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四十二章,余夫人的无端猜测/侯门纪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辅国公似没有发觉国公夫人的动作,虽然他是醒着的。

他从马车上让龙怀城抱出来,还有几个孩子对他叫祖父,他也笑着循声回话。但随后就由着儿子把他带向哪里,抱到床上他也一直没有说什么。

这会儿,他眸子睁大,像要看清身处哪里,却没有丝毫的视线转动。国公夫人心酸上来,国公真的看不见了?不然以他的脾气,还不跳下床就走。

想到这里,又加一层酸痛。国公坠马以后,像是也不能行走。

对于国公的眼睛,按现在的医学角度猜测,可能是撞到头,凝血块堵住或压迫住哪里,这就看不见。在古代没有现在的解释角度,正骨张和小贺医生都说慢慢会好,也许不好。声明外伤骨伤是没有的。

内中如何,他们也无从回答。

但不约而同,对国公不能行走做出解释。正骨张说伤了脊柱,小贺医生说伤了内脏。按现在的解释看,不排除神经传导出了问题。

第三层,国公夫人上来的就是点点的欣喜。

她知道欣喜不对,但见到辅国公睡在自己床上,已不是少年的他在国公夫人眼里,还和新婚的时候差的不远。

还是那刚毅的面庞,那有神的眼睛。她的丈夫在她房里,而且他看不到,不能独自行走,国公夫人一丁点儿喜悦也没有,那不可能。

龙怀城又转述辅国公的话,说他以为自己是临终,临终都吐真言:“可以合葬。”还愿黄泉作夫妻。国公夫人像怀春少女般,手指绞着帕子,为国公心酸心痛,又有自己喜欢。

轻手轻脚的,这就不能再站床前。生怕国公知道自己在这里,一怒之下要回他常住的地方。

怀着患得患失的心情回到外间,面颊无端的晕红。看着丫头从面前流水似的过,是妯娌们打发来问国公要吃要喝什么,国公一一的回答了,丝毫没有问自己住在哪里,国公夫人的心才安宁下来。

这就想到一件事,问道:“老八在哪里?”

“在自己房里呢。”丫头回话。

八奶奶和国公夫人住在一处,国公夫人就出门,由抄手游廊过去。见龙怀城换过家常衣裳,正抱着儿子,扯着女儿在说话。

今天大年初一,孩子们在过年还是想加寿。

小姑娘委屈地揉着自己大红包:“又是一年,加寿怎么还不回来?”

龙怀城今年更是对袁训宝珠感激于心,他的感激和龙家兄弟们不一样。

国公落马的那个晚上,小弟大喝一声:“八哥,你去!”世子就此出炉。而父亲的伤,又全赖弟妹打发医药来得快。在军中就知道全是弟妹出的钱,出的虽是姑母和小弟和她的三个人,却由弟妹作主。

加寿在龙怀城心里就更上一层楼的是个宝贝。

袖子摸出银票来,递给女儿看:“这个是一百两银子,你要现银?还是收这个?父亲给你大红包儿,加寿妹妹是不会回来了。”

“为什么嘛?”小姑娘接过银票还是泫然:“这里的钱还没有要呢,加寿就舍得不回来了?”龙怀城笑容满面:“小妹妹去京里收钱,总得收完了。这不,还没有收完呢。所以就不回来。”他的女儿喜欢这个解释,弯弯眉眼儿笑了:“父亲,那你送我去帮加寿讨钱,好让她早回来。”

龙怀城放声大笑。哪有那么容易,全跟加寿一样去讨京里的钱?

她的女儿嘟了嘴,把银票塞到红包里:“姑祖母今天给好些钱,但瑜哥儿璞哥儿不好玩,他们不爱讨钱,他们都不爱背红包儿,三房里的哥哥拿个木头枪,就把他们哄走了。”又希冀:“香姐儿快快长大,明年就可以一同讨钱。”

她说得甜甜蜜蜜,龙怀城微笑。恍惚着想到父亲的话:“你们是兄弟啊。”说的是自己和小弟。他也在这里交待女儿:“你和香姐儿是姐妹,要好好的疼她。”

“我疼她呢,我的好东西分给她,但她还不能吃。”小姑娘让说的不乐意了。

国公夫人在外面看到这一幕,促使她过来的疑心下去好些。但话还是问出来才心安,进去笑唤孙子和孙女儿:“和父亲说完了话?去陪陪祖父,说你们和瑜哥儿璞哥儿的玩闹给他听。回来我多给你钱。”

有钱?

小姑娘眼睛一亮,扯着弟弟走了。

国公夫人来问龙怀城:“我疑疑惑惑的,你如实告诉我。老大是不是你杀的?”一个是嫡子,一个是没当上嫡子一直想当嫡子,矛盾不言自明。

龙怀城在这里感激袁训。暗想多亏小弟想的主意,兄弟们都有亲手杀老大的心,但小弟不许。小弟说:“亲兄弟总有血脉情,以后后悔了,千金难买。”把老大诓到外面去杀,这就回家里来,面对执问,毫不迟疑。

“不是我杀的!”

