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四十九章,这个才是真二爷/侯门纪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左右还有人随侍,没有让苏赫打破阵脚。都大叫:“郡王小心!”几双手争着扶起靖和郡王,靖和郡王重新坐好,已是眼睛昏花。在夜雾中大睁开,有气无力地问:“你们见到没有?”他嗓音里带着惊恐,把初夏夜晚透出寒夜的大风茫茫,让听到的人也跟着寒到骨头里。

也就更担心靖和郡王。

纷纷顺着靖和郡王手指的地方望去,见一道流星划破雾中,又像是远处的铁兵光芒。没有什么特别的不是?

“你看!”

“你们看!”

靖和郡王声嘶力竭地再叫道:“那几个人?”他们又出现。这一次周身带着淡淡的光晕,把他们的轮廓更明显的表现在靖和郡王眼睛里。靖和郡王这就看不到迷散的雾,看不到周围的刀兵动,偌大战场上,他只看到那几个人。

霍君弈,你死与我无关!

我只动了你的家财,我只取浮财。你死了你也用不到,你要是地上没有钱用,我给你烧,给你成山成海的烧。

靖和郡王面容扭曲,把随侍他,因他胡言乱语已更注意他的随从们吓坏。有人大叫:“张豪将军,郡王这里有事!”

嗓音一声接一声的过去,一个杀得性起的将军拍马回来,手中双刀往下滴着血,说话中犹带兴奋:“郡王不是好好的?郡王,咱们不哗变,咱们这里没有项城郡王手下的脓包兵,左近又有渭北郡王,汉川郡王和英国公也就要赶来,今天苏赫不死,也得折损一半的人!咦?郡王……”

靖和郡王双目呆滞,像神庙前数千年不动的翁仲石像,神魂早就不见在哪里。

张豪大惊,把兵器还鞘,拍马更近,试探的握住靖和郡王双手摇晃一下,唤着他道:“郡王醒来!

靖和郡王眸子更茫然起来,茫然的在他面上转上一转,就此不动,半点儿生气也没有。

“这是中了邪!”有老兵大叫。

张豪没有主张。

当将军杀人上战场的,大多不相信有鬼魂。要是有鬼魂,他们杀人众多,早就把他们勾了去。但今天雾夜,雾中本就易出神神怪怪的传说,雾里也总容易给人怪异之感。面前这又是一军之帅靖和郡王,张豪虽不信有邪一说,但只要能让靖和郡王好过来……

想也不想,抬起蒲扇大的巴掌,煽在靖和郡王面上。

“啪!”

靖和郡王身上动了动,银色盔甲像飓风刮过似的哗拉乱响着,面上凸出一个巴掌印子出来,但他的眼光还丝毫没改。

吸气声从四面八方看到的人嘴里出来,虽然张豪将军是郡王的家将,亲信的那个,可是你敢打郡王?

不怕郡王以后追究你?

和他们相比,张豪的心情更骑虎难下,他一巴掌要是打得过来,那也算是有功。但一巴掌下去,像是郡王更没了魂?

当将军的全利落,张豪咬咬牙,反正也打了,打到好为止。抬起手,狠狠瞪眼,厉喝道:“不管你是什么鬼,都给本将退下!否则,打到你走!”

手掌微动,就要落下,眼看离靖和郡王面颊又一次不远时,靖和郡王虚弱的闪了闪眼神,气若游丝:“好了……..”

他扯开一个似笑非笑的惨淡笑容来证实自己已经不同,说的还是刚才让他呆住的那句话:“张豪,你见到没有?”

远山在夜晚都不大容易看到,何况是在迷雾里。凭对地势的旧记忆,张豪傻乎乎附合:“见到了,咱们打到落马山了不是?”

忽然面色大变,举手对着自己就是一巴掌,这一巴掌打得狠的,他的面上也很快出现不比靖和郡王差的巴掌印子。

让巴掌声吸引,靖和郡王对他诧异,张豪陪笑:“末将该死!怎么能说出来呢?”嘻嘻道:“苏赫落马,落马的是他!”

跟在张豪后面的人佩服到五体投地,看张将军脑子转得飞快。他适才打了郡王,给郡王面上上了个色,这就一个口误,给自己也添上一道色,就和郡王一个模样,也就能消郡王不少气是不是?

虽然张将军打郡王是为救他。

靖和郡王都明白了,都啼笑皆非,游走的神思又回来不少,面容恢复许多镇定,沉吟低语:“就我一个人见到吗?”

张豪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,前看后看左看右看,就差上穷碧落下黄泉的寻找,追问:“见到什么?”故意笑得很响亮:“哈哈,有什么鬼奔着我来吧,”省悟到这句话在夜里很添士气,张豪挺起胸脯,拍打着护心铜镜,放声狂笑:“邪气鬼怪,全冲着我来!”

