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三十九章,亲戚相遇/侯门纪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袖子带起的风,带起两个人怒气更重。都等不及回城,就地责问。

赵大人冷冰冰:“为你好,以后自重!”

“我是青梅竹马!”

赵大人瞬间明白,也嗤之以鼻:“人家嫁给别人,嫁的不错!”

“我是青梅竹马!”

赵大人没好气:“你是失心疯还差不多,听不听得懂我的话!”

余伯南赤红眼睛:“我是青梅竹马!”

两个人不欢而散。

余府尹上任没两个月,先把同僚得罪一个。在同僚心里落一个“不自量力”的名声。

……

萧瞻峻走进府门,心情实在忧郁。梁山王分派他管山西一省的军需运送,等于把信任和性命交给他。

他横眉冷笑:“我就不信了!什么人能拦一回,还敢再拦一回!”

“二爷回来了?”守门的人对他躬身。萧瞻峻摆摆手:“叫管家来。”管家飞奔过来,萧瞻峻问他:“家里还有多少可以动用的府兵?”

管家没想到他问这个,但还是很快回答出来:“还有两千府兵可以动用。”萧二爷抬脚就走:“我去见母亲。”

陈留老王妃歪在床上,天气一冷她就步不出门,正和丫头们说着陈留郡王妃在京里才来的信,外面有人回话:“二老爷回来了。”

“让他进来。”老王妃笑容殷殷。她闷在床上有些日子,家里又只有萧二爷一个人在面前,候着他进来的时候,先让丫头:“外面天冷了吧?昨天煮的好汤,要一碗来给二爷补补身子。”

萧二爷进来,恰好听到这句。心头一暖,接话笑道:“多谢母亲想着,不过我吃过回来的。”走来看视老王妃:“母亲这几天身子可好?”

老王妃硬朗的坐起,让丫头搬椅子过来,让萧二坐到床前,拉拉他的手,安心不少的面容:“衣裳没有少穿。”

一股暖流,又从萧瞻峻身上流过。他含笑看着今年又添银发的老王妃:“母亲,我已不是孩子,我自己会经心。”

“你在衙门的时候多,跟去的全是家人小子,你呢,又不肯接你妻子过去,指望小子们上心你衣食冷暖,他先顾好自己倒是正经。”老王妃还是关切,眸光把萧瞻峻从头看到脚,见簪子周正,腰带颜色也合适,满意了。

“你呀,出门总要家里的公子哥儿才行。你大嫂不在家,中秋节我说烦了,少来几个亲戚,只接三家。有一家,儿子也成了人,算是你表弟行,衣裳不是衣裳,鞋子不是鞋子的,把我笑得不行。当时我就想到你,你和媳妇,还是不好吗?”

萧瞻峻干笑:“就那样吧。”

自从那一年休妻不成,他就和二太太闵氏再没有和气过。陈留郡王给他的妾,兰香又争气,生下两个孩子,萧二爷满心都在公事上,更不作夫妻和好之想。

老王妃第二年就不生闵氏的气,想到这个人既然还是媳妇,当长辈的总要劝着小夫妻好才对。每回见到萧二就问上几句,每回都是轻叹:“她也不想做错事吧。”

由着她絮叨几句,萧瞻峻把回来的意思托出:“母亲,我想去看大哥。”

尽管说得很平淡,还是把老王妃给吓住。颤抖一下,面上皱纹忽然增多,眸中这就水光出来,像是眨眼功夫就会大哭:“你大哥出了什么事?”

“没有没有,母亲放心,大哥好着呢,没有出什么事情……”

好一通的安抚,老王妃才将信将疑。陈留郡王是她亲生的儿子,又战功得意。如果陈留郡王出了指甲大的事情,老王妃自问经受不住。

久病的人怯声怯气,盘问的精力也不问。仰面枕上歇息了一会儿,道:“你要去,就去吧。只是,凡事儿要小心。”

萧瞻峻答应着,老王妃又问:“要不要接你大嫂和哥儿们回来?”

萧瞻峻堆起一个啼笑皆非的笑容,手指房顶子:“母亲,我发个誓可好,真的不是大哥出了事。是我们走一批要紧的军需,我对别人放心不下,必须我亲自去,这东西是大哥用得上的,我要保证交到他手上。”

老王妃释然不少,重新有了笑容。面上欣慰:“好好,”知道这一去总得几个月才回来,循循道:“真的,不去看过你媳妇再走?”

