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五十五章,小稀奇宝贝/侯门纪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地面上隐约传下的混乱声,这里有通风口,所以听得见。

女眷们啧啧称赞孩子的声音。

家人们商议怎么立功的语声。

杜氏就都听不到耳中。

她一直觉得自己不比袁将军夫人差哪些儿,就在京里先由加寿的亲事,小沈夫人等对宝珠的推崇,铺上一层心头酸意。

这一层,还只是女眷最普通的,听到别人比自己好,无端的掂个酸,本不算什么。

来到边城后,无意中发现余伯南对袁将军夫人的情意。这是女性直觉使然,杜氏真正和宝珠攀比起来。

本以为是宝珠命好,嫁个高官的丈夫,在心里给自己一个不如宝珠的借口,却在今天击落成粉,片片化灰。

从宝珠的话里,杜氏完全可以听到宝珠的为人。她生产中还记挂全城的人安不安全,能接下来就接下来。又要上心误接奸细,又要想到还在外面的舅父母,又要想到大同的两个左右翼,两处卫所的安危。

这是从家门里到家门外,从城里到城外,全在宝珠心头运筹过。

这不是周全,这是聪明。

为人的聪明,全由用心而来。一个人肯用心,必须就会聪明起来。杜氏也有聪明,如待人接物,如谈吐得体---和宝珠胡闹那一回例外。杜氏的得体,是符合官眷的身份。因她有聪明的地方,也就震惊的清楚。

这面面周到,非一般人可比。

这面面周到,也不是一般女眷能达到。

袁将军夫人和自己的差距,这就如一壑天险般凭空而出。天险对面的风景看得一清二楚,也很想达到,但知道自己不可能达到。

但她却在那里,早就在。

于是,顷刻间这就输了。输的是什么,也具体不上来。也正因具体不上来,输得一笔一划都刻在骨头上般,挣脱不掉的坏滋味儿。

悄悄的往后退两步,杜氏把身子几乎贴近冰凉的石头墙,又油然生出对宝珠的倾慕之心。不是男人才会向对手惜惺惺,女人一样也会。

但这倾慕心来得不是时候,如果换成平时,大可以去和宝珠说上几句。此时,宝珠怎么有功夫呢?

一方帘幔挡住,权作产房。飘出来鸡汤味儿、红糖水鸡蛋味儿,热水腾腾的味儿,和温柔劝慰的嗓音:“睡吧,别再操心了,还有我呢,还有你嫂嫂们在。”

这是她的婆婆,那白发满头,却容貌出众的妇人。

宝珠不方便,宝珠要休息。杜氏虽没生过孩子,却总知道生产女人最累。这就扁个嘴儿,默默无言的呆立着,再也不愿意去和国公府女眷们寒暄,有怕她们看出自己差距的意思,其实差距早就存在。不但存在和杜氏之间,也存在和妯娌们之间。

可妯娌们不担心,独杜氏担心,这就落了单,自己百般寻思上来。

哪一点儿不如袁将军夫人呢?

总是让人气馁的不是?

其实宝珠也有不如杜氏的地方,但杜氏让宝珠几句关切打动,把她的得意处再扬不起来,无意中黯然神伤。

无趣的攀比,无趣的把自己伤到。

帘幔后的宝珠,已进入梦乡。

……

潘将军这一阵的日子过得不要太好,成天的有人奉承着他,有人买酒肉送给他吃。福王攻城的这个晚上,没有例外的又十几个人围着他,大吃大喝大吹。

席面上一扫,见有两个人没有来,潘将军让人把他们喊来,亲手倒上酒:“说起来咱们能把国公府扳倒,全仗着你们诸位才行,没有你们诸位告诉我,咱们有的是证据,这场官司打下来,我老潘可就没有面子,这地头上也就没办法混。”

把酒碗端起,带着感激感慨:“来来,以后喝酒一个不少,少一个我就不答应。”

坐他对面的,有士兵有小军官,大家齐声欢笑着,把酒喝下去一碗又一碗。

大同火起的时候,报警的信号是要放几个的。这边放哨的人见到,就来回话。都因潘将军赢了官司对国公府不满,骂骂咧咧地来见:“娘的!大同又怎么了?邪火又出来一把!跟城让烧着了似的。”

在这里的全是醉眼,有人就笑骂:“不是有国公吗?管他什么烧透半边天,我们是不侍候。”又推手边的人,大着舌头嘲笑:“你们还记不记得下雨那天,龙家四爷怎么说来着,”紧一紧腰带:“我给你们学学。”

“好好!”在座的人一起拍着手哄笑,见这个人站起来,摆出和龙四当天一样的愤怒,学着龙四的神气:“我龙家世代镇定于此,从没有一个通敌的人,你们胆敢诬陷,不知道国法难容吗?”

