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三十八章,凡事有宝珠/侯门纪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自此,龙家兄弟见到袁训就更难为情。

再认真想想袁训做事周全周到。就这一次杀龙怀文来说,袁训考虑到他们是亲兄弟,杀龙怀文他们同在场,内心如有伤血脉情的感伤,这倒不好。就只告诉龙怀城,让他想法子把龙怀文哄出来跟自己走。

这样一番关切的心,只有当事人才身知。

但龙家兄弟也不含糊,这一回断手足断得毫不犹豫。

这是他们内心中老树生新枝,要重新做人。

过去的尘封是老树盘根,兄弟们自己做过什么,自己不会忘记,袁训也不会忘记。但新生枝节,与表弟和好,却是可以。

这就争着给袁训倒茶送水,就差牵马坠蹬。无人处回想以前,常羞愧得只想寻地缝去钻。

袁训却是寻常,辱来拳头还,荣来也坦然,心只在国公身上。所幸辅国公没几天就能进稀粥,饭量渐多出来,张贺二医生的大名就此又扬军营,找他们看病的人多如山海。

而在龙家兄弟心中,只敬佩那一个人。

此人不是贺张,也不是表弟,是那远在边城的表弟妹。

由表弟妹,又更敬了袁训一层。

……

宝珠还不知道自己又地位高了,她匆忙在天豹走后半个月,打发走第二批次的车辆,又花上些日子,理理别的事情。在八月十四这一天,奉着母亲袁夫人,带着儿女们到大同,准备和国公府中过中秋节。

别人家里过节,主中馈的人忙忙碌碌,不能轻闲。宝珠是不过节,也忙忙碌碌,不得轻闲。又办了舅父这件大事情,还有红花定在十六那晚成亲——这日子是找人推算出来——袁夫人心疼宝珠,想让她歇息几天,就让红花在城里成亲,中秋节在国公府里过,说好早饭都过来吃,让宝珠闲上两天。

红花的东西全是早备好的,到了跟前反而不用准备,在这个上面,宝珠也是不用再上心。

完全的是个假期。

十五一早,宝珠让儿子弄醒。

香姐儿睡小木床,璞哥儿跟着祖母睡,瑜哥儿就让母亲弄来,搂着胖肉团子美美的香了半夜。也只得半夜。

这么大年纪的孩子,睡得晚,醒得早。才不管母亲宝珠正香梦沉酣。

拱出一个肥屁股来,然后从母亲怀里褪出来。炕前有值夜的丫头红云,见到悄悄地要抱他。袁怀瑜抓起枕边一块帕子扔给她,红云悄笑:“不要抱,只怕吵醒了奶奶?”和袁怀瑜商议:“我带哥儿出去可好不好,让奶奶再睡会儿?”

“不要!”简短的话现在已说得格嘣脆,袁怀瑜又抓起另一块帕子,按在母亲面上擦拭起来。一边擦,一边自己格格地笑。

宝珠睡意朦胧,把儿子小胖手抓住,同他也是好商议:“好宝贝儿,母亲没哭,不用擦了,”嘴角露出微笑,想这是那一天拿擦地布给母亲和自己擦眼泪学会的…。

擦地布?

宝珠一惊醒了,看眼前却是一个水青色绣水鸟荷花的帕子,宝珠松长长的松口气。她先是一惊,又是一缓,袁怀瑜看着有趣,格格的大笑出来,更把个帕子按在母亲面上,奶声奶气地道:“出去玩!”

窗外,天犹带青,还没有大明。

宝珠好不想起来,就把儿子按着睡下来。袁怀瑜一挺身子,虽然胖,也利落的坐起来。宝珠又把他按倒,袁怀瑜再挺起来……母子一起相对嘻嘻,冷不防的,袁怀瑜小手拧住宝珠离他近的一只耳朵,宝珠嘟了嘴:“这样不好。”

“出去玩。”袁怀瑜再说一遍,索性用两只小手拧住母亲耳朵,开始往上提她起床。

抱怨着:“哪有这样叫人起床的?”又坏坏地把袁训想起来,宝珠抱起儿子坐起,哄着他松了手,对着他眨眼睛,细声细气:“好乖乖,也要这样疼父亲,知不知道?”

当家奶奶笑得鬼鬼祟祟:“好儿子,听我告诉你,父亲的耳朵啊,揪起来更好玩,比你的香果子还好玩。”

袁怀瑜瞪着黑亮的眼睛,肯定是没听懂,但用力点点头,心思一下子转开,对炕前的红云笑眯眯:“香果子。”

红云笑着去取,宝珠给儿子穿衣裳,嘟囔道:“你有没有听明白呢?是说父亲的耳朵多拧他,不是告诉你香果子比父亲的耳朵好。”

