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四十三章,闻恶耗不见得悲伤的谢氏/侯门纪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等不来苏赫,福王比定边郡王还要恼呢。但好在他筹划几十年,还有他招。

……

对谢氏说龙怀文的事情,比想像中简单得多。

正月十五那天,辅国公不能起来。宝珠不能用酒,但过年席面上总要有酒,这个团圆饭就宝珠在家用饭,桌旁是女儿香姐儿睡在小床里陪着。袁夫人陪辅国公用饭,余下人等在大厅里吃。

饭后,龙怀城让人请来谢氏。

谢氏来的时候还纳闷,对带路的丫头笑:“八奶奶有什么事情?刚才却不说。我累了一天,才进房里想歪着,这又要走路。”

丫头是八奶奶的人,伶俐地道:“大奶奶要是累了,您等着,我给您要顶小轿子去怎么样?”谢氏嫣然:“你有这份儿心就行,算了,我还能走,就是小哥儿累了?”

低头问儿子,大名龙显贵。

“显贵,你累不累?”

龙显贵比加寿大一周岁左右,四周岁,虽然玩了一天但精力旺盛。漫不在乎:“我还能跑呢。”一气跑到前面,谢氏的丫头跟上他。

谢氏在后面笑,让他慢些,龙显贵逞能,偏要一溜烟儿的在前面。

直到辅国公夫人房外,谢氏才把儿子追上。扯在手里笑着进来,见国夫人婆媳,老八全在。都对谢氏陪笑:“到里面来说。”

在里面,又见到姑母袁夫人在,谢氏也没多想。让显贵问了祖父好,自己也问过辅国公晚饭用得可好,国公夫人就亲切的唤她坐下,龙怀城转身出去。

谢氏没留心,心想今天出了什么事情?又是父亲又是姑母的,像是要说大事情,却又没有别的妯娌在,就坐下,八奶奶亲手倒茶上来,正说当不起,门帘子一揭,龙怀城换了件衣裳进来。

有辅国公在,又并没有正式发丧,龙怀城是件素淡衣裳。

但大过年你换衣裳,换成这颜色。谢氏惊得抬眸,直直瞪住龙怀城。龙怀城对着她拜下来:“大嫂节哀,大哥英勇捐躯,已经没了。”

都预备着谢氏摔茶碗,但谢氏只是呆若木鸡,还在消化龙怀城的话。房中眼眸全在她身上时,辅国公轻咳一声:“老大媳妇,你不要难过,你在这个家里,就和老大还在的时候一样。”

谢氏打个寒噤,都以为她要哭的时候,她也没有泪。只是把面上僵抖落下来,徐徐的,把手中茶碗放到几上。

怔忡地道:“八弟,是真的吗?”

龙怀城面容郑重,拜过已起来,欠着身子:“大嫂听我说,小王爷派我们去探路,同去的人有我们兄弟、小弟和太子门下一干子人,本来挺顺利,但在回来的路上,不幸遇到狼群,大哥他战死了。”

这话里虽然有出入,但龙怀文的死因是一字不差。

谢氏神思恍惚起来,眼神儿飘忽地不知该放哪里。

对面坐的是国公夫人和袁夫人,八奶奶和显贵伴在她身边,显贵还不懂,还在玩一个国公夫人给他的东西。

谢氏的眸光就落到国公夫人面上,国公夫人满面慈爱正要接,见那目光又弹跳起来,再落到袁夫人面上,袁夫人也正要接,眸光又弹跳起来,显然找不到落的地方,谢氏缓缓站了起来,梦游似的往外面去。

“母亲,”龙显贵唤她。

八奶奶抱住他,低声道:“等下给你钱,只这会子别打扰你母亲。”龙显贵就不再要母亲,由钱,看向袁夫人,也是问:“姑祖母,加寿从此不回来了吗?”

