼眉前,袁训冷漠平静,是水面无波水底咆哮那种:“您再看看这个!”

萧观劈手夺过,见上面袁训用指甲掐出印子的地方,写着:“他年入关,他年入京,平分天下,断不相忘!”

“去死去死去死!”小王爷把信丢到脚下,骂着踩着,也没有出他一腔火气。

他年平分天下,这不是夺小王爷的王爵位吗?

这样出着气,信也并没有让踏破,总还是个物证。

王爷和将军两个脑袋凑到一处,刚才是各自看信,现在发觉事情严重,到一块儿来看,有事也好用两个脑袋来分析。

“诸郡王面和心离,诸国公胆战心惊,严防朝廷。若将相官商民匪诸事再加剧,王权失于人心,一盘散沙时,正是入关时。”

袁训也骂出来:“想得美!”

这里两个人,一个是以后的王爷,子孙都长享皇家福;一个在太子府上就负责刑侦缉拿,往军中来又是暗中监军。对于有人挑衅,都深感逼迫汹汹承受上来。

这就看信匆忙,想从别的信中多发现些什么。看到一半,沈渭进来说敌兵搜索圈增大,要是不想打,就要拔营后退。

沈渭将军带来一万人,几千人攻城,还有几千人两边散开巡逻以抗援兵。接住小王爷等人,刚把人马聚拢,没进城当成“花姑娘”的小沈将军不过瘾,鼻子眼睛上全写着打打打,催促而且暗示:“当缩头乌龟不是小王爷的威风。”

“退!”萧观吼他一嗓子,把沈将军弄愣住。

小王爷急上来,一堆的内奸在他爹的军营里,他只想赶紧的弄清楚,弄清楚以后赶紧的回去抓人去,哪有心情去打仗。

仗这东西,不是随时有随时就要开打。

沈渭气呼呼跑开去传话,传完明白过来。这位现在是妈妈,妈妈不就是这风格,有强盗来了,有公差来了,躲!

小沈将军把自己劝好,接回一妈妈在这里,还敢想着打仗吗?

当晚让追出一百里,算跑得快甩掉,又扎下帐篷,萧观又开始吼:“过来!有正事呢!”不用指姓名,因为袁将军迈步已去。

看的中间,骂出来掷于地上前狠踩……袁训眯着眼,在当灯烛的火盆火光中,手指搭在下巴上沉吟。

“你说?”把陈述说成疑问,袁训就此停住。

小王爷把信踩到自己累,那信薄薄的几张纸,在他脚底下千踹万踹硬是没破,他把力气全用到自己腿脚上,正双手扶膝弯腰“呼呼呼”大喘粗气,耳朵支起,就见没了下文。

“你是女人吗!说话也没有力气!”萧观迁怒。

袁训纹风不动,勾勾手指。

这姿势活似恩客勾搭青楼姑娘,萧观火爆地道:“我是妈妈,要调戏找姑娘去!”

“噗!”袁训失态以后,挪动身子往后就退。

萧观乐了:“哈哈,爷爷我是管你的,却不是想你的。”回来火盆那边坐下,带着余怒,但神色已郑重:“你有什么主意?”

他像是正常,袁训重新回座。眸子一闪,有什么狡猾狡猾的出来,不容置疑地道:“你看,这些内奸们有的还不知道名姓,但我们回去一查,也就能知道。”

“嗯!”萧观重重。

“我们是现在回去查案子,还是打发可靠人给王爷去封信,我们留在这里搅和。”袁训手指健壮有力又长,有一下没一下的轮流按在下巴,手心拖着腮,已经三个孩子的爹,就要有第四个孩子,淘气相也在这会儿出来。

打仗是小王爷最喜欢的,当他由初时对父亲的担忧沉宁下来时,也就认真考虑袁训这话。“嗯…。”长长的一声,不代表小王爷不同意。以袁训对他的了解,萧观不答应的事更多的会直说拒绝。

在这跟老虎打哈欠的嗯声中,袁训更进一步的诱导道:“除去我们有内奸,苏赫那里也有对他不服的人。”

他笑嘻嘻:“这绰罗斯部落,和硕特部落,这……。”对萧观抬高眼睛。

那是一双充满自信热爱上风的眼睛,把萧观的心思打动。

“嗯……”小王爷有“细”的时候,还是这样一长声。

他在考虑,他是个独生儿子,他不回去他的爹不会让内奸给蒙骗吧?当然他的爹威风三军几十年,见过内奸千千万,不是那轻易就让内奸给害了的人。但当儿子不及时赶到父亲身边,而是顾自的去立功劳,这样合适吗?

