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七十八章,名医加寿/侯门纪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太爷爷,”带着担忧的小嗓音,还有童稚的甜。

老侯下意识回答:“是加寿来了。”混沌中返回,见床前一片红色。红色上有熟悉的摇钱树,这不是加寿的大红包吗?

红包上面,露出主人的小脸蛋子,胖嘟嘟面颊,黑亮亮眼睛,加寿正担心地看着他。

“不许你来,这里有病气。”见到加寿很喜欢,老侯略打起精神。

他自病了以后,就不许人告诉袁训和宝珠,就是怕加寿也来看他。他是想加寿的,但不想加寿面对病人。

这就见到加寿后,头一个想到的就是:“这里不干净呐,回宫去吧。”

加寿瞪圆眼睛,听到说回宫摇一摇头,把个红包儿抖几抖:“明年的钱不想给了吗?”老侯打一个激灵,有什么贯穿他从气到神时,听加寿又道:“还有后年的钱,还有大后年的钱,还有十年以后的钱,还有寿姐儿五十岁要给的钱呢。”

加寿小眉头上忧愁:“都不给了吗?”

她忧愁的自然是老侯病倒,但话对老侯有不能描述的生命力。不想给钱了吗?这话像一道利箭劈开老侯没日没夜对太妃母女的痛恨,他陷在痛恨和痛快里消耗着的生命,一点一点的回来。

因他年老,回来的生命并不多,但也足够他面上又焕发出神采,在床前众人眼里,气色骤然好起来。

“嗯哼,”袁训轻咳一声,示意女儿。加寿收到,按来时父母亲交待过的,回身招呼:“都上来讨钱的喂。”

“给钱,给钱,”

“曾祖父给钱,”

一堆的小孩子跑上来,袁怀瑜袁怀璞袁佳禄袁佳福,南安侯府的曾孙们。福姐儿在这里,小王爷也就在这里。袁训本不想让他面对病人,怕过了病气儿他家大人要责怪,但福姐儿走一步,萧战走一步,这就跟来。

小王爷没有大红包儿,就把个荷包解下来,学着福姐儿张开,他天生有力气,这与是他爹他祖父的儿子有关,见福姐儿落在最后面,看样子收不好钱,他把个身子往里就挤,挤出一条路,背后死死挡着袁怀璞,向福姐儿笑呵呵:“快点儿来。”

袁怀璞对要红包儿兴趣缺缺,也就没仗着身高把萧战挤开。再说萧战是为三妹挤了他,袁怀璞兄弟们对一同长大的二妹三妹都好,袁怀璞往后一挤,把袁怀瑜挤住不能动,袁怀璞也道:“三妹快来讨钱。”

袁怀瑜也是一样,用胖身子挤住落他后面的孩子,一般儿说:“三妹上前讨多多的钱。”

这三个小男生全有力气,萧战是天生的,怀瑜怀璞是天生也有,后天养的好也有,打小儿玩打仗舞木刀能半天练出来的,三个人一较劲,把南安侯府的小孩子逼住不能动,有两个侥幸跑过去没有管,背后的一堆是寸步难行。

加福笑靥如花小跑上去,宝珠又唤佳禄快去,小姐妹三个站在床前最显眼地方,一起抖动各人红包,奶声奶气:“不想给钱了吗?”

……。

“哈哈,”老侯大笑一声,响亮爽朗得像没病以前。大人们全大喜,老太太涌出泪水,念叨着:“加寿加禄加福全到了,哥哥你赶紧的好起来。”

“咳咳咳,”老侯咳声剧烈而出。

他一面咳一面摆手,子孙们和袁训宝珠上前来看视,老侯咳声语句清晰:“带出去!”瘦得只见青筋的手,颤抖着扯被角要掩住自己正咳的嘴唇。

大家明白,病人的气息不好,这就听从,把孩子们带出去。

房中,老侯咳过,先道:“扶我坐起。”

坐起来后,又道:“漱口。”三老爷去倒茶,老侯改口:“取青盐擦牙。”一句一句的话不多,但流利起来。

儿子们侍候他擦过牙,又要水净面,把洗漱的全套活儿全做完,袁训和宝珠趁势道:“用点儿粥吧,不然怎经得起孩子闹?”