萧瞻峻说不去,老王妃对着他又是一声叹气:“年青孩子们,就是爱闹别扭。”这别扭闹的,足以好几年。

就老王妃和萧二爷来说,都已经不是别扭。但就像杀龙怀文,也不想落个辅国公让儿子陷害的名声,再让龙家兄弟落个杀兄名声,要带出去杀一样,老王妃也用“别扭”来形容闵氏。

看着萧瞻峻出去,丫头走上来轻声道:“好好的,二爷作什么要走远路?总有大事出来。还是去信京里,请郡王妃回来的好。”

老王妃枕上摇头:“不必,郡王没有事,我心里知道。再说老二是个好孩子,就是他的媳妇以前让我不放心,也让她自己闹破了,反而让我放心。”

挤出一个笑容:“郡王妃在京里,中宫娘娘赐了府第,说她丈夫不在家,不许她回来。本来要我去,这是多大的恩典,我走不了,也不能耽误小爷和姑娘,我还能帮她照看这府里几年,让她好好在京里打点,上上下下处得好,小爷们以后是娶公主的,要住京里,小姑娘要嫁殿下,也要住京里,这不先为好人,可怎么好?”

在这里,把闵氏再作个评论:“像二太太,就是没为好人。”

她是年老气虚,丫头就不引得她多想心思。没半个时辰,萧瞻峻进来辞行,问母亲要带什么给陈留郡王,老王妃只把他一通的抚慰,再没有多说别的。

萧二爷不知道另有一批人,像赵大人他们在布局。他想到身上责任,不能辜负王爷信任,也不能让大哥无粮无衣,也不往兵部里去要,就地起一批棉衣粮草,出太原府,送往梁山王军中。

梁山王的位置,萧二爷是知道的。

赶路一天风尘仆仆,傍晚在野地里宿下,篝火旁坐下,烤肉滴着油让火更烈时,萧瞻峻才又想到老王妃的话。

他的出身,决定他怎么想。

他是陈留郡王的庶弟,幼年就由老王妃抚养,母子和兄弟间都有感情。他稍懂事,就知道自己的定位。他将是兄长的左膀右臂,在陈留郡王没有子嗣,他将是顺位的郡王继承人。在陈留郡王有了两个儿子以后,他又是侄子们的左膀右臂。

老王妃除去亲儿子,就这一个庶子,稍有远见都不会对他差。陈留郡王出征,又把军需大事交给他,向梁山王举荐了弟弟。郡王妃独当一面,但有事也和二弟商议。二爷相当满意于自己的地位,却让妻子破坏得一干二净。

为了名声,休妻不成,这杯苦酒,他捏着鼻子灌了。但让他再面对闵氏,他万万不能。

有人说男人比女人相对轻松,可以花天酒地。这个说话是成立的,但在相当一部分花天酒地的男人眼里,房中无妻,也是凄凉。

萧二爷不需要一个露脸的妻子,他要的是体贴大嫂,看视老王妃的人。让他再相信闵氏会转变,他唯有苦笑。

能吗?

信任破坏干净,别人随随便便就能相信你?

如果是朋友间,同事间,不熟悉的人那里,偶然出错,信任无有,不能挽回,也就分开。

但这是他的妻?

面对熊熊燃烧的篝火,二爷痛苦上来。

他这一回亲自带兵押运粮草,不仅是他肩头有责任,对大哥有担心。还有他隐隐也猜出这事情不对,像是有内奸。

对“内奸”,萧瞻峻是最敏感不过。想到内奸,又要去恨房中的那个人。

心思漫无边际,野马般跑开散入黑暗中。旷野人少,寂寥趁虚而入。嚼着肉无滋味,傻呆呆坐着又无趣。萧瞻峻丢下肉站起来,打算巡视营地。

陈留郡王数代征战,扎营行兵,萧瞻峻也算相当在行。

黑暗里,这个时候有什么过来。一个府兵机灵的耳朵贴到地上,起身回话:“二爷,约有五百人往这里来了。”

萧瞻峻狞笑一声,满腔为妻子散不下去的愤怒聚集到一处,有力地道:“摆开阵势,一定要活捉几个,让我看看是什么人这般大胆!”

仿佛回应他的话,有两骑人出现在暗光中,挥手大叫:“前面可是萧大人?”

萧瞻峻都替他们捏一把子汗。

这里要不是我,是内奸,是散落敌兵,是盗匪,还不把你们全吞下去。

骂着:“这是哪家的笨蛋兵!不是兵怎么知道我?我才出太原,奸细也不可能知道这么快!去看看!”

这要是个内奸,也不会在这里发难。这里离太原只有半天的路,随时可以找来援兵。而萧瞻峻出城以前,和太原守兵也说好,看见遇袭烟火,就出兵相救。

这就大胆不怕,只骂笨蛋不止。

在他旁边的一个府兵队长也要笑:“二爷,不明底细,就呼姓名,他们还真不怕死!”

余怒未息,有人回话:“你们是谁!”

那两个笨蛋大喜,有一个人叫道:“这是我们韩大人!”

萧瞻峻往地上重重一呸,跺脚骂道:“不怕死的混蛋!”

“哪位韩大人?”

马匹近了,有一个人面容半现,容长脸儿,眸如远星,远看,是极秀气的容貌。喜极正在长呼,生怕萧瞻峻听不清楚,拖长了嗓音:“韩——世——拓!”

