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五十四章,血洗污名声/侯门纪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房中只有辅国公和罗道在,国公夫人在房外。

按理来说,罗道现在是国公府上上下下恨的人,他拿出的证据让国公府“通敌”名声确凿无语,他不应该直进国公房中,还没有别人在场。

这与国公府规矩森严有关。

辅国公府以前乱,但再乱也是行伍世家,总有一些人是私下里会见,罗道又说有私房话要说,国公夫人也就避出。

国公夫人不担心国公看不见吗?她不担心。

罗家和国公府素有来往,这位罗小公子自幼也学功夫,久在边城的人都会几手拳脚,但他和辅国公相比,国公虽看不见,罗道也还差得远。

还有罗道是背对房门,国公夫人看不清他手中有东西。罗道这就在月光下缓步向床前,他来就是呈密事的,走近些说话也应当。寒刃吞吐,随着他的走近,来到辅国公面前。

罗道不用再试探辅国公,他这几天不敢再登门,但早在国公年初回来,这大半年里,早试探过多少回,辅国公确实是看不见的,他只小心不让辅国公感受到短刃上寒光就行。

辅国公睁大眼睛,面庞左右转动,像在纳闷这个人进来了,怎么不说话时,短剑离他只有一手臂远,罗道挥剑带风,狠狠的刺下来。

国公夫人在外面见到背影不对,已然晚了。

她痛呼一声:“你怎么敢!……”见另一道风声起来。睡着不动的辅国公抽出脑后枕头,这是个瓷枕头,舞得旋风似的,当的一声,不偏不倚的砸中罗道手腕。短刃“呼”地一声落下,又让枕头撞上一下,往下就落,罗道惨叫一声,正插中他脚背。

他也防着辅国公虎病威犹在,特意寻来的好兵器。没想到再好的兵器,不是锋芒的地方算是弱点,而辅国公也着实的厉害,卧床大半年也出手敏捷,罗道脑袋里刚冒出一句,这久经战场的人果然不假,手腕上又是一痛。

让砸中的地方现在让摄住,而辅国公还是睡着,另一只手正把枕头塞到脑后。用力一捏,罗道惨叫着,膝盖不能支撑,跪到床头。

辅国公厉声喝问,但双眼茫然还是没有焦点:“兔崽子!老子就怕你不来!候你多时了!你送上门,休怪老夫心狠!你说实话,留你个全尸,不然零碎折磨你,怕你要求着我寻死!”

罗道眼前一黑。

他自告奋勇来杀国公,是公堂上把国公府得罪干净,他怕国公不放过他!又今天大乱将起,辅国公府虽最近让黑得厉害,也旧名声可以震人。

他本来是想立一功,上门来欺负瞎子。没想到眨眼间他要成瘸子,他先要离死不远。

手指上的痛,倾刻间就大过脚上的痛,直达罗道脑海深处,让他意识中忽然全充满痛苦,这就成了他从小到大最不能忍受的一刻。

“我说我说……”罗道呻吟道:“五公子是自愿和华阳郡王来往,”

“格巴!”

辅国公硬生生拗断他一根指骨,罗道在晕过去以前,听到国公怒骂:“放屁!老子儿子老子知道,哪有生出来就是坏种!”

罗道软软倒在床前,后面的话已听不到。

国公夫人这个时候冲上来,后面跟着丫头婆子,手持才找来的洗衣杵门闩之类,当先一门闩打在罗道脑袋上。

骂道:“你敢伤我丈夫!”

棍起风声,国公听到,也试出手上罗道没了支撑,喝一声:“别打死他!还没审完!”国公夫人住手,站在一旁喘着粗气。

她不及去想国公怎么能强动,国公怎么能挡住罗道,先心疼的是国公满额头的汗珠。

这是秋天。

“你还好吗?”国公夫人丢下门闩,就要来看视国公。罗道一声呻吟,让她那一门闩打得醒转过来。

国公又是一声,喝住国公夫人:“别耽误我问话,边儿站着!”国公夫人到这里算稳住,不敢走远,重握门闩抵在罗道脑袋上,预防着他再有异动,往下就是一棍,同时,听到房外有喧哗声。

院深房严,这喧哗声是同罗道来的人让国公府人制住,但听在罗道耳朵里,他忘却痛苦,勇气大增。

“大同城要破了,哈哈,国公,快放了我,把我好生送出去,不然,哼哼!”

后背上让狠踹一脚,国公在这一刻表情稍凝,有点儿目瞪口呆。看着国公夫人扬过裙角踹人后,狠狠骂着:“送你去死还差不多!”

一棍又打在罗道一侧肩头,国公夫人不要国公来问,她气汹汹问道:“怎么把我们老五带坏的?”

怒从心头起,这怒来得久远,像把几十年她所受到的不平。她的眼红她的嫉妒她的曾办错事,也是她的不平不是?全记在罗道身上。

扭脸儿唤自己的丫头:“都取簪子来,今天他不说,先把他眼睛戳瞎,再用簪子扎死他!”丫头娇声应道:“是了!”