老侯这把自己收拾干净,只能是要再见孩子们。

闻言,老侯面上居然浮出微笑,虽然虚弱的似晨起最不易看到的霞光,但笑得很完整,和前几天艰难扯不动笑容相比,算是难得。

儿孙们大喜,不等老侯点头就出去。老侯在他们身后点了个头,片刻,取出早就熬好的粥,老侯吃下去半碗,本不想再吃时,加寿在外面一直注视,伸个脑袋进来,软软地道:“我看着呢,还要再吃哦。”

老侯大乐,把嘴里粥扑出去半口,这又洗胡子重净面,把余下半碗吃完,再洗胡子净面漱口,自己向房里嗅着,二老爷会意,让人取薰香点上,很快,房中各处都有香,病人味道已闻不到,老侯扶着大老爷,向袁训宝珠点头:“叫进来。”

又向孙子南安侯钟恒沛看去,钟恒沛在袁训带加寿过来就准备下钱,金灿灿的堆在大红锦垫上,和兄弟们提着四角,送上来给老侯看。

老侯的精气魂魄让唤回来,见到金钱无数富贵似无边,更满意,又才吃过东西,就更精神出来。

往外看,等孩子们进来。

头一个,“腾”,萧战跳进来。两个小手一张,把大门撑满,小脑袋往里看见大堆金钱,满面乐开了花,往外就嚷:“福姐儿先进来。”

加福乐呵呵地捧着她的红包,加福的红包是金线绣出来的,一进来金光闪闪,老太太向老侯道:“加福来了。”

“好好,加福加福。”老侯这样说着,房中的人都觉心情舒畅,看着小小孩子步子软软,一条金线带子拖着红包儿,红包儿上大大的一个福字,大太太满心欢喜,不由自主的道:“真个是福星到了。”

大老爷满面堆笑:“自然是福到家里。”

福姐儿收了一大把钱,老侯气力还弱,福姐儿也捧不动许多,一大把后,老太太就招呼加福站到膝下,唤一声:“加禄!”

“来了!”加禄笑嘻嘻,比三妹力气足,双手捧着大红包,萧战今天是守门的,放她进来,大人们目不转睛中,加禄兴高采烈到老侯床前,老太太还没有说话,二太太想讨口彩,笑道:“加禄来了。”

“好好,加禄加禄。”老侯说过,房里的人打面上乐开了花。南安侯钟恒沛是二老爷的亲生子,二老爷唤他到面前,满面春风地叮咛:“看祖父的一点儿薄面,皇上近来传唤你的次数多。你须小心谨慎,不坠祖父官声才好。”

钟恒沛躬身答应过,忍俊不禁看向兄弟们:“加禄今天到我们家,祖父这就无恙,咱们齐心合力,把家昌盛起来。”

“好!”

“好好。”

钟家三个老爷先抚须微笑,兄弟们跟着也说好,房中又一波子喜庆出来。

加禄也收了钱,到老太太膝下站住。

房中寂静下来,加福进来是人人笑得合不拢嘴,加禄进来是人人目不转睛,最后一位,加寿进来前,房中除去福姐儿和香姐儿数钱的时候以外,再没有别的动静。

所有人都屏气凝神,南安侯府的女眷们甚至涌出激动的泪花,看着加寿姑娘稳重端庄走进来。

加寿也不算大,但她大场合全经过。普天下的场合,再没有比金殿更大的是不是?这就带着如上金殿的肃穆,把个小脑袋高高昂起,虽目不斜视,霸睨样子也油然而出。萧战让出路,加寿向老侯床前走去。