双眸,斜斜飞向靖和郡王的视线前方。

他在靖和郡王的侧边,所以眼神斜着过去。

见一道闪电似的银线,撕空裂星般飘来。

饶是张豪胆子大,这说话功夫就有,也吓得大叫一声:“那是个什么东西!”他是让靖和郡王过上的猜疑。

靖和郡王哈哈大笑:“那是咱们的传令兵!”张豪惊魂不定:“是吗?哦哦,是是,他小子是最好的马,那白马,他又银盔甲,把老子吓死了!”

悄悄的看,见靖和郡王缓和过来,这位将军悄无声息的吐了口气,总算救回来了不是?

那传令兵过来,双手奉上一根包着箭的信:“回郡王,这是给您的信,但混乱中是从哪里射出来的,我也记不得!”

靖和郡王怒道:“不是自己人,就是敌人,怎么你会记不清?”传令兵晕头转身的回道:“这信是我背后射出来的,但您看这箭?”

箭上也分不出是谁所发,而箭头是拗了去的,并没有伤人的意思。信封上还有几个字,写着靖和郡王亲启,别人谁看谁死!

靖和郡王冷哼一声,握信在手,觉得有千钧之重。当兵的全是不怕死的,这信要是换一个人见到,就冲着你这话,一准儿先要打开。但当兵的大多不认得字,但如果见到,会更想观看……靖和郡王沉重起来,直觉上信封上的字先给自己无形的压力,里面必然不是好话。

随口问着军情:“汉川郡王什么时候才到?”借着雾中勉强可见的光亮,把信打开。

一个图案画在信纸上,信纸发黄,像是好些年头的东西。

靖和郡王大叫一声,一头栽到马上。这一次结结实实的,因他才好过来,别人以后躲过这劫,这就把大家又吓一跳,等到去扶时,“咕咚!”,靖和郡王半边身子已然落地。

砸得地面上草汁横飞,溅到靖和郡王脸上。

……

天是下午,一抹青白高远地把天空托得穹顶般亮。石榴花打出嫣红一片,落在地上无端的像雨后落红,却清新的若洗净一地跋扈灿阳。

边城的炎热,和它的寒一样,因四面无遮无挡,群山近在眼前,又其实远在天边,这热来得更早些。

宝珠独自在房中,打开小小乌木箱子,取出一个巴掌大小的旧纸卷儿,聚精会神的看起来。

这上面是炭灰划的道儿,像是路,标的有一些方向。有几道线几划破纸边源,歪歪扭扭写着几个字,大食。

如果没有别的猜测,这是一幅手绘出来的古地图。

宝珠看得认真仔细,也许,与她经商有关吧。

日头经过木叶的洗练,化为无数均匀的金黄色,把窗下这个还算年少的妇人面容染亮。

她有一头乌鸦鸦的好头发,衬出雪白的面庞。好气色,让双颊上红晕微生,笑涡似让红晕堆聚而出,盛满着她独有的娇美。

黑亮的眸子,与她的女儿加寿一模一样,在这一点上,她的女儿其实像母亲。但当父亲的太过英俊,直把儿女们不明显随母亲的地方全遮盖下去,空留下随父亲的一个好名声。

她就要出门去,去见那可能也许是京中流蹿出来的贵人。

也许,只是和贵妇人有染。

他为什么要这么做?做一些看上去大逆不道的事情?要知道他能拥有那样的一枚簪子,就是换衣食也足够无忧。

也许他还拥有一段梦萦魂牵的感情…..这是促使他偏离道路的原因?失笑,紧跟而出。宝珠暗想,我哪知道什么是他本该走的路?也许在他心里,他正在走他天定的路。但妨碍到别人,也就不能容他。

二爷略做思忖,就很早的决定去见他,远在余伯南前往的时候。想到余伯南,宝珠有了笑意。他愈发的进益,但和表凶相比,总是差得很远很远。

为了表凶。

为了孩子们。

为了......家里一切忠心的人,母亲舅父等等,宝珠更用心的把手中旧地图看了又看,直到房外丫头回话:“小哥儿们睡着了。”

收起地图,手指带着郑重锁好乌木箱子,亲手放到宝珠衣箱里,压在无数殷红娇黄流光溢彩的色泽之下,面上犹带流连,犹有沉思,宝珠袅袅走去打开房门。

红荷在外面陪着笑脸儿:“奶奶去辞行,这就是个时候。”

宝珠在房中看的是什么,红荷是不敢问的。宝珠也不会告诉她,这件事情她压在心底,就是母亲袁夫人也不会说,只有表凶回家,倒可以和他商议一二。

上了锁的箱子,也不担心丫头们收拾衣箱会见到,见到她们也不会乱打开。而那锁,是宝珠无意中得来,据传来自海外,也就意味着本地无人能配这钥匙,妙手也许能打开,一张模糊不清的旧地图,又有何用?

