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二十七章,找到袁训/侯门纪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宝珠的委屈,在泪水渲泄中出来,她还要同时安慰世子妃。

而世子妃,在忧愁母亲的病体流泪同时,又要去安慰宝珠:“他们是不知道你对我们有多好,等我回京去,就帮你分解开。”

卫氏走上来劝,不许她们哭太久。

很快收住泪,同去告诉各家女眷回京。

小沈夫人反应最强烈:“不行!”死拧着不松口。连夫人颦眉头怪自己的娘家爹娘:“真是的,我好好的,我还杀人呢。”

这句小沈夫人的口头语,关键时候到了连夫人嘴里。

尚夫人也有了一句埋怨,把个脸儿一沉,眉毛一塌,道:“这里住着一堆的人呢,哪里有敌人就犯到我了。”

卢夫人恼了:“再说我还杀过人呢。”

小沈夫人叫出来:“这是我的话,回京去不许跟我抢。”

这是在城里,小贺医生很快过来,说他送到船上去,女眷才满心里不高兴的答应,都是勉强的。

那府里办丧事,这边也要办送行宴才行。宝珠让请回袁夫人对她说过,袁夫人无话,让宝珠办起来,只是不请那府里的人。

接下来办土仪礼物,送京里各人的,托她们带去。给寿姐儿的东西,也托她们带回去。又打发人去草场上接回邵氏张氏,看她们有没有信要带给掌珠和玉珠,方明珠走进来,交出一封信给宝珠。

女眷们舍不得宝珠,就要分开,不知几年再见,在这里坐着和宝珠说话,打发丫头传话家人收拾行李。见到,小沈夫人狐疑:“褚娘子你还会写字?”

方明珠羞答答:“字都忘光,这写的是信。”

什么是信不是字?

连夫人本想阻止小沈夫人好奇心大作的去看信,闻言也想看看。方明珠倒不怯这个场,打开信送给她们。

一张信笺,大圈套着小圈圈,最下面还是一个圈。

小沈夫人吸口气,她也知道自己有个不遇事都要大惊小怪的毛病,惹过别人不喜欢,这次就忍住,小心看别人表情。

大家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全都不懂。方明珠笑道:“母亲一看就懂。”宝珠就收起来,放到给加寿带的东西里面,这是会先送往袁家的,又代方明珠写了个封皮,免得别人不知道这是给方姨妈的家信。

女眷们本想等着龙五下葬过再走,但宝珠想龙五当得起这些人祭吗?催着她们离开。

没几天龙五下葬,宝珠有身子留在家里,见一个丫头走来:“五奶奶请训大奶奶过去。”宝珠过去,见五奶奶瘦得脱了形,宝珠脱口道:“走了一个,你不能再跟着去。”说过后悔,床前坐下,握住五奶奶的手,更是只有一小把,宝珠叹气。

“弟妹,我只问一件事情,五爷他真的通了敌吗?”五奶奶所有的精神都在迫切里,不多的光聚在眸中,好似一簇火。

这火不见得把别人烧焦,却能把自己烧灼。

宝珠沉吟,如果说实话呢,有些人是不能对着说实话的,对她说实话,她还认为你不对。不说实话呢,龙五的案子一旦查明,五奶奶也不见得认为自己一切好心。

生活中的选择,无知无刻不摆在面前,有人浑浑噩噩地过,有人却只能清醒。

面对五奶奶孩子般信任的目光,像是宝珠说出的话就是她的依靠和希望。宝珠镇静地道:“五嫂,要是五哥通敌你会跟着吗?”

“不!”五奶奶身子颤抖一下,才吐出话。

宝珠再道:“要是五哥不通敌,又再也回不来,五嫂你打算倒在床上伤心他一辈子,不管孩子们了吗?”

“不!”五奶奶慢慢流下泪来。

宝珠柔和起来:“所以呀,五嫂你要快好起来,五哥能回来,夫妻团聚。五哥要是不能回来,在我心里,和五哥在家时对你不变。”

宝珠总是看到别人说话的本意,她为什么要这样的问,有些话直接打回,根本不必理会。有些话糊涂一下也就过去,不是别人不懂你的意思。有些话,却要认真的对待。

五奶奶闭了闭眼眸,任由泪水哗哗的流着,中气却理顺起来。

还是虚弱的,还是进气儿都不想多,却坚实不少。

“弟妹,只要你一心一意对我,别的人以后怎么看我们娘儿们,我全可以不放心上。”继大奶奶谢氏说过“弟妹你要是长在这里该多好”,五奶奶在今天也是这样的说。

要说宝珠她做了什么惊涛骇浪的大事情呢?

做出什么让人惊艳的事情呢?

