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六十九章,苍十七的烦恼/侯门纪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袁怀璞胖身子对着红花手臂就撞,袁怀瑜又向姐姐手臂上张嘴,小白牙森森,好似刀枪剑戟。

“放肆!”宝珠厉喝住。

“哇!”加寿放声大哭,把着鹅黄宫衣的小手伸向母亲,委屈的不行:“母亲,怀瑜咬我好几口,”

小手松开,袁怀瑜比她还要早的投到宝珠怀里,抱住宝珠脖子,也委屈莫明:“母亲,我要去救你,姐姐不乖,她不让!”

这要不是外面正乱,宝珠一定给儿子几下。看你把姐姐欺负的。

胖软软的小身子贴上来,宝珠亦软下来。把袁怀瑜揉几揉,分一只手臂接住加寿,把她抱到另一边手臂上,看着女儿泪珠盈盈,宝珠心都让揪疼:“乖乖,这一会儿母亲没功夫打他,等咱们寻到祖母,一定打他。”

袁怀瑜对着姐姐一个鬼脸儿:“告状精!”加寿心头气苦,又呜呜哭起来。

“加寿,”母亲柔柔的唤着她,语气中有焦急难耐,加寿虽小,也听得出来异样,抹着眼泪:“在呢。”

宝珠郑重的托付着她:“乖乖宝贝,今天京里出大事,”

加寿呆上一呆,又觉出很不一般。这是生长在宫里,自在安宁长大的她从没有过的感受,又难过又不舒服,又刺心又酸重,促使她开动小脑筋听母亲说下去。

“咱们还要寻祖母,还要寻曾祖母,”

加寿接下去,把小手指儿扳起,一个一个数着:“寻太爷爷,寻小二叔叔,寻阮叔叔,寻……”一下子明了,真不知是什么力量让她说出下面一句话:“母亲去吧,我看着弟弟。”一把又揪住袁怀瑜小手,本就小腿脚全站在车上,宝珠才能一左一右抱住两个小胖子,这就方便加寿扯着袁怀瑜往车里去:“袁怀瑜,乖乖的,姐姐说古记儿给你听。”

袁怀瑜又让她弄愣住,又咬过姐姐虽不知道错,小心眼子里也有潜在内疚,还有母亲在旁边,老实的让扯回坐下。

“袁怀璞,你也不许再踢红花姑姑,不许添麻烦!”加寿有板有眼,这就在车里主持上大局。

香姐儿爬过来,她在哥哥闹姐姐的时候,就吓得贴住车壁哭。这一会儿回到姐姐身后,向着袁怀瑜举小拳头:“哥哥不乖打姐姐!”

袁怀瑜胖脑袋垂着,袁怀璞也低下头。

一刹时,欣慰感动和对女儿的自豪骄傲全涌上宝珠心头。遗憾的是此时不能多流连这场面,趁着还在抽泣的加寿给香姐儿抚衣裳的时候,宝珠悄悄退出。

懂事的孩子们,更坚定宝珠在任何事情上带她们平安渡过的毅然。加寿寻一堆人的话,提醒宝珠到处是责任,她也要担上一份儿,不仅对自家的人,还要对眼前的人。

马车两边经过的,尽是哭喊的人流。你挤我推,你踩我骂的,有什么人倒下去,随后就见不到他起来。袁家的家人得力,以身挡住,才保证小爷小姑娘们的马车没让推倒。

宝珠凝眸高呼:“孔管家万大同,咱们得想个法子,这样人挤人的不是办法!”

“好咧!”

……。

街上潮水般的乱,寻爹寻娘的叫声嘈杂难听。福王带着人加快步子往太子府上去,在他看来,还嫌这里不够乱。

跟他的一个人问他:“王爷,咱们可以再发动第二步了吧?”

福王打量下身边经过的人流,有的满面悲啼,有的已丢衣弃履。沉吟一下,还是摇了摇头:“再等等。”

玄十七骤然发难,完全不在福王意料之中。后角门冲出剑光,似提前发动,混在王府外面看热闹中的人也发动起来,朱有德因早这一步而早死,福王则被迫赶快去拿太子。

这和他想的时辰差上一刻两刻左右,先发动的人也不应该是朱有德,但临时总有变,福王没有疑心。

京城护卫森严,福王能鼓动的人也不多,他、定边郡王和苏赫共计有数万人,但几万人一起拥进京里,很快就能让人查出来,真正能进城的不过数千。城里一发动,定边郡王抢到城门以后,余下的人才能进来。

