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三十四章,捉拿袁二/侯门纪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打完这仗,孩子就能来得放心,老爹,你想得周到。”萧观用谈话解开自己尴尬,免得他的爹一直在笑。

梁山王目对远山:“是啊,苏赫欺我太甚,大同他也敢去!这不是让老夫我不能放心孙子过来?”

“老爹,这回不杀他,你坚决别说收兵,不然我不解气。我儿子以后有点儿不好,全是让他吓的。”

小王爷不懂女人有身子,也就不知道那点儿大的胚胎,是吓不到的。

他的爹听完他的话,对他轻声道:“这仗给你当家怎么样?”

出其不意,萧观让骇然得后退一步,随即一步又上来。这一步比退的步子大,又转了个方向,由刚才的父子并肩变成小王爷鼻子就要撞到他爹的脸。

眸光燃烧:“不骗我!”

掷地有声。

梁山王心头涌出骄傲,面前的儿子一举一动无不带足他的豪情,梁山王后退一步,不退父子脸贴着脸没法子说话,笑意盎然:“当然是真的!”

小王爷接帅位,郡王们那里似知道非知道的,就是知道,他们也不见得就认同,但父子间却是通过信深知。萧观这就急上来:“好好!交给我吧,让我管一回大仗。”又觉得自己性急,嘿嘿缓和几句:“也没有这么急不是?老爹你还不老,你还年青着呢,你再管几年,我不急。”

“我要回家抱孙子,打了几十年,还没有个够吗?”梁山王说到这里,目光找找帐篷里出来进去的人,有几个太子党从不远处经过,梁山王示意儿子看过去:“再说趁他们在的时候,有人帮你。”

这时候还有夕阳,余晖照在那几个人身上,他们修长的身影长长的托在地上,稳重又厚实,颇有能依赖之感,但小王爷炸了毛。

面庞紫涨起来,负着气,气咻咻,低吼道:“老爹,你背着我做下什么?我才不要理他们!”

小王爷以前就和太子党们不好,又有不久前“妈妈”让“姑娘们”胁迫的事情,从那以后,大家见到,太子党们一本正经的行个礼,小王爷则是正眼也不看他们大步走开。

因为以前就不好,也没有人起疑心。

小王爷本想这辈子也不理那群混蛋们,但今天听到这番话,让他全身汗毛都竖起来,粗略地一想,就知道自己父亲和太子殿下有过商议。

对于儿子的这种态度,梁山王都没有起疑心。他还是欣然,随意地劝着:“大倌儿啊,年青人打几架,这你也往心里去吗?”

萧观脸涨得更难看,这不是打架的事情,这是受他们威胁!

太子党们回来不会说,萧观更不会说,梁山王也就不知道。见儿子还是生气,梁山王笑笑:“你就要当主帅的人,不要孩子气。”

萧观无话可回,老爹的话句句都对,但他不是孩子气,他是让那帮人气着了。嘟囔道:“老爹你只办对一件事情,就是要来小倌儿弟弟,别的人不要也罢。”

梁山王微笑:“哈!为父我要的人里面,独没有他。”

“嗯?”萧观疑惑,小倌儿弟弟不好吗?太子三近臣之一,比苏先明朗,比柳至和气。

梁山王抚须:“他们三个人,我是想要的,我要的是柳至,太子殿下不答应,袁训到来,是他自己的意思。”

“柳至有什么好!”萧观斩钉截铁,又带上恼:“柳家在京里欺负小倌儿,等我回京去,把柳至叫出来打一顿!”

