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七十九章,翁婿某一回合/侯门纪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竟然有这样的事情?”皇后深深而轻轻的吸气:“这是真的吗?”

“嫔妃娘娘们往太后宫中去拜加寿姑娘,是奴婢亲眼所见。加寿姑娘大发神通,寿星下凡,显灵显圣治好好几家子人,是嫔妃娘娘们亲口所说,奴婢亲耳听闻。”一个中年的宫人在皇后面前垂首,这是皇后的心腹。

皇后心烦意燥,坐不也是,站也不是,袖子搭椅子扶手也不是,冲口恶劣的道:“她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孩子,这些传言是从哪里出来的?”

宫人小心翼翼又走近一步,确保她的话只有皇后能听到,低声道:“这来意的后面,未必是好意。就算是好意,皇后娘娘您也要认真看待。这六宫里,只能有一个当家的人啊。”

“那你要我怎么办?”皇后沮丧的有一团火气升起:“太后还不肯撒手,有些老人使唤不动不说,还找不完的借口。就像昨天…。”

把话说到这里,外面过来一个人。她步子姗姗,小腰身只得一把,皇后停下言语,这是她新近给皇帝的宫人,是从娘家柳家送进来,袅娜如新荷,原名叫玉荷,皇帝纳幸后,为她改名叫荷露。

皇后不是不信她,是想听听她进来说什么?

荷露进来,脸儿上流露出又委屈又伤感:“回娘娘,大太监们竟然不给娘娘半分颜面。”皇后沉下脸,接着刚才说的话发牢骚:“他们给我颜面做什么!不是还有老太后在吗!”

荷露流露出又想说又不敢说的神色,吞吞吐吐:“倒不是太后她老人家,是…。”

皇后烦闷地道:“说吧,又是哪一个!”

“昨天嫔妃娘娘们来见娘娘,娘娘留她们说话,贤妃娘娘说咱们宫中的帘子该换种颜色的好,娘娘当时叫来管事的大太监,他回说有,又说要去找,娘娘宽厚,让他今天送来也罢,明天送来也罢,不想这奴才……”

在这里荷露停下,而皇后在这还没听完的时候,骨子里那自小生长在权贵家的优越感,后来嫁为太子正妻的尊贵感,而今她是六宫之主的傲视感,三感一起发作。

手往外面一指,喝道:“把他叫来,我亲自问他,看他还敢搪塞我不成!”

中年宫人叹着气,荷露露出怯意陪笑:“也许不关这奴才的事情?”

“嗯?”皇后溜圆眼睛。

荷露小声道:“刚才我说是个空子,又怕这起子奴才们眼睛里还没有娘娘,我就跑一趟,去要一回,也可以帮娘娘挑个花色。一去到,见现摆着好几匹,颜色也使得,花色也繁多,我说这个好,正夸他们手脚快,昨天娘娘说过,今天就挑出来准备送过来不是?不想那里管事大太监让我不要碰,凶神恶煞似的,说这些有了主儿的,”

皇后面色阴沉:“是谁?”

“说皇上昨夜亲口赏给赵妃娘娘,说赵妃娘娘宫里离池子远,难免闷热,先换上夏天的动用东西也罢。”

皇后咬起牙,中年宫人惊呼似陪上一声:“昨儿嫔妃娘娘们在这里和皇后娘娘闲话,赵妃娘娘也在,娘娘您去要新花式东西,赵娘娘她是知道的呀!”

“就是知道!才要截在我前面!”皇后面沉如大雨倾盆以前,低下头来暗暗想上一回,更是生气。

“一个一个全不省心!就算赵妃没有提,昨天皇上歇在她宫里,对她说时,她就应该把我要的话先说出来,以我为先!就算赵妃娘娘太混帐,管事的太监听到吩咐,也应该去对皇上回一声,说我先说,这个也混帐!这是眼里没我!”皇后越想越生气,见中年宫人在一旁默默不语,不由得问她:“你在想什么?”

