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四十七章,旧年仇恨/侯门纪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龙家兄弟人人心中矛盾,都盼着项城郡王去死,又在战场上,四面不但有自己的人,也有一些项城郡王的人,就是没有项城郡王的人在,也有袁训嘱咐过不能擅杀郡王,这又不能亲手杀他。

他还偏偏醒过来。

龙三龙六龙七龙八一起白眼龙二手中装水的羊皮袋子。

龙二搔搔头,压下声音道:“不是老八说的要他活着好算账。”龙三龙六龙七龙八的白眼儿齐齐放到龙二面上。龙二自知理亏,低声下气地笑:“现在咱们怎么办?”

趁着项城郡王没大知觉,脚尖猥琐的在他脸上蹭上几道泥,龙二嘻嘻:“难道要当他的救命大恩人?”

龙怀城往地上重重吐了一口。

……

这是哪里?项城郡王觉得眼皮酸重涩难以抬起,眼前的一线光让他恍惚看到什么摇动着。打一个激灵,身疲软痛的他也无法动弹,只有耳边呼啸地回想起乱兵呐喊愤怒指责血肉横飞。

“刘向!”这是他忠心的一个将军,在他面前被杀死。

没有人应答。

“钱衡!”这是乱兵中让卷走的将军。

没有人应答。

“罗松,你个狗娘养的……”乱动怒气,项城郡王呼吸急促起来。他看到面前金戈铁马光华刺眼油锅刀山场景狂舞,他看到数十年前死去的人曳曳而来。他的心往下沉。难道这是地狱吗?

猛的,他眼睛大睁,见到灰色的军制帐篷顶子,黑漆四方案几上的烛火。这烛火透着眼熟,以项城郡王伤后又让踩踏的身体状况,要想上一想,才发现他沉浸在刚才地狱里的那点光,就是从这里而来。

一个男人端正坐着,把后背给他。

乍一看,项城郡王觉得自己不认得他。他有宽厚的肩膀,军中常见的好身材。他的盔甲镶金泛起富贵色,不会价值很低,也意味面前这人身体不普通。

脑海中翻江倒海的出现小王爷得来的苏赫盔甲,那让人要流口水的盔甲是异邦所制,铸造的时候掺上别的物质,不需要用刀剑去试,久经阵仗的将军搭眼瞅过,就知道取这样的首级军功高。

苏赫?……

半边身子强撑而起,项城郡王包扎的手去按腰间。我被俘了?手按了个空,碰到伤处无处不痛时,他将起未起的身子千斤石般坠落床上。沉重的身躯压得行军床“吱呀”一声,项城郡王紧咬牙关,也逸出呻吟似的痛呼。

闻声,男子回过头。

烛光从半侧身子的他肩后射出,一半儿光迎向帐篷和地,一半儿光搅碎在他的身后,晕黄有如星辰,把男子面貌清晰的勾勒而出。

他有一张遗传自父母的清秀面容。

他的父亲是刚毅方脸,他的母亲当年曾是族中出挑的美人儿,鹅蛋脸儿杏仁眼。到了他这里,随了父亲的脸型,却随了母亲的眼睛。黑而亮的眼睛此时透出的,是无边的愤恨!

项城郡王眸中却透出惊喜。

“老八……是你……”撑起的那口气松泄下去,项城郡王无力重回枕上。脑袋里思绪打个转儿,他转瞬骇然,就是全地狱的鬼都在此时出现他面前,他也不过就这么惊惧。

苏赫,同他相比更算不了什么。

项城郡王心头闪过一句话,不是被俘,但此时重伤面对老八,却更糟糕。

“咳咳!”剧烈的咳起来,吐出来的夹着血丝。

龙怀城负手静静的走过来,静静的凝视。从他懂事起,他就讨厌知道有张脸分外讨厌。这应该归源于他的母亲在有孩子以前就和娘家决裂,潜意识进入儿子的心思中。

小时候,龙怀城曾问过母亲,天真的孩子天真的道:“怎么我没有外家呢?哥哥们都有。”辅国公夫人含泪又含恨,憔悴面容上总似让把青钢刃割开秋色之天空,霜寒冬日还在最后面隐忍不肯出来。

“儿子,母亲没有娘家。”

龙怀城曾信以为真,龙怀城曾安慰过母亲:“那我们就不回去好了。”他记得说过这话,母亲的泪滴落在他小手上,龙怀城用母亲衣裳擦拭干净,径直跑出去玩耍。

……

烛光,在他起身后没有遮挡的照在项城郡王面上,这是一张怎样的脸啊?