几千人分三下里,用在刀刃上,分别是三个地方,抢城门,拿住太子和占据宫中。

当太子府红墙一角出现在眼前时,福王悄松口气,他赶到了。再看太子府门紧闭,并没有慌乱迹象,又嫉又恨点上一点头,太子是个精明的。但又怎样呢?今天是改朝换代的时候,再精明也枉然。

府门外街上经过的人,和刚才见到的又不一样。有打斗声出来,有人尖叫:“杀人了,有人抢东西了,”福王等人喜动颜色,有人恭维道:“王爷神机妙算,非我等所能及。”这是他钟爱的陶先生。

福王不及回答他,是大喝一声:“儿郎们,叫喊起来。”

“杀人了!”

“抢大户去啊!”

“他们平时欺压百姓,现在报仇正在时候啊……”

太子殿下还没有离开,在里面听到回话,英俊高华的面容上寒光更凛,也怒气更深。这就是他和父皇呵护于心的百姓,国有难不出头,先打上抢了!

这样的百姓要他何用?

太子冷笑一声,更觉得自己和父皇试探的对。反正他不愁走,他要坐在这儿看到最后一步,看着这些表面良善,其心可诛的百姓们死伤。沉声吩咐:“再去几个人,速把公主、袁家、柳家送出城!”

房外,密密麻麻站着太子党和护卫们。太子看向他们,眸光柔和几分。这是些忠心于他的人,凡是忠心的人,太子殿下青眼有加。

“你们也各自回家看看吧,我不妨事的。”

苏先跪下来,柳至跪下来,所有的人都跪下来。苏先带头朗朗道:“殿下安好,我等才能安好。”

柳至道:“请殿下放心,我等家中全有得力家人,定然会护送他们安然出城。”

太子面庞上掠过一丝不易觉察的微笑。

太子妃等人齐集在房后,听太子说出把柳家送走,太子妃垂下泪来。殿下还是拈花惹草不断,这不是她和袁家生分后有的,是殿下一直如此,给他送女人的太多。但关键时候,他还是重夫妻情意的。

英敏殿下在她手边,是今天太子让接回身边。摇摇母亲的手:“母亲别哭,加寿不在袁家,寿姐儿去吃喜宴了。”小殿下忽然恨上来,最爱吃席面,有热闹就凑,如果不去,今天应该和自己一起回来,岂不是不用担心?

小殿下也想去吃姑姑成亲的席面,太子不许,刚才是扼腕恨加寿撇下他去吃了,现在恨的方向转变,开始恨加寿不在身边。

太子妃搂住他:“放心吧,没听见殿下说还有袁家吗?自然是袁家的每一个人都放在心上,一个也不会丢的。”

欧阳容在这时叫了出来:“我家怎么办,我的爹娘,殿下,还有我家啊,”往前面就跑,就要去见太子殿下。

太子殿下在前面听到,冷冷一笑。他没有先把姬妾们送走,也想看看他的姬妾中有哪一个是二心的。此时往他面前来的人,她敢动手,太子就敢宰她。

见后面叫上两声后,“啪!”,叫声止住,有人清脆地大骂:“乱什么!太子太子妃最要紧,哪儿有你说话的地方!”

太子扯动嘴角,有了笑容。这是他的嫡子,英敏小殿下。这处置不算不得当,太子欣慰上来。

房后,太子妃也心头大宽,不由得对中宫生出感激。数年前,她以为中宫不疼爱英敏,才把袁家定给他。惹怒中宫后,中宫接走英敏抚养,太子妃又担心中宫离间母子,现在她可以放下心,心头过往为姬妾而生的气,全让儿子这一巴掌出得干干净净。

外面虽然乱起来,娘家虽然生死还不知,但太子妃有了笑容,勾唇含笑望向已是小小少年的英气儿子,同时向一旁站着的另一个女眷点了点头。

陈留郡王妃也在这里,她是太子妃今天的客人。今天应该全在宫中,太子也应该送亲事,怎么全在这里呢?