国公夫人犹豫地再问:“我不太信,要说起意对付人的,是老大不假!但我劝过你多次,你父亲看着不要儿子,其实个个要。你们要东要西,不是都给?劝你不必理会老大,得过去就过去。再说兄弟有八个,老大他不恨哪个的是,也就不寻你了。你是听从我的劝,但你心里能不怀恨吗?你是我生的……”

“我对天发誓!老大是战死的!”龙怀城梗着脖子。

国公夫人松口气,信了:“这样就好,不然弑兄弟,心里怎么下得来?”她不再问,龙怀城也跟着松口气,敷衍地笑道:“不是我不是我,我承认有这样的心,但不是我,战死的,王爷都给他上请功折子,要赏赐呢,老大丧事上面也能好看。”

心里一格登,又对袁训佩服得五体投地。

这要不是小弟办的好,上哪儿还能请功?

不让别人笑话国公府都是怪事。

不是所有战死的将军,都会在事后还为他请封。龙怀城正感叹,国公夫人也想到,重新狐疑:“是怎么死的?还有再要官职?”

“小弟在,他圣眷高,王爷也得给面子。”

国公夫人这回真正的放心,展颜一笑:“也是,凭加寿的面子,在宫里说一句是一句。”她是半开玩笑,也是由孩子们的话有些想加寿。龙怀城就笑:“是是,加寿的面子大,大哥这官职跑不掉。”

这样的谈话说多了累人,龙怀城催促母亲:“您不去照看父亲?也得去给弟妹准备些吃的。要来东西亲手煮吧,她有了,您不经心是怎么着?”

“我倒等你说话?早让丫头们净干净手,把我的茶吊子煮阿胶给她。你别撵我,我再说一件,”

龙怀城无奈:“您说。”

“出了正月再对你大嫂说吧,免得她年下难过。”

龙怀城愣上一愣:“我们家几时有这样的规矩?”见母亲嗔怪,就答应:“行,出了十五说吧,父亲要我出了十五就回去,苏赫不打小弟,小弟也要打苏赫,这回别又把我落下。”

对母亲嘻嘻:“以后父亲就全归母亲照料了。”

国公夫人飞红了面庞,生出好几分青春好颜色来。

像雪地里嫣红梅花,虽是老梅上生出来的,却是新生。

……

当天袁夫人要照看媳妇,小小子袁怀瑜袁怀璞又坐上酒席,正儿八经的当贵客。奶声奶气话还说不全,都穿着大红绣鲤鱼的锦袄,往那里一坐,先把萧瞻峻和韩世拓逗得乐得不行。

两个医生,贺和张,也请吃酒席过才放回去,送上一笔谢礼,约下再给国公诊视的日子。萧瞻峻和韩世拓都没住下,当天下午酒醒过来,就各回办公地方。

城门外,两个人分手。萧瞻峻要沿路巡视,拱拱手:“韩大人,就此别过。”看着他的背影远去,韩世拓身边的一个人凑趣上来,这是韩世拓为运粮草,县城内借来的公差,公差跟着他往军营里去过,自认看得清楚。

道:“大人,您不但这一回升了官,以后这官途可就平稳向上。萧二爷,可是跺脚这里地面要震的人。”

又摸摸袖子里银子:“还有国公府,没想到也是您亲戚。”

韩世拓腰上一把新佩剑,和公差的银子一样,是国公府的谢礼。

他不无感慨:“当官这事情,看来我以前都叫不懂!”离开数月反而升官,韩世拓回首城内,已看不到袁家门,也赞叹于心。

这一行,他自觉得还是沾宝珠和袁训不少光。

……

夜晚,悄悄在雪中来临。两个琉璃八宝的烛台,一个摆在榻旁的描金箱子上面,一个摆在珊瑚色红漆雕花桌子上,把坐着的婆媳两个人身影拖得长长的。

这是晚饭过去的时候,宝珠却是午睡初醒。一袭织锦绣袍的她犹带慵懒,海棠初醒般星眸微睁。

这要是换成在别的家里,当婆婆的见到可不一定喜欢。

但袁夫人素来是满意宝珠,又喜欢她的婆婆,又知道宝珠是长途车马过来。这是完全没休息过的模样。带着又爱又怜,凝神听媳妇说话。

语声轻轻的,因为房中还有别人。“…..就是这样,在回来的路上遇到狼群,大表兄不幸身亡,为他写了折子,再讨升一级官,八表兄请封世子的折子,由姐丈代笔,早送呈京里。”

宝珠边说,边揉着儿子脑袋。

两个小小子,这会儿还撇着嘴扮委屈。

这是从白天见到母亲回来,骤然相见,想到她许久不在,委屈得直想哭。让哄着去,代表祖母和母亲去那府里吃酒席,也是很不高兴的去了。

因此坐着小脸儿绷得紧紧的,萧瞻峻和韩世拓夸他们坐席端正,是不知道心里积满无数不喜欢。

要没有表兄表姐们陪着,估计早就放声大哭,嚷着要回家。

晚饭就不在那府吃,回来陪宝珠睡着。宝珠几时醒,小小子们几时醒。见母亲和祖母说话,讨两个小椅子,是姐姐加寿的东西,一左一右的坐着母亲脚下,小手攥紧她的衣角,仰着脸听母亲说话,对于脑袋上有只手,也不介意。

带着红宝石戒指的手,轻轻抚着袁怀瑜。带着绿宝石戒指的手,缓缓抚着袁怀璞。宝珠不禁嫣然。

儿子在身边,自然百般喜欢。再说要她为龙怀文难过去,宝珠暗想这是大嫂谢氏的事情不是吗?

