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六十八章,大婚惊变/侯门纪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苏赫阴狠的勾动嘴角,他知道福王不会相信他。

福王坦然自若,许你同分天下,谁许你独占?到那一天血流成河,烧杀遍野,谁主沉浮……只有天知道。

……。

三十的夜晚,是欢庆的夜晚。游子的归家,行人的思念,在家人的团聚,在鞭炮声里拉开序幕。

装饰着家中官阶标识的马车,的的而来,在门外的大雪中停下。

常五公子探开车帘问玉珠:“下车吧,别大样儿的坐着,进去和四妹妹说几句话再同出来不更好?”

一道响鞭在远处炸开,高高的数道明亮,把常五公子的面容映得雪白。琼鼻秀眉,仿佛还是旧年的秀气少年。

玉珠是满意的,用帕子履面,扑哧一笑。把五公子笑愣住。

“笑我?”他戏谑地问道。

“不是,是喜欢一下。”过去这几年,宝珠是成串孩子,玉珠是丝毫不变。她看丈夫是当年,她亦也是旧年那欢欢喜喜的清高模样。

秀气一如既往。

玉珠娇声道:“等和宝珠会面,就只有羡慕她。现在还没见她,我们自己白喜欢一下。”

常五公子笑容加深,在这里书呆子气发作,悠悠道:“四妹夫人中神俊,四妹温慧贤良,羡慕哉?羡慕哉!”

大门上走出来顺伯,还是他半佝偻着腰模样。但面容看上去,似老树经霜,更矍铄强健。把三姑奶奶夫妻话听到耳朵里,顺伯呵呵:“姑爷姑奶奶,你们过奖了才是,当再夸夸自己。”

这是代将军夫妻谦了个词,又顺手吹捧过去。

五公子转身去寒暄,玉珠吐了个舌头下车。先看袁家正门,门神威风凛凛,一个举锏,一个举鞭,腾云驾雾,宝光四射。

玉珠暗想,这一看气向就是不同,回想到以前,谁会想得到宝珠嫁一家上好人家?

顺伯陪着夫妻们进去,宝珠听到回报,奉着袁夫人带着福姐儿往外面来。姐妹们在石径上会了会,因一同进宫,怕误了时辰,不请进房也无可怪罪,边走边说着话。

“福姐儿,笑一个,”说上几句,玉珠就要逗弄加福。

袁佳福就乐呵乐呵地笑出格格一声。

玉珠同袁夫人商议:“佳福给我带着坐车可好,我想添添福气。”可疑的红晕抹过面颊,雪地白光偏让人能看得清楚。

袁夫人无意有意在玉珠身子上瞄过,答应了她。这一眼把玉珠看得眉头全是羞涩,但能赚到福姐儿在手上,勾唇喜欢。

宝珠自有车,但姐妹们经年不见,回来怎么亲香也不觉得够,和玉珠同坐一车。福姐儿在外面看着好的很,叫她一声她就笑。但上车后,趴在母亲怀里,攥紧她衣裳不抬头,戴一脑袋的宫纱花儿,全蹭在宝珠面颊上。

任凭玉珠怎么叫也不理她,玉珠沮丧,带着不敢相信:“这个也是聪明的,陌生地方上还是和母亲最亲。”

嘟了嘟嘴,问宝珠:“香姐儿呢?”

“早就进宫去了,一大早加寿派车来接,”宝珠把福姐儿抱正,让她坐在怀里,耐心的抚着她的小手,福姐儿慢慢松开,宝珠趁机把让她揉皱的衣裳扯扯平整。

玉珠又问:“怀瑜怀璞也是早进去的?”

自家姐姐,宝珠开玩笑的同她抱怨:“昨天晚上就没回来,加寿现在一接就是三五天不回来。”

玉珠用她自己的话来说,是见到宝珠就要羡慕宝珠,慢慢的挑高了眉尖,带着艳羡:“加寿不是隔一天回家一次?”

“腊月里就不这样,自从知道公主要出嫁,加寿空落落的,回家里来也想着公主,像没了魂。呀啐,大过年的可能说这话。”宝珠嘻嘻笑起来,又把福姐儿衣裳扯扯平。

马车里暗,福姐儿是个发光点。衣裳上金光闪闪,带出几分明亮。

看得玉珠取笑:“金线是别家给的吧?绣得太多,佳福,你今天浑身是金,像个财神爷。”

“你看错了,这是个红包儿。”宝珠摸索几下,展开来给玉珠看,车里又亮一分。玉珠这才看到,福姐儿原来是让装金线绣的红包儿里了。

她让抱着,小腿脚没露出来,玉珠适才没看出来。

“公主给绣的,”宝珠喜滋滋。心思别开到公主出嫁上面,镇南王府给袁家下了贴子,宝珠那天可以去吃喜酒。

回想宝珠出嫁那天,小公主亲自给她蒙的盖头,宝珠嘴角更弯,宝珠嫂嫂也要亲手给公主蒙上盖头——她有儿有女,都说她是个福气大的。再带着孩子们看喜轿游长街,最后再到镇南王府里去看揭盖头。

和自己成亲那天,公主看了个全套一样,宝珠也能看全套,自己都觉得自己运气皮佳。

玉珠无意的话把她提醒:“你呀,你不就是为了公主成亲才回来的?”