王侯也好,布衣也好,惊涛骇浪以后,更多的也是家居平凡日子。

再惊涛骇浪,但占一生总天数的,还是家居平凡日子。

宝珠又得到一个妯娌的由衷感激,她说的是平常的话,做的平常的事。帮亲戚一把,这很正常。没有刻意隐瞒龙五是不是能敌,也没有美化龙五,她只表达自己的本心,龙五是什么样的,又怎么样?宝珠不会改变。

在宝珠以后中,不会缺少惊涛骇浪,但能够获得别人的感激和信任的,就是一些平平凡凡的本心,平平淡淡的对待。

古语总是让人忘记,但古语一直存在。日久,才见人心。不是惊艳,能识人心。

患难之中固然有人心,但患难过后,还能一直保持不变的,那个更夺目些。

……

自此宝珠、龙四和庄若宰,一起在等有人来取收条,赵大人也不时来看她。宝珠有孕,太子交待的事情赵大人说不急不急,宝珠也能安然。

孩子对殿下和中宫的重要性,宝珠不能说到今天还不知道,犯不着为一定要满足有些人,去装女英雄。她泰然养胎,并且又提笔给京里的女眷们去了一封信,劝她们明春到来。

五奶奶在十一月里起床,来看过宝珠两回,开始料理家事。她总要起来不是吗?和四奶奶本是府中最好的妯娌,这就生出嫌隙。

龙五的事情一天没有了断,龙四的头上就悬一天的刀,四奶奶为自己丈夫没有怨言也有怨色,五奶奶又由宝珠话中推敲出她的丈夫有污点,见到全家人都不自在,并不单对四奶奶心怯。她最需要安慰的时候,亲妯娌四奶奶却总怪她,这对妯娌这就生分。

十一月里,世子妃等人还在路上的时候,陈留郡王妃接连打发三拨人来接母亲和宝珠。袁夫人是不愿意走的,她的理由很简单。

娘家才出事情,她要留在这里陪着渡过难关。袁夫人不见得这就喜欢上国公夫人,但很愿意去说句劝解的话,在需要的时候。

郡王妃在最后一次把袁夫人打动:“母亲久在京中,今年得相聚,明年如何还不能知?能相聚时不相聚,明年陪你的寿姐儿去了,又把我们空落下?又有弟妹身孕岂能轻视,到我府中总能让我放心。让我放心,母亲要体谅。”

看过信,袁夫人请来小贺医生同行,在国公府众人的不情愿中,包括龙四——赵大人却无所谓,这奶奶一天不生,一天别想指望她做事情。庄大人却说好,说龙五收条里有个银庄开在太原,袁将军夫人也一样不闲着——腊月里的一天,袁夫人婆媳离开大同,因有山路,皆是大轿,前往太原。

宝珠却是情愿的,隔壁府中有龙五的一七二七三七…。她就不能给红花大办喜事。不把死人放眼里,却要把还在的人重视。

坐在大轿里看外面的大雪,宝珠喜盈盈。已经和红花说好,去到姐姐府上,就把红花风光嫁出去。

红花的家人跟在后面车里,红花的娘早问过宝珠好几回,几时把女儿出嫁。这当娘的是粗人,想不到宝珠不想在红花的事情上有半点草草,不肯将就,就一拖再拖。

两个孩子一个在袁夫人轿子里,一个是忠婆单独坐轿带着。大轿本就宽阔,袁夫人让在半中间里加上一个孩子可坐可卧的地方,形似小木床,但受空间限制,远比木床要窄,只够一个孩子睡的。

有孩子在,不用炭火。加上一个孩子,去了火盆重量,抬轿子的人又增加四个,变成八人抬轿,这就轻轻松松。

没有炭火,就多放手炉,如袁怀瑜现在就抱着一个在玩耍。做工好的手炉,再烫也烫不到哪里去,但袁夫人还是自己抱在怀里半个时辰,才放心给孙子。

袁怀瑜正在敲打,“当当!”有一声,咧嘴对着祖母笑,再继续“当当当当”,袁夫人笑得见牙不见眼,这孩子多有力气。

袁怀璞和哥哥不一样,拿个手炉当脚暖,睡下来,小脚蹬着暖融融,喜欢了,咧开小嘴儿自己笑。

忠婆不错眼睛照看着他,也是笑得眼睛几乎没有。

随着袁夫人陪嫁到袁家的忠婆,见到小爷有了儿子,夫人老了以后有人祭祀的人——这是古人心思,今人丁克不必理会——想夫人一场辛苦算成正果,忠婆就愈发的喜悦上来。

雪,更加的大,笼罩住千山万水,笼罩住下面明春的生机。这样的天寒地冻里,陈留郡王就没有暖轿的舒服,他带一队人行在雪地中,迤逦往前。

…。

四面茫茫,触目尽是寒凉。飞鸟野兽几乎不见,就是有几个印迹,也是昨天的让今天大雪盖住,上午的让下午大雪盖住。

盔甲外冻出冰,马匹也艰难地迈步,袁训这会儿要是出现在面前,陈留郡王会给他一顿狠的。但见不到袁训,陈留郡王的心再次凉掉。

这满眼的洁白,在诗人眼中的清妙境观,但小弟你在哪里?