小袁将军不在家里,就时常中这样的招。

以前宝珠是教加寿,记得欺负父亲哦,记得也疼父亲哦,凡事儿都把不在家的父亲带进去。这就又开始教上儿子。

这一个刚穿好,帘子微动,钻进来一个大胖脑袋。

八月里西风浓,戴一个虎头大帽子,上绣一个大大的王字,还有两个睁圆了的虎眼睛。但和胖脑袋上的黑宝石似眼睛相比,这就逊色下来。

穿着大红夹衣裳,绣云雁和菊花。小鞋子走起路来噔噔地响,上面也各绣一个大大的虎头,把鞋面全占住。

袁怀璞笑呵呵,说哥哥:“还不起来?”拖长了嗓音的小腔调,让宝珠心花怒放,睡意又下去一半。

伸手把袁怀璞往炕上接,袁怀瑜早急得在炕上跺着脚:“下去!”就往炕下爬。小小子力气足,宝珠支撑不住,也就不接袁怀璞,先把袁怀瑜衣裳理好,炕上也有他的虎头帽子,给他带好,放他下去找弟弟。

兄弟两个一见面,宝珠急忙道:“不许再打。”毫不理她,头也不回的一前一后的往外走,都争着出去,到门这里就撞上,两个小胖身子堵在门这里。

门也不是这样的窄,是他们两个挤到一起,两个脑袋出去了,两个小身子还在里面。后面,母亲又想起来,叫道:“哎,还没有香过,香过了再走。”

回答她的,是两个小胖屁股先扭两扭,蹶了起来。

宝珠愕然大笑:“哈,这里不香。”

见停上一停,两个儿子从地上捡了什么起来,才转进身子。各抱一个香果子,又大又圆的柚子,原来蹶着小屁股,是丫头给果子没抱住,落地上又去捡,这就给了母亲一个大误会。

果子到手,更不想到母亲面前。兄弟两个齐齐的就站在门那里,对着母亲噘起小嘴儿,随意的摆了几摆,像是这样就叫香香,一扭头走了,再也不回头。

宝珠趴在炕上嘀咕:“冷落了是不是?”往被窝里重钻进去,懒懒打个哈欠:“不要我,我再睡会儿。”

来个回笼觉不错。

外面,孔青带着挑选出来的可靠家人小子跟上,又有奶妈丫头成堆,袁怀瑜袁怀璞前面走着,一路踢着果子玩着果子,由角门过去国公府。

天在此时,无数青黄紫微红等霞光更见多出来,才算大亮。

……

国公夫人早就起来,漱洗过,坐在老姜色大花榻上,手握佛珠正在默念。但不管自己念,也和前一阵子一样,心头一把邪火不见消退。时有时无,让她坐立不安。

猛烈时,让她恨不能去死。

清淡时,又无处不在萦绕身心。

莫不是国公出了事?

呀呸!怎么能这样想?

那就是老八……

当母亲的又很快否定这个想法,稳下心神,继续念佛,为远征在外的人祈祷。她很想找个人说说心头不宁,但又怕别人本没有想过,让自己招惹得跟着难受。就悄悄的打量家里人。

自己媳妇,进进出出管家,没事儿一样。

宫姨娘她们,闲下来在给国公儿子们做征衣,也不见端倪。

这个家里,像只有自己陷入魔障中。国公夫人也就闷在心里。好在,袁夫人昨天进了城,而且在没进城的时候,就送来亲笔信,备细说媳妇辛苦,说中秋节不让宝珠料理饭菜,我们回来吃吧。国公夫人拍手欢迎,想这就有了说话的人。

婉秀聪明,善解人心怀,所幸……又和她好起来,不敢说亲厚,有担心也可以对她说上几句,有个人分担。

想到这里,叫一声丫头,丫头走来,笑道:“夫人有什么吩咐?只管告诉我。”国公夫人道:“看八奶奶可醒了?如果在梳妆,去告诉她,我这里不用请安,倒是去看看早饭,和一天的饭食好,老姑奶奶和训大奶奶今儿来吃一天,小戏吵人,摆一台随意的去听,这没什么。只是让她们吃得满意可口,这是最要紧的。”

婉秀都明说了,让宝珠好好歇几天。从这句话上,又勾起国公夫人怀疑父子们出事的又一个心思。

丫头去说了,八奶奶很快过来,道:“母亲不用担心,菜单是早送给弟妹看过,她不爱的,让她勾了,再换上她爱的,妯娌们都跟她好,她难得进来一回,不敢亏待她。”

国公夫人就势道:“是啊,都跟她好,”强笑一下:“媳妇,你有没有听说宝珠最近花上很多的钱?”

“早听说。母亲才知道?这就晚了。上个月宝珠就收购草药啊贵重药材啊,”八奶奶兴致勃勃,进前一步,带着神秘:“所以啊,我们妯娌们商议过了,就是姑母不带宝珠进城,也要强请了来。她这是要赚大钱,怎不带上我们呢?这可不行,等会儿让她说出来,定然是兵部就地采购,就要天寒地冻,军需运送上就地买,比远路儿的送来费用低。宝珠是个机灵鬼儿,又有加寿在宫里,有消息也不告诉我们。”

国公夫人轻呼一口气,低低喃喃:“真的是要嫌兵部的钱,那倒好了。”往媳妇面上看,见她不疑心,国公夫人稍放下心。

不会一家子的人,只有自己能感知。也许,是自己想多了吧?

