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五十七章,血书,血书和偷听/侯门纪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随着这里忽然起来的变故,远处有一个人站出来。暗月微光,把他清秀的面容、硕长的体态勾勒出来,这是一个美男子。

萧二爷萧瞻峻。

他一站出来,就三个心思一起出来。

第一个,救人!已急急道:“快去救韩大人。”从他身后跳出数百人,萧瞻峻本人也发足狂奔,第二个心思是,装相!

以鸟鸣为暗号,已经告诉过韩世拓埋伏已到,你大胆的引乱兵过来就行,那位大人倒好,他率先出手,而且不顾身后脑后好几道刀光,不顾他杀不成人,他会先倒地,这不是在萧二爷面前装模作样,还能是什么?

你明知道有我在,你死不了,你这会儿表忠心是不是?

问题是也得有人认可是不是?萧二爷腾腾一肚子火气上来,第三个心思又上来。

他和带来的人一面过去救人,一面眼睛不离开韩世拓,看得真真的,他挥剑不顾一切,不管他冲向刀光就要血溅当场,也要和面前那个人拼命的姿势,他是认真的。

甚至带着寻死的意思。

电光火石般,一个词自动跳到萧瞻峻脑海中。

同归于尽!

韩大人想和他追的那人一起去死。

他不是装模作样。

想心思比一切语言文字都快,萧瞻峻在奔出去两、三步后,又开始回想今天出现在这里的原因。

是韩世拓要他来的。

几天前,韩世拓打发人给他送信。乱兵们占住官道,但萧二爷衙门不在太原城,他没让围住。又出自陈留郡王府,这是打仗的世家,再不会也有几手对策。一直和周围驿站没断联系。

又有梁山王大军到后,福王撤兵,有些官道重新畅通,韩世拓的信安然送到。

信中声明有乱兵要拉他下水,让他稳住,请萧二爷派兵协助捉拿。

这是有功的事情,萧二爷欣然应下,算过布置人手再加行路,定在今天。

本来这事情在掌握之中,萧二爷也到了,韩大人把乱兵也带到这刻意空出来的小镇上,这就方便围剿,却没有想到先一步,韩世拓先动了手。

萧瞻峻就一面大呼救人,一面琢磨韩大人心思时,却见到已是来不及。

韩世拓先动手,萧二爷后出来,离福王最近的又是世子,世子没头没脑,眼里除去福王什么不看,像枝离弦再不能回头的飞矢,着黑衣的他从没有这么快过。

“嗖!”乌光一闪就到刀光里。

他像铜头铁臂无坚不摧人见人应该躲似的,剑在手中却藏在身下,这是他准备杀福王的东西,他要放好不能让人打掉,以脑袋在前面,笔直而行。

刀光,迎在前头,韩世拓也不管。

月色昏暗不明,但他一双赤红色眼睛清晰可见。带足恨意。

一把钢刀飞舞,从他脑后闪过。

萧瞻峻闭了闭眼,暗道一声完了。

这是亲戚,这是小弟交给自己的人,这如今已算得力下属,你何苦自寻死路?你把二爷心疼死了。

“啊啊啊……”不是惨叫,是韩世拓大叫:“杀了他,这是个为首的,杀!”

他竟然还在?

萧瞻峻说不上惊喜,赶紧睁开眼,见到地上坐着韩世拓,满身是血指手蹬脚,在他的身后,一枝长箭扎在地上,扎着一个人。

抹把冷汗,萧瞻峻明白过来。他带的是府兵,曾是辅国公府的人,全是射箭的高手。三步并作两步过去,韩大人的命还在,萧二爷的火气腾腾的上来,不管韩世拓带着伤,一巴掌煽在他脑袋上,怒道:“找死别在这里!”

一封血书交到他手上。

暗红凝结的字在信封上,臣韩世拓叩拜再叩再叩……韩大人身上流着血,眼里流着泪,向萧二爷投来信任:“大人,临死前只求您一件事,”

猝不及防,萧瞻峻愣住。

“信请帮我转呈皇上,我韩世拓此生忠心不变,为吾皇以死效忠,来证明我的家人全是清白的。”

……。

他告诉老兵舞剑时划伤自己手,不怕老兵笑话他,那伤本是他写血书造成的。

血书触目惊心,在月下好似声声泣诉,诉说着他要声明的清白。

…。

“啪!”

又一巴掌煽下来,把韩世拓打得伤处痛,脑袋上也痛,晕乎一晕乎。

他中了刀,以为必死。他要以死明志,明自己全家都没有造反的心。以他的身份,他是世子,是下一代的文章侯,他都愿死拼,想来皇帝就是想发落他全家,也要重新考虑一二。

这是遇到不算糊涂的皇帝才能这样办。

自然的,现在的当今还算清明,韩世拓才不跟福王走。

他都要死了,他觉得自己全身上下都是伤。手还在,这就好,还能递信就不错。腿呢,不去看了,血早把袍角染红。背上撕裂的痛,他看不到,就以为自己让开一洞,他对着刀光对的,他还记得刀光从头顶过去,落在背后。

都要死的人,颤抖地说出他的遗言,还让萧瞻峻打,韩世拓心想你就打吧,反正我活不了了,耳边骂声不绝。

“你就受几处轻伤,死什么死!”