宝珠嫣然,也是。

中宫不接宝珠,宝珠也到该回京的时候。瑞庆殿下成亲,宝珠怎么能错过呢?

表凶不在,这是唯一的遗憾。

……。

宫门外面,火树银花中熙熙攘攘。皇帝今晚赐宴,百官同守岁。有女眷们同来,车也多,侍候的人也跟着多。

“这边请!”太监们高声叫着,在宫门上分出一条道路。在众人的注视中,打着常字灯笼的马车径直而入。

如果有人不能明白的话,往前看,前面车上的灯笼是昭勇将军袁,也就能明白。

有人低低议论:“常家和袁家是亲戚。”不明白的人也就释然。

常五公子照顾她们下车,在这里分成两拨。袁夫人带着宝珠玉珠往金殿后面去,内殿中是女眷们的案几。常五公子去寻父亲,跟着他去见皇帝,在外殿中坐席。

“母亲,”大大小小四个孩子候在殿门,从高到矮,袁佳寿,袁怀瑜,袁怀璞,袁佳禄。清一色的背着一个红包儿。

加寿是开心的,又要讨钱了。怀瑜怀璞好大的别扭,他们从小不爱讨钱,在大同的表兄表姐引导百般也没喜欢上,让姐姐压着带上,小脸儿上全不是滋味。

红包是公主亲手做的,佳禄笑眯眯。

两个女官跟在加寿后面,听加寿稳稳地道:“祖母、母亲请跟我来,先见娘娘,再出来我安席面。”

一语未了,外面走来几位嫔妃,加寿不慌不忙,退后一步,向袁夫人和宝珠熟练的行了个礼:“张娘娘田娘娘来了,容我去迎接。”

宝珠在见到加寿带着弟弟妹妹时,就已见牙不见眼,这时候更殷勤地蹲下来,给加寿扶一扶簪环,笑道:“乖乖宝贝儿,你今天太能干了,快去吧,不用照管祖母和我。”

她蹲的能和加寿直视,加寿向前,亲亲宝珠面颊,发出“啵儿”一声,悄悄道:“去年我就帮娘娘迎客呢,等会儿呢,我再把好吃的送来。”

小裙角姗姗,曳曳的去了。

明亮金砖地上,似涌起的水花,又似鼓荡而起的春花如锦,把小姑娘身姿高贵的显现在这宫中盛景中。

今夜华光万种,璀璨的烟花赛过满天的星辰。玫瑰金孔雀紫花蕊黄柳叶绿花团锦簇从眼前闪过,花枝招展的女眷,美丽不可方物的嫔妃,借机打扮艳丽的宫女们,在她们中间,大红衣裳的加寿是最出色的那个。

宝珠怔忡着恍惚上来,模糊的看出一些影像向自己走近。那是朱红色栏杆之中,宝盖翠羽下的灿若明珠的人儿。她最疼爱的长女加寿,她和姑母一样的冠服,上有明珠和凤凰,她身着山河地理裙,她身着日月星辰衫,她在繁华中走出,走近更繁华中。

心头,瞬间让大团大团的喜悦塞满。宝珠试着寻找一下,有没有隐藏在角落里的失落难过心酸和哭泣。没有,到处是云雾般迷茫的喜悦,拨开一团是喜悦,再拨开一团还是欢喜。

“嘭!”

有什么炸开来,宝珠打个激灵。玉珠也恰好伸手推她:“作什么只是发呆?加寿走远了,咱们该进去见娘娘。”

回魂的宝珠笑得分外明朗,应道:“好。”

随着玉珠进去,同时把刚才看到的又回味,真的全是好,没有半点儿不好。宝珠默默的祷告上苍,这是给的指点不是?加寿儿真是好个气势,好个盛世皇后的气势。

……

“宝珠,你坐这里。”