梁山王放声长笑,笑毕道:“好吧,总算有一个你相中的,也算为父没有白忙。”又殷切地交待儿子:“儿啊,这是太子殿下的恩情,你要牢记。”

萧观不耐烦:“我知道我知道,我记着呢。”

当晚小王爷睡不着。

几天没有好睡,今天早早扎营,应该补眠。营中鼓声早早催睡,明天还不知道要打多久,得睡就赶紧睡,这就全躺下来的早。

身子下面好似烙铁,萧观左翻右动,背后还是滚烫那感觉。“呼!”坐起来,想想,抓过盔甲套好,出来往袁训帐篷去。

袁训帐篷里还有烛光透出,小王爷也就老实不客气的的揭帘而进:“正好,你也没有睡……”随即眼睛瞪起来。

直对眼睛前的那张脸,生得神采飞扬,好鼻子好眼睛好额头好下巴,刚才还带着笑,瞬间就怒发冲冠模样。

见到萧观,立即变成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下巴不是下巴额头不是额头。

沈渭怒气冲冲,双手握拳,面对小王爷站了起来。

自从小沈将军接到父亲的家信,说梁山王妃在宫里下功夫,想让娘娘帮忙抢儿媳妇,小沈将军就找到萧观大骂一顿,和萧观开始反目。

小王爷还能怕他吗?

从来也没有怕过他。

不但不怕沈渭,而且因为他们俩有个共同的表哥,是长陵侯世子,两个人一直就不好。但小王爷硬生生的忍下这口气,当时他还不知道自己要当主帅,完全是一片心思为老爹,心想打仗的时候得罪士兵都不对,何况是一个将军,这口气忍得难过,也直着脖子咽下去。

这会儿又知道老爹对自己的一片期望要成真,小王爷更不能和沈渭计较。但气顶着,也不能客气,客气像认怂。

怒喝:“让开!”

沈渭不让,木桩子似的在帐篷中间挺着。小王爷绕了绕路,有生不多的没有直冲过去。这几步走得他咬牙切齿,别扭地到了袁训面前。

往后一坐,袁训对面是沈渭的床铺,沈渭又叫出来:“那是我的床!”

萧观翻翻眼:“我又不撒尿在上面,我就坐坐。”

无赖性子上来,小王爷嘿嘿坏笑,欠欠屁股:“不然,你拖出去。”这话自觉得挺占便宜,小王爷更道:“哎呀,我要和袁将军商议军情,不知道几点结束?这样吧,你外面睡去,外面虽然有蚊子,但凉快不是。”

高声吟诵:“有蚊自远方来,不亦乐乎。”

袁训忍住笑,从看到他们两个对上,袁训就一直想笑。他早安慰过沈渭,说自己决不负他,沈渭有了这个倚仗,也就更不讲理的和小王爷对上,只要不打仗,遇到萧观就不会放过。

见萧观半夜里来,一定是有事,也告诉沈渭:“出去逛逛。”

“哼!”沈渭雄纠纠气昂昂,大步出帐篷。

……

烛光下面,小王爷眸光比平时亮,直视袁训:“你说这仗下面怎么打才好?”

“打到哪里算哪里,好好的,怎么跑来问我这个?”袁训舒服的躺下来,面对着帐篷顶子出神。

夏天热,他脱得只有一件下衣在身上。

萧观看着羡慕,嚷着闷,去了盔甲随手放到沈渭床铺上,靴子上有一处泥,在沈渭床角上蹭蹭,袁训是仰面的,就没有看到他的小动作。

“这仗不是你要打,这才来问你。”萧观也睡下来,拿头盔当扇子,有一下没有一下的扇着。

“我就不明白,你这是打苏赫,还是打内奸?”

袁训出着神:“都打。”侧侧眼角过来:“苏赫那里拿到的信,你难道没看?”

“看了,我也气着呢。”萧观拧起眉头。

“那你说,他们和苏赫来往是什么时候的事情,又是什么用意?”袁训沉思,语声听上去轻飘飘:“两国交战,他们难道不对阵?我就是要让大家轮流和苏赫对上,看看到底谁有二心!”

萧观也任由思绪纷飞:“苏赫也很奇怪,你说他有几个探子在我们眼睛下面,这可以明白。他和人勾结,难道对他们打仗有好处?”