韩世拓愣住,轻伤?揭开袍角,扒开划破的长裤去看,还真是的,伤有好几处,但全在皮肉上,都没有一指深。

“那我背上呢?不是没了心?”

“啪!”

又一巴掌打下来,萧瞻峻铁青着脸骂:“有本事的进京面圣去!有本事的把这事情扳回来。对了,我收到消息,本想缓缓再告诉你,但你这寻死的劲儿恶心到我了,这就告诉你吧,你家人全让下了大狱了,你父亲你母亲你祖母你祖父你妻子你儿子你私生子,全有了灾,等着你去搭救,你倒好!你全家就你一个还能活动的人,你这要寻死去!”

二爷咆哮:“值吗!”

骂得韩世拓忽然有了劲儿,一挺身子,不怎么费力的起了来,面容绷紧,吼道:“杀了他!”地上捡起自己的剑,对着福王逃走的方向就去追。

满身虽是轻伤,还没有结痂,一挣一用力,这就又开始流血。韩世拓这就没有刚才那担心,反而血在流,他还是活的。死人是流不了这么欢快的。拔腿就走。

对着他的背影,萧瞻峻心里石头落下来。看着他流点儿血,也比他垂头丧气的寻死要好看。寻个人过来询问:“怎么回事?他是命大,还是功夫高,竟然躲过去了?”

把那人都问得一咧嘴,好笑就要出来:“韩大人跟头老虎似的,刀都想咬一口。本来那一刀足以让他掉脑袋。但他跟恶鬼似的,掉脑袋也要杀个人,临时那刀收回去,帮他杀的人挡上一剑,这不,在这里,”

脚尖点地:“慢上一步的功夫,让府兵射死。二爷您别说,亲家老爷的府兵还真能耐,这箭射的,有国公的威风。就那个,叫小田的人射的,也是韩大人命大,也是的,好好的,他作什么要寻死?”

“造反的与他有亲,只怕他要受连累!”萧瞻峻解释过。那个人同情地道:“是这样?那二爷您不帮他一把?可怜他全家人都下了狱……”

萧瞻峻诧异:“你怎么知道的?”

“咦,不是二爷您刚才说的?”那个人更吃惊。

“扑哧!”

萧瞻峻一乐:“我那是哄他的,怕他继续寻死,这不,你看他现在又精神了不是?流血流汗真男人,装怂寻死假好汉。”

那个人嘿嘿跟着乐起来。

“走吧,这地儿留几个人接应附近县城来的公差,让他们仔细搜索,不要走了一个。咱们也追去。”

吩咐过,萧瞻仰带着人也就离开。

……

一道门隔开里外的天地,门外是阴暗的长长走廊,门是薄木板的,不是栅栏,但木板上缝隙也能看到外面巡逻的人。

门内,地面凹凸不平,长的有青苔,可疑的污渍暗红色浓黑色,拼凑出奇奇怪怪的各种颜色。光线不好,眼神再不好,红黄赤绿青蓝紫色都能出来。

这就是产生幻觉才这样。

坐在墙角的文章侯就正产生幻觉。

他眼前先是出现太妃那总是慈爱的面容,在入狱以前,文章侯一直认为太妃是慈爱的。哪怕他现在和南安侯府走动,也是这样认为。

但今天昨天前天大前天……他呆在这鬼地方以后,他再也不像原先那样的看。那脸美貌带笑的面容,充满的是贪婪。

是的,萧瞻峻为打消韩世拓编造的话并不假,让二爷无意中一语中的。文章侯府也让抄了家,男人们全让抓走。这会儿文章侯坐在墙角目光呆滞,二老爷站在门后目光呆滞,四老爷带着泪痕目光呆滞,兄弟三个人都没了主张。

是的,太妃是贪婪的。

这想法不但出现在文章侯脑海里,二老爷四老爷也正这样想。二老爷失神地道:“完了!福王他还敢有大逆不道的想法,”懊恼地捶着墙:“我时常去他家里,我竟然没看出来……。”

“他怎么能告诉你呢?他对咱们家并不亲近,他最喜欢的就是自己关起府门玩小老婆……。”四老爷眸子一张,三分精神出来,喃喃道:“会吗!他要是能造反,我都能上天!”

“噤声!”文章侯从抓进来就混沌的心,让四老爷最后一句话激得打个激灵。阴沉着面容斥责:“你我都在这儿呆着!还敢乱说!”