萧瞻峻大翻了个白眼儿,随时想代韩世拓晕过去。又恼又气,把韩世拓的履历想了一遍,冷笑道:“京里的花花公子,果然办大事不行!”

摆摆手:“放他过来!”

韩世拓也早看到,倒吸凉气,摸脑袋对同来的人后怕道:“二爷好生厉害,幸好咱们先报上名字,不然还不死在这里!”

不大的营地外圈,盾牌手在外,上面露出乌黑有光的铁箭头,夜里看不清楚人数,只见到密密麻麻全是箭头。

后面一排长枪手,长枪林立指天,好似要划破苍穹。

杀气翻腾与夜同来。

同来的是个侍候韩世拓的老兵,咧咧嘴,解释道:“陈留郡王府上的府兵,可是大大的有名。”韩世拓兴趣上来:“哦?”

“辅国公弃武改为文职,府兵大多赠送到陈留郡王府上。知道的人都说国公精明,看似解散府兵,其实根基还在。龙家最有名的,就是弓箭呐。”老兵一指弓箭手,也后怕上来:“所以大人,咱们要不是早呼出二爷姓名,贸然的过去,只怕现在钉在地上回不了家。”

韩世拓骇然的笑:“在这里宰我,我信,刚才那地方不是还远?我也见过好弓箭手的,你蒙不住我。”

猛然想到四妹夫袁训,隐约听说他弓箭出众,但并没有真正的见识过。袁训和辅国公,不正是甥舅关系。

说话间,马到营地外面,府兵们让出一条路,宽只能走一人。韩世拓吐着舌头,对一众人等陪个笑脸,下马通过。

萧瞻峻见他缩着脑袋,全没有精神模样,更是不屑,见韩世拓到面前行礼,萧二爷鼻子哼一声,满面寒霜:“韩世拓,没有调令,谁许你擅离职守!”

这语气已经不好,韩世拓撩衣角跪下,往上回道:“回大人,这不是最近军需频频出事,卑职夜不能眠。”

听到这里,萧瞻峻面色稍缓,但还是严厉听着。

“据卑职和手下人等猜测,又看到邸报,各处军需运送全出了事,总是有内奸知道路线才能下手。”

萧瞻峻略点了点头:“想的倒也不错,但你为什么擅自前来?”

“卑职想,秋天运送的粮草,全是王爷过冬用的。再不及时运送一批上去,只怕王爷冬天无粮。又就地征粮,就地征兵前来,一个可证卑职清白,另一个也可以防内奸知道路线。卑职就把附近城镇的官儿找了来,问问他们,也都想证清白。但卑职并不信,卑职只让他们就地百姓家征粮,打借条,声明兵部粮草再到,就地归还。”

萧瞻峻有了笑容,说了一个好字。

“卑职本不敢擅自过来,是押运这批粮草到二爷衙门里,听说您又回到太原,就又赶到太原。本想请大人拿个运送的主张,派出运送的主将,没想到卑职到的晚,您已经出太原。卑职就傍晚出城,紧赶慢赶的,总算赶上来。”

萧瞻峻听完,长笑一声,弯腰亲手扶起韩世拓,满面春风:“办得好!走,看看你来了多少车?”

两个人上马,韩世拓让老兵去让车队过来,这边一队府兵跟上,萧二爷这就等不及,摆出欢迎的架势,韩世拓陪着,跟在老兵后面先行看视。

早看一眼,萧瞻峻都心花怒放。

粮草,粮草!

运送的越多他越喜欢。

见一长队过来,约有五百车。有多少个人押运呢,加上韩世拓都不超过五十人。萧瞻峻亲昵地笑骂韩世拓:“你可真是胆子大!你要是遇不到我,你这五十个人能防什么?”

韩世拓一本正经地回话:“哪怕只有五个人,卑职相信自己也能赶上二爷。没什么怕的,这就追来了。”

府兵帮忙,把五百车粮草带进营地。萧瞻峻取出随身的好酒,邀请韩世拓喝两杯。徐徐展开自己的好奇心。

那一年陈留郡王和项城郡王去京里打御前官司,从京中来一封信,说有一个人,是小弟袁训的内亲,文章侯府的世子,着实的纨绔,在京中谋官,高不成低又不就。让萧瞻峻给他一个官职,外官任上打几年的滚,京官有缺再回京。

陈留郡王的吩咐,萧瞻峻没有不答应的道理。在韩世拓来拜见时,头一眼也持同样看法,此人气浮神虚,跟见过的花花公子没有两样。

头一段时间,还有两个人帮着韩世拓,也是萧二担心这位世子做不下来,随时离去,还有人顶他的官职。

后来他还真做的四平八稳,人也改变许多,萧瞻峻就把两个替补的调走,交给韩世拓一个人。以后…。就当他是个普通官员。

听说他三年满服,是等他说回京的话,也有半年,袁训和柳家对闹的时候,京官好些缺任,也没见韩世拓说回京。

老公事远比天才好,他不说走,萧瞻峻也乐得不提。不把韩世拓看得很重,也不愿再换个不熟悉的。没事儿,萧瞻峻还会笼络韩世拓,跟他笼络别的官员一样,给点儿赏银,给点儿嘉奖,送坛子好酒,系住这位世子不要回京。