小王爷的内心在交战,隔壁帐篷里有人高声叫骂出来,“哈哈,”把小王爷打断,萧观往外就冲。

袁训跟出去无奈,在后面笑:“别管他们,”小王爷已直冲到隔壁帐篷里,进去就骂:“肃静!笨蛋,就会吵吵!”

全帐篷的人转头看他,坐着一地的人,中间围着那堆珠宝,原来大家在商议分东西。见到他进来,凡是“姑娘们”全不吭气,为什么呢?他们正在由珠宝说到盔甲,正在骂的就是独占盔甲的萧观。

小沈将军不舒服,见小王爷进来还要骂,站起来慢吞吞地道:“太肃静了,可就请不动你。”

“请我去你家吃成年的酒席吗?”萧观还是暴躁。

沈渭拧拧鼻子,忽然一仰脖子:“啊嚏!”对着萧观就是一个喷嚏。

萧观避开,面上山雨俱来忽然风起:“你这是什么意思!”打雷似的满帐篷里全是他的嗓音:“给我说清楚!”

“没什么,去去晦气,去去我没有好盔甲的晦气,”沈渭满面严肃。

萧观嫌弃而且得瑟:“我有!我有一个好盔甲!管你什么事!”哼哼两声:“跟你表哥一个德性,全是小白脸子小心眼子酸性子,东大门口邱家药铺也没药医。”

“邱家药铺让火烧了,一家人全急成疯子!”

萧观打心里乐开了花,这花一直开到面上:“是啊,你也一样——疯——了!想盔甲想的!”

“好吧!我失心疯,我羊颠疯,我发疯了,”沈渭走出他们坐的圈子,大刺刺把手一伸:“盔甲给我,我是疯子我怕谁!”

萧观笑出白森森的满嘴牙:“疯子全打死,拖出去给狗吃!”

“把盔甲给我,我穿上,随你放狗咬我去。”沈渭将军是吓不跑的。小王爷一昂脑袋:“谁要和疯子说话,爷爷我是正常人!”对着地上珠宝扫一眼,吼道:“没来的不许给!”

这不是石头城,没来的太子党们也带去一件,小王爷想我今天没那么大方!

转身要走,沈渭在后面凉凉腔:“我没有军功啊,我没有军功,我就围了个城啊我就围了个城,跟错了人啊,没军功啊。”

小王爷忍无可忍,回转身子刻薄他:“你是没有好看的给你老婆吧?”学着小沈夫人的腔调:“我还要个好看的馒头,”

他浓眉大眼的,在那里扭捏作态,帐篷里人愣上一下,全爆出笑声:“哈哈哈哈哈…。”这里面凡是见过小沈夫人那撒娇模样的人,像连渊尚栋等,全笑得前仰后合,原因无它,小王爷学的太相似,那股子爱娇的神态活脱脱就是小沈夫人。

但出现在他的大脸上,怎不让人喷饭似的乐呢?

沈渭白了脸,你可以笑话我,也可以笑话那和小王爷打小儿结怨的表哥长陵侯世子,但不可以笑话到闺阁中去。

他的手放到腰间剑鞘上面,一寸一寸的往外面抽动那一汪秋泓的宝剑,这也是重金买来的。

笑声止住,都看得出来沈渭动了真怒。

萧观也后悔失言,怎么笑话到女人身上去呢?

适才对着袁训的建议迟疑不定的他,这就决断。对沈渭嘿嘿两声:“要军功不是?好说!”对袁训认真的点下头:“按你说的,咱们再商议商议去!”

先出了帐篷。

袁训对沈渭笑笑:“收起你的剑,我和你表哥等着说话。”

沈渭左右看看:“我表哥没来啊?小袁你还能不知道?”