让媳妇自去管家,国公夫人房中走了几步,忽然一笑。媳妇说加寿在宫里,宝珠就有消息。这真的是,加寿在宫里难道能听到外宫金殿上的消息?又有寿姐儿还小呢,今年才过的三周岁生日,就有消息也不知道哪些该知会母亲。

房外,这时乱嘈嘈过来。孩子们说话:“踢给瑜哥儿,给瑜哥儿。”

“璞哥儿这个给你,接着。”

“哈哈哈哈……”

国公夫人心头一宽,丫头也有眼色的打起帘子,见外面走来一堆的孩子。袁怀瑜袁怀璞走在正中间,小嘴儿咧着,哈哈笑声从这里发出。从家里走来,帽子早丢开,额头上冒出微汗,国公府的表兄表姐们围住他们,争着给他们东西吃。

“来做客的!”在台阶下面,袁怀瑜袁怀璞齐声说过,这一句是昨天祖母母亲交的,父亲不在家里,小哥儿们就是爷们了,说得清晰流利,再嘻嘻一笑,也不登堂落坐吃茶,也不寒暄,只这一句,就算交待完毕。

握着吃的走开。柚子在地上滚着,沾泥带灰,已经不玩。

国公夫人笑容加深,忙叫丫头:“快摆早饭,把孩子们的摆起来,客人已经到了。再取我衣裳,我去做陪。”

又小兄弟这么大,果子主要是玩的,早备下一盘子又大又香的佛手,有人捧着,跟着孩子们过去。

等到袁夫人宝珠带着香姐儿过来,袁怀瑜袁怀璞早不见人影,跑去园子里看桂花落地。

……

当天妯娌们把宝珠仔细盘问,问她采买的东西是往哪里赚钱。宝珠庆幸瞒得紧,倒不是不相信她们。而是担心的煎熬,她和袁夫人这几十天里过得足够。

不让国公府里知道,是宝珠的体贴。

就是她们知道,又能怎样?跟着伤心跟着难过,也只能这样。

又不是舅父病在隔壁,瞒着她们不让看视。这远在军中,在什么地方尚且不知,又有宝珠已承担起来,这就不说,不如舅父归来,依然还是马上英姿,再说旧事,不过虚惊一场,多欢笑,少泪水。

宝珠把药采买得足够,就说只怕这仗打到明年,秋天又是大多草药采集的季节,多收些放着,几时赚钱还不知道。

国公夫人委婉的把担心告诉袁夫人,陪笑:“可能是我多思念,这就想上来。”袁夫人心头泪奔,也生出一个心思。总是有情意,才能远在天边,她身也知。强颜欢笑用话混过去:“这是你想的多了,就想的杂乱。没事儿,你放心。阿训上个月来了信,说都好。”

国公夫人稍稍安心,就和袁夫人说红花的喜事。

说这是宝珠最中用的丫头,跟着到山西不怕苦寒,国公府诸夫人都要去道贺吃酒。闻言,袁夫人难免心头感慨。

为国公办草药,红花万大同都瘦了一层。又去找宝珠,说舅老爷国公病不好,不办喜事。袁夫人和宝珠说服他们,说家中办喜事,也就添喜庆。国公的事让全家人悲伤,权当你们是冲喜,这样一喜,也许就接着重重喜,红花才肯办亲事。

袁夫人就欣然邀请国公夫人携带姨娘媳妇们同来吃酒,再意味深长的道:“这就喜起来了,以后啊,一直的喜。”

“你又添一个孙女儿,自然是一直的喜。”国公夫人没听懂,就这样打趣。袁夫人应下这话,把笑容特意打得大大的,真的像从此喜事不断,道:“是的。”

……

成亲的第二天,红花就出来当差。绷紧着脸,坐在宝珠旁边,眼睛只对着帐本子。她眼观鼻,鼻观心般,也不能让卫氏和梅英放弃对她的取笑。

卫氏做着哥儿们的过年鞋子,笑盈盈:“红花,”

“我做账呢,别打扰我。”红花面无表情,好不正容。

梅英笑得不能自持,手中也做着小衣裳,她的儿子睡在旁边小木床上,睁着眼睛听她们说话。“哎哟,这位做账的管事是谁啊?难不成就是昨天洞房里还伸手要钱的那个。”

红花涨红脸儿,对梅英噘着嘴:“当初我不懂,我就放过了你。”梅英更笑得前仰后合,唤宝珠道:“奶奶您听听她这话,当初她不懂?”

宝珠早忍俊不禁。

梅英继续在取笑红花:“当初我成亲你不懂,你就没有听我的房,反而让我听了房去,落得让我笑话,你不服?实告诉你吧,当初你就是懂,一个黄花女儿,我成亲你也不能听,你听了,你可成了什么人?”