罗道面对着床里不能回头,听到背后匆匆的细碎脚步声,这就魂飞魄散。

“是学里的钱先生对五公子说的华阳郡王!”

国公夫人怒气冲天:“钱先生现在哪儿?”

“上一回城破死在乱兵里了!”

“啪!”又是一门闩砸在他肩头上,国公夫人只能拿他泄愤。

龙四进来的时候,见父亲瞠目结舌模样,而嫡母骂不绝口:“打死你,”踹一脚!“让你带坏老五!”打一棍。“你还敢来杀国公!”又是一脚。旁边一溜儿丫头婆子,人人手持一根金簪子,簪脚儿尖利处对着罗道,看得聚精会神。

这不是该笑的时候,龙四也忍不住有了一笑。上前见罗道已经没了气,龙四丢他出去,在床前一地鲜血中回辅国公:“父亲,城中乱民们起来,他们先打的是大户人家,才打发人去看姑母和弟妹,让她们作速避到地道里,父亲这就下去吧。”

一声狂风似的笑,从国公口中逸出:“哈哈!老夫我是下地道的人吗!”拳头紧攥,在床帮子上用力一捶:“送我上城头!”

……。

临出门时,国公夫人问了问八奶奶在哪里:“让她去照看宝珠。”回说早就去了,国公夫人放心的跟在国公后面。

他去哪里,国公夫人自然也去哪里。

……

老侯和三个儿子先到了城头,钟家三兄弟见城下火把漫山遍野般,人影子憧憧,把嘴张大。钟大老爷道:“竟然有这么多的乱民?”

二老爷掏条帕子出来,准备自己抹汗的。但到手上,想到应该礼敬父亲,送到老侯眼皮下面:“父亲,您先用。”

老侯夺过来掷到地上,还要踩上一脚,教训道:“你们这就怕了吗?也是,你们到念书的年纪就送往京里,以后就一路京官做下来,哪见过这个!”

三位老爷羞愧:“父亲教训的是,”再伸头看看城下发一声喊:“攻城了!”人流潮水般涌上来,虽人没有进城,声势却劈头盖脸的要把城池生生吞噬,三老爷用自己袖子抹汗:“父亲,您还是下去吧,您要家声是不是?我们兄弟站这里就行。”

“看住你的腿!不要抖,就比心疼我更孝敬!”老侯给他一声斥责。

三老爷低头一看,浅蓝色罗袍下面,有着什么跟波浪似的动着,带着罗袍也荡漾起来。三老爷忍无可忍,害怕这就没有,滑稽上来,笑上一声:“这是我的腿吗?我觉得我没有哆嗦不是?”

但不是他的腿,又是谁的腿呢?

三兄弟都笑出来,又让老侯骂上一句:“百无一用是书生!你们呐,倒还如个宝珠!”

兄弟三个互相看看,三老爷把腿一抬,翘到一块石头上,应该是矮小士兵们垫脚用的,三老爷发狠:“我就盯着它,它再敢动一下,我就打一下!”

二老爷把自己双手互握住,抬高在眼前,也直着眼睛:“这手再哆嗦,我就咬它!”

钟大老爷喟叹:“果然,不身临其境,不知道厉害!在京里我听说宝珠侄女儿抗苏赫,我还笑,以为是以讹传讹。现在看来不假,这情这景,不由得人豪气大发,就是那怒发冲冠凭栏处,潇潇雨歇,抬望眼,仰天长啸…。”

城下一声长啸出来:“敢问上面站的,可是钟老大人!”

把大老爷的岳武穆词给打断,和兄弟往城下看,见下面火把簇拥出一个人,他微黑面容,火光下泛出紫色,眸子有神,双颊略瘦,生得五官俊逸,天生昂扬。

老侯往下面看,福王往上面看。

老侯大叫一声,往后踉跄退上半步。三个儿子大惊失色扶他时,却见老侯又自己回了去,向前半步到原位上,手扶城墙跺子定晴去看。

顿时,牙齿咬得格格作响。

“萧没福!真的是你!”

老侯要是能,他会到城外面,贴到福王脸上去认他!

福王的脸!

瘦了许多!

强干许多!

但老侯一样能认出。

光白鸭子和酱鸭,全是鸭子,再变也不是凤凰。

电光火石般,老侯和太子认出福王是假的那时,心思一样的起来。他改头换面,他在外面能做多少事情?

福王的生母太妃为妃时,就最受皇帝宠爱。太上皇为皇帝时,算能把持自己,没立她为后,也就在别的地方补偿多多。福王是不能皇帝的,太上皇对他赏赐物产财宝无数。当时太子即位成现在的皇帝后,曾有御史进言,声称福王的采邑大过功高的梁山王府和谨慎的梁山王府,应该收回一部分,皇帝算算帐,福王的家产再多,也大不过这天和地去,为方便福王当玩乐王爷,就没有收回。

假福王没全掌握福王的所有家产,只凭库房的积累就过得像王爷,就足以窥见福王家财的一角。

这些钱全用来造反?他又在外面有多少年?