“呸!还他娘的国法……”

叫骂声又起来,酒后的醉意像焦干的火药,让话一点就着。乱哄哄的骂瞬间就快要把屋顶子扛起,潘将军笑了笑。

他一笑,有些醉意中的人就看过来,看上去比没喝酒时还要迅捷。留神的看,他们有人注视潘将军已解下,放在椅后的佩刀;有的瞄的是潘将军的脚步,有的则视线放在潘将军手上。

潘将军浑然不在意般,对来回话的人寻思寻思那神气,嘻嘻道:“兄弟们,咱们吃粮当兵他娘的……去看看还是不去看看?”

手扶桌边儿要起身,却酒实在多的模样,半身才起,一歪,对着隔壁的人倒去。那人忙去扶他,手才到潘将军手上,潘将军一把拧住,咆哮一声:“还不动手!”

一阵桌子板凳响,酒碗菜盘子落地声,座中十几个人,跳出四、五个扑向身边的人,而房外又小跑进来一队人,帮忙把余下的人全制住。

“将军,这是什么意思!”还有人愤然的问。

但见桌子早就搬走,地上一片狼藉中,潘将军已不是那酒醉的人,他眼睛瞪得又圆又亮,像刚才那酒全喝到别人肚子里。闻言,冷笑连连:“王小七,你倒来问我!”

王小七还是没有明白过来,反而一挺身子,试着要站起来。又再次让人按蹲下。脸对地面,王小七大叫:“潘龙要杀人灭口了,你指使我们去告国公府,这赢了就想独吞这官司!”

“闭上你的嘴吧!不长眼的东西!”潘将军骤然大怒起。王小七看不到他的表情,却能看到他的脚步带着怒气来回走着,步步都带着沉重。

怒视让擒住的几个人,潘将军阴沉着脸:“王小七,让你做个明白鬼!我来问你,苏赫蒙骗过卫所那天,你说你亲眼见到龙家五公子过来寻人情放的行?”

“是!是我那天站岗亲眼所见,是……”头顶上又让士兵按几按,呵斥道:“低声,你不叫没人当你是哑巴!”

潘将军冷笑:“死鸭子嘴硬!你个狗东西!你那天在南边儿站岗,那范大举去的哪里!”挣扎的王小七原地定住。

“你小子也不想想,老子在这里带兵这些年,老子就没一个耳报神?你耍猴敢耍到老子头上!让老子来告诉你吧,你小子在柳林镇有个卖风月的相好,那天你去钻她被窝,范大举代你站的岗!打起来后你小子才回来,见你那一队的人全死光,安排站岗的值日军官也死了,没有人追查你钻女人被窝的事,哼哼!”

潘将军在这里停住,王小七头皮发麻,还要强辨:“敢问将军谁亲眼见到我不在的?”发髻一紧,让揪住。抬起脸,和潘将军一张大脸对上。潘将军狰狞若鬼,怪叫道:“这还不简单,你的老相好,她也侍候我!”

“哈哈……”看押的士兵们哄堂大笑。

“啪,”一巴掌不轻不重的煽在王小七面上,潘将军拧高眉头,满面的瞧不起:“你小子哄给她从良,她却只想从良跟着我。那女人我相得中,我就让人去盯着她说话真不真,天天对着老子哭,别人都不卖,只卖给老子一个人!一盯梢,你小子就潭里老王八似的露了面,你还敢跟老子争!还敢哄老子去打官司。还敢吹牛你有证据!”

王小七彻底傻住眼,眼神直直:“怎么还有这事儿?她说喜欢我,愿意跟我回家给我生孩子!”

脑袋上一松,潘将军把他一推,撇着大嘴:“烟花女子的话你也信,”又咧开嘴笑:“看老子多精明,上不了她的当!”

“哈哈…….”士兵们又笑出来,有一个开玩笑:“将军,是你活儿比这小子好吧?”潘将军一听就乐了,精神头儿十足,把脸一扬:“那是,想我在上一任上,附近十里八乡的大姑娘也喜欢我……”

如果不是今天有仗打,也许就一吹到底。但今天有仗打,悻悻然道:“就吹到这里吧,”走着,对着让抓住的人踢上几脚:“带走,老子眼睛里容不下奸细!”他的亲兵队长在这里,喝命他:“整队!咱们救大同去,兄弟们,立功的事儿,不是他娘的打官司,都跑快点儿!”