宝珠放心不会让人发现,把她最近才起来的小秘密揭穿出来。她只和表凶说,只等袁训回家里来,请他揣测这主意行不行?

嘴角微起弧度,宝珠轻笑,就是不行,宝珠也已经办了。表凶不答应,收回来也行。

房外是青天,一树石榴花浓艳艳。天好,花好,家更好。谁敢毁坏这家这天这花,宝珠都会尽自己力量,保护这一切,驱散那一切。

瑜哥儿睡在雕百子嬉戏的小木床上,睡得呼呼中,小肚皮一上一下的起伏着,嘴角边噙出笑容。

璞哥儿睡在他的雕加官进爵的小木床上,睡得呼呼中,手脚还不老实的握着,像在寻人打仗。但看他皱起的小眉头,又像在辅国公床前听打仗故事,听到紧张处,就是这模样。

回来把故事告诉母亲,也是这模样。

黑宝石似的眼睛紧张成黑豆子,但心满意足。

窗外午后的日光和他们英俊的小面庞相比,都逊色下去。

这是白天,一般他们是哄不睡的。他们要玩小刀枪,哪有功夫去睡觉。但玩着玩着,就地睡着。草堆里,假山石上,也许是亭阁台阶上面,孔青带人跑他们回来,洗干净手脚,这就方便当母亲的来道个别。

对着大儿子笑,宝珠爱怜的柔声:“敢是梦里见到父亲了吗?看你笑的多喜欢。”当父亲的,也足有一年没见到儿子,也是信中把儿子女儿问了又问。

袁训爱孩子们,也就等于对宝珠的一片深情。宝珠在两个小木床间坐下来,给瑜哥儿扯好小被子,又用帕子给璞哥儿把指甲上的泥揩揩,见他们小胖脸上无忧又无虑,更觉得自己没有做错。

狡兔也有三窟是不是?

宝珠也应有后路,她只为家人罢了。

香姐儿和祖母对坐着,穿着桃红绣百花点缀瑞兽的衣裳,豆绿色灿出金光的小裤子,扯着袁夫人的淡青色衣袖咿咿呀呀,见母亲进来,对着她流出无数口水,亮出才扎的两个小牙头,会叫人:“娘,”

袁夫人和宝珠一块儿嫣然,在这里,叫父亲为爹爹,让她学叫母亲,她能先叫出一声娘出来,带足边城的味道。

宝珠好想抱她,可她肚子又大了一圈,只能抱憾。也不好弯腰,拉拉女儿小手,柔声道:“要有几天见不到你,你呀,陪着祖母不许淘气哦。”

香姐儿也听不懂,只把宝珠的帕子,雪白上绣红萏,她特别爱好颜色,扯在手中玩。宝珠就把帕子给了她,怕她等下哭闹。趁着她玩得兴高采烈,对袁夫人欠欠身子,袁夫人也怕打扰到香姐儿,含笑无声:“凡事儿小心,”目送宝珠出房门,卫氏丫头跟上。

出了二门,万大同辛五娘跟上。走出大门,是赵大人和余伯南带着人跟上。宝珠上了车,最后一辆车里,是满面不情愿的小贺医生,往外面嘀咕:“怎么又带上我?这不是胎相都安稳下来!”

转脸儿欣喜:“哎呀,离了我可就不行。”

一行人往码头上去。

这一回,卫氏也跟上,也就没那么担心二爷又一个人办差去,不在她眼皮子下面看着。

……

都说山西缺水,与处在黄土高原上,降雨量不多,又分布不匀有关。要说河流,也有一些。黄河水系和海河水系都流经,也造成行商的许多便利。

一只大船,像自江海中行来,因船身的庞大,带出浩浩荡荡的气势。船头上一面大旗,江风中展开平整,斗的一个字:袁!

