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五十章,老侯一生的死对头/侯门纪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面对迎门而站的两个小小子,长得虎头虎脸,墩墩胖的脸上装出很威风的神色,其实透的全是滑稽。

老侯父子四人放声大笑。

这就也不要人通报,老侯叫道:“国公,老夫我来看你,拿你许给我的东西来了。”听到这叫声,钟家三兄弟相对无话可说。

大老爷扯住老侯袖子,干笑道:“父亲,您是来看人的,还是来收东西的?”老侯瞪瞪眼:“我是人也看,东西也收。”

说得有心提醒父亲不要失议的大老爷闭上嘴,二老爷和三老爷掩面窃笑。房中,迎出来一个人来。

这是个中年的妇人,容貌间不经意带着憔悴,但最近想来滋润有余,尽皆展开。展不开的是那过往的伤心轮廓,展开的又满是丰盈。就像地面上的花,有几片花瓣开得残了,中间出来的又大放光华,就造成美貌还是美貌,但旧岁月依然留迹。

出来的是个女人,父子四个人收起笑容,摆出庄容。老侯是见过国公夫人的,以钦差身份呆过的老侯曾在国公不在家时,多次受到国公夫人的招待。

必然是国公不在家,国公夫人才能出面当主人,老侯也就会过几次面。虽然有时候酒菜是直接送给老侯,有时候酒菜是摆在厅上,有头脸的管家作陪。

这回一见面,老侯打心里生出震撼。

这还是见过的那个人?

那个不管怎么笑容满面,沧桑也不肯放过她的人?

层层叠叠的欢喜在老侯心中绽放开来,他由衷的为辅国公喜欢。没想到他还能有夫妻和好的时候,不由得延漫到自身……算了,那个人都不在了,就是在,也不用指望她学会反省,生出对旧事的后悔心。

老侯一生没尝过夫妻滋味,但为辅国公郑重走上前去,对着国公夫人深深一揖,白胡子都差点垂到泥地上,呵呵一乐:“见过见过。”

见父亲是这样的大礼,钟家兄弟跟在后面更是脑袋接近到地上。

钟家和袁家有亲戚,按辈分来算,南安老侯是辅国公的长一辈,钟家兄弟才是国公的同辈,国公夫人不敢怠慢,说着不敢受,偏过身子让开,立于一旁,端端正正的拜了三拜。

袁怀瑜袁怀璞见是舅祖母认识的,迈开小胖腿儿,去告诉辅国公:“认得的客,”辅国公同喜欢袁训一样,在孙子中间,也最喜欢袁训的两个儿子。

循声握住两只小胖手,抚摸着肉乎乎的质感,先心花怒放的笑上一声,又听出来外面是谁,再笑第二声,唤一声:“瑜哥儿,帮舅祖父待客人。”

袁怀瑜自觉这就成大人,兴冲冲道:“好!”重到外间,见老侯等人已进房中,袁怀瑜一手叉腰,小姿势还没有变过来,一只小手舞着:“请里面坐。”

袁怀璞后面冲出来,他也得过辅国公的交待,帮忙招待,直到丫头面前,笑眯眯:“上茶,上好点儿的茶,”

袁怀瑜从不愿意让弟弟抢走风头,把前几天跟着辅国公后面学出来的话卖弄出来:“这是,”歇口儿气,大声地道:“要紧的客!”

“是舅祖父要紧的客!”袁怀璞补上。

兄弟两个又要相对瞪眼,老侯走过来分开他们,一手握住一个,左右端详着他们:“我是你们家要紧的客,袁家的客,知道不?”

小小子们傻住眼,我们家的客?

脑子里一时半会儿的转不过来,和老侯大眼瞪小眼的对上,一个搔胖脸蛋子,一个歪着头把老侯上上下下的打量,那狐疑的神气像是又在问,你是谁?

辅国公在房里闻不到声,也大约猜得出来,料想这是里间,主人不再三的请,男客人是不会长驱直入,忙打断他们:“老大人,快请进来。”

“是了,进去进去!”袁怀瑜微一用力,挣脱开来老侯,老侯真的吃上一惊:“你小子好大的力气,”另一只手上又是一空,袁怀璞也挣脱开来。

袁怀瑜小身子只一转,就到老侯身后,推着他的大腿往里挤。老侯才道:“太爷爷我年纪大了,你慢点儿,”衣前一紧,让袁怀璞揪住衣襟,往里就扯,奶声奶气地嚷:“快走快走。”

把个老侯给带进去。

国公夫人笑得花枝乱颤。

她也相当喜欢袁怀瑜和袁怀璞,不然她长天白日一个人对着辅国公该多尴尬。辅国公刚回来的时候,话都不敢当着他的面说,怕知道是自己就说要走。就是大气儿喘粗了都怕辅国公知道是自己。