挤兑的红花恼得坐不住,也是的,她一着急就忘记再往前,她还是个姑娘,是不能听房的。起来手中笔向梅英脸上点:“看我给你划一个大乌龟,叫你还敢取笑我。”

梅英躲过去,卫氏叫住红花,笑骂:“成亲三日无大小,都可以和你玩笑的,敢是你不知道?你要是不知道,你为什么不敢出二门,反躲到奶奶房里来?你只管出个二门给我们瞧瞧,外面的妈妈那说话,还不把你说得去跳河?”

红花急了:“我不就是要个钱,我问我男人要钱,怎么了?”赌气回坐,小嘴儿噘得可以拴个驴马牛羊,还有埋怨:“我不管他的钱,可怎么办?”

卫氏和梅英使个眼色笑,梅英挤挤眼:“这就是她男人了,有了主的,也就这三天里咱们好欺负她,过了后儿,可就不能。”

卫氏笑吟吟:“那你还赶紧再问,过了日子上哪里找这想问就问的时辰?”

红花对她正色:“好个妈妈!身为奶奶的奶妈,本当约束管教这府里的人,这倒好,你带着头的闹,这怎么行?”

宝珠笑得肩头抽动,听着她们闹,又往外面看,问侍立在旁的红荷:“表姑奶奶天天起早来说话,今天想是起晚了,这会子倒还不来?”

卫氏听到,接上话:“这是昨天听房累的,今儿就要补眠。”

红花瞪眼睛拧眉头,嘟嘟囔囔:“怎么句句离不开昨天,昨天,谁叫你们去听房的?”一群子促狭鬼儿。

宝珠笑眯眯:“是我呀。”

卫氏和梅英又笑起来。

宝珠还真的是好奇心重,就是红花今天不坐到这屋里来,也要叫她进来问过。宝珠慢声细语:“红花,那一句,我们真的很想听听。”

“就是就是……”红花懊恼:“我忘记有听房这回事儿,早知道我今天再问该有多好?”在宝珠的追问下,红花哭丧着脸坦白自己的洞房审问。

“奶奶您想,万掌柜的,”

在这里,梅英正色打断:“万大同!”转脸儿掩面就笑:“以前你叫得脆生生,要想管住男人,可不能好称呼他。还是旧名儿,再不然就是你男人,这话来得顺口。”

红花冲她一扬下巴,嚷道:“你真是碎啊,别说话,多喝茶水!”梅英对她嘻嘻。

红花让哄的再说下去,嚣张大管事就此不见,低眉顺眼模样:“他那么有经验,比我多吃几十年的饭,有点儿什么,我是想不到,还不尽让他装到葫芦里去。”

卫氏也打个岔,一本正经:“这就不见天日了不是?”挨红花一记瞪眼,卫氏忙笑:“你说,你别理会我。”

红花只对着宝珠:“我想管他的人,我自知管不得。就管管钱吧。又有跟着奶奶学了不少,管他的钱应该可以。没想到,”塌眼角垮肩头,没精打彩上来。

这真是断在关键时候,下一句还是没有。宝珠心痒痒地问:“他怎么说?”红花飞快地对卫氏和梅英瞄一眼。

卫氏把脸儿转过去,自言自语:“我这个鞋面子啊,要用什么色儿的线才好?”梅英则是肃然端庄:“我老了的,这就耳聋上来。”

红花都想对她们呲牙了:“出去!我才说。”

卫氏叹气,梅英叹气:“有了丈夫就不要别人。”和卫氏走出去。在外间站住正要互相说笑,见帘子打起,她儿子的小木床也让抬出来。梅英愕然:“这个红花!这小孩子难道会听你的私房话不成?没道理的丫头!”

这就有点儿气上来,一定要贴到门边儿上去偷听。

见里面说上一句什么,宝珠说了一个字:“好!”喷了一地的茶。

卫氏和梅英重新进去,又把红花好一通的追问。宝珠在旁边笑眉笑眼,虽然不说,也给红花感觉,这是个大笑话。

“好吧,让你们全笑笑。”红花对地不敢看人,嗫嚅道:“他说,”

嗓音蚊子嗡嗡般,卫氏和梅英凑上耳朵。

“说把钱给了我,以后再没有能哄我的东西。”红花的脸涨成一块布。见卫氏和梅英倒没有大笑,沉思般的微笑浮上嘴角。

卫氏是有过丈夫的,也有过恩爱岁月。梅英和孔青更是夫妻和美。两个人觉得岁月静好的心思,让万大同这句不是情话,胜似情话的话勾出来,都半沉浸半回忆的静静含笑。

宝珠也歪了歪面庞,上有甜甜。

她想到她也这样追问过袁训的薪俸,表凶左推右挡不肯给,但在他去从军后,按月有人给宝珠送来。

在京里,是孔掌柜的送来。

在边城,是赵大人送来。

也是把这个当成哄宝珠的一份儿东西。

……

真心有你,自然无所隐瞒。

但几时给你,却不见得日光出来处处亮那般揭开。

……

心思,又让红花的话打断。红花以为惹出来大笑话,双肩似压千重力,一直不敢抬头。“看,就会哄我,我怎么能和他比?见识上比我高,说话上比我高,看人上比我高……”

