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七十五章,为玉珠论当年/侯门纪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袁训无精打采,闻言,宝珠和苏先听到他话时心思一样,想新搬家富丽堂皇,人人说好。又这算安定京中,一家人团聚。太后过了明路,亦可以常来常往,这个人倒有沮丧。

不由得歪着脑袋望去,“哧”,一声笑,宝珠起身。

理理衣裳拢拢揉乱的发丝,把袁训扯起出来,手指桌上几件金线银绣的织锦,微笑命:“抱着,随我来。”

袁训依言抱起,和宝珠出正房。见夜已深,府中各处还有灯火,几处高楼明灯闪耀,华彩异常。袁训回来时没注意,此处皱眉:“显摆可不好。”

“是太后吩咐,头一天来得热闹,驱驱原府中的邪气。太上皇也说是。孩子们能翻东西,半天的功夫就从库房里翻出旧年的新花灯,回过太后太上皇说点一夜,侯爷别抱怨,明天就不点。”

宝珠回过,同袁训往园子里走去。

一处宽阔方厦圆亭,点着狮子绣球灯等,夫妻们进去,上夜的人过来见,宝珠让他们自去,和袁训同进房中。

抬眸,袁训赞道:“收拾得好!”

兵书满架,兵器满房,有几身盔甲挂起,全擦得雪亮。宝珠接过袁训手中东西,展开几件来,是椅垫之类,这里铺过,又向里间去摆。

袁训跟进来,见外面英雄气象,里间绮丽温软。绣虫草新纱帐,鸳鸯戏水绫被,衣架上如有人住一般,随意搭着两件新衣,一件是男人的,一件是女人,皆是老姜色大花上年纪人穿的花色。

嘴角微勾,袁训心情顿时恢复。宝珠由眼角瞄到,把手中最后一件东西放下,回身款款才笑:“侯爷今天也想错,这王府是您挣来,这回了京,奉祖母奉母亲,您还要教导孩子们。这里依着您说的,收拾好迎舅父,事儿不少,您同那老丞相陪不起精神,还是算了吧。”

话没有说完,袁训已笑跌倒在榻上。宝珠嘟嘴儿上前推他:“新的呢,揉皱就不能给舅父用。快起来,这是我扎的花,你别欺负它。”

袁训原地不动嘻嘻:“偏不起,才能舅父去信,舅父过来少说也半年,你再扎一个就是。”让宝珠强拽起,把锦垫也带手上:“既揉,带回房我用。”

宝珠撇嘴儿给他,夫妻同出房门。

廊下看花灯,袁训微笑:“这是九子登科灯?嗯,明天找人去一个吧,改成八子登科。”宝珠笑得险些摔倒,让袁训扶住,刮自己面颊羞他:“五子登科是成语,九子登科是吉祥话儿,改成八子登科,别人只怕笑你。”

袁训坏笑:“依我,改成六子登科。”宝珠抿唇想绷面庞,没忍住轻笑:“没了的人不要再提,大嫂和五嫂还有孩子们,还要过日子呢。”

袁训大笑:“还是我的宝珠想得周到,”见花灯绚丽,和宝珠看了一回。

……

晨光微起光明,城门在士兵们手中打开,萧观带着白不是没头没脑似疾驰出去。

人马在正月犒赏过返回,萧观本是同回,梁山王及时来了一封信。梁山王心疼爱子,件件想得周到。他写信的时候京中什么时候扫平叛乱还不知道,但料想太子不脓包,平叛不用花费太多时间。梁山王率麾下诸郡王国公们,这个年没有休息,把敌兵击溃上千里,眼前没有战事,就恳请太子允萧观京中多呆几天,多母子夫妻父子团聚,因为他一回去,王爷就将归老,重担全压给儿子。

写信时太子还是太子,收信时太子已是皇帝,皇帝应允,萧观就把日子定在袁训搬家的第二天,说在袁家吃足酒走。就是今天一早,主仆二人直上官道。

春寒扑面,春绿却出可以醉人,但小王爷的心还在伤心里。

他随身带有忠诚幕僚,昨夜面圣过,长街上又走得一个漫无目的,但最终还是要回家,找来幕僚们一说,幕僚们胆寒过,但认为是好事。

萧观不肯早回家见他们,就是知道他们会吃惊过,抚掌道:“妙啊,这说明圣意甚信小王爷。”