笑声又起,押人走的押人走,随潘将军出去列队的列队。

星光满天,远不如大同城头灯水明。让火把簇拥的潘将军踌躇满志,心想袁将军夫人还真是料事如神,她说官司一打,奸细自己出来,这帮小子们就争着往外冒。她说就有大乱,这就乱起来。她说…..

远处有什么还听不到,却能感觉出来,急迫的往这里来。

“将军,有大队的兵马往这里来,看数量足有数万人。”哨兵又回来报信。潘将军故意装作大吃一惊:“这么多人?”吃惊中忍无可忍带着笑容。

哨兵搔脑袋:“大几万的人,您还笑得出来?”“

“去去去,少说丧气的话!这咱们不也整好队,这就可以迎敌!”潘将军好笑。袁将军夫人说只怕苏赫再来一回,难道苏赫是她的手中兵将,她让来就来?

斜睨眼睛看列好的队,当兵的是胆子贼大,但如果说是苏赫,还是有人吓趴下的吧?潘将军把嘴唇闭一闭,还是不说的好。

这就让摆好以待来人,却见哨兵又跑过来:“将军,是咱们自己的人!”

“咦?”潘将军跟他往高处去看,见火把光越来越近,能看到照得最亮处是面大旗。旗帜上大字:定边!

潘将军诧异:“他来做什么?”哨兵接话:“这您还不知道,他是来救大同的不是?”潘将军疑心更多,斥道:“要你小子多嘴!”心里转个不停。

大同火起,是今晚的事情。大同火起,又是内乱,并不是外敌。定边郡王一直在外面,他怎么能早知道今晚有事?

暗骂自己,让奸细弄得,这就谁也不能相信。见定边郡王的旗帜近了,人马驻扎下来,有人过来喊话:“哪位将军当值?我们是定边郡王的人马,请他来见郡王说话!”

潘将军足地想了一刻钟,还是谨慎的一摆手:“都给我提着心,不要像旧年那样,大同乱,卫所也让攻打。”

让依然严阵以待,潘将军玩了个花招,大声骂过去:“别拿老子当蠢瓜蛋!梁山王爷才有信到来,今天上午才到的,说他老人家到过年也回不来,让严守卫所,一个龟儿子也不放过去。你们是谁,过来几个说话!”

旗帜下面,苏赫对着定边郡王冷笑,操着他不流利的汉话道:“你的名字也不英雄,不灵光!”定边郡王反唇相击:“你这汉话哪里学的?灵光这词我就没听过。”当下摆手:“去几个人过去,把那将军拿下来!”

这就去了几个人,过去以后,石沉大海,一去不返。苏赫眼神儿又横过来要骂时,定边郡王恼火地拍着马鞍:“来人,我亲自过去会他!”

一队亲兵跟着,没走几步,后队来报:“有一队人马过来。”怕腹背受敌,定边郡王住马先看来人。

卫所里潘将军也见到,是吃惊的。找来军官们商议:“这下子他们人数可就远大过咱们,咱们凭借工事也难抵挡!”

也让哨兵盯着。

见那队人马摸黑过来,到了跟前,火把突兀的明亮,一面大旗飞扬,旗下一员大将,远看见不到脸儿,却只感受到天清月明,五官俊朗。

旗上大字:陈留!

陈留郡王放声大笑,马鞭子遥指:“定边!我总算找到你!来来来,咱们把仇结了!”又命人大叫:“卫所里听着!定边郡王谋反,不要放他过去!”

潘将军正和几个人在说话,那是宝珠打发过来传话的府兵,他连连称是:“是是是,请奶奶放心,我警惕着呢,不会放过一个人!”就听到喊话,潘将军乐了,拔出刀来,怪叫一声:“弟兄们,这下子咱们算是包圆儿,守住守住!”