把四老爷一心头的窝囊火也带出来,四老爷本就是欺负长兄惯的。没分家的时候,仗着自己是小儿子,去母亲面前讨钱,和兄嫂胡缠。让文章侯过,自悔失言无处可泄气,对着文章侯也骂:“你当我愿意在这儿呆着!这事又不赖我!赖谁你找谁去,冲我凶你能出去不成!”

文章侯张张嘴,又忍气吞声闭紧。和兄弟再争也争不出个好来,文章侯只唉声叹气。他一垂面容,四老爷也就说不下去。

也是,他也同时想,和兄长争,也争不出个好来。还是想想办法……“唉,没有办法想了,可怜我的官,我花了三千两银子到的手,后面等官的人十几个,这就便宜了别人,三千两银子……。”

文章侯呆呆地望过来。

“大哥,三千两银子,你多少补我点儿吧?”四老爷泪眼婆娑。

文章侯呆愣愣:“补你官么?还是补你钱?”

四老爷泪眼汪汪:“官也行,钱也行,大哥……。”就要哭上,文章侯傻呆呆:“咱们还能出得去吗?”眸光在四面一扫,实在不是好看地方,有生以来就没呆过的,看不下去,迅速收回,目光只定格在自己面前一小块地方。

那里好歹是块干净地面,有小小的青苔出来,是个养眼的绿。能找回在家看窗外绿枝的感觉。不然这里一刻也呆不下去,只想撞墙去死。

对了,撞墙!

对了,丢了官!

对了……文章侯眸子亮了。他亮的跟诸葛之亮会周瑜那时候,胸有成竹,面容也平静下来,唤道:“老二,老四,我有个主意!”

二老爷大喜。

“呼!”四老爷一步就到文章侯面前,险些把文章侯撞倒在地。文章侯让上一让,皱眉憎恶地道:“慢来慢来,你把我撞到墙上去,我死了倒也明志,但是话还没有交待完,你先让我说完!”

二老爷骤然止步。

四老爷目瞪口呆。

“对!咱们以死明志吧!”文章侯一伸手,揪住二老爷,再一伸手,又抓住四老爷,眸子亮得吓人,嗓音也快速高昂起来:“家门不幸,遇到这种冤枉事情!说冤枉呢,也不冤枉。咱们是亲戚,连坐之罪自古有之!可冤枉的是,咱们一直是忠心不二的。二弟,你丢了官不是?”

二老爷让他揪得慌张,点头如捣蒜:“等我出去我再寻去,不劳大哥你费心。”笑话,死?还有妻子和孩子,还有两个孩子没人家,自己死了他们怎么办?

“四弟,你也丢了官!”

四老爷魂不附体:“丢官可以,丢命不行!大哥,你还是赶紧想办法,世拓媳妇宫里有人,她有人!”

笑话,作什么要陪着福王去死?

他肥鸡大鸭子美人儿玩了几十年,死了也值。四老爷还没有玩够,再说死也不陪着他。那不真的成了冤枉事!

“大哥,我们要申冤,申冤才是正经的!”四老爷大叫。

文章侯的嗓音不高,却一字一字极具穿透力,把四老爷的叫和二老爷的慌击穿。让两个兄弟推搡躲避,也不肯放他们。文章侯道:“为孩子们想想!咱们要是冤枉的陪死,家里从此抬不起头!四弟说得对,宫里还有安家的老太太,所以咱们兄弟为表忠心,为表清白,把余生就此不要,再由安家老太太代咱们禀呈宫中,咱们宁死,也要清白!”

胡言乱语中,更语无伦次:“是了,得有句话儿告诉安家老太太,笔在哪里,纸又在哪里……咦?”眼睛又是一亮,把二老爷松开,双手来拧四老爷的手指:“血书,咱们写血书,咱们和福王不一心,血书最能表明心迹,呈给皇上,呈给太子,咱们宫里有人,不是那一般的见不到皇上的人,四弟,你忍着点儿痛,”

低头凑上去就咬。白牙森森,好似见血就喜欢的恶鬼。

“格格!”上下牙撞到一起。

“哎哟!”四老爷大叫一声。没叫住他也七魂走了六魂半,跳着脚拔自己的手:“要写你自己写,身体发肤受之父母,我的血是我的,别咬我啊……”

文章侯死揪住不放手,把个脑袋凑上来凑过来低下来,咬我咬我再咬……。

小小牢房里,就听到四老爷惨叫,文章侯的牙相撞的动静。

撞的声音,比四老爷惨叫还要响,可见他用多大的力气,四老爷听到一声,就更惊吓一次,更是跳得厉害,把跟着他手指不放的文章侯也带得身子一跳一跳。

二老爷看不下去,过来试图拉开他们:“大哥,你不要懂!你还有世拓,你死什么死,你放手,哎哟!”