一个人不在了,让别的人总也悲伤不起来,透着滑稽。

但事实就是这样,宝珠含笑对袁夫人说完:“问过表凶,请他示下。以后对大嫂格外优待,也在路上和舅父说过这事,舅父也说应当的。两府里不分你我,全是这样的办理。”

袁夫人出身优越,总带着些贵族小姐独有的悲天悯人,但也没有对龙怀文的死表示太多悲伤。

她要是认真的想,龙怀文对袁训不知道下手多少回,又试图伤害宝珠,当时宝珠肚子里怀着加寿。此时不想,是人已经没了,又看着兄长面子,旧事随风而去吧。

宝珠回来,又有了身孕,袁夫人面带笑容,一口答应:“你想的周到,既是舅父那里也说过,就这样的办理。咱们这里田庄子上的收息,以后上上份儿给文大奶奶,那一房再有什么事情,都帮着些儿。”

想到“帮”上面,又和媳妇开个玩笑:“舅父有没有好好的谢你?”

宝珠娇滴滴,也和婆婆开玩笑:“舅父说当谢母亲。”

外间里,卫氏和丫头们坐着听使唤。见到自己养大的姑娘和婆婆这样的亲厚,虽早看过好些回,也无声笑得有些傻傻。

看看四周,红花成了亲,宝珠不许她晚上再来侍候,回房去了。梅英倒是不一定和孔青相聚,但她有了孩子,看得也像眼珠子一样,白天见过也就不过来。方明珠是亲戚,更不用指望她在。

也就只有卫氏一个人安定守着,觑着眼睛满意地看着。

又有了?卫氏满脑子就是这个,面上乐颠颠出来。

丫头们和她寻开心,悄声打趣:“妈妈,昨天您还抱怨说奶奶又野地里跑马,淌眼抹泪儿的怪自己没拦住,今天这是怎么了?吃了哪一块的笑肉?再笑,也成不了弥勒佛。”

讨到卫氏的笑骂:“死丫头,老实坐着吧。”

继续一脑门子欣喜,又有了?

第四胎第五个孩子?

丫头们见卫氏犯恼,就自己们低声说话,恰好在道:“奶奶这一胎不知是小哥儿还是小姑娘?”卫氏喜盈盈,是男是女都好。

“都好。”房中袁夫人和宝珠也在说这个。宝珠笑道:“让我告诉母亲,去见到小王爷,大冷天气,不知哪里给我采了花来,后来表凶说爬山谷里找出来的,山谷里地气暖,再快马回来。这花呢,不是给我的。让我把香味儿闻好,带回来给香姐儿。”

掩面嘻嘻:“梁山王府要和沈家争孩子呢。”

袁夫人也笑了:“我也要知道你,你说姑太太如今愈发能瞒住事,她一个人乐完了,才写信告诉我们。”

宝珠杏眼圆睁:“有喜事么?”

“喜人得很,反正我看着挺乐。说京里梁山王妃和沈家争孩子争到这大年下,梁山王妃在姑太太面前说不管用,满朝里找说客上沈家,全让沈大人给撵出来,两家,正闹得凶呢。”袁夫人想要大笑,也寻个帕子掩在面上,在后面笑得帕子簌簌乱动。

“姑太太一个人乐上几个月才来信,你不在家,就我一个人看信。”袁夫人说到这里,眸中闪动慈爱:“说寿姐儿问祖母去了哪里?她想我了。”

宝珠手下继续是两个儿子,也悠悠然神思飞往京中,想到她的宝贝加寿,轻声道:“我不在家,凡事儿多亏母亲。只不知道给加寿寄的红包儿钱,是不是今天收到?”

要只是给银子呢,宝珠已让孔掌柜的帮着经办。但收集一些外省的过年金银锞子,式样儿新,宝珠不在家,袁夫人让人早早铸好送往京里,还没收到回信,就不知道多久才能到。

婆媳相对想了一会儿加寿,一起去看香姐儿。

宝珠一动,卫氏就走出来侍候。见袁怀瑜袁怀璞还是扯着母亲衣裳不丢,卫氏怕扯动宝珠摔倒,好哄着:“哥儿们丢下来吧,给皮球玩呢?”

袁怀瑜把皮球从卫氏手上打掉,嘟着嘴儿,示威似的把母亲衣角拽几下,袁怀璞跟上一脚,把皮球踢飞出去,落到高几下面,撞得上面兰花摇晃着,软软的抗议:“给我母亲!”

黑着小脸儿,往母亲腿上依依,对卫氏摆手:“不要你了,你去睡吧。”

袁夫人宝珠都笑起来,让卫氏不要管他们。袁怀瑜袁怀璞乖乖跟在后面,把宝珠裙角拖在手上,香姐儿在里间小床上,一般是两个奶妈看着,见夫人奶奶过来,起身来见。

掌一枝红烛,宝珠来看女儿。

到今天还不半周岁,还是睡得呼呼的时候。红烛微晕,更衬出她梨涡琼鼻,精致得上好美玉雕刻出来。

“这个孩子怎么生得这样的好?难怪小王爷和沈家争她。”当母亲的都觉得看不够。

卫氏刚才在外间里听到,不方便插话。这就能开口:“奶奶说的是真话?梁山王府也要佳禄姑娘?”

“要,”

宝珠一个字,卫氏才要喜欢。宝珠又俏皮:“小王爷要好看的,要看过好看他才要?妈妈您难道忘记?”