苏赫这下子可以肆无忌惮地嘲笑定边郡王:“你还有招没有!蠢蛋!”定边郡王装没听到,和这蛮夷斗嘴又不是能赢,当下和苏赫分兵两路,苏赫攻打卫所,定边郡王去会陈留郡王。

……

韩世拓和韩三老爷相对而坐,这是他们最近时常的举动。

幽幽一声叹息,从韩三老爷口中逸出,没精打采:“世拓啊,想来想去也没有什么好方法,”望向侄子,三老爷从泪眼中竭力睁大心思,想在模糊中把侄子看得更仔细,看出他有没有好主张来解救眼前的难题。

韩世拓面无表情,看上去比三老爷镇定的多,却双手摊开:“没有。”

三老爷抱住头,深深的垂到地下去:“怎么办?现在怎么办?我们一家都会让拖累死,这是要灭九族的事情。”

“现在不是还没有下圣旨灭我们家,”韩世拓苦中作乐般的半带玩笑口吻:“三叔,你还有气儿,我也还能出气儿,”说着,“呼……”一口长气儿呼出去老远。

三老爷焦躁地跳了起来,暴怒道:“世拓!现在不是开玩物的时候,”对上韩世拓的无奈,三老爷泄了气,往椅子上一瘫,喃喃道:“我就知道,早我就知道,”

韩世拓又和他玩笑起来:“三叔早知道什么?早知道拦在宫门前,不让太妃进宫侍奉?早知道挡在家门口,不让姑祖母嫁人?早知道…….”

“我倒是想,那时候哪有我!”三老爷可怜兮兮,又对着侄子哀嚎:“世拓啊,你才升了官,萧二爷才让你多管一个驿站,你信三叔,让三叔去帮手儿,薪俸才拿得多些,这银子挣得光明正大的,比在京里钱多…..”

韩世拓摆手:“三叔,这话你都说几百回,我听厌了!”悠悠道:“你是我三叔不是吗?我不帮你,还能帮谁呢?”苦笑上来,这回是真的苦笑,比刚才和三老爷说话要忧愁得多:“四叔还不肯让我帮呢。”

三老爷往桌子上一拍,一脸的这抱不平我打定了:“别理他!凡事儿有三叔,三叔向着你,三叔向着你媳妇,再说,你二叔近两年缓和得多,就你四叔一个人,他蹦不起来!等咱们回京去,三叔我打他给你看……”

又哭丧着脸:“咱们还能回去吗?就是回去,也只怕是刀下就要问斩吧?”热锅上蚂蚁般起来团团乱转,两个袖子跟风中杨柳似摆动不停,把主人慌乱尽皆显露:“完了,我们这一家老小全要让福王带累,唉,菜市口儿我还有个相好,以前看三老爷多威风,现在要让她看我威风扫地,士可杀,岂能在相好面前辱之,可怜你三叔风月场上英名,这就要坠下来……”

韩世拓也有满腹心事,这也让三老爷逗笑。

“扑哧!”

韩世拓大笑:“三叔,风月场上有英名的人是我吧?怎么成了你?”刮脸笑话:“没羞!放着你风流俊俏的侄子在这里,没有你的份儿。”

三老爷垂手抱怨:“你还笑得出来!你你,我们幸好在驿站上,先能看到邸报,你看到没有?”桌子抓起公文,论字儿点给韩世拓看:“……查抄所有与福王府有关的铺子田产船只……”公文往桌子重重摔落,三老爷跺脚叫屈:“皇天呐,我就知道没好事儿,就知道萧没福非把我们全带下水。晦气,怎么和他家是亲戚?”

韩世拓凉凉地道:“太妃出自咱们一族!”

“照应半点没有!当年照应你的姑祖母,内情我知道!这是太妃在宫里不得人缘儿,没办法,把咱们家从老家弄来,封个文章侯!文章文章,咱们家哪一个是从文章上出来的?全都不是!给你姑祖母定亲事就定吧,还让她自己挑。女孩儿是要教导的,怎么能宠成这般?你姑祖母也不长眼睛,不自量力,不知天高地厚,还真的以为自己得太妃喜欢,就能成公主!挑谁不好,挑丈夫这事情,总要人家喜欢她,她就不喜欢人家,夫妻吹灯上床,被窝子里一搂,”

韩世拓又要笑,插话道:“三叔,你可是在说长辈?”