他新丧父亲,袁夫人赶着也要疼爱他,招手让他到身边,袖子里取钱给他,怜爱地道:“以后带你去京里见加寿,可好不好?加寿今年是不回来。”

龙显贵得了钱也不怎么喜欢,主要是没有和加寿一同讨钱时喜乐。哗啦着钱,低声道:“说好了讨完了钱就回来,这又骗人一年。”

“显贵啊,”辅国公招手他。

龙显贵走过来,辅国公试探着找到他,摸到他的头上,温声道:“以后你要多多来陪我才好,祖父只喜欢你来陪着。”

“可,祖父不能陪我打拳了不是吗?”四岁的小公子天真的问。

辅国公不介意孩子话,笑了:“但祖父依然可以教你打拳。”

这里安抚着龙显贵,也担心谢氏。八奶奶早使眼色,有个丫头跟着谢氏出去。不大会儿功夫回来,说大奶奶回她房里去了,八奶奶就起身:“母亲姑母,我跟去看看。”

国公夫人说好,袁夫人却道:“如果是哭得凶,由着她哭会儿。”八奶奶会意,点头出去。

……

“你们都出去。”谢氏回房,就吩咐房中的人。几个正铺床叠衣裳的丫头不明就里,放下手中活计退出。见大奶奶亲手关上房门,“格登”一下,上了门闩。

丫头们面面相觑,不知道这是怎么了?就没有地方去劝。

谢氏背着身子靠在门后,几近瘫软,心头涌上不见得狂喜,也是惊喜。

她从没有咒过丈夫死过,在他上战场后,也为他烧香祷告愿他平安。但听他的死讯,谢氏只让闷黑棍似的蒙上一下,随后浮上来,全是一颗提着的心落肚子里。

她这就不用担心大公子回来,要为了二姑娘的事发脾气。

苏赫破城,龙二姑娘乱跑,死在乱兵中。凌家匆忙的发丧,谢氏不但没有过问,人也没有到场。

有亲戚过来告诉她,说凌家像是薄皮棺材一口打发龙二姑娘,谢氏不接腔。又有亲戚说,凌家像是薄皮棺材也没有,谢氏也不接话。

她恨透了龙二姑娘,亲兄弟龙怀文又不在家,谢氏一概不管,好似不相干的人家里死了人,与她无干。

一口气是出了,但以后的担心日日夜夜。

龙怀文为人暴躁,又只有一个母亲和一个姐姐龙二姑娘,就谢氏来看,大公子把凌姨娘和二姑娘看得比自己重。

担心大公子回来要和自己生事情,谢氏就巴着宝珠不要再回京,到时候可以去投靠。又和国公夫人妯娌们打好关系,到时候也有个帮的人。

今天听到他再也回不来了,谢氏本能的轻松起来。

夫妻一场,生的也有一个儿子,但谢氏轻松的很“本能”。

她更本能的知道不能让公婆、姑母和八弟夫妻看出来,她就装得六神无主,快步的回自己房里。

在这里就可以大喘一口儿气,好好的喜悦一下。

那个凶狠吓人的人再也不会回来了。

自己也不用再担惊受怕。

夫妻间恩情总还有的,但想到凌姨娘和龙二姑娘,谢氏就只有恨。

她倚在门后,一步也不愿意动。尽情的想着以后的日子多么的好。古代女眷,有了儿子就有依靠。又有公婆在,妯娌们也最近尽量相处的好,还有表弟妹在隔壁,姑母又是和气的,以后不用担心了……管过家后,玩花看水,月钱给儿子存一部分,余下的可以随意的花…。谢氏舒畅的呻吟一声,满意的叹了口气。

她不会说“自由”这个词,但她此时陶醉在以后的无人约束中。她的眉她的眼,她的唇边笑,她腮边的迷醉,无不体现出她听到丈夫死讯,欢乐得尽兴。

当丈夫的泉下有知,不知作何心情?

直到八奶奶过来,外面的丫头请安,谢氏才醒过神,听外面八奶奶田氏问:“大奶奶心情可好?”谢氏忙打开门,装出悲伤模样,颦起眉头,没有眼泪没有办法,道:“八弟妹请进。”

烛光晕人面,八奶奶也没看清楚。只看到谢氏不哭,她反而放心。她来,就是劝不要哭的。

房中,和谢氏同坐下。谢氏低着头,八奶奶劝几句,谢氏到这里,才真的伤心上来。想到总是夫妻,他为人性子不好,劝了又劝,总是不听。又做许多坏事,总是连累自己在家里受气。谢氏痛哭出来。

看在八奶奶眼里,还像是大嫂先是怎么忍住,怎么难过痛的积在心里。谢氏不哭,八奶奶是放心的,谢氏痛哭出来,八奶奶也放下心。道:“哭出来就好。”