这是皇帝明白告诉萧观,你身边有我的人,你做事放明白。又把以前萧观诽谤太子的话挑明,也没有怪罪,小王爷依然出京接帅位,这是皇帝表明他对小王爷是宽宏大量,信任有加。

相信你外面再胡扯,也还是忠心的。

这种手段萧观并不陌生,但人心划上一刀,不是说好就能好。又有王千金是他多信任的人,随着小王爷打过太子党,也让太子党揍,他竟然是太子的人。可见早在小王爷在京里呆着不过瘾,起意弄一帮子混混玩打仗时,太子殿下就一直盯着他。

梁山王手握重兵,太子有此举动,在诸朝代来说都是常事。但给小王爷心中又划上一刀。

他打马急行,不想看紧跟的白不是一眼。

白不是,他是个莫明其妙。觉得小爷从昨夜出宫就变个样子,说他对自己冷淡吧,自己还跟着他。说他跟以前一样,他看自己时眼神先一寒,再就恢复如常。那一寒,常看得白不是打心头开始发颤。

白不是就不敢多话,小王爷又闷头而行。很快十里长亭在眼前,萧观勒住马缰,长吁一声,眼望长亭,颇有寂寥。

白不是误会,陪笑道:“没有人送咱们是您早安排的不是吗?战哥儿在袁家,您怕他送时要哭,不让接他。又告诉王妃和世子妃,王爷以前走时从来不许送,王爷以军为家不是,依卑职想,也是怕见王妃的眼泪不是?家人们您更不许,您这会子是…。”

白不是推敲不好。

萧观心事重重嗯上一声,怒气上来。他倒不是巴着有人送,十里长亭是个远行的标志,见到长亭,就想到以后的岁月,老爹不在身边,混蛋太子党们很中用,也一个没有。以前想过很多回独掌雄兵是个威风,真的到来才知道背后无数眼睛盯着,步步拿捏死人。

换成小倌儿在时,沈渭那混蛋在时,连渊那混账在时,还有尚栋,鬼主意最多……不管官道上有多少人,萧观回首京城,大呼一声:“沈渭连渊尚栋宋程你们这些混蛋们,爷爷我走了!”

一腔怒火借这一声出来,顿时舒服不少。

接下来,一个怪声怪气接上来:“哟,他骂咱们混蛋,咱们还送不送他?”

官道下的树后面,忽忽拉拉出来二十几个青年。另一边出来十几个挑担子的家人,担子上有酒有菜,盖得严紧紧的。

和袁训同去军中的太子党们,除葛通和靖和郡王同行,还在路上,别的人全在这里。

沈渭酸着脸,气得告诉自己家人:“把酒送来我自己喝,我喝不完或喂狗或倒地上也不送人!”连渊捶他:“你还让我们喝不喝?”

尚栋伸伸舌头:“小沈你要这样说,我家的酒喝不完,也给狗喝。”

袁训大乐:“要骂,你们也骂他去!”拳头一指萧观,缩回来又笑:“自己先骂自己,这算怎么回事?”

宋程早跑到自己家担子上,打开一瓶酒就灌自己,一气下去半瓶,笑道:“我自己家的够喝,你们给狗喝的,我一定不喝。”

沈渭还是生气,尖酸问他:“余下的,你喂不喂狗?”连渊袁训等人一起上去揍他,长亭下面顿时乱作一团。官道上行人指指点点,见他们衣着锦绣,不是大人也是公子哥儿,有的人害怕,甚至赶紧避开。

萧观瞪大眼,绷紧脸,见他们自顾自玩得热闹。热流涌入小王爷心中,雷霆般喝一声:“酒拿来!”

“哇!”行人中有个孩子放声大哭,太子党们一愣,哈哈笑弯了腰。

沈渭走过来,在萧观马前叉腰,咬牙骂道:“你当你是平乱不成!收敛,知不知道!”黑影子一闪,萧观一跳下马,“咚咚”,两只脚落地又好似山石坠落。

一把揪住沈渭衣领怒气冲天,收敛收敛,爷爷我从昨夜起,就听人在我耳朵根下面说不完的收敛。

“我就不!”萧观一字一句。他也只能借这里发发脾气,这就说得分外有声。

沈渭冷笑,一反手拧住他手腕:“想打架是怎么着?您看明白些,这里不是您的地盘,”手在腰间拍拍,学着那一年萧观的得瑟:“我有腰牌?啐!以后你再回来,是我有腰牌!”

“腰你个屁!你那小腰,侍候你老婆还差不多!”萧观也刻薄地学一句,大脑袋晃几晃:“我还要个好看的筷子,”把沈渭一推:“我不打老婆奴!回你家去呆着!”手轮流在袁训等人面上点过,冷笑连连:“知道我为什么在这里停下吗?就知道你们这帮子混蛋要来,就知道你们不会放过我,就知道你们……”

小王爷微红了眼圈,吼道:“知道你们舍不得我,”挤巴挤巴眼,把眼泪逼回去,开始大肆嘲笑:“以后爷的地盘不要你们,好喜欢啊好喜欢!”