失血泛起腊黄,沮丧勾出绝望。不久前才灰心过憔悴过恩断义绝过的面容,直挺鼻子薄嘴唇,本来也是张能秦楼楚馆里能映水照花过得去的脸,现在灰白为眸,苍白为辱,惨白是他的底色,心情自不用说,白茫茫大地无处寻生机。

……

龙怀城一动不动的注视着,回想到自己头一次见到这张脸。记忆中,就有这张脸,发噩梦时总见到他。似讥诮似带尽天地间的不屑,有一天忽然出现在面前。

在军中,龙怀城忽然见到他。

随即恍然大悟,不用任何人告诉,心底泛出火山爆发似的烈焰,这是平生大敌,不可以再原谅的人。

……

“我见到他了,”有一年回家,和母亲同坐,龙怀城没头没脑的说出来。辅国公夫人心底的沉落,不用言明当儿子的也深刻感受出来。

大风没有征兆的鼓荡出来,自心头而出的寒风摧山裂谷可动深邃。国公夫人骤然间震惊,掉落手中丝线,仓皇而逃。

她甚至不愿意再听到哪怕不是他的名字,代替他的一点一滴。

对着母亲夺路撞到门上的声响,龙怀城无声的哭了。那泪冰冻住他的心,寒霜住他的神。霜与寒组成一行字。

此生,与他不共戴天!

……

不共戴天,不见得就要杀他,把他用诸般酷刑支解一遍。

龙家兄弟自龙怀文死以后,凶戾也让带走很多。

龙怀城只用安静的目光打量,看似毫无刀刮剑刺,也早让项城郡王生魂不附体之感。

“老八,你要怎么对我?”喘息的问出来。

龙怀城动了,一道黑暗劈头盖脸的在床前压向项城郡王,项城郡王笼罩其中,周身无处不是龙八的气息,这痛苦和他经受哗变一样痛入骨髓。

他曾经错看了他,他曾经错看他自己的嫡亲堂姑母,他任由他们母子草一般的在国公府生长,还曾有过杀害为龙大清除道路之意。

此时,他是床上不能动弹的失意客。

此时,他是床前昂然一将军。

项城郡王不知道缩手好,还是缩脚好,最后他能缩的只有他的心。

……

“你曾让我的母亲终夜落泪,你曾险些让我在府中名不正言不顺,你曾助长我们家风不宁,你曾离间我们兄弟,你曾让意欲回害我最亲近的家人,你曾气死我的外祖父母,你曾心如蛇蝎,你曾歹毒伤天害地,你曾……。”

愤怒的话语可翻转天地可倒拨乾坤可惊山填海,在项城郡王本不能再承受的心中填得满满的,左右着他面前岁月晕旋流星般飞过,无数星光碎片扎碎他的心。

他不知哪里来的气,为抗拒这诅咒般的话语而出。

“不不!”他惊叫:“这要怪凌家!是凌家主动找上我!凌家告诉我,你父亲宠爱的是她。以前休妻有我父亲阻拦,我父亲已去世,你父亲不把我放在眼里,他要和我族中从此断绝!”