她脚下走的不是庆典红地毡,但众人心中全闪过一幕,有龙凤宝烛,有八宝香车,有宫中正门大开,有无数侍卫护送…。俨然能看到加寿大婚的气派。

老侯湿了眼眶,激动的身子哆哩哆嗦,加寿本就是他最心爱的那个,出门前要和小加寿道个别,回来要给小加寿带好吃的,这早在加寿没进京定亲的时候就是。

扶他的大老爷为更稳,更哈下腰,真的像在迎皇后,用他的肩头抵住老侯身子。

“加寿到了。”随着老太太也激动的颤抖嗓音出来,房中悄起小小的悸动。人人无声的笑遂颜开,怕有声就打断这会儿气氛。女眷们大多有这个病那个病,但忽然的,三太太觉得自己常年的腰痛像是减轻,二太太轻抬手臂,她一直肩头酸,这会儿像是灵活。大太太低低的轻咳,再轻咳,诧异的不行。她有痰喘的病根儿,春天总犯,这一会儿,竟然嗓子利索许多。

“好好,加寿加寿啊。”老侯笑容加深。

女眷们潮水般轻吁一声,情不自禁四顾着笑出来。三位太太心有灵犀,齐声说出同样的话:“加寿到了,理当加寿啊。”

大老爷扶住老侯不能走开,以二老爷为首,带着三老爷儿子们一起走出,向着老侯,在加寿身后拜倒,二老爷朗声道:“父亲,加寿到了,理当加寿啊!”

女眷们也娉娉婷婷走出,在男人们后面跪下,大太太为首,恭敬地道:“父亲,加寿到了,理当加寿。”

老太太站起来泪落如雨:“是这个理儿。”加寿是袁训和宝珠的女儿,但这是为老侯,也随众拜倒。房外侍候的老家人听到,也在外面跪下来,从外面传进来一波一波的喊声:“老侯爷理当加寿呐!”

廊下的鸟儿让吓得扑愣翅膀乱飞,两个八哥跟着叫:“加寿加寿,理当加寿!”

……

春风徐徐的进入帘栊,平缓而又宁静。掌珠独坐,把面前帐本儿合上,陷入幽幽沉思中。

近来的事情,不容她不总想上一想。

想上一想,在掌珠过去的岁月里,她想的总是争强好胜,气势凌厉。而在今天,在昨天,在正月里兵乱四老爷救她的那一刻,掌珠内心中牢不可破的好胜摇摇欲坠。

抬眼可以看到一片院墙,那是把二房三房四房分出去的墙。曾是掌珠的骄傲,现在却像眼中一根钉。

是时候该毁去了,难道还要等到自己丈夫回家以后,让他亲眼见到?外面侍候的有粗壮家人,是掌珠刚才让叫过来。这就深吸一口气,正要吩咐人把墙拆去,见几个人急急忙忙过来。

一个白发苍苍,是自己的祖母老太太。

扶着老太太的年青妇人,杏眼桃腮,亲切大度,是自己的堂妹宝珠。

后面跟的不用说是丫头。

掌珠喜悦上来,往外出迎,同时见到祖母气喘吁吁,像有什么大事紧急赶过来。要不是宝珠面上从容,掌珠只怕要吃惊。

就这也半惊半疑,上前扶住老太太,正要问出了什么事情,恍然又想到莫不是舅祖父病得重了,但舅祖父病重,祖母必然守着,不会亲自来见自己,就见祖母慌忙抢先的开口,劈面就问:“你想不想你家公公病好?”

掌珠让问愣住,本能回答:“想!”

哪有个不想的呢?就算以前再瞧不起公婆为人懦弱没能耐,但经过这些事情,是一家人的心情早就牢牢存在。又有公公病倒,二叔病倒,家里老太太孙氏和婆婆侯夫人见天儿哭泣,掌珠一个人支撑早成习惯,但这和平时管家不同,这又加上请医抓药和担心,人忙的不行,心里早劳累不堪。

掌珠就疑惑老太太是不是寻来名医,就向宝珠殷切看去:“是你帮我请来那有名的小贺医生?”小贺医生随宝珠进过一回京,王侯将相都请他看过病,都说医道是高明的,名声至今还留在京里。

掌珠正想关键时候总还是寻宝珠,宝珠含笑:“道儿远,哪里请得来。”

掌珠刚失望,忍着勉强听她们说几句话的老太太急不可耐,又问:“可要你二叔病好?”