好在辅国公也没有说过什么。

国公府里自家有孙子,但上学的上学去了,小的呢,也没有袁家的这两个活泼,或者说叫淘气。

又有辅国公偏爱袁训----国公在儿子身上屡屡失望,满腔父爱全放到没有父亲的袁训身上---移爱到袁怀瑜袁怀璞身上,听到他们过来的嗓音,先就满面笑出花。

小孩子在房中混着,国公夫人慢慢的才自如。

这就请钟家三兄弟进去,他们初次过来,还有个客人的拘束。见相让,大老爷欠身子,还在闹虚礼儿:“多谢相请,”

话不及说完,袁怀璞重新过来,揪住大老爷的手,又往里带:“快进去!”袁怀瑜也把二老爷三老爷给推进来,老侯在房中打趣:“你们这不是请客人,硬生生是公堂上带犯人。”

钟家三兄弟想想也是,大笑出来。

宝珠到来的时候,房中正围着两个小孩子继续说笑。

……

房外说:“训大奶奶来了,”国公夫人忙迎出去。老侯抚须,面上生出无数光彩,自得地道:“看看,知道我来了,这就赶紧的来接我,宝珠从来是个好孩子。”

辅国公取笑他:“老大人好几年不在这里住,把两下里隔多远忘记?”老侯想想也是,抚着手边描金彩绘牡丹花纹的茶碗,碗内热茶还是烫手:“就算我进门就通报,宝珠也赶不及,”国公笑得欢欢喜喜:“她自然赶不及,她有了身子,更不会赶。”

老侯再拍脑袋,失笑:“上了年纪就是不好,是我忘记才是,宝珠又有了,我那妹妹还给她带来许多的好东西,”

这里面还有中宫带来的东西无数,老侯这一回认真是来看国公的,一不小心成了押运的。

这时候宝珠在外面踌躇。

和国公夫人见过,正说:“往四嫂五嫂房里看过,见她们都还好,四哥出门儿游玩做诗去了,我才过来,舅父可在睡?”国公夫人就告诉她老侯父子到了。

对着自己隆起的大肚子,算着应该在七月里生的,乍见男性的长辈,宝珠羞惭上来。这样子,可怎么好见?

国公夫人会意,劝着:“自家长辈,不妨事的,”又是远路而来,不可能不见,宝珠这才打算往里面去见礼,见两个儿子出来。

袁怀瑜袁怀璞是淘气的时候淘气,乖巧的时候乖巧。在宝珠有了以后,袁夫人耳提面命,带比划带比喻,总算让两个孙子明白不可以撞到母亲。这就笑嘻嘻过来,也不像以前那样揪母亲衣角,只前面带路,争着告诉她:“有客人,”

“他说他叫太爷爷,”

袁怀瑜小手往下一斩,把弟弟话打断,大声道:“不对!舅祖父说的,叫老大人!”袁怀璞小脸儿一黑,小肚子再就一腆:“不对!舅祖父说的,他叫客人!”

胡乱吵着,把母亲也带进去。

老侯等人不要宝珠见礼,宝珠随意的行过,国公夫人伴着她坐下来。说不到三句话,老侯就看出来,宝珠对自己有话说,就道:“我们这一来,就要打扰你。帮我们安排住处,这天也热,我和国公有私房话说,你先带伯父们过府去,有话晚上我们再说。”

宝珠也不否认,起身笑道:“舅祖父真真是火眼金睛,因舅祖父不在,我有事要来请教舅父,不想舅祖父也就来了,我也不麻烦舅父,晚上再和舅祖父说话不迟。”

和钟家三个老爷出去,再找袁怀瑜袁怀璞时,又不知跑到哪里玩去了,宝珠也就不去找。

房中,国公夫人避开,老侯坐到国公床前。

“你是真的看不见,还是已经好了,装看不见?”老侯拿个手在国公眼睛前面晃,看着他眸子有神,总觉得疑心。

辅国公微笑:“看见了,我为什么要装看不见?”

“看见了,你就难为情呆这房里了,看不见,你就可以安生呆着夫妻相对,我说的对不对?”老侯一边说,一边把手放到国公枕边的一个扳指上面。

这扳指不是袁训给国公的那个,也是个珍品。

“慢来慢来,你欺负我眼睛瞎吗?”辅国公露出得色:“老大人就没听过瞎的人听得真?”

老侯忍俊不禁,道:“好吧,”轻手轻脚的,又把手伸到一方帕子上面去。那帕子散发着妇人馨香,上面绣一个字,老侯搭眼看过,就知道不是国公的名字,就没有认真去看。

这会儿试探国公,又把这帕子要拿走。

辅国公先他一步,一把抓走,掷到床里,笑道:“好你个老大人,好你个来探病的亲戚,你拿我妻子的东西意欲何为?”

