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八十章,能撒娇能吃苦的袁侯爷/侯门纪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见一个人走进来,眼睛微一抬,精气神全出来,让人就不再注视他个子高不高,只看到他脸上去。

头一眼他的精明干练就是袁训也赞叹,冲着他面上的干练,他就是不说自己是武将,别人也不敢乱猜他是文官。

见他过来行礼,自报家门某地总兵,名叫王恩。

袁训先暗暗思忖。

总兵最早是闲职,比起将军远远不如。太上皇晚年的时候待遇稍有不同,但也没提升到哪里去。

他们和当地指挥使相比逊色很多,有战事的省有这个官职,没有战事的省没有这个官职。再想想他报的地名,袁训恍然大悟,这是定边郡王管辖的地方出来的。

当下问他:“你什么时候进的京?”

王恩在座位上欠欠身子:“卑职是去年进京勤王的时候赶到,本来可以早见太子殿下,路上见到当时的梁山王世子,如今的梁山王打反贼援兵,他命我就地支援,卑职就晚进京。太子殿下已成当今,卑职等候觐见直到今天。”

袁训算算日子,也等的一个月有余。疑心自然起来:“既然你在京里有些日子,今天来见我,这是有人告诉给你?”

王恩自然不会告诉他,不慌不忙地回答:“卑职先是摸不到门路,等到要来见侯爷的那一天,侯爷您闭门谢客。好容易等到您又见客人,卑职这就前来拜访。”

袁训失笑,说了句也是。关安送茶进来,王恩接过手里捧着,说上两句,袁训正要端茶送客,见王恩深吸一口气,下定决心般道:“本不想来打扰侯爷,不过想到侯爷和卑职一样都是武人,和卑职是一样的直性子,有几句话在心里放不住,不得不来拜见。”

袁训愕然,就要端起茶碗的手缓缓落下,变成盖住茶碗。向王恩面上打量一打量,道:“请说。”

“侯爷您凡事收敛也罢!”可能武将全是中气足的嗓门,王恩这话掷地有声。

袁训眸子先是一紧,眸光针尖似聚起,神气全在那一线里,似要看穿王恩又没有去看时,眸光松开笑了笑。

他本来就是能听任何话的人,这就摆出虚心请教。人家都上门来指点,当主人的怎么能拒绝?袁训语气放温和不少,缓缓道再说:“王大人请把话说明白。”

王恩仿佛轻轻松一口气,又仿佛是一直防备袁训发怒,这见到他肯听,松懈不少。他面上现出殷勤,身子也往前探了探,由刚才的昂扬武将这就有些鬼头鬼脑,袁训微微笑着,听他说的不是军事,也不是官场,而是一开口就说到加寿身上。

“让寿姑娘不收敛,这不是侯爷您不收敛吗?”

袁训更笑了笑,看上去亲切也多出来,人还坐着,但向王恩拱拱手:“有道理。”

这像是一个鼓励,王恩更大了胆子,笑容更是热烈,如果有个不熟悉的人从外面进来,只看王恩面上的笑容,指不定以为袁训和王恩是个知己。

“侯爷,我听说您的时候,是您石头地大捷名扬军中。先开始我当您和卑职一样,只怕是个粗人。后来一打听,您是探花之才。了不起,您能文能武,能征善战,卑职我佩服到心坎里去了。”王恩把大拇指竖起来。

袁训微欠身子,满面笑容也热烈上来:“王大人过奖。”

“但寿姑娘这事情,您做的确定不对。哈哈,卑职是粗人,说话直,以前上司从不喜欢我,侯爷您不要见怪。”

袁训好笑,能帮我想到收敛二字的人,可就不是粗人。心想听听他下面说什么,半带鼓励:“你我都曾在梁山王帐下,算是同僚。有话明说不必拐弯。”

“那我可就说了啊,”王恩在说以前,往袁训面上又看上一看。得到袁训再次的颔首,他面色一变,谨慎的绝对不是一个“大大咧咧粗人”,认真地道:“您虽然是太后的亲戚,但现在的六宫之主是皇后娘娘!寿姑娘这几天的名气大出天去,卑职京里京外听到的话,像是都只知道宫里有位寿姑娘,都忘记宫里还有别人。”

袁训好像听进去,把头点上好几点。

“再来卑职冷眼旁观,侯爷近些日子寻人吃酒嬉戏,话难免说得不在道理上面。侯爷,您还没有官职呢,您凡事不是还要收敛些吗?”