见问,中年宫人踌躇着说出:“刚才往太后宫中见加寿姑娘,就有赵妃娘娘。奴婢听到她对寿姑娘一口一个奉承,说有寿姑娘在,大家伙儿全都添寿。”

一口闷气,把皇后堵得险些翻白眼儿。

四肢百骸都觉得难以挪动时,她还能张口。虽想发怒,又没有力气,只气得泪水双流,有气无力地道:“这是眼睛里有谁,这六宫里她们只敬重哪一个?”

荷露送上茶水,皇后喝上两口缓过劲儿来,更是百无抓搔模样,心里一股子酸痛无处可去,她幽幽道:“走,咱们也看看去,看看加寿又办下什么得人意儿的大事情。”

这就往太后宫中去,在殿门外见到一堆子花枝招展的嫔妃全在这里,清一色的位份不低。赵妃的嗓音最清脆,她正在笑:“哎哟喂,有寿姑娘在啊,太后和太上皇必定千秋千秋再千秋。”

太后呵呵:“活那么久做什么,别人不生厌,自己也生出厌来。”

皇后多心上来。这话说谁?

她和太后因加寿而有心结这几年,加寿姑娘纹风不动居住在宫里,皇后有时候也很想喜欢她,但太过热络像讨好太后,讨好太后本没有什么,但又怕讨好太后还不落好。要说不喜欢加寿呢,现在知道加寿身份是太后的嫡亲侄孙女,这符合皇后的优越感,又不能再讨厌她。

心思就夹在怎么喜欢和不喜欢不行中间,往左去也是心病,往右去也是心事,本就形成多心的局面,听到太后本是无意的话,皇后背上一寒,打心里开始,又哪哪的堵了个格格登登。

这样子进来就说不好话,坐在那里面色随心情也有牵强。

好在嫔妃们是来看太后的,一个劲儿的奉承太后,没有人去管她,并没有冷落场面。只有太后把皇后脸色在心里掂量着,寻思寿姐儿出了彩,她当初没相中寿姐儿,这就又觉得下脸面了不是?

她要乱想是她的事,太后也就不理会她,照样听嫔妃们说笑。这时候,有人进来回话:“忠勇王妃求见。”

太后让进来,忠勇王妃行礼过,不肯起来:“我家老王妃旧病犯了,请太后允请寿姑娘去看一眼可使得?”

太后皱眉:“这是以讹传讹,你不要信,”忠勇王妃以为太后不答应,就地给太后叩头,再次恳请。

太后正让她缠得着急,外面又来几位老诰命,全是以前太后是中宫时,常进见她的人。一进来口口声声也要见见加寿姑娘好添寿。

太后就让把加寿叫出来,老诰命见到加寿就双眸放光,争着上前去问候她,同她拉拉手,笑着道:“拉拉寿星的手儿,这是百病也没有了。”

还有一个是常年头痛,回座的就说神清气爽,竟然头痛减清。皇后说不出来这是心理作用的话,只觉得满室热闹全集中小小人儿上面,她胖胖的脸蛋子,五官是好的,夺目光辉直侵夺过来。