他全然的问罪模样,老侯却低低的笑出来。怕国公夫人在外间听到,老侯凑近辅国公骂:“你给我如实招来!你这个不老实的东西!是不是借着看不见,就这样赖在这房里不走?还你妻子?是几时好的,快说!”

辅国公满面无辜,浑然不似假装:“哎呀,看不见的人好伤心不是?现在由着儿子们撮弄,他要我往哪里住,我只能往哪里,”装模作样的用袖子拭那不可能出来的眼泪。

老侯嘿嘿嘿笑了出来,骂道:“看你个死不认帐的东西满嘴谎言!我要在这里住好些天呢,我看你还能装几天?”

辅国公摇头叹气,好不伤心:“唉,看不见这事儿,难过死人,你这来探病的人居然还不信我?”

让老侯啐上一口,两个人相与大笑起来。

……

当晚面见老侯的,还有余伯南。余伯南是宝珠请来陪老侯父子们用饭的。国公府里有远路的客,素来有请当地官员士绅同来的旧例,既能借此和官员们多作来往,也让客人们看看手段,显示对他们的重视。

宝珠已经和余伯南把旧事说开,一应来往事情就不扭捏。

“就是这样,我去见了他,”宝珠说着,老侯微微一惊,但点头大为满意,暗想,不愧是我家的亲戚,胆色也像足了老夫。

瞄一瞄宝珠隆起的肚腹,老侯莞尔:“你怎么见的他?”就这模样去见他不成?袁二爷有了身孕?还是陡然的发了胖?

宝珠飞红面颊,回答慢上一步,座中的余伯南抢着回话,余伯南笑得合不拢嘴,先竖大拇指:“宝珠好能耐!宝珠好本事!宝珠好……”

宝珠斥责他:“说正事!”

余伯南陪笑:“是是,”一五一十的把话告诉老侯,老侯从听到宝珠的大船摆设时,和吸引到福王走进去时,就眸子一睁。但没有就此提出疑问,他城府比余伯南和宝珠深得多,继续往下听。

“就这样,他下了船,赵大人还在追捕他,前天有信来,说又多了三处县城暴民哄抢。庄稼就要成熟,要说上个月暴动是青黄不接,大家没吃的才抢,这个月他们抢的不仅是粮食,还有银钱珠宝兵器马匹,依老大人来看,这是要乱不是?”

余伯南好生敬仰地问老侯。

他收到老侯探询的目光。余伯南打个激灵,早不是青涩少年,看出老侯用意,双手往上一拱,大声道:“我是与宝珠女婿同科的举子,先赴任在大理,去年进京述职,蒙太子殿下亲自召见,对我说边城门户,责任重大,此重担殿下都放给我,老大人却不相信与我?”

这一番激昂慷慨,放到别人面前也许就信了。但余伯南遇到的是老侯。老侯意味深长的看了看他,内心着实的掂量。

他这一回出京,是实在的来看国公。老侯回京前的官场就在山西,和辅国公相交颇深,才为两家妹妹的孩子定下亲事。听到国公受伤,老侯同病相怜的心上来。

他知道有病有伤有伤心有难处,没有一个知心的人过问是何等的凄凉。虽然有妾,以老侯和国公来说,妾不能知心。

老侯就不顾自己偌大的年纪,一定要来看辅国公。可怜他从此病榻,听说下不来床已足够痛心,他还看不见了,一定满腹心酸事,老侯要来当知心人。

钟家三兄弟不放心父亲的年纪,兄弟三个全是现请的假,都有官在身呢,陪同老侯过来,一路上方便侍候。

这一行没有白来,见到国公夫妻像夫妻模样,老侯大大的放心。准备游玩的同时,也帮帮宝珠出个主意什么的,一件大事摔到他的面前。

招月来丝锦?

上好玉瓷?

以老侯和老太妃过招几十年的经验来看,最喜欢这些东西的人,现存的只有一个,年纪也相当,就是与宝珠说的面容不相似,那就是福王殿下。

换另一个人过来,都不如老侯内心的震撼敏感度高。

老侯一生的官运亨通,就是他和太妃没完没了的暗斗。有太上皇在的时候,老侯也不敢明着来不是?

斗的老侯死也不服,斗的宝珠祖父安老太爷的官在京里怎么也上不去,老太太又在父母丧后受到前南安侯夫人羞辱,一怒出京,丈夫和三个庶子一起丧命。斗的老侯数十年官场如履薄冰,兢兢业业,才博得一片好前程。

老侯敢说自己没琢磨过太妃的弱点,没推敲过所有与太妃相连的,太妃儿子、太妃女儿---那时候还没过世、太妃的旧宫人……全在老侯心里,是他一生的恨。

越思越想,越应该是福王殿下。

但福王好端端在京里,老侯出门前,还交待过钟恒沛:“我一生,不愿去拜福王。但他家有喜事,你以府中名义随份儿礼也罢。”

那殿下等着抱儿子呢,按时间推算,他插翅也难飞出来和宝珠相见在山西河面上。

这样的疑问,怎么能轻易的告诉一位府尹大人?