中宫见到宝珠就眉开眼笑,淑妃也像宝珠颔首微笑。行过礼,袁夫人向中宫一侧坐下,离中宫最近。

宝珠向淑妃身边坐下,玉珠由宫女带着,坐得就远。

官眷们到了有一多半儿,宝珠还没有细瞧,见有人来回:“太子妃殿下到。”除中宫和嫔妃外,袁夫人宝珠等人全站起。

没一会儿,太子妃带着太子府上的姬妾们到来,有一个人,瞬间吸引所有人目光。

这个浅黄色衣裳的年青姬妾,因年青肌肤熠熠放光,衬的她发上一套红绿宝石头面比了下去。

本能的,宝珠衡量了下这头面的价值。

又本能的,看看太子妃发上的首饰。不相上下,宝珠暗想。不由得更打量这个人,对面坐的是公主,向她使个眼色,询问这个人是谁。

这必然是太子新近的宠妃,太子宠爱哪一个,总会和她有寒暄一二的机会。

宝珠家里没有姬妾,不代表她不懂得这些。

很快,瑞庆殿下和宝珠偷溜到殿外。对着天空中四射的烟花,放下锦垫,在栏杆上相对而坐。

“太子哥哥去年纳进府的,家里是个刚进京的官员,就把女儿送进来。”瑞庆殿下面上没有鄙夷的意思,但话里的不屑一顾明显逸出。

那珍珠色的面庞,秀丽不亚于太子妃的衣衫,面前是公主,宝珠半带揶揄:“很得殿下喜欢?”说过就后悔。太子妃才是她的正牌亲家母,又这玩笑的口吻调侃殿下不应该。

瑞庆殿下会意:“太子妃不喜欢的。”

宝珠心头一动,这就要问明白:“柳家是很不错的人家。”微微一笑,宝珠也有帮柳家说话的时候。

“太子妃是皇太孙的母亲,皇太孙好,太子妃就好。”瑞庆殿下回答过,调皮地向宝珠面上瞄瞄,如果是她小时候,早就问出来,是担心太子妃根基不稳呢,还是不担心。

但她大了,没几天就要成亲,皇帝中宫都频频告诫和以前再不一样,调皮口没遮拦这事情,加寿都已不做,何况是公主殿下?

也就没问。

宝珠也明白。

事涉到太子妃,谨慎地回道:“太子妃风范贤德,才有皇太孙这般英气天成。”眯了眯眼,甜甜地反问:“不是吗?”

敏捷而又迅速的从中看出利害关系,所以官眷也不是好当的。

太子妃动摇,皇太孙就要动摇。宝珠相信中宫会护住加寿,也不是一定希望女儿不当皇后。但能当第一人,为什么不争?别的人得宠压过太子妃,袁家是英敏殿下的岳家,那是坐一条船上的。

宝珠不会说出太子妃当年不喜欢加寿,换了吧换了吧的话。什么事情是她们系在一起的,宝珠明白。

交谈这几句,宫女们来回宫宴将开,公主和宝珠往殿中去,见迎面一个人走来,珍珠色的肌肤胜过发上首饰光,正是那个美人儿。

“欧阳容见过公主殿下。”她自称着名字。

瑞庆殿下面无表情,说声平身。宝珠看得清楚,这位欧阳容面有不甘,犹想和公主殿下再说两句,而且大胆,面上笑容一闪,对着就要离开的瑞庆殿下再唤道:“外面烟花真好,殿下最喜欢哪一朵?”

瑞庆殿下一言不发,冷淡的给她一瞥,继续往殿中去,宝珠跟上去,不再看欧阳容一眼。宝珠不是随着公主怠慢她的意思,是一眼看出她心高气傲,要是正不自在让宝珠看在眼里,不是恼羞成怒?

在殿口儿上,瑞庆殿下向宝珠轻轻一笑,笑得不言而喻。她不用说什么,意思全在笑容和风里的冷淡里。

宝珠轻呼气,眼角面前,尽是金碧辉煌的皇家风范,不是谁轻易的就能融进来,也不是谁就能轻易的离开去。

宠妃,不是一天养成的。

很快,两个人就乐了。

“噔噔噔”,出来一排子耀眼的人儿。加寿走在最前面,不时还到旁边去看看队形:“站歪了,你进去些,”

手指的是个皇孙,和加寿玩了好几年的,对加寿早就依从,乖乖的站到队伍里面去,这里面捣蛋的是袁怀瑜袁怀璞,故意走到队形外面,加寿掀掀眼皮子装看不到,别的皇孙们不干,在袁怀瑜后面的人推着他:“进去!”袁怀瑜闷闷的进去。

袁怀瑜会说守住营盘,也就明白这是姐姐的营盘,这里的年纪相仿的皇孙们,都和姐姐好,小脸儿又想黑,又玩得开心,一时黑不下来。

宝珠心花怒放,看看我的寿姐儿,又能干上来。目光瞍着,和老太太碰上一碰,老太太得色更浓上几分。

又和袁夫人碰上一碰,袁夫人莞尔,儿子夫妻对加寿进宫都有担心,宝珠成年的张罗给寿姐儿送这个,给寿姐儿送那个,难为她有了怀瑜怀璞香姐儿福姐儿,也把加寿放在头一位。这担心,也在头一位。

袁夫人油然的也俏皮上来,鹤发下的面容眨了眨眼睛,你可以放心了吧?宝珠难为情的垂下头,当母亲的人,哪有不担心不在身边的孩子的?