袁训悠悠:“是啊,为什么和苏赫勾结,除非他们各自都能打胜仗。”

萧观一骨碌爬起来:“你说什么!”脑袋像让敲开一道,有什么念头出了来。理上一理,萧观直了眼睛:“这几年死的人……”

“我们从赫舍德死了以后开始想,当时苏赫小有名气,但论资排辈轮不到他!要说蛮力足功夫强的人,昨天和我交手的那个兵,蛮力不在苏赫之下,但苏赫是将军,他呢,后来死在蒋德手底下,也就济济无名。苏赫是什么时候开始成的名?”袁训若有所思。

萧观更坐得直,也不让袁训睡:“起来,对面说话更痛快。”袁训懒洋洋的起来,塌着肩头给他一个哈欠:“你真烦,睡也不让睡了。”

“明天哥哥我护着你,让你少出力气就是。”

袁训一时无语,眼睛对着帐篷,才又道:“那我威风扫地,你的名声却是高了。”

“办正事儿呢,别抱怨了。”萧观的心完全让袁训的话提起,胡乱的安抚过他,就眼睛溜圆地道:“一般来说,苏赫是赫舍德死了以后有名气的,”

袁训抢过话头:“但细细的推算,并不是这样。”

萧观的眸子放光:“要说苏赫的能耐,我信他武艺强!”在这里坏坏一笑:“他成名也早于你姐丈。”

袁训耸耸肩头:“早晚很重要吗?”不怀好意地在萧观身上瞄瞄,我家姐丈成名总比你小王爷要早。

萧观装没看到,他心底有一句话,要是我早几年出生,赫舍德该是我杀!他没有说,是怕袁训笑话他,当时老爹也才成亲,还生不出会打仗的儿子。

小王爷就避开这话不理会,手抚下巴寻思:“苏赫出名,是他自己的能耐,但赫舍德死了以后,他也有政敌,压得他也狠。他后来脱颖而出,是杀了好些咱们的大将。”

在这里,又坏笑起来:“知道你这三品气坏多少人吗?”

“知道。”袁训漫不经心。

“东安郡王、靖和郡王等人帐下本来有三品将军,包括你姐丈下面也有,战死的战死,老了解甲的解甲,现在所剩无多,所以你一枝红杏出墙头,让人不恨你都难。”萧观眼睛眯得只有一条缝,一脸的他颇有文才。

前科探花不知该气该笑:“我是哪家的红杏,出了哪家的墙?”这话不对,你没发觉?小王爷是个粗人,但也是念过诗书的人。

只能他又在胡扯。

萧观笑嘻嘻:“你是我家的红杏,出到你姐丈的墙里面。”笑容堆是浓些,就着这句话,这是个方便插话的机会,萧观笑得合不拢嘴:“我说,你新生的女孩儿,可是我的。”

袁训早有防备,一口回绝:“不行!”

“死心眼子。”萧观亲昵地骂过,还是他此时的原则,正在打仗,爱兵尚且如手足,何况小倌儿弟弟,太子党里自己唯一看得顺眼的一个,这就不多计较。反正姑娘长成还有十几年,慢慢的说不着急。

再来说苏赫,时间离得久远,就把粗如小萝卜的手指扳起来:“一、二、三……苏赫一共杀了七员大将,五员将军,他还真是运气好?”

“也奠定他名将的地位!”袁训话锋微转:“如果他早知道路线?”

萧观郑重起来:“早知道我们调兵遣将的主张!”

“这就杀得不费功夫,这算是早有埋伏。”袁训吁一口气:“再把他要杀的人,消息传送过来?”萧观板起脸,想要叹气,却还是称赞的口吻:“高,他娘的就是高!”