鲜血,从二老爷手指上冒出来,让咬掉一块皮。

文章侯嘴里沾着血,狰狞样子自然而出,衬得嗓音更阴阴的:“为了世拓,为了三弟!咱们不明志,他们的官就要丢!你们不是也丢了吗!来来,四弟,让大哥也咬上一口,不痛,你放心吧,大哥轻轻的,”

“大哥,你自己怎么不咬?”四老爷哀嚎。

把文章侯提醒,抬手就是一口,干脆利落毫不犹豫。十指连心,手指受个小伤都最痛,何况是自己咬上一口。但鲜血冒出时,文章侯眉头也不动一下,这下子他嘴角鲜血更多,白牙更森森,对四老爷一笑,那可怖样儿,四老爷脚一软,没有碍脚的,也仰面摔个仰八叉。

“不要咬我!……哎哟!”

文章侯早扑上去,按住他手就是一口。

鲜血又从这个手指上冒出时,文章侯心满意足。真不知道他下了大狱,还能满意什么,但他这会儿满意之极,语气舒畅:“咱们留个话,就可以去死了,”泪水涌上来:“世拓,三弟,这就算对得起你们,盼着你们在任上好好的,要好好的,”

“大哥,咱们写血书,为什么还要去死呢?”二老爷镇定下来,对着冒血的手看看,再看自己衣襟,他让抓来的时候是浅色衣裳,写血书正合适。把衣袍一撩,二老爷当先写道:“臣韩某人叩拜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,”

手指上能有多少血,写到这里血就没了,二老爷抬眸:“大哥,四弟,你们也别干看着,来来,该你们了!”

文章侯让他点醒,欣然道:“好。”举着手指走过来。

四老爷哭丧着脸,对自己手指看看:“我的血啊,”再一想,失血比撞墙去死好,这主意还是使得的。

……

西风把水边儿菊花吹得零乱,一如皇帝此时的眉头。中宫悄悄的再次打量他,见他面色还是刚才那样时而气恼,时而皱眉,时而又焦躁上来。

保养得好,平时不易看出是个老人的面容,让福王的事情折腾得露出老态,眼角皱纹都多出三五纹。

垂下头,中宫不知道该怎么样的劝他。

本是和他出来赏菊散心,但他无时无刻都在烦恼中,让陪着的人也担心不已。

不自觉的,幽幽低叹出来。闻声,皇帝望过来,这才想到自己是出来赏花的,无端却又沉浸到心烦上去,冷落身边这个常年陪伴的人。

这是他的妻,名正言又顺。为了让她成为自己的妻,花的心血不比治国差。全部的心血在国政上,却收到狠狠一击。和福王勾结的人不在少数,最新的密折上还有定边郡王。皇帝不烦就是怪事。

那可是郡王。

但好在,身边这个人倒没有辜负自己,除去她不吐露心底的小秘密以外,别的地方对自己全是尽心竭力。

就像此时,后宫不能干政,皇后不好劝或不敢劝,就只她自己独自忧愁。

“你在想什么?”皇帝决定释然此时,总烦事情也出来了。温言地问道:“哪朵花儿最好,你喜欢的,朕为你摘了来。”

中宫奉迎上他,立即含笑。她也保养得当,人在花丛中,不比群花更逊色。秀色,还如当年般清丽。眸中,也有当年的深情。但她还是有距离的。恭敬和奉迎,能看出防备。

有时候距离是长久相处之道。

有时候距离,也足以让人满意。

这距离代表的是天子天威,她不敢接近。以前中宫是这样说过,她为保护自己并不敢爱上他。也足以让皇帝满意,在余生中一直满意。

他为中宫付出的心血,也就觉得值。

她含笑。

他亦含笑。想到对福王待遇不错,再想到中宫没有负他,就更笑得和气,挽住她:“国事烦忧,这就把你丢下来,走,咱们好好的去看一回。”

是他先说出来国事的,中宫借机也就劝上一句:“皇上心里有臣子们,这才烦忧不是?”皇帝精明的眸子犀利起来,直指到中宫面上,三分冷淡上来:“谁又往你面前来求情?”沉下脸:“朕说过,福王这事谁也不许求情!”

“哼!欺朕老了不成!”随着话,怒容也就出来。

中宫老实的闭嘴。

她的儿子是太子,她的儿子早参政。每当皇帝说他老的时候,中宫就提起心,避免和皇帝谈到他老的话题,怕哪句不对,就让他误会是为太子早求登位。

这就笑脸儿相迎,手在皇帝手上,带着他往花丛深处去散散。皇帝余怒未息,犹在道:“是户部的夫人们?还是福王门下出身的那起了人?要不就是安老夫人,为照看加寿许她宫中住着,她和福王府像是有亲?”

中宫不得不分辨,陪笑道:“安家和福王府没有亲戚,是文章侯府和福王府有亲戚,”皇帝那脸面更是难看,太妃出自韩氏一族,文章侯就是她得宠后京里没有娘家人走动,从老家接到京中。

不是亲兄弟,但是离她最近的一枝。而且有个姑娘,就是先南安侯夫人,她生得模样儿和太妃年青时相似,太妃喜欢她,才接来这一房。

对着他的脸色,中宫就能知道皇帝在想什么,这就更要解释清楚。

“南安侯府和太妃顶了那么些年,皇上难道不记得了?您还夸过南安侯府有骨气。”

皇帝面色稍霁。

“安家老太太对我诉过苦,她受过太妃许多气,嫁个丈夫有了政绩也不得升官,还不就是得罪太妃。”

皇帝鼻子里出气:“当年,是飞扬跋扈!”