这旗可不是现做的,是早就为袁训做好的一面将军大旗,预备着他凯旋再回来,十里亭外接他,让儿子们候在旗下,早早地能让丈夫见到宝贝们。

不仔细的看,江岸上的人也不能贴到旗帜上去看,是看不到上面有拆线的痕迹,把原本绣好的金线图案拆下来,剩下一个袁字,二爷恰好能用得上。

码头上早就议论纷纷,水天快近一色的暮色中,是傍晚该回家的时候,码头上也还挤满人,就为看一眼这大船是不是还会出现。

船上不太容易见到有人出来,乍一看上去,就是个守船的人都没有。风中,只有大旗飘扬,昭示着什么,也彰显着什么。

威风和凛然,像千古岁月里走来的痕迹,存在于无形中,又无从去捉摸。

要怪人家威风的,人家不就树个大旗在船头。有眼红这威风的,自管自家船上去树好了。附近也有这样的大船,船上也有旗帜,旗帜也大,上面金线银绣也不少,甚至还多出来许多耀武扬威的家人,但相比之下,总是不如袁家这船气派。

“气势这东西,不是暴发户穿件织锦衣裳就能看得出来的,”有人说道。

“就是,就像省里老爷们哪怕是件青布小褂,也比县里大人们穿官袍要精神,”

“那叫居移气,养移体,”

“别说了,你们知道船上是什么人?”

“这不用你说,袁二爷呗,还能不知道?”

还就有人不知道,懵懂着问:“袁二爷是谁?”就有人指给他看:“你只看看这码头上那拨子混混老老实实的,今天不敢来乱收钱,你就知道什么是袁二爷了?”

“哦哦,原来是他!”问的人知趣闭嘴。

阴影里,福王和陶先生一前一后站着,陶先生还是苦劝:“王爷,提防有诈!”

福王转过面庞,亮得邪乎,白牙森森然:“我怕有诈!我现在什么都不在乎了!”一抖衣袍,就要往码头上近水的那一端去。在他的心里,还有什么是可怕的呢?

他的子嗣,他已经安置好,收到信,说已到他所谓的“老家”,母子还算能过得习惯。他的爱妻,早就不在。他的儿子,从生下来就父子远隔,也已不在。

誓要把这皇权砸碎重铸变成他自己的福王,这一次真的发了狠。

月儿淡淡升起,照在他从容不迫的步履后面。他走得相当的稳,这步步从此,走的是刀尖子上。苦笑浮现在福王面上,早在他走出王府的那一天,他走的就是刀尖冰屑路,这是他自己选定的,他为此丢了王妃丢了儿子,丢了本该属于他的一个家。

弃了许多,也应该得到不是吗?

阴鸷如黑暗最深处的眼睛,望向那个大船,这一回将得到的是什么?一个同盟的人,还是一个对头?

袁二神龙见首不见尾,与普通的人有不同。

如果是少年英杰,他求的就应该是名声,是天下人都知道的虚名声。可他倒好,英雄宴过后,一晃经年不见人影,就是名声也很少听到。再出来时,又依然能霸住一方。

在福王看来这里面有手段,这手段不是一个以前从没有听到过的少年能做到的。他眉头更紧,要么,和他一样,同是皇族不甘人,要么…….只要他不是同等身份,他是一时的少年心性,是太子的人也好,是谁的人也好,对福王来说只有一个字,那就是去死吧。

不和,则离。

身后有脚步声跟上来,给福王安慰。陶先生跟上来了,他对自己忠心耿耿,不如说许给他的让人心动。

只要能打动人,许以江山,就像许给苏赫,许给郡王,许给草莽流盗……这又有什么?反正到最后坐江山的只能有一个。

只能有一人。

前面说的话,到后面能算吗?

大家都知道不算,都各有各的贪心。就像福王走向大船,取出帕子招展着。他也贪心,他要人,要这个江山。

……

大船停下,明月也恰恰高升,从船帆后露出光华灿烂,把船和岸上的人照得雪亮。甲板上,白雪也似,浑然好时光。

脚步,踏碎月光,踏入帘栊。福王半个身子进来,半个身子浮在帘栊中时,喉咙里先低低一声呻吟,带着诧异和惊奇。

陶先生以为遇到不测,就急忙跟着往里进。雪白上好月华锦制成的帘子,在他的手将碰未碰时,一声怒斥出来:“什么奴才!也敢进我的地方!”

船舱两边,无声无息的掷出各一道绳索。绳索随意的抖落成圈,拿鹰捉鸡似地把陶先生一缚,绳索一收,陶先生人到了半空中。

“哎哎,”只两声,陶先生让悬吊起来。忽然生出变故,码头上的人全张大嘴,不知是让绳索的精准给吓住,还是让这船的主人给惊住,但见绳索有生命似的往外一弹,陶先生空中翻了好几个圈,大叫声中,笔直对着江面落去。

“扑通!”

他落水中,溅出一簇高大水花,也在众人心中溅出一长串子奔雷惊风。这袁二爷,果然是狠!狠角色!

这是看不顺眼的人不能进是不是?

