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五十六章,大大大.....将军/侯门纪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葛通夫人回想起自己认真决定出京。

这事情,小沈夫人出了很大的力。她没事儿就抱着儿子到连家去“理论”。说理论,也不过就是她又犯爱娇的毛病,认为人人都应该宠着她。这毛病不敢对着中宫出现,同回的女眷们全知道她,小沈夫人总犯几回。

为什么要去连渊家,连家小姑娘是袁怀瑜的小媳妇,是袁家的长媳。和长媳争,颇觉体面。

葛通夫人和连渊夫人是内亲,本就时常来往,就总遇到小沈夫人。

遇到牛皮大王一回,葛夫人说不上难过还是好笑,心里就悠悠一回。不平,随着上来。小沈夫人不就去看个丈夫。去看过,就能吹得云天雾地,把自己标榜成英雄女汉子。

她是吗?

找个瞎子瞅瞅小沈夫人,都能让她娇气膈应掉。她偏偏有牛皮吹。

葛通一直不来信,又回来的女眷们过得这样的好,小葛夫人悔又急,把婆婆神色总打量。那一天,平阳县主神色欣慰过于平时,小葛夫人花钱买通婆婆房中人。五十两银子只有一句话:“公子来信,县主落几点泪,要水洗手焚了香,祷告是什么话,却听不真,随后就一直喜欢。”

平阳县主是知道儿子掌兵权,为父亲和弟弟霍君弈上香。

小葛夫人猜不到内幕,就是霍君弈是葛通亲舅舅也不知道,但能知道丈夫必然有喜事。

当丈夫的喜,一般与妻子同赏。葛通夫人没落下这彩头儿正闷闷不乐,又收到京中的消息,福王府让抄了家。

福王让认出真假,是那前后的事情。太子是审过他,才抄的家。消息传开,官场上打听原因,平阳县主也让葛通兄弟去打听,说福王造反,又说福王勾结梁山王,到晚上,葛通父亲回来,说福王勾结梁山王军中的人,又说谣言四起不能分辨。

葛通夫人敏锐的察觉这是个机会。

她的丈夫要真的掌兵权,又遇到造反谋逆的事情,是立功的大好机会。当妻子若在这时候去看他,当时在京里还不知道边城会乱,出京后知道也就没退回,想这机会可以夫妻和好。

老远来看你,出自诚心不是?

她就出了京。

不想这么的乱,又幸有宝珠接她,福王没退兵的时候,由地道进入边城。才有三老爷城头大骂福王,此时能见到陈留郡王。

很想知道丈夫身体可好,没有受伤吧,又初次见郡王,羞于问得仔细。就把个帕子细细揉着,垂下头先对郡王道过安好。

陈留郡王和葛通走的不是一条路,他早在去年送宝珠和岳父回大同离开的军营,半年里来追着定边郡王左跑右跑的,压根儿就没见过葛通。但妻子来看是好事情,就把去年见到的葛通面貌说上一回,略解葛通夫人的相思。

当天陈留郡王就离开,去追定边郡王,他看过国公,也抱过袁训的孩子。免得袁训又要说:“姐丈,你都没抱过。”这下子可以对着袁训说嘴,匆匆就出城,大同城由自己人肃清。

……

袁训回来是五天后。

离开梁山王后,袁训就快马加鞭,飞似往家里赶。两个孩子,佳禄过了周岁,佳福也近满月,他还一面没见,心中对女儿充满歉疚。

让加寿整过一回,当父亲的心里满是期待。福姐儿还小,不会闹脾气,禄姐儿会不会也拿东西扔父亲?把她吃的点心涂到父亲脸上?

光想想,就要马上要笑出来。

蒋德关安褚大天豹和跟去军中的家人们跟着,到府门外下马。门上家人见到,大喜迎过来:“小爷,哈哈,”这也是个看着袁训长大的老家人,又一回见到高大英武的将军回来,搓着手乐和:“您又添一位姑娘,小哥儿们也会玩打仗,您现在是老爷了哈哈。”

“小姑娘生得像不像我?”袁训兴冲冲的在大门上就问出来。老家大笑几声:“比您小时候生得俊呢,”叫余下的门人仔细看门,他陪着袁训进去,边走边说着话。

惊动出来的一个人。

这是个女眷。

杏黄底团花的锦衣,葱绿色裙子,有几枝金簪和玉钿,生得肌肤匀净,容貌端正。这是杜氏,她来看宝珠。

她从二门出来往大门去,袁训由大门进来去往二门。

家人的笑声:“小哥儿们可活泼呢,跟您小时候一个模样,成天弄坏东西…。”杜氏就知道袁训回来。

一行男人们进来,杜氏早和丫头避到树后面去。认出是宝珠丈夫,那把自己丈夫打败的那个人,杜氏好奇心大作,窥视过来。

她是个好奇心很强的人,由好奇心反而要来看宝珠,总想弄明白宝珠身上有着什么,让自己有挫败感。

宝珠也不烦她来说话,不愿意和杜氏弄得大家见面干瞪眼,杜氏肯来,宝珠也肯见她。

好奇心,此时又用到袁训身上。

这位袁加寿的父亲,想来生得必然是好。他的妻子宝珠就不俗,他的母亲袁夫人更是高华英洁般,杜氏早在心里把袁训想成天下英俊无比,世上美貌少有,才能解释她丈夫落败的原因。