接下来骂不绝口:“难怪他这些年稳坐名将风头上,原来有这些内幕?咦……”萧观迟疑一下,他总不是个绝对的粗人,有些话出口前还须考虑。但对面的小倌儿是这场战役的主导者,又有太子党们入军中为他的深意,萧观就没有瞒话。

“咱们也有一个名将不是?”那稳坐第一的东安郡王。

袁训斜眼:“你现在有证据?”

“没有。”萧观倒也老实承认。

“没有就别说,再来说咱们的话。这就算是弄清楚将军们,或是郡王和苏赫勾结的原意。”

萧观打断他,原样把话送回去:“你有证据?”

袁训瞪起眼:“我这是猜测!拿你当知心人,我才和你说,不听拉倒!”

“风水轮流转,怎么你们在我地盘上,也敢这样凶?”萧观自认倒霉,挤个笑容出来:“当我没说,你继续。”

饶是这样的低声下气,袁训还是狠瞪他一眼,再往下说。

小王爷扪心自问,这风水是怎么回事情?我是主帅,以后我是主帅!只要你们还在这里呆一天,就是我弟弟也不能这样对我!

但我是主帅?以德服人。

小王爷再次把自己顺了毛。

“让人往前面查,以前战役怎么打,怎么调兵,怎么遇到敌兵全有记录,还能查出。如果属实,其心可诛!”袁训摩拳擦掌,觉得快有用大武之地。

“如果不属实呢?”萧观凉凉。

袁训也不气馁:“那就有别的原因,名将坐稳,总不是全天时地利和人和。”脑海中,不由自主浮现出东安郡王,但真的没有证据,又把他推开。

“好吧,这事儿算有点儿推敲,还有一件事情,你怎么看?”萧观说过,袁训抬抬眼皮子,眸光有如星光闪烁,转动无数心思:“什么事情?”

“我们要杀苏赫有原因!但对面是怎么回事?苏赫这一回倾国而来,他是怎么说得动全国的兵马?”

袁训也正想说这件事,但萧观先提起来,先开个玩笑:“我们杀了几个人全栽到他头上,他不愿意了呗。”

“他一个人有能耐集全部兵马吗?”萧观回想这几天见到的,打着各色旗帜的部落都有,已经计算过,这是全国之兵马。

“你看他是什么意思?”袁训含笑:“能招来所有兵马陪着他报私仇?”

梁山王倾兵而出,苏赫也人马相当,这其中不但是全国之兵马,还有一部分是借他国的。苏赫是第一名将,却不是全国主帅。

游牧民族平时以散落部落方式居住,各有兵马,谁强谁占第一,却不能尽数号令他人。

这么些人陪着苏赫来报私,要么苏赫花钱买动——他其实才损失数年的粮草,又丢失上好盔甲和珠宝。早有这一回交战以前,借着这盔甲让小王爷杀掉的人,都和苏赫是红了眼睛,不过现在,盔甲出现在小王爷手里,真相也就能浮出——苏赫手中余钱不多,可以自给,却不见得能买动这许多人。

要么,就是另有目的。

萧观皱眉:“难道他还想再来一回吗?”

“怎么不能?”袁训眼睛一亮:“哥哥,你也不笨呐。”

“我比你聪明多了!”小王爷刚嚷嚷,就让袁训瞅了又瞅。萧观憋气:“还有苏赫太笨了不是吗?他上一回怎么就敢打大同?去你家也就算了,你家离大同还有距离,找不到你,就可以走了,他打大同是为什么?”

袁训喃喃:“一万人就敢打大同?你也说了,他血洗我家就行了,他可以不打。他是一员悍将,侥幸通过卫所,就应该清楚血洗不成,拔马即走!可我姐丈去的时候,他们还在疯狂占大同?没有后续力量,明知道占不住几天,他们用意是什么?”

“先打一次试试看,也让他打下来了不是?”萧观肃然起敬模样,其实充满对大同府守军的鄙夷:“半天就破了城,又不到一个上午破了内城?大同这是纸糊的吗?”