房中丫头这才知道大公子没了,一个一个也进来陪着哭,一时间哭声大作,像守灵举哀。

隔壁凌姨娘听到,让一个看她的丫头来问。谢氏邀请八奶奶:“弟妹和我一同去对她说吧。”八奶奶却不肯去。

国公夫人龙怀城是凌姨娘母子的眼中钉,八奶奶也是一样。国公夫人可以度量大,不理会凌姨娘以前的作为。凌姨娘的得势,与项城郡王不无关系。国公夫人要恨,也是恨自己的侄子项城郡王。

但八奶奶恨凌姨娘,就说不去。她过去告诉凌姨娘,凌姨娘还不以为她是看笑话的。要八奶奶表现得多伤心,又不是她房里的事。

谢氏就得以自己去告诉凌姨娘。

打发丫头出去,一样把房门关上。搬把椅子坐到离凌姨娘床前好几步的位置,抹去泪痕,谢氏和凌姨娘直视。

就在以前,龙怀文还在的时候,谢氏也是不会这样和凌姨娘对眼的。虽然凌姨娘算活在她手底下。

凌姨娘身子颤抖着,嘴唇抖动着,已经有感觉。

谢氏异常平静的告诉她,话出口前,她自己都没想到自己会有这样的平静。

“大公子没了,战死沙场。”

凌姨娘身子颤抖着,嘴唇拉动着,呆呆对着谢氏。

谢氏毫不掩饰自己的如卸重负,长长的呼一口气,就见凌姨娘眸子憎恨的火辣辣过来。谢氏还是平静告诉她:“你要寻死呢,随你。你要不死呢,我不少你一碗饭。”在这里也憎恶上来,谢氏只抱怨了这一句:“以前在你手下过日子,你可没有这样的善心…。”

说过,谢氏起身往外面走,泪水又下来。

她没了丈夫,却得了轻松,床上的那个人是她最恨的,恨的多过丈夫和龙二姑娘。但她没了女儿又没了儿子,活着也不过是个行尸走肉罢了,是了,还走不成肉,她瘫痪在床。

成亲十数年的怨气,就此一扫而空。

也不会去想什么天网恢恢的话,有时候恶人是占上风,好人是不得志。但有时候世道,还是公平的。

谢氏再没有恨,去国公夫人房里接回孩子,一心一意地悲伤起丈夫来。人总有好的地方,想到他的好,也就能哭得出来。

龙显贵披麻戴孝,准备几件龙怀文的衣裳,生前爱物,买口厚棺材装进去,第二天辅国公府正式举哀,同时也等待京中官职回复下来,出殡时写挽联也好看些。

……

一个人死了,别的人还要活。

……

正月还没有出,龙怀文追封的官职下来,谢氏的诰命也下来。丈夫当官,当妻子的不见得全有封诰,谢氏成了在八奶奶这世子夫人之前,有封诰的人。

龙怀城请封世子的折子,倒还没有回复。

上折子这东西,不是全都卡着时间批示。有的缓有的疾。谢氏就成了妯娌们中得意的第一人。

谢氏不是个糊涂人,仔细想想这封诰是从哪里来的,就不难想出,一,是姐丈陈留郡王上折子,大公子是在姐丈帐下。二是梁山王肯往上呈,王爷还要核算一遍,该打回去的就打回去。三,是京中肯认可。

京中肯认可,关键在梁山王和陈留郡王手里。梁山王肯认可,表面上也是在陈留郡王手里。

但嫁过来十数年,谢氏还能不知道,陈留郡王因妻子的缘故,和大公子半点儿也不好。大公子曾回过家来发脾气,说陈留郡王听郡王妃的话,刁难他们兄弟。

为什么听郡王妃的话就刁难龙家兄弟?

还不是为了袁家表公子训。

又知道梁山王府是袁家的亲家,在弟妹还没有生下孩子时,就把亲事在京里由中宫娘娘定好,都说这是加寿的面子,谢氏总知道加寿不过是个孩子。

只要不是太糊涂的人,都应该清楚龙怀文的官职和妻子的诰封总是借了袁家之力。谢氏跪守灵前,更没有太多的悲伤,多的是感慨。

大公子一生与袁家表公子不和,但死了死了,还要借他几分光。谢氏低低自语:“你若泉下有知,你可知羞愧吗?”