还有小王爷还有一堆的太子党们,从他们离开大同以后,就像就此失踪。中间只梁山王接到一封密信,信是由王爷的家将,跟小王爷去大同的其中一个送回。王爷看过信,在帐篷里骂了娘,消息由他的亲兵传出来,但信是什么内容,和梁山王一处行军的陈留郡王也不能得知。

他只知道的是,从那以后,小弟他们再就没有音讯,一封信一个人也没有回来过。

前方,有数匹快马驶回来。

陈留郡王湿润了眼睛。

他们深入腹地,这里的大雪有齐腰深。马一步下去,人虽然坐在马上,雪也掩没大腿,几乎是大半个马身子全在雪地里。

遇到从高处骤然到低洼地时,马只露出个脑袋在外面,要费点儿功夫才把它自己拔出来,更别提能急行军。

过来的急驶的人,就是深一脚浅一身子的在雪中如过河水般过来。

去探路的人是辛苦的,那小弟他们呢?

他们是不是在回来的路上,遇到雪崩雪风暴,让压在哪处雪地里?这个念头才一出来,陈留郡王就把自己能否定。不会!

他坚持这样的想,小弟他们一定是受堵不能行路,艰苦地呆在什么地方,等熬过冬天才能回营。

一般来说,冬天雪封住路,失散的人全会这样办理。没粮没路冒失的行走在风雪中,更是一层危险。

一般来说,失散在远路的人,也不会有人前往寻找。找的不好,把自己也能陷进去。

这种一般来说,陈留郡王决不考虑。在梁山王都劝他不要寻找,这走失的人也有他的儿子,但陈留郡王营地里呆不安稳。

辅国公骤然像老了十岁,对着岳父的愁眉,陈留郡王宁可出来找袁训他们。

与他同行的,还有龙家兄弟。龙家兄弟八兄弟出来六个,除去龙大是一定不会来找袁训,余下五个划拳留下两个服侍辅国公,跟出来龙二龙三和龙六。

这三个全是彪悍个性,在雪地里也不服输,呼一口长气,看眼前白雾飘动,就觉得自己比雪都精神。

手指前面来的人,齐声道:“姐丈,夏直将军回来了!”

这要是不下雪,陈留郡王扫一眼过去,再扫第二眼,夏直基本就到了面前。但这是雪地里,等龙氏兄弟话出来好一会儿,夏直才过来。

也不用下马了,下马也是身没雪地里,夏直在马上抖抖雪,对着面有希冀的陈留郡王陪个笑脸儿:“对不住,郡王,前面没动静。”

也就是没有舅爷。

希冀如夏夜的流星,一闪而过,浮上来的就只有苦笑。陈留郡王不想叹气,却不由自主的带上轻叹。

夏直赶快安慰他:“也许还在前面,我这就回去,再往前走走。”

他面上全是疲倦,眼睛里也红了一大片,陈留郡王不忍心,正要说让休息休息,龙二接过话:“我去吧,我们也前面跑跑去。”

龙三龙六一起道:“正是这样!”

日子里没有小弟,像是少点儿什么。

这感觉不是在袁训从京中回来,成为太子近臣后才生在龙氏兄弟心中。严格来说,是从袁训母子让中宫接走那一年,龙氏兄弟就有点儿不对劲的心思。

当时觉得姑母和袁训走了,倒是不错,也许让狼叼了吧?但辅国公放出话来,生要见人,死要见尸,如不见尸,袁夫人家产除分给郡王妃的以外,余下的尽数买纸钱化掉,为妹妹和外甥在黄泉下使用。

辅国公是数十年不管儿子的,但不代表他的话在家里不起效果。他只是不管,和郡王们儿子们置上气,看你们能折腾到哪一步去?

他的话一出来,龙氏兄弟就算想姑母的家产,还是有人要想着的,但也有一部分人小小死心。

死了心的人,在心里想到袁训还是觉得奇怪。

以前见天儿袁训和他们打架,都打恼上来了,他们不打袁训,袁训学点儿新招式,再就是瞅到他们中的人落了单,也要跟去揍他们。

忽然这个人不在,总是怪怪的。

有时候,自己真的不知道是恨那个人,还是不想那个人永远离开。也就造成很多时候与人之间的误会,过段时间又自动解开,又能相处。

这是自己食言而肥,违背自己昨天说过的恨死他吗?不是,这是生活不复杂,也不算简单。

这种情绪出现在龙氏兄弟心中时,他们还认为自己是恨袁训。这种恨,当时也是恨的。但经过后面的事情,就食言而肥有了转变,在这一回袁训丢失以后,龙氏兄弟们中的几个,都索然无味。

已经跟出来寻找,龙二龙三龙六早就想出去探路,哪怕是找到袁训的死人……但陈留郡王一直阻止,只让自己的亲信家将前行。

天气的恶劣,和差的环境,很容易累到人。这最后一个家将夏直将军也失望而回,龙氏兄弟又再次要求,陈留郡王还是犹豫。

“姐丈,你信不过我们?”龙二大声道:“难道你怕我们还要和小弟打架不成?”龙六说话干脆,道:“他怕我们把小弟见面宰了,你放心吧!”龙三怒目于他:“胡扯什么!你既有这话,你留下,我和二哥去找!”