老侯像在晴天霹雳中穿行,炸雷一个接一个的打在头上。他离任时曾遗留的案件,什么库银被盗,什么正青官员被诬,什么强盗四起,什么治安败坏……。老侯一古脑儿的全盖在福王头上。

有些是福王所为,有些与他无关。但老侯不管,觉得这就有了解释,这就有了答案。无明火自心底起,自脚心起,自脑顶心起,自……全身无处都起成三昧真火时,老侯恼得往前就蹿。

他是手扒着城墙跺子在,这一蹿,结结实实撞到跺子上,撞得老侯哎哟一声,让三个儿子抱住。

钟大老爷大哭,抱紧老侯的腰:“父亲,您犯不着和反贼同归于尽!”

二老爷抱住老侯大腿,听大哥哭得伤心,跪在老侯面前也哭了:“父亲,有我兄弟们在,我们护着您,我们挡着,城破有什么,您不用跳城墙…。”

三老爷搂住老侯肩头,眼泪蹭到老侯耳朵上:“父亲,不要乱了方寸,这城还没有破呢!”

城头上兄弟三个人大哭不止,这兄弟三位别看当一辈子的老爷,但没经过这乱,胆难免有些战,心难免有些寒,又顾父亲为上,就发出这些语言来。

大同城墙高耸不说入云天,摔下去个人也一定活不了。这距离,又有城头上正布兵,城下面正准备攻城,到处乱,福王就听不到老侯儿子们在说什么,但能看到他们大哭。福王嚣张狂声:“是你在!钟老侯,咱们是亲戚,想你不会忘记吧!”

在他后面的人狂笑出来:“献城有功!”

“让你一样当侯爷!”

“给你王爷!给你一字并肩王!”

福王是再也不能等了。

早些年王妃的死,福王痛断肝肠,但给他留下儿子。子嗣,是生命的延续,福王把心思放到萧仪身上。

哪怕他不能再回王府,哪怕他看儿子全是在大街上候着经过时看上一眼,福王心底也有支持。

不想萧仪死了,要真的是大干一场死了,福王也没这狗急跳墙般的伤痛。但他死在假福王手中!

福王觉得好似自己手刃了亲子,是自己害了他。那假的是他招进府的。

他沸腾了,他的愤怒膨胀,他不能再等。他先约苏赫攻大同,没想到苏赫临时起意——在苏赫是早就有心——分一半人马去袁家,结果灰头又土脸,还耽误占大同。

那一次的失败,让福王尝到甜头,原来大同府这么好进。他们还进了内城不是吗?只是陈留郡王来得太早,还有铁甲军居然从城中出现,本以为铁甲军无影无踪,是藏在哪个深山里。福王这就大动作,把他所有的力量全用上,又一次站到大同城下面。

雄立的古城,砖缝里细密的青苔诉说着它历史的悠远。它是带足沧桑的,也带足力量。它是千百年来力抗强敌的,也可以保护福王在城中安然无恙。

眯着眼看城头上钟家父子们,城头上已就位的士兵,福王像看到他的财富。

他决定去见宝珠的那天,就抱着暴露身份的打算。虽然他见到招月来丝锦时,他是真的震撼,真的陷入往事中。虽然他没想到袁二爷一眼能认出,也许他早就能猜到是一眼能认出,但福王已做好准备,正式起事。

他要正明身份,让京里假的那个不能再享受荣华富贵。真是笑话,他的儿子才过祭期,京里那假货却要得孩子。这不是讽刺他,这是侮辱他!

福王殿下在说服袁二不成当场翻脸下,就席卷他所有的财产。他不再卷走,京里的福王一露馅,随时就查封他所有家产。

假福王弄不明白,宫中全记录在册。

这就没有余地的,大张旗鼓的,轰轰烈烈的来到大同。

止住周围人对老侯的谩骂说服,福王再次扬声:“钟老侯!识实务者为俊杰!你看看清楚吧!粮道,驿站,官道,我全断得差不多。梁山王让困在战场上,救兵你们是指望不来的!铁甲军哼哼,比得过我重金请来的蛮兵吗!”

往后一招手,在最前面吆三喝四的人让开,露出后面身上涂得花花绿绿黝黑肌肤健壮的士兵!