在杜氏心里,余伯南生得算是端正。

杜氏虽后来长居京中,但丈夫不在家,就少有男客来走动,登徒子她没机会见,英俊男子没见过几个。

家中兄弟们全见得习惯,不以为好。来到这里见过龙四公子,辅国公养病在房中,鼓舞士气在城头,她也没机会见,就拿龙四公子的模样往袁训身上套,早把袁训想成清俊如水,清雅如兰。

这是她在心中已佩服宝珠的缘故,就认定必然是这样的男子才能配得上宝珠,让宝珠甘心情愿为他守在这里。

经过一波子战乱,本就为求子而来的杜氏更对边城印象大打折扣。对宝珠在这里一呆数年,想必经过战乱无数,又佩服一回。

本着也想佩服袁将军容貌的心,杜氏悄悄探出头。

天呐!

可以吓到人!

她没有见到一个鬼,却胜似见到一个鬼。

见一行人中为首的那个,正笑得见牙不见眼,满嘴白牙倒是漂亮,但那面庞,又黑又瘦,又瘦又黑——袁训夏天晒的还没有恢复。

发髻凌乱——袁将军才去头盔,在手里抱着,这是在家,他也不怕母亲妻子嫌弃,也没考虑吓坏客人的事情。客人你不满意,你可以不看是不是?

脸上还有一道血淋淋的伤——他和梁山王分别时,从战场上才下来。

盔甲是暗色,也灰尘血痕看得清楚——今天日头不错。

两只老牛皮靴子,沾的不是草就是泥。还有一大块泥在腿上凝结,主人还没有清理。

这整一个沼泽地里滚出来的鬼,哪里敢说她是宝珠丈夫?

杜氏歪靠着树身上目瞪口呆,要是没有树挡着,她可以惊吓倒地。这就手抱着树,面上白得吓人。

不……不会吧?

就这样的人,把宝珠从自己丈夫手里抢走?

神思恍惚中,袁训一行过去。同来的丫头催着杜氏离去,杜氏深一脚浅一脚跟着她出门,坐上轿子还在发愣。

这个就是袁将军?

他的儿子女儿都生得那么好,他的母亲妻子都容貌动人,就他…。这真是鲜花插错地方啊。

杜氏就没有去想,孩子们都生得好,怎么会有个像鬼的父亲。她没见过辛劳累乏消瘦的人,心思又全用在女眷们往来,寻找这种体面上去,这就自己吓住自己。

直到回家,迎面见到余伯南走来。余大人守城也瘦了不少,但在杜氏眼前,就看着变化不大。还是一个端正的人儿。

“扑哧!”

杜氏乐了。

余伯南奇怪:“作什么好好的见到我要笑?”用袖子在鼻子尖上抹几下,还以为有灰。杜氏更笑盈盈,走近前来:“知道吗?袁将军回来了。”

“哪个袁将军?”余伯南明知故问。

他知道袁训离这里不远,但几时回来看就不知道。内心正回避纠结这件事,余伯南是不大情愿见到窃珠贼的,怕自己还想揍他,又没本事打,杜氏偏提出来。

他不自在,全落在杜氏眼里。眸子灵活的微转,杜氏含笑:“昭勇将军啊。”本能的,杜氏看出余伯南不愿意提袁将军,换成以前,杜氏不提。但今天见过袁训,杜氏还就愿意说说。

余伯南是不管什么时候都不愿意提袁训,冷淡:“是他啊,回来又怎样?”余大人没好气,这又翻旧帐不是?

听妻子却道:“哎呀,他没有一处如你好,怎么当年,怎么你就…。”看笑话似的一笑,翩翩然往后走。

杜氏想说的就是这个,她觉得宝珠眼光像是不对。

余伯南原地呆住。

没琢磨出来妻子这话是标榜她自己眼光好,反而回身叫住杜氏。焦急上来:“他受伤了吗?”如果不是受伤,任是谁见到,都不会说自己比袁训生得好。

“他,伤在哪里?要不要紧,宝珠以后可怎么办?”