陈留郡王这才出声,眸扫远雪,悠悠地道:“小弟没有丢,我知道!但是,这地方再丢了你们,我怎么去见岳父呢?”

龙二下意识地道:“你太不相信我们……”嘎然止住。和龙三龙六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。这算是姐丈对自己兄弟说的最关切的一句话吧?

因为龙氏兄弟不友爱袁训,陈留郡王对他们从不客气。一个人对着不客气,跟不关心生死也没区别。

把郡王的话咀嚼着,龙二龙三龙六一挺胸膛:“我们不会丢!”

一大盆凉水哗啦啦泼下来,陈留郡王淡淡:“小弟都丢了,你们有什么能耐夸口?”三兄弟全噎住。

你这是算关心我们,还是瞧不起我们?

见陈留郡王说过话后,态度是不明朗,不说答应三兄弟去找,也没说不答应,只眸子久久地对着雪地远处看。这三兄弟全是火爆性子,全忍不下去。不知哪一个当先拍马,吼道:“我们去了!”

带上他们的人策马前行。

陈留郡王眸中闪出一丝欣赏之色,但还是语气不定,往后吩咐:“除夏直将军在这里休息,余下的,咱们也去吧,唉,散开些,多听多看多翻地上,别让风声就乱了耳朵。”

“呸!”别人不敢反驳他,夏直却敢。在陈留郡王话音落,对着地上就是一口:“呸!这话真晦气!”舅爷怎么会从雪地里翻出来。

夏直高呼:“兄弟们,多用心多长耳朵,听仔细点儿,舅爷是不会喊救命的,别的人可就说不好。”

有个二愣子冲口而出:“小王爷!”

梁山王的忠心家将也跟来不少,这就破口大骂:“胡说!你家舅爷才是喊救命的那个!”陈留郡王的人反唇相击。

大骂声中,气势热烈,人受情绪主导,也跟着暖和,热烘烘的一拥而上,累的人走在后面,往前面去搜索。

这时候,就听到前面龙二龙三龙六大骂起来:“挡住!”

陈留郡王来了精神,拍马喝命:“有敌情!”带人上前时,见雪地里龙二龙三龙六全落到马下,马匹雪中没走远,让人已握住马缰正在挣扎。雪地下面,站出几个披着雪衣看不清面目的人。有人大叫:“爷爷我抓了几个活的,回去大烤人肉吃!”

这一嗓子是他的标志,他的面目上全是雪,但听到这话再认不出他是谁,一定和他不熟悉。

“小王爷!”陈留郡王吃惊地道。

小王爷的家将应该是欣喜的,但他们忽然见到,也全呆住。

他们找了近两个月,内心希望所余无多,都抱定人不在,这又见到,内心震撼不亚于见鬼。见鬼的反应之一,就是原地犯呆。

龙二龙三龙六受袭,还没有想起这人说的汉话,字正腔圆流利之极。他们拧身子骂着,见面前一个雪脸儿鬼吼,毫不犹豫就是一脚,身子前蹿,一脑袋顶在这爷爷鬼胸前,把萧观当时顶倒,摔在雪地里,又沾一脸的雪。

认准他是头儿,龙二龙三龙六不知哪里来的力气,带着后面要绑他们手的人,飞扑上去把萧观压倒。

陈留郡王正啼笑皆非,飞雪忽然凝上一凝,危险让北风迅急眨眼就在面前。

“小弟!”陈留郡王怒喝:“不许放箭!”杀气汹涌,郡王最先得知。

寂静片刻,雪花重新呼啸飞舞。一个人提着黝黑的弓箭大跑小跑的过来,离得老远就喜极而呼:“姐丈,真的是你吗?”

袁训跟个孩子似的欢天喜地,如果不是他手中的弓箭,不是他的嗓音,也没有人认得出来是他。

袁训的盔甲上全是雪,头盔上亦然。在雪中埋伏良久,眉目全有雪,就像龙氏兄弟没有被认出,小王爷也没有让认出来,是风雪中呆久的人,面目全是一团模糊。

眉头结冰,面色冻得不是原样,有紫有白有青,活似变了一个人。

这就大家愣住,龙氏兄弟倒在雪地里嘀咕:“真的是小弟?”声音是他的,弓箭也是他的。这种重弓,就是苏赫手下都难有,龙家的人一眼就能认出。

雪地里,全是袁训的嗓音。

“哈哈,姐丈,你怎么到这里来了?还好你叫住我,不然我给你一箭,你能不能躲过去?你们穿成这样,走在这地界上,我们只能当你们是敌人……”

袁训奔得近了,把弓箭一丢,到陈留郡王马上,陈留郡王找到他已下马,袁训抬手抹去陈留郡王面上冰雪,认了认那张有青有白的冻面庞,深吸一口气,放声大笑:“果然是你的姐丈,啊哈!”