宝珠卫氏梅英全让红花打醒,憋着气等着她说完。

红花絮絮叨叨,好容易说到没处可说,卫氏打趣道:“还有他吃饭也比你高,个头儿也比你高…。”

红花沮丧,竟然没听出来:“是啊,头一晚他就不肯听我的,这日子没法过了。”

宝珠卫氏梅英三个人互使眼色,强忍住笑。这会儿可不能笑,没听到吗?红花才成亲一天,就没法子过了。

又一个人,说过类似话的人,突兀的闯进宝珠脑海里。

……

昨天红花成亲,最早来的不是国公府,而是余伯南夫人杜氏。

余伯南到任后,宝珠就遣孔青送份东西过去,说好请他全家用饭。宝珠急着和新府尹大人说案子的事,不想余伯南答应得是好,第二天就下了乡,一副勤谨为官的模样,就去体验民情。

宝珠无奈,已约好,就请余夫人杜氏。

杜氏推说城外远风大,没有来。是宝珠十四进了城,杜氏才打发人送了两样果子,算是走动。

本以为红花成亲她不知道,也不知道她哪里打听来的,这与宝珠大肆为红花办事采购东西有关,街上有风声出来,杜氏夫人带着贺礼早早到来。

和宝珠坐下,杜氏微微笑:“我家老爷啊,勤政爱民是有的,但这一回到大同,竟然又不一般。这出去五七天,回来一夜,换干净衣裳,第二天一早一出去,匆匆忙忙的,像躲什么人?”

眸光在宝珠面上微转,宝珠坚决不红脸。这与我安宝珠有什么关系?以前旧事,全是小孩子胡闹,长大了保他不记得。

告诉杜氏:“当官勤政,嫂嫂就跟着有福享,这却不是好事情?”

接下来,这才算知道京中一别后,余伯南的数年官场。

杜氏叹气:“妹妹不知道,我随舅舅进京,媒人做媒,成了这门亲事。一开始说是婆婆好,结果呢,”

在这里停下来,睁大眼睛寻求宝珠的赞同:“妹妹和我夫家是旧交,应该知道我婆婆是什么样的人?”

宝珠装模作样思忖:“倒没听说过不好,常来和我家祖母说话。”

杜氏在这里微撇了嘴:“也是,自家婆媳,外人哪知?”这才往下面告诉:“许亲的时候,媒婆的嘴说他少年名士,会中高官。等到放了外任,我一打听那个名字,娘呀,从来没有听说过。”

宝珠再问了问,也直了眼睛,还是不懂这是什么地方?

在这里宝珠微红面庞,这是她家丈夫干的好事情。

“远,且不说,有瘴气,听说有药,我也不说。就只路上翻山越岭的难走,强盗出没,那里住的人家,姑娘出门一里路,就让人拖了走,这还是小事,还有当官的赴任路上,走不到就没了的。”

宝珠瞠目结舌。

“我本来说不嫁,舅父母压着说他中了官,退这门亲事,再在京里寻人就名声不好。我说嫁可以,我不跟着去。随便打发什么人去好了。我婆婆为此把脸拉得比马长,我只当看不见,由着她把以前放的一个妾,叫小巧儿的打发了去,生下一个儿子。”

杜氏夫人幽幽:“日子,将就的过吧。往这里来,也是再不能夫妻两地居,也都说比那里好,我就跟来。”

日子,将就的过。

这话从昨天就压在宝珠心里,此时红花唉声叹气:“没法过了”,卫氏梅英缓过神,又拿着她大为取笑,宝珠勾起嘴角,既然肯跟了来,总还是想过好的。暗暗愿她也和红花一样,不过是撒个娇儿就是。

方明珠在此时进来,抱着儿子,眼睛浮肿一大片。宝珠诧异,轻笑:“你还真的是听房没睡好?”

方明珠黯然神伤:“不是。”把儿子给丫头,凑到宝珠身边,眼皮子塌拉:“宝珠,昨天余夫人过来,我见到余家的妾小巧儿。”

“是啊,我知道,她生了个儿子。”宝珠浑不在意。方明珠快要哭出来:“就是那个妾,最早给余伯南的。”

宝珠哦的一声,忽然笑了笑。握住方明珠的手,触手冰凉,揉上几揉,安慰道:“你这校尉夫人,不该得意,不要乱笑话别人。”

方明珠眸子一亮,急切地道:“是吗?是我笑话了她?”在她的面上,分明是再遇旧人,反而让旧人笑话了的苦恼,宝珠再次安慰:“自然的,我就知道你打小儿就骄傲,又笑话人去了,”

半带埋怨:“这样子多不好,以后不要再这样了,”

“行!”方明珠兴高采烈的答应一声,面上神采这就回来,回身接过丫头手中儿子,去听卫氏梅英拿红花取笑。

赵大人,走进袁家宅门。

他是常来的人,直往二门上走,在这里礼貌的站住,告诉守门婆子:“有要紧事情,请奶奶过来!”

……

“出大事了!”