宫中的喜宴是分两个地方,一处是宫里,一处是太子府上。宫里正经的全是官员,太子府上为公主大婚摆流水席面,什么人都可以来吃。这些人,是不能进宫。

有官员们为奉承,就分一部分往这里来。

太子日理万机今天还有政事,他知道父皇把两个隐卫永久的给了妹妹,可以放心,他对外的解释,是处置公事,径直去镇南王府坐席面。陈留郡王妃所以在这里受太子妃招待,英敏殿下所以回来待客,没办法去陪加寿,也不能看姑姑成亲。

念姐儿在母亲膝下,志哥儿忠哥儿从进京后,就是皇太孙陪伴,皇太孙在这里,他们也在这里。

在英敏殿下跳起来给了欧阳容一巴掌时,志哥儿忠哥儿跟上一步,手按在佩剑上,虎视眈眈正盯着倒地的欧阳容。

宠妃这种东西,怎么叫宠呢?就是无时无刻的表现自己,要说欧阳容,也不能算完全懵懂。这又表现上来了。也许,有试太子宠爱,或提醒太子宠爱的心,这就一头又撞了个钉子。

太子妃欧阳容都觉得能惹得起,但皇太孙她就不行。坐在地上轻声哭泣,又把英敏殿下惹得先翻翻眼。正在斥责父亲正在办正事,一边儿哭去,外面的回话一声接似一句。

“回殿下,三道街上御史卢家让抢。”

“回殿下,工部主事王家让抢!”

一声似一声的回报,太子殿下寒厉更重。他百般呵护的百姓,当然不会面面俱到,也做不到面面俱到,但一直的勤政,这就是报答?

他缓缓踱步,步步似敲在自己心头的钟,让他烦躁不安,似想把这天和地全裂了去时,又一个传话回来。

“回殿下,玉井街上树起袁二大旗,正集合民众制止混乱!”

太子身子晃上一晃,随即惊喜上来,急切地问:“谁!”

“上写袁二爷在此!”

太子喜动颜色,房后的郡王妃也喜动颜色。表兄妹们同时说出来:“是宝珠。”

“是她!”

太子妃在沉思,自从英敏和加寿定亲,她就有了无事心事重重的习惯。这会儿在想的,是中宫教导得英敏不错,加寿在大年夜回绝欧阳容给钱也做的得体尊贵,加寿胖墩墩儿的面容出现在脑海中,太子妃嘴角噙笑,觉得这门亲事也没有以前想的那么坏,让郡王妃脱口的话打醒。

见郡王妃笑容满面,太子妃忙问:“谁?”哦,明白了,是宝珠。加寿母亲是这个名字。郡王妃笑盈盈,施一礼向她道贺:“恭喜殿下贺喜殿下,这是加寿的母亲在主持大局呢。”

太子妃和英敏殿下母子一起脱口而出:“是真的吗?”

郡王妃掩不住的笑容:“这是自然的,”郡王妃没进京以前,就知道太子妃嫌弃弟弟身份不般配,弟弟和柳家大闹的事情。这勾起郡王妃以前嫌弃宝珠身份不般配的旧事,郡王妃在京里,时常会见太子妃殿下,同她说些宝珠好的话,太子妃对郡王妃是看重的,也曾私下里表露过儿媳若是念姐儿该有多好,她这是不知道郡王妃和中宫的关系,料想郡王妃不会告诉中宫,郡王妃虽不去告诉中宫,也暗暗笑她,你还不知道宝珠的好呢。

这就更有了机会说,郡王妃笑道:“殿下请听我说,加寿的母亲比男人还强呢。平时不显山不显水,是看不出来。关键时候,像苏赫偷袭,不就是她带着一帮子女眷们抗的敌,那苏赫啊,几十年大名声,败在小女子手下,羞死他也罢。”

英敏殿下笑眯眯起来。

太子妃也欣喜:“这是真事儿啊,我听过,但以为是吹捧出来的。”

郡王妃向她含笑:“是真事儿呢。”说过,往前面来见太子:“恭喜殿下贺喜殿下,今天有大胆的人作乱,但外面不但有京都护卫,还有袁二爷在呢,请殿下放心,乱不起来的。”

太子好笑:“是,我倒把她忘记。”宝珠忠心太子从不怀疑,袁家满门富贵全和中宫太子相关,改朝换代他们也是新王朝容不下的人。

正要夸上两句,又有人来回话:“殿下,袁二太厉害!他占据高楼后,就分散出去好些人联系京都护卫,分别在附近街上形成好几个聚集点,制止混乱,不许烧抢,老百姓们为保自己家,都纷纷听他的。他占的地方正在往四面扩大,已聚集好些能干的人。”

说到这里忍不住笑。

太子微笑:“都有哪些人?”

“您曾夸过的女英雄们!”

太子哈哈一声:“也是,她们都在王府里吃喜酒不是?”

“正是!”