见余伯南还眼巴巴盼着,老侯敲打了他:“既然知道责任重大,余大人,你说完话,就可以回避了。老夫我此番出京不是当差,实实在在来看故人。有话,我也不会对你说。”

宝珠都诧异住,随即省悟到自己把余伯南叫过来见老侯,像是有些不对。但余伯南是起先在国公府里就请去陪远客的,后来又到袁府里和老侯用茶闲话,等大家全散去,这才移步内宅里说话。

又府尹参与此事,宝珠也就没有让余伯南离去。

转思过来,宝珠默默无言。余伯南见宝珠都不帮着分辨,起身告辞。一个丫头送他出二门,厅上老侯微闭双眸,这不是对着宝珠是晚辈大模大样,是老侯需要全神的聆听和想心事。静静地对宝珠道:“你把见到他后的一举一动,什么形容,什么举止,细细的再对我说一遍。”

……

杜氏在家里乘凉,和丫头们看月色玩笑。见余伯南回来,杜氏和以前相比,殷勤许多,迎上去打量他神色:“怎么回来的这么早?”

余伯南一愣,随即脸色一沉。杜氏后悔失言,解释道:“不是袁家有客,想你难道不多陪会儿?”

有解释多少好过些,余伯南淡淡嗯上一声,想老侯不信自己,自己还以为府尹在这里比天大,又怎么样呢?

杜氏恰好在打话说:“孩子今天送去晚了会儿,险些接不回来,”讪讪地笑:“你们父子全去了,”见余伯南望过来,面上又狐疑地现出猜测的神色,杜氏再解释:“没想到袁家会留下来玩不是?”

“四妹妹没把你放心上,”余伯南一针见血。与你不合,不至于迁怒到我儿子身上。

杜氏面色猛地一难看,见余伯南已经进正房,让丫头打水他要早睡。独留下杜氏在院子里呆若木鸡,心头嗡嗡的响,袁将军夫人没放你在心上…..

这话真是难听到极点。

杜氏愤然,我又能把她放在心里?我…..管你们以前是怎么样的去……

……

中夜推枕,老侯到大同的头一晚,他就睡不着。

他住的地儿,是他以前的旧住处。雕梁画栋,花木扶疏,他在花木中流连,四面月色花木叶摇似无穷压力层层逼近。

分层去叠,月色花香可以粉碎,但那一句话却怎么也不能撼动。

福王!

是福王!

一定是他!

宝珠以女人的细心和当差的谨慎,描绘出的那个人,除去他面上颜色不像。福王是白胖富态,就是穿件乞丐装也一眼看出是个富人,宝珠说的那个人,却精明精干之色,像行走在外多年的商客。

这是怎么回事?

在老侯的判断里,所有的矛头都指向福王。如果是个替身?也不对呀。替身应该长得跟福王个模样才符合推断。

深吸一口浓郁带着花香的气息,老侯揉了揉想得滚烫的额头。

“父亲,您路上不认床,怎么到了地方反而不能入睡?”三个儿子主要是来陪老侯,见他良久不睡,钟大老爷忍不住出来,为老侯添上一件衣裳:“虽是夏天,夜里也凉。”

老侯拉了拉衣角没回答。

见他还是没有入睡的意思,大老爷道:“不然,我让二弟三弟都出来,咱们月下说说话,逛逛小袁的好宅子吧。”京里侯府是几代经营,非一般新进勋贵人家可比,大老爷也对袁家大宅院露出赞赏:“白天散酒,我和二弟随意的逛了逛,亭台楼阁不弱于京里。”

老侯让他提醒:“对了,帮我记住,我走的时候,要把国公的老梅树带走,”大老爷含笑:“是。”见老侯自己话把自己话招出来,轻叹道:“我和国公说,以前他送我,我不敢收。等我无官一身轻时,我就来讨要。没想到,我又来办差了。”

大老爷失笑:“父亲您早就养老在家,要说您还有差使,那就是照顾小加寿长大。”加寿不管在哪里都是宝贝,就是老侯父子们远在加寿山西,话中也能时时带出加寿。

“是啊,”老侯悠然:“在为父心里,加寿原本是头一等的事情,”想到出京的时候,别的人都可以去个家人辞行,只有加寿那里,要买上好东西,好好的哄着她:“太爷爷至少小半年不来了,给你往山西家里催东西去。”加寿才不大情愿的答应,和老侯勾手指,约定明年必回。

“原本”二字,让钟大老爷挑出来,他略一寻思,就问出来:“是宝珠和您说半天的话,那里面有差使?”