“去你的吧!你又不是万花楼头牌,我们舍不得你?”连渊反唇相击。

小王爷哈哈大笑,扭扭胖腰身,眼皮子一挑,抛个媚眼儿过去:“我不是头牌,我是你妈妈。连姑娘,哈哈,尚姑娘,”

“我,呕…。”连渊想到那件旧事,抱着肚子跑一边就去吐。

小王爷独自一个人喝彩:“好哦好,妈妈我要走,姑娘们送我也应当,拿酒来!”

尚栋抛一瓶酒给他,尚姑娘当时也扮姑娘,恨恨道:“噎死你!”

片刻,一个空瓶子抛给他。

“拿酒来!”小王爷再大喝。

袁训抛一瓶给他。

空瓶子抛回,另一个人又抛酒过来。

一气喝下去五、六瓶,小王爷摇摇脑袋:“再喝妈妈要晕倒,这事儿不妙!白不是!”白不是应声:“在!”

“余下的给你,你喝不完的,咱们带回去慢慢喝!”萧观手从各家担子上指过:“菜也别放过,我闻到大肘子香,包上,咱们当路菜!”

白不是颠颠儿的真的包起来,家人们也帮着他包,准备的另有路菜给白不是放马上,顿时鼓出来一堆。

小王爷什么伤心啊,伤痕啊,难过的,这会儿全没有了。大脸上满是笑容看着,见收好,让白不是上马,在马上向着沈渭挤眉弄眼,又是他以前那嘻嘻哈哈模样。

他没开口,沈渭先头皮发麻,如临大敌:“记得吐象牙!”

“小沈,你知不知道咱们谁定的儿媳妇最好看?”小王爷坏笑一地。

袁训也板起脸,支耳朵盯着。

小王爷肩头晃动:“福姐儿啊,长得像亲家母,各位说说我们家定的这亲事,以后成了亲,可不是把亲家母给娶回家!”

狠抽一鞭,那马四蹄而去。“哈哈哈哈…。”小王爷得意猖狂的笑声洒满官道,白不是忍笑在后面跟着,跟到一半,想起来以后忠毅侯在京里,自己在军中,不用怕他,也跟着萧观放声大笑:“哈哈哈哈……”

袁训追之不及,他的马不在手边,向一旁沈家酒担上捡一个空瓶,对着萧观后背就掷,骂道:“有能耐你回来!”

“爷爷去也…。”

萧观策马狂奔,忽然觉得这群混蛋们个个都不错,当然,还是小倌儿最好,谁叫自己慧眼,相中他是亲家公呢?

春风拍打着他的胸怀,小王爷深吸口气。以前那种种怒骂争斗再也没有了,从此一去不复回

……

“吃果子,给水喝,”孩子们一拥而进。宝珠含笑,不等她吩咐,丫头们送出吃喝,褚大路夹在中间也讨要,同坐的方姨妈和方明珠感伤上来。

向宝珠道:“这一去啊,不知道几时回来。”

宝珠笑盈盈:“我说你们不必这么急的去吧,家里现在地方多,咱们又住到一处,要是不如意,回你自己家住几天也使得,梁山王爷信中说,这一回休战时间久,等天再暖和再上路不迟。”

方姨妈感叹:“在这里是给你添麻烦,去到也是给你添麻烦,大路没几年就能进学,所以我们赶紧去给他父亲见见,过两年回来,陪小爷们念书,大路就不去了。”

方明珠用力点头:“母亲与我同去,明年后年和大路同回来,大路父亲不回来,我还是守着他。”

面红红的,声音小下来:“像宝珠你一样。”

宝珠就不好再拦,只是提醒:“大姐那里要辞行吧?再见到至少是明年。”说到掌珠,方姨妈叹气:“她家公公叔叔病着,我和明珠也没去看,全是大路去看,辞行,也让大路去吧。”

褚大路听到,扬声道:“姨妈说给我饯行,”神气活现:“只给我一个人。”脑袋还想摆几下,让袁怀瑜叫走:“划船去不去?”