太后不见了,平时见到总暗中掂酸的嫔妃们不见了,老诰命们不见了,只有那小小的人儿独占芳华,像她才是宫中第一人。

皇后眼晃心晃,只觉得再看一眼随时会犯病,托言告辞出来,在太后宫外最近的小亭子上面,扶住廊柱半天才喘过气。

她自然不知道别人包括老侯、文章侯兄弟全是见过加寿心情改变而好,她就不能明了自己是心情改变而衰。

六神无主中,皇后低声道:“去,看太子殿下。”宫人们把她簇拥着,往御书房来看太子。

……。

隔着窗户,英敏殿下俊朗的侧脸儿像枚定心丸,让皇后安定不少。她的儿子是她的依靠,她的儿子…。有加寿为妻,太后太上皇和皇上深为看重。

皇后在这里又一回凄然,早有流言说太子殿下之位是寿姑娘之力,而皇后不能反驳,因为事实上也是先定亲加寿,后为皇太孙,看太子本为平息心情,这又惴惴不安加上不服。

她只在外面看了看,并没有进去。

倒不是皇后不能进去直见太子,是皇后若不克制自己,只怕她每天都要来见太子,一天还不止一回。

这个计较出身的尊贵妇人,再想不通时也知道昭阳是她的根本,太子是她的扶持。不是重要的事情,并不打搅太子殿下。

这就看一回出一回神,把太子身后坐的陪伴又打量一回,见有皇子们,有勋贵们,他们众星拱月似跟着太子殿下,皇后慢慢的平静。

回宫去,想想这件事儿还是不喜欢,就找源头。一不能怪太后,太后把自己娘家孙女许配英敏殿下,在当时来看是一片疼爱之心。

二不能怪加寿,不是气到糊涂不能怪那小小孩子,以她现在的年纪,她又能懂什么是操纵局势,什么是如日中天?

这样算下来,唯一能怪的人就只有一个。

忠毅侯袁训!

看看他家三个女儿都叫什么名字?

加寿,加禄,加福。

这也太贪心了不是。

有寿还不满足,还要有禄。有禄还不满足,还要再有福。至于这名字是病弱的袁国舅感叹自己而起,皇后隐约听过一回,她没用心去记,就记估计这会儿也不去想。这会儿皇后需要一个可以痛恨指责的人,忠毅侯就此浮现出来。

冷冷自语:“不知收敛,离碰钉子就不远!”

……

太监引着袁训往御书房里进,外面候着的一堆官员全变了脸色。袁训看上一看,一多半儿不认得。但显然,他们认得自己。侯爷暗暗好笑,猜出他们变脸色的原因。

果然,在他进去以后,几个官员忍无可忍交头接耳:“大人,以您来看,忠毅侯今天见驾,是什么原因?”

那个人满面愤慨,袖子都微有颤抖,忿忿道:“他不为官职而来,他还能为什么?”这样一说,有好几个人惊呼:“是真的吗?这这,如何是好?”

官员们对自己的官职都十拿九稳,又很满意,所以对忠毅侯的一举一动都很挂心。

忠毅侯,可真是让人揪心的人呐。

正谈论着,御书房里传出来骂声,大家全愣住。

里面是御书房,除去皇帝敢发脾气,另外再没有人吃了雄心豹子胆敢在这里大声。因为离得远听不真,大家又很想听,耳朵在接听一丝半点的怒声后,更高高的支起,都想听听皇上为什么大发雷霆,发得外面都能听出来。

但无心去听,有一声半声。有心去听,总也听不清楚。只听到皇上嗓音起来越高,斥责味道也越来越足,外面的人更是心痒难搔时,一个品级不低的太监走出来。

都认得他是皇上身边的亲信太监,大人们为自己的前程围上去。点头哈腰地问:“皇上在同谁生气?”

太监斜眼角看看他们,皮笑肉不笑不作回答。

有一个机灵,利落的放个银包到他袖子里,太监手在袖子里捏上一捏,面上流露出满意,这才回答:“和忠毅侯呗,不是他才刚进去?”

大家面上先都有放心之感,像是自己还没有到手的乌纱帽这就飞不到袁侯爷脑袋上去。再就轻声地问出来:“他求的什么官职把皇上惹怒?”

太监也暗暗好笑,忠毅侯还要求官吗?他一直就是太子得力的人。眼前这些人表面上是看大人们,其实活脱脱魑魅魍魉。太监乐得逗他们玩耍:“这个我倒听到,是为求官皇上才生气吗?”

走开后,背后里悄悄地笑,暗骂这些糊涂蛋吗?你们的官与忠毅侯无关,不要件件都往侯爷身上扯,一面走开。

书房里面,皇帝因骂人,面色涨得通红,旁边坐着的一个贵夫人气得满面通红,地上跪着两个,一个是袁训,一个是个年纪不大的少年。

“你骂他的娘,他骂你的祖母,都还是有规矩的人吗!诗书礼仪念到九天外面去了!滚!给朕滚出去,回家去好好思过!”

袁训和少年抱头退出,在百官们眼中看着难免有灰溜溜。两个人走开有一段路,才互相埋怨。袁训好笑:“你不先骂我的娘,我怎么会骂你奶奶!”