龙怀城已经离去,龙四在这里帮着守灵。一个人走来请他:“国公叫四公子去。”龙四面色微变,但不能拒绝,道:“我这就去。”

去的路上,白幡展扬,家人们身有孝衣,落人眼中总生难过。龙四的心情就更加不好。

龙五的事情出来以后,宝珠劝着他一旦事情不能扭转,要他扛下这事,龙四虽然内心交战,也答应下来。

答应扛事情虽难,和面对父亲相比,后者更难。

辅国公重伤回来,龙四也暗吐一口气。他都愿意扛事情,是不太愿意听父亲的训。但又知道躲不过去,就一天一天的等着。

这一天到来,父子总要面对商谈这件事情,也许还有责骂,龙四也无法躲避,硬着头皮过去。

国公夫人伴在床前,静静坐着,听到脚步声,柔声道:“老四来了。”国公没有回话,但循着脚步声扭过面庞。

眸子还是炯炯,但转动顾盼落点不对,显然还是不能视物。

国公夫人知趣的避出,把门帘子放下。龙四垂手,虽然父亲看不见,也不由自主垂下面庞,不敢直视于他。

“老大的事情办得可好?”辅国公缓缓问出。

龙四回道:“好。”揣摩着,难道是只问老大的丧事?也是,家里就我一个男人在家,外面事情我做主,父亲自然叫我来问。

但头上一把刀悬着,总觉得父亲不会不问五弟“通敌”之事。

第二句,国公还是说丧事:“可光彩吗?”

龙四恭恭敬敬回道:“光彩,新升官职一下来,就把挽联上旧有称呼全换掉,大哥虽然战死,也有皇恩浩荡。”

辅国公面有唏嘘,虽然看不见,也把眸子紧紧闭上,一脸的痛心模样:“自祖辈开设国公府以来,镇守边镇数代,战死的将军士兵牌位数不胜数,这又添上一个。”

“父亲不要难过,好在还有显贵,大哥后继有人,父亲您可以放心。”龙四劝道。

辅国公似没有听到,平躺在床上的他继续道:“将军宿命,就是战死沙场。死后尚有追封,也不算辱没祖宗。”

龙四的心头一紧,背上没来由的一寒,有道凉气从上往下直到脚心,这就全身透骨的寒凉。以为父亲就要说五弟的事情,却听辅国公道:“你辞官吧。”

淡淡,就这么一句。

龙四一下子就明白过来,泪水潸潸而下。

生长在官宦世家的公子们,打小儿就应该知道自己的职责是当官。龙四龙五为在军中不能出头,上有陈留郡王,上司喜好很是重要,哪怕这上司是亲戚。弃武从文。

科考不止一场,才算得中。又侥幸选官回到家乡,人头地面都熟悉,这官就好做。排挤黑幕都没有。现在父亲让他辞官。

龙四颤声道:“我……以后怎么办?父亲,我都还没到三十岁……”这就要赋闲在家,一生到头可以看出,这不是要闷死人?

辅国公倒没有凶他,放缓嗓音,是劝解的语气:“老四,我虽看不到,你却能看到,老大的丧事算是气派的。”在这里,语气一滞,有几分僵呆:“打个比方,老大要是有过错的,这丧事还能这样的好吗?”

龙四呆若木鸡听着父亲说:“老大若是名声不佳的,先不说他带累家里的声名,就说这死后,还能有这样的光彩吗?”

下面要说的话,让辅国公有了笑容:“我知道你心存也许躲过这劫的心思,还想继续为官。也许你还想认真勤政,以弥补你内心的遗憾……。”

“是……”龙四痛苦的蹲到地上,让说中内心。

辅国公叹气:“可你这心思,至少一多半是想到阿训现在圣眷高,还想沾他几分光,由他帮你解开这劫的意思?兴许,也想到加寿养在宫里,你姑母也能帮你说上话,”

龙四泪水滴滴落到地上。

“所以我劝你,趁表弟圣眷还高,辞官吧。也免得以后这事情有人翻出来,你把他也带累。也正有阿训圣眷高,你辞官后,这件事京里总要给他几分面子,纵有证据,也许会放过。老四,正是有你表弟在,你大哥死了,才能还发丧得好看啊。光彩这事情,用得光光的,以后你还用什么?”

龙四无话可回。

咀嚼一下辅国公的话,如雷轰顶。忍不住问道:“那大哥他有什么不光彩的事情?”