问得杜氏恼怒上来,把手中帕子打在余伯南满面关切上面,恨声道:“要你关心!”一怒回房。余伯南不理她,原地垂首,脚步更似灌铅般重。

他应该去安慰宝珠,但他不愿意见他,看到他就想再打一回,但现在他受了伤,一定颇重,杜氏才说不如自己,定然是落下残疾,定然……可不去看视,宝珠该哭得多伤心?宝珠还在月子里,月子里不能哭……

府尹大人傻乎乎长叹息,一声难过似一声。

…。

“不要,我不要……。哇哇哇哇,”香姐儿惊天动地的哭着,全然不管初次见面的父亲有多尴尬。

跟随袁训回来,也来看孩子的蒋德关安退到房门外面去笑,肩头颤抖不能自己。

房内,正穿衣裳起来的宝珠笑得伏在床上这就不想起来。

外间,袁夫人也笑得手发软,还要强撑着来哄香姐儿。

“乖乖儿,这个是父亲,快不要乱说话。”

香姐儿对袁训再看看,愈发哭得厉害。软软带足奶味儿,勾得当父亲的疼爱不已的小嗓音愈发的要说:“不要这个,不要父亲……哇哇……要玉树临风的父亲……”

这个父亲太丑,属于不好看那种,香姐儿只要好看的,所以不要他。

袁训啼笑皆非,听着女儿一声一声的哭。

“我要傅粉施朱的父亲,”

“哇哇!我要风流自赏的父亲,”

“我要一表人才的父亲,哇哇!”

小面庞上挂满泪,哗啦哗啦往下流。袁训在这哭声中无奈,向母亲问道:“这一定是宝珠教出来的?这些话……”

他都不知道该怎么责备才好。

当父亲的最引以为傲的事,就是一心一意,房中无妾,能效仿父母亲情意。在今天让女儿涂了个满身黑。

一表人才?这话教得好。

风流自赏?有过吗?

傅粉施朱?这话出自宋玉的登徒子好色赋,再说为父是个男人,怎么能傅粉还施朱?

见女儿小手摆着往下打,把她“不要不要”的心思用语言动作一起表达。这样子实在讨喜,但当父亲的再也伸不出手去抱她,只原地干看着。

有心陪个笑脸儿,哄女儿喜欢喜欢。却才咧嘴,那黑瘦面上伤痕更重,更把香姐儿吓得骇然大哭:“哇,还我父亲,还我父亲,”

泪眼儿有点儿凶样子出来,像是她的好父亲,那傅粉施朱的那个,是让面前这个父亲挤兑走的。

袁夫人也忍不住了,大笑出声,接过孙女儿在怀里哄着,香姐儿委屈莫明蹭着她,袁夫人不忍责备,她还小,跟着哥哥们学会说这些话,而当哥哥的是跟着老侯开玩笑的时候学会的,这怪哪个是呢?

又怕儿子不喜欢,笑命他:“去看宝珠,去看福姐儿,福姐儿是好孩子。”袁训对着母亲悻悻:“这不是想你们,想早些看到母亲宝珠和孩子们。这就赶着来的,”手在面上抚着:“我还洗了脸擦了牙的,”

面上那伤又冒出血,就是袁将军洗脸太用力,想把黑脸洗干净些,太用力弄破血痂才是这样。

盔甲上有灰,这不能避免。腿上有泥,这是奔马中激上去的。着急见家人,就没注意。结果呢,满心呢想来疼爱孩子们,却先让香姐儿嫌弃一通。

没办法,进来看宝珠。宝珠见到他,“哈哈,”又是一通大笑。让袁训抱到怀里,奶妈带着丫头们急忙回避,袁训却不是要亲热,提起拳头,装着恶狠狠:“是你教的不是?你这小坏蛋!趁我不在家,这般的欺负我?”

“哈哈……”宝珠一时笑得不能回话,心里转悠着香姐儿的说词。勉强能说时,又忍笑学一遍:“傅粉施朱,哈哈,你应该再站面前听听,她还会说风流倜傥,夜郎自大,哈哈…。”宝珠就快要捶床。

月子还没有做完,宝珠又肥又白,跟个新蒸出来的肥白馒头似的,让人见到就想咬一口揉一把。袁训就咬上,在那晕红面颊上留下一个牙痕,还不满足,把自己的黑脸蹭上去,边蹭边笑:“让你嫌弃我,你敢嫌弃我,还敢不敢了?”

没几下子,揉得夫妻都情动上来。宝珠不再笑,有了低低的喘息声。袁训也不再乱动,面庞贴住宝珠面庞,悠悠柔声:“小呆,你辛苦了不是?”

“辛苦,又怎比得上你辛苦?”宝珠在他怀里陶醉,微闭上双眸。

这一刻,天崩地陷也不管,全然的沉浸在他的怀抱里,闻着久违的他的味道,辛苦劳累全都消却。

而袁训呢,思念情动,感谢妻子操持情动,又有“好孩子”情动,这孩子太好了,好得不到两周岁会说许多成语,虽然把父亲贬低到地底下去,也让当父亲的对妻子情动,又久旷……就更情动。

抱着不肯松手,揉的越来越重。他是进来算帐的,想的是见到宝珠问候几句,就没有去盔甲。冰凉的把宝珠渥在怀里,盔甲都渥温时才想起来。

歉疚的要松开手:“哎呀,冰到你了,看我,只顾着想你去了。”进来就是熊抱,当事人自己都想不到。

宝珠娇滴滴仰面,抓住丈夫的手不肯松开:“人家穿着小袄呢,再说,也早不冷了不是?”两个人眸子一对上,又再次胶着不肯分开。

黑眸对上黑眸,像磁石撞在一处,紧紧的粘牢住。直到卫氏小心翼翼的话过来:“小爷,福姐儿来了。”