断断续续的话本就支零破碎,偶然飞到外面的点滴,也让守在帐篷外面的龙二龙三龙六龙七能听懂。

他们露出咬牙切齿模样,不经意的咀嚼几下,都像在嚼项城郡王的肉。

“老八,这不能怪我!要怪,怪你的父亲,他一意要休妻,曾上我家门上大吵大闹,怪我父亲阻拦!要怪,怪你的母亲。她不贤德,她和姑母不好,她嫉妒你的姑母。要怪,怪你的祖父母偏心偏疼,要怪,怪你的姑母太受宠爱,要怪……”

龙怀城攥紧在身侧的双拳压抑下也抖动着,他满面是泪,晶莹如珠。每个珠光上反射出惊恐的项城郡王,还有他渐语无伦次的嗓音。

陈年的旧事,滔天倒海般的当头打下。项城郡王打开申辩的话匣子,龙怀城打开记忆的那道门。

他拒绝去看自己不愿意看的,他只怒目面前这个人。脑海中反反复复只有以下的话语,是你!全是你!别的人谁也不怪!

是有你才有我母亲的嫉妒,有你才有我父亲的要休妻,有你才有我和小弟的不和,有你,全怪你……

天底下地震海啸秋水泛江星辰挪动日食月食全和面前这个人有关,全是你造成的!

项城郡王一气大叫完,累得躺着喘气时,龙怀城双眸赤红,颤抖的直喘气。

“好好,你全说出来了,”龙怀城本是来逼问项城郡王分裂国公府的口供,却没想到见到他醒后不能控制,两个人都把旧事尽情一说。

项城郡王的话,想来兄弟们在外面也听得清楚。

他这会儿累得不能动,也是的,他刚才大叫大嚷,别说这个帐篷外面能听到,就是隔壁帐篷里也应该能听到几句。

“你父亲倒下来,我才能占有你家的田地,才能扩大我的军队。你家的府兵让人眼馋,你家的祖传箭法让我心动,这不能怪我…。”

大口呼着气,龙怀城走出去。看外面的几个哥哥,也全是满眼的泪。

珍宝有人求,有人觅,有人使狠……怀揣珍宝的人还不自珍惜,的确也能给项城郡王几分理由,他要说不能怪他。

虽然他犯的是律法。

夜空高昂,繁星点点闪烁不同,也如人心不同。龙怀城仰望星空,油然生出一句话来。

龙二仰望星空,无端想到一句话来。

龙三,龙六……

龙七是说了出来,面对璀璨星月,他叹息道:“我只感谢小弟,”龙七露出微笑。于是,龙六也微笑,龙三也微笑,龙二也微笑。龙怀城更是柔和的笑出来。

泪和笑从不冲突,有泪的时候一样能有笑。泪是无边的痛恨,笑是无尽的感激。龙家兄弟感谢袁训对龙怀文的处置,本来袁训并不想带他们兄弟一起去,怕他们以后悔伤兄弟。龙怀城感谢有袁训。

没有小弟循循叮嘱不要擅杀郡王,没有小弟自京中回来,也就没有龙怀城和龙家的今时今日。

保住国公府,固然是辅国公一力承担。但袁训的归来,让局面变得更好。

“我也感谢小弟。”龙怀城抹干净面上的泪,正色起来:“按小弟说的,杀他不过解一时恨,把这事和他打御前官司去!才真正的解恨。”

兄弟们一起握拳,互相抵了抵,郑重地道:“是这样!”

……

让感激的袁训这个晚上和萧观相遇,面对杀得满身汗气的小王爷,袁训调侃道:“没杀掉,别把自己累到?”

萧观嘴硬,一挥双锤面现狰狞:“是你要他引出内奸,我才放过他!不然,你以为一个苏赫我会怕吗?”

袁训呵呵笑出了声,盔甲下面的眼睛亮若星光遍地,夺目生辉。

身为男人的萧观也看愣住,嘿嘿几声,把个大脑袋凑上来,左右看看不见禇大,极尽讨好:“我说小倌儿啊,”

“哥哥你说,”袁训从来这样的话斜眼回他。

带着满面的阿谀奉承,萧观嘿嘿:“你说你第二个姑娘生得有没有你好?”袁训眉头也不动一下:“比我好,怎么了?”