在京里体面,在外面自在。当上司的有把握留得住人,渐渐放心,把韩世拓看成手下常例官员,没再多想他。

但今天,萧瞻峻忽然很想问问:“韩大人,你怎么没有回京的心思呢?就今天来说,你没有回京,我觉得谢天也谢地。换成是别人,远没有你用心。但,你这世子,近几年又有政绩,你要想回京,评语上我会优选你。你还愿意留下,是为什么?”

如果韩世拓没有回答以前,让萧瞻峻猜,猜破萧瞻峻的脑袋,他也猜不出来。

韩世拓肃然回答他:“为了我老婆。”

错愕满面,萧瞻峻心底一抖。下意识地道:“哦,那你一定有个好老婆。”和自己的不一样。

又让他吃惊,韩世拓面现苦恼。掂起刚倒的酒,嗓音暗沉下去:“在别人眼里,只怕说她不好。”

萧瞻峻面色微变,暗想难道和我一样有苦衷。那你还为她什么?追问道:“那你呢,你觉得她好不好?”

“好!”韩世拓斩钉截铁,把萧瞻峻正倒酒的手弄得打了个颤儿,才又稳住。萧瞻峻尴尬地道:“你们夫妻有情意。”

韩世拓勾起嘴角,像是笑,又没有笑出来:“一开始没有。”

“成亲的时候都这样,我和我妻子一开始也没有。”萧瞻峻说出口,把自己惊恐住。难道?他试着问自己内心,你对她已经有了割不舍的情意。

不容他多想,酒助谈兴,韩世拓话匣子打开,从头说起来,从他原本是个风流的人,闹出无数风流荒唐,正经人家女儿不肯嫁他,低的他又不要。他本是打算玩到四十岁,随便娶一个能生儿子的就行,却遇到四妹夫袁训,一脚踢到铁板上。

火光,把两个人的面庞映得通红,也把萧瞻峻大笑的牙都映红。

“该!换成我是小弟,我也打你。但打完了,也一样逼着你娶。”萧瞻峻从最近让军需烦心开始,难得的很开心。

调侃韩世拓:“你还别说,你们家世还行,姑娘嫁给你,哪怕你不成人,外面是好听的。”又上下瞅着,面前这个人黑瘦精干许多,和刚来时那个眼皮微浮肿,一看就是酒色过了度的相比,是天壤之别。

“再说你如今也成了人。你们就是这样,你正经了,慢慢的有了情意?”萧瞻峻现在完全不是对韩世拓不回京,独身敢押运粮草的好奇心,开始好奇这对夫妻起初是这样的糟糕,但现在看上去韩大人相当满意,是怎么好起来的呢?

韩世拓居然羞涩,垂下头,眸子直视荡漾酒液中的自己,难为情的继续说:“她不喜欢我,我知道。我喜欢她,是她生得好。又忒凶。”

萧瞻峻忍住笑。

“我往这里来,她趁我不在家,把我家三房叔叔,全分了家。”

酒瓶掉到地上,又让萧瞻峻一把捡起。还是慌乱的道:“这是泼妇才是?分家会让人瞧不起,你以后会袭爵,你媳妇连会影响你袭爵也不懂?”

喃喃不信:“你别是骗我吧?我可是信弟妹比信你要多。安氏弟妹我见过,小弟大嫂都疼爱她,她要是你说的糊涂人,我家大嫂眼睛里不揉沙子,是不会放过去的。”

在这里又有伤心。

陈留郡王妃是个持家严谨的人,但对闵氏总网开一面,而闵氏还不领情。萧瞻峻露出鄙夷,他面前的是韩世拓,其实他在鄙夷自己妻子。

韩世拓放下酒杯,双手抱头:“我不怪她。”

萧瞻峻继续鄙夷,无话可回。

“我不怪她,您知道吗!”韩世拓忽然就爆发了。语气口吻全如暴风雨般,只是还能克制,声调并不高:“我只恨我自己!恨我自己早年不懂事,如果我早年懂事,也能纠正二叔三叔四叔好些毛病。也就不会有分家!这事情,不能怪我老婆!我不在家里,叔叔们一定欺负她!就是我在家,他们也欺负。连我放在一起,我父亲母亲也一样受气…。”

萧瞻峻呆呆,满脑子混乱。

夜风轻送,韩世拓得有了酒,又得了萧大人的夸奖,喜气晕头,还有他一直想和人说说分家的事情,酒和久压心头的话凑到一处,这就挡也挡不住。

“满服后我回京,街上遇到几个旧知己。他们正在楼头招红袖,我从楼上过,脂粉都能薰到我,让我犯恶心。回京前还想找几个旧友谈谈,但见到他们一拨子男人穿红着绿的,膈应的我马也不想下,我说有公事才回来,不能狎玩,还落了个有了官不认人,”

眸光呆滞的对着火光,韩世拓苦笑:“以前的我,换成是别人,现在的我一定不原谅。因为以前我那样过,那个人就是我自己。我也会犯错,我有什么理由不原谅我老婆?”