“姑姑!快来站队。”加寿快步走来。

瑞庆殿下很想脸红:“我就不去了吧,”一堆儿的小孩子,最高的也只有公主半人高,高挑过了这个线的都不好意思再讨钱。好在皇子们姬妾多,每年有小孩子添进来,这队伍的人数一直保持。

瑞庆殿下去年就不想讨了,但让加寿扯着,又她就要出嫁,皇帝中宫都不呵止。今年这是在宫中的最后一个年,殿下犹豫不决,要不要表现一下自己稳重和端庄?

大红包儿送到她面前,和加寿背的相比,针线儿不太细密,这是加寿为殿下做的,难为她做得出来。

“母亲抱我。”

宝珠忍笑抱得女儿高高的,瑞庆殿下愁眉苦脸,让加寿张开大红包儿给她背上,加寿细心的地给她整了整,下地来扯住殿下,大将军回朝般:“走吧。”把瑞庆殿下安在队伍最前面。

袁怀瑜袁怀璞乐了,公主也疼他们,小小子们也喜欢她。走出队伍来,争着去买好:“姑姑,我的钱给你。”

“回去站好!”又让两个皇孙押回去,老实站着,继续犯站队的郁闷。

这一队人走动起来,殿内笑声不断,把殿外的烟火都压下去几分。欧阳容复走出来,她不能错过这热闹,也是个露脸的机会。

一看,也乐了。

不管此时有多少心机,都能逗乐。

欧阳容去年进太子府,今年才有机会进宫,以前听说的,今天是头一回见到。

公主殿下带着一帮子小孩子,从皇帝中宫开始,再是几位年长嫔妃,嫔妃们是从淑妃开始,一处一处地讨钱。

欧阳容快步坐下来,见他们果然到了太子妃面前。

太子妃是前两年开始给的,今年也不例外,瑞庆殿下就要出嫁,给她的格外多些。殿下带着他们就要回去,欧阳容笑容满面,对加寿伸出了手:“来,到我这里来。”

欧阳姑娘也算察颜观色过的,这里面的人只有加寿姑娘她能伸手。

她能对瑞庆殿下这样吗?不能。

她能对皇孙这样吗?不能。

另外还有袁怀瑜袁怀璞太小,香姐儿更小,太兴奋了,走几步就摔一跤,福姐儿在梁山王妃怀里抱着,早给她塞上好些的钱,福姐儿不在,就在也太小了,不值得说话。

能说话的,就是伶伶俐俐的加寿姑娘。

太子妃变了脸色。

她还没有喜欢上加寿,加寿也是她的儿媳,中宫深为宠爱,公主寸步不离,这新来的宠妃算什么,也敢充当长辈给她钱?

她这是在充当长辈。

却见到加寿等人全愣住,几个皇孙们对加寿看过去,加寿不去,他们自然也不去。瑞庆殿下又面无表情,却不给加寿任何暗示。

母后早说过,加寿过了五周岁,就要学会遇事自己去考虑。自然她小她想不全,但还有中宫不是吗?

早早的培养,是在这个年纪。公主和加寿一样大的年纪,也是这样过来。所以爱往袁家去和宝珠玩,和红花拌嘴,是袁家太轻松不过。

加寿也没有看公主,她自己就能回答。加寿在宫里讨钱不是一天两天,这种逾越的事情不是头回遇到。加寿屈膝行了个礼,脆生生道:“多谢,只是收得足够,明年再讨不迟。”

欧阳容愕然在当地,耳朵里像能听到“嗤”笑声,耳朵尖着,告诉自己听错了,这孩子不懂事,不会有人笑话我,“嗤嗤嗤,”笑声真的出来。太子府上别的姬妾们讥诮上来:“也没照照镜子,”

欧阳容顿时知道自己办错了事,她头一回来,以为是见人就要钱,她早早准备了钱。这就张着的手缩不回去,僵在半空中,殿中温暖,手也着北风似的寒冷见骨。

这不过是个小小的插曲,在旧年也有别人要给加寿钱,加寿也不会要的。寿姑娘不是什么人的钱都要,公主的钱是一定要分,老侯的钱是一定要讨到足够,太子妃的钱,都是中宫发了话才收,因为这个人以前不给。