就有好事者盯着船舱门,想看刚才进去的那一个,怎么没倒霉蛋儿的摔出来?

福王甚至没有出来看陶先生落水后的死活,他的视线在他初进帘栊时,就被里面的东西吸引住。

船舱里有什么呢?

两边窗户全开,满地月光从飘动的帘子落进来,那帘子和船舶门帘子不同,帘做微黄,在月下更添月光色,用于待客赏月,也更添韵味。

这是宫中独有的丝锦,有一个好听的名字,叫招月来。意思用这个帘子,月色不来也要强来。就是没有月光的时候,微有光亮,帘本身就是微黄色,看上去也足有一汪月光可以赏。

外面没有这样的东西,这是宫中织造研究出来,宫中贵人们独用。不受宠的贵人也不能有。福王愣在原地,不由自主的往前一步,全身都在船舱里,但面上还是愣愣,走完这一步,又愣在当地。

这是他的母妃,老太妃在世时,最喜欢的东西。而且独霸到只有她一个人能用,别的嫔妃用就有罪。

律法上没有这个罪名,但别人也就不敢用。就是当今以前在东宫里,也不用这个东西,算是给先皇面子,让老太妃一步。

太上皇去世以后,老太妃除去旧有存的招月来以外,余下的再没见到一匹新的。新的,太子殿下用的随意,中宫也不放心上,独瑞庆小殿下是拿来做帐子糊窗户,用了一个不亦乐乎。

当今并没有克扣老太妃的衣食,但也不再额外给她厚待。这种事情多出来,太妃只能郁郁而终。

算上去,也并没有人刻薄她。

因为太妃的喜爱,福王可能是遗传,也很喜爱。因为喜爱,他一见就痛彻心骨,这一帘明月,像是他的旧日子,是太妃还在时,他和王妃和和美美,初成亲的那段日子。

以至于他神魂颠倒,陶先生在外面落水声也没把他打醒。

可见旧物,足的是能动人心。

“你是谁!”福王嘶哑嗓子问。

船舱内,无人。

空有月色和招月来。

两个红漆案几,上面摆的是什么呢?一个雪白如玉的盘子,但不是玉,是上好白瓷,润润如玉。

盘上红玛瑙似的一盘果子,带着水珠,晶莹剔透的水珠都让映红。

无筷,再就同样玉般的一个杯子。

月光,玉瓷,悄悄,无声。

主人不在这里,只有另一道雪白帘栊垂在地上,隐约可见里面人不少,屏气又凝神,半点儿动静都没有。

悦耳的嗓音,徐徐而起。带着三分甜美,又含三分清冽。甜美又清冽,有一物可以比拟,是那最好的山泉水,甜透人心,又清可冰齿。

“既来,坐吧。”

又有三分的傲视,把甜美压到点滴全无。就像品了上好的葡萄酒,果子香甜味道过去,醇厚的后劲占据上风。

主人就这么傲气的开了口,看福王好似无人:“你来了是不是,那你就坐。”是你自己找上来的不是吗?

福王居然乖乖的去坐了。

从招月来丝锦现在面前,福王就像提线木偶让牵动,不能自拔处多矣。他不能抗拒这里几近空无一物,却处处显赫无敌。几十年离开王府,飘泊而行,他不敢说做梦没有回去过。又有那小几和椅子是沉香木制成,是他最爱的。

玉般的瓷盘是官窑里最好的一种,是他最爱的。

这不是宝珠早知道是他,是宝珠在表明贵人身份,误导对方把自己猜成京中贵人。还有福王殿下幼年过得实在不坏,用的全是上好东西。

就是宝珠不让他坐,他也早早地打量这里不多的几样东西,越看,越缠绵。那是对幼年旧日子的缠绵,而骨子里终身不能丢开。

帘从外面拂动,冉冉走进一个人。她长的什么模样,看不到。全身上下脸和手脚全让丝锦包住,勉强可看到眼睛灵活胜过明月,她手捧一把同样材质的自斟壶。

内帘中嗓音又起:“请客人自斟,我的丫头不侍候别人。”原来这走进来的,步子轻盈,身姿尊贵的人儿,不过只是个丫头。

红花把壶放到福王几上,后退而出。回到隔壁,万大同放下心,把手缓缓的放下来。与红花轻轻经过一道门,回到内帘后面,宝珠的身后。

两只雪白的手,正从帘外拖进另一个小几,在帘后安置,宝珠就座。福王在外面见到,只见一袭宽衣大袍,看不分明。

提壶倒出来,淡淡甜香扑鼻,不是酒也不是茶。

宝珠含笑:“酒乱人性,茶动人情,这两者皆是俗物,我素来不用!请,这是山西最好的泉水,取出深山地底,算好时辰,流出地表的那一段,奔腾活跃,这天气又有繁花落下,薰染得自然芬芳,比一切的香好,比一切的酒好。”

帘栊,挡住她的面容,把话语透出。

福王呷上一口茶,心想这个才是袁二。那个摆英雄宴,还带着美貌丫头侍候的人。那个走江湖,还要帕子挡住姣好面容的人。

轻易哪肯见人?