萧瞻峻震惊,直接跳起来,颤抖嗓音问:“你再说一遍?”

“二爷,我自己以前的行为,我现在回头看,完全不能明白我当时为什么那样做!其实自己办的事情,自己怎么能不明白当时的心情呢?当时以为红袖楼头叫好,当时不懂什么是好什么叫不好,当时也就那样了。我不怪当时的自己,也不能怪我媳妇。”

萧瞻峻原地呆住:“原来,原来是这样…。”

是啊,他也明白了。

他从小到大,受到教育良好,有老王妃和陈留郡王,从来不曾办过错事。平生记得住的错事,也许就是学里没考好,或者是吃坏了东西。酒后贪杯这事情他都很少有,饮酒永远适度。他就不能原谅闵氏。

他不能原谅明知道那事情不对。二爷事后总是茫然,是个人都知道那样不对,闵氏为什么还一定要和大嫂争风,做出让奸细有机可趁的事来?

萧二一直糊涂,你是怎么想的,你晕了头也不能这样对不对?

韩世拓的话,像一根厉箭插入他心,把他剖得片片不剩。

他不曾办错过事,没有得到过原谅,就生不出原谅别人的心思。人有两个标准并不奇怪,对最亲近的人,和对外面的人并不相同。

他手下的官员做错了事,萧瞻峻还能体谅,因为那官员干不了就走,萧大人才不放心上。但他的妻子,他视为自己的脸面,他不能原谅的,其实是自己的颜面受损。

倒不是完全不通闵氏的心情。

长长叹息,萧瞻峻坐下,手脚没处放的抓搔几下,摇摇酒瓶空了一多半儿,叫小子:“酒呢!今天我和韩大人痛醉!”

韩世拓喜出望外,他本是风花雪月中的人,酒量是高的,上司要喝,自然奉陪。又下去一瓶子,萧瞻峻半带醉意,碰了碰杯,道:“你想不想升官快?”

“当然想!”韩世拓想也不想的回:“做梦都想!”

“跟我去见梁山王,保你回来就升官!”

韩世拓小心翼翼的瞄瞄他,脸上神情都露出上司一定醉了。“去见王爷一来一回要数月,下了雪更难走,我抛下驿站,只有罪名,哪里还来的升官?”

萧瞻峻呵呵笑了:“我在这里呢!怕什么。”叫过自己的小子,口授给他:“拟信,令某处官员韩世拓,于某年某月某日押解粮草至梁山王军中!”

对韩世拓眨眨眼:“这样行不行?”

韩世拓激动的抱住他手摇晃:“您,您就是我的再生父母…。啊不不,四妹夫才是我的再生父母,您得往后面退退,”

萧瞻峻哈哈大笑,笑声爽朗地冲破夜空:“吃水记得挖井人,我喜欢你!你感谢小弟吧,不用谢我。”

当夜两个人抵足而眠,萧瞻峻问:“前面也许还打仗,你怕不怕?”

“不怕!我在京里随小王爷打过群架,我功夫不行,但我马术好,大多都不挨打,只作壁上观。”

慢慢的两个人睡去,鼾声大作直到第二天,起来收拾车辆,一个小子回去送调令,余下的人一起上路,赶往梁山王军营。

…。

宝珠的心情比出城时好些,她这一队,前队变后队,后队变前队,退出身后山脉。这是她去的第一站,有强盗出没的山脉。

也没有花功夫去寻找强盗,山下骂战,亮开一面大旗。旗子上没有精忠报国,也没有金线纹绣,一行大字:“袁二爷拜山,缩头乌龟王八蛋你不出来!”

字是万大同写的,一个字都有斗大,摆开来,迎风数里能看得清爽。

选五十个大汉,嗓门高中气足,在山下大骂三天,山上一枝响箭终于下来,孔青与为首的战了半天,把他拿下,告诉他:“不劫财,不劫色,你也没色劫!只问一句话,有两支车队,你可曾看到?”

强盗都能郁闷死,为保命老实回话:“见是见到了,我眼力好,看着像精兵,没敢下来。”宝珠不信他,随身所带的陈留郡王府兵回话:“二爷让我们往进山路上一看便知。哪怕兵力十倍,也有人能留下记号,有没有在这里遇袭,一看便知。”

山路上往里走了数里,并没有找到。宝珠这就问了强盗姓名,教训他一顿,实在没功夫带着他,放他回去,率众,赶往下一个地方。

……

往北数百里,草根渐少,风沙渐多。视力的远方,可以看到金黄色。宝珠是神往的:“那里就是沙漠?”