欧阳容自己难堪,太子妃勾起笑容,加寿早带着人向瑞庆殿下讨来她的大红包,宫女太监们抱着,一堆人欢呼着找地方去分钱。

老太太也好,袁夫人也好,宝珠也好,都没把这事放心上。中宫更不当一回事情,每年都有碰钉子的,碰过了她自己想去。

中宫徐徐出声,吩咐酒宴开始,一排歌舞袅袅而来……

……。

福王徐步雪中,在一家人门首站住。满眼大红春联喜色斗方儿皆化作他眼中的大红旌旗,是他登基欢呼拥戴的骄傲。

他走进这家门里时,就凝重身姿,飞扬气势腾出。

守门的家人一愣:“老爷眼生,不常来吧?”

“叫朱有德来见我。”

家人眯眯眼:“老爷说的是谁?”满脸的糊涂,眼角使劲儿抽搐好几下,把福王气乐:“叫你家主人出来,告诉他三角梅下的故人到了。”

“那好吧,这三十晚上您上门,只能是要紧事情,您老先候着,我这就去回。”家人小跑着,从满院的三角梅下面跑过,暗想主人最喜爱三角梅,这来的客人一定是早认得的。

窗户外回话,里面的人披衣就出来,急切满面:“他真的这样说?”

家人哈哈腰:“肯定没听错。”

见自己家主朱老爷趿拉着鞋就出来,房中奶奶骂:“怕雪冻不坏你?”朱老爷也不管,飞快跑出去。

见大门外站着一个人,几十年没有见,他面容改变很多。但鼻子和眼睛还是他,酱鸭也是鸭,朱有德涕泪交加跪下来:“殿,”只称呼一个字,警惕地左右看看,也不说话,起来握住福王手带进门,“砰砰”,把门原样关上,又向门内往外张望过,吁一口气,重新跪下:“殿下,您还活着?”

“废话!这不是我站在面前。”福王来前存着试他的心思下去一半,但他谨慎是对的,福王也要谨慎,低声急促地道:“可还记得当年三角梅下的救命之恩!可还记得当年给你送的药……”

朱有德心底谨慎的一丝疑心也去掉。

伤药有很多,但给他送的那一味并不是伤者都会用。

家人随后赶来,就见到自家老爷重重在叩头,门内是青石板地,冬天冻得邦邦硬,叩一下一声响,家人听愣住。

原来叩头还有这个方法,只是,不怕脑袋撞出伤来?

朱有德太过忘形,是福王看到家人,弯腰扶住朱有德,哈哈笑道:“当年我不过借你此许银两救急,你又何必如此重谢,起来快起来。”

朱有德起来,把福王往房里让。吩咐家人:“收拾后院子三间静室,弄温暖点儿,取最好的酒,最好的菜来。”

殷勤更似福王凯歌早奏,福王满心舒畅的有了笑容。

静室的门一关上,朱有德重新又跪下来:“殿下,您安好就好,只是仪殿下他死得惨……。”眼泪下来。

福王强忍悲伤:“我找你有事商议,别提他吧。”大年夜团圆夜,福王又对夺位誓在必得,江山眼看就要到手,王妃不在,儿子不在,他满心里伤痛不能克制,摆摆手:“你起来,我们说话。”

朱有德不肯坐,站在旁边给福王倒酒。他这间静室盖得好,盖在雪深浓树中,风吹不进来,一枝梅花北风中俯仰,胭脂红色明媚暖啧融,身边奴才恭维如初,福王似回到旧时宫中,又觉得这是好兆头。

“有德,你还在原来地方上当官?”

朱有德陪个笑容:“是,托殿下的福,您当年远见,把我远远打发开来,没有人怀疑我是殿下门下出身。”

“公主大婚,你可有差使?”福王眸光微冽。

“我负责采买东西。公主梳头的东西能早备下的,宫里全备好。时新花儿也早入宫中花房。”

福王来了精神:“那临时有好花好东西,你是会送进去的?”

“这个可以,就是送到镇南王府的新房里,也是行的。”

福王听完沉默,手举一杯酒,久久的凝视着他,朱有德迎上他的眼光,也不询问。

“你又升了官?”

“小小的一阶,我这官职本就不大,又不肯净身,外宫听使唤,差得太远。”

“君恩大,还是旧情大?”

平淡冷静无波的语气,看似不着痕迹的眼神,让房中气氛冷凝起来。

???????

犹豫,徘徊,思虑,担心??????轮番在朱有德面上扫过。福王不明说,他也知道福王接下来要做什么。

华阳郡王不是做过一回。

???????