呼一口长气,太子为自己刚才的憎恨懊恼。太子受的教育与一般人不同,但常人的七情六欲他一样有。

他一样会恨,一样会怒,一样会想歪。

低头沉思,加寿母亲等女流之辈,也知道这时候护百姓,何况是自己呢?

这任由福王宫中作乱,引出暗藏之人的计策,必然有死有伤,现在想来,这事并不应该。但再往宫中去商议不应该已来不及,当下唯有多护百姓,不再想歪才是。

复抬起头,殿下目光炯炯。疑心让宝珠等人的举动尽去,潮水般的仁与德重新回来。

“先送府中的客人和太子妃等离去!”

有人接令而走。

太子妃带着英敏过来,扯着太子衣袖不放:“殿下,我必与你同进退,不要让我们母子离开你。”

太子面现温柔:“去吧,护好英敏最要紧,我安排清楚就出去见你们。放心吧。”

太子妃怔怔,殿下温柔的面容,似隔开有千山万水,今天才又见到。她舍不得太子,更舍不得这温情款款,一时的,更不舍离去。

英敏殿下也不肯走,挺起胸脯:“父亲在哪里,我就应当在哪里。还有皇祖父皇祖母在宫里,请父亲允我带一队人,往宫里去看视!”

掷地有声的语声,让太子心头又狠狠撞上一下,更柔软起来。他抬手搭在儿子肩膀上,看着他珠华玉润的英俊面容,在今天发现他是个大人。

这是他以后的储君,临危时不乱不变,是太子的骄傲,也让太子思量。皇帝曾骄傲的告诉他,朕为你留下的国库充盈,江山安宁。太子更心痛。他任由外面作乱,给儿子留下的总少些人吧?

百姓们,是根本啊。

这就更要把英敏百官们全送走,这是建立在根本上的磬石。

今天是公主大婚的日子,一部分官员在镇南王府,一部分官员在宫里,一部分在太子府上,这时候送起来倒也方便。

太子目视嫡子,轻轻易易的就有话说服他:“英敏,父亲当你是大人来用!”

“是!”英敏殿下挺挺胸膛。

“把你母妃安全护送出去,把百官们安全护送出去,这是件大事情!除了你,想不到可以交给谁!”

……

没多久,有人报给福王:“又一队人从太子府后门出去,里面有官员们有女眷们,”福王眸色血红面色大变:“太子也在里面?”

有人叫出来:“王爷看那里!”

太子的正门,到现在也没有攻进去,只多出许多伤痕出来。墙头上一排手持弓箭的人中,有一个人徐步登亮。

北风是阴沉的,衬上门外的死伤,有些是福王的人,有些是街上的乱民,天色更低得要垂到手边。这个人的出现,让这一方哗然的亮了!

他荣华高贵,天生而就,福王身上也有,但和他相比,浓淡上下去许多。他眸子清亮,阅人无数,似一眼就可以洞穿人心。

正是太子殿下。

此时正望向福王。

月白色暗纹衣裳随风而动,上面明绣的金龙栩栩如生,把他身份点明,也让福王不再关注后门走的人。

他要的是太子。

要的就是这个人!

两下里目光对上。

太子讥诮满面,福王恼恨暴跳。

“你是谁?”太子明知故问。他一眼认出来福王,是的,他的面容和常见的福王有些相似,但肤色气质大不相同。他的气质,才真的像皇家子孙。

狠厉!干练!嚣张!这些太子都有过。

福王冷哼一声:“我乃福王殿下,你不认得我的!”

太子一声长笑:“福王?福王现关押!你是哪里来的冒牌货,倒也聪明,但聪明过了,王爷旗号不是好打的,”往福王随来的人看看,太子大喝道:“好好听着,这个人是假福王!尔等受人蒙骗还不自知,天下江山,天子可坐,不是什么人都可以做的!”

福王气得眼冒金星,我是假的?我是真的!眼角瞄到同来的人有骚动不安出来,福王怀里取出一个东西,迎风一亮:“我的宝印现在此,我是先皇爱子,皇位当由我继承!”

“假的!”太子劈面又给他一声。

福王恼得原地都想跳上来,知道和太子多说不起作用。手指太子咆哮:“射杀了他!”

太子党们护送太子下去,阮梁明进前问道:“他们人虽不多,但个个精良,又只集中对着咱们打,请殿下还是先行离去的好。”

太子微微一笑:“他们要打的,就是三个宫中我这里和城门三个地方,我不走,他们就不能分兵马清洗全城。”面容正起来,凛然道:“百姓们几时全安全了,我几时才走!”