“那才只是个边,”辛五娘不离她左右,独臂在奔驰中也按在刀背上,随时可以出刀。

宝珠感叹一番:“等有空的时候,再来游玩吧。”

在书上曾见过沙漠大海,本以为是奇谈。

小镇渐渐可以看见,轮廓在风沙中破旧不堪。荒凉味道弥散开来。

宝珠吩咐孔青和万大同去探路,又派一队府兵附近寻找有无记号。这里沙土多,打得宝珠遮尘面纱好似没有,面上早干出来一层灰,又让沙子打得疼痛。

没有顾自己,宝珠对红花说的是:“没有记号是好事,如果有记号,就是这里出了事。但又担心,风沙这么大,把记号吹没了怎么办?”

红花宽她的心:“二爷放心,郡王常年打仗,不会想不到这一点。”才让宝珠暂时的定下心。

没多久,孔青万大同回来:“一窝子受伤的土匪,他们说没有见过,就没有惊动他们。”宝珠面庞微亮起来:“那就是这里也没出事。”

当先一带马缰:“咱们走!”

在他们走后,小镇上出来一个络腮胡子大汉,手举一把铁斧,对着一行人背影就骂:“你凶,老子们就告诉你!”

斧头扬起:“内当家的,把活羊带出来,趁白天洗剥了,好做人肉包子!”骂着,晃动门板似的身子回去。

他慢慢腾腾,步子沉重地往破败的石屋子里去,腿上包扎的地方又沁出来血。

又骂一声:“直娘贼,把老子们砍成这模样!”

虽然慢,也从他出来的屋子,挪到另一间石屋子前,喝一声:“洗干净点!人心归我!大补的!”

他就没看到身后,问路的那一行人又折回。

宝珠怒不可遏!

孔青铁青面庞。

万大同杀气腾腾。

红花跪在车里祈祷:“菩萨保佑我们二爷早早找回我们的人。”

他们很快离开十里左右,在十里外的地方上找到府兵们留下的踪迹。那是一个困在地上动不得的铁蒺藜。

府兵们难怪说旷野中也能找到。

一个大队走过的地方,可见是条路。一个是他们有人手中握着磁石。稍有吸力就去查看,还不止一个人握着,这就奔马中也轻易发现。

往前寻找,在小镇的另一个方向,又发现一枚。

宝珠的心固然提到嗓子眼里,受蒙骗的孔青和万大同也同样不好受。在马上,万大同还要骂孔青:“你牛皮比天豹吹得都大!说当过半生的贼,一眼就能看出他说话真假,这不还是让骗了!”

孔青闷声不响,疯狂打马。

黑压压的,很快到小镇外面。再看刚才风平浪静的小镇,屋顶窗户上探出无数箭头。几个面庞带有稚气,还是孩子。

只半大,眼神中已有残忍和凶狠。

宝珠只扫一眼,就不再看。怒喝道:“冲进去,给我搜!”她的手提着马缰抖动。她怕来不及,她怕救人救完了,她怕……

石屋子里,络腮胡子大汉听到回报,怒骂了一声:“当老子们是欺负的!当老子们能杀一回再杀一回!”

手中斧头一举,吼道:“兄弟们,出去和他们拼了!”

他的面前,是个旧木头长案,上面有洗不掉的血迹,皆成暗红色。一个精赤条条的人仰面躺在上面,本以为他是死得不能再死的,但没想到听到外面有人攻杀,一睁眼就醒了来,闪电般出手,把大汉的斧头夺在手中,用足了全身力气,抛出窗外。

随即,他一猫腰,钻到桌子下面,用肩头扛起桌子,狠狠撞在大汉肚皮上。

大汉惨叫一声,他腿上有伤,正撞在桌子腿上,踉跄后退几步,旁边有人扶起他。纷纷大骂:“装死,杀了他!”

泼风般马蹄声到了门外。

屋子里石头的,门却是木的。

哔哩啪啦的动静落在门上,眨眼的功夫,原木厚门支解般的碎裂成十数片,木屑木段横飞落地,一行黑色盔甲的人大步进入,气势强横如荡天地。

在他们中间,一个青色绣花衣裳的男子,戴一个有面纱的大帽子,急步进入。走得太急,宝珠一脚踹在断木上面,险些摔倒,让红花扶住。

睁眼睛一看,一个血迹斑斑的桌子下面,一个精赤…。一个没穿衣裳的人!本就又急又怒,嗓子眼里有什么直冲上来,把宝珠噎住,边咳边大怒责问穿衣裳的人,还是有衣裳的人可以对着:“我是山西袁二,把我的人交出来!”