孩子们一古脑儿走了。

方姨妈母女告辞,宝珠让人收拾她们路上用的东西,又去信山西知会家人,又有一封催舅父动身的信交方明珠带去。

袁训走进来,宝珠已穿好出门衣裳,取解酒的茶给袁训喝。袁训揪衣裳往宝珠鼻端送:“你闻闻,我还是洗洗才能做客。”

宝珠让人备热水,送袁训过去,怪他不小心:“你送小王爷,不过喝几杯送行酒,怎么到弄到衣裳一大片酒渍?”

“酒他一个人喝,喝不完的全包走。我滴酒未尝,是拿酒瓶砸他,他我没砸到,酒底子酒泼我自己一身。”

宝珠笑个不停,这就问缘由。袁训看看,春色从廊下花树上无处不起,直染到宝珠眉头。真的应了小王爷那句,袁家阖府里就亲家母最好,忍无可忍微笑:“你还是不听吧,醉汉嘴里胡说,没的玷污你耳朵。”

宝珠就不问,打发袁训洗过,见董仲现也到,他们上马,宝珠上车,往常府来看玉珠。

能见到常家大门时,董仲现犹豫不决:“我还是不去了吧,劝她何必是我?”袁训手快,向前一探,握住他马缰在手,不理会他,牵着往常府就走。

“哎,我其实想问,这馊主意是你的,还是四表妹出的?”

这里无人不怕人见到,宝珠揭开车帘一角现出面容,向董仲现笑得俏皮:“是我又如何,是他又如何?大驾已劳动,就请去一回吧。”

董仲现嘀咕:“你们夫妻全不是好人。”常家大门上已有人迎出来,进去见过常大人,常夫人亲自送他们往玉珠房里来。

……

玉珠瘦了,这是董仲现头一个想法。他自从为袁训亲事出力,和阮梁明打动掌珠、玉珠心怀,当时是无意也无心,年少轻狂,只为陪衬出袁训的好,不想招惹情动。玉珠进京后,董仲现很少上安家门,以后数年都在京里也极少相见。

但那个一身素色衣裳,不是绣竹枝儿就是绣几点白荷,眉眼再温宛也带着梅清雪明的面容,还有印象。

和今天这个削瘦得下巴尖尖,眼眶子都陷进去,一袭白衣似随风就要离开主人身子的人相比,还是同一个人吗?

幽幽的一点眸光望来,这个倒没变,是她原来饮风弄月感叹时模样。

“请坐。”

玉珠只是瘦,举止上还能待人接物。宝珠放心不少,坐下来时见袁训对自己微笑,袁训在家里就说宝珠不必管,过几天自己就好,宝珠不放心,和袁训商议请来董仲现,董仲现也热心肯帮忙,听完这对夫妻的商议觉得促狭太过,但为玉珠表妹能走出心结,也肯答应。

这就一同坐到房中,丫头送茶毕,早知会过常五公子不在家中,宝珠吩咐:“我们说体已话儿,你们退下。”

宝珠的丫头红荷早得交待,主动把玉珠的侍候人带下去,红荷在外面守着。

门帘放下,玉珠就强笑:“说吧,你们又要说什么?”凭心而论,玉珠是感激宝珠的。大乱过后,宝珠自己要收拾家,又新赐宅子,要收拾新家,往宫中谢恩,接祖母等等,还抽出时间来时时来劝自己。

但玉珠听得足够。

说来说去不过就是那些话,大难来时各自飞?这话没有错。玉珠想我没有要妯娌们大难来时顾到我,可你们在乱的时候抢我房里东西这算什么?

见宝珠在对面珠绣玉锦般,身边四妹夫又英武过人,新封侯爷,太后嫡亲,夫妻们都好气色,更让玉珠黯然,要想不顺心的事情偏就让我摊上?

她幽然:“我不能拂宝珠好意,只是想一个人静静。但表兄们到来,不能不听。”

董仲现劈面就是一句:“幸亏当年我没有相中你!”

玉珠愤然而起,情不自禁怒眸:“你,”这是她头一个心动的人,初恋总在心头。后来嫁的丈夫不错,才渐渐不再想他。但影子犹在,他出口伤人,玉珠的哀怨一扫而空,火冒三丈,冷笑质问:“可笑真可笑,当年的我,也不过是一时糊涂!”

当年往安家相亲的事情,已早水落石出。钟家三、四表兄也好,阮梁明表兄也好,还有面前这个董表兄也好,全是为袁表兄而演的一出子戏。

此时他说话太重,玉珠愤怒中滴下泪水:“当年,是我和大姐太傻!”