“要说当年受过太妃气的人,可就不少。就像最近抓起来的人,”中宫说到这里,皇帝板起脸:“看你的花儿吧,哪有这许多话出来。”

菊花,或紫或红或白,都有一人高左右在身边簇拥,后面侍候的人没有跟上来,这是一方小天地。

中宫就大胆起来,低声道:“可不要牵连太多的人才好,皇上您一直是仁德的,”

“朕就是太仁德了!”皇帝面如锅底。

“像文章侯府,虽是女眷没有抓走,”

皇帝略有吃惊:“什么叫女眷没有抓走?”

中宫笑嗔他:“看看,所以我要说上一句,只说今天这一回,你别恼,也别气。福王府的事情出来,因不是当天就抓人,安老夫人到我面前为她的孙女儿求情,是个好孩子呢,寿姐儿的姨母。”

“我也没说让抓女眷,但敲打总是必要!一应人等,凡和福王府有牵连的!都要审问。这是敲打!难道抓女眷是太子办的?”

中宫微笑:“这算是您的圣旨,我可就让人去问太子了?不过太子几时敢不得您的话就全家抓走,抓得京里大人哭孩子啼的,哪里还有好模样?”

“哼!”

“我不过问,但也听到。文章侯府的女眷是没有抓走,但别的人家里大人孩子一把抓。办事的人当时是什么样子,我也不知道,但敲打这事情,也放过小孩子吧。毕竟不是福王府的孩子,论理儿来说,福王府的孩子倒是饶不得。”

先是求情,后却说上一句毫无血腥,却带血味儿的话,是中宫走向后位,也是步步带血,步步挣扎。

太妃的孩子惹出泼天大事。

福王的孩子也随着遭殃。

但别人家的女人孩子,中宫也趁机会帮着说一回话,款款的进了言。

皇帝默然半晌,见侍候的人跟上来,叫来他的贴身太监:“去告诉太子,蛛丝马迹也不许放过,原是朕的话!但京里繁华气向,不可丢失。”

太监去后,中宫向皇帝行礼:“皇上心中安定第一,千秋万代君主,必然效仿才是。”皇帝拉她起来,揶揄道:“你这是讨功是不是?没你的功,全是朕的。走吧,咱们还是好好看花。”

见他心情好,中宫又笑问:“安老夫人想去看看她嫁在韩家的孙女儿,又怕皇上不许……”

“加寿不许去!”皇帝正色。

中宫借机对他说上好些话,皇帝也借机道:“外戚,是不能独大的!”这话曾对袁训说过,这会儿对中宫又说一回。

中宫虽还没有和侄子相认,但加寿定亲皇太孙,袁家不折不扣,已然是外戚。

中宫诺诺,和皇帝携手看花回来,打发人叫来安老太太,告诉她:“看一回也就是了,寿姐儿不去。”

安老太太能去看看,已是感激不尽,叩谢过退出,天在下午,要一辆宫车往宫外来。

……

福王的事情,蛛丝马迹也不许放过。这是皇帝的原话。

太子执行起来,也就有些放大的尺度。

让抄过的家难免是乱的,侥幸没有带走的女眷,难免是六神无主,伤痛的。

韩二太太见天儿不是坐在家里哭,就是出去到处奔波找法子。不然,就是四太太上门来愤怒,三太太过来劝,且担心。

三太太也是担心的,三老爷不在家,她的家也让抄查一遍,而且她的两个儿子全让带走,至今不知道关在哪里。

三太太还能有劝妯娌的心,是三老爷没有在她面前让抓走,让她抱着一丝希望。让人给三老爷带去信,但边城诸省正在乱,信还没有到,日子又短,就没有回信。希望也就一直存在。

宫车停到门外,妯娌三个正在相对。四太太骂不绝口:“杀千刀的!我这是嫁的什么人家!瞎了眼的媒婆,还有我的爹娘,把我嫁到谋反的人家里,这是想生生害死我呀…。”

二太太虽没有这样怨爹娘的心思,也怨天恨地,就不去劝。

三太太苦笑着劝:“四弟妹,这与你爹娘无干,不要乱怪…。”

“三嫂,你站着说话不腰疼!三哥没让抓走,三哥在那远地方,有人抓,三哥也就上马走了,还落得活命不是?我可怎么办呐,我要眼睁睁看着我的男人让杀头,造孽啊,你为什么要造反啊……”

三太太眼泪都让说下来,谁知道三老爷有没有让抓?但没看到,心头总是比妯娌们宽那么一丝,很快拭泪,再次来不让四太太往地上坐着哭。

这个时候,家人小跑着进来。三位太太齐齐吓了一跳,这又是要抄家?齐声问:“什么事!”