“要!”掌珠回答的更大声。

公公刚病倒时,门上往来的人虽已不多,但也需要个男人,二叔不等掌珠发话,主动见天儿门上候着,大小事情件件妥当。掌珠正觉得轻松,二老爷去给福王收尸,回来后病得更重,门上改由四老爷支应。

四老爷是玩习惯的人,做事丢下三落下四,又想到福王就长吁短叹,不像二老爷心里再难过,他城府深性子沉,藏着不让掌珠知道,掌珠一个女人管内又惦记着外,一天比一天吃力,相比公公和二叔在时,是苦不堪言。

但见四老爷也从天到晚的守在这里,总是辛苦的,掌珠又不好说他,全苦在自己身上。

见老太太有这样两句话,掌珠主动询问:“祖母有什么名医能帮我一把?”

来时老太太是焦急的,此时问过完了话,她倒舒展下来。一手扶宝珠,一手扶掌珠:“走,让我坐下来再对你说。”

上得厅后,掌珠迫切的想听时,老太太眼观鼻、鼻观心,老和尚坐禅般,说话都变成慢条斯理:“啊,容我想上一想,啊。”

掌珠急了:“哎呀祖母,您要没有好主意,何必上门来问我,惹得我急得不行。”宝珠轻笑:“大姐不必担心,稍待便知。”

掌珠重新坐下,不知道老太太葫芦里卖什么药时,见老太太鬼鬼祟祟,往厅外看一眼随即收回。掌珠跟着看,只见到祖母来时的石径上一地春光,再就什么也看不到。

家受福王连累,除去几家问病的至亲以外,也不是天天都来,再就只有家人走动。掌珠不懂,闷闷也收回眼光,又见到宝珠悄悄儿的,飞眼眸往外面看,见掌珠跟过来看,宝珠嘻嘻,把眼光收回来。

掌珠嘟嘴儿白眼儿她,眼角又见到老祖母鬼鬼祟祟往外面看。老祖母收回眼光,宝珠又悄悄儿往外面看。

掌珠索性不跟着,心中大约也明了总是有人要过来,这就亲手续茶,祖母不说也不再问,原地干坐着。

……。

“可笑!”太后乐不可支,向跪在面前的侄子和加寿调侃:“寿姐儿有给人看病的能耐,我怎么从不知道?”

袁训也笑,就袁训心里也知道女儿没这能耐。不过就是:“她的名字是父亲所取,有口彩儿,又有太后疼爱她一场,能治人心病罢了。”

说到已故国舅,太后愈发的温和,心中已是想答应,又谨慎地去请教太上皇。太上皇就在她身边,退位后天天不离太后左右,太后笑容满面:“请太上皇拿这主意吧,是去得还是去不得。”

太上皇早听明白,也觉得好笑。接着袁训的话道:“心病这话说得好,文章侯的病,不过就是个心病罢了。”

叫来任保:“去见皇帝,告诉他忠毅侯又胡闹,把加寿哄去给南安侯府的老侯爷看了一场病,据说人到病除,”袁训和加寿父女一起嘻嘻,女儿面容像父亲,父亲面容像国舅,太后看着喜欢,招手让加寿到怀里,抱着她说体已话儿:“真的看病去了?”

“看病呢,太爷爷比先儿好许多。”加寿在太后面前,和在自己父母面前一样自如,翘鼻子扮得意告诉她。

那边太上皇继续吩咐任保:“忠毅侯和文章侯是亲戚,说文章侯病得就要没了,想让加寿这名医去看视一回,还好,他自己不敢擅专,来问我,我不代他拿这主意,让皇帝说句话儿吧。”

任保答应着就要走,袁训又道:“我也去吧。”太上皇颔首,袁训退出,和任保一起去见皇帝。

皇上嗤之以鼻,和太后说一样的话:“这话真真可笑!”