老侯心情沉重的点头,本没有多想,是大老爷的话把他提醒。大老爷笑道:“父亲,那我们兄弟三个,也算跟着您来办差?也就是说,这一行路上的开销,有人出了

“啊?”老侯错愕一下,胡子抖动险些喷出笑声,半开玩笑的道:“为父我想着国公的东西,你倒不错,这就想上银子。不过你说的也有道理,为父算办差的,你们自然是个随同,但银子能不能出,还得看宝珠的信里怎么写了?”

宝珠此时向灯下写信,信的抬头:呈太子殿下亲启。已经等不到赵大人回来商议,听过老侯隐晦的话,老侯也不敢确定是不是,只是把宝珠提醒,这事情不小,宝珠本就要写信,本就要让赵大人写信,现在分分秒秒要抓紧,就自己亲笔来写。

虽然只是隐约的看到些什么,笔下也就千钧重起来。烛火晃动,面前仿佛出现苏赫偷袭的那一天,血光剑飞,大难临头。

再这样的来上一回,宝珠冷笑凝结,休想!

休想再和苏赫那次猝不及防一样的惊恐!

“乱民暴动,此起彼伏,想铁甲军岂能挡住排山倒海的人流?……侯殿下钧命。”愤怒,让宝珠如飞般写完,一口气才松下来。

“奶奶,”红花抱着一堆的帐本子走进来,带着郑重:“按您的吩咐,家里所有能提用的银子皆在这里,现存的粮食马匹兵器是这个数目。”

放到宝珠面前,还不甚明白的红花小声地问:“又要打苏赫了吗?”宝珠没有回答是或不是,只飞一眸光在她面上,柔声道:“你怕不怕?”

“不怕!再来我烧死他!”红花咧开嘴儿笑:“小爷就省许多事。”苏赫要杀袁训,早就是红花的大仇人。

宝珠本来没太想到苏赫身上,由自己的想像和红花坚决的话,心思飞转过去。是啊?乱民们在闹,要是苏赫再到来……打个激灵,宝珠急急忙忙把写好的信又打开,是啊,还要提醒殿下这是内外勾结,这事情更大得不得了?

本来宝珠想的只是边城乱,她也知道梁山王大军在挡苏赫。不信梁山王,也要信自己丈夫。但红花的话,电光火石般让宝珠透彻洞察。

她得赶快再添到信里面去,不能少了一句……

她重新奋笔,红花把帐本子放下来,看看砚台里墨足够,悄悄退出。在檐下见繁星满天,是个消夏的好月色。玉宇澄清,皎洁无垠,任是谁破坏这宁静都罪不可赦。红花攥紧拳头,恨恨上来,那个苏赫,你再敢来,红花可不饶你!

对了,你在哪里儿呢,你知相的,离我家小爷远点儿,不然,哼哼,红花诅咒你!

……

边城的外面,星辰更明。离开一百里和一千里看上去都差不多,风,也狂吹大作,带来夏夜的清凉。

靖和郡王的心已经不止是清凉,简直凉到了心底。

他哆嗦着,语无伦次:“你,是你……”

四野无人,随同靖和郡王出来的只有几个家将,他们也都露出骇然。郡王继数天前接到一封信落马以后,手下将军还算得力,又有汉川郡王英国公和渭北郡王赶到,把苏赫挡住。靖和郡王休息几天后,半夜三更的出来会人。

谁能想到他见的是……对面十几步外,十几个里最中间的那个,黑色马,黑盔甲,腰间是弯刀,身材魁梧,露出面容,粗脸盘子,好似酒楼上最大的那尺寸,大鼻子浓眉厚嘴唇,苏赫!

是你……

家将们在心里说,靖和郡王在嘴上说。

“唰!”刀剑齐出,家将们冲上去把靖和郡王护在身后,大叫道:“郡王快走!”有一个人袖子微动,看样子想放示警烟火。

一只手过来,握住他的手腕,家将惊恐的看过去,他也哆嗦了:“郡王!”阻拦他向不远处兵营示警的人,却是他家郡王。

靖和郡王比他颤抖得还要厉害,颤声道:“不要放,先不要急!”

“嘿嘿嘿嘿……”苏赫冷笑起来,跟猫头鹰叫似的寒慑人心。

“咱们单独说几句吧。”

家将们惊慌失措,居然忘记面前这是久有凶悍之名的人,纷纷回身看靖和郡王怎么回答?靖和郡王让他们看得面上红一块青一块,在夜色中也不能尽显,只见到脸上一会儿颜色深,一会儿颜色浅,像凹凸不明似的,点上一点,勉强地道:“好!”

那嗓音颤抖得马蹄下叶上露珠,叶滑,露珠凝结后就呆不住,一抖,就滑落地面,就此没入。

郡王的嗓音也随时没了气的,随时会滑落消失。

忠心,在家将们心中占据上风。

“郡王,您不能单独见他!”

“有话就在这里说!”