辅国公叹得更如秋风寒冷:“就你是他的兄弟,你觉得他又光彩在哪里?”把龙四堵的不能再问,半晌,道:“父亲容我想想。”

“想去吧,还有你表弟在,事情就是闹出来,家里还算能得保全。”

龙四出这房门,耳边还有辅国公的话在:“百年名声,险些毁于一旦。”长长的似从远古风中来的幽叹,直挂到龙四心里。

双腿如灌铅般的走着,身边有家人行走来往,叫一声:“四公子,”就去忙他们的事。人人都是忙忙碌碌的,而自己就要闲在家里。

朝看白云流水,晚对暮春逝去,这不是要生生的把人逼疯掉?

另外还有亲戚们间、知己们间、同僚们间的疑惑,用什么去面对他们猜测的眼光?以后谣言四起,以后日子怎过?

龙四头昏脑涨的回去房中,没歇上一会儿,就让人找出去。外面亲戚知己旧友同事都来吊丧,唯有四公子一个能出面的男人,他还不能歇着。

吊丧过,去用茶,寒暄来去说的全是追封的官职,又举例说明哪些人战死以后,是没有官职追封,家中妻子也没有诰封,言下尽是对国公府的艳羡和仰慕。

龙四由父亲的话想一想,如果家中通敌名声出来,还有这么些人上门吗?经过门前车水马龙,再到门前车马稀,那才是最让人难耐的吧?

说话的人越是羡慕,就越像对四公子遍身扎满刀。他强忍痛苦,还要陪着他们说些家中如何生发的话,一天过得像是十年,到晚上人累心累神累,以前觉得五弟死的苦,现在才发现活着的自己才叫苦。

……

二月初,龙怀文等来官职,随即出殡。宝珠坐在房中,听红花告诉:“四公子辞官,四奶奶又和五奶奶生了一场气,五奶奶哭着要来找奶奶说话,是国公夫人拦住,拉到她房里,国公又叫去四公子四奶奶,不知道说了什么,这就安静下来。”

宝珠轻轻点头,既没有去劝的意思,也没有就打发人给五奶奶送份儿东西表示安慰。

宝珠能做的已经做过,宝珠也不是万能的,宝珠只能做到这里。

宝珠也不是个闲人,就是现在,红花刚说过,外面就有人回话:“赵大人和余大人来见奶奶。”红花退出去,卫氏把坐在地上玩耍的两个小哥儿往外面哄,再笑眯眯对宝珠道:“不耽误你办正事,不过你想着身子,别说太久。”

袁怀瑜和袁怀璞还不乐意出去,一个屁股往地上堆不肯走,一个拿小手推卫氏,嘴里说着:“你走,你走开!”

宝珠笑道:“宝贝儿,出去不许打架哦,”

袁怀瑜袁怀璞一骨碌爬起来,争着往外面去。卫氏跟在后面撵,见明明二、三道台阶,但小小子们没费事的就下去,往通那府里的角门去。

房中也能听到卫氏的喊声:“哎,昨天才把表公子打了,是让着你们小,别去了,哎……”宝珠抚着肚子笑起来。

丫头带进赵大人和余伯南来。宝珠拿起新收的信件,说也奇怪,这信直接给了宝珠,并不是先呈赵大人。

“两位,王爷的意思,有些事情要变变才行……”

……

“王爷他是什么意思!”项城郡王皱眉。

他站在营外一个高丘上,二月春风犹寒,春草未出雪犹在,看上去一片白茫茫全无生机。而附件的军营,帐篷透着冬雪浇过的灰黄色,更无生气。

和项城郡王的脸色差不多。

一个军营,不应该是这气势。但似乎从士兵到郡王,都带着不耐烦。就是守营的兵挺直胸膛,面上也生出无奈色。

身边有几个将军,也有几个幕僚打扮的人,有一个正在回话。

他坦然道:“以卑职来看,梁山王声明他的存粮不足,近三个月内不能支应各处军粮,要各处自己供给,这是王爷一直不敢承认的粮道截断,是真事情!”