王恩在这里像是说完,双手扶膝,面上全然是恳切的望在袁训面上。仿佛自己的话是中肯的,要得到袁训的认可。又仿佛要看袁训反不反感。

袁训面色不改,还是刚才的面容。但肚子里暗暗骂上一句,不长眼睛的东西!亏你还冷眼旁观,就没有旁观出来我是什么人!

就袁侯爷自己来说,他认为自己上得去高,也就得了低。在家里闲得住,出门也能忙。他功勋在身,有太后和皇帝的照顾,也不能抹杀有侯爷自己的辛苦。他能撒娇会吃苦,能揽事儿也不怕事。能吃能喝能担能扛能思能想敢作敢当。

收敛二字,也早就在他心里。不需要别人来提醒,更不会在收敛上给人可趁之机。面前这个装模作样,口口声声自己是个粗人,却把自己近来的事情全看在心里,还在心里寻思过,才能出来这一篇深思熟虑话的人,他当自己是什么?

是个倚仗太后权势而登高,登高后还不知足的纨绔?

还是当自己是个军中混几年,粗枝大叶跟王爷萧观表面上的那种人?

王恩虽然没有明指袁训今天让皇上骂的事情,但话里已油然带出。袁训眯眯眼,从他报的履历上来看,他家里在宫中没有人,不能这就知道才发生在御房里的事情。

但是也不好说,像姑母太后在没明说以前,谁又知道袁家在宫里有人。

而他看似贸然登门来提醒自己,其实他自己也说出来,“卑职冷眼旁观”,这个冷眼旁观的人,不会是他,应该是另有他人。

袁训就是没有想到这里,也不会翻脸把王恩骂上一顿。袁侯爷能撒娇能吃苦,能尖刺的跟长公主的孙子骂街,也能虛怀若世上一切的谷。

见王恩直直还在看自己,袁训纵然没有戏弄他的心,也得帮他把眼前这一出演完。当下面容严肃,似让王恩的话震惊得才醒过神,叫上一声:“哎哟!”舌头在嘴里打上几个转儿,好似艰难万分地滚出来话:“多谢,大人教我,”再就满面惭愧:“近来我的确是没想到这这些,没想到不是。”

王恩开心的笑出两声,换上安慰的口吻道:“人逢喜事精神爽,侯爷您宫中有太后,军中有郡王,日子过得爽,想不到许多也是有的。别说是您,就换成是卑职我,也要乐上半天里去,只顾着乐不管别人。人之常情,常情呐。”

袁训又暗骂他几句,你从哪里看到我只顾着乐去了?我金殿上辞国公,代妻子辞国夫人,这全是过明路的,是你忘记了吧?

我背后辞福王府,这个你不知道,可见让你来的人势力也有限。

我为舅祖父才让女儿们去看望他,这是为孝为亲情上面,这个你想不到,可见让你来的人只顾着算计去了。

但,是谁算计自己呢?

袁训心想我得赶紧把这个人打发走,也好看看他背后是什么人。

正要再敷衍几句,说说自己从明天开始就惶恐就不安,关安进来回话:“圣旨到!”王恩手忙脚乱起来,见颁圣旨的太监在外面,他又不能从后门走,就不敢出去,跪在房里面。

袁训换过衣裳,摆香案接圣旨。听太监满面春风的宣:“……命忠毅侯送亲瑞庆长公主……”王恩在房里听傻住。

不对啊。

他慌乱的想,这跟事先猜的不一样不是?事先猜测的忠毅侯渐渐自高自大,他住进王府里,女儿又到处扬名声,都说是寿星托生,这不是自高自大是什么?

事先猜测的由自己上门来劝,事先猜测的…。让这一道圣旨全打乱。

宫里传出来的消息,皇上是一个时辰前才把忠毅侯教训,想他应该沮丧心气儿散的时候,王恩上门。

这倒好,人情还没有落完,这位又成送亲的人。

瑞庆长公主成亲那天福王作乱,长公主花轿是进到镇南王府,但吉礼没成。以长公主身份,不是能草草行事的人,再说太上皇膝下只有这一个没出嫁的公主,皇上也只有这一个同胞手足,这就公主返回宫中,镇南王府洗刷收拾,钦天监捡日子再行吉礼。

这本来没有什么,但皇叔们有好些位,怎么轮到忠毅侯去送亲呢?