花足了钱,就请足了人。

攻下大同,将是福王的第一层正式屏障。

…。

“啐啐啐!”老侯挣脱开大儿子,脚踢二儿子,反手一巴掌打在三儿子头上,重新回到城墙跺子后面,这一回激动下去不少,不会再往下面蹿,只大骂,把拳头挥舞不停:“萧没福!没福没福没福……”

这是老侯想到的骂福王最难听的一句。

这话有个故事,是华阳郡王萧仪十岁露出头角的那回,皇帝有猜忌之心。过节宫宴请百官皇皇族,当众唤萧仪做诗,当众问福王:“果然你是有福的,你有这样的好儿子。”假福王阿谀,媚态百出:“臣弟是没福的福,有福的皇上才是。”

从此落下外号“萧没福”。

老侯那年在外任上,但三位老爷们因恨老侯夫人,就恨上太妃的一切儿子女儿旧宫人,把这话信中告诉老侯,老侯见信大乐,当晚浮好几白,觉得这名字贴切之极。

“萧没福没福……。”老侯头一回能当众骂出,虽不能下去咬几口福王,也痛快之极。几十年的怨气,父母虽不直接是太妃和妻子气死,却是受足太妃的气,过了不少闷气日子。妹妹……老侯怨恨满腔。

他就一个妹妹,他家虽不能给安老太太一个小镇为嫁妆,却也就一个宝贝女儿。他的妹妹离开娘家的庇护,愤然出京。因此丧夫因此守寡,因此再没有机会生儿子。可怜妹夫去世时,妹妹还并不老,离老蚌怀珠的年纪还早,丈夫病死,希望断绝。

“萧没福,你这辈子也成不了事,你不成人,你不是个东西!你们母子都不是东西……贱人贱人贱人!”

福王要是不造反,终老侯一生,也不能辱骂太妃。福王的反,倒成就老侯出口中的恶气,更痛快淋漓的大骂出来。

福王恼羞成怒,他骂自己,还能大将风度稳住。他骂自己娘亲,哪个能忍。福王咆哮:“攻城攻城攻城!头一个杀了他!”

云梯乱箭,和着福王的喊声一起爆发。

特意有些人是骂战的,和福王一起大叫。骂战能助威,关键时候也能让军心民心涣散。发聋振聩地扬出:“破城破城破城!”

叫声到城里,有应声出来:“城破了,往城门逃命去吧!”还真的有人会上当,携家带口的去冲击最近的城门。

你告诉他城门没有破,他怎么肯信?这个城门没破,不代表别的城门没有破。不让大家伙儿逃走,是准备让人全城杀绝吗?

自己人先要城中闹出来。

正乱哄哄,又要守城,又要相劝不要乱,又总有趁火打劫和福王事先安排的人从城里闹出来,更制造出城破的假相时,火把明亮中,一行人马抬着个担架行过长街。

担架上睡着一个中年人,他平躺着,不时扭动面庞左右怒斥,声若洪钟:“龙某还在这里!谁敢破城!”

一个中年美貌妇人手扶担架,骄傲自豪的跟着。

中年妇人后面,是一个年青公子在马上,手持铁弓,见哪里有人抢劫杀人,就是一箭,同时喝命跟的人:“制造混乱者杀!”

他们所到之处,街上就一滞。

“辅国公?”有人低声地道。

“真的是国公吗?”在后面见不到的人往前面挤。

龙四和国公夫人见到,纷纷阻止:“不要乱,是国公到了!”辅国公闻言,更是一声大似一声:“老夫还在城里,众位乡邻,各安家中,静候佳音!”

早几天,在国公府的人出门就追着骂的人,这就热泪盈眶,总有后悔之心。辅国公府世代在这里,已不仅是一个希望,或一个传说。成了一种精神。

几天前,公堂上审得气愤激昂,也不敌罗道几封信,让人唾了满身的龙四公子,这会儿受人敬仰。

担架所到之处,乱劲儿就能平息下来,也就没耽误,很快到城墙下面。

赵大人搓着手满面欢喜,上前来问候:“太好了,国公您能来真是太好了,”哪怕是国公是睡着不起的,只要他能出现,对民心是种安抚。

辅国公呵呵有了一笑,双眼还是寻找的才把赵大人定位,耳边听着城外骂声箭声,国公慨然道:“送上我城!”

赵大人有些错愕:“您在这里转转就行,城上还是不要去了吧。”龙四公子在出门前早得国公交待,轻轻把才从阶梯下来,这会儿挡住路的赵大人推开,道:“听我父亲的。”

过来几个家人,手握粗大绳索,把国公从腰间胁下,固定在担架上。

赵大人心头一酸,几点泪激到鼻子里。

辅国公像能知道他的酸涩,他自己个儿笑:“老夫我伤到腰骨,站不起来了,”再怒目圆睁,厉喝一声:“我也得站!”

“老大人!”赵大人握住国公的手晃上几晃,这冲天的豪气他还能再挡吗?赵大人前面开路,对上上下下运箭运兵器的士兵道:“让开,擂鼓,咱们迎国公上去!”