“我也是跟家人学的,骂娘像是痛快,跟你赛马就骂那一回,这是哪个孙子说给皇上听!

等我找出来,我把他狗头敲上几敲!”少年攥紧拳头。

袁训拍拍他:“你又骂上了,让我告诉你,这骂人的事情不是贵人干的,”

少年斜眼他:“那你怎么也会骂?难道你不是贵人?难道你是太后嫡亲,你想说你是山村野人?”

对着这嘴硬的少年,袁训失笑,揶揄他:“我当将军时学的,那里全是山村野人,你不服,你也……”

正要说你也去,见御书房里走出那位贵夫人。她刚才还是满面愤怒,现在带着悻悻,不知道袁训和少年出来以后,皇上对她说了什么,她就成这表情。一眼见到少年和袁训嘀嘀咕咕,贵夫人怒不可遏,唤一声:“青容!”

少年向袁训低低:“又叫我作什么,横竖是我先骂的你,祖母不依不饶真没意思。”袁训忍住笑,见少年青容颠颠儿模样过去,笑嘻嘻:“祖母,咱们回家去?”

“就是叫你同我一起回去,不要和那野人多说话。皇上说你先骂他的娘,他的娘你可知道是什么人吗?皇上敬重的,国舅的夫人,你怎么能骂他?国舅再好,也不像我是长公主,但又怎么样呢?他把我也骂进去,这也拿他没办法…。”

贵夫人絮絮叨叨说着,扯着少年青容从袁训身边走开,正眼也不看他。袁训倒陪个笑脸儿,好似听不到贵夫人的话,嘻嘻欠身:“长公主慢走。”

少年和他歪歪嘴角,长公主,太上皇最年长的女儿理也不理,带着孙子这就过去。在他们走后,袁训一个人更觉得可乐,自言自语:“谁叫你骂我,我自然回你!”

本来还想再多说几句,见御书房门外的官儿“唰”,转过身,眼光直直过来,其中不乏幸灾乐祸的人。

袁训本身并没有得罪他们,只因为他是太后的亲侄子,只因为都猜想他的官职必然又高又好,这就一个一个的嫉妒上来。

侯爷寻思再站下来引得别人东想西想更不好,出宫门上马,往家里来。

……

宝珠要是能抽出空闲,每天必有一会儿功夫和孩子在一起。加寿是隔几天回来一次,怀瑜怀璞和香姐儿是如无意外,每天都去太后宫里玩耍。有的是一帮子皇子们候着他们,时常不在家里。

加福和哥哥姐姐相比,腿脚还软,跑着跑着就要摔跤,独自留在家里,成了曾祖母、祖母和母亲的唯一宝贝。

看过花丛灿烂,加福又相中竹林清幽。园子里一大片竹林,随处可见春笋拱土,或是冒了个尖头。

有专门挖春笋的家人在这里,加福见到,学着他们样子找到一个尖头,认真的揪着。这哪里能揪得起来,但加福揪得很是认真。

小王爷萧战形影不离,手里有一个小小的铲子,帮着加福挖春笋的根,一面挖一面让加福不要着急:“就好了,就断了!”

“噗!”春笋在铲子下面断开,加福往后腾腾退着,宝珠等在女儿后面,把她接住,加福格格笑着,把手中春笋举给母亲看,自豪地道:“加福挖的!”

宝珠给她擦面上用力出来的汗水,正要夸她,加福笑眯眯,眼神从春笋上移开,欢快地道:“爹爹!”

袁家孩子小镇上长大,从加寿开始,总叫父亲为爹爹。

宝珠随着女儿眼神看过去,见竹林外面走来的果然是袁训。袁训没走到,先对女儿展开双手:“乖乖福姐儿,到父亲这里来。”

“我来带你!”萧战丢下铲子,他本来就离加福近,不用走几步,就把加福小手握住。袁训目瞪口呆:“战哥儿,你手上全是泥。”怎么能握我的宝贝小手呢?