袁训用目光警告他闭嘴:“府尹大人殉职,你这话传出去不好。”

小王爷立即改正,继续肃然起敬:“大同,你是纸糊的遇上蜡烛了是不是?”袁训摇摇头,不再管他怎么说。

两个脑袋越凑越近,原先是分坐两边,中间隔着一步远,在说话,现在是两个头往前凑着,手指在地毡上扒拉着地形:“我们混战,苏赫分一支兵马就可以去大同?”

“他打下来想怎么样?他人马众马,这就想挺进中原?”

“走难走的路,那路也是捷径,铁鹰嘴子这里,难守难攻。沼泽地,他们必然有路。死人谷里瘴气,听说有应对方法。军中有内奸,大同有内奸……”

袁训萧观齐齐呼一口气:“这是对当今早有怨言,早准备下几十年!”

“难怪上回要打大同,也许是做给一些犹豫不定的人看着!”

萧观期期艾艾,艰难地说出来:“那!必然是郡王们!”

“必然是与皇位有份的人!”

不然哪有这么深的怨恨,就是打下来,也没有他的份。

这不是民不聊生义军起义,谁先进京谁坐天下!百姓们的心全是知恩的,忽然上来一个与皇权无分的人,只怕天下不认。

萧观在脸上摸摸,小声问袁训:“你看,我像吗?”那大脑袋大鼻子大嘴巴,袁训不忍多看,看一眼他就后悔一分。

小王爷还想和小沈争孩子,他就不多看看小倌儿弟弟,后悔药可以买几座山去吃。收到世子妃生下孩子的消息,袁训去信,通篇只一个意思:“生得好不好?”

太原来信近,京里来信远,袁训先行知道自己女儿生得好。眼睛像宝珠,像宝珠就不会有错是不是?

鼻子像父亲,父亲的鼻子尖,比母亲生得好。

小嘴儿像宝珠,天庭饱满又随父亲,额头生得好。这样一个好孩子,袁将军怎么能不后悔许错亲事给小王爷?

这会儿他还让自己看他像不像内奸?袁训随便瞄一眼,心里更不痛快。姑母有信回来,倒是喜悦的语气:“这门亲事你自张主张,却许得好,总算门第相当般配,没有委屈到孩子,也没有委屈到我。”

言下之意,前面许的亲事姑母让你委屈到。

最后说孩子像爹,你想看模样不是?看看他爹和他祖父就行。

袁训看过还能是滋味儿?

别说沈渭拉上他絮叨一堆他们的情谊,就没有情谊,袁训也坚决不肯小王爷横刀夺孩子。

嫌弃地回答了小王爷:“你要是像内奸,那地上蚂蚁也像了!蚂蚁有这福气吗?”

这极尽贬低的话,让萧观一拳砸在床铺上,低吼道:“爷爷我都不敢这样想,哪个不长眼的敢错想?”

拳声传到外面,沈渭忍无可忍地探头进来,他刚才一直在外面给他们放哨:“那是我的床,你砸坏我还睡不睡?”

再深深的打哈欠,一个接一个的对着萧观打:“还不睡吗?明天没精神,对战让打了,是让我能拍手一笑?”

对着人打哈欠这事,沈渭不知道能引得别人也发困,他是无心之举。但是萧观一个哈欠接一个的打出来,懒懒起身,对着才坐过的床铺:“我呸,什么草窝子!”大摇大摆走开。

沈渭忍气吞声模样进来,他也累了,没功夫瞪小王爷后背,随便抚平床睡下,犹对袁训道:“小袁,亲事我不让啊。”

“当然!让他?不让!”袁训一如既往的坚定,同时心里又让那长得跟萧观似的好女婿给膈应到,催着沈渭:“快说说你儿子给我听听,一定是个漂亮的,沈大人又来信没有?”