“她要在我面前,我还打她呢!”三老爷横眉怒眼对着侄子:“你是男人,三叔也是男人,咱们叔侄俩堪称风月场上好风流,是不是这个道理?夫妻睡一觉,也就喜欢了!她倒好,贤淑无有!贤惠跟她无缘!不会当人妻子,不会当人媳妇,嫂子更是不会当!南安侯一觉也不同她睡,她回家里来闹,来哭,我打小儿就是听到她哭声长大的,”

抠自己耳朵,抱怨天抱怨地:“我和你父亲二叔都小,你四叔还没有,我们为了她,去南安侯府折腾一回,折腾一回,好,人家越来越恨她,无端为她结下仇家,唉,”

又眼睛一瞪,对韩世拓有了喜色:“幸好你能干,你为人不错,你娶了媳妇,这才算解开。”韩世拓两眼对天:“你还是去谢四妹夫吧。”

那时候韩世拓才没有要娶亲,是袁训打出来的这门亲事。韩世拓遥想一下,这真是的,四妹夫逼自己为掌珠名声负责,结果呢,他一直负责到给自己寻差使,给自己升官,而且从眼前看,四妹夫要照管自己一辈子。

真是越来越佩服四妹夫袁训。这样想着,面前三老爷并没有停下,还是撞天屈那架势:“没福没福!京里圣旨随后就会到,”怪声怪气学钦差颁旨:“查抄福王府,查灭九族,钦此……”拖长了音念完,三老爷痛心的直接蹲地上:“祖上倒运!出这样的女人,一个又一个,定一门祸害我们兄弟一生的亲事,这好容易转过运头,又要让萧没福给拖累掉脑袋。世拓啊,你是没有事的,你有好亲戚,萧二爷现在也器重你,可三叔怎么办?”

“您说来说去,还是考虑到自己。”韩世拓揭穿三老爷的心思。三老爷苦口婆心来同他商议:“不是三叔只考虑自己,是三叔先是代你想好几天,发现从哪头算你的命总会保住。你亲戚是大将军不是?是太子殿下的亲家不是?他又疼老婆,老婆生得女儿好不是?养在宫里不是?”

问一声,三老爷点下脑袋,害得韩世拓也跟着乱点头。

脖子酸上来,韩世拓正要止住三老爷,外面来个老兵笔直一站,知道有话回,三老爷这就闭嘴,老兵来进来一个人,青衣短打,彪悍有余,全无斯文。

不是当兵的,他满身的粗野,和当兵总有纪律性不同。

站姿和语气全带着野蛮,对着两个着官袍的大人,傲不为礼,一伸手:“袁二爷让我捎封信,哪位是韩世拓大人?”

嘴里说着大人,那身子挺得往后,居高临下在看人。

韩世拓不见怪,接过,取出银子要给他。他一摆手,粗声大气:“不用,您给我个回执,我见二爷可以复命!”

双手握住衣襟一用力,扒开直到两边肩头:“还和上回一样,留我心口上。我在,回执在!”见三老爷瞪起眼,大汉无所谓的解释道:“现在路上乱,官道也是乱民,还不时有蛮兵,像是全省的蛮子全成了兵要造反。不是我来送信,吓!”大舌头一伸:“当兵的走不出十里地,就让人害喽!”

把信送到,这就很得意,大汉又吹个牛:“各驿站间的联系早就断了!你们这些当官的,不行!”

三老爷让他说的直愣着,见韩世拓取出他的小印,在大汉心口肌肤上盖一个印子。大汉嘿嘿一笑,掩好衣襟,到这个时候,才双手一抱拳:“回见大人呐!哦,下回不是我见您!上回也不是我,是我兄弟!而且现在乱,专门杀当官的,还有官杀官,我路上还看了热闹。这就不回见了,若大人能躲过这一难,再见到我请您喝两碗,命大不是,”

韩世拓不以为忤,还要还他一个礼儿,惹得大汉喜笑颜开。他不敬重当官的,和当官的敬重他是两回事。

这就嘴儿一咧,笑道:“行,您这官硬是礼贤下士,不是草包!”转身就走,韩世拓直送出大门,把个三老爷看得一愣一愣,刚才担心福王府让抄,祸临九族的心下去一半。

廊下候着侄子回来,抓着他就问:“袁二爷又要你做什么?亏他想得出来这样送信。现在官道上还真的是一个当兵都不敢走。几家驿站联系,当兵全是便衣,但路上让搜出带的是公文,只有一半活着逃回来。”

“非常时候,只有这法子还能传信。乱民们中混混们不显眼,他们行路还真的是方便。”韩世拓应该是在外面看过信,进屋就抓起他的佩剑马鞭子,忽然就精神焕发,招呼三老爷:“三叔,萧二爷让我们办差,走,得出门几天!”