靖和郡王眼窝里热起来,他知道家将们对他疑心顿生。但是他们还是选择为他的利益考虑,忠心的人,志不可夺。

这又让他想到几十年前的那三个人,周止,刘才和贺梦南。

他们不知从哪里掌握霍君弈的死因,一口咬定是东安郡王所杀,说服靖和郡王为东安郡王报仇。

江左郡王战死,霍君弈死去,最拥戴霍君弈的三个人,周止刘才和贺梦南,就成了江左郡王一支之首。

他们来见靖和郡王,也掌握一手靖和郡王和东安郡王不和的证据,在大帐里你一言我一语要靖和郡王出战,靖和郡王记得当时,自己冷笑:“我打不过他!”

靖和郡王都快捶了桌子:“我的商队才让东安郡王劫走,不管你们从哪里知道,你们都应该明白!打仗这事情,是要花银子的。朝中补给就那么多,余下一部分由诸国公们供给!登国公个老东西,他眼里哪有我?他先给的全是东安郡王!”

“我们有钱,我们给你!”周止拍着胸脯道:“本来我们想等平阳县主到来,再说报仇的事情,但您也看到,这正是个好机会!才和赫舍德会战过,赫舍德走了,咱们诸军也大伤元气!以我们的推测,王爷会命就地搜索,又王爷提出彼此不伤商队,赫舍德虽死,也得立下这规矩,要谈,总得半年左右。半年的时间,兵器可以采买的到,您先补给,东安郡王慢上一步,他就不是对手!”

靖和郡王好奇心上来,也有贪婪,但好奇心占据大半。周止、刘才和贺梦南三个人请他不要带任何随从,靖和郡王也答应下来,来到一处金洞。

里面金光可以闪瞎人眼,处处是狗头金。

据他们三个人说,这是霍君弈无意中发现,还没有报给江左郡王,他就没了命。周止刘才贺梦南是霍君弈的心腹,所以知道。

亲眼见到,靖和郡王贪婪上来。他当即答应把这些金子运走,用于为霍君弈报仇,那会子混战正乱,乱劲儿中杀谁没有证据的话,都说不清楚。

东安郡王那个时候敢杀霍君弈,后来见到陈留小世子就要过来,又赶快吓得逃走,就是这个原因。

你没看到我在,你就拿不出证据。

后面的事情顺流而下,靖和郡王反悔,杀郡王和杀将军相比,杀郡王罪更大。靖和郡王交待去运狗头金的是家人,因为时间足够,靖和郡王不敢用士兵,临时快马从家中调出一队,一来一回足有三个月,期中把周止三个人稳得好好的,让江左郡王的人马见到,对靖和郡王很是放心,也为靖和郡王以后收下这一队人打下基础。

为防泄密,靖和郡王请三个人同去收集,三个人怎么死的,靖和郡王不甚清楚。因为他有一个能干的管家,二十年前就到他的府中,三个人就死在他手里,因是私自出营,又再也没有回来,靖和郡王又左右了一下谣言,都认为周止三个人是为霍君弈去报仇,死在敌方手里不能再还。

靖和郡王得了钱,又向梁山王要求得到江左郡王的人马,梁山王是只要你们打好仗,别的事王爷也不掺和,免得多得罪人。见江左郡王的人马早就在靖和郡王营中,梁山王不管他们怎么商议的,也就答应。

这就是靖和郡王反悔的原因,他去杀东安郡王,后患无穷。但杀了一定要为霍君弈报仇的三个人,他是钱也有了,人马也有了。

成山洞的狗头金,一半运往内陆,一半运往他国。那能干的管家顺利而回,向靖和郡王回报过程,告诉他得到的帮助中,有一个图案,见到这个图案,靖和郡王尽自己所能,给他国的商队行方便,他也同样以后行方便。

和苏赫混战中,靖和郡王收到那个图案,不用想也就明了,惊得一头栽到马下。是苏赫!

一直和他互行方便的,他也一直为其行方便,为他们购买铜铁兵器行方便的人,是苏赫!

靖和郡王吓得几夜没有睡好,几十年前到他府中的管家,很快就和苏赫勾搭上,这说明什么?苏赫早就有打算谋图中原,而且手中早有靖和郡王的把柄在。

靖和郡王是躲不过去才来见苏赫,他不知道苏赫打算怎么对付他。

早在他不肯对东安郡王动刀兵,就注定他安然于自己的位置,轻易不肯冒险。今天冒这个让家将都糊涂的大险,靖和郡王也是没有办法。

阻止住家将,靖和郡王还能沉稳的对苏赫颔首:“我们单独说话。”两个人在注视中,带马走开,在不远处,相对而视。

靖和郡王是阴沉沉面容,他让人算计几十年,只能是这个面色。而苏赫呢,也一样的好看不了。

苏赫按和福王约定的日子,这会儿应该到大同。他还在这里磨蹭,三个郡王,靖和、汉川、渭北围着他,他不是不敢打,他是打不起,折扣的一步一卒都是助力,不爱惜不行。

“让路,放我走!”苏赫言简意骇。

靖和郡王怒极:“谁!”他尖声若女人般:“谁和你策划的!”