卫氏沉下脸,把喜欢全打到爪哇国去。嘟囔着:“亲家争着上门,他倒还挑?”这就大大的倾向于沈家,还真让她想出一个理由。

喜气洋洋说出来:“夫人奶奶,可见亲事是天生而成的,二姑娘应当就是沈家的人。”袁夫人和宝珠全愣住,不解地看着卫氏,都知道上年纪的老妈妈们懂的不一般,都洗手恭听。

“二姑娘是个好看的孩子,夫人奶奶可还记得,小沈夫人来做客那会儿?”

“扑哧!”宝珠先笑出来。

袁夫人也微笑点头。

卫氏犹要补充几句:“小子们井栏上打水,小沈夫人和小沈将军过来,小沈夫人说,井栏东边打水好,看上去有什么飘然出尘之姿,因为那里有个树,生得奇秀,衬出凌波微步之态,”

“哈哈,”宝珠再也忍不住。

又怕吵到女儿,低头见她。香姐儿果然动上几动,睁开一只眼睛。这一睁眼,乌黑透亮,中有幽蓝,好似星辰光齐聚这里,凝成一线,璀璨夺目。

只眼眸,香姐儿就足以称得上是好看孩子。

“母亲您快看,”宝珠轻唤袁夫人。袁夫人也看到,但对宝珠使个眼色,卫氏也不再说话,三个大人屏气,没有明说,袁怀瑜袁怀璞居然也能知道。

也许是这个氛围,让两个孩子不用听到也明白。袁怀瑜对着弟弟探出胖脑袋:“嘘!”袁怀璞就伸小手打他,也打不到,装样子动几下,小脸儿从刚才对着卫氏的黑,这就继续黑,像是在怪哥哥乱打扰。

香姐儿只睁一睁眼,也就睡过去。

三个大人带着两个小小子悄步儿出来,卫氏缓口气,又说起来:“是不是?我们多好看呐,这好看的孩子,就要找好看的婆婆。”随进京过,卫氏是见到过梁山王妃的,皱眉:“梁山王妃生得不错,小王爷却不甚体面。世子妃也不错,但这小哥儿生得像不像她?可别委屈我们的福姐儿?”

福姐儿还在娘肚子里,亲事就牵动家里人心肠。

袁夫人怕卫氏背地里犯愁思,就没明说。中宫来信,还是怪侄子没留一个亲事给她定。絮絮叨叨把所有亲事全说一遍,说到目前来说,生得最不中看的是梁山王府的孩子,但身份上让她最满意的,却是梁山王府。

对于梁山王府就差在京里也大打出手争孩子,中宫表面上是为难的,心里相当满意。她袁家的孩子,就是这样要让别人争的。

厨房里送上宝珠的晚饭,婆媳分开。小小子们不丢母亲,袁夫人就由着他们跟宝珠回房。出门前,袁怀瑜还对卫氏噘嘴,再次示威的把母亲衣角拽紧,奶声奶气发脾气:“不要你跟来,不要你跟着母亲。”

先走出去,见到母亲前面裙角上绣着一朵大花再好看,换拽这一角,牵着走在前面。这就兄弟两个,一个在前面扯着母亲衣角,一个在后面跟着。步子已能走稳,但吃得太胖,肥头大耳比姐姐当年似还要胖,生出蹒跚来。

母子三个人的影子化作长长一大片,最前面一个胖脑袋摇摇摆摆,最后面一个胖屁股摇摇摆摆,一起回房。

卫氏带着丫头们满面笑容跟在后面,光看着就油然温暖。

……

剔亮了灯,把金簪子又收回发上。卫氏在宝珠床前坐下,那里已铺好两个床铺。一个是卫氏的,一个是红荷的。

“奶奶这又看的是什么?”卫氏悄声的问。

宝珠的床大。

古人床里面爱摆一堆被子,宝珠让拿去,睡下两个儿子。

小肚皮腆得高高的,随着呼吸,一起一伏,没有鼾声,也似能听到香甜的呼呼声。

宝珠捧着公文倚坐在儿子们枕边。

见卫氏问,半哄着她:“妈妈,我出去好几个月,积攒在这里,我得看完。”往床里看看孩子们,也来央求卫氏:“让他们再呆会儿吧,等我睡的时候再抱走。”

卫氏今天和宝珠上一回怀胎,处处怕哥儿们碰到相比,好说话的多。

她亲身守在这里,自能照看。又有几个月没见宝珠,有欣喜。宝珠有了,有欣喜。她半带讨好:“行行,晚点儿再抱出来,你只管看,但看过了,告诉我小爷好不好?”

卫氏那眉眼儿带的全是小爷真能干啊。

宝珠看懂了,抿唇笑得甜甜:“小爷威风呢,不去看过就不会知道,”眸子闪动,说到丈夫谈兴上来,放下手中公文,坐得正些,请卫氏坐自己床沿儿上,一五一十地告诉她:“吃烤肉,这么大的烤肉,”

袁训给她的,不过宝珠两个手掌大,但宝珠比划出来的,足有铜盆那么大。

卫氏瞪足了眼:“这么大,可怎么吃得下去?”

宝珠寻思下,像是大了,手往里缩缩,还是小面盆那么大,骄傲的道:“我一个人吃,”

卫氏带笑附合:“所以才能有了?”

宝珠点头:“嗯,我还喝了酒。”

卫氏带笑附合:“所以才能有了?”

宝珠点头:“睡的新帐篷,”

卫氏带笑附合:“所以才能有了?”