他在话里没有提到皇帝和中宫,太子党们也无人多想。宫里自有人护卫不是,又乱劲一起,太子就命人往宫中去,自有主张吧。

太子殿下一开始不走,是想看看留府中的客人和家人们中,有没有奸细。侥幸,他这边没有。也算是他平时勤谨的回报吧。

现在不走,是真的挂念起黎民苍生,要系住福王只攻打太子府,让别的人早早离出。

大门外面,福王攻打一程,都冲到门下面,门让砍破一半,又让击退。

福王的人马精良,太子党更是不差。

福王恼得看向一处地方,北风把大旗展开,白花花的,上面朱红大字淋漓痛快,袁二爷在此!

袁二怎么跑到京里来了?福王眼前一阵一阵的冒星星。他从听到他的名字时,就知道他是个祸害。感觉上会挡道,一语成谶!他真的又冒出来了!

他挡的福王和城门上的定边郡王通信不易,要多拐路才能走。他迅速组织人等反抗,害得福王不得不分一部分人疏通道路,接应援兵们到来。

这可恨的袁二,等定边郡王得手城门,援兵进来,头一个就宰你!

……

大旗作雪白色,从附近布料铺子里寻来的。雪白的上面写字让人看得更清,就用上。雪白,也是荡尽长空共一色的意思,一如宝珠此时的心情。

她斜睨于旗下眺望远处,脚下是楼的最高处,别人仰望着她,她目视皇城。

旗上朱砂,和宝珠此时的眼眸有些相似。在北风中看似通红一片,像宝珠强忍泪水的眼睛。

她是个女眷,但这不妨碍她此时独当一面。她独当一面,也不能让她忍住难过。

乱,闹,血横飞。

这是宝珠不陌生的场景,她和公主会面后,决定先安乱民。一是乱中,人践踏人,不能坐视。二是乱中谁也不好走。为抢路的,不去拔刀子对造反的人,反而和无辜路人相向。三,宝珠看出乱的人并不多,她有把握稳住一方局面。

为中宫的厚爱,为太子的照顾,也为皇太孙是她的女婿。

有几个人让押着往这边来,宝珠收回眼眸,见是大同带进京的得力家人,以前是混混出身,收到门下以后,辛五娘调教出来,在苏赫破小镇的时候很得用,放心才带回来。他们押的几个人,面容或粗鲁或猥琐,一看也不是好出身。

宝珠更沉下面容:“这是怎么了!”

“到处打抢,打抢到咱们头上。弟兄们在前面维持,他们在里面起哄,说这里护的全是大官,身上全是值钱东西,煽动人哄起来,万掌柜的正在弹压,抓这几个让送给奶奶。”家人回话。

在这里站着的还有镇南王父子,在镇南王家里做客的官员,及女眷们。都想看看宝珠怎么发落。

见宝珠哼上一声,挑中一个人质问:“你们不去抗造反的人,怎么反敢哄抢?”这几个人色迷迷的,对着宝珠看了看。

见是个女人当家,轻视之心上来。

宝珠心头大怒,气极反乐,笑了一笑。这一笑,那几个人也乐了:“小娘子,你要我们怎么帮忙呢?”

大骂声就此出来:“不要脸的东西!死到临头不知道!”宝珠破口大骂,她的发髻早乱,她的衣裳也不周整,再加上痛骂实在不好看,但威风凛凛,把几个人吓了一跳。

见这位美貌妇人手随意一指,大骂道:“就地砍了这个!”

刀光一闪,鲜血喷出多远,人头骨碌碌滚到地上。周围的人全惊得寂静住,见袁将军夫人恨恨,毫无惧怕的在鲜血旁边走来走去,继续在骂:“余下的人,拉到乱的地方砍了!告诉万掌柜的,再有为首哄抢的,不用回我,直接砍了!以后要有人和我打官司,我同他打到底!”

家人痛快的回应一声,推着那几个人就走。

有的还装强硬,有的吓得面如土色:“我就是跟着里面说上几句,没办真事儿,奶奶饶命啊!”

“瞎了你的眼!我是你祖宗!”宝珠恨恨的骂,又喃喃出来一句:“不用霹雳手段,不显菩萨心肠!”嗓音陡然提高:“再有这样乱的,全这样办理!”

再喃喃着骂:“什么东西,就敢京里作乱!当我不在吗!”