福姐儿养在祖母房里,才刚吃奶,这才抱过来。

袁训和宝珠一惊,相顾失笑。低低的,袁训道:“让妈妈看笑话了不是?”知道卫氏是防着自己这会儿和宝珠亲热,袁训嘻嘻放下宝珠,又悄声道:“我抽空儿来家看看,明儿就走呢,你告诉她不用担心,”

向那粉面上一吻,希冀地道:“再回来,你也就出了月子,”坏笑浮出:“那就我想怎样,就由着我怎样了。”

宝珠嘤咛一声,娇羞满面。恋恋不舍,不愿意袁训走开,把手放到他大手里,磨着粗糙的茧子,勾住他的手指。

“我去看过舅父就回来,再就一直陪你到晚上可好不好?”袁训轻哄着她。宝珠再像大馒头,在一心一意的丈夫眼里也是那绝美的人,她不撒娇,袁训都不愿意离开,何况是这会儿宝珠娇的像那玉栏井中花。

“怎么会呢?”宝珠嘟起嘴儿。忽然又眸光流连上来,像着丈夫面上深情望去。这眸光滟滟像隔不断的千尺素,抽不完的机上丝,似系住当丈夫的,又似随同一起离去,同行并进般。

袁训不由自主的,含情脉脉更浓。嗓音更柔得如春江水,以手指轻拂宝珠秀发,悄问:“又怎么了?有什么只管告诉我?”

“没什么,”宝珠恋恋不舍地把丈夫面容无处不看到,才低下脸儿回话:“怕你不能一直陪我,家里来了葛通夫人,又有舅祖父和伯父们在,韩亲家三老爷也在…。你去忙吧,只是在这里,我更不愿意你走。”

耳边浓发让手指梳理着,轻柔嗓音抚在耳边:“会有陪你的时候,放心吧。”又是一吻,印在宝珠额角,夫妻都带着眷恋,一个人伏在枕上扮小小离别的委屈,一个人快步出来。

走慢点儿,怕自己出不来。

卫氏等人都不敢进去,又担足心。见袁训神采弈弈出来,从袁夫人开始都放开心,喜笑颜开请袁训看福姐儿。

抱住在手上,袁训心里乐开了花。连连夸赞道:“好孩子,这个孩子好!”趁机,对还伏在祖母怀里的香姐儿瞅瞅。

那意思,你不要父亲,看看,母亲又给父亲生下一个好的,活脱脱的像你母亲,父亲以后只多疼她,看你怎么办呢?

香姐儿从他出来,就大气儿也不敢喘的盯住,十分的防备他再要抱自己。见到眸光过来,急急忙忙地瞪住,小手都快要扎起来,那架势如临大敌。

袁训忍俊不禁,颇觉得像加寿小时候撵鸡模样。告诉自己还是不要去招惹的好,把福姐儿抱了又抱,还给卫氏。

“我去看舅父,”就要往外走。袁夫人叫住他:“不换衣裳吗?”袁训笑道:“我是急着回来的,自然还是这模样儿去看舅父,舅父才喜欢。”袁夫人觉得有理,又由香姐儿对儿子抱歉,赶在儿子出门前,把孙女儿再哄上一句:“父亲是很俊的,以前生得俊呢,就跟你似的,越长越俊。”

袁训就捧场的停一停。

本想见到香姐儿一个不哭的脸儿也好,却没想到他的女儿太聪明了,接上祖母的话就伶俐地道:“长俊了,来的哟。”

她的父亲是探花,一听就知道女儿的本意,现在不俊,你走吧。

袁训大笑出门,袁夫人哭笑不得:“这孩子,你父母亲全不是爱耍嘴的人,你这点儿贫嘴随谁呢?”

忠婆笑了:“夫人不要往别人身上寻,只看自身就是。”这是袁夫人的自幼奶妈,袁夫人张口结舌:“我,同她是一个模样?”

忠婆眯着眼点头:“可不是吗?您小时候三岁就会念好些诗,还会做一道赏花的诗,是什么来着,”

袁夫人好笑:“不用念了,那不叫诗。”

“我想起来了,您三岁的时候,和老国公去看花,说这花真好看,老国公夸您说得好,您第二句是看着我喜欢,老国公说押得上韵,当时封您一个才女的名头儿,您倒不记得了不成?”