宝珠肚子里暗笑,妈妈这一回没有絮叨说跑野马,只有了,就让她喜欢得没处儿搁。

房外,飞雪连天而起,无边无际起来。

茫茫中,似鹅毛似柳絮,似苍穹梨花开。银白带着光泽,月光般铺满大地,无处不在,无处不留。原本夜中的一切,全模糊起来。夜行人,打更声,犬吠等,都似隐在天边。

有什么划破似的来了,流星飞箭般从袁家外墙跳下,落在雪地上。

他一身白衣,落的也有雪,这就不太明显。

望一望方向,寻间屋子直奔而去。才一动步,雪地里起来一张罗网,把他收得服服帖帖。孔青带着几个家人出来,骂道:“不长眼的贼才往我们这里来呢!”

让先关押,往里面来回宝珠。

宝珠还没有睡,卫氏接过消息,打发孔青回去,进来不无担忧:“这是自你走以后,来的第七个?江洋大盗像是今年只寻咱们家?隔壁国公府他们就不去。”

宝珠镇定地道:“因为他们不寻姓龙的人。”

卫氏瞠目结舌:“什么?”

“妈妈,早就有人盯着咱们家。这是找袁二的人。”宝珠打个哈欠,说得轻描淡写。

卫氏急了:“那,你这一回来,袁二爷就回来了,这就更让人疑心不是?皇天菩萨啊,你可不能再出去了,”

宝珠让她惹笑,明知道卫氏是关心,也娇嗔上来:“人家有这么的笨吗?我不在家,自然还有一个袁二爷跃马江湖,”

眼睛亮了,才有身子,在家里让凤凰般娇着的二爷双眸对帐顶子,神往的道:“奶妈,小爷也许我踏平江湖呢?”

卫氏瞠目结舌:“依我看,踏个雪地看个梅花吧,这江湖在哪里?”

“在……”宝珠一本正经:“在外面呢。刚才那个人一来,咱们家就成了江湖。所以明儿出门小心,您别在我前面踏平了,我可玩什么?”

她的态度极大的让卫氏放宽心,念上一句佛,道:“原来这就是江湖,”给宝珠拉拉被角,笑道:“那你踏吧,你慢慢的玩,我一早交待家里人,一脚都不踏,都留给你。只你要有双暖靴子才行,我现找去。”

起身,又关切:“看会儿就睡吧,明天再看不迟。我没有拦着的意思,哥儿们是什么尉?自然有公事,哥儿们还小,小爷不在家,自然你帮着看,我去去就来,再抱哥儿们到小床上。”

出来,隔壁房里空无一人,卫氏身疲力软,在榻上坐下。叹口气,却不见得多难过。自言自语:“我的娘啊,我的姑娘这是什么大福气?一胎接一胎的生,生一胎有亲家抢,再怀上就有人抢,这又要去踏什么江湖。当我傻呢,对我说外面雪地里就是江湖…..走的时候说两个月就回,结果呢,过了年才回。还算好的,过年还知道回来,没把江湖踏成泥才回来…..”一个人悄悄儿的笑:“又有了?起先我拦着她,不让她去,她要是听我的,上哪儿能会小爷?上哪儿能再有,这来的是姑娘哥儿都没什么,亲家都互相打破了门,要孩子呢?”

掐着指头算:“要是个姑娘,以后是什么?”房间虽暗,笑眉笑眼却胜似明烛,把她坐的地儿全染亮,欢喜不禁:“哎呀呀,是个王妃,这我们家可就出了一个皇后,又要有一个王妃,行二的姑娘生得这样的好,又遇上一个会玩的婆婆,不是王妃也就过得不错。哥儿们,”

这就更笑得合不拢嘴:“哥儿们会当大官儿……姑娘福气比老太太好呢…..”

在四姑娘嫁人以前,卫氏一直当安老太太福气最好。她虽早亡了丈夫,但早亡了丈夫的有多少人?像老太太那样有侯爷照看,风吹不动,水泼不着的,可就不多。

“旧事算了吧,老太太以前是对我的姑娘不好,但没有她,怎么成就姑娘的好亲事?”卫氏带着埋怨地笑:“又吃烤肉,”

学着宝珠语气:“妈妈,我和小爷喝酒呢?哎呀呀,早知道不该拦她,野地里虽苦,却是没有苦中苦,就没有甜中甜,”

恍然,意识到自己出来有一会儿,起身来最后笑言几句:“以后不拦她,只照看她不要由着性子,也没有由着性子的闹不是?以后不拦她…..”

笑容满面回房。

见烛光黯淡,宝珠沉沉睡着。红荷正抱瑜哥儿出来。瑜哥儿沉重,抱得丫头颦眉用力气。卫氏帮忙,把小木床上原本暖着的汤婆子拿掉,放瑜哥儿进去。

另一个床,放进璞哥儿。端详着两个哥儿小猪似睡相,卫氏又打心里乐开了花。

两个大官儿睡觉呢。

自去和红荷歇息下来。

……

“砰!”

茶碗摔过来,落在地上片片粉碎。余伯南闪身让开,眉头紧皱表露不悦。对妻子杜氏怒道:“你发的什么疯!”

杜氏脸红脖子粗:“你倒来问我!我没有私相和人约会去!”唇角凝结冷笑:“衙门你也不坐,一个月里你回来一天两天!公堂上压着案子,给那位赵大人审!你当的好官儿!”