“丝!”下面的人齐齐出来一口凉气,在这个时候震惊又再出来。早在宝珠执意守住这里维持一方时,镇南王等人就极为佩服。王爷等人也肯为宝珠马前驱使,听她安排。现在见到这一手,镇南王抚须告诉世子:“不想袁将军夫人胆识过人。”他也和太子说了同样的话:“大同抗敌,看来非虚!”

世子示意父亲看另一处,道:“父亲您只看那里,就知道不虚!”

那是一个路口,有家将有会武的路人,号召起来全在这里。梁山王世子妃手舞双刀,杀得性起,这是镇南王的女儿,才把镇南王替换下来,镇南王满面笑容:“二妹自小习武,素有胆识!”

在世子妃后面,是几个女眷。有一个大声数着:“十三,十四……那个还不算断气,”一弯腰,从世子妃刀下把人揪住脚拖过来,几个女眷上前去,棒打石头砸,把他打死。这是小沈夫人。

跟她做伴的是连夫人尚夫人和卢夫人。

镇南王好笑:“这是大同的女中豪杰又会齐?”对宝珠更为敬仰。他受伤退下来的,这时浑然把伤忘记,对宝珠陪笑:“您下一步怎么打算?”

镇南王世代长居京中,祖辈的厮杀早就忘记。他的二女儿为定亲与萧观学的武艺,在王爷和世子这里,也会功夫,但安排上面让宝珠一步,从宝珠开始树旗的时候,就看出她的不凡。果然,到现在更为不凡,这就一切以宝珠为主。

宝珠正在开口,见家人引着又一堆人过来。这些人个个精神饱满,一看就是会功夫的。宝珠先看过去,见家人还没有回话,有一个大汉先开了口:“我是后街上的田光!袁二爷是哪位,从没有听说过!”

他完全把宝珠忽略不计,虽出身市井,也不乱看女人。在镇南王父子面上扫着:“你们杀敌,我们来帮着!事成之后,给个一官半职也行,给安家银子也行!”

镇南王抬抬手:“这位!”

田光大吃一惊!

“这位是?”

宝珠向他颔首:“我是袁二,你来得正好,我正要用人,你听我说……”田光吃吃:“你你你,京里没有袁二这一位不是,”

“现在有了!”宝珠没功夫听他结结巴巴,厉喝一声:“不要废话!从这里出去,那边有三条街直通长街,都要守住。五军都督府和兵马司调完兵马会从那里过,必要保畅通!去吧,平定以后,没官给你,也有银子给你!”

田光发呆的时候,宝珠把他带来的人又看一遍,见个个全像铁柱子,点头赞赏:“你有心,升官发财这正是时候,人走正气,天也佑你!”

田光傻呆呆的,让一个家人带路带走。他这一行人,都不时偷看下宝珠,弄不懂这里面好些男人,怎么就一个女人当家作主?还无人异议。

宝珠也没有忘记那些男人,向官员们一笑:“大人们,这时候说不得官体和性命,咱们多杀一个,胜算一分!”

“二十个,世子妃你太厉害了,你一个人就杀了二十个!”小沈夫人欢呼声大作,女眷们一起欢呼:“世子妃,世子妃!”梁山王世子妃满头大汗,在家人的护卫下退回来休息,新的一批家人冲上去递补。

滴血的刀,让有些官员们白了面庞。文官一直是有怕死怕战名称。宝珠看在眼中,也不个个说破,只悠悠道:“咱们占的是地方,是他们必经的道路。他们不从这里过,就得绕个大圈子,想来兵贵神速,他们急着走,这就要拼命!”

目光望向下面另一处,那是皆是伤者。瑞庆殿下约着另一堆女眷,撕下自己衣裳在包扎伤处。公主做的毫不畏惧,甚至没羞涩见到陌生男子的身体,在她后面帮着送药送东西的,是小小的加寿。

地上有血,加寿穿梭来去,把附近药店里搜罗的药送来,她的女官伴着她,也都不怕。

宝珠每看一眼,就心中温暖。在高处的她犀利目视官员们,喝一声:“列位大人,去吧!”

“我去!”连大人头一个走出来。他得支持亲家不是吗?有他鼓动,官员堆里动着,像都要走出来。

“唰!”

寒光冒出。在连大人身后的官员袖子里抽出利刃,架到连大人脖子上。官员们有的惊呼:“张旺,你!”脖子也让架上钢刀!

顷刻间,十几个官员,推着十几个官员走出,面向宝珠冷笑:“袁将军夫人,劝你放老实!招回你的人手,你们坚持不了多久的!”

镇南王愤怒的举起拳头大骂:“张旺,刘宾……你们食君之禄,怎么敢干谋反的事情!”