声音闷低下去。

陈留郡王一把抱住他,把他脑袋塞到自己胸前,冰凉的护心铜镜让袁训哆嗦一下,手臂上的盔甲铜片又贴上他的耳朵,这怀抱里没有丝毫的温暖,但袁训微微地笑了,还是问:“姐丈,你怎么来了?”

只有这句话才能完全表示袁训的喜悦,他的满意,他的受到家人重视,他的纳闷。

“这里很远。”

陈留郡王在见到他后,原本想的痛揍他不翼而飞。郡王再次湿了面庞,仰面吞了声泪,又喝一口风雪下去,冰入咽喉,就让他内心澎湃而出的心情融化,郡王带上泣音:“你怎么不回去呢?”

龙氏兄弟在这会儿乐了。

陈留郡王的怀抱全是冰凉的,但袁训脸上的雪也冻掉一些,或蹭掉一些,露出他的脸,也是冻得青红有紫,但能看出是他本人。

“真的是小弟?”话才说到这里,身子下面一股大力涌出,把他们掀翻在地。萧观浑身是雪跳起来,骂道:“压死爷爷我了!”

一眼认出龙二,提拳就打:“龙怀武,你想谋杀我吗!”龙二跳起来就要迎上去,半中间让龙三按倒在地:“这是小王爷!”

龙二傻了傻眼,拔腿就逃。萧观跟在后面骂声不停:“你敢压我,你又不是我老婆!…。”

隆隆骂声,也没有惊动陈留郡王和袁训。

缓缓的,陈留郡王扶起袁训双肩,把他从怀里送到眼前看了看。袁训竭力的对他笑:“姐丈,是我啊。”

再次重重让按到那盔甲里面,耳边是陈留郡王的喟叹声:“是你就好。”

他没有说出来,但他连月里寻找的辛劳辛酸,心头泯灭又起又止不住的绝望,潮水沸腾般涌入袁训心头。

满得袁训直想翻白眼儿。

“姐丈,你有没有哭过?”袁训就淘气上来。

“哭了!”陈留郡王的回答让袁训惊住。强行挣开这怀抱,又见到围上来,离开一步数步的夏直等人嘿嘿笑的面庞。袁训咧咧嘴以为回应,再去认真看陈留郡王表情。

姐丈会哭?这是袁训从不敢想的事。正要取笑,陈留郡王眸中又现红润,颤声道:“你不要家了吗?”

真是让这对夫妻能吓出病。

稀奇宝贝才让苏赫偷袭,小弟偷袭别人又跑得人影不见。给袁训整整头盔,陈留郡王无言的凝视着他。

袁训却是兴趣高涨,叫住萧观不要再打,带陈留郡王一行去往他们的安身处。

他们过冬的住处在地下,挖好的地坑,铺着皮毛,上面是冻得坚硬的树枝和雪地,风雪不入。陈留郡王奇怪,坐到一块上好狐上去,手抚着:“这不是现打的,这是猱制过的,别说你在这里还学会制皮毛?”

袁训等人一阵大笑。

陈留郡王也笑了:“像是问到你们的痒处,”又打量四周,还摆放着好些兵器。有一个青铜制成,一看就是古董,但主人使用时磨制得雪亮,雪光透进来,第一个闪人眼睛。

“这个我眼熟,”陈留郡王眯起眼:“苏赫手下有员大将,我和他交过手,叫什么来着,他也用这个。”

猛然想起,陈留郡王睁圆眼睛:“你们把他杀了?”

“哈哈哈哈!”回答他的是萧观大笑。

袁训撇着嘴:“是他杀的,姐丈你有事儿私下我告诉你,这里你也可以看,但不要乱问到别人的痒处,害得我们跟着又听一遍。”

萧观紧紧腰带反驳,像随时要和袁训打架:“问到那个破马鞍子,你也不是一样的唠叨个没完!”用手指抹耳朵:“都听出茧子来。”

陈留郡王看过去,而袁训正从墙角搬动一个马鞍出来。小王爷说破,真的是破。上面打就的铜铁全变了颜色,磨损痕迹也重,像足一个大将的一生岁月。但马鞍却没有破损,只有磨损痕。

陈留郡王面色大变,手指住不相信的道:“这是…。”萧观等人又笑起来。陈留郡王呼一口长气:“真不敢相信,你们在这儿做了多少事情。”

袁训把马鞍送到他面前:“姐丈这个归你了,这东西是你说过的,你想要的那个。我用公主送我的短命试了试,也没怎么损伤。真是个护马的好东西,关键时候下马也能挡箭。”扬眉:“主人,我们杀了。”

“我不相信!”陈留郡王屏住气,语气也快起来,真亏他憋住气也能说话:“这是苏赫的政敌,苏赫没压住他以前,赫舍德死了以后,一直是他称王称霸,我和他交手也有几回,这马鞍上的伤有一处就是我留的,”

转为赞赏:“好东西,现在居然能归我?”