几十年前,你苏赫还没有名气!那个时候你怎么敢手脚伸到我身边?你当时也没这能耐!靖和郡王像女人纠缠于旧情似的不依不饶:“是谁!”

他激动愤怒:“你必得告诉我,让我明白!”

苏赫慢慢腾腾,靖和郡王的反应在他意料之中,他也做好花功夫说服他的准备,正要说,却见靖和郡王眼神一直,就此不动,面上像中箭似的一僵,人就这样僵在马上。

牙齿“的的的”地上下打起战来。

今晚没雾,所以能看清楚。远方,一道黑线似的人马,飘忽在左,又飘忽在右。他还是像霍君弈,越看越像他…..

苏赫不明就里,远处的葛通却不住冷笑。

老东西,吓不死你!

作贼总是心虚的!

袁训劝葛通不要擅杀郡王,葛通能听进去,就用出这个法子。战场上,迷雾中,葛通一身类似于霍君弈当年的盔甲,又暗藏下好马鬼似的奔驰,是想让靖和郡王自己露出破绽。

他万万没想到,靖和郡王今天出营,见的是苏赫。

苏赫一回身,犀利的看出远方那是个人。他心里没鬼,他不会恍惚。来办要道路的大事情,不允许别人打扰,一指远方,跟苏赫的人拔出弯刀,过去两个。

而在此时,一队人马无声无息草丘后走出。萧观皱眉,对王千金道:“葛通在弄什么鬼!”王千金坏笑:“小爷您只管看着,咱们跟姓葛的有好几天了!他不是装神就是弄鬼,看苗头是对着靖和郡王来的!”

“这个不难猜!他一到边城,就指名要去靖和郡王帐下,我就知道他不打好主意!他的外祖父是江左郡王,人马全在靖和郡王这里,后来打听靖和郡王防备他,我倒好笑,不防他还行!”萧观一挥铜锤:“走,咱们会会他去,他今天不说实话,把他小子往里揍!”

“苏赫!”冷不防,白不是大叫一声。

萧观坏笑:“你敢骗我!这附近就是军营,苏赫怎么敢到这里来!”随意一看,倒吸一口凉气。

月光微转,恰好打在苏赫面上。

那盔甲,那神态,那……

萧观立即把葛通抛开,怪叫一声:“杀了苏赫官职大,儿郎们,把他给我截住!”

苏赫只有几个人,一眼可以看出。苏赫是不会服输的,狞笑正要招呼人退去,面前银光一闪,靖和郡王也不打战了,也不哆嗦了,抽出宝剑就劈过来,苏赫挥刀迎上。

“当!”

刀剑相击中,靖和郡王飞快地道:“你走,回去调兵马,我放你过去!”

无意中出现萧观,靖和郡王没功夫再颤抖恍惚,他得赶紧把苏赫这个烫手山芋送走,离自己越远越好。

等萧观赶到,苏赫已逃走,小王爷自然不会放过,一面让人去知会附近的汉川、渭北两个郡王,一面靖和郡王已回营调兵来追。

葛通远远地看着,鄙夷的有了一笑。原来他会的人是苏赫,这下了好戏比葛通预料的还要好。

…….

十数天后,梁山王收到战报时,苏赫已从靖和郡王营地通过。靖和郡王继无端摔下马后,又一次发这个病,临战摔到马下,为保护他无心抗敌,眼睁睁看着苏赫过去。而靖和郡王人马的乱,又让汉川渭北郡王没有及时追截,后面再追时,又有地势的原因,怕中埋伏,就此按兵,致信梁山王,等候王爷军令。

……

很快六月,京里的加寿过了生日,是妹妹香姐儿的生日到来。宝珠就要临产,赵大人又已回来,在家里准备女儿抓周。

卫氏、梅英、方明珠都在这里,围着香姐儿。

红漆大圆桌子上,香姐儿开开心心地坐在上面,面前是抓周的那个盘子。盘子里面,装的是首饰、算盘、书、官印、胭脂等。

今天不是正日子,就没有客人。今天不是正日子,却做的是抓周的那天准备作什么?

见卫氏把个盘子往香姐儿面前推,耐心地比划着:“要张大手,把盘子一把拖过来。”香姐儿对她嘻嘻,还是只拿一个亮晶晶的首饰,笑嘻嘻道:“最好看的,”把围观的人全逗乐。

卫氏急了:“好姑娘,你不能只拿一个,要像姐姐一样,一大把全抓过来,全是你的,这样大福气。”

香姐儿懵懂。

把卫氏逼的没有办法,再示范一次给香姐儿看。香姐儿看着卫氏满盘子抱,格格笑了出来。

宝珠笑个不停:“奶妈,您就别再教她了,她只认好看的,那些书呀小算盘呀,不好看的她全不要。”

拿起一本小书,卫氏送到宝珠面前,抱怨道:“这是您亲自画的样子,哎呀,红花儿看着铺子上人做的,这还不叫好看吗?”