余伯南愤然:“官事你不必问!”

“官事!”杜氏嘶哑嗓音:“是旧相好吧!”

余伯南心头一跳,眼角抽搐几下,让杜氏捕捉在眼中。

大同城里有余伯南的旧情安宝珠,余伯南自己心知。但余伯南不相信杜氏知道,他有几个老家人在,也有母亲给他的妾小巧儿,他们敢说吗?

小巧儿都未必明白余伯南喜欢安家哪个姑娘,她到余伯南房里的时候还不算成年,懵懂的很。

余伯南就对妻子厌烦地道:“我刚进家门,你就发疯!不喜欢这里,你回京去!”他行装有雪,靴子半湿还没有换过。

夫妻争吵,房中丫头们全避开,余大人也就没有干净衣裳换,先要看妻子恼怒的脸。

杜氏怒不可逷,话如飞箭:“你骗我!你敢骗我!你今天到家,袁家那个今天到家。”余伯南默然不语。

他的确是为宝珠今天到家,收到赵大人信才半夜赶回。他也就在附近不远,所以回来得也快。

明天赵大人约他同去见宝珠说事情。

宝珠是余伯南心里的朦胧月,自己都不敢掬,何况是让妻子指责在口中。

拂袖就要走:“明儿找医生来看!多吃几贴药!”

杜氏在后面大哭大闹,把他的脚步系住:“不要脸!不要名声!不要廉耻!男人不在家,出去逛一圈儿回来就有了,还神神秘秘跟个喜事似的!”

“谁有了?”余伯南还不知道,先由猜测而有了一抹笑意。让杜氏又嫉又恨。

她的丈夫不喜欢她,杜氏不放心上。双方不爱的夫妻现代也一大把的抓,古代也不是净土。余伯南睡他的妾,睡丫头,嫖个院子什么的,杜氏还是奶奶不担心。

但当丈夫的旧爱是袁将军夫人?

这里面有丈夫以前用过情,有袁将军夫人美貌如花,得宠当家,有……杜氏独对宝珠不悦。女人对某个女人的不悦,全凭直觉,与证据无关。

直觉,也最能主导人的情绪。

杜氏劈面就骂余伯南:“你干的好事,你别装相!”一盆凉水浇到余伯南头上,反身欺身进前走上两步,拳头不由自主握住:“你再敢说一遍!”

他盛怒了。

杜氏怯色上来,往后退一步,想到自己没有错,愈发哭哭啼啼:“难道不是吗!你的妾在袁家!”

“呸!谁是我的妾!你再乱说话,一纸休书给你!”余伯南不会打人,把“休书”祭出来。

杜氏大哭:“袁家借住的褚娘子不是你的妾吗!你敢说以前没有过!”余伯南愣住,谁会告诉杜氏这些呢?

沉声问:“谁对你说的!”

“巧姨娘!

余伯南愕然。

杜氏见他力怯上来,怒气大涨,气冲冲骂道:“自己做事自心知!袁将军夫人回来,我就赶紧打发人去看她。我的上台面丫头可巧儿不在,就让巧姨娘去。去到以后,哼哼!”

余伯南追问。凡是宝珠的事情他都有兴趣。

“怎么了?”眉头耸起,但眸中却平和在追忆往事。

杜氏看得又拧手中帕子,哭道:“就遇到你的妾,那叫什么明珠的!得意洋洋告诉巧姨娘,说袁将军夫人又有了,我听到,就知道你今天一定回来,她都进家,你还能不进家?”

余伯南微笑,宝珠有了?

他见过小宝珠们。

两个小小子,圆滚滚。

香姐儿还小,他没正式拜访过,没见到,但从赵大人那里听说如花似玉。赵大人这样告诉他,自然不怀好意,是想斩断情丝的意思。余伯南因此也能得知,在外面时常想过,小小宝珠和宝珠小时候应该一个模样?

可爱的,娇嗲的,但乖巧的。

春天里掐花儿去,掌珠永远抢在前面,指手划脚:“大的给我,好看的给我,”玉珠永远是避让的,带着丫头花下面散步,念伤春的诗。

宝珠只候着,余伯南会把最好的给她。

他的笑,在此时凭谁见到,都算承认吧?

杜氏浑身颤抖:“你你,你们做下的好事!也不怕她丈夫知道吗!也不怕肚子大了瞒不住家人吗!”

余伯南对于她这个结论只是想笑,如果宝珠有的真是他的,余大人还不开心死。如果坐在这里和自己理论的是宝珠,不但不恼,还要上前去哄。要满面笑容……

他笑起来:“看你说的,四妹妹有了,自然是她丈夫的。”

“她丈夫在哪里都不知道!”杜氏自以为言词凿凿:“拜她好几个月,都说出了远门,回来就有,岂不让人起疑心?我听说,就想到你身上!怕我弄错,又打发个丫头去问,准备送东西呢。结果袁家说,没有的事情!”

余伯南好笑:“她都第四胎了。她有了也犯不着告诉你!再说…..”宝珠去会丈夫,内中总有机密事情,回来就说有了,不是满世界在宣扬她去了一趟军营才回来?

也会让有的人,如杜氏这种,她们根本不信。她们认为冰天雪地的,内宅里多舒服,疯了才去军营那种肮脏地方。一定是偷了人!