头一句,就让宝珠心惊肉跳上来。电光火石般,宝珠最担心的事情跳上心头。她顿时心乱跳,头发晕,舌头打了结:“是,我舅父还是我……”

丈夫两个字在此时心情,万难出口。

赵大人神色严峻:“军中的事情我不知道,”宝珠回了回神:“也是,您只管这方圆一片。”神智随即清明,稳重地问道:“是什么事情?”

“二爷,”赵大人这样称呼,就是公事公办的口吻。宝珠坐直身子。

“你才对我说过,过年前十里八乡的,再作一次整顿。我也答应了你。”赵大人潸然冷汗要下来,不无颓废:“你是对的!但我们晚了一步!”

宝珠心头重升起另一层焦虑,隐隐觉得不见得是军中出了事情,又像是与军中有牵连。急切追问:“您直说!”

“十大重镇,十大边城。光山西就好几座。军需出去的路,不止这一条。军需到达边城的路,也不止一条。二十天前,先是别的军需路线上出了事,所运物资尽数让劫让烧。十天前,准备出太原府的一支军需,也让烧了。前几天,我们这里出了事。”

宝珠白了面庞:“运的是什么!”

“现在是秋天!运送最多的是粮食!冬雪降落,粮食就难以运送上去。梁山王等人也无法就地筹粮,”

“那就只能等着打败仗!”宝珠叫出来:“是谁这么大胆?”难怪她初听到就心不宁,难怪她一直在担心天豹等人到不了。

天豹走的那一批车,是辅国公保命的东西。还有两个医生也在车上,如果出了事,岂不是我宝珠害了他们!

最要紧的,舅父没有药用,遭殃的还有舅父!

宝珠缓缓,手扶桌子站了起来。面色凛然:“要我作什么!”想也不想,宝珠如老梅迎霜似的迎上来,迎风更要挺立枝头。

“只要我能做的,你只管说。”

话语铮铮,铿锵有力。

这位奶奶从来不是怕事的主儿,也从来敢于承担。就从她最近刚救助国公的事情来看,不是男儿,也可顶天可立地。

救助国公,国公府不知道,赵大人却是知道的。他自然是钦佩的,对此时,就更钦佩。

早就不把袁家奶奶当成内宅里女眷来看,赵大人让宝珠就坐,送的有茶水,伸指沾茶水,在黑漆镶螺钿的几上画起来。

“您看,这是大同,这是你家小镇,这附近,还有十几个镇子,几个小城,老侯在的时候,曾和地痞们约法三章。您又撒过一次英雄贴,总有一年算老实,没觉得出来乱动过。但这一回,恰好就出在这最老实的镇子旁边,离官道最近,他们还不是为钱抢的。”

赵大人冷凝双眸:“他们是放火就烧,现在秋天,天高物燥,一旦烧过三分之一,他们就不恋战,夺路而逃。余下的等救得及时,也烧出去一半以上。”

“没查到人?”宝珠皱眉,意识到这里最严重的事情。

赵大人望着她:“没查到太多的人!总有一千来人打劫。抓到的不过五分之一!余下的人不知去向。”

“小隐隐于野,中隐隐于市,大隐隐于朝。”宝珠脱口而出:“隐于野者好寻找,隐于市中就费功夫,隐于朝中,就更难。”

有什么这就上了心头,但宝珠并功夫去想。她颦眉头,竭力地先不去想自己家的事。首先想的,自然是出了边城的那两批大车。

压抑住,宝珠问赵大人:“您的意思?”

赵大人正面有赞赏:“二爷都猜到中隐隐于市,这就是你我的差使!”眉头锁起:“我后悔没早听二爷的建议,早早的在这十里八乡的重新摆摆道儿,由二爷出面再次打响名头,也许早能查出来什么,兴许就没有这样的事情。”

“现在也来得及!”宝珠扬眉:“我去!”

恨之入骨浮在宝珠面上:“他们不求财,不是抢东西想卖钱,只是烧,这是想断了王爷粮草,这是……”宝珠打个寒噤,她是怎么想到的,她自己也不明白,但想法直到脑海之中:“有人早早的想摆布王爷,这是早安排下来的?”

“混混们烧杀,一散归家,又就在附近居住的话,又蒙着脸,比知道哪个山头有强盗要难围剿。想查明白了,不是三两月能办成。”

赵大人从怀里郑重取出一张信笺:“二爷请自己看,这是省里来的公文。”

宝珠接到手看,先看下面是个小印,不是衙门大印,就知道应是与赵大人差不多身份的人所发。

见上面写道:“幸王爷英明,挥师以前,早急命存下若干粮草,今冬可保无恙。一冬数月,正是破除奸细之好时机。”

“果然是有奸细,”宝珠眸底深深地燃烧着怒火,把信还给赵大人:“如果我没有猜错,我家五表兄勾结的,应该就在其中。也许,就是同一拨人。”

喃喃计算:“今冬数月,这是八月里,九、十、十一……。数月足够和这些人打交道。咦,竟然有这久的时间?”宝珠面向赵大人,希冀起来。

她希冀的是什么,不说赵大人也能知道。

赵大人眸中微微有了笑意:“二爷,我来见你,一是告诉你,咱们就要大打出手。”

“好!”宝珠眸子生辉。

“二呢,您是不是先从边城外面清起。”

小几上,重又画一个茶水图。赵大人对地形了然于心,才画得这么流畅:“这是,一直有帮子强盗,山脉相连,你追他躲,虽半年没有出来,但接下来他们断不断粮道就不知道。”

宝珠有气无力:“我家的大车,会从他那里过吗?”