萧战看上一看,哦上一声,漫不在乎模样像极他的爹:“没事儿。”随着话,两个小手在衣上左一擦,右一拭,他身上穿的掐云暗纹雪白绣花衣裳顿时出来两道泥印子,但就这也没有擦干净,不过是擦给岳父看的罢了,随后,把福姐儿小手握住,萧战笑眯眯:“福姐儿跟我来。”

他是软软的小嗓音,福姐儿也是一样。

福姐儿除去父母哥哥姐姐太后祖母以后,最熟悉的就是萧战,亦软软道:“好。”把小手放到萧战小手上面。

两只全是小泥手,握在一起,一起对着袁训走去。

竹林透下来日头光影,把两个小身影映成金色的一团。宝珠看得心花怒放,不出意料的见到表兄嘴儿扁扁,大为不满。

他盯着两只互握的小手,脸上酸酸的。见两个孩子走到面前,把福姐儿抱到手臂上,眉头都没有展开。

看看旁边站着的小王爷,日头光浓,他站得又近,那岳父早打量过无数遍的面庞,浓黑眉头,粗黑肌肤,还是看不出一点儿精致细腻的地方,在宝珠掩面轻笑中,袁训呼一口气,先不看小王爷了,看多了怕自己更不愿意女儿和他一起玩,向福姐儿微笑:“乖宝贝儿,你今天怎么玩起泥巴来了,”

福姐儿细声细气回答他:“爹爹,我挖春笋给你吃。”

只这一问又一答,突兀的小泥手出来,萧战把福姐儿手又握住,大大咧咧不理会岳父,向福姐儿道:“走,咱们还挖去。”

这就安定大局般,眼神儿扭开去寻找他丢在地上的泥铲子。

袁训自我感觉吃了个瘪,女儿还在他怀里不是吗?这就说带走就带走。当岳父的挂上点儿脸色,打算把这个小子教训几句。没有说以前,清清嗓子以示自己的话很重要,当岳父的很威严。

“咳咳咳,”

咳到第一声,萧战扭头过来,警惕地把福姐儿往自己这边拉。

咳到第二声,福姐儿小脚已稳稳站地上,不用再依着父亲。

咳到第三声,萧战把福姐儿拉开两步,袁训的手还和女儿相连着,萧战用小泥手从中间一斩,力气是没有的,不过正斩在袁训手上,泥点子甩到他衣上,袁训还没有说话,萧战先道:“岳父你病了,别过病气给我们!”

袁训眼睁睁着着萧战把福姐儿又带走去玩,拍着衣袖上泥道:“他又学会这一句?”宝珠嫣然:“去看舅祖父的时候,战哥儿也在,过病气的话,应该是那天学会的。”袁训见说,先问候一下老侯:“今天我没功夫去,你去看过没有,现在一天能吃多少东西?”

“放心吧,我没功夫去的时候,祖母也是天天去。加寿交待下来的话,要舅祖父一天按她说的吃,一顿要三大碗饭,一大碗汤,每天还要喝参汤,祖母会看着的。”

袁训满心里得意:“看我的女儿多会交待,”又一笑:“不过病没有完全恢复,一顿三碗饭还是算了吧,别又吃出病来。”

夫妻说着话的时候,萧战和福姐儿手扯着手走到竹林山坡的另一面去,有奶妈和丫头跟着,袁训和宝珠往房里来。

边走边对宝珠说骂人挨训的事情,一个丫头过来:“关大叔在二门上请侯爷,说有客来。”袁训就没问是什么客人,反正最近他的客人他自己都不认得,就让宝珠一个人回去,往二门上来见关安。

……

“外省的总兵官,听他说有要事要见,我就请您出来。”关安说着,和袁训回到书房。

袁训新从宫里挨过训斥,但这会儿候他的人还是有几个,袁训不用听,就知道全是帮他出主意挑什么官职,然后他们好求便利的人。

见他们说话实在没意思,这不是袁训已放官职,该会同僚的时候,那就不管官职大小都要相见。袁训要是从前门进去,怕他们见到都说起话来杂缠不清。就关安从前门进,袁训从后门进去,关安单请王总兵进去。

听到脚步声响,袁训往外看去,心想这是个什么样的人呢?

不万更,也求票票,票票好惨哦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