袁训在出帐篷前才告诉他:“你表哥的表弟,是你什么人?”想到小沈夫人,袁训也想给沈渭两句刻薄话,这就笑着出去,身后帐帘子让什么狠狠击中。

一个腰带落下地,在帘内的地上。

他们商议分珠宝,凡进城的都有份儿,就是没进城的士兵们,回去也有赏银,天豹就也在这里。

机灵的少年一跃而起,捡起腰带讨好送给沈渭。

沈渭往腰上系,无意中见到太子党们全捂嘴笑,咳上一声,沈将军给自己正个名儿:“我表哥的亲戚,可不全是我亲戚。这表哥,我不认他!”

对于表哥的另外一个表弟,小王爷萧观,沈将军总是奇怪,他怎么就长那么难看呢?

回去坐下,没要到盔甲,就不再提盔甲的事情。大家依次分过,又取几个红绿宝石,分给褚大和天豹:“给,这是你们的。”

这就散去,褚大和天豹住一个帐篷,回去以后,天豹满面沉醉,一刻不停的抚摸着手中的宝石。

“豹子,睡觉了。你还看个啥?不已经是你的了!”褚大也激动,但打仗的时候,觉总要睡。早把宝石收好,又抖开两床棉被,把床铺下来。

带的被褥不多,他们两个睡一床。

天豹让打断,拧身子脸换个方向,继续对着宝石看。

帐篷里没有灯烛,红宝石指甲般大,发出幽幽光,照出天豹满眼泪水。

褚大心想到底小孩子,见到东西就喜欢成这模样。褚大也眼窝酸酸的,但褚大不哭。和天豹并肩坐下,按自己想的去劝他。

但他想的,和少年的总不一样。

“挣到钱了?就想家了是不是?”褚大轻言轻语,又要去抚天豹的头。天豹又要怒,闪身避开,褚大嘿嘿一笑:“别难为情,当我是你哥!”

天豹的话又让他撵出来:“我有你这样的笨哥,我要跳河去!”褚大反问:“你厉害,好,那你说说你这厉害人哭什么!”

“你不懂!”天豹呛还了他。面上一暖,说话低下来:“这是我挣的第一笔清白钱!”

褚大这看似粗野却是清白汉的人张大了嘴。

“呆什么呆!这是清白钱!你没听懂吗?我家以前是占山也为王,占地也为首。凭一身功夫,走镖也干过,没钱的时候,劫道也干过,”

褚大小心翼翼:“走镖的时候,有没有就自己劫回家了?”

“你们全不懂!自己劫自己,那还有名声吗?”天豹凶巴巴。褚大缩头放下心,想这贼还肯要名声,就还能当兄弟:“这倒也是。”咧开嘴笑了,想到自己还真的是不懂那一行。

“以前挣的钱多,分的时候全打架,死人的时候居多。像今天这样子,将军们坐在一起笑着说着就分了钱。这是清白的,我就可以去见小姑娘。”

最后一句,是天豹无意说出的心里话,也让褚大捂嘴要笑。

“我说豹子,你是受小爷奶奶的恩,你就承他们的情,别不好意思说谢字,就东扯西扯把小姑娘说出来。小姑娘今年才两岁半,你以前有什么不能见她的?”褚大以为天豹在胡扯。

天豹更气:“你不懂!别和我说话了!”胡乱去了靴子钻到被子里,嘴角勾起,微笑浮出。

真的,是可以堂堂正正去见小姑娘。

去见在自己受伤时,对着自己伤处吹气“呼呼”,又她自己喜不自胜,认为这样就可以让自己伤口不疼的加寿小姑娘。

天豹跟着宝珠进京去的,但他出身低,不能跟进宫,只在加寿姑娘回家时才见到一面,涨红脸请个安,加寿早把他忘记,见到人才能记起,给他甜甜的一笑,天豹一直记到今天。

他打听过了,小姑娘的亲事成了,就是皇后娘娘。

娘娘!

天豹弄清楚以后,不像袁训宝珠是担心的,他反而舒坦。像心底有什么归着不好,这就去了正确的地方。

石在石路上,水在水道里。

小姑娘那么可爱那么聪明那么好心那么那么的人,只有娘娘这两个字才配得上她。

但少年难免自惭形秽,为自己的出身和祖上做的事情难见加寿。

他祖上干的事情,也轮不到他来说丢人,但少年就是心里有一块儿不如意,恨自己不是那出身好的人,哪怕像红花姑姑,是种地的出身让被卖的,都像比自己要高出一大截。

红花姑姑能常随奶奶进宫,常见小姑娘。

这心情在今天得到打发,把宝石在眼睛前面晃着,再回京去,这就可以坦然,可以不惧。在心里甜滋滋儿的想着,也许还可以当小姑娘的护卫是不是?