“好看的,”香姐儿又甜甜的说出来,对着她的奶妈招手:“好看的吃。”她要好看的点心,现在话说不全,就好看的吃。

宝珠呻吟一声,卫氏无可奈何。

“这可真真是沈家的人呐,”奶妈嘀咕:“这说话声调儿,都和沈亲家太太差不离儿。”宝珠又笑起来。

“不行,还是得教,明天抓周,夫人的亲戚都来,要和寿姐儿抓的一样才行。”卫氏转而抱怨自己:“小哥儿们抓周,全是我没放心上,结果呢,一个人只抓一样子,这可怎么行,来来,好姑娘,”对香姐儿推出笑脸:“咱们再来试试。”

香姐儿快乐的吃着点心,以为卫氏还要和自己玩,只给她一个大笑脸儿。

此时的京里,中宫面前也热闹非凡。

诸夫人们带着孩子,中宫宣进来的,问抓周怎么安排。中宫不会去看,就先听一听。加寿坐在她脚下,和念姐儿商议着去哪家。

都想让加寿去看。

但加寿只能去一家。

小沈夫人示意儿子去和加寿玩耍,小小子生得像一轮明月般。小沈夫人娇滴滴:“我们是和香姐儿同一天生的,同一天抓周,姐姐自然是去看我们。”

连渊夫人偏不让她,让一让就什么都落到她后面,放女儿下地,也是粉妆玉琢的小人儿:“我们是长媳,该去我们家。”

尚栋夫人笑道:“我们是小的弟媳,自然疼我们。”

说话中,太子殿下到来,见一地的孩子跑,中宫满面笑容,太子也笑:“母后这里总是热闹,”中宫让他猜:“依你看,我们在说什么?”

“还能是什么,是袁佳禄就要抓周了吧。”太子随口就能说出。

卢夫人也在这里,她是唯一孩子不和袁家定亲,也要受中宫优待的人,闻言和自己的丫头低声道:“看看,早知道咱们也定下亲事不是,现在呀,是要定也就晚了。”

袁将军夫人都快生不过来了。

梁山王妃……四个字才浮现脑海中,梁山王妃宫门外求见,小沈夫人顿时紧张起来,情不自禁的唤一声:“娘娘,”

中宫含笑:“有我,你不要担心。”小沈夫人长长的出口气,明显的能让所有人听到。那位王妃又要来争亲事了。

梁山王妃进来,太子也就不走,临时看个热闹。见世子妃同来,也带着她家的小孩子,那孩子生得,眉毛浓又重,脸蛋子跟他爹他祖父一模一样,有时候太子都纳罕,梁山王算是皇帝近枝,怎么就生成那模样,还一代一代的往下传?

“快叫娘娘,快给姐姐看看,我们生得多么好,”

太子觉得站不住脚,他怕梁山王妃让他说这孩子生得好,他实在说不出口。忍笑出来,英敏小殿下送出来,仰面希冀:“明天还来吗?给寿姐儿再带好吃的,”

英敏殿下又长了年纪,又看了许多书,要他说出父亲每天来看,他说不出来。好在有加寿,小殿下头一回请太子明天再来,用的就是这句话:“寿姐儿现在没有人送好吃的,父亲今天带的她喜欢,明儿还给她送来吧?”

他的渴望全在眼睛里,太子也能看得出。

这个儿子是皇太孙,和太子一样,这就开始储君教导,要太子如中宫那样的疼爱,太子也做不出来。

但借着加寿,太子也就答应:“好,”就便儿再问:“你要什么?”英敏殿下涨红脸:“我不要,只要您来给加寿带上就行。”随后,无耻地再赖到加寿身上:“不让寿姐儿哭就行。”

太子出宫去,在马上回想总是微笑。

加寿会哭吗?加寿从来活泼得别人可以头疼,有用不完的精力折腾到东,折腾到西,就她掉眼泪这事情很少见。

这就心情欣然的回到府中,照例先去看公文。有一封加急的信,率先引起太子注意。字迹娟秀,并没有太多的力,也不是用力练过的,只是一个可以看,笔迹太子很陌生。

打开来,是宝珠的。

太子先是失笑,她给我来信?

落款上写的是袁二。

看正文,太子的面色骤然沉聚。乌云滚滚全在他面上,随时暴雨倾盆。

“岂有此理!”太子看到一半,就怒的摔了信。他怒的不是信,是信中所提到的人。定定神,重新再看,太子勃然大怒,往外面大喝一声:“来人!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