鼓声“咚咚”响起,惊天裂地般。城外城头,有一时都滞顿下来。国公夫人飞快扑上来,在丈夫面颊上一吻,这时候还顾什么四周有人,国公夫人只想告诉他:“我陪着你,你去哪里,我就在哪里。”

他告诉自己:“如果我死了,你要好好的,”

他早就想到有这件事,也早就决定上城头。他无疑是想一洗让龙五败坏的家声,也无疑这是他的责任,龙家的家训,龙家有一个活人在,就要死守城池。

龙四公子在上一回城破负伤还要力拼,就是他从小儿听到的家训,刻在他脑海中。

但战乱时的家训,和太平时的荒唐是两回事,龙家公子们以前不成人,也可以理解。

担架上城头,老侯带着万万没想到迎上来,发自肺腑的道:“国公,你真真是英雄也!”辅国公放声大笑:“老大人!你这会儿还在,也是英雄也!”

“我这英雄只能骂人,我这英雄安不了本城民心。来来来,老夫我今天太钦佩你了,我虽不能重担,也要抬一回你的担架!”老侯站到最前面抬担架的人前面去,和他商议:“你往后面站站,让我搭把儿手。”

又怒目儿子们:“胆小如鼠,全然不像老夫的儿子!没学过功夫,这肩扛也不会么?”钟家三个老爷从刚才就让老侯骂得满面涨红,要知道附近全是正抗敌的士兵,就他们三个让老侯骂一回萧没福,再骂儿子们“窝囊废”,正在寻地缝在那里打算钻。

这就有了事情做,三兄弟也来帮把手儿,把担架抬起,在那些已大无畏的士兵们眼前走过,不少当兵的凛然,“啪”地站直了,认真行个礼:“恭迎国公!”

“恭迎国公!”

动静传到城下,福王闻报不肯相信:“怎么会?国公府的名声早就臭了!”福王自己还在街上投过一枚臭鸡蛋,掷在龙四的衣角。他是亲眼见到国公府关门闭户,把隔壁袁家都带累的不敢出来人。

出来人,就有人跟后面骂,孩子们跟后面扔小石头。

福王这就亲自来看。

攻城的时候他退到后面,还在喋喋不休的大骂老侯。这会儿分开众人,走到前面去。见城头拥出一堆火把,把星辰都遮没无光。

一个中年人,浑身无处不散发出光芒。这不是火把光,这是他尸山血海里出来的傲气使然。火光下,他须发怒张,英武不改。他身边簇拥着龙四,老侯父子和国公夫人及家人们,城下也就难看清楚他是捆在硬板上推出来的。

福王结结实实一口凉气噎住自己,结巴两声:“他他,他不是伤重起不来了吗?”

哗然声跟着出来。

“是假的吧?”

“哎,老家伙……”

辅国公暴喝:“取我弓箭来!”国公夫人双手送上:“给!”龙四捧着箭袋,提醒父亲自己的方位:“父亲!”

手中箭袋一晃,已少去好几枝子箭。弓弦响过,箭如流星,怀如满月,国公虽伤,虎威丝毫不减。

城下惊吓声一片,说话的人倒地好几个。咽喉处不偏不倚扎着一枝长箭,那箭比寻常的箭宽又重,箭过脖颈,把人钉在地上即时毙命,箭尾处摇晃嗡嗡,把上面刻的小小龙家晃动出一片光影。

“王爷小心!”几个人快手快脚把福王拖回去,国公这箭钉死的人,有一个就在福王身侧。当时倒地,当时把福王弄得面色惨然。他们怕福王恼怒来上一句,接下来死的就要是他。

福王到安全地面上,心有余悸,迷惑道:“真的有这么远的箭?”陶先生悠悠叹息:“是啊。”

休息一会儿,福王再命攻城,对陶先生道:“已无退路,不管苏赫和定边几时赶来,咱们都得先拿下大同城,有个落脚的地方!”

杀声再起,辅国公毫不畏惧,一把揪过龙四到面前,狠狠瞪着他,老侯在见到刚才那几箭的准头,就注意国公的眼神。因射死的全是说话的人,但问题是离城头太远,能说国公耳朵好,也能说国公也许能看见。

见国公瞪向儿子时,眼神还是没对上。凶横狞恶:“小子!你是我龙家人,知道该怎么做!”龙四打丹田里攒出声音来,足以让周围的人全听到:“父亲放心,城在我在,城亡我亡!”龙四目露凶光,城在我在,城亡我亡!

让臭鸡蛋石头子儿烂菜叶子侍候好些回的龙四痛下决心,血洗耻辱,血洗家声!五弟犯下的错,当哥哥的理当承担!

无数箭矢,对着辅国公父子过来。

国公夫人静静守在国公身边,她没说不许他握弓箭,只把个大盾牌用力举起,一个人举不起来,又寻上一个家人,抬在国公身前。

老侯见到,也帮上一把,见箭来,就把盾牌过去。“当当当!”远箭力足,到城头上也力不意竭,打得老侯和国公夫人手酸软麻。

这多少影响国公放箭,但这却是关心性命。国公在,就是士气之所在,不是他一定要再射死几个人才算有功。

钟家三老爷见别人都忙,四公子那眼睛充血,活似吃好几个活人模样,看着羡慕,急上来:“我们做什么?”