袁夫人大乐:“这诗如今说是我做的,我这脸上倒下不来。”说笑中,就把香姐儿更疼到心里。搂着她亲亲,哄着她去玩了。

袁训这个时候已到隔壁府中。

……

大同才结束战乱没几天,城门进来的时候,外面地上干血迹犹能见到。城内街道,也有打斗痕迹,正在修整。战乱过大多这模样,也就更对比出辅国公府还有一角宁静的天地。

低矮绿色灌木修剪得整齐,常青树木高大浓荫。这地方对袁训来说算陌生,是他打小儿就回避不肯来的地方。

如果说他回家以前想的全是孩子们母亲和宝珠,这几步的功夫上,难免要把国公夫人想起。上一次见还是在大同过年节,过府里吃饭,所以见到。掐指算算也有时日。当时还是不理会她,国公夫人也不敢上前来见,但今天不同了。

袁训几乎没有心理障碍,他的舅父在哪里,他就去哪里见。旁边是什么人侍候,他全然不管。

就这样随意的想想,大步流星,蒋德关安褚大天豹后面跟着。他们也要探视国公,禇大甚至不肯先看妻子和儿子,也要把袁夫人宝珠先见过,国公自然也在心上。天豹呢,是长进许多。件件跟着蒋德关安学,他们不歇着,就是袁训没歇着,天豹也不肯去见母亲。

他的母亲在修整袁家小镇,乱兵中总有骚扰,还不在这里,天豹更是跟着袁训一步不离。

见正房门在即,朱红色的门帘内早有人见到,几个丫头房中报信:“西府里小爷来了,”正对着袁怀瑜袁怀璞说故事的国公欣喜满面,对孩子们道:“大将军来了,快出去接着。”袁怀瑜袁怀璞听不得“将军”两个字,满府里除去他们是将军,谁敢当大将军?三蹦两蹦出了去。

国公夫人,则白了脸。

她在宝珠到大同后,和袁训会过面。她不是怕见袁训,而是心里一桩事情让她激动涌出,血色全转到心思上,脸儿就白了白。

国公应该是看不到的,却在这个时候闲闲地道:“你不去备好茶,还在这里做什么?”国公夫人更打定主意,弯身子对国公道:“我要好好谢谢他,是阿训救的你不是吗?”辅国公淡淡:“是啊。”

他也许能猜得出来,也许猜不出来,国公夫人的真意是,老八的爵位,是袁训作成。

龙怀城送父亲回来,把这话对母亲解释得一清二楚。国公夫人听到儿子当上世子,头一句话就是:“你哥哥们,他们可愿意?”

老八道:“他们不敢!小弟向着我,姐丈就向着我。”只这一句话,国公夫人心放回肚子里。也真是的,有袁训做主,母子们毫不怀疑龙怀城稳稳当上国公。

国公夫人要谢袁训好几层,这里面有宝珠的及时救助,还有就是龙怀城能袭爵,全是袁训之功。

心思凝聚,就白了面容,但心中却是激动的喜欢,热泪一下子滚落出来,拭了拭,对丈夫道:“我就回来。”向铜镜前面整衣裳,如接大宾般,把自己端详好了,才要出去。

外面,传出一波子的话来。

“哈!”辅国公笑出来。

房外,袁怀瑜先奔出去,接老侯似的,在廊下叉腰站住,听到大将军先不服气的瑜哥儿鼓起眼睛:“大将军袁怀瑜在此!”

瑜哥儿在这里,谁还敢称自己是大将军?

他的话引起弟弟极端的不满。袁怀璞随后奔出,小肚子腆起:“大大将军袁怀璞在此!”

袁训心花怒放,看看我的儿子们,这么小就有壮志是大将军。喜欢到这里,接下去就目瞪口呆。

袁怀瑜一溜小眼神儿过来,见这个人盔甲实在神气,正要多看几眼,耳边就听到弟弟的话。

什么?比我多一个大字?

袁怀瑜不乐意了,扭头对弟弟怒目:“大大大将军袁怀瑜在此!”

“大大大大将军袁怀璞是也!”

“大大大大大……”

蒋德关安又爆笑出声,褚大笑得合不拢嘴,他觉得小哥儿们是欢快的,他的儿子就不会差到哪里。

天豹傻了眼,干咽口唾沫,独他上前来劝:“小爷们,”在这里嘻嘻,回身对袁训面上扫过,进言:“小爷们都这般大了,您以后是要当老爷的,称呼上才不会乱。”袁训对他颔首微笑,再继续看儿子吵架。

离打架已经不远。

大大大大……大个没完没了,袁怀瑜不耐烦,把小胖拳头一攥,高举过头,对着弟弟就喝:“我是你哥哥!”

有时候问过国公问过祖母:“为什么我是哥哥,”家里人说过,哥哥要让着弟弟,瑜哥儿也有想弄明白时候。

哥哥弟弟不就是个称呼,不就是像袁怀瑜袁怀璞一样,分别代表自己和璞哥儿,怎么还有哥哥要让着一说?

“因为你比弟弟大呀。”

袁怀瑜就知道,哥哥是大的。这就用上来,狠瞪着眼睛。黑宝石似的眼睛更像繁星般漂亮,小胖拳头握出好几个涡来,让袁训越看越喜欢。

正要劝不要打,见另一个小胖拳头也举起来,袁怀璞鼓着腮帮子:“我是你弟弟!”