大姐掌珠一心要嫁侯府,和阮梁明表兄有关。

董仲现开口就难听,是他痛心玉珠自己不能解开,看书是多聪明灵秀的人,到俗世里,一件事情就把她绊住。

沉疾用猛药,玉珠生气在他预备之中,这就不慌不忙,清清嗓子,正往下要说,袁训先于他出声。

宝珠请董仲现来劝,有宝珠的深意。本没有想到袁训身上,袁训的话是让玉珠话撵出来。袁训忍不住抢先:“三表妹,”

玉珠怒目,让董仲现一句话说的,看面前这三个人都是坏人。宝珠,宝珠也不好,自己嫁到这不清白的人家里,是宝珠所挑。

冷笑打断袁训:“我是你三姐!”

宝珠低头窃笑,还知道争长幼,看来并没有太深陷牛角尖中。

袁训正色,把脸绷得紧紧的:“现在我是你表兄,我以表兄的身份来教训你!”

玉珠倒吸一口凉气,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:“我有什么错,你倒来教训我?”玉珠红了眼眸,忽然嘶声:“怎么不去教训别人,教训那些平时装模作样,兵乱就抢我东西的人!”

“她抢你一针一线,我负责帮你讨回!我要教训你的,是你直到今天还不明白!”袁训认真严肃:“要说当年,我是最能说话的人。当年是为我寻亲事,兄弟们一同前往。”

嫌气氛太沉重,下面道:“钟三钟四是捣乱的。”

宝珠抿唇一笑,袁训见到,又当年事在心头,当年的宝珠,当年的红包,当年观灯,就向妻子温柔缠绵的一笑,看在玉珠眼中,玉珠更激红眼眸,想当年一个两个相不中自己。

袁表兄如今知道是太后亲侄,满京里都传遍,什么话题都出来。还有人自称宫中出来的话,太后和太子对袁表兄千依百顺,袁表兄一到太子府上就是宠臣,年纪轻轻为公主师,这些全翻出来,因为他是唯一的侄子,唯一的那个,又编出一些太后都要让步于他的故事,玉珠本不在意的听过,现在浮上心头。

进京后知道董仲现也好,阮梁明也好,就是没定下亲事,也是早有心仪之人。那这一位,才是那年真正寻亲事的人,你为什么相不中我?

玉珠更钻牛角尖,从她眸子里的波澜就能看出,她对宝珠也生出怒气。宝珠过得好,是她的丈夫好,是她的婆婆好。她有太后为亲戚。

袁训朗朗恰好此时道明原因:“三表妹你不知道这亲事的来源,这是我的舅父和我们的舅祖父老侯所定,定的时候,我的母亲不知道,祖母也不知道。祖母没有养老人,我舅父疼爱母亲,怕我误嫁不良之人,令母亲伤心。”

不良之人,没来由扎痛玉珠的心。她虽没有不良,也心头一跳。

“舅祖父和舅父相识十数年,对彼此都有赞赏,舅父料想舅祖父说的亲事就是不好,也有长辈担待可以说理。舅祖父早知道我,看中我前程可以奉养祖母,遂定下亲事。”

在这里,袁训淡淡加个注解:“三表妹,世上的好事,大多有缘由。不是无缘无故而来。”

玉珠泫然。

“我本不情愿,但让太后许相看亲事,看得不耐烦,”

董仲现嗤嗤笑了:“我作证,你诉过苦的!”不过当时以为宫中主持相看的是淑妃娘娘。

宝珠拿个帕子打袁训,娇嗔如花,原来,你是王府姑娘看得不耐烦才出京。

袁训接住帕子,和宝珠取笑:“你一开始也相不中我,我提你一声,你别忘记。”宝珠揪回帕子,开始装憨厚。

袁训又转向玉珠:“我不情愿的去,三表妹想我会客气的对待你们吗!”董仲现大笑,一一揭袁训的短:“缝补衣裳,是小袁的主意,让做菜,也是小袁的主意,”

宝珠才让揭过自己当年也有糗事,不敢大模大样娇嗔,小小的白个眼儿过来。

袁训微笑,董仲现大笑,宝珠趁丈夫不注意,就翻眼给他,玉珠看在眼中,咬唇泣道:“你们,不是来劝我的,是来气我的!”

“当年没相中你,就是这个原因!”袁训寒凛面容:“大表妹为人刚强,我避之不及!我要的是能侍奉母亲的妻子,不要添气之人!”

玉珠无话可说,掌珠素来要强,玉珠早早的烦她就是这一件。

“三表妹你,性子是高傲的,这本没有错。但你一心钻进书里,全然不知道学要致用!全然不明白书上道理就是日常身边事情!全然不知道书上说办一件事情,寥寥数语,好生简单。事实上小心谨慎,一天岁月可以经年,也可以流水般过。”

玉珠瞪住袁训。

“你当宝珠跟着我,就没有遇到坏人?你当宝珠跟着我,就没有受过委屈?我若当年相中的是你,就算你肯跟我边城去,我舅父府上你一天也呆不下去,你呆不下去还是小事,活生生把自己憋闷死,这是你的能耐!”