家人满面喜色:“有客来!亲家老太太到了!”

四太太一撇嘴,骂道:“我呸,现在谁还有功夫待客,让她走!”再次大哭:“我滴个要死的人啊,你这就要让杀头啊……”

二太太三太太一起对她皱眉,再都想到什么,异口同声问家人:“哪位亲家老太太?”家人见过安老太太,知道份量,喜笑颜开:“是宫里的老太太,”还不及说出是安家,二太太三太太同时道:“快快有请!”

同时起来整理衣裳,抿抿发丝,扶一扶首饰是不是正,准备待客。

四太太傻住眼,也就不哭:“哎,我说二嫂三嫂,她是来看笑话的吧?”

“废话!看笑话至今出宫吗?在宫里还听不到?”二太太面无表情:“四弟妹,你若是还要哭,打后门出去,你家哭去吧。”

二太太在妯娌中算是最精明的,想家让抄过,鬼都不肯上门来走动,老太太在这风头儿上来瞧,只能是有情意之举。

老太太自回京里,每年都往隔壁侯府祭先南安侯夫人,过去的仇早就解开,小辈们又没有重新得罪她,作什么她出宫来看笑话?

三太太也道:“很是,必然是来看看我们的。”

四太太不服气上来:“二嫂三嫂,你们又不是黄花大姑娘,有什么稀奇可看?人家就是看,也是看她的孙女儿,顺道儿来的。”

她越说越不像话,二太太厉声:“四弟妹!顺道儿能看看,也是有情意!”不想再和四太太多说,招呼三太太:“咱们去迎她。”

四太太骨嘟起嘴,嘀嘀咕咕:“那我也听听她来说什么,”往房外走,自言自语:“放着什么加寿加官加爵的在宫里,难道不能帮一把?”

她也去了。

到门外面,见安老太太让几个人簇拥着缓步而来。

失意人见得意人,这位老太太只因有个曾孙女儿的缘故,一直住在宫里,这一点儿上算是得意吧。四太太更觉自己是晦气灰暗,这位却志得意满。也就软下来,肯恭敬的走上去,随着妯娌们见礼。

老太太笑容可掬:“起来都起来,我来看看,不然不放心呐。没往掌珠那里去呢,先来看看太太们。”

二太太三太太惊喜,又难为情上来:“您不先去看看亲孙女儿吗?”四太太是不敢相信的愣住。

女眷们没让抓走,私下皆以为与掌珠有关。因为她们去别家看过,试图大家有主意为男人们洗清白,但好些家门上贴上封条,别说人了,像是鸟也没有一只。

邻居那里问问,说全家老少全让抓走。

三太太之所以对三老爷还抱希望,就是掌珠是袁家的亲戚,韩世拓的官职是袁家所办,三老爷跟着侄子,认为会安全。

总是袁家的亲戚,要放过掌珠,才放过这家里的女眷不是?

二太太早有缓和之意,只是还没有付诸行动。四太太依就要和掌珠不共戴天。但这几天心里都有掌珠,而且很有份量。

对掌珠的高看从哪里来,就是她的祖母现在宫里。要说加寿份量更足,但寿姐儿还是孩子,麻烦她不成。

二太太三太太都商议过,由三太太去对掌珠说,往宫里见老太太去。还没商议完全,老太太这亲自上门,还客气的不先看自家孩子,二太太三太太红了眼圈,四太太的嫁错人愤怒也下去不少。

老太太看在眼里,和气地一笑:“咱们进去说吧,我既然来了,总是要先会长辈,才能会晚辈不是?是这样的道理。”

“是是,”二太太三太太忙不迭的答应着,把老太太往房里让。这里面三太太和掌珠一直走动,因丈夫得官一直奉承掌珠,她没有自愧。二太太是想到自己的所作所为,其实并不含长辈自重的道理在内,羞愧难当。

四太太直眉愣眼后面跟着,是不会有反省心思。

房中坐定,老太太为尊。这就唤人:“寿英,”三个丫头进来,为首的含笑听老太太吩咐:“把咱们的一点儿薄礼送上来吧。”三个丫头手捧三份儿包袱,分别送到三位太太面前。

二太太哭了。才让抄过家,总有浮财顺手让牵走。又要备银子打点父子们在狱中的饭食,又要打点狱卒,又要准备救人,处处要花钱,正是需要钱的时候。

当下和三太太先不接包袱,起身跪到安老太太面前,哭道:“多谢您,以前没孝敬过,这出了事,亲戚们都不敢来,独您来瞧瞧,已经足够欢喜,这东西怎么好收呢?”