袁训陪笑:“这不是就从亲戚上面算,他病得不行了,让寿姐儿去看一看,以后也就不去。”

皇帝掀掀眼皮子,半天才慢慢腾腾答应:“哦。”

袁训和任保出来,往太后宫中接加寿。父女正要走,太后想起来,手指袁训:“不是交待过你以前别来?我们是带累你的,你没事儿别来见我!”

太上皇哈哈大笑:“你这会儿才想起来?”

袁训欠着身子陪话:“有事儿呢,才来见太后。”带着女儿快步退出宫门,加寿扯着他手小声:“爹爹,再走快点儿,过了紫藤架子,太后就看不到你。”殿中,任保又凑上去:“太后说有个好东西,”

太后怒目:“没有!有也不给他!”

袁训和加寿都听到,不是贪心鬼儿,也在内宫门上候上一候,见任保没再跟出来,袁训对女儿绷绷面容,加寿向父亲扮个鬼脸儿,踮起脚尖,小手勉强够到他胸以下腹上面,抚几抚,安慰道:“等我晚上回来,就帮爹爹要好东西。”

父女相对瞪着眼笑,往外宫门去。

……

天豹撒丫子先进文章侯府,老太太的人守在府门上,接着他指路往厅上来,老太太和宝珠一起让惊动,走出来看,离得老远,天豹扑通跪下,嘴咧开来:“侯爷带着寿姑娘到了!”

老太太扭身直奔掌珠,掌珠愕然:“妹夫和加寿来了,祖母您怎么倒往里走?”

“给你公公净面漱口,给你二叔洗漱,换衣裳,房里熏香。”老太太说得太急促,上气不接下气。

掌珠短暂平静后,尖叫一声:“不会吧!”

“让寿姐儿看过就会好,你舅祖父已经好了,想你公公他们赶紧好,就赶紧去给他们收拾!”老太太说着,把掌珠对着厅后就推。

掌珠踉跄退后几步,手扶着小几重新站稳,瞬间泪流满面,哭着向老太太跪下:“我知道祖母疼我,可要为宝珠想想,我们家是倒了运的人,您让加寿来探视,宫里能答应吗?”

宝珠含笑,在掌珠最后一句话中同时出声:“多谢姐姐想的周到,表兄也早想到,我和祖母往这里来的时候,他带着加寿往宫里去。现在既然来了,自然是宫中回过话。”

掌珠在这一刻无地自容,以前的种种在脑海中闪出闪过。她曾有独占家产的心,她曾认为姐妹中她最强……她是大姐,这数年里却深受宝珠情意,就是现在家里倒了运,一部分的日用还是从和宝珠同开的铺子而来。虽然只是一部分,也中了大用。

在宝珠有加寿,丈夫封侯,小女儿定亲梁山王府,掌珠和宝珠已好起来,也都有嫉妒。掌珠此时羞愧难当,她不知道嫉妒是人的正常情感之一,不过并不算什么。此时她亲口听宝珠说出来,面面俱到中,掌珠泣哭一声:“我的好妹妹。”上前和宝珠抱到一起。

温暖的怀抱,忽然涌发的亲情,让姐妹两个人抱头痛哭。这本应该是早就出现的同心同意,出来的这算晚,这就历年积攒般,澎湃如大江滚滚滔滔不绝,直达姐妹内心。

让两个人幸福的哭着,相知的笑着,又掬下一把亲情的泪珠来。

老太太也呜呜的哭,袁训和加寿走进来目瞪口呆。

……

“热水,给侯爷净面,”

“取过节穿的衣裳,”

侯夫人在房中听到忙乱起来,乱指使中,丫头陪笑:“最近的过节衣裳是端午节下穿的,侯爷病了这许多,那衣裳只怕单薄?”