回答他的,又是一大片笑声。

陈留郡王忍不住了:“好吧,说说吧,我知道你们留在这儿办不少事情,但这主人,”脚尖点住马鞍:“和苏赫不和,怕他暗杀,近几年很少离开他的部落。”

“哈!”袁训才笑一声,陈留郡王大怒:“再笑我打你!”萧观见状,改成掩嘴偷笑。袁训手一指他:“那要问他,这事情离开这位苏赫将军就不成!”

小王爷眉飞色舞:“我啊,打发人去他送封信,说苏赫要去他那里商谈事情。把他吓的,什么好宝贝都往身上用,真是好货。大个儿,”喝一声:“把你的盔甲亮出来。”

这里坐不下许多的人,褚大从外面进来,脏兮兮老羊皮袄子里面,露出一抹紫金色的盔甲。陈留郡王失笑:“这个也是他的不假。”

“我呢,自然是这样!”小王爷解去外面的皮袄子,里面是一件黝黑却闪动寒光的精制盔甲。陈留郡王惊呼出声,夏直惊呼出声,龙氏兄弟惊呼出声。

“东瀛来的?”把手都放上来想抚摸。

萧观大大咧咧随他们看,同时不忘记吹牛皮:“我扮成苏赫,就带三个人。”一指袁训,一指褚大:“我们就三个人过去,那家伙一看,就放松警惕。结果让我杀了,夺回东西来。”

在这里语声才放悄,萧观笑嘻嘻:“还顺手把这帐放到苏赫头上。后来盯着,见到他儿子带着人,应该是去打苏赫,我这一功怎么样?”

他没有说当时怎么离开,但想来必然凶险。就是现在,小王爷脸上还有一道伤。陈留郡王没有细究袁训的伤和褚大的伤,由衷地道:“这样来说,你们也算是报了仇。”

这里除去陈留郡王等人的目光,余下的全望过来。

揣摩一下,从袁训到萧观全吃吃问道:“什么仇?他们与我们又结下什么仇。”这话是一定会说,说出去后的反应,陈留郡王也早想过。此时信手掂起毫不费力,先安抚他们:“说来话长,坐下来慢慢的说。”

又给夏直龙氏兄弟、萧观的家将在这里的使个眼色。

这地方能呆十几个人,好在除去萧观袁训和褚大以外,全郡王后面带来的人。这就几个人夹住他们一个,陈留郡王才慢慢说出。

“你们走以后不久,苏赫就去了大同。”

袁训萧观全坐直身子,刚才的得意不复存在。

“弟妹没事,世子妃也没事,你们不用担心。”

袁训消化一下这消息,大脑登时一片空白:“他带去多少人?有没有攻打我城外的家?”陈留郡王对他苦笑:“打了。”

踌躇着不肯说出,却敌不过袁训萧观的灼灼目光。

“总有五千人在城外,五千人去了大同。大同城破,幸好我到的也及时,城的第二天我就到了。”

旋风在地屋里升起,是袁训腾的跳了起来,往外就冲,面色狰狞上来,大骂一声:“我要杀了他!”

气势带得这里人面上全一滞,都有窒息感生出。

只出去一步,就让龙二抱住。袁训想也不想,横肘击在龙二肩膀,再身子一挺,就把龙二顶出去。

又是一声大骂:“滚开!”

两个手臂一重,又让龙三和龙六抱住。龙三龙六一起大叫:“小弟你不要焦躁!”

“咚咚!”

袁训扭过头来,用脑袋重重撞在龙三额头上。龙三一晕松开手,袁训一掌劈龙六倒在脚下,就见到人影一闪,陈留郡王出现在面前。

袁训想也不想,一侧身子,从陈留郡王旁边掠过,一脑袋撞到萧观,两个人同时摔倒在地。

萧观先跳起来,一翻身把袁训压住,面上就着了袁训狠狠一拳。袁训把他也骂进去:“滚一边儿去,那是我母亲,我老婆我儿子!”

小王爷硬是没让他打下去,恶狠狠的回:“那也是我老婆,我老婆肚子里也许有了儿子!”

袁训已红了眼睛,跟急红眼的公牛似的:“我老婆是表妹!”

“我老婆也是!”萧观吼回来。

脸上一阵的痛上来,萧观抡圆了巴掌,劈面给了袁训一记,打得袁训脸也红了,骂骂咧咧站起身:“不许再动手,知道没?不然爷爷我再和你试试。”

袁训让这一巴掌打醒,缓慢而又迟顿地坐起身子。

龙二揉着肩膀,龙三捂着脑袋,龙六呻吟:“小弟,你这报的是前仇!”