至于加寿姑娘要不要他,他现在不想。

褚大再一次打断他,他也睡进被子里,捅捅少年:“你老捧着,对我说说,这小小的东西,我见到有钱人家女人全喜欢,这值一个宅院不值?”

“怎么不值!你什么眼睛,没看出你我得的每一个不下五百两银子!”天豹火上来,人家在想小姑娘,你就不能自己安生睡!

侧过身子就扯呼,不管褚大揭开被子呆若木鸡,舌头也像让风闪住:“值……这么多咧?”

…。

袁训和萧观忽然决定不回来,梁山王也就没接到儿子,陈留郡王也没能告诉袁训他的家让偷袭,宝珠写的信也就没地方去送到。

但宝珠还是要写,写信是她对丈夫满腔情意的寄托,每一封信都幽幽相思如梦。

这个晚上,她写完信,又去和儿子们呆在一处。

袁怀瑜袁怀璞都近九个月,睡觉渐少,而且是到了大人睡他们不睡的时候。和所有的小孩子一样,爱在大床上扑腾。

孩子的潜意识里,不属于他们的地方,就叫更好。卫氏梅英守着他们,袁怀瑜正在玩他的新虎头鞋子,袁怀瑜抱着个皮球在啃,洗干净的倒没什么,就是滴一皮球口水,再蹭他一身和被子上。

宝珠过来,对梅英关切:“歇着吧,你如今也是不能劳累的时候,母亲也说不许给差使给你,就是陪哥儿们,也不要太晚。”

梅英起身垂手讷讷无言,还是帮宝珠解去衣裳才肯离去。她也有了。这一次的女眷们到来,像是送子观音似的,又添上一个有身子的人。

卫氏打发宝珠睡下,并不要小丫头们。丫头们也不敢上前,都觉得这一回奶奶有了以后,卫妈妈就把以前的慈祥收起,特别不讨人喜欢,不是说丫头们侍候上不足,就是怪她们玩耍得多。

宝珠明白奶妈心意,她是不放心丫头们,倒不是就不喜欢她们的意思,也就不撵她,由着她侍候在旁。

把袁怀璞抱在怀里,袁怀瑜不高兴了,推开卫氏抱他哄睡的手,对着母亲已经很会白眼儿。宝珠乐的嚷道:“过来过来,母亲不是不要你,”

“你有了,小心蹬到你,你只能抱一个!”卫氏还是抱起袁怀瑜,让袁怀瑜在手上打一下,顿时酥麻,卫氏是喜欢的:“这就是将军的力气,”在床前走着晃着,袁怀瑜才不闹腾,睁大眼睛看四处精美的衣架箱柜等物。

“夫人回来了?”卫氏守着孩子们,一天也没怎么出去。

宝珠抱着袁怀璞,老二知道在母亲怀里,乖乖的不睡也不闹,小手放在母亲胸前,听着她说话。

“回来了,”宝珠才去见过袁夫人回来。

庄大人的公文已到省里,陈留郡王妃也收到宝珠去信,回信也到,说对国公府出内奸的事,是持慎重态度,不肯轻易搜查国公府,但暗中监视总是必然,还是让家里小心。

袁夫人应该不是想和国公夫人常述旧,是对娘家关心所至,见天儿往国公府里去。上午去,就把孩子下午给宝珠。下午去,就把孩子们晚上给宝珠。

宝珠从京里出来,这才真正算是陪上儿子们。

“那府里没事了吧?”卫氏到现在也不知道那府里出了什么事,但是觉得挺太平。宝珠随意地嗯上一声,卫氏就喜欢了,上年纪的人都爱太平,宽下心后,说的全是家常。

“怎么你总是多抱璞哥儿,瑜哥儿难怪见你就要,你抱他太少。”

宝珠在袁怀璞面上狠亲一口,亲得他格格笑上几声:“我们这是小的,都爱小的不是。”