“就那件!”文章侯在床上接话,打发丫头去开衣箱,他咬牙挣扎着:“扶我起来,我不能睡床上见寿姑娘,这是宫里的大红人儿。”

隔壁二老爷房里也一样的乱,二老爷睁大眼睛,不敢相信的问:“真的是那太子妃来了?”二太太边给他穿衣,边悄声提醒:“还没有成亲,她还小,你别只顾着喜欢就说错话。”老太太孙氏闭着眼睛不住念佛:“神灵保佑,这走运的人能到我们家里来,我们的运气这就要变了吧。”

二太太又向她叹气,提醒道:“您快去接着,这都什么时候了,您还装老太太等她来见您吗?”把这位老太太提醒,往外就跑,从不离身的佛珠起身时挂住椅子扶手,怕耽误见寿姑娘,也不管了,就此丢下,也上年纪的人奔跑得敏锐迅速,转眼儿这房里就见不到她。

笑声从外面传来:“呵呵,加寿姑娘你好啊,你冷不冷,你饿不饿,给你做好吃的,你今天在这里吃饭可好不好?……”

换成平时,二太太一准儿笑话婆婆,但今天她和二老爷更着急:“腰带,靴子,衣角你扯这边,我扯这边。”

鬼撵脚似的收拾,赶到文章侯房中,进门先是一大团香氛过来。文章侯夫人抛三、四把香在薰炉里,他们自家人都闻不出来,都认为寿姑娘到了越香越好,客人们不方便说,加寿跑到父亲怀里坐着,装着倚住父亲,不问病时侧脸儿贴住父亲胸膛,这样能过滤掉一半的香气。

当晚袁训回家,让宝珠捶腰:“把我累的,宫里跑文章侯府里跑,”宝珠取笑他:“让女儿们过来问候问候你吧,加寿虽然回宫,还有加禄和加福在呢。”

太后宫里,英敏殿下伏在案几上装哼哼:“加寿,我头痛脚痛肚子痛,快来给我看看。”加寿拖过一本厚书,往他面前一放,得意非凡:“看完这个你就不疼。”

“不行,你得认真给我看看。”英敏殿下继续不起来。

加寿叫来她的宫女:“去见太上皇,就说给英敏哥哥治病呢,要把太上皇书房里的书,那几个架子的全搬来,英敏哥哥看完就好。若是再不行,把存的几十屋子的古代竹简也搬来,看完这就好了。”

英敏殿下坐直身子,轻咳几声:“算了吧,我把那些看完,没病也要病。我看书,不和你胡扯。”

加寿歪着面颊:“那这是好了的?”

“好了的。”太子一本正经。

“是我看好的。”加寿欢欢喜喜去见太后,在她后面太子翻眼对殿顶:“什么跟什么,就是你看好的!我本来就没病可好不好?”

加寿不管,继续太后面前去邀功。

…。

第二天一早,袁训刚起来,带着儿子们在练武,萧战跑来见他:“岳父,今天接福姐儿去我家。”

袁训面如锅底:“为什么又去你家?”

“去我家讨钱,我问过母亲,我家的钱福姐儿没讨完。”萧战说完,迈开小步子就要走。袁训手急眼快扯住他:“不过年不过节的,不去了吧。”

萧战得到拒绝,把小脸儿一黑,把当岳父的吓一跳。萧战气鼓鼓:“我问过母亲,母亲说过年的钱还有,让我来接福姐儿。”

他理直气壮的,袁训噎一下,想想再道:“那把钱送来这里吧。”

“母亲在家里找,祖母也在家里找,福姐儿去到就有!”萧战总算把袁训挣开,袁训也没出力扯他才是,小身子远远跑开。

袁侯爷抱怨一天又一晚上,一早再起床,萧战又跑来:“岳父,母亲让我接福姐儿去我家讨钱。”

当岳母的满面春风,当岳父的总想刁难刁难。袁训拖长嗓音:“昨天才去过不是?”

“昨天是祖母让接,今天是母亲让接。”

当岳父的无话可回,眼睁睁看着他接走。

第四天,袁训还没起来,天蒙蒙亮,萧战跑来:“岳父,我家亲戚让接福姐儿去我家讨钱。”

第五天,萧战跑来:“我家城外亲戚让接福姐儿去讨钱。”

第六天,

第七天……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