“呸,君个屁!我们要做更大的官,更大的,要当王爷!”张旺嘿嘿,目光贼溜溜四处穿梭:“这里有王爷,有重臣,有权臣,有公主,哈哈,我们发了,发财了!”

“苍十七!”

冷不防,宝珠大喝出来。

张旺笑声让震得一滞,后心就觉一凉。我让杀了?这是他浮上的头一个念头,也是最后一个念头,身边传来“通”,有人先到他倒在地上。带得张旺也软软往后就倒。

苍十七站在一地死人中间,轻轻的擦干净剑上的血,看也不看宝珠,一声不响往他刚才站的角落里去。

背后,传来嗓音:“我是袁二,该信了吧?”

苍十七恨不能掩住双耳,再掩住心头茫然。袁二是个女人,她还真是个女人!

女人,你怎么敢当袁二。

大受伤害的他缩回角落,揣着他的伤口继续伤心。

让红花数落几句:“这样儿多好,又正经又有功,比你到处寻人比名声不好吗?你要名声,跟着我家二爷有的是名声!”

眸子赤红着瞪回来,一字一句:“我不跟女人!”

“那你这会儿也走不了,老实呆着,二爷还有使唤你的地方!”比嘴皮子无人可比红花,苍十七愤然,他更不愿意和女人对嘴,面对墙壁,木呆着脸。

“我们走!”

连大人回过魂,胆量让激出来,振臂一呼,大家抄家伙,附近家里搜出来的门闩刀棒,一干子文官这就冲上去。

不远处,田光守的路口上,泼风般马蹄声过去,因快速而黝黑成影的铁骑疾冲而过。有人大呼:“五军都督府前往迎敌,好汉们,你们谁为首?”

田光嗓子一哆嗦,他应该回自己的名字,却鬼使神差的回出来:“袁二爷!”

“以后给你封赏!”

闻言,宝珠没好气:“去告诉他,让他报自己的名字,别没事儿扯上我!”苍十七很不愿意听到下面一句,但掩耳朵太慢,还是听到,那清脆似最动听鸟儿的嗓音自语道:“我又不要这虚名声!”

苍十七愤然,什么是虚?虚的你还能使动人。把个脑袋一抱,恨恨的告诉自己,我不听!我就一介江湖草莽客,我不想当官,这是没有办法才帮的你。

后背上没生眼睛,也就不知道袁二爷不怀好意打量着他,凝重面容寻思着,母亲福姐儿已经寻到,她们在乱起的时候,就来寻宝珠,正好遇上,但曾祖母还没寻到,大姐二姐家离这里有距离,路还没有开通,没寻到,使个什么法子打发他去看看。

在二爷地盘上站着的,全是二爷的人。谁叫他跟到京里来呢?

正要开口,有什么震动天地似的响了起来。仔细辨认,才知道这是喊杀声攻城声大队人马的踩踏声。

镇南王变了脸色:“不好!永定门破了!”这是离宝珠他们最近的一道门。

一道灰色身影疾电般过来。,万大同赶过来:“咱们快走,定边郡王夺下永定门,城外进来好些人马,咱们不是对手。”

无数目光投向宝珠,此时以她马首是瞻。

宝珠闭了闭眼,开始平静的吩咐:“另外一道门是永宁门,阮家二公子早想到,带人先往那里安抚,且打发百姓出城。咱们往那里去吧。”

又愤怒无比:“谁守永定门!”

不用万大同回答,镇南王恨声不绝:“那是定边郡王以前的部将,年初我还上折子给皇上,要把他换下来,皇上没答应。”

宝珠长叹:“必有内贼,才至如此!”从高处下来,对镇南王施一礼:“王爷,还是请您主持大局吧。”

这一位王爷谦让到这会儿,他才是京中护卫的直接管辖人。他肯让给宝珠的原因,一是他的得力人全打发去看太子和宫中是不是安好,官员们他怕自己指挥不动,不如让宝珠先行指挥。

二呢,真心想看看袁将军夫人有多少能耐。

宝珠就是一直指挥下去,镇南王也没有意见,但宝珠肯交还,并不是贪图威风,镇南王对她的赞赏更上一层。想自己女儿回来,就把袁将军夫人夸到天上去。现在来看,女儿眼力不虚。

镇南王邀请道:“袁二爷,哈哈,”他乐上一乐。

宝珠欠欠身子:“不敢。打出这个旗号,是请太子殿下见到安心,再者有个名姓聚拢一方人也有个奔头。又这反贼,如果我没有猜错,见到袁二这两个字,应该也有震慑。”