铁甲军如山海横生的气势,袁二爷如汹汹而至的凶猛,让强盗们自知不敌,但强撑身子,还想寻个应对招式时,桌子下面那人激动上来,往外就扑:“二爷,是我!”

“啊!”二爷大叫一声,转身拔腿就逃。

他后面跟个小小少年,瓜子脸儿杏仁儿眼,怒目而视:“流氓!”红花随着二爷转身就走,死里逃生的那个人才想到什么,双手一捂小腹,又钻回桌子下面,大叫:“给我找身衣服!”

两边站立的铁甲军久经训练,是肃然不轻易受惊吓的人,也都在遮面头盔下面暗笑。

二爷虽然一路男装,但二爷是个女人。

袁二爷在外面羞惭惭,这回要长针眼了不是?但,她的心情比谁都急,她也应该身先士卒,带人先闯进去看看。

红花知道宝珠在生气,指手划脚正骂个不停,从不要脸骂到不要脚,从不要皮,骂到不要心肝肠肚肺。

那个人穿一身现从强盗身上剥下的衣裳出来,跪下来就请罪:“我该死!”

日光下,宝珠看得清楚。这是第二批离开的车队,是个小队长,所以宝珠认得他。他面上满是伤痕,再不顾羞回想她刚才看到的那身体。

其实只看一眼,就夺路而出。身上有什么部件全没有看到,只有满身伤痕经过强盗们开剥前的清洗,伤痕洗得红通通的,倒还记得。

宝珠先安慰他:“你起来,这不怪你。”小队长站起来,看得出来他强自克制,却摇晃不止。面上干涩眼神无光,体力精力全无。

仗着求生欲望,才夺强盗斧头。又因为得罪二爷,还有力气出门来。得到宝珠的抚慰,又见四面全是自己人,知道逃出生天,一口气松下来,往后仰天摔倒,不等宝珠让人来扶,喘着气道:“定边,定边郡王。”

……

夜晚来临,风从四面八方过来,吹得篝火摇晃不定。帐篷里,大家争执不定。

宝珠默然听着。

“我去要!有什么我也能逃出来。”孔青拍拍胸脯。

万大同道:“我和你去。”

孔青在他肩膀上捶打两拳:“你别去!我这一去,定边郡王要是有诈,你放心,以我功夫,至少也能探点儿消息出来。我发烟火示警,红色的就是咱们的人还活着,要是我发黑色的,就是不能救了!你和我一起去虽然好,万一咱俩全逃不出来,谁护着奶奶呢!”

看一眼辛五娘:“五娘子,你才刚说愿意,我们俩个进去会那老东西,打小爷的招牌,不,打王爷的招牌,让他放人!”

铁甲军的队长,和府兵们的队长都摇头:“兵家入险地,也要得奇胜。孔管家你的主意就是拿命去送,来来,听听我们的,咱们从长计议。”

听来听去,宝珠都不觉得合适,正要出声。一个府兵在外面回话:“二爷,前面有一支队伍,人少车多,正往这边来!”

宝珠颦眉咬唇,营外有篝火,也许是来投奔的商队。也许……眉色淡淡:“摆开阵势,不报清楚来历,不许靠近!”

黑夜里,萧瞻峻也正传令下来:“留二百人看着粮草!人在粮草在!余下的人,分三百散开,先埋伏。余下的人跟着我过去,记住,手要狠,心慈手软,就是给自己找麻烦!”

腰间,抽出一汪秋水似的长剑,明亮闪过他的眉睫。

韩世拓脱口:“好剑!”也双手握住他的剑,他本来是不想上战场的没带武器,这剑是向一个弓箭手借来。

萧瞻峻最后对他战前总动员,微笑道:“世子,多砍人头,多升官!这是战场上的生存之道,”顿上一顿:“官场上也差不多!多办差使,有如多砍人头。办大差使,就是砍将军头,我们现在办的,就是砍将军头。”

长剑前指,明光一刹那把他的手指尖点亮。萧瞻峻狞笑:“不是商队!就是敌兵!再不然,就是内奸!弟兄们!升官发财娶老婆就是今天,向前,拿出以一当十的勇气,他们报不清楚来历,杀!”

带马,头一个冲出来。随后,威风凛凛的府兵跟随而出。星月在这一刻让刀剑光压得黯淡下去。

油然的,韩世拓豪气大增,双腿一夹马腹:“驾!咱们跟上去,也升官发财讨去!”

两相对垒,隔开有一段距离。黑乎乎的,都看不到对方的旗号。宝珠这里是篝火为陪衬,萧瞻峻后面是繁星满天。

“你们是什么人!”

“你们又是什么人!”

“我们问你们!”

“你们先说!”

双方都听出对方口气强硬,双方弓箭手都举起弓箭。

宝珠走出来,不耐烦了:“告诉他,我是山西袁二爷,让他再不说明白,就地斩杀!”孔青提气:“哎,那边的,听清楚了,我家主人是山西袁二爷,大摆过英雄宴的,识相的,来个人说话!”