沈渭喜欢了,绘声绘色的说几句,一起进入梦乡。

……

阳光灿烂的下午,宝珠一行人回到小镇。见到小镇在即,红叶夺目。宝珠抱起女儿在手上:“乖,我们到了。”

拜念姐儿所赐,真不知道她是什么时候弄的,凡是袁佳禄的东西,如小衣裳等,全洒上香。走的时候收拾东西,一个箱子里摸出好几个薰香。

薰香这东西,就是为薰房薰衣裳被褥,香味儿经久不散。宝珠带着女儿坐车,车里随时香气袭人,好似坐在百合、茉莉等百花丛中。

“我们是个香姐儿,”宝珠香香女儿,对她嫣然一笑。

袁佳禄才一个月,就会颦小眉头。

也许她并不是真的不高兴,但小眉头往一处一紧,当母亲的就要心疼。红花同车坐着,见到就送上脂粉盒子,打开来,这是玫瑰香味儿的,宝珠抹了一点儿在面颊上,重新对着女儿凑过去,说也奇怪,袁佳禄咧了咧嘴儿,小眉头也松开来,像是很愉悦。

宝珠欢欢喜喜对红花道:“你看,没香,她可是不认。”

红花凑趣来奉承:“自然是这样,姐儿是叫香姐儿不是?”掩面轻笑。

红花姑娘当上管事后,泼辣起来。但这要成亲事,女儿羞涩又回来几分。帕子半遮面庞,好不斯文的模样,笑道:“这名字是以后的郡王妃起的,不会不对。”

念姐儿许给太子长子,那孩子近十岁,已封郡王。

“那我们就叫个香姐儿吧,祖母也说了,小名儿就这样叫。”宝珠又香了香女儿,香到她颦眉头,忙再涂点儿脂粉,又去哄她喜欢。

孔青在车外面回话:“夫人说草地好,带着哥儿们下车,说走回去。”宝珠说是,也道:“车也坐得闷了,我们也下去走走。”

有人抬过小木床,把香姐儿放进去,上面有纱罩,两个人抬着,卫氏在旁边看着,梅英方明珠的孩子怀里抱着,出于敬重,也不是非常地方,不和香姐儿比肩,横竖都有跟的人,就是梅英是个丫头出身,这有了孩子,宝珠指了奶妈给她,也指了丫头给她,帮她看孩子,抱累了也有人换手,说说笑笑往镇上去。

袁怀瑜袁怀璞乐坏了。

刚学走路早不愿意坐车,又镇的外面,为防藏贼人,是空旷地。从这里开始,却是一片大好红叶林。

没到秋天,也向阳晒得微红透亮,看着喜人。

“要要!”袁怀瑜要了一枝子红叶在手上,蹒跚走着。回头看弟弟也要了一枝子红叶在手上,正挥舞着,袁怀瑜来了精神,调过小屁股就对着弟弟走去,边走边呵呵,滴下银线似口水在自己衣裳上,对着弟弟舞动红叶,“唰!”打在他脸上。

袁怀璞没有哭,在丫头们拦下他们以前,“唰”,整枝子全丢到哥哥面上,然后让人抱起还不乐意,小手推着抱他的人,对着地上的哥哥呵呵而笑。

袁怀瑜也就让人抱起来,一样的不乐意,蹬着腿重新下来,在地上揪把子草。那草根深茂盛,揪顶叶子容易,揪一把不易。

胖手指里溢出青草,吃奶的力气一定用上去,胖身子往后让着,“扑通!”摔了个屁股墩儿,但一把子草到手上,汁液顺着手腕流到袖子上,自己开了心,自己起来,寻到弟弟才让人放下地,对着弟弟就丢过去。

草叶天女散花般缤纷而落,“格格,”袁怀璞笑得很大声,也在地上揪了根草叶,就一根,就好揪,对着哥哥扔过去。

袁怀瑜也笑了。

两兄弟相对一笑,丫头们赶快又要分开他们。

这兄弟两个只要够得着对方,就掐脸蛋子,揪肥肉的打起来。

袁夫人素来是不委屈孩子,也是信服孩子放养,就道:“别管他们,好生玩吧,只别打得狠就是。”

宝珠抱着香姐儿走过来,这么香的女儿她舍不得给别人抱,闻言道:“真是的,这是没人玩,才两兄弟互打吧?”