“骂人,给我狠狠的骂那个没福的!”老侯就正在骂,嗓子已经犯哑还不住口:“萧没福!你个死了娘胎里坏的…。”声嘶力竭中,老侯找到快感,他骂得泪如泉涌。

他觉得自己太有福气,有生之年还能骂上一回那贱人。眼角边,是随着国公一步也不肯退的国公夫人,老侯莫明地把她幻想成自己的妻子。

这位老人一生没有服软过,但不表示他内心中不渴望夫妻和美。国公夫妻还能有相对的一天,把老侯内心最缺憾的那块填补上。

原来,人还是会改变的。

一生高官,自己改变许多,也见过许多人改变,也改变过很多人,但每回想到自身,就不敢相信夫妻还能和好。

国公夫妻让老侯圆了他心中的梦,也让他更恨太妃。他是可以一生幸福的,是太妃把族中娇女强行塞到房中。

“贱人,你不得好死……”老侯骂得身心舒展,泪花下是片笑容。

他的骂声,把三个儿子全提醒。除去老侯以外,更恨太妃的是这三兄弟。钟三出生的时候,太妃势力已不灵光,但钟大深受其痛。他年最长,让文章侯兄弟们当众骂小娘养的时候也最多。

文章侯兄弟为什么敢这样嚣张,还不就是当时有个太妃在。

钟大老爷挥舞拳头骂:“去死去死吧!”

二老爷口沫纷飞:“小娘养的小娘养的小娘养的……”福王殿下要按民间妻妾那说法算,他也是小娘养的。

三老爷同仇敌忾,想出一番义正词严的说词:“尔等岂不知普天之下,莫非王土!犯上作事之事,要灭九族……”

箭雨中,辅国公一步不退,龙四公子身先士卒,钟家父子骂出冤仇,福王在城下咬牙发狠…。

这时候的宝珠,正在痛苦中。

……

阵痛是早就开始的,稳婆到后,城里开始乱。早有准备,还乱不到宅院里,但袁夫人也当机立断,命宝珠和家人避入地道中。

有生孩子生到早上的,这城也不会像苏赫那回半天就破,但乱民们难防,惊到宝珠倒不好。

余夫人杜氏进到地道里时,就见到女眷们仆妇们三三两两做几堆,正在谈论。杜氏是难为情的,她本不想来,那就没地方去。余伯南一直匆匆在外,这个夜里倒回来,命家人护送夫人到这里,有人接应送下来。

头一眼见到的,就是卫氏跪在墙边儿上,对着个小香炉念念有词。百忙之中,卫氏还想到把香炉带下来,正闭目嘀咕。

地道里有回声,把她的话传过来。

“过往的神佛啊,保佑我家得个小王妃。”

红花和梅英方明珠交头接耳,让卫氏打断,纷纷反驳:“生儿子也行,”梅英嗔道:“这个妈妈,苏大人家里还等着呢,”方明珠是笑眯眯:“多生儿子像父亲多好。”眼睛就斜往一旁。

小巧儿正指给杜氏看:“那红衣裳的,就是方明珠。”以前余伯南的妾。杜氏看过来,又顺着方明珠的眼睛看到旁边,见一堆的孩子作一处,最神气的是两个小胖子。杜氏认得,是宝珠的双胞儿子。

不及细看,膝下裙角让带动,是小巧儿生的那小子欢快的过去:“瑜哥儿,璞哥儿,你们在玩什么?”

国公府的孩子们也全是英俊美貌的,但他们让着袁怀瑜袁怀璞,又经过旧年的动乱,知道要把小的弟妹们护在中间,群星拱月般,造成两个小胖子最神气活现。

袁怀瑜小脸儿肃然,握着小弓,怕他伤到自己,就没有箭,小手也紧紧攥着,对余伯南的儿子一本正经:“保护祖母保护母亲保护伯母保护哥哥保护姐姐保护妹妹保护弟……”

小木刀过来,在他弓上一敲,袁怀璞抢过话头:“保护哥哥,我保护哥哥!”袁怀瑜瞪瞪眼,把手中小弓高举起来:“我有这个!”意思我不要你保护。

袁怀璞把小木刀耍个式子,虽不中规中矩,也似模似样,胖胸脯挺起:“这是我的!”

鼓着腮帮子的小模样,杜氏还不及笑,有个柔声过来:“宝贝儿,可不许再打架了。”袁怀瑜袁怀璞欢呼一声过去:“母亲,你生完了没有?”