第四胎,又要多防备,宝珠袁夫人都不想过早的说。

不想再和杜氏吵,余伯南道:“你不要闹,闹出来你自己没脸面,我可不管!”转身出去。杜氏早在余伯南说宝珠生第几胎时,就气得怔怔,一个人咬牙骂:“记得倒清楚!我没脸面?看是谁丈夫不在家,办没脸面的事!”

余伯南装没听到,叫出小巧儿,问她为什么乱说话。小巧儿也叫冤枉,外加满肚子的怨气。

事实如下。

巧姨娘奉命去见宝珠,进袁家先遇到方明珠。

方明珠见过宝珠才出来,宝珠睡下,她往外面来逛。不用说,收到丈夫给的宝石心潮起伏,乱想一通。

从宝珠这样的好,想到嫁个好丈夫。想到前程功名全依靠亲戚,有人照顾那股子得意劲儿都不一般。

迎面两个人碰上。

全变了脸色!

方明珠涨红脸。遇到小巧儿,就是揭她的脸皮,把她旧事血淋淋扒拉出来。方明珠又正在得意。

明珠只服宝珠,换成掌珠在面前,也一样不客气。得意的人儿,遇到知道自己旧事的人儿,骤然发作,方明珠鼻子一哼,眼神儿就不好看上来。

方明珠见识一般,不是所有场合都能掌握自己情绪。

小巧儿呢,比她还要差。

以前的方姨娘,公子都不往房里去。夫人让她去厨房洗菜,大冬天的她母亲来看她,母女抱头痛哭,余家上上下下都知道是个笑话。

一别数年,人家要当官太太,生个儿子,成了正室。小巧儿本就是嫉妒的,心想人比人,这算怎么回事?就不想让方明珠太得意。

方明珠的鼻子哼,小巧儿的嫉妒,全是一时激起的情绪。

小巧儿叫住她:“方姨娘,你如今好啊?”

可想而知,方明珠触动旧伤,口不择言把她一顿臭骂。

“你是谁!敢来编排我!我丈夫是官儿知道吗?跟着宝珠丈夫混前程。以后还要当大官儿!宝珠这又有了,宝珠待我好,……”

余伯南听到这里也就明白,这两个人心情都不对头。责备小巧儿道:“你不应该再说这件事情,以后再说我只打你。还有,你是该打,为什么你要对夫人乱说?”

小巧儿快要哭出来:“我没有告诉,是打发我往袁家请安,夫人怕我的丫头不懂事体,说她房里的大丫头不在,指个二等丫头跟着我去,就是一直想给爷的那个,她回来告诉夫人。”

对杜氏也有气,把杜氏也扯进来。怯生生地道:“爷白想想,夫人让我去的时候,我说我是房里人不能去,夫人偏说我比别人体面,又说安家是旧相识,我应该见过袁将军夫人,我推不得才去的,这事儿不怨我。夫人后来问我爷和袁将军夫人如何,我不知道,我就没说。”

余伯南面上青一阵白一阵,这事情原来是杜氏瞎猜,对着他讹诈。

把他的表情看在眼里,小巧儿生出解气之感。余伯南在上一任时,路远难走,杜氏不去,小巧儿落得当家像个奶奶。周边尽是蛮夷,但当她是县令夫人一样往来。

这回升职往大同来,小巧儿烧了无数高香,盼着杜氏不要来。结果余伯南的母亲忍无可忍,早就对媳妇不满的她,在家使尽黑脸,虽没有说休弃两个字,也让杜氏觉得危机四伏,又有她常住京里,有一件事情打动了她。

杜氏对宝珠嫉妒,也由此事而来。

一众官眷随袁家往边城居住探望丈夫,先回来一批把边城说得一天十二个时辰,烧杀十四个时辰。

但很快,梁山王世子妃等人到家,把边城说得跟仙境一样,大家还没有玩够,就让接回来。除去世子妃回来看母亲最后一眼,她不抱怨。别的人,连渊夫人怪早接,尚夫人怪早接,小沈夫人永远是最过份的那一个,把父亲胡子揪下好几根,闹得外祖母都头疼,一众叔伯婶娘兄弟姐妹,没有一个不说尽好话,请她再请,此事才算罢休。

小沈夫人还有孕,要是没孕,估计把全家房顶子全揭掉。

第二年,她们生下孩子,宫中格外优待。这并不招人眼。因为女眷看望丈夫起程那天,是宫中辞行,皇帝亲见,抚慰良多,让以为众军眷的表率。

中宫后来看自己孙媳孙婿,就像在对应皇上举动。

满月,抱进去看,再就至少一个月看一回。娘娘和小王爷一个心思,生得不好看,我们也不要。倒不见得辞亲事,换人!

也没有刻意分开前后回来的两批人。头一批回来的,两家生孩子,满月也抱进去看。以后就稀少。

而不是中宫孙婿的卢家孩子,中宫还时常要看,这是摆明给宝珠在出气。后面回来的说宝珠好的,她就对得好。前面回来说大同不好,渐渐不甚理会。

官眷们能走动,杜氏从别人嘴里听听几家孩子都健壮,她心动的想要个孩子,这就跟来。

让当姨娘的肚子里骂,要咬牙。

小巧儿要是还独当一面,也不会有今天和方明珠斗嘴,不就是自己没处得意,看不惯以前同身份的人得意,她一个让人纳过的,不夹着尾巴做人,还敢傲气?