项城郡王拧眉:“当然是真的!我有消息,相信别人也都有消息。截他的粮道的人遍布几个省,”

那幕僚微笑望来。

像在等项城郡王的下一句话,但项城郡王却偏偏不说。项城郡王也看过来,用目光询问着,等着这个幕僚回话。

幕僚只是笑,一个字没有。

项城郡王激将他:“曲先生,你有好主意,你为什么不说?”幕僚左右瞟瞟。有几个人已经怒容。

论资排辈来说,这姓曲的幕僚并不是最老的人,他有什么资格当着郡王的面蔑视别人。

项城郡王见状,更是呵呵地笑着:“这里全是我信任的人,有话可以明说。”

“郡王也就猜到,这一次忽然的大乱从去年直到今年,王爷也算能支应,坚持到这就要春暖花开才吐口说他军粮自筹,没在冰天雪地里说不行,已经算厉害。”

项城郡王应道:“是。”

“郡王您也明白,现在是二月里,王爷近三月内不能给粮草,二、三、四,这三个月,又是所说青黄不接,新粮未生,旧粮已尽的时候,各家郡王就是有办法想,要自己顾全军,只怕也有难度。”

曲先生稳稳:“郡王,现在摆您面前就是两个难题。”

项城郡王眯起眼。

“一,是大乱不止,”

项城郡王眼皮子一跳,沉声道:“谁有这个能耐!”

“王爷大军全摆在外面,让苏赫系的不愿回去。大乱不止,还是有可能的。”

项城郡王旁边的人都变了面色。有人呵斥道:“曲甲,你好大的胆子,敢诬陷有人造反!”

曲先生无辜的摊开手:“不是我诬陷,咱们虽然在外面,这快近半年,也该看得清楚!情势,如此。”

项城郡王止住争论,道:“那二呢?”

“二,就是郡王您是什么打算,是在这里原地挖野菜抗过三个月,还是?”

项城郡王眯眯眼:“我可以抢粮不是?”

曲先生笑眯眯:“郡王您忘了,这里附近没有太多城池,您去哪里抢粮?游牧民族家产全在马背上,他们历朝和汉人发生冲突,就是他们总缺粮!”

眼望北方高岗:“最近可以借粮的地方,离此数百里。虽然远,但只怕也知道数处大乱,王爷和各郡王的危难。人家不打郡王您就是客气的,您去抢粮,这主意不好。”

项城郡王大笑出来:“看来,这三个月本王日子好过不了,”

“可不是,”曲先生含笑。

项城郡王亲信的家将早就不服,道:“曲先生!郡王留你当先生,是生主张,不是灭威风的!”

曲甲还没有回话,项城郡王伸手拦住他:“别不让人说话。”走到曲甲面前,项城郡王躬身一礼。

在场的人都吓了一跳。

曲甲让了让,也面有骇然:“郡王您这是何意?”

“先生看得明白通透,”

这话一出来,旁边的人个个不服。

曲甲说的话,是所有人都能看得出。这所有的人不但是看出,而且是都有确实消息来源,梁山王的运粮道,早在去年冬天就让断掉。

据说陈留郡王之弟强行运了一批粮草,再往后,就像是没有送过。

狡兔有三窟,梁山王也算能支撑的,才到现在。

又他为什么不敢回师,这个就没有确定消息,但都猜测边城数省的大乱,与苏赫必有勾结,梁山王在这里挡苏赫呢。

他是不敢回去。

人人都知道的分析,项城郡王却只请教曲甲一个人,左右的人脸全气得通红。

项城郡王就像没看到,继续对曲甲恭恭敬敬:“先生一定有好主意教我!”

目光,都想把曲甲钉死在地上才舒服。在这样的眼光下面,一般人总会受些影响。但曲甲略一沉吟:“卑职是郡王的人,有话自然明说。”

这就也不管旁边有多少人在听,侃侃道:“郡王您现在不是过这三个月的事情,而是要把边城数省的乱,和眼前的事情结合起来。以卑职来看,如果真的是和苏赫勾结,苏赫必然来找郡王。郡王您何不找他借粮?”

“他为何带的就有足够粮草?”项城郡王眸子紧绷。

“如果勾结,苏赫随身必然是带足粮草。他要借道,您要借粮……”

“胡扯!”

“这是让郡王造反?”

指责声中,曲甲斜斜一睨,大声道:“您借到粮草,随时可以回师!没有粮草,还谈什么报国!”

一个人挺身而出:“那郡王这就有了把柄在苏赫手上!”