“是担心你的家人孩子?”福王知道他娶了妻,又有了活泼可爱的后代。

朱有德身子一晃:“不不不,没有殿下就没有我这条命,”面上恢复平静,用足了力气般:“没有殿下就没有我。”

福王满意地道:“好,你起来听我说???????”

?????

初六的凌晨,皇上猛地醒来。触眼繁华锦绣的帷幔,红烛幽幽闪动光泽,看不到外面天色。身边陪着中宫,就轻声唤人:“什么时辰?”

宫女蹑手蹑脚走来,也悄悄声回:“四更天。”

皇上无话,宫女退下,他再也睡不着。

肩头温暖,是和中宫相倚着。皇上心酸地想,也许只有皇后、太子和瑞庆,是自己唯一能信任的人吧。

真怕试探满朝文武皆是贼,又不能放过这个机会。

城外有梁山王世子,又有袁训,各带一支人马,皇上太子放心大胆的试上一回,浑然不怕把自己也搭进去。

左思右想的到天亮,公主带着加寿来请安,加寿这一夜要和姑姑睡,没心思和弟弟们搅和,同母亲说过,宝珠体贴的把小小子们接回家。

反正要接,白天还要在长街上看公主喜轿。

加寿恋恋不舍的依着瑞庆殿下,皇帝轻叹口气:“加寿啊,今天可不许哭。”不说还好,说过加寿眼眶里转动着泪花,忍了又忍,这就回话慢,缓缓地才回:“是。”

瑞庆殿下坐下,把加寿抱到膝盖上哄她。皇帝也不忍分开她们,就这样同女儿说起来:“给你的人,你一直带着吧。”

加寿就要下地来,好让姑姑谢恩。

她小腿一动,皇帝止住:“不用谢了,”怅然道:“就像寻常的人家那样,父亲给东西,说上一声也就是了。”

说得瑞庆殿下也蓄满泪水,颤抖着嗓子说声是,真的没有谢恩,把加寿抱得紧紧的,像是这样能把自己不忍离去遮盖。

“姑姑,我也给你好东西。”加寿仰小面庞,认真的道:“我的全是娘娘和姑姑给的,只有金锁是我的,给姑姑。”

她的金锁是老太太在宝珠出嫁时,送的七个之一,最大的那个。宝珠上一回出京,寿姐儿还小,也早把最小的留下,今年加寿戴着还是大,但不觉得坠得慌,现在脖子上。

瑞庆殿下不忍心要:“这是你曾祖母给的,”又把中宫旧话重提,又觉得自己哭出来,招得父皇母后都难过,再说也不是嫁到京外,就向加寿扮鬼脸儿:“娘娘说过,多亏你曾祖母送七个金锁,才有加寿,才有怀瑜和怀璞,才有加禄和加福,后面还有呢。”

加寿回她鬼脸问:“是好多好多不是吗?”

瑞庆殿下笑盈盈点一下头,就见加寿鼓起腮帮子,一言不发的望在她面上。她一个字也不说,不是知道这话她不应该说,就是觉得不说更虔诚,认认真真就这么看着。

瑞庆殿下腾地红了脸。

皇帝中宫的伤心,全让加寿这动作撵走。皇帝微笑:“呵呵,加寿是一片心意。”中宫容光焕发,加寿好,全好在她面上,喜声道:“这是句好话儿。”

加寿跳下来,走到中宫面前,中宫同她笑一笑,帮加寿取下金锁,加寿还屈膝谢上一谢,双手捧着,送到瑞庆殿下面前,好诚恳好诚挚,充满希冀,又要问,又答不定主意,但和姑姑最好,还是问出来,小小声:“姑姑,不要弟弟和怀瑜怀璞一样讨嫌。”

瑞庆殿下觉得自己应该扮羞涩,但加寿问的好真诚,公主忍无可忍,哈哈大笑出来。

中宫为她们两个好而满意叹气,又佯装生气:“瑞庆,以后是人家媳妇,可不许再这样。”招手让加寿回来:“同姑姑说什么这么开心?”

瑞庆殿下大窘,加寿才走到一半,公主把她夺回怀中,红透面颊:“不要说哦。”加寿心满意足:“这就是答应了的?”

“嗯,这是咱们的小秘密,对谁也不许说。”

加寿开开心心点小脑袋:“放心吧姑姑,我会很疼听话的弟弟的。”瑞庆傻住眼:“不是不说吗?”加寿也傻住眼:“我没说啊。”

皇帝再次忍俊不禁,中宫笑得把帕子拧了又拧。片刻收住笑容,有什么氤氲而起,四面珠光荣华尽数化成柔和一团,叮嘱也好关心也罢,全融入其中,皇帝和中宫都红了眼睛,瑞庆殿下泪眼汪汪,加寿早知趣下了地,公主扑到中宫怀里:“母后。”又扯一扯皇帝袖子:“父皇。”

老太太从偏殿中悄悄招手,加寿悄悄儿的过去。

身后语声听得加寿也想哭,向老太太怀里抚下身子,老太太抚着她,给她慰藉。

??????