方明珠今天收到丈夫的东西,傲气也有理由。

再加上杜氏早就疑心,就猜出来。余伯南明白杜氏故意试探,就没多责怪小巧儿,只让她以后躲着方明珠,雪中独自往衙门里找地方睡。

闹过一场,本该生气,余伯南却在雪中兴致勃勃。

宝珠有了?

以为是我的?

哈哈……这谣言余大人睡着也能笑醒。他都玉人无望,也就只能想想。带笑见衙门里亮着灯,赵大人还在伏案。

赵大人看不习惯,放下笔,又是语重心长:“还是上次说的,我年长你几岁,老弟,听为兄的,凡事儿要收敛。”

那笑,赵大人只想一拳头砸上去。只能是想袁二爷!

余伯南翻眼他:“不要你管!”低下头又有笑容。赵大人火了:“我让你扮二爷,不是让你想二爷!”

余大人初来,生得好,面又生,扮成袁二爷逛了逛,是个迷惑人的好人选。两个二爷,一个在边城外,一个在山西乱晃,足可以把一般人弄晕头。

余伯南因此不回家,杜氏因为要疑心。

见赵大人生气,余伯南一字一句道:“你不让我扮,我也得扮!”赵大人奇怪:“你又发什么疯?”青梅竹马病又要上来?

“宝珠她有了!以后你少拿公事麻烦她,二爷的差使交给我!”

赵大人也愣住,结结巴巴:“你你…..”随即就怒:“她有了,你怎么知道的!”赵大人明天才去见宝珠,他还不知道。

袁将军夫人一向是和赵大人常商议,赵大人虽不是轻薄宝珠,就冲是个朋友吧,本来大家好,现在来了一个人,他却知道的更多,赵大人怒目:“你又干了什么盯梢的事情!”

“要!你!管!”余伯南硬梆梆回过去。睡的心情这就没有,寻几个公文挑灯夜看,不时的,嘴角弯起,宝珠有了……

还能怀疑到我这里来?

个人心思不言明,无人知晓。余大人就在这儿没完没了的喜欢,都看得出来我和宝珠应该是一对吗?

赵大人就气得在旁边喘粗气,这人真不像话!

我是青梅竹马!

赵大人鄙夷的就是这句。

青梅竹马你都没到手,还好意思说出来。你怎么不去撞南墙呢?

两个人各占一案,各自心思,连夜办起公事来。

…..

福王没到十五,就晕头转向,不明就里。

以古代的交通,消息往来,他也就这时候收到。汇个总,福王直着眼。

桌子摆的信件一堆,先是定边郡王来信,大骂福王不管用。

以郡王之尊,是不会和苏赫直接联络,联络苏赫的是福王。定边郡王说让梁山王逼的苦。一直不敢去见梁山王,就到处跑,装自己没收到王爷让去会面的书信。

陈留郡王扼住去京城的路,也到处找他。找他不是为通知梁山王要见他,是陈留郡王要报仇。扣下他的府兵还用了刑,陈留姓王手握王爷令箭,正大光明的来寻仇。

他要不是守道路,早到处追着定边郡王打。定边郡王没遇到,遇到定边郡王的家将,陈留郡王老实不客气地扣下来,也动了刑。放出风去,只等定边郡王来要人。

定边郡王迫切的等着造反,就是没有苏赫先动兵马,吸引得梁山王调动诸郡王尽数过去,他不敢动。

他一家,打不过梁山王那几家。

再来东安郡王,推推托托,摆明是观望。有便宜就上,没好处就不来。

项城郡王更是装糊涂。梁山王大军摆开,包括长平郡王在内,对项城郡王形成半包围之势,现在王爷不是打苏赫,像在打郡王。项城郡王急得热锅上蚂蚁,原地煎熬。

苏赫来不了,郡王们也指望不上。原本想好的,三下里一起发动,福王断梁山王的粮道,在内地里制造混乱。苏赫直进中原,郡王们直闯京都。

京中内应一起发作,这就完全用不上。

陶先生在旁边叹息:“成大事,艰难呐!”

福王眸中闪过狠毒:“一计不成,我们还能二计!但是,这个袁二到底是怎么回事?他到底在边城外面,还是在山西!”

“王爷,这是声东击西吧?”

福王冷如冰霜:“我不信!我看和大同袁家分不开!”狠狠道:“再找人手去查探!”陶先生觉得大可不必:“前后我们重金买动七个人前往,七个人再也没有回来。”

“这更说明袁家藏龙卧虎!”福王打断他。

“但隔壁是国公府不是吗?也许是国公府…..”

福王反问:“国公府里还有谁?一个龙四,再就刚回来的一个瞎子国公,龙八公子也是刚回来,袁二前两年出来的时候,国公父子全都不在家!只能是袁家!”

负手对窗外:“谁也不能挡我的道!要么,他为我所用。要么,就不用再活着!”眸光暗转:“和京里的那个,一样!”

陶先生也就不再劝,道:“那王爷也不用生气,不管咱们用哪一计,您要报的仇都能报得!该得的江山也会得到!只是一计险,一计奇就是。”

“奇计不成,就走险计!”福王接话,幽幽起来。他心头涌动的是对妻子儿子去世的仇恨,仪儿,他默默地道,父亲这就要给你报仇了!

亲手杀你的人,可以去死了!

大雪落在房顶上,这是一桩独门小院,离大同城门不远的街道上。这是福王长年的一个落脚处。

因为日子久,他就放心地住在这里。本是想等待苏赫才住这里。

票票,

随便求下个月的票票……呃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