这船舱看似再没有别的东西,让福王失去很多警惕,他就没注意到板壁缝间看似自然木纹,其实却是纱蒙住,外面能看到里面的动静。

自然,他就发现,宝珠也会振振有词地说这为过滤江风。

余伯南和赵大人在他们头顶上往下看,怕惊动福王,都一动不敢动。赵大人悄悄道:“你看,这个才是二爷,您扮的我虽然没看到,也知道庸俗脂粉,闻一口都难活。”

余伯南忍俊不禁。

他和宝珠算是同样的环境里长大,但宝珠进京后,往来就人物不凡,这托赖老祖母之力。成过亲后,更是只和公主做朋友。虽然瑞庆殿下实在顽劣,不像是宝珠的好榜样。

宝珠早就变了,像两个香炉,一个佛前点香,供出无数宝相滋味。一个荣华中熏陶,早就不是旧时人。

余伯南是扮不相似的。

梨花冰洁,与优昙也不相同。

有风吹来,这里无香也香起来。泉水清香,在幽静中香得更远。水,本来就自有一段香。这只限无污染自然水。

让坐在这里的人,不是仙人也似在蓬莱仙境中。

福王,他还能有怀疑吗?

……

“昔日,秦皇一统六国,东巡驾崩,其子胡亥伪造诏书,兄弟相残,是为何来?皇权,自古就是强者到手,弱者不得生存。你愿意做弱者看人眉眼,终生兢兢,还是愿意为一强者,立于天地?”

福王愤然起来。

帘内,没有声音。但那个人还在。隔着帘栊,他端坐着,慢慢的呷着他的水。宝珠正用杯子挡住撇嘴,昔日里,秦皇驾崩,胡亥篡位,也就没当几年,让起义推翻。面前这位,你与皇位有份吗?

你强夺了去,也不过是个胡亥……凛然一惊,宝珠本就把福王面容记在心中,因她没怎么见过福王,就没有认出。

福王去吃加寿的生日宴席那天,也只打个照面儿。知道这位就是太妃的儿子,是那曾影响舅祖父南安老侯一生幸福的人,宝珠就没打算认真的看他,有点儿潜在的讨厌在作怪。

她这会儿只把面前这个人的面相记住,看得出他虽经风尘,却也有不凡仪表。看得出他谈吐不同…..和皇位有份的人不过就那几个,宝珠是想不到福王身上去的。

太子上面还有皇兄们,太子就算英年不在,也还皇太孙在。这位,你是谁?

福王又缓缓说起来。

“昔日,唐玄武门之变,兄弟相争,李建成李世民李元吉,为的也是皇位。你不活,我就死,这事情你争也不争?”福王眸子无端的赤红,放在宝珠面上,透着帘子,也让所有人都跟着一寒。

卫氏正在想自己奶大的姑娘又出息了,这样见人却是无妨。但见到目光凶猛毒辣,就要走上来挡。

宝珠回眸,阻止她过来,也阻止任何一个人过来。在帘外的福王看来,还以为他说的话能动人心,袁二爷才有坐立不安模样。

冷笑连连:“你是谁!我已尽知。别告诉我,你忠心不贰,你为什么要出京?”这里的东西盘子都不是外面可以得到。

“别告诉我,你世事无忧,无忧公子你不做,你为什么要离家?”

宝珠让他激怒,一字一句地道:“为你而来!”

宝珠就没有看出这一位有哪一点儿像能承继皇位的人,除去他偶然还露出的贵气以外,他全身上下都俗不可耐。

而且他的年纪,像他这样的年纪,应该是个皇叔。皇叔也有好几个,但皇帝还存在的兄弟,福王他好着呢,吃得白白胖胖,在家起劲儿的玩。听说他的妾和宝珠差不多的时候怀上,孩子也要和宝珠差不多的月份生,他还又纳了一个妾。

宝珠知道这些,不仅她是袁二,袁二只知道外面的事,对京里的这些细事了解不多。宝珠能知道,是孔掌柜和掌珠来信。

孔掌柜的说福王府又多个妾,以后衣裳布匹珠宝就能多买一份儿。掌珠来信说,福王府里就要生了,要各种好药材,买过一回掌珠铺子里的人参,以后全指名的要,掌珠说赚了钱,问宝珠几时回京分钱。

宝珠在心里否定掉,这个不是皇叔!是皇子?这个绝对不可能。

当今自有中宫以后,就再没有第三个孩子,一个太子,一个瑞庆殿下。中宫步步行来都艰难,并不苛待宫人,宝珠相信如果这中间别的人有孕,姑母也能容纳。

说书人讲的什么皇子流落在外的话,就不可能。

福王确定下来袁二爷的身份,自以为他也是京中贵人一流。宝珠却把福王直接否定,认定他背后还有主人。

这就不必客气,宝珠冷笑道:“想皇权也得有份!你家主人是谁!”