韩世拓摸不着头脑:“山西有这样一位二爷吗?”

“有,”萧瞻峻眸子柔和起来,但还是不放松警惕。笑了笑,放声忽然说了一声怪里怪气的话。

对面孔青糊涂:“万大同,你听得出来这是哪一路的黑话?”万大同回道:“你是贼,你应该问自己和五娘子。我是奴才,不是强盗。”

一个府兵却转身就走,跑去叫了一个队长过来。队长们全陪二爷站着,听到回话,也笑了:“二爷,看来咱们运气好,遇上我家郡王了。”

解释道:“这是我家陈留郡王府上独有的暗语,只有我们自己知道。如果不是郡王,这里远离边城,怎么会有人说这暗语?”

宝珠却欣喜道:“也许,是我们的车队走迷了路?”两次车队上全有府兵。

队长不敢认同,奉请二爷同时走到营地外圈,扬声回了一句,也怪里怪气。

风中,传来哈哈大笑声:“真的是安氏弟妹?我是萧瞻峻,陈留郡王是我长兄。”

韩世拓还没有明白过来,让萧二爷拍上一把:“是你我的亲戚。”韩世拓嘻嘻:“那敢情好,你我的亲戚,只能是四妹夫……”一怔神想到刚才说的是安氏弟妹,韩世拓惊得差点摔到马上:“不会吧,四妹妹?”

火把高高点起,两队人纵马而出,在中间路上相遇。宝珠看来的两个人,全是容长脸儿,清秀面容,看见萧瞻峻她已知道,看到韩世拓时,宝珠也差点摔到马下面,勒住马缰坐稳了,吃吃出声:“大……大姐丈?”

宝珠已有两年没见到他,上一次见到,还是生加寿时,三老爷犯事,韩世拓为他求情进的郡王府,见上一面。

见韩世拓稳稳重重,拥在府兵中,宝珠没有奇怪。在她感觉里,像是天生的,这位姐丈就应该是这个气质。这气质,也才叫宝珠的姐丈。

她奇怪的是:“你们怎么在这里?”

萧韩二人更是要笑:“弟妹(四妹妹),你为什么在这里?”

眯起眼看宝珠搭的营地,萧瞻峻肃然起敬,翘了翘大拇指:“帐篷搭得有章法,与弟妹一别经年,真的俨然一个女英雄。”

宝珠微红了脸:“二哥取笑。”就请一起扎营,请萧韩两个人同往帐篷里说话。

……

“……就是这样,姐丈的府兵强悍,逃出来一个,侥幸的也让我们遇上。说遇到定边郡王,亲眼见到是他本人。扣下我们的车队,强行关押。府兵们商议,送几个人逃出来,逃得远的,就他一个,逃到这里让这镇上强盗打劫,失了马,陷落在这里。我剿了这伙子人,正准备去见定边郡王。”

宝珠一一的说完。

韩世拓心惊肉跳:“还是我们去吧,四妹妹你怎么好去见外面男人?”话说出来,才又想到如今这是袁二爷。

人家一身男装,带着几百人押着草药和自己路上衣食近车辆,一路寻找自己家里的车队。做好准备,找不到车队,就把草药直送到梁山王军中。

这不再是那怕见外面男人的宅中娇人。

韩世拓钦佩更生,觉得自己劝也不必劝了,但是不劝,也不能放着她一个人会冒险。就道:“这不是有我们男人在吗?你要是有差错,我怎么见你姐姐?”

萧瞻峻也不答应:“我在,自然是我去!”

宝珠早就考虑过,柔声道:“不是我要逞强,是我们来说说这件事情。定边郡王与舅父同朝为臣,舅父对他全无威胁,他犯不着扣那几车草药,在这里珍贵,回到边城就可采买。二哥不要恼,依我看,只怕想扣的,是你府上的府兵。”

这个萧瞻峻也想到,也正觉得棘手。他为找内奸而来,各郡王间又有旧仇。这仇是哪一代开始都理不清楚,反正各家都有嫌隙。

他是准备自己去要,但怎么要?

带的人加上宝珠的,只怕也不够定边郡王一口吃的。何况二爷懂兵法,却不是久战沙场的将军,真的打起来,人数悬殊,丢了脑袋事小,丢了国公的救命草药和粮草事大。

宝珠款款地道:“就我去最合适,我是个女人,他不会很防备。我女儿养在宫里,我准备打着太子殿下的名义去见他,让他忌惮。”

“他要把你扣下来,我们救不出来你。”萧瞻峻心想这主意出的,放着一干子男人,却让一个女人前往,这传出去还不把别人大牙笑掉。

笑我贪生怕死是小事,把弟妹陷进去,怎么见小弟?

宝珠眸子忽闪着:“他不敢,是这样…。”

求票票…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