“加寿小时候就是这样,”袁夫人充分护短,笑眸不离开两个孙子,回宝珠:“你忘记了,加寿只会坐着,就抢人果子拿袖子打人,他们还算是好的,会走了才打架。”

宝珠嘟起嘴儿:“母亲说得有理。”

说话的功夫,再看两兄弟,抱在一起摔起了跤。

袁怀瑜胖手臂箍住兄弟的脑袋,袁怀璞拿脑袋一半顶住他胸脯,两兄弟晃来晃去好几下子,一起摔在草地上。

草地虽软也是地,总是疼的。一起皱皱眉,拿手不管脸上还是腿上,一揉就得,再摇晃着起来,对着兄弟们呵呵笑着过去,伸出小手臂,看样子又要抱在一处。

宝珠嘀咕:“这真的不是看打仗学来的,这是……”加寿也没有过,加寿是个姑娘,不和人抱着打的,宝珠想到了:“这是胎里带来的,随父亲。”

把这个罪名儿顺手安放袁训头上,宝珠走过去站到儿子们中间:“不许打了,乖乖的,咱们回家去了,回去有好些玩具呢,姐姐的好东西都收拾出来,你们可有得玩了。”

后面大车里,还有一车是郡王妃姑母给准备的玩具,也带了来。

但两兄弟不爱玩,就爱自己个儿打架。

有母亲在,像是给个面子,这就一左一右揪住宝珠裙角,另一只小手上又要了红叶,摇摇摆摆随着去回家。

日光炽烈,温暖有余。

碧绿的草地上,宝珠是个粉色绣牡丹花的衣裙,怀里抱着金线绣小襁褓,是中宫从京里送出来的,声明,和沈家的小子一样,是夫妻不是吗?又是同一天生的,这就一样的襁褓吧,到长大了说起来也有趣儿。

颜色很相宜,又有红叶在头上,看得人赏心悦目。

两个小小子,都肥得走一步,小屁股上肉哆嗦几下。再走一步,那脖子后面的肉鼓着,也跟着颤动,手中红叶招摇,也远不如他们喜人。

袁夫人看得停下脚步,笑容飞起看不足够。

忠婆的心,是永远随着她走,这就满面带笑陪着看。

卫氏也注意到,搭眼再一看,感动得热泪盈眶。这一幕多美不是?胜过天下奇景名川妙手丹青美人如玉岁月如歌。

这一幕来得实实在在,无声无息沁入人心,把她们心头那一处柔软勾起,轻轻的荡漾起来。

走着,袁怀璞不安分起来,胖身子一探,把个红叶对着哥哥就敲,宝珠板起脸:“哎,不许打架。”

“打架!”袁怀瑜扬起面庞,对着母亲学话。

袁怀璞格格笑:“打架!”

宝珠扁嘴儿:“还有不许呢。”叫上孩子们:“跟着我走,你走这边,你在这边,可不许再往一处凑了。”

“打架!”两兄弟对着宝珠,一起摇动红叶枝子。看样子像是要打母亲。宝珠瞪眼,袁怀瑜袁怀璞忙不迭的也跟着瞪起了眼。

袁夫人笑弯了腰。

这样磨蹭着,走几步,就要分开两兄弟,镇口上接的人都晒出好几身汗,才见到他们一行过来。

邵氏张氏迎上来,见到两个小小子,心都要化掉。各抱起一个,邵氏道:“有力气。”张氏也道:“抱稳着,我才没用全力,他险些挣出去。看摔着你,可怎么见你老子?”