福王愣了好一会儿,备觉侮辱。

我这个大人在你面前,你什么眼睛把我看成是奴才!

袖子一拂,也不说破:“你猜!”

“我猜不出来呢?”帘内嗓音已有威慑。

福王嘿嘿一声,绷紧面庞:“你想怎样!”

帘子后面的人拍案而起,长身一起,虽不算高大,但因他是袁二,也生出无形气势,冷声道:“那就留下你吧!”

手一挥,“啪!”船舱门由外面关上,要想出去,只有内帘子这一道门。但想来,这门内的袁二爷更不好惹。

船舱忽然就闷热起来,窗户进来的月华光也像是满地的黄蚯蚓,蠢蠢欲动,让人难以站立。

福王却笑了。

“哈哈!”

他大笑几声,双手一解衣带,展开两面衣内襟,包括卫氏在内,都忘记让宝珠回避和自己回避,见事情到紧张处,呆呆看着,那两片衣内,挂着黑乎乎的小东西。

宝珠皱起眉头。

赵大人和余伯南面面相觑。

火药弹!

失去的军需中的一批,竟然在这里现出一部分!

这中间只有红花不认得,所以不着急,嘀咕道:“这是学人的招儿,这不光彩!”这姿势颇像那年和万大同初会面,红花姑娘推出无数珠宝,万大同把双衣襟一开,里面全是值钱东西。

现在全是吓人东西。

万大同则正嘀咕:“二爷,把窗户关上,我用迷香薰它一下。”宝珠苦笑,他倒给你功夫点香不成?

福王得意:“哈哈!开门放我走!不然,”他本来生得不错的鼻子眼睛狰狞起来,看上去大变了一个人。

嚣张、狠毒、贪婪,从中而出。

“敢来会你!就能走出!袁二,你不会笨到以为我一个人来的吧?告诉你,只要这里一炸起来,这码头上的人全都杀光,全是你害的!”

宝珠静静:“你以为我就信你?”

卫氏吓得双手对着宝珠连摆,就快跪下来求她,你还怀着孩子,就是没有孩子,也不能去冒险。

和他死一块儿不值得。

福王淡淡一笑:“你不信!好!你听着,我上船来已过半个时辰,凡一个时辰我不下船去,下面就有一处要暴乱!咱们再耗半个时辰你亲眼看看如何!”

宝珠心头一紧,厉喝道:“我放你下去,就不暴乱了吗!”

福王悠然,他几十年刀头舔血的过来,滚刀肉脾气早就学会。面带轻松:“不信你就试试吧,放了我,你去应付暴乱去吧!不放了我,这码头上的人,船上的人包括你自己,可全是你害的!”

他破口大骂:“你这个假仁假义,装腔作势想要功劳,却要别人陪你去死的混蛋!”

赵大人余伯南万大同红花卫氏等……全气得肚子痛。二爷倒成了假仁假义的混蛋,你这种人又是什么呢?

……

船舱门打开,无数黑衣人刀剑相逼下,福王一步一步走下船头。码头上看热闹的人散去好多,但附近停船的人看在眼里,都露出骇然,也随即明白出了什么事情,这就好些船只划动,试图远远的离开这里。

这看上去就是随时要大战一场。

陶先生换过衣裳,但发上水还不干,见福王下来,就送上马。有一帮子人也蒙着面,哗啦把福王挡在身后。

而码头上,大船上黑衣人张起弓箭,对准岸上。

余伯南满头是汗,催促着人:“赶快检查船上有没有火药,”又怒道:“要是我抓住他,我把他千刀万剐!”跺脚,还要叫着:“快开船,离开这里!”