弟弟大不大没关系,能对应上哥哥这句话就行。

“我是你哥哥!”小拳头压过袁怀璞。

“我是你弟弟!”袁怀璞跳几跳,小拳头高过袁怀瑜。

袁怀瑜抱住廊柱就往上爬,居然也能爬上一步去,把小拳头再一举,胖脸蛋子皱着:“我是你哥哥!”

小手一举,另一只小手就固定不住,“哧溜”摔下来,一个屁股墩儿,也不哭,看模样也没觉着痛,拍屁股就要起来,袁怀璞一步上去,一个坐着,一个站着,居高临下正是时候,袁怀璞大喝一声:“我是你弟弟!”

别管话里意思压不压人,这气势倒是压人。袁怀瑜怎么能服输,拍屁股起来,又要有什么大动作时,袁训笑容满面插话:“小子们,我是你们的大将军爹,再比大,也大不过我去,过来,到父亲这里来?”

父亲?

小小子们原地呆住。

诡异的眼神儿在袁训脸上瞄一遍,迅速回头,那小脸上已是惨不忍睹的表情,让袁训看个正着。

顿时,“伶俐好孩子”香姐儿的话出现脑海中。

我不要这个父亲。

我要傅粉施朱的父亲。

……

袁大将军打个寒噤,要是他的儿子小嘴里再来上一回这样的话,大将军这脸可真的挂不住。在儿子们小眼神又一回扫过来时,当父亲的板起脸,儿子和女儿不一样,对儿子要有威严,袁训面沉如水:“看什么!不会叫人么?”

这大高个子面色绷起,袁怀瑜袁怀璞觉得哪里不太妙,转身就进去见国公:“他说他叫父亲,”都是慌乱的,父亲不是英明神武的吗?这个不是吧?

等着国公给答案。

袁训一时还进不来。

外间国公夫人迎出,带着房中丫头伏地就拜。她正经的叩拜大礼,把进来前盘算着正常行个见长辈礼的袁训吓得不由得一跳。

他真的跳了一下,哆嗦着才回神,避到一旁,急忙摆手:“不敢当,您是长辈,不要折杀我才好!”

国公夫人是想好不哭的,她应该欢欢喜喜地见外甥,可听到“您是长辈”这话说得流利之极,可见外甥心里还是早有自己位置,一刹时,当年见到的袁父,袁父去世等旧事全浮现出来。

当年的她,是不忿痛苦中,她的陪嫁暗中诅咒过袁父早死。说国公不和夫人好,袁夫人也别想夫妻和好。

后来让老国公夫人查出,这个人总是鬼鬼祟祟烧夜香,祷告的话也透着邪气,把陪嫁处死。袁父当年没过世,是好几年后才过的世,但国公夫人心中落下一根。

袁父去世的那年,凌姨娘早进府,项城郡王袭王位,早把堂姑母不放在心里,国公夫人以前加之别人之痛,对别人的嫉妒,转变成她身受别人之痛,她懊恼懊悔,心思慢慢的在转变时,袁父去世。

得知消息那晚,国公夫人战战兢兢一夜没睡,以后落下失眠的毛病。有小半年,她认为袁父的死与她有关。

她开始害怕黑夜,害怕园子里阴暗处,害怕国公老国公夫妻,害怕袁夫人和嫡长女。她怕他们来索债。

好在有了龙怀城,龙怀城比袁训大不到哪里去,房中有孩子热闹,国公夫人心思才转移开一部分。

但长留心中。

此时“您是长辈”,把旧心思翻上来。国公夫人心痛难忍,她本是只想道谢的,这就泣不成声:“阿训,我对不起你,”

袁训不愿意和她说旧事,旧事一床锦被盖住算了,外面看着光彩,大家也在走动,扒位出来全难过。正难堪,辅国公在房中怒吼:“过来!啰嗦什么!”

袁训赶紧挪步进去,蒋德关安等人见话不对,都避到台阶下面看花树。国公夫人起身,让人去泡好茶,又招待蒋德等人。

亲手送香茶进来,见国公房中又一片笑声出来。

袁怀瑜正对着袁训脸上拼命的瞅,瞅一眼,看一眼弟弟。而袁怀璞呢,也是一样,看一眼父亲,看一眼哥哥。

国公大笑:“看什么!不像吗?这是你们父亲!要看像不像,你们照镜子去不更好,这么着你看他,他看你的,你当你们俩儿是对镜子吗?”

辅国公夫人心思还乱,没听出来。袁训迅速在舅父面上望望。不是看不见吗?怎么知道这俩小子在认我?