玉珠涨红脸,又气又怒又惊:“你怎么这样说我?”

董仲现接过话头:“当年幸亏我没有相中你!”

玉珠克制住自己把茶碗砸过去的冲动。

“我家亲戚只比常家多,不比常家少。三表妹你也是我亲戚,你应该知道,也应该见过!我和妻子成亲前,几家亲戚都相中我,暗中诋毁于她,要换成是表妹你,你还活不活?我们成亲后夫妻和睦,我弟弟却夫妻不和,见天儿寻衅于她,我把弟弟打了两回也不行,我不能见天儿蹲家里守着妻子,我出门,这事全凭她自己解开!你以为表面上好,背地里不好的人,只有你遇上?”

玉珠灰心丧气:“本来都好,就是乱的时候,”

“那是一时的心思,不是这个人就此不好。有人紧急的时候喝盗泉水,有人夺路的时候平时不敢举刀,兵乱的时候孩子都杀,有人……”董仲现滔滔不绝洋洋洒洒一气举出来几十个例子,玉珠的头越垂越低,面色红一阵后白上一阵。

袁训和宝珠并坐,向宝珠耳边悄声:“他这是劝人,还是来做文章?”宝珠忍住笑,让他不要打断。

董仲现也就收住,向玉珠诚恳的道:“天生丧尽天良的人不可宽恕,素怀歹毒的人不可宽恕。但你这算什么!不过是家长里短旧怨在心,而表妹你也疏忽,嫁在这家里数年,竟然不查。你不会一直以为这是你的琉璃世界,别人的心思你查也就罢了,这跟个孩子似的,让人抢了东西就自己向墙角去哭,你面壁呢!”

茶碗直飞过来,玉珠还是砸出来觉得好过,跺脚恨声:“你才面壁,你才面壁,”在这里想宝珠还是好的,只把两个表兄骂进去:“除去宝珠,你们全不是好人!”

宝珠哈地一声笑出来,董仲现接住茶碗,笑道:“有能耐你也抢别人的去,不要这里自怨自哀,弄得亲戚们跟着不痛快。你若真的有气,我和小袁帮你把妯娌们全杀了,让当丈夫的另娶一房,在你眼里就成了清净世界?”

放下茶碗,董仲现郑重点评:“不是个孩子,半点儿事也经不得!”

“送客!”

“送客!”

“给我送客!”

一声接一声的说话声中,董仲现和袁训嘻嘻哈哈出房门,宝珠还能留几步,向玉珠面露恳求:“不是大事儿,她一时想歪,今天只怕你烦,明天我再来告诉你我八个妯娌的事,保你笑到肚子痛。”

“不送!”玉珠板起脸。

“对了,还有姐姐郡王妃,她一开始不喜欢我,”

“碎呀,你走吧,”

宝珠也让撵出来,袁训董仲现接住她,常大人留他们用饭,说家中早就备齐,袁训等人辞去。常二公子追上来,面色通红,往玉珠房里抢东西的就是他妻子。而玉珠娘家如今势更高,二公子好生致歉,送袁训三人出门。

……

出街口,董仲现离开,袁训和宝珠回府,房中坐下就夫妻互相质问。

袁训问道:“姐姐怎么了?你别说姐姐不好!”

“承认了吧,承认你当年让缝补衣裳是欺负我们。”宝珠吐舌头

“说你的八个妯娌,八个人还不够你说吗?”袁训打鼻子里哼哼叽叽

“当年你满腹怨气,不情愿的才往我家去,我就知道,哈,你的王府姑娘不要你,你没辙,这就寻上宝珠。”宝珠抬眸对房顶,哈,此处可以幸灾乐祸。

……

袁夫人正在浇花,袁怀瑜跑来:“父亲母亲拌嘴,”

老太太处戏台上正热闹,袁怀璞到戏台下面:“父亲母亲拌嘴。”

袁夫人含笑:“知道了。”

老太太抱过璞哥儿,让他看戏台上面:“小鬼就要出来,快看红脸鬼,”