耳边杀声更近,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,镇南王就没有多问,道:“请二爷和本王一起主事,这主意本也不坏,一般的混混可不愿意这时候投奔老夫,老夫我也不要!归了你吧。”

宝珠忍不住一笑,应道:“是。”

……

孩子们全在房里和袁夫人在一起,红花下来传话离去。袁夫人还是她的美风姿,不慌也不会乱,但也不慢的起身,不是抱孙女儿,是一左一右的扯着小小子们。

就在刚才,小小子们几次要冲出去帮母亲,全是袁夫人阻拦下来。

“祖母,现在可以去了吧?”袁怀瑜手中小木刀敲着地,早就不耐烦,软软的小嗓音:“去帮母亲杀人,”

“把坏蛋打死!”袁怀璞挥着小弓箭。

孔青走过来,袁怀瑜袁怀璞瞪眼:“不要你拦!”

孔青取下外衣,一撕两半,道:“小爷们真的要出去杀敌?”

“真的!”

“当然!”

孔青抱起袁怀瑜,绑到自己腰左侧,右侧绑上袁怀璞,不知哪里寻来的铁锅盖给他们手上,挡住他们自己,道:“那咱们这就出去了!”

小小子们大喜,小木刀小弓箭伸出来:“冲啊!”

“冲!”

另一声,来自较远的一个城门。

皇太孙英敏拨转马头,跟随他的志哥儿忠哥儿护卫们也拨转马头。才收到消息,英敏浓眉耸起,望向永定门,仿佛能见到铁骑长驱直入,也能看到有人哭喊流离。

“唰!”

拔出他带的佩剑,这是他出府时佩上,是他习武用的。还有孩子气的眼神冷峻起来,怒容慢慢凸出,他身上的皇家血脉沸腾起来,让他想到荣誉和尊严。

他怎么能就这样离去,他是皇太孙不是丧家犬。

背后,太子妃惊呼:“你去哪里?”

“做我该做的事!”

英敏殿下只回眸子:“送您到这里,我可以放心回去!我是皇太孙,我要和皇祖父、父亲在一起!”出来时腰间带上他的佩剑,此时拔出来:“收复京城,誓死保卫皇上!”

太子妃晕了过去。

永定门城头上,下面厮杀一片,定边郡王负手而立,远望京外的田野山林。这一天终于来了,从几十年福王上门,那一天,定边郡王还记得,大雨倾盆,他自军中回到府中没几天,有一封信吸引他的注意,上面画着飞龙奔腾,但又让粗大锁链系住,半离地面,痛苦挣扎。

在郡王眼里意思自明。

他当即见了福王,他们两个是认得的。早在太妃没有去世,皇帝登基,定边郡王往京中朝贺,有二心的话,是定边郡王撩拨的福王,不是福王寻上的他。

也因为有这些话,福王出京第一个寻的就是定边郡王,两个人一拍即合,筹划这几十年。

万里江山,岂能只一个人独占?谁不是那血脉吗?

北风呼啸,猛得把定边郡王身上的盔甲都吹动,必然是寒冷,也带给定边郡王先苦后甜的心思。

远望天际雪云吞吐,近看京城大遭浩劫。这就是皇权,定边郡王这样想着,不染血不怒愤,哪有后面的人上之人。

往下面暴喝:“先进皇宫者,封万户侯!”

……

面前木门虚掩,门上带着岁月旧痕。街上的人都跑光,路边散落堆着衣裳首饰破烂家什,还好这里没有死人。

但掌珠还是哆嗦着才伸出手,因为她往这里来,路上躲避的人家里,见到有人死在家中。姨妈和明珠她们有没有离开?

轻轻的,手放到门上。闭上眼,狠命一推。颤抖着叫:“姨妈,明珠,你们好不好?”没有回声,睁开眼,瘫软在门边上。

空的。

家里没有人。

桌上胡乱收拾过,地上丢的还有一个馒头,应该是姨妈她们收拾过走时忘记。离开了就好,掌珠流着泪笑了,喃喃道:“这还是酸倒了牙的馒头不?”

上前正要扶起,身后传来沉重脚步和嘻笑声:“呀,美貌小娘子,哈哈,哥哥今天算往这里来着了。”

一个嬉皮笑脸,一看就不正经的汉子,散发着酒气,歪斜的过来。

一早不太开心,不过今天好日子,过去过去。

本来要说的话,明天再说。明天忘记了,就不说了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