“那,哥哥我急着抱孙子,把二姑娘给了我吧。”

袁训和他心思早有认识,所以轻易不会让他的胡言乱语骇到。只把小王爷望上一望,打个哈哈:“不但哥哥你急着抱孙子,王爷也是爱抱孙子的人吧?”

“那是自然的,我家老爹在我三岁的时候就想抱孙子……”

袁训揶揄道:“那你也这才生下来?”笑容一收,狠狠一个大白眼儿过去:“你儿子还小,这就想哄骗我女儿进你家!”

又一通的训斥:“干活去!他娘的项城郡王真没种,阵前竟然能哗变!您赶紧去靖和郡王那里帮葛通,别让靖和郡王那里又哗变。这兵,真让人心疼!”

他只是来相见的,并不是今晚和小王爷一处扎营。这就打马离开,身后萧观怒极的嗓音:“我是要养你家女儿,现在就养着,这样倒不行!”

蒋德关安马上笑得前仰后合,袁训只装听不到。两耳全是风声,当小王爷是风声好了。你说我生得好,我却每次让你膈应到。你家儿子越长越像你,这亲事咱能反悔吗?

袁训逃也似的离开这里,再也不想多看小王爷那大宽脸,看多了等下睡不着。

……

战场上如火如荼起来,边城内也针尖对上麦芒。

这是一个晚上,余伯南走到红灯笼里。才是四月初天气不热,这里也凉爽盖在河边儿上,脂粉味儿夹着汗味儿也全出来。

嗅了嗅,余伯南庆幸自己有个遮面的尘纱,把这骄奢淫逸可污一切清白的味道似有隔开。

“爷来了,”两个迎门的风尘女子娇滴滴上来,对余伯南大晚上的还帽子上有纱不奇怪。早就几天就看习惯的她们,蹲了蹲身子,引着余伯南一行往厅里去。

这是当地最出名的青楼,此时正是掌灯过后,客人们渐多出来,还是有人对余伯南一行表示奇怪。

见他们往最贵的单独花厅上去,有人问道:“这么大派头是谁?”

“听说姓袁,”

“哪个姓袁的?大同袁家倒是近来生意颇大,越来越有名气。”

“袁家是和邹家搭伙,好些生意邹家肯带上他家。这个姓袁的,你看他带的人全精干,说不好是袁二爷吧?”

“哈哈,你说话真真可笑,袁二爷会来嫖院子吗?”

议论声中,余伯南泰然自若随带路的人步入花厅。他落座,随同的十数个青衣短打随从侍立厅外,鹰鹫般的眸子四下里盯着,不放过任何一个可疑之处。

这气派已经是这里开业以来最大的一个,也难怪别人要起疑心。余伯南要的,也正是别人起疑心。

问他的姓,姓袁!

从哪里来,随意!

钱撒得欢快,不睡姑娘们,只求乐子,上上下下都巴着他来。

福王在暗处,一个能看到这厅上的梨树下,和前几天一样安静地寻思端详。

见歌伎们进去,舞伎们进去,琵琶箫管声起来,珠圆玉润的歌喉和前几天一样,远不如这位袁爷固定帽子用的簪子来得动人。

簪上镶七宝,有翡翠和珍珠等等,是个很珍贵的东西。这珍贵的东西福王都不舍得用,但这一位呢,拿簪子用以和曲子,听到很满意时,他就用簪子轻敲面前的几面,不管不顾那名家制成的簪子是不是受到损坏。

那簪子可经不起这样的敲,福王冒出一身冷汗,走出看热闹的人堆,毅然的往厅上走去。那是他亡妻的嫁妆,是他在外面时唯一的信物之一,他怎么能看着那人不放在心上。

厅上歌舞正急,簪子敲击得也快,福王双目紧盯着簪子,不管随从的劝阻目光,笔直而行。

谁没有个念想?

他这辈子辜负了王妃,抛下儿子,再也不能丢下这东西,不然他会抱憾终身。

厅上的余伯南,就看着他带着眼馋的目光,一步一步的走进来。余伯南暗骂,见鬼,这一招还真见效…。

他温柔的想,这是宝珠的招儿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