邸报上只有福王府让抄,韩三老爷还不知道福王真身在大同,一直担心灭九族,当差更是勤快。二话不问,抄起他的马鞭子就走,叔侄外面上马,带几十个人离开驿站。

一百里外是个码头,韩三老爷曾在这里顺宝珠的船回过京,今天,停着一只中等大小的船只,船上护卫的人全持着刀剑守护。

韩世拓住了马,对三老爷道:“三叔,我们单独说几句。”撇开老兵,叔侄打马往一边儿去,老柳树下面,韩世拓感伤上来:“这几天对我说的话,我岂能听不明白!”涌出泪水:“华阳郡王谋反,父亲二叔四叔在京里度日如年,生怕皇上要祸连咱们家。那半年里,父亲的日子可真是不好过啊。”

三老爷本来跑马不伤心的,这又难过上来。亦垂泪:“你以为三叔睡得着吗?幸好有你,有你把三叔带出来,三叔跟着你还能有几天安生日子过。”

“邸报接到,我就想好。给袁…..”想到三老爷并不知道,韩世拓改口:“给袁家四妹妹去信商议,三叔你也虑到,我呢,才升官不久,还有萧二爷难道不保一保我?如今只把三叔你送走,”

韩三老爷震惊:“你要我去哪里?”

远望码头上船只,韩世拓道:“那是葛通将军夫人,前来探望葛通将军。她往四妹妹家里安身,四妹妹在下个码头,就有人接她。三叔,大同太原全是国之门户。虽然音信已不通,但太原离我们近,太原在打,大同也不能幸免。去吧,三叔,搭葛将军夫人的船去大同,到那里帮着守城。和四妹妹在一起,也比跟着我安全,大同城比这驿站牢固……”

三老爷大急,有生以为不多的又为别人着想一回:“世拓,三叔走了,你怎么办?”

“听我说完,”韩世拓面容沉静:“去大同别犯熊!你不能打,能帮忙送箭修工事也别闲着。”嗓音再低:“想法子受点儿伤,攻城的时候受,别大街上有伤,那不行!也别残废,军功里有你就行。”

忧愁,又在韩世拓眸中凝聚:“盼着有功,皇上真的清算九族,能抵点儿罪吧。”

“世拓,三叔不能丢下你…..”三老爷痛哭。

“别担心我!我走了,两个驿站谁管?我管两个驿站呢,萧二爷不会不保我一本。”韩世拓强颜欢笑,把三老爷推一把,狠心道:“走!人家等着呢!”

伸手又带过三老爷马缰,就要走时,又凝视过来:“要是我死了,你记住我的话,掌珠还没有孕,侥幸皇上不发落咱们家,二叔的第二个儿子最出息,世子位给他吧。切记,把这话带给我父亲。”

“世拓……”三老爷哽咽着,马缰让韩世拓带动,直送他上码头。葛通夫人出来会过,韩世拓拜托再拜托,又给三老爷伏地一拜,一言不发,扭身下船,打马再没有回过头,一径跑到看不见。

有女眷在,三老爷不能再哭,但对着侄子背影心如刀绞,世拓,你为三叔做打算,把三叔送走,你怎么不为自己做个稳当的打算呢?

有吗?你打小儿聪明,有没有为自己准备好万无一失的退路?

又一回,韩三老爷体会到什么是亲情,但这刻骨铭心的体会来得不是时候,在三老爷来看,来得太晚。

……

当晚船到另外码头,宝珠派出府兵来接,往大同而去。

……

大同久攻不下,城外尸横遍野。陶先生来和福王商议:“定边郡王让陈留郡王截住,苏赫又让卫所挡住,卫所里指挥的将军姓潘,以前也没见神勇过,以我来看,定然是另有能人。兴许,梁山王大军先锋到了?”

他试探问:“王爷,咱们只能走第二着了?”

福王对着大同城头也摇头:“没想到,一个辅国公就能让一座城难以攻打!”叹气:“龙家,是士气啊。”

七、八天了,辅国公也不是时时都在,他听从宝珠的建议,半天在城头上。国公出身行伍,深谙鼓舞士气之道。又早有血污家声的心思在,每每在攻城最凶的时候抬上城头,他不能多开箭,却每开必中,让士兵们在疲倦中也能振奋。