这里没有隔开的房门,不能回避许多。宝珠能听到孩子们说话,听到卫氏的祈祷声,孩子们也能听到宝珠说话。

生完了没有?只有童稚孩子才问得出来,杜氏忍俊不禁,就见一堆孩子乱跑起来。大些的表姐们,把瑜哥儿抱住,他太胖了,表姐们捉手捉脚带过来,七嘴八舌地笑:“婶娘在找小妹妹呢,找到就能见你们,这会儿可不许去。”

小些的表姐们细声细气羞他们:“没羞,男孩子不许看的!”

小些的表哥们——大些的表兄已懂人事,难为情站在这里,都和男的家人们到一处呆着——把袁怀璞拦住,袁怀璞来了精神,以为是比试,小木刀耍了好几下,打痛二、三位表哥,把他也带回原地。

宫姨娘乐得不行:“你们呀,乖乖这里玩,哪能过去看。”袁怀瑜耸拉着脑袋,袁怀璞垂着脑袋,两个胖脑袋并排的低着,一起嘟囔:“为什么不能去呀?”

又一起噘嘴儿:“舅祖父不见了?”

“太爷爷也不见了?”

“自己玩去了,真不像话!”

地面上面乱成一团,地底下笑成一团。小小子们提起来,姨娘们也露出担心。才一踌躇,沙姨娘就道:“不要乱想了,也不要伤心,咱们呐,好好的合计合计,有用到咱们的时候,可不能不如红花。”

这会儿把红花想起来,是红花姑娘随宝珠曾抗过苏赫,菜油黄豆大撒一通,后来说故事,辅国公养伤中要听,国公夫人特意请红花去对国公说了一回,国公大为赞赏,姨娘们也都听到。

红花正和卫氏拌嘴:“生小小爷怎么了?苏大人见天儿的盼,不比小王爷差。”卫氏恼火:“我拜我的,不要你插话!”对着香炉又念:“神佛不要计较她胡言乱语,赶紧的送我们家王妃来吧,别让奶奶受太多罪,小王妃来晚一步,小王爷和沈亲家还不打得头破血流?”

饶是显摆虔诚的时候,还能扭头瞪红花,嘴里不甘示弱的念:“打到头破血流这能叫好?菩萨啊,小王爷还不把我们二姑娘抢走吗?二姑娘还能好好的成亲吗?”

红花对梅英看看,梅英窃笑转开头不帮她。红花对方明珠看看,方明珠又想帮红花,又不能拗着卫氏,陪笑脸儿:“红花是一片好意,奶妈也是对的。”

红花悻悻然:“寿姐儿还没有成亲呢,这就能想到二姑娘成亲。”让国公府女眷们叫走,问上一回她们怎么杀的人,这一回有什么好主意没有。

看到这里,杜氏才算把方明珠仔细打量过。见她面容艳丽,不是清秀,不是美貌,是艳丽。就像牡丹花雍容华贵,大丽花却艳色欺人。

火光下面一站,周围人等尽皆失色。

杜氏醋意上来,亏她这会儿也能想到吃醋,这也是周围环境还宁静,才能从容的掂个酸。对小巧儿低声地道:“这样的人儿,老爷也舍得不要?依我看,是她不要老爷的吧?”这话正中巧姨娘下怀,在人家里避着难,不妨碍中伤下别人家里人,悄声回杜氏:“她现在的丈夫,官职高,又是正室,夫人您看看她,生得活脱脱一张姨娘的脸是不是?”

嘴儿一撇,小巧儿道:“就她,也能当正室,我……”在这里话咽回去,杜氏也知道下文。似笑非笑地讽刺道:“你呀,也就只能想想。”挖苦得小巧儿满面紫涨。

最难过不过这话,把小巧儿的泪水全噎出来。她是早就到余伯南房中的,但余伯南还要有妻。在小巧儿的天地里,妻妾是不可逾越的鸿沟。

就是生下儿子,儿子正在孩子们玩在一处,看上去不比他们差,又能怎样?小巧儿控制不住自己去看方明珠,她也走到国公府女眷那一堆,都知道她是宝珠的亲戚,她现在又肯做小伏低,都对她笑脸相迎,和她有说有笑。

小巧儿忧伤起来,她凭什么?

再看杜氏,也走到女眷里说话。女眷们一直是排斥她的,因她去和宝珠胡闹。在这难中,宝珠都许她过来,也就和她客套。

许久没有和女眷们攀谈的杜氏正要大展手段,好好的说上一回,听到宝珠带着呻吟地柔声又出来:“叫红花儿来。”

红花过去,女眷们也住了语声,就是杜氏也跟着支耳朵侧目,想听听宝珠要说什么。

“交待过你的地方,随时打发人去看看,该接下来的人就接下来吧。有这地道在,不就是为活命才有这地方,不是为自家保命。”

红花恭恭敬敬:“是。”

“留神,别有奸细带下来。下来一批,交待一批。但有奸细,大家齐心除了他,慈悲不在这里,早杀早干净!”