四太太都接过来,见到,也跟过来跪下。本能的,随大溜儿不会有错。也随着心酸上来,也哭了。

三个人除去四太太年青,也近中年,又家中出了祸事,憔悴老上几岁。泪珠儿挂上,怎么看怎么让人难过。

安老太太也就哭了,丢下她的沉香木拐杖,过来抱住二太太落几点泪,又抱住三太太哭一回,抱住四太太时,四太太更哭得像杀猪似的嚎,也聪明会说话了:“救救我家老爷,全指望着您,现在还能指望谁?”

“我的儿啊,你们不要担心,没事儿必然要放出来的。”安老太太上了年纪的人,见到破败景致都要难过,何况三个痛哭的中年人。

孩子痛哭也就罢了,大多不是要紧事情。经过世事的中年人痛哭,这就摧人心肝。

老太太陪着哭上一回,让归座,手指包袱:“这是几件衣裳,还有我的首饰,一人两件子,又是五百两银子,帮着应付这件事吧。”

三位太太含泪道谢。

“要说我帮忙呢,这是亲戚,是我孙女儿府上,就是我自家的事情,我不来看看怎么能放心?唉,我虽在宫里,却娘娘面前不敢说话,但有一样,只要是清白的,我就一定为你们进言!”

二太太三太太四太太又哭起来。

前两句话本以为老太太不肯帮忙,她说娘娘面前不敢说话不是?但后面一句,太太们满心里激动,良心话也出来。

二太太哭道:“您就别管了吧,我们不能给老太太长光,也没脸去求您。好不好的,惹得寿姑娘不喜欢,就更不好。”

三太太也哭道:“宫里呆着,必然处处要当心的,怎么敢去求您,给寿姑娘添麻烦。”

四太太就只哭,支着耳朵听着。

“快别说麻烦不麻烦的话,加寿还小,她不懂事体。成天的娘娘疼爱,见天儿的玩。找她,倒是不行。”

安老太太先把她的宝贝加寿撇开。万事不能影响她的加寿。就是老太太想出宫来看,也是私下先回中宫,看中宫眼色行事。

因中宫许她出宫,老太太也就敢多说几句:“有我呢,是清白的不是?”二太太三太太道:“和福王府来往早就不多,”

“那就好!只要是清白的,就平安无事!”这话只是一个祝福了,天威难测先不说,而且真的清白与否,不是太太们一句话就决定。

但太太们听在耳中,就感激泣零。当下老太太也不多坐,过那府里去看掌珠。太太们送她出门回来,三太太陪笑:“二嫂四弟妹,是时候了,趁着老太太在,这就和世拓媳妇走动起来,岂不是好?”

抱着银子的四太太脸一寒:“我不去!”

二太太也犹豫。半晌苦笑:“灰头土脸让她撵出来,虽说我们当长辈的也有错,但她当晚辈的也刻薄。这家里出了事,我不上门去看她,是我不对。但她是世子媳妇,就分出家来她也当家,她也没个大气模样,没打发人来看看我们好不好?反是老太太来了。冲着老太太我应该去见她,但她有老太太,料来无事。也因此她放心,不来看我们吧?”

三太太一听就急了:“二嫂你又乱想。”

“我不是乱想,保不住她有这样的心思。这样吧,等事情过去再去看她,也比现在这晦气样子去的好。世拓媳妇年青啊,爱摆个脸色,不知道收敛,我实在看不得。”

三太太也就不勉强,自己过去继续奉承老太太。

…。

见到祖母来,掌珠正在喜欢。暗想,还是有娘家好。祖母虽最不喜欢自己,但有事情她还是要出面的。

老太太自然要问:“你不往你叔叔房里去问问吗?可怜出了事,这不是论以前不和的时候。”

掌珠扁了嘴儿,也是一腔委屈:“祖母容禀,自出事那天,我们家的老太太就去看过,回来找我要银子。抄一回家,少了好些东西和钱,没办法,我拿自己私房给她。老太太房里也让抄了,找我要钱,我也不怪她。她必然分给二房三房四房,我也当看不到。本来这事情欢欢喜喜的,到晚上,隔壁四房里,四太太隔着墙骂我,”

老太太奇怪:“好好的,作什么要骂你?”

“她骂娶错了人方了这家,”

老太太明白:“这是有气没地方出,这四太太乱骂出气。”

“所以我不去看她们,我凭什么又要去看她们。家里出了事,公公让带走,老太太和我婆婆见天儿坐着轿子寻人去打点,就我一个年青媳妇在,她们不说来看看,反倒还要骂,我不去!”