扫一眼这房中,镜台香脂浓,带足女人气息。这是国公夫人的房间,舅父要是能看见,他这算是和妻子常相厮守。舅父曾说过,在外祖母灵前,他有言终生不和妻子和好……

袁训微微一笑,舅父看不见也罢,看得见更好,他能有人贴身照顾,自己应该为他喜欢就是。而且舅父能看见,袁训由衷的喜欢,黑瘦脸上神采才更出来。

“呼,”袁怀瑜松口气,觉得这样子笑,像是自己父亲。父亲常年不在家,但舅祖父说故事里总有他,祖母和母亲总是提到,小哥儿俩又总教妹妹香姐儿念,父亲是风流的,打心里有父亲。

胖脸蛋子上堆出笑,殷勤地走到袁训身边,好奇的摸他的盔甲,笑嘻嘻:“好看。”

袁怀璞也同时认出来,呼口气,走到袁训另一边,抱住他腿就往上爬。袁训搂着他在大腿上站定,小手按到护心铜镜上来,袁怀璞也笑得讨好,把个小豁牙晃几晃。

袁怀瑜怎么能落后,站到袁训另一条大腿上去,小手攀住他肩头,对国公笑的口水往下滴:“舅祖父,看,瑜哥儿威风。”

国公哈哈大笑,欢喜不尽。

他要是看不见,他不会笑成这模样。

袁训更能肯定舅父在装相,但是不说破。说破了,不是影响舅父夫妻相对?

蒋德关安禇大天豹也来拜见过,闲话一回,袁训带着儿子们回去。两个大胖调皮捣蛋小子,精力十足,活泼有余。袁训太喜欢,把两个儿子扛在肩头。袁怀瑜袁怀璞哈哈不断,先是小手抱住父亲脑袋,但两兄弟的手抱在一处,又不喜欢,就改成一人揪一边耳朵,袁训也不拒绝,扛回房给袁夫人看,又给宝珠看。

特意香姐儿面前转一圈儿,香姐儿噘着嘴儿看得聚精会神,但还是不肯让袁训抱,见他走近,就把个小手摆几摆。

不要!

香姐儿不要这样的父亲。

…。

自三老爷走后,韩世拓就闷闷不乐。三叔不在,他犯不着再掩饰心情不佳。侍候他的老兵看不下去,劝他道:“都说梁山王大军已经回来,大同太原就要无战事。乱兵们到处走,兴许也波及到咱们这儿,但咱们有准备,附近乡镇已联络好,一千两千的人并不怕,大人,身子骨儿要紧,别没等到大捷,您先愁眉苦脸的熬坏不是。”

韩世拓勉强一笑没有答话。但也许听进去,当天晚上饭吃得很多,又院子里耍了一回剑。他骑术精良,下过苦功夫,为的是当时风流浪荡去,马上英姿博得妇人们青眼,功夫上却是一般。

但最近几天常舞,自己也觉得不错。

出了一身痛汗,面上像也舒畅很多。让老兵备下热水洗过,重换一身衣裳,把贴身侍候的两个老兵叫进来。

手指桌上两个小纸包,半打开,里面是两锭大银和些散碎银两,看着像口袋里掏空似的。

“你们一家一个,服侍我一场,平时也没有好赏赐,这些,算是我的心意吧。”

把老兵们吓一跳。

“这不过年不过节的,大人您这是何意?”老兵们竭力想从韩世拓面上看出端倪,只看到韩世拓微微得笑。

总带着惨淡味儿,又让老兵们不敢相信。是喜欢才赏钱不是吗?怎么总让人不痛快。

韩世拓把纸包推一推,笑得还是那淡得几乎没有:“中秋就要到了不是,”老兵们这才取过,惊奇于分量重,陪笑:“您这是把过年的都赏下来不是?”

“以后如果见不着了,算是个最后的念想儿吧。花这钱,就想我一想。”韩世拓脱口而出,见老兵们又疑惑上来,忙添上几句描补:“这乱劲儿,虽说王爷大军回来,咱们还没收到信。过了今天,不知道有没有明天?”

老兵们释然,把银子收好,谢过后,也叹息:“是啊,所以这晚上四方乡里高挂灯笼,以灯笼落为号,一起捉拿乱兵,也是不敢大意啊。”

“乱兵?”韩世拓喃喃过,眸子凶光上来:“他们休想走了一个!”长身卷着风起来,带动桌上烛火忽闪几下,抓起剑就往外面去,老兵们知道他天天晚上要巡视一遍,就要跟上。

“今天不用跟,我只大门外面转转就回。”韩世拓阻止过,走出房门身子顿住。举目望天唏嘘状,不回身轻叹:“老田,你老寒腿儿,天冷要保暖。”

老兵答应着:“哎哎,您费心。”

“老吴,酒以后少吃,随意吃几杯就好,当差要紧。”

老兵哈腰:“以后听您的。”