“是。”

“五娘子在城外呢,见到火起,应该赶来。去接应着,让她带的人去……啊……”痛呼打断宝珠的话语,稳婆们话出来:“奶奶用力,不要再说,用力…。”

地道里鸦雀无声,众人肃然起敬。杜氏眩惑不已,又震撼不已。寻找着那一堆人中袁夫人的身影,杜氏对她的身世早打听清楚。

凡是当女眷的,像是都有本事打听别人家世,好做个敬重还是从此瞧不起的区分。杜氏心想,先辅国公之女难道没有风采,让生产中的媳妇出个干净?

袁夫人只顾着看宝珠生孩子,在她心里乱还离得远,宝珠生孩子最打紧。又宝珠是当家惯了的,当婆婆的以前不管她,现在心全在她身上,是想不到这些。

当二爷的乃是宝珠。

也没想到还会有人正腹诽着她。

杜氏接着,又腹诽国公府女眷。宫姨娘挑眉梢的人,一看就不是好惹的。沙姨娘绵里针模样,说话也从不含糊……奶奶们是当家的人,也自有毅然。你们是怎么了?你们不会说这样飞扬的话语,只让那一个人出不完的风头?

“哇哇……”孩子的啼哭声,把杜氏的乱想头打断。女眷们惊喜的往前几步,但地方窄,也就站住,只翘头颈等着。

男的家人们,孔青万大同欢天喜地候着。

袁怀瑜袁怀璞又要发足就奔:“小妹妹来了。”表姐表兄们又乱上一回,把他们拦住。

“男孩还是女孩?”

卫氏颤抖着问出来。

袁夫人回了话:“你说对了。”

卫氏身子一软,摔倒在地。可见盼望深刻。梅英放下自己孩子来扶,卫氏一骨碌儿自己起来,欣喜若狂,整个地道里全是她的嗓音:“王妃,我家的王妃到了,神佛保佑,我们家有了寿姐儿,这又有了一位王妃。”

红花抬眸向天,只能看到地道顶子:“原来,不是怕小王爷和沈亲家打架,是盼着王妃才是。”红花也松口气,奶奶这是第四胎第五个孩子,奶妈担心她生不出王妃来,以后家里少一位王妃也有道理。

要是接着生的全是儿子,与王府是要擦肩而过。

城头打斗更急,地下面笑声这会儿更多。孩子洗过抱过来,都急着去看,又怕薰到她,宫姨娘指挥着:“一个一个地看,不要挤。”方明珠乖乖让到最后面。

小巧儿实在好奇,凑过来:“孩子名字能叫王妃吗?这样合适?”方明珠骄傲的道:“梁山王府早就定下的,”小巧儿骇然:“今儿生的孩子,王府里几时定下?”她溜圆了眼,这不是天下第一等稀奇古怪事情吗?比见神见鬼还要吓人。

方明珠更得意,难中理当互相扶持,又本就乐意告诉她这喜事情:“早定下的,没怀上就定下,王府里都有一位小王爷在等着呢。”

小巧儿面如土色,这这,说不是真话吧?那王府吃错了药不成?自家生下小王爷候着袁家奶奶生王妃?

不是骗人的?

方明珠见到,自觉高她好几等不止,心里见到故人的不平,慢慢平息。

“红花,”宝珠又唤。

杜氏惊奇的发现,说也奇怪,袁将军夫人一开口,她再虚弱,也地道里顿时平静。像是这些男人女人老的小的全给她面子,话一过来,袁怀瑜袁怀璞都争着小手盖唇上,到处对人:“嘘……”

宝珠的话,清清楚楚过来。

“舅父在哪里?”

红花回道:“在城头上呢。”城头上有人不时过来报信。

宝珠细语柔和:“也有时候了吧?去个人请舅父母回来吧。告诉舅父,这一回城可没那么易破,咱们有准备呢。够他们打的。舅父亲临,不必时时。纵然最近养得身子好,但不是一天两天的守城,均着些儿用吧。”

杜氏也呆住,有丝叫敬意的东西从心底往上来。她拼命的想按下去,但敬意玩命的要上来。杜氏暗叹一声随它。敬意又带上一句话,她竟然无处不面面俱到,关切又真诚。

余伯南为什么对袁将军夫人不肯忘记,杜氏这就隐约有了答案。

红花答应着,就要去交待万大同办这事,宝珠又叫住她。这一次声音更弱,杜氏尖着耳朵来听。

“去个人,告诉卫所的潘将军,是时候了,该拿的人全拿下来,说我的话,让他守住,一只鸟也不许放进来!”

尾音的疲倦,丝毫不减语气的份量。

有什么随着话狠砸在杜氏脑海里,让她两耳嗡嗡作响。真的她是插手公事吗?真的吗?杜氏怔忡在当地。

收票票哈,国公好好滴。

呃,如果每人给四张票,就可以在月票榜这个推荐上长期挂着了。

没给四张的,哈,收票票。已给好些的,收票票,

本书出版,有长评不?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