“为什么姑姑要嫁人呢?”

“这是人人都要做的事情。”

“加寿不要去别处。”

“傻孩子,你以后呆的就是宫里,你不用担心。”

?????

“母亲,可以出门了!”

宝珠走出家门,袁怀瑜袁怀璞就兴奋的往院子里跑。有一匹大马在那里,小小子们没到面前,就跳几跳,是想上马。

孔青一手一个抱住他们:“小爷们当心马踢人。”

“我坐前面!”袁怀瑜拍拍胸脯。

宝珠心头一跳:“这马哪里来的?”孔青正要回话,宝珠见到马身干干净净,没有半点征尘,失落地道:“是你牵出来的。”

袁夫人看在眼中,柔声道:“已经停战,也许在路上。”宝珠真的往门外看看,让婆婆看透心思,撒下儿娇:“这不是殿下大婚,怎么能没有他在?”

看了又看,惹得孩子们也跟着看了又看。

袁怀瑜又发问:“门外有什么?”

袁怀璞噎住,忽然欢呼:“小二叔叔!”撒丫子就去看。宝珠憋住气,怎么能是小二叔叔呢,是最疼爱你们的爹爹才是啊。

把儿子们叫住,孔青带着他们骑在马上。宝珠带着加寿,抱着香姐儿坐车。福姐儿太小,袁夫人怕天冷她要生病,和她留在家里。

母子四个人,带着家人出门,万大同前面带路,往早定好的酒楼上去。

这家酒楼离镇南王府近,也方便宝珠等下去往王府看拜堂。

鼓乐奏鸣着过来时,宝珠头一回见到镇南王世子。见他面容白皙,和长姐萧凤鸾生得极像,身段儿又比二姐梁山王世子妃瘦削,是个少见的美男子。

暗暗为瑞庆公主喜欢,见公主喜轿过来。过来以前,前行的仪仗先让观望的人啧啧称赞,再看到喜轿时,除去乐声外,街上一片肃静。

没有人再说得任何话。

大红喜轿,装饰彩凤,从外面看绣无数珠宝在上面,珠光宝气扬得震动天地般,此时雪刚好住,日头微弱的透出来,又让珠光强势镇压下去,似乾坤中只有这喜轿曳曳前行。

喜气,能冲破天空。

香姐儿小手指着:“看姑姑去!”

宝珠揉着她的小脑袋,还小,又冬天带着皮帽子,在脑后扎两个辫子。瑞庆殿下对加寿的,只对加寿一个人。不会把朝天辫子乱给别人扎。宝珠揉得很顺手,忽然揉出满怀慈爱。女儿一个一个的出嫁,当天的自己会是什么心情。应该也和此时一样,对轿中的公主分外欣喜。

十岁的小殿下突兀闯入宝珠脑海中。

“安宝珠,你出来,本殿下要和她算账!”带着一堆的鼻涕虫来寻宝珠,这是第一面。

第二面,“嘻嘻,再跑快些,”这是随后宝珠让公主指使的人掳走,殿下跑在后面相陪,浑然不管宝珠吓得魂飞魄散,她跑得开开心心。

第三个回合,宝珠不肯脱里衣,小殿下一杯茶水泼湿宝珠衣裳,害得宝珠不脱也得脱。

以后,讨茶吃,和红花没事儿拌几句嘴,宝珠成亲跟前跟后???????

宝珠不是殿下的长辈,却由她十岁时认识,和她交待很多,?生出几分的慈爱情。

这就要真的当大人了,再不能乱抢人过年金钱??????“哈,”宝珠笑出来,似鱼儿偶像出水般调皮。

宝珠的头一回过年金钱,是让殿下抢走了的。加寿儿又年年抢殿下的金钱,这笔债啊,看似还清了不是,没有,宝珠眼前出现好几个小孩子,他们正在抢加寿的钱。

“殿下,愿您早得贵子,夫妻和美。”宝珠把香姐儿小手合起,在喜轿后面默默的祷告。加寿学事,跟在旁边一模一样。

喜轿后面是嫁妆,宝珠陪着孩子们看上一会儿,红花来告诉:“公主轿子已进王府,咱们这就过去看拜堂吧。”

孩子们正看得开心,哄着才下去。酒楼后一条小路,直通镇南王府后门。这是早说好的,宝珠从这里进门,绕到前面看拜堂。

上马上车,争分夺秒的往来到角门后面,顺伯吁住马,乐陶陶地道:“听听,鼓乐还没大作,公主还没下轿呢。”

翻身下马车,就去揭帘子时,面容抽搐一下,抬手握紧马鞭子,对着一个方向挥了过去。

与此同时,一道白光长虹贯日,寒光凛冽激得附近冰雪都有绽放之势,有人高喝:“袁二,你还不露面吗!”