两个长辈都不当回事,袁训宝珠夫妻共同经过多少事情,拌嘴这事情只能是夫妻玩笑。

……

袁侯爷的府第是显赫的,袁侯爷的爵位也不错,袁侯爷的官职还没有放下来。

正月里平乱,正月里新帝即位,准备上需要人手,几乎京官闲置,但多是临时性质。即位当天说不完全,二月里才开始一步一步的安置。

袁训的官职不用说不会差,想来皇帝还没想好,忠毅侯乐得闲在家里陪妻子伴孩子。

往来的人忽然多出来,袁训和宝珠都明白个中关窍,不见要说你摆架子,全见两个人就忙起来。

大早上,袁训往书房上来。这也是福王的旧书房,不得不说,他会挑地方。窗明几净,堆石为垣,绿窗油壁中透着清雅,难得的是中间一大片空地,黄土垫得平整,四面本来摆的就有兵器架子。

是福王习武的地方,也正中袁训喜欢,还以这里为书房,见外客的地方。

关安天豹带着一帮子人,有军中同回的家人,有几个是跟随袁训往京里来的人马,愿意留下也在这里。

袁训想了起来,先把关安叫进来。

萧观相中蒋德关安忠心,想袁训以后不当将军,曾试图说服蒋德关安跟他回去。蒋德已回宫里,小王爷找不到他,问袁训,袁训推说休假回家看父母,小王爷就只问关安。关安一句话,把萧观噎得半天找不到北。

“我眼里只认袁将军!”

萧观回过神,把关安痛骂:“你是从军的,理当归我!你不是家奴,他去哪儿你跟到哪儿!”关安第二句又把萧观从北噎到南:“我是家奴啊,我从现在当家奴。”

关安进来,早改过口:“侯爷叫我做什么?”

“坐吧。”袁训不由得堆出笑,关安是姑母的厚爱到自己身边,他现在可以回去,却还要跟着自己,袁训见到他一回,就感动一回。

把才泡的好茶推过去,示意关安自己倒。袁训满面诚恳的先检讨自己:“把你们放最后了,这算安定下来才问你,老关,你想要什么前程,我虽不能件件做到,但尽我所能为你谋划。”

关安捧着茶嘿嘿:“我只想跟着侯爷,侯爷去哪里做官,我就去哪里。不过侯爷听我一句,最近求官的人比原来还要多,”

袁训点点头。

表兄刚即位,来献策献宝献老婆女儿的都有。献不到皇帝面前,献到大员们面前他们也肯。京里忽然就繁华更盛往昔。

“所以,侯爷您去当官的衙门,要是没空缺,我就不要。我还跟着您马前驱使。”

袁训动容:“这可使不得,认真算起来,你是太后娘娘的人,太后也不会答应。”

关安像姑娘似的羞羞答答垂脑袋:“太后召见过我,我也是这样回答,太后答应了的。”

袁训愕然。

一刹时,兄弟情山海谊热血涌上心头,此时再说感动也不能表达心情,袁训重重地:“好!”关安眼睛亮了,和袁训含笑的眸光碰上。那眸光温暖碰上重情意,关安扭捏地解释:“我是个粗人,我其实不会相与人,我娘常骂我榆木做的,跟着侯爷,没人会亏待我。”

袁训还能说什么,他知道不仅小王爷想要关安,姐丈也想要关安。袁训只打趣他:“可惜你的一身好功夫。”

“蒋德也好,蒋德如今宫里当老公去了。”关安就便儿把蒋德笑话进去。

在外人看来,关安和蒋德很好,只有袁训知道,他们两个不是想像中那样。一旦分开,说成路人毫无意外。

为袁将军,才扮演得好似兄弟两个。

对关安的笑话,袁训没有阻止。陪着他笑,再说上几句,关安出去,袁训把天豹叫进来。和问关安一样:“豹子,你想去哪个衙门,我尽力为你筹划。”

天豹同侯爷也是出生入死过,还在国公伤重时,和关安回去讨医药及时,在侯爷面前有座儿,天豹双手抱脑袋,把头往裤裆里埋。

袁训好笑:“你有什么大志向不敢说出来?”

“我…。我…。”天豹抬起头,素来吹牛不让人,皮厚不让人,夸自己是贼出身好似赛过小王爷的他,脸涨得都成紫色,在袁训大笑声中,嗫嚅半天说出来:“要是行,我想跟寿姑娘。”

袁训问两个人,两个人全让他愕然。

关安说蒋德的笑话莫明浮上心头,袁训吓一跳:“你娘盼着你有官职,还等着你传宗接代。”

“啊?”天豹愣住。

袁训失笑,知道自己想错。再说蒋德也没有去当老公,侯爷低头吭吭笑几声,再望向天豹,温和地道:“这得问过你母亲,她除了你再没有别人,跟寿姐儿不见得就有前程,你若是改心思,我保你前程不会错。”

天豹兴奋的眼睛发亮:“只要我娘答应就行吗?我娘正月里就答应我。我问过他了。”天豹想的从来简单,搓着手跳起来:“没人要问了不是,我哪天可以去?”