“会。”赵大人颔首,不忍看宝珠的失落纠结。再画下去:“这里,风沙多,草场少,在风沙的最深处,有个小镇子,也有一帮子强盗在那里落脚。有时候在,有时候不在。这个地方,你也可以去看看。”

“还有……。”

赵大人把附近地势全画完,把以前曾出没过强盗的地方一一画给宝珠看,宝珠胆气重生。

她不担起,谁担起呢?

母亲虽不老,也不能让她前往。儿子们还小,宝珠现在知道有儿子的好,但现在盼着孩子们见风长,也不是能打发去帮忙的时候。

国公府里倒有龙四,龙四也肯定会去。但宝珠怕走了四公子,余伯南回来,这就审案子,查卫所和自己拼命,把龙五再扯出来,没有人支应这事。

而且宝珠也很想去。

她不亲眼看着哪怕一个批次的车辆直驰前往,她怕自己从此睡不着觉。

“借多少人给我?”宝珠继续希冀:“能不能借点儿铁甲军给我,找到我家的车队,我早早的回来。”

赵大人要是不想到宝珠去,就不会前来。见宝珠对家人的关切溢于言表,总似繁星点点,处处放光。

处处是她的不能等待。

“最迟过年,我等您回来!已在做安排,重走一批军需。为迷惑人,从远路来,像是王爷支撑不住,紧急调派。各处路线安置,我需要人手,怕他们官场上也有人,又不能调动各处衙门。只能给您两百人。”

宝珠喜欢得跳了起来,她知道铁甲军个个都是好汉,就像她的丈夫一样。这就一跃而起,激动的不能怎么道谢的好:“等我丈夫回来,让他再登门道谢。”

“不用客气。”赵大人慢慢地道:“我也想国公早点好,我收到这个消息,也担心您运走的草药路上有失。”略有失神,嗓音低落下去:“知道为什么我往这里为官吗?我的原籍就是这里。几十年的破了城,我的父母死在这里,我让人收养带走。我能活下来,还要感谢先辅国公,当时他还在,打开府门收容了好些人。国公府,本身就盖得是个防御工事。”

把他送走,宝珠匆匆回房。

……

袁夫人久久不能回话。

“我要去!”宝珠异常坚决。

答应宝珠去,像是不体贴媳妇是个女人。但不让宝珠去,真的两批大车全让人劫走或就地烧毁,又像不管她的长兄。

宝珠见她不回话,已不打算再等,施一礼,昂然道:“母亲不必担心我!我不走远,只找到天豹他们,打发他们重新上路我就回来。孩子们,就多多拜托母亲。”

若松挺拔的身姿就要走,去看着人收拾东西。

“孩子!”袁夫人叫住她。

宝珠怕她阻拦,停下步子,但不回头:“母亲不必拦我,我已经决定,不听劝告!”

袁夫人走上一步,对着她伸出手,柔声地道:“你,路上小心!”

宝珠出去了,袁夫人急急回房,坐下来,已是泪如泉涌。取过香匆忙就烧,净手也忘记,这就虔诚的祈祷起来。

她祈祷天豹早到军营。

祈祷第二批车也无问题。

祈祷宝珠早早回来。

……

多亏有万大同,他动用熟悉的掌柜,以别人的名义,三天内又筹到三十辆大车的草药东西,丝毫没让国公府知道。

在三天里,赵大人天天登门,分别带来几个铁甲军和宝珠见面,商议他们寻找前面两批车的路线。

孔青对梅英道:“我跟着奶奶去,你肯吗?”梅英愕然过,答应了他。孔青这才有点儿得色,发个牢骚:“我就看不惯天豹上一回,回家来得瑟。关将军是将军,指手划脚着急应当。他才跟小爷几天,回来就眼睛不看人,拿脚心看人。”

梅英倒为天豹辩解:“他是为国公,也急。”

“像是我只会当管家,他就可以去当将军。这一回我跟着奶奶去,没有我,怎么行?万大同一个人他能行?等把天豹找回来,也能震震他,让他以后不敢回家里来张狂。”

孔青也收拾行李去了。

……

走的那一天,起了个大早,赵大人叫开城门,为宝珠送行。

宝珠带走两百铁甲军,万大同红花孔青辛五娘,和辛五娘训练的一批家丁,陈留郡王妃曾在苏赫进犯后,执意留给宝珠一千人。两次大车,用去八百人,余下的两百,袁夫人让宝珠尽数带走,总共五百人不到。

“二爷路上小心,不要逞强,多多保重!”赵大人以对男人的语气,郑重相送。城外风烈烈的寒,这里本是古战场,强悍战风直到宝珠心底,鼓荡她的心头。宝珠也学着抱起拳来,她为行路方便,身上也本就是男装。

“我会尽早回来!”宝珠说过,就手执马缰准备离开。

她已学会骑马,只是没有地方放肆快过。这一回正是个机会,她要先狂奔到不能坚持,再坐车。

就要走。

后面有人高呼:“且住,等我!”