有风吹过,灯笼下面往外的身影在两人视线中,忽然模糊起来,阴风阵阵似的,老兵们打个冷颤,莫明的心头一寒。

“大人,您别走远啊。您手上那伤口还没有好,剑您没使惯,有事您叫人,别再把手划破喽。”两个人也叮咛韩世拓。

韩世拓痛快的回答一声:“好咧。”把自己右手上翻。食指中指无名指上,都各有一个血口翻裂的伤口。

对老兵们说是耍剑时割的,他们还真信了。他们就是不信,也没有别的解释不是。手在怀里按上一按,在老兵的注视中,韩世拓走出驿站。

马在门内,因为兵乱常备下,牵上一匹随时可以离开。这就带上一匹,出门上马,独自向旷野中驰去。

马是上好战马,几鞭子下去,两边月色暗影飞似往后让开。天地间,似仅剩月色和自己。

月凉如水,韩世拓就凄凉了。

他无依无靠般像个游魂,找不到落脚的地方。

他的父,他的母,他的妻……盼着他们好好的吧,盼着自己此行,能不让他们再受连累。决心早就下定,才把三老爷送走。这就再下一次,手在佩剑上按按,像得到莫大的力量。

一气奔出上百里,三老爷上船的那码头出现眼前。

没有船,只有人。

黑压压足有数千的人或坐或站,形成他们自己的小天地。与周围格格不入。

韩世拓住了马,福王也从人堆里走出来。

两下里互相打量,谁也不认得谁。

“是世拓吗?”福王试探地问。

“您是?”韩世拓看出几分熟悉感,总觉得这是亲戚一流,没有想到会是福王殿下,也就更灰心上来。

果然,自家的亲戚也在其中。

从邸报上写查封福王在外的一切田产时,韩世拓就有这种感觉。华阳郡王死的时候,福王还在,是皇帝太子都不甚怀疑福王。一个常年自己个儿玩得好,府门都不太出的王爷,他要造反也得有痕迹不是?

但邸报不会写错,韩世拓就认定必有亲戚和福王来往,帮着福王做事情。只能是亲戚们去和福王见面,才不让人怀疑。

对着真福王,韩世拓追问:“您是哪个房头的?是三老太爷那房,还是……”猛然想到,恍然大悟:“敢是七太爷在外面生的那个?”

七老太爷已故世,但他有个私生儿子流落在外,七老太太不认,这儿子一直没能认祖归宗。想是福王相中了他,起用他也不一定。

福王啼笑皆非,心想你别猜了吧,报不报身份并不要紧不是?含糊地道:“我是你伯父,许久没有联系,贤侄,你肯弃暗投明,这很好。你放心,大事一成,你我是亲戚,我不会亏待你。”

韩家在外面当官的,福王找了一个遍,把世拓也寻到。去了个能说会道的,韩世拓也一说即合,对京里满腔怨气,要和福王一起成事。

这对福王来说是雪中送炭,这一片儿的官道驿站,韩世拓均有来往交接,都认得他,福王撤兵后,化整为零的走,总有一部分人要走官道,福王还相中世子在京里也认得许多人,全是吃喝玩乐,对世事不满的人。

世事如意的人,估计不以吃喝玩乐示人。

福王就大许诺,反正是一张嘴就出来。笑容可掬:“会比现在的前程好上好些倍。”

“行!”韩世拓不想和他废话,一个字直截了当。福王大喜,走上前来拍拍韩世拓肩头:“好样的,你真是我家千里驹也。”

这个正经的是福王亲戚,是他的表亲侄子辈。

这就韩世拓带路,沿着官道而行。凌晨的时候,到下一个小镇上,福王命歇息,和韩世拓去看最近的城池,问好不好过。

四野无人,正是夜最寂静的时候。福王皱眉:“这镇上怎么也没个人,并没有打到这里不是?”他话才落音,有一声鸟叫划断漆黑。韩世拓精神一振,冷笑一声,拔出剑对着福王就刺。剑握手中,他血红了眼睛:“纳命来吧!”

剑光,似黑暗中亮起的一道明灯。来得没有预料,也来得凶猛。

“你疯了!”福王一声断喝,一闪身子就要避开。同时,他不是一个人出来,他也没有完全相信这新认下的亲戚,身边还有人。

但韩世拓不管。

他就一个人,但一个人他也不怕。

他已做好必死的决心,后事也全交待给三老爷,没有话对掌珠说吗?掌珠会过得很好,她是最泼辣最不服输的人,不用交待。侍候的老兵们都已经诉过情意,现在别无牵挂。

父亲母亲和祖母不用留话,他们会明白自己的心。

明白再也不能让家中受到牵连的心。

有五、六个人来挡,韩世拓也不管不顾,不去看那下一步就要砍中自己的利刃,他要的只是福王。

这是个为首的能看出来。

“还我家清白名声!还我家老少安全!我和你拼了……。”

数把钢刀对着韩世拓或劈或刺,但韩世拓看不见似的不避不让,下山猛虎的扑向福王。一个人头可以让家人安然无恙,韩世拓想一命换一命,值了!

他虽然功夫不行,但拼命的人最可怕。

钢刀,此时离韩世拓不远。韩世拓的剑,离福王不远…。

暗月,自乌云中露出面容,也让这即将发生的喋血惊吓出来。

感谢这两天的票票,离上榜最后一名,到今天为止,还差一百来票。还是,想要票票。

对手指…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