陈留郡王双手按住袁训,心疼地看着他面上五个手指印,眸色明亮:“听我说完,弟妹她们厉害着呢,把苏赫给打跑了,听到没有,她们一群女人把苏赫硬抗半夜,直到我过去。”

袁训嘟囔一句。

萧观嘟囔一句。

同时转身,袁训瞪住小王爷:“你再说一遍?”

萧观冷笑:“你说的又是什么?”

袁训怒气冲冲:“我说我老婆能干,不行吗?”眼前没有苏赫,只能对着小王爷发脾气。

小王爷冷笑得鄙夷:“我说,我就知道,你狐狸尾巴瞒不过我!装得跟个人似的,其实时,”阴阳怪气:“你和小沈那老婆奴隶没二样。”往外就呼:“怕老婆的,这里有个人和你成双成对了!”

沈渭从风中回话:“你啊?我和你才不成双对!”

“就是你的假惺惺上司!和你穿一条裤子那个!这又穿上了!”萧观骂着坐下,还不解气,手指袁训继续大骂:“姓袁的,你别装着你多疼老婆!你就是一个怕老婆的东西!在京里我一眼早看穿你!什么房里不纳妾,你个讨老婆还用迷香的坏东西,你是把柄让捏手里了,你不敢逞夫纲,你个窝囊废物,你家怎么不修严实!让苏赫想进也进不去!你非在城外面盖个家,你是怎么回事?”

“我喜欢!”袁训还没有骂完,反让小王爷指着骂出一通,悻悻然回了他,发热的脑袋清醒不少,走去一旁坐下。

小王爷摸着脸,嘴里继续叽咕着骂。

袁训带着面颊上五个手指印,一言不发呆呆对地,那神色,像是在伤心。

关于袁训是个老婆奴,陈留郡王举双手赞成。

小弟亲事是自己挑的,后来陈留郡王才知道中宫为他选遍了京中名门,陈留郡王所以要骂稀奇宝贝,一堆儿的名门你不要,自己挑一个生怕别人说不好,所以自己先顶头上,把别人嘴全堵上。

这是陈留郡王以前的想法,现在他不会再这样的想,但对着袁训愁眉苦脸,稀奇宝贝四个字又浮上心头。

因为稀奇,所以小弟大作伤心。

好在郡王还有安慰他的话,对袁训笑一笑,表示自己接下来的话会中听。袁训不客气直瞪过来,郡王更好笑,丢下袁训不理,望向萧观。

“恭喜小王爷贺喜小王爷,有件喜事王爷让我带来。”

大家都支起耳朵,袁训也随意的支了支。

萧观沮丧很难提起,他虽然劝袁训,也担心他的胖妞儿,心情低得像深谷幽暗,强笑道:“有什么好事儿?我爹他看过我的信,拿住内奸。”

“内奸是拿不完的,我这个喜事情远比那个好。”

萧观深吸口气,像是让自己胸膛挺起来,也就能振奋起来。背原是塌着的,挺直了:“你说。”

“世子妃有了,您要当爹了!”

萧观乐得大叫一声,低沉心情一扫而空,他的性子是怒气来时地动山摇,开心来时也如山洪爆发。

“我有儿子了!”他大叫着,偏偏没有人怀疑他这一胎不生儿子,都上来恭喜他。陈留郡王眼角瞟瞟,袁训不再发呆,频频对着自己看过来。

他的意思不言自明,我呢?我也是才从老婆身边离开的一个人。又萧观越是兴奋,袁训越是不忿。愤然:“姐丈!”

“作什么?”陈留郡王装着慌乱的回身:“小弟你不生气了?”

袁训黑沉面容:“你不喜欢我老婆,一直都对她不好。”

萧观耳朵尖,停下他的狂舞:“咦?这话好没道理,你姐丈为什么要喜欢你老婆?”

“一边儿去!太喜欢了出去啃几口雪,就能凉下来。”袁训呛过他,再对着陈留郡王发脾气:“你就关心别人家怎么样,丝毫没管我老婆吧?她好不好?母亲好不好?我儿子好不好?”越说越来气:“你又没抱我儿子是不是,我就知道,你不喜欢我的寿姐儿,我的孩子你没有一个喜欢!”

小王爷跟中间插话:“不是他儿子,他自然不喜欢!”

陈留郡王昂起下巴,底气十足以对袁训:“抱过了!大的那个没出息,对着我打!”袁训有点儿笑模样出来,夸道:“这小子真能耐!”

“希望明年生出来的那个,没有这样讨人嫌!”

……

袁训欢呼一声扑上来:“真的吗?我就知道我有本事,我一回去就要有孩子。宝珠好不好,母亲喜不喜欢,瑜哥儿打了你哪里,璞哥儿为什么不打你呢?”

一叠子信从陈留郡王衣甲里出来,塞到袁训手上。陈留郡王对他冷着脸:“他再打他,我就打他的爹!看你的信去吧!晕了头的,大雪天不回去,也不和王爷联络。我当你没了呢,信我就打开看了。再找不到你,我就一把火烧了祭你!”