风狂舞,他的叫声逆风而来,却尖利撕开风的凌厉,直逼过来。

余伯南疯狂打马直到面前,又痛心又痛苦。来到,马鞭子先对赵大人飞过去,府尹大人和他翻脸,咆哮道:“我想呢!你天天去见她,不安好心!”

赵大人躲开。

余伯南跳下马,马狂奔还没有停,他腿一软,重重摔在地上,疼得脸都变了,爬了两步,去揪宝珠垂落一段的马缰。

“你去哪里!不许去!外面是撒野人呆的地方,不是你去的!”

余伯南仰起面庞,这一刻他的心痛了。

他到任后就敢停留衙门,就是怕去拜访宝珠,怕再见宝珠。他以为相思早就磨得没有,本以为自己可以轻松前来,但城外见到宝珠的那一天,宝珠呻吟:“我的天呐,怎么是你?”

满身俱化做不服气。

满怀俱是柔情万种。

他还是喜欢她。

一如以前。

知道她生下好几个孩子,但她不但没有老,反而更添女人韵味,还有那俏皮,一如以前掐花逗蛐蛐儿的时候,伶俐的,却总藏在笑容下面,几时惹到她,放乱箭似的出来。

扎得人心处处是眼。

个个眼里都是她。

府尹大人不在衙门,却也关注袁家,作为府尹,他关注谁都正常,赵大人也不去管他。昨夜回来,听说赵大人天天去袁家——一个没有男主人的地方。余大人恨得都想闷赵大人黑棍。

半夜才睡,一早就让人叫醒,说赵大人和袁将军夫人并肩并骑同出了城。余大人气得差点裤子也不要穿,幸好有人提醒,还是穿好才出来。

不见宝珠,心头痛。

见到宝珠,更是痛。

余伯南苦苦追问:“宝珠你去哪里,你一个女人,怎不安生在家里呆着?你要做什么,我代你去办。”

他眸中的情意,和以前一样。

宝珠这样想着,也就心疼了他。想他争不过表凶,让表凶发配似的打发走,一去数年,妻子不肯跟随,父母上年纪也必定不相从,只有一个妾跟随,路上必定凄清。

也就肯告诉他。

低低地道:“放手吧,我要去帮我丈夫。”

断了梁山王的粮草,跟着倒霉的不也有袁训。

舅父若医药不济,表凶岂不是痛煞。

丈夫二字,让余伯南无力垂下头。手中马缰重重摔在靴子面上,让他回神。重又抓住,苦苦哀求:“别去!你走远了,我不能帮你,你遇到过不去的地方,怎么办?”

在这一刻,再无风无地无天无陪伴,就是余伯南自己,都感觉处处是柔情,包围得自己好不舒服。

像温水湿润,像暖阳融融。他一直想说的话,我不能帮你,我不能看着你,你让我怎么办?

一个苦苦的男子,苦苦的在数年后,继续诉说自己的情意。

宝珠没有怪他。

柔声道:“那是我的丈夫,我喜欢他,我得去。”再一次抖抖马缰:“松开吧。”

柔情以对柔情。

余伯南爱她早在袁训之前,只是当时年少,不知道可以爱得如此之深。并不算是后来轻薄有夫之妇。

宝珠却爱袁训,爱得从不曾断开过。她爱得很深,也没有伤害余伯南的意思。

“好吧!”余伯南松开手:“你愿意做的事,我都答应。但是,有过不去的地方,答应我,赶紧回来。”

宝珠嫣然:“好!”

夸了夸他:“你大长进了,没有以前那般婆婆妈妈。”

打马欲走,余伯南咬牙又无奈,出来一句:“这拜你丈夫所赐!”

风中,银铃笑声起来。马已走,宝珠的笑声从风中传来:“那你还要谢谢他吗?是个磨炼人的地方儿是不是?”

望着远去的身影,余伯南还是笑了,对自己道:“调皮的宝珠。”

“嗯哼!”赵大人总算可以出声,面如黑土:“余大人,我要和你好好谈谈。”你刚才的举动,有调戏官眷的嫌疑知道不?

余伯南对他冷下脸:“赵大人,我也想和你谈谈!官眷独自在家,你以后少去!”

两个人都拂袖子,重重的沉下脸。

先写了的,后来不满意,就删除了。这就晚了。

求票票。

……

推荐书

《纨绔影帝彪悍妻》,潇清清,简介:唐夏不知道的是自己有个未婚夫。

在她还未出生时就订下的娃娃亲啦。

这件事情连她自己都不知道好吗?

所以第一次见到未婚夫的时候直接给了他一拳,谁让姐是暴脾气呢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