数月过去,袁怀瑜袁怀璞不认得她们了,就要打过去。

宝珠忙让婶娘们放下来,袁怀瑜袁怀璞犹不饶人,对着邵氏张氏还动小手,嘴里奶声奶气:“打你……”

袁夫人又要笑,这是两个不熟悉根本碰不得的孩子。

簇拥着往里面去,袁怀瑜袁怀璞早跑在前面。有了伴儿,孩子见孩子亲,早选出来的十几个孩子走在他们旁边,是交待过的,见到他们腿软摔倒,就去扶。

两兄弟一开始不要生人碰,后来见到大人们在笑,才让他们扶。摔倒,再往前跑,再摔再跑,等袁夫人宝珠坐到房里,奶妈打热水,给他们洗澡,换干净衣裳。

把香姐儿放炕上,屋子虽小,这却是家。外面传来“通通”响声,隔窗看去,见加寿的旧木头家具早就拿出来,都不小,有地上推着走的,有加寿的小老太爷圈椅,袁怀瑜才高过椅子,那椅子也是红木的,但拖着就走,一推,就推个翻过儿。

那边袁怀璞小腿摇摇摆摆,把加寿最爱推的小木车举了一半起来,“轰隆!”翻倒在地,几株肥肥的青菜遭了殃,几个以前加寿喜欢的公鸡,见到孩子们回来,来认小主人,这就让吓得跑出后门不敢进来。

两兄弟喘着气站着,相对嘿嘿。才换的衣裳全是泥,才干净的额头上全是汗水,荣誉似的布满脑袋上。

宝珠笑倒在炕上,这是两个什么孩子?这要去到国公府上,又要跟姐姐一样,称雄国公府了不是?

外面,有马蹄声过来。宝珠没放心上,以为是投宿客商。但一个家人窗外回话:“卫所的将军过来,要见奶奶。”

宝珠对卫所没有好看法,卫所也有好将军,但苏赫几无动静通过,虽与龙五有关,也让宝珠偏见的有他们警惕不高的想法。

但既然来了,换衣裳出来相见。见三个男人,都高大威武,有男儿气概。说话的自称姓韦,稍寒暄过,就正色道:“请奶奶叫出袁二爷,我们有话要问他。”

他语气透着不客气,跟拿贼似的,又对着袁二要袁二,宝珠疑惑,更不挑明:“你们找他?不应该往我这里来才是?”

好笑:“我家虽姓袁,却这里人人知道,我丈夫是独子,哪里来的袁二?”开个玩笑:“我儿子倒是两个,不过不小,不能出来支应门户。”

“奶奶不要说笑!我们奉命前来。袁二霸占乡里,上个月更是行骗到卫所,人证物证俱在,凡姑息者皆有罪名!”韦将军厉声厉色。

宝珠纳了闷儿,上个月?上个月我在坐月子,从早到晚不曾下床。我怎么能行骗到卫所?一股子不安慢慢从心头升了起来…。

推荐好基友天下风华新文:婚然心动!

简介:

千年难得一见的落魄名媛:苏南浅。

苏家一夜衰败,苏母心脏坏死,公司的资金链断裂,投资也被全部撤回。

此时的苏南浅,在大雨中站在医院门口和插足者撕逼,并且还如火如荼。

撕逼正厉害时,前男友温情款款地替小三披上了外套,她一人雨中落魄。

狗男女正得意,安城第一贵公子池慕辰从天而降,拥她入怀,唤她浅浅。

*

坊间流传一句话:池慕辰一跺脚,安城翻山倒。

女人们说到苏南浅,鄙薄脸上满是妒意。

“一介落魄名媛而已凭什么深得池公子的这般恩宠。”

赫赫有名的池公子听闻之后只是浅笑:“能给这般恩宠的,只有我,也只能是我。”

——请各位小主移驾正文!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