有几回,乱兵上城头,已到国公身边。宝珠派出万大同孔青,和龙四公子拼命抗住。辅国公还在,这大同城就像一座铁桶,城本身就强,士气再强,福王直到今天也没有得手。

对着城头正失落,见城上又有人出来。

福王皱眉,这还没有攻城,国公又出来做什么?国公一出来,福王先要怒。他不是怒国公不死,是怒随国公出来的,必有老侯父子四人。

老侯父子当天嗓子就骂哑,但指手划脚挥袍袖,又想出一个损招儿,骂不出来就写大字,城头下看得一清二楚那种。

头一天挂出来:萧没福你是狗熊。

第二天挂出来:慧淑死贱人!把福王气得够呛。

慧淑是太妃的封号,在太上皇还在的时候就定好的,骂他的娘,福王不能再忍。

怎么难听怎么骂,也不知道请教的谁,市骂街骂最下流的那种,和南安侯府身份一定不符,但老侯的亲笔字龙飞凤舞挂出来,能气得福王攻城为次,射掉这字为主。让陶先生劝着才心回大计上去。

这就见到国公出来,老侯还没有露出脸儿,福王就满心头是火。你知道老侯又要写出什么东西来?

见这一次露脸儿的,却不是雪白胡子。一个中年人,灰衣裳,嗓音洪亮,不是钟家兄弟中的一个,扯着嗓子大骂:“萧没福,你个生儿子要早死,生女儿没…….”污言秽语滔滔不绝。

“这是谁?”福王还疑惑。

他和文章侯府几十年不见面,已认不得韩三老爷。听这一通骂又是嘴里说出来的笔下都写不出来的,福王依就大怒,拿对老侯的招数对他:“放箭,射死他!”

有人给三老爷一个盾牌,三老爷有意露出一条胳臂一条腿,这死不了人。二三箭雨一过,三老爷往后一倒,盾牌重重砸到身上,腿上已中了箭。

钟家三兄弟给他助威陪在一旁,见三老爷如此英勇,大义灭亲,嫌隙自消,争着来扶他。三老爷泪涟涟:“几十年的不和,全是让他害的,让他们母子害的啊!”

这话初出来,有作秀的成分,但自己听到以后,辛酸真的上来。三老爷泣不成声,他还知道京里的家里会是怎么样?老侯父子更是让他带动往事,全有了泪。

五个人你扶我,我扶你,走下去,回袁家去了。城头上,余伯南和赵大人站出来。几天里,余伯南也哑了嗓子,也有了轻伤,但精神还足。对着城下宣告:“梁山王大军已到,放下兵器的人,饶你们不死!”

对应他的话,有人来报福王:“陈留郡王正赶往这里!”福王没有太大震惊,只问:“定边郡王呢?”

“已不知去向。”

福王还是没有惊,和陶先生交换一个眼色,同时道:“撤兵!”

……

陈留郡王到的时候,宝珠等人已回到房中。陈留郡王先行往国公府里,去看辅国公。龙四见到他,又惭又愧。想姐丈以前从不正眼相见于兄弟们,还真的自己兄弟们不能入他青眼。话也不敢多说,只带他到国公房中。

国公满面笑容,听到外面有脚步声,先叫道:“瞻载,”哈哈大笑。陈留郡王这才主动向龙四问道:“岳父还是精神?”

龙四满面疲累,眸中红丝密布,陈留郡王不是看不到,而是打仗全这样,他自己也好不到哪里去,又本就和龙家兄弟们一般,没有问候的心。

龙四恭恭敬敬回答:“父亲很好,请姐丈放心。”国公夫人在床前听到,人先紧张起来。她扯扯衣裳,又抚抚发丝,又去照镜子,又去照一回,又去…..辅国公怒道:“你还有多少麻烦事,听你步子就听到我烦!”

国公夫人赶紧出门接女婿去了。要知道几十年来,她也很少见到陈留郡王。郡王妃不在国公不在的时候归宁,就归宁也不往这房里来,国公夫人又不敢去见,这就把郡王也避开几十年。

两下里一见面,陈留郡王是早就想好的,他由龙怀城的语言里知道岳父睡在这房,也就避不开国公夫人,郡王端正的拜了三拜。国公夫人泛出泪花,命丫头抱出一把宝刀给他。

这刀也有年头儿。

是郡王妃成亲的时候,国公夫人就备下的,但她没见到,也就一直放着。

龙怀城曾对陈留郡王提过,陈留郡王也就没推辞,再说自家心里掂量掂量,从他成亲后,还真的没接过国公夫人的赏赐,收么,心安理得。

谢过国公夫人,陈留郡王来见国公。

见国公反而胖了,和军中相比,养伤的日子更容易丰润人,虽有这几天的督城,带着憔悴,但精气神上比在军中更润泽。

郡王微微一笑,见房中没有别人,床前坐下小声调侃:“您这算不算临老入花丛?”翁婿两个人常年军中相伴,无话不谈。郡王妃纳妾又不给丈夫用,换成别人早就闹意见,陈留郡王就没处儿闹,反而总让辅国公劝好。

国公能劝他的房中事,郡王也就来玩笑。

辅国公一瞪眼:“滚!我的事你能说吗?”