“啊!”袁怀瑜没看到也就不答应。

卫氏送到宝珠面前,宝珠也狠亲他一口,让袁怀瑜小手揪住耳朵。宝珠哎哟一声,卫氏忙哄着解开,再看袁怀瑜得意洋洋格格笑着,这就找到好玩东西般开心。

卫氏忍住笑,又是心疼宝珠,又是心疼袁怀瑜:“让你不疼我们,只疼弟弟去了,好了,你也出了气,快松开母亲吧。”

这里袁怀瑜还没有松开,那边袁怀璞格格又笑出来,“格格,”这不愧是双胞胎,袁怀瑜继续笑着,把母亲耳朵更揪得紧。

卫氏说了一堆的好话:“听见了的,明天就先抱你,只抱你一个,”才哄得袁怀瑜松开手,其实他现在能不能听得清还是个问题,就是听到,也只是心灵上的感应。但揪得宝珠嘟了嘴儿,对着咧嘴笑看笑话似的二儿子抱怨。

“母亲容易吗?抱到你们睡觉可不容易。在京里,你们见天儿进宫去了,哪里能陪母亲?”

卫氏揭她的短儿:“那时候,你心里也只有寿姐儿。”

“总算咱们回来了,总算带着你们睡,还要欺负我,”宝珠对着不懂事的儿子扮个委屈。

卫氏又揭她的短儿:“就这你心里只有寿姐儿。”

“这都不许闹了,全乖乖睡着,”

卫氏又笑:“睡你旁边,你也只想寿姐儿。”

“奶妈,”宝珠撒娇:“人家哄儿子呢,人家也不能不想加寿。”再悻悻然:“加寿一定不想我,”

卫氏笑眯眯:“所以我提醒你,这会儿只想两个哥儿吧,等回京去再多疼寿姐儿不迟。你看看你,哥儿们看不到先不论,我白天听到的,我就为哥儿们鸣不平。”

宝珠眨眼睛:“我又怎么了?”

“让腌鸡腌鹅,话说多了,给寿姐儿这句你就不能不说?过了年哥儿们就会吃肉了,他们难道不吃?”卫氏今天是存心来打抱不平的模样。

宝珠皱起鼻子,笑出淘气模样:“等我回京去,告诉寿姐儿,让她对着你哭。对了,拿一脑袋辫子顶你。”

“那敢情是好,”卫氏呵呵笑了,想到加寿回来算账的可爱劲儿。

看看怀中,袁怀瑜就要睡着,放慢语声:“我是说,疼眼面前的吧,总想寿姐儿,总想小爷,总想着那府里,你也得空儿想想自己,多疼疼你自己。就没有身子,你就不疼自己个儿了吗?”

这就是卫氏这几天不放心丫头侍候,一定要跟着宝珠后面,她好有空儿就絮叨话。袁夫人后面有个忠婆,走哪儿跟哪儿。宝珠后面原本是红花,但红花现在升大管事的,家里又有客人住,还有红花自己的客人,大管事顾不上贴身跟着奶奶,丫头们又没有上来的,卫氏就担当这一角儿。

谁不要关心呢?有时候关心就像一角红烛,话虽少,却能照亮满屋子。

宝珠的心这就满当当,轻咬住嘴唇:“我知道呢,不用总说。再说,也想想你自己。给妈妈的补药,让人该熬就熬出来,不要担心钱,”

“你有钱,我知道,但你有钱也不能乱抛洒。那府里难道没有钱?我不是让你不管他们,但也有个度不是?夫人是个不在意的,家交给你,不要乱花钱,”

宝珠止了话题微笑,不管说什么,卫氏都能扯到宝珠身上。这就是老家人的好处,处得久了,好似家人。

但话说不管什么人处得久了,都有家人味道。哪怕是互相有意见呢,味道虽不足,也是有点儿的。

絮叨中间,袁怀瑜和袁怀璞睡着,卫氏放他们到宝珠床里,小心的隔开,免得夜里起来有踢到宝珠的可能。

又给宝珠掖掖衣角,才出去让人取床榻来,城里宅子房子深,宝珠床前睡下卫氏,又睡下两个当值奶妈。

丫头们听到里面睡了,在外面噘嘴调皮:“这个妈妈,又上去献的是什么殷勤,她奶大奶奶,可以当老太太了,偏是不睡,和咱们抢差使。”

抱怨着,也不能奈何,大家睡下不提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