“玄十七!”宝珠红花全气白了脸。红花迅速抄在宝珠前面,而宝珠抱紧香姐儿于怀,另一只手搂紧加寿。

马车外传来顺伯的大喝声:“什么东西,也敢我面前撒野!”这一声,震得香姐儿哇哇大哭。剑风剑势,都滞了一滞。

宝珠急急哄着女儿:“不要哭,这是顺爷爷打坏人!”车帘一动,袁怀瑜袁怀璞让塞进来,孔青收手大喝:“万大同,今天咱们俩个宰了他!”

孔青在山西就有杀玄十七的心,万大同也一样。万大同冷笑:“公主大婚,你敢骚扰!玄十七,杀你早就名正言顺!今天你休想走!”

宝珠往外面看,见高墙上雪光明亮,玄十七立在上面,傲然地道:“说也奇怪!你袁家返京,袁二就此不见踪影。我定要弄明他是谁!袁二,你给我出来!”

万大同和孔青齐齐扑上去,却见玄十七眸子一凝,失声道:“那是什么!”万大同孔青喝道:“我们不上当!”耳后,却听到喊杀声出来。

玄十七轻飘飘避开,万大同孔青站到他的位置上,随意的往下看了看,也惊呼出声:“不好!”

红花尖嗓子骂:“出什么事!”

“有人杀进王府去了!”

闻言,宝珠把香姐儿放到车深处,加寿看住她。把不老实要出去看打架的小小子们一个一个塞给红花,自己钻出来看。

玄十七直直看过来,又是这位奶奶!

“奶奶,不对,几条街上全乱了!”

示警声,也同时起来。有喝声出来:“有人造反,造反了??????”宝珠疑心大起,?这就能疑心有人谋反吗?想京里天子脚下,出事就是大事,安全为上。命道:“孔管家顺伯,你们护着孩子们回家,万大同五娘子跟我去看公主!”

???????

瑞庆公主已出喜轿,对着脚下人再踹一脚,恨声骂:“这是哪个该死的!”他倒地不起,手上还捧着一管东西,像是暗器之类。

从他的衣裳上,看得出来他是个杂役似的小官员,依稀也在外宫中见过他。两个高大男子,一左一右回话:“殿下,这是负责殿下大婚采买的小官员叫朱有德,”

瑞庆殿下沉下脸,扫视院中。她正要出轿子的时候,这个人闯上来,院子里护卫众多,不费功夫就把他打死。

如果是自己往新房里去,那时候女眷众多,除去父皇给自己的两个暗卫,别的护卫全在廊下站着。

公主不寒而栗,大呼出声:“回宫,我要看父皇,我要见母后!”

“殿下,您先出城要紧!”两个暗卫齐声呈话,瑞庆殿下向他们面上看看,自然看不出什么来,但也心中有数,再吩咐道:“镇南王爷和世子在哪里?”

见一个年纪介于少年和青年的男子手握滴血长剑奔来,边奔边呼:“公主在哪里,公主??????”

他大红的衣衫,发有金花。公主也是大红的衣衫,凤冠还在发上。

两个人眸光碰上,先红了红面容。再就拘泥不得,世子向前行礼:“公主,满街示警有人谋反,父亲让我来救公主。”

瑞庆殿下绷紧面容,不是不喜欢,是面对丈夫,紧张上来。虽然紧张,也不慌乱:“世子,请让人往宫中去报信,再保证宾客们安全。”

“是是,”世子答应着,两个暗卫再次道:“殿下世子,请往城外暂避!”

世子也和宝珠一样的疑惑,也一样想到天子脚下出事不会小,就让人去告诉镇南王出来,宾客们有同行的,也要往家中去看视家人的,余下的同公主王爷往城门上去。

宝珠往王府里面赶,公主打发寻她的一个人遇上:“请夫人速速出城!”宝珠急回身去寻孩子?们,街上乱起来,没多久就赶上。

加寿正在车里哭:“袁怀瑜,你咬我,让母亲回来打你!”小手拧着袁怀瑜不放。袁怀瑜同她撕扯:“放开我,我要去保护母亲!”

宝珠进来看时,袁怀璞正推抱着她的红花:“放开我,我要去保护祖母!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