宝珠肚子里还有小宝珠。

余伯南决不是为着袁训才保护宝珠,他为自己。自从杜氏怀疑他和宝珠有染,余伯南莫明地就把宝珠肚子里的孩子当成自己来看待。

这里太危险了,二爷要先走的好。

窗前帘纱朦胧,这会儿还不躲避,还有闲心看过来的人,都看得出一双犀利的眼眸,分明是美丽的,却蕴含无数威压,狠狠瞪向福王去的方向。

袁二爷头一回让人威胁,很愤怒。

大船顺水而走,福王也打马狂奔。他的人随即撤出,赵大人带着人追上去。刀剑这就要乱了宁静的夜,宝珠已不能听到。

她的大船在下一个码头上停驻,与邻近的船相贴住时,船身上有门,宝珠过到那个船上。一刻钟后,原先大船像是补好食水,重新驶动,沿江而走。

这只船如没有意外出现,将在别的码头上装好货,沿海河系水流出海,经商于海外,数年才能回来。

同去的水手,也在另外的码头上等候。要想再追查这只船,比登天还难,就再也找不到。如果有人能跟得上,还中途不明白的话,那就一直跟着出国去吧。

……

与皇位有份…..宝珠回家的路上,不管是船上还是车上,一直寻思这事。卫氏不止一回提醒她不要劳了神思,但让宝珠不想也很难。好在还有小贺医生在,随手开药,随时煮出来,在大车上也能煮,送给宝珠补神思。

但直到回家,宝珠也没能想得出来。她想,如果是表凶在家,他知道的多,一定能想到。再或者,舅祖父老侯也能另有答案。这两个人都不在,但辅国公却在,宝珠就去见过袁夫人,问过儿子们恰好在国公府玩,就坐上小轿,打算虽是外臣,少见皇子们,但处事经验总丰富过宝珠的国公那里问个究竟。

她的小轿从角门里过去,这个时候国公府的大门上,也来了人。

几头大骡子几辆大车。为首的一个人,白发飘飘,黑色行装。在他后面又有三个人,俱在中年。

抬头看一眼国公府,一个中年人笑道:“父亲,咱们到了。”

为首的老人满面欣喜:“到了就好,儿子们,随为父去见过国公,看看他伤处应该好多了吧?”

一个门人认出来:“哟,这不是钟老大人吗?老大人,您这是……”他不敢相信的道:“大老远的从京里出来,来看我家国公的?”

南安老侯乐呵呵:“特意来看他!”一指儿子们:“拖家带口的来看他。”再一指门内:“带路吧。虽我认得他住哪里,但当着我的儿子们,也得给我个酸款儿,你走前头。”

门人忙又见过钟家三位老爷,往前边带路,边走边笑:“还真得我带路,”

老侯忙问:“你家国公住到什么好地方去了不成?”心中一格登,老侯似明白非明白的时候,门人笑回:“国公自然住在国公夫人正房里,那地方,您是不认得的吧?”

老侯眯眯眼,还是为国公喜欢起来。更对儿子们笑:“为父昨天对你们夸口,说带你们看国公内宅,咱们这就先从正房看起。”

三个老爷好笑:“是是。”

门人凑趣:“您这是要住下来的,有功夫可以好好地看内宅里好花好水。”老侯忙打断他:“这个面子我不给国公,我们住隔壁,隔壁那个才是我正经的亲戚。”

钟家三个老爷又笑起来。钟大老爷道:“早听父亲说小袁有处好宅子,这就可以好好的看看。”

钟二老爷道:“把姑祖母说过的好吃东西吃上一回。”

兄弟三个人兴冲冲跟着老侯往里面走,因是来探病的,没见到病人,两边花木也不好就赏,一径走到一处房外,带路门人已换成老妈妈,正和个丫头道:“京里来的贵客,烦请通报。”房门一响,冲出来一个小小孩子。

肥嘟嘟胖脸蛋子,但鼻子眼睛生得好,有挤在一堆那面相,也一看就是英俊人。

小手舞着一把木刀,一脚门里一脚门外,见外面有生人,停下,黑宝石似的眼珠子乱转,把老侯等人打量个不停。

老侯乐了:“哎!我说,这个,袁怀瑜袁怀璞,你是哪一个?”

这出来的不是别人,正是袁训的两个儿子之一。他们生得一个模样,老侯这就认不出来。

袁怀瑜在房里,听到有人叫他名字,往外就跑:“谁在叫我!”

而弟弟袁怀璞,和哥哥一样还是奶腔子,但听多了打仗的故事,小手往腰间一叉,软软地道:“我乃袁怀璞…..是也,”

是也停了一会儿才想出来。

引得奔出来的袁怀瑜骂:“笨。”冲出来和弟弟一样,胖肚子一叉,腆起,嘟了嘴儿,奶声奶气:“大将军袁怀瑜,在此!”

他也顿上一顿,招得袁怀璞翻了一个白眼儿给哥哥。当哥哥的又还了一个给弟弟,随后异口同声:“来者是谁!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