气呼呼的回去坐下,那脸上挂冰有霜的,昭示着现在是郡王生气时间。他总算等到这时候,把个容长俊脸儿拉得快像他的座骑。

袁训敷衍了事的边拆信边哄他:“我儿子好好的不会打你,等我回去了,我教训他们给你出气,”

一句话又飘过来:“慢慢的看!”陈留郡王很是郑重。

握信的手停一停,袁训答应一声是,把本已拆开的信装模作样的眼前晃过,又塞进怀里。

直到晚上,他才能仔细的看信。

他的地洞里住陈留郡王和夏直褚大沈渭,全是可靠的人。袁训看完,面色凝重,暗道,殿下总不放心我年青,这一回又让他说中。年青少历练,图军功去了,把另一件差使丢到脑后。

五表兄是内奸?

袁训肩头的责任大起来。

大同城破,最终承担责任的人,将是袁训和赵大人。赵大人在太子眼中的职责远比袁训为低,袁训才是城破的最终承担人。

华阳郡王萧仪事破,和萧仪会过的举子们无数,袁训看着辅国公——是个人都有亲情,有人要说冷血无情的人没有,那是他的亲情封闭,一定要说他没有,那就这种人例外——袁训就放过龙五,任由他回乡。

可见是人都有弱点,而龙四及时地把龙五带出京城,乡村里念书,也麻痹住搜查的人。又有福王有两个——这其实不能算推卸的理由,造成龙五放进苏赫,打开城门,大同遭受劫难。

钦差大人面上火一般发烧,脊背后面寒上来。眼前闪过太子的怒容,这件事情他回去京里,是不用指望太子殿下能谅解。

袁训无话可说,深重的叹气,对陈留郡王老实认错:“多亏姐丈来找我,明儿我们就回去。”陈留郡王看过所有信件,没办法,梁山王让人把信传给他,他认出是稀奇宝贝的信,又寻找中希望渐少,以为小弟他们没了,就打开来看过,这就对袁训此时心情了如指掌。

故意道:“不留在这里继续袭击人?”

看这里接近琳琅满目,可见他们收获颇丰。陈留郡王再道:“你们想的原也没错,一一把各部落击破,让他们自相攻击,确保几年之内无战事。现在就离开,你舍得?”

袁训摆摆手,说不出一个字。

这里点的是抢来的蜡烛,烛光下,袁训唏嘘。人生许多历练,不是打仗才是历练。把自己的事情办好,才是最要紧的。

“回去!”半晌后,紧抿的嘴唇里迸出话来。

……

冬日的京里,除去长街熙熙攘攘的人流,别处一样萧索飘零。

英敏用皮靴踩得冰雪格叽作响,举着一把子糖葫芦跑进中宫殿室。进去就叫:“加寿加寿,”却没有见到加寿跑出来,欣喜的接住。

小殿下搔头,难道加寿这就不爱吃糖葫芦了?就听到加寿欢快地道:“我在换衣裳,我要出宫去。”

英敏殿下过去,见到加寿坐在椅子上,宫女正给她套一双小羊皮的靴子。见到糖葫芦过来,加寿急了:“快给你,”半个身子往前,就要摔到地上。

宫女扶住她,英敏殿下把糖葫芦送到她手上,带着不满:“我才让给你买回来的,你怎么就出宫?这个月的亲戚不是走完了,去多了,人家不给红包钱给你的。”

加寿皱鼻子,已经开始啃吃糖葫芦,含糊又开心:“母亲给我送东西来,梁山王府接我去吃酒席。”

加寿知道吃酒席是喜欢事情。

她的未婚夫笑话她:“你要站到椅子上才够得着桌子,还敢出去吃酒席?”自己嘀咕:“这几天全是我分你吃的,又要到你分给我的时候。”

加寿快快乐乐地让宫女抱起,披上挡雪的小披风,快快乐乐的挥手,啃成一半的糖葫芦落到一地:“等我回来带好吃的给你。”

老太太在外面出现,和加寿一起出去。

英敏殿下气呼呼:“吃过别人的,以后别吃我的!”加寿早听不见,让抱着外宫坐车,和老太太喜滋滋的往梁山王府里去。

梁山王府里人山人海,是梁山王不在家里最热闹的一回。梁山王妃和连夫人、尚夫人等坐着,高谈阔论:“已经下了船,这就要到了,都有了,去一趟倒是值得。”

葛通的夫人也在这里,面色阴晴不定。她担心回来的人趾高气扬,她不能接受。又担心回来的人担惊受怕,她要对自己丈夫担足心。

在这种心情中,有人进来回王妃:“安府老太太和寿姑娘到了。”梁山王妃喜气盈盈,和诸夫人全站起来:“有老太太在,我们去迎一迎吧。”

这给的,其实是中宫面子。

葛通夫人也站起来,真是的,袁家的加寿,真的是个讨人喜欢的姑娘。每见到她一回,就想生个自己的孩子。

------题外话------

一万三更求票票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