“我就是打听打听,免得小弟问我,我答不上来。”陈留郡王饶是开了国公玩笑,还要把袁训也拖下水。

国公哼一声:“他只会喜欢。”

陈留郡王忍俊不禁:“原来您现在是喜欢呢,”哈的一声笑了出来,辅国公微微的红了脸,把他埋怨:“想听你说话,你就胡扯。”

这一抹红,更让陈留郡王笑容不断。打心里呢,也为辅国公喜欢。陈留郡王曾劝过郡王妃:“几十年都过去了,又有了老八,再不好,也是你弟弟。我不待见他们兄弟,你也不和老八走动,难道一辈子?”

郡王妃只听着不回答,陈留郡王在家时日不多,也只说到这里为止。

有时候郡王想,岳父看着他能不难过吗?有今天国公回家居然养胖,郡王含笑:“我是要回话来的,但先要恭喜岳父才是道理。”

“你恭喜过了,说吧,阿训在哪里?”

陈留郡王失笑:“别说我又打趣岳父,您这每回先问小弟,不要儿子也罢,我可在你面前听着呢。”

“你不是好好的,问你多余。”

陈留郡王忍住笑:“好吧,算我又碰一回钉子。”当下一五一十告诉国公:“先到的是前锋,王爷和小弟这几天就到。”说完,就要走:“遗憾,让定边跑了,我的人马正在搜索他,我抽空儿来看岳父,再去那府里看看岳母去,还要抱抱小弟的孩子。那个叫香姐儿?袁佳禄,是这名字。”

“现在是加福,福姐儿。”国公乐呵呵:“你要一抱两个才行,”眸子随意地陈留郡王身上一扫:“换下你的盔甲再去,就在这里换吧,穿我的衣裳,打扮好些,别把小姑娘们吓哭,这满身的脏。”

陈留郡王低头,对着满是尘灰的盔甲看看,纳闷:“你能看见了?”

“看不见!”辅国公回得干脆:“打仗回来的,哪个不是这模样?你闻闻这杀气,你都能吓到我,何况是小孩子。”

陈留郡王嘻嘻,不再疑心。果然在这里换了衣裳,国公夫人顶顶恭敬他,女婿才相认,取最好的衣裳给他,宝蓝色销金云纹团花罗袍,织锦绣花金环腰带,又是一块青果玉佩。

郡王出来往西府里去,形容潇洒,只在龙家诸公子之上,不在他们之下,房中人都来恭贺国公夫人有个好女婿,国公夫人也喜悦不已。

先见袁夫人,宝珠坐月子不能相见,只让抱出孩子来见。香姐儿一见到郡王衣裳,先就喜欢了他。主动伸出小手要他抱,她小面容可爱之极,陈留郡王也夸说:“这孩子生得好,”抱到手臂上,香姐儿笑眯眯,冒出来一句:“父亲,”

陈留郡王大喜:“说得很清楚,是是,你叫我父亲吧,哈哈,我是你父亲。”正仰面喜欢,香姐儿娇滴滴:“英明神武的父亲,文武双全的父亲……”还把个小脸儿贴到姑丈身前揉了揉。

陈留郡王笑道:“这个孩子好,比两小子好,”又来看福姐儿。

把福姐儿抱到手上,陈留郡王一乐,这个活脱脱生得就是弟妹那模样,和母亲极是相似。这是个小稀奇宝贝,郡王这样暗想。

她能不是小稀奇宝贝吗?

还没有出生,亲事就定到梁山王府。萧观和沈渭见天儿的打,全营都看得足够,快到再打也没人去看的地步。

就为争个孩子。

这个生得不丑,对得起小王爷。

像弟妹,还是有父亲的遗传在,长大也是个绝色一流。

陈留郡王小心翼翼看了一回,如掬易碎品一样当心。夸了个好字,双手送还。那一边儿,葛通夫人还等着郡王告诉她丈夫如何。总算想通出京,却又遇到战乱。葛通夫人不后悔,只是想听听良人近况,以安其心。

她也经过一回战乱,只要丈夫安好,再回京去,也可以对着小沈夫人吹上一吹,免得那牛皮大王总是说个没完…..

多谢昨天的票票,呃,可今天该肿么样,这就不会了。

呃…。四张五张六张十张……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