四太太所以不想过来,就是还有这一出子。

掌珠自觉得理由十足,也说实话,加寿在宫里,她有底气,她也不想下这个声气就是。老太太一眼看穿,叹气道:“我的儿,我一是来看你好不好,事情出来,寿姐儿想你呢,在娘娘面前问,姨母好不好,中宫有话,你们这家女眷才安然无事。寿姐儿本想见见你,但这风头上,我说不要见了吧,免得皇上娘娘不喜欢。”

掌珠已经面子十足,露出笑容。担忧家里的心思下去一半。

“你不要笑,下面我说的,你就不喜欢。二呢,你也该懂事了,还是这样不肯体谅别人,面子上站得再牢,不如一家人和和气气。”

“可她在骂,再说我们家老太太和我婆婆给她们银子,我也装看不到。现在只想着把我公公弄出来要紧,顾不到这些小事情。”掌珠果然这样的回。

安老太太摇头:“这是小事吗?你嫁了人,这家就是你的天和你的地,你要是个男人,东家不好,你去西边地里也能呆,但你是个女人,你还能换个家不成?”

掌珠听不进去,老太太也就不说。她是来安慰孙女儿的,也不想再惹她不快。取出带的银子衣裳首饰给掌珠,有一个红宝石簪子加意交待:“这是加寿的东西,让我带给你。”掌珠重新喜欢。

直到回去坐上宫车,安老太太才又叹一声,自语道:“这是小事吗?这不是小事啊。”

对女眷们来说,家宅是她的全部。家宅里的人来往相处,是全部才是。

……

中秋过后,边城外面骤然降温。北风呼呼,刮的帐篷帘子乱晃,险些打在陈留郡王面上。陈留郡王用手拂开,好心情不减。

他每天要找袁训时,都心情猛地一好。

“玉树临风的袁将军在哪里?”

路过的人,和守帐篷的亲兵全笑出来。家将夏直跟在郡王后面,再次前仰后合地回:“玉树临风的舅爷,和小沈将军在校场。”

陈留郡王嘻嘻一笑,鄙夷一句做结束:“真丢人!女儿都不肯要他。”

我不要这个爹爹。

蒋德关安回来学的话,坏事传千里,当天全营传遍这个笑话,据说梁山王都笑得吭吭半天,陈留郡王再找袁训,全是这一句:“我那玉树临风的舅爷呢?”

总算蒋德口下留德,没学出来傅粉施朱,不然袁将军现在的外号,玉树临风将军外,又要成傅粉施朱大将军。

就这已经超级大笑料,陈留郡王乐不可支的去寻人。

还没到校场上,先见到一个鬼鬼祟祟的人。

萧观趴在一堆修帐篷的木料后面,视线处是校场那一处。冷不防的,陈留郡王过去一拍他,笑问:“你在作什么?”

小王爷一哆嗦,回手就是一拳。见到是郡王,收回拳头,吐口气:“让你吓着了!”抚着胸前没几下,又扭身鬼鬼祟祟去窥视。

他看的是校场边上两个有说有笑的人,袁训和沈渭。

陈留郡王也看到,好笑道:“您这是又想找小沈将军晦气?我帮你一把,把玉树临风的那个带走。”

“你别打岔,我都听不到了。”萧观大手乱挥几下。

风中,偶然传来袁训他们的笑声和话声。“我女儿……”

陈留郡王奇怪:“这个至于去听吗?他又在说他女儿嫌弃他,饶是嫌弃他,他还喜欢得跟什么似的,求着我听我也不听。”

“你真烦!非打破砂锅问到底作什么!”萧观不胜打扰模样,带着不得已告诉他:“从他一回来,我就问我儿媳妇生得好不好?”

陈留郡王笑上一声。

“他不理我!”萧观拉长了脸。

陈留郡王笑道:“可我告诉过你,生得好不是?”

“你说话哪能信,你们全是一伙的!我得悄悄儿的听,听他们俩个说话,这就能知道哪个生得好,哪个生得不好,”

陈留郡王面前浮现出香姐儿精致的小脸和襁褓中的福姐儿。福姐儿还小,自然是香姐儿生得好。

他不能说,说过小王爷还不和沈渭再打几架。就但笑不告诉萧观,还要调侃他:“好与不好又怎么样?这亲事不是定下来过。还是宫里娘娘定的,哈!哈哈!”

陈留郡王幸灾乐祸,小王爷总想挑媳妇儿,小弟是不会给他挑。他想退亲,也一样不行。

萧观愁眉苦脸:“不好,我倒放下心。”

“嗯?”陈留郡王直了眼睛。你什么意思?

“小倌儿从看过孩子回来,就变了一个人。不回答我也就算了,他还对我说亲事算了吧,说他女儿配不上我儿子,你说,”萧观溜圆眼睛:“这难道不是孩子生得特别好,他这就变了心?”

又趴木头上去:“我得听仔细,真的不好,我就答应退亲,要是好,休想我答应!”

陈留郡王愣住没明白,这怎么回事情?你们两个人又出了什么不和的事情?

再说这位,我不是告诉你生得好,生得不错…。好吧,他拿自己不当回事情。

多谢昨天的票票,又近了一步。目前和最后一名差几十票。虽然今天没有可爱孩子没有宝珠,但加寿出来打酱油,小王爷出来露大脸。

世子嘻嘻,好着呢。

这么善良的大好仔,不会让世子炮灰的。

继续求票票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