“总比饿死,和断粮草让困死,再来打不动仗,战死的好吧!”曲甲和他对上。

又一个人挺身而出:“梁山王怎么会放过郡王!”

曲甲冷笑:“各位还看不清眼下情势吗!战乱将起,谁生谁死有谁敢先断言!”

大家倒吸凉气,吃惊的看着曲甲。曲甲冷哼一声,拂袖而去。

他走后,在场的人七嘴八舌:“郡王,他的话不能听!”

项城郡王却道:“也许有理。”这就让散去,项城郡王大步回到自己帐篷,怀里抽出一封信。信是羊皮卷的,汉字所写,但最下方,换另一个人的笔迹,弯弯曲曲的文字,项城郡王认的蛮文也有,知道那是个名字。

苏赫!

信是苏赫所来。

里面开明条件,他给项城郡王粮草,项城郡王给他让出道理,让他不伤兵卒的过去。如项城郡王愿意,苏赫愿意与他平分当朝。

把信掷在案几上,项城郡王恼怒地道:“果然,福王与苏赫早有勾结,在我身边,也早安下内奸!”

迅速回想曲甲的来历。

他自称屡试不中的秀才,慕项城郡王的为人,前来投奔。算算日子,他和让项城郡王数年前杀死的那个秀才,是同一年来的。

一个留在项城郡王府中,一个跟项城郡王在军中。

项城郡王狡猾阴险,在老侯到山西那年察觉不妙,又觉得福王不可能成大事。福王找上门的时候,是各郡王怀有怨言的时候,项城郡王和别的郡王一样,会见福王,那也是很久的事情。

福王行走在外,项城郡王也帮他行过方便。和东安郡王一样,是个看笑话的心思。

一个人把自己王府都丢了,你还能作出什么大事?

直到雷不凡的事情出来,项城郡王才觉得不妙。这位办大事,别把大家一起放进去。项城郡王当时肃清府上,也肃清军中。在收到苏赫的来信以后,项城郡王就知道身边又出奸细了。

他最近总骂梁山王,苏赫就这个时候来信。在幕僚中试着找一找,这就又找出来一个。

把苏赫的信揉得紧紧的,项城郡王狞笑:“蛮夷也想占我中原,你当本王是什么人!”他为人是不怎么样,但卖国贼是不当的。

把这件事情苦苦思索之时,帐篷外有人回话,进来几位将军。品阶全都不低,有的是他的家将,有的是他的心腹。

项城郡王来了精神,手下盖的羊皮信并不遮盖。信来的第二天,这几个人也全都看过。稍有笑意:“都安排好了!”

“回郡王,按您的意思安排妥当!”

离项城郡王最近的,是他帐下有名的大将叫迟冲。笑道:“苏赫要借粮,咱们还能不要?”别的人哄地笑出了声。

笑声,让项城郡王紧结的心松软很多。跟着笑道:“他太聪明!就不想想我们血战几十年,结下多少冤仇!就不想想我的父亲是怎么的死的!”

苏赫对着袁训要报杀父仇,项城老郡王的死虽不是苏赫所杀,却和苏赫有关。

“就是真的和他借粮,也要防备他借道是假,偷袭是真!”迟冲兴冲冲:“这一回咱们把苏赫杀了,梁山王那里就不能只优待别人,好歹的,也得往太子府上,给郡王您寻门亲事。”

“哈哈哈……”

帐篷笑声更大。拿陈留郡王说起来。

“以前没见他有过多大的圣眷,忽然就三门亲事全在他家,他凭什么!”

“全是郡王,全都和皇上不是同枝,要给亲事,理当全给!”

项城郡王在这样的语声中面有陶醉,虽然他内心的主意完全不是将军说的那样。光一个梁山王的态度,就足够项城郡王担心。

项城郡王要借着狙杀苏赫的机会,把龙怀文的事情给抹过去。

几兄弟加上一帮子英勇名声出去的太子党,大家出了门,别人全胳臂腿的回来,只有龙怀文没了,说是战死的……这话可以骗天下,却骗不过和龙怀文勾结已久的项城郡王。

龙怀文只能是死于非命。

项城郡王听到他的死讯以后,哪怕他再封官,哪怕他再萌妻,也惊出无数身冷汗来。

节日快乐!

……。

呃,发布一个不是愚人的消息。

本月,没完没了要票票,多更要票,不多更也要票……上榜去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