袁训莞尔,他又不是宫中侍卫总管,不是说去就能去。再看天豹一身野性丝毫不减,他天生就野,打几年仗更助长出来,跟小王爷走大帐里骂娘还差不多,去宫里那步步都要尊贵的地方,袁训沉吟。

你得花多大功夫才能学出来。

这跟学武艺肯吃苦又不一样,宫中仪态说话,全跟月饼模子里扣过出来似的,一丝是不能出错。

宫中多少全是苦练过的,又有几个人能出头。这需要悟性。

袁训都想到这里,是他觉得天豹忠心大胆,能到加寿身边挺好。但这小子,也见过加寿跟的人,你就没掂量掂量,不是什么样的人都能直到寿姐儿身边。

加寿从山西走的时候,带走几个喜欢的小子丫头,最后留下来的只有那个叫二丫的,现在改了好听名字,大变样子,袁训都快认不出来,整个儿脱胎换骨。

辛五娘盼着儿子改门楣,天豹要是能出头,袁训满意。但出不来混个低等侍卫,还不如宫外面当官。

也有野性见长受皇帝皇后赏识的,但野性总不是出挑必须的一条。

袁训皱眉,又受想给天豹官职心思左右,左右为难。不知道明说的好,还是直接否定的好。

外面有人回话:“侯爷,寿姑娘回来了。”

随即,就有唤声:“爹爹,你在吗?”

天豹眸子又亮,袁训也笑容加深。他有心让天豹仔细看看,就不出去接女儿,回上一声,等加寿进来。

门帘子轻巧拂开,拂得不高不矮,寿姐儿还小,但跟的人先进来,这帘子要直到她们头上,不碰到她们首饰,又不能过快拂得像龙卷风吹。

两个太监先行进来,一左一右站定,无声无息,几乎同时行礼,姿势娴熟得像一卷徐徐展开的妙手丹青,叩过头站定,分左右,两个宫女进来,向袁训行礼,分左右站定,加寿进来,身后跟着女官嬷嬷,还有一个人也在最后。

加寿行礼的时候,先行的宫女太监悄悄退出,成双对的走,也不会撞到门,像微风似的来和去,女官嬷嬷也是这般行过就退,让父女单独说话。

如果没有最后面那个人的话,天豹可能会看在眼中,会领悟一下这行云流水的无声无息,这不是天生就会。

但最后那个人,让天豹不管侯爷在,寿姑娘在,他一跳多高。

“蒋德,哎!是你!你怎么能跟着寿姑娘!”

跟加寿进来最后的那个人,一身昂扬侍卫服色,不是别人,正是从跟袁训进京平乱以后,就消失无踪,袁府搬家他也不来道贺,天豹几次问关安,关安笑而不答的蒋德。

袁侯爷抱住女儿笑,你这就跳脚吧,我看你这宫难进的很。

加寿觉得有趣,依着父亲看热闹,把个小脑袋对着父亲面颊蹭过来,挨上,面颊再靠上,蹭几蹭,自己抿嘴儿笑。

蒋德没想到房里蹿出来野豹子,让吓一跳,只一惊,训练有素的他就沉静下来,板起脸:“寿姑娘面前不要大呼小叫!”

往后退,和太监宫女一样,不是转身,是后退,天豹直扑上去:“你装什么装!几天不见,眼里就没有人,这是我的差使,你怎么敢抢?”

加寿听不懂,问父亲:“爹爹,他说的是什么?”

袁训大乐。

蒋德退出,天豹跟出去。到外面蒋德压低嗓音冷笑:“你的什么差使?”

“你跟着寿姑娘做什么!侯爷偏心,我要跟,不要你跟!”

蒋德仰面朝天,张大嘴无声,表现出哈哈几声,随即无话可说模样。你要跟寿姑娘?你知道得过多少关吗?

一般侍卫的步骤走完,还得皇上看过,太后看过,皇太子殿下看过……蒋德泛起坏来,他在宫里泛不了坏,在这里再玩上一回。

见门帘关上,侯爷父女是看不到自己,揪住天豹悄声道:“那你得先净身!”

天豹大受惊吓:“你净身了?你不追女人了?你二世祖不当了?”

女官宫女们悄悄有了笑容,蒋德面上发烧,狠狠瞪过来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