王恩面色青一阵白一阵,总觉得有哪里不对时,袁训手捧圣旨进来,向他笑上一笑,王恩知趣,也没听清楚圣旨有没有说不用进宫谢恩,如果圣旨里没说不必谢恩的话,袁侯爷这就要进宫去谢,他不方便再呆,这就告辞出去。

“关安,跟上去看看。”袁训看着他直出书房,静静吩咐下去,关安随后跟上。

书房外面候着的官员们正准备进来贺喜,见两个小子走出来,陪笑道:“列位大人请回去吧,侯爷这就有事要办,宫里也要去,家里也要做准备,今天就不见再客。”

官员们也能理解,三三两两出来。袁训自己轻易都不走正门出入,官员们也是角门里出入。但从正门外面经过时,见到正门气派威严,又都羡慕一回。

他们离去,袁训还从后门出来,圣旨里说不必谢恩,应该是皇帝才骂过他,现在还不想看到他。

至于为公主送亲,想来是瑞庆长公主自己所选,袁训没有细究,进二门打算告诉母亲宝珠这件事情。

问了问,祖母是在南安侯府没有回来,母亲和宝珠在夫妻正房,就往自己房里来。

路上见到春花骤起,春草聚翠,赏心悦目中,袁训把王恩丢开,走一步,想上一步的孩子们。

怀瑜怀璞聪明伶俐,又随父亲爱习武,现在就愿意起早学功夫,是父亲的骄傲。

二女儿香姐儿虽然还不喜欢自己小夫婿,但一天比一天更出落得好,当父亲的自豪。

最小的福姐儿又深得梁山王府的喜欢,当父亲的得意。

长女加寿……当父亲的还是内疚。

侯爷不在家的时候居多,和别的孩子们见的也少。但加寿不在家里养着,这就是不在父母膝下,当父亲的总有失落之感,对余下的孩子们也就能多陪伴,尽量多多陪伴。

总是大了都要嫁人,更别说福姐儿这还没有大,就见天儿的让小王爷萧战盯着。

刁难的岳父加快步子,想着最小的女婿应该还没有走,一般他不到晚饭以后不回去,翁婿还能对上几句嘴,再乐上一乐。

……

“福姐儿真能干,”房中是宝珠的笑语声。

袁夫人温柔和气的嗓音紧跟着出来:“战哥儿也学上来了。”

房里,福姐儿和萧战扒着小炕桌。炕桌低矮,正方便孩子们使用。放在地上,桌上有两碗新蒸的点心,给福姐儿和萧战玩累了加餐。

不冷不热的时候送来,两个孩子就能一手扶着碗,另一只手用勺子自己吃。

袁家的孩子全是从小就自己学着吃,福姐儿用勺子有模有样,总能送到自己嘴里。萧战是跟在福姐儿后面学自己吃,回到家依就奶妈喂,用得不利索,勺子抖动着,费着功夫才能有一勺舀出来。

这好不容易的一勺,萧战正抖动着小手往福姐儿嘴里送。福姐儿衣上掉落的,一多半儿是萧战洒下去的。

袁训进来,就见到萧战又往福姐儿身上倒上一勺。他吐舌头向福姐儿笑,奶声奶气毫不气馁:“我再喂给你。”

福姐儿笑嘻嘻,不会和他生气。手中小勺子也伸过去喂他。伸到一半,萧战嘴都张开,见到父亲过来,福姐儿乐了,半路上勺子拐弯:“父亲吃。”

袁训蹲到女儿身边,张嘴吃了。萧战有点儿傻眼,闭上嘴又去看福姐儿下一勺。福姐儿对着他甜甜的笑,小勺子刚妥出来,刁难的岳父又上来,他本就在女儿身边没有起来,坏坏的把嘴又是一张:“乖乖,父亲还要。”

福姐儿笑弯大眼睛:“好啊。”小勺子又往父亲嘴里去。萧战傻乎乎看着。

第三勺,袁训还是和女婿抢:“乖乖,父亲还在这里呢,”冷不防萧战小跑过来,往岳父身前一站,张开嘴巴:“福姐儿,我在这里!”

把个后脑勺堵住岳父的俊脸儿,把福姐儿手中这一勺终于截到自己嘴巴里。

袁训蹲的离女儿很近,中间夹上萧战就有些挤。他就往后面退一退,多留出一些空间。他脚上是千层底的布鞋,在房中光滑青砖地上退得几无声音。但面前的萧战像脑后生眼睛一样,岳父退一退,他也紧跟着退上一退,那后脑勺不远不近,又是刚才那距离挡住岳父。

宝珠婆媳都莞尔,袁训也觉得可乐,就半蹲着再退上一退,心想这个小子这回总挡不住不是。没想到他退,萧战就退,乌漆漆一头好头发还是挡在岳父面前。

袁夫人和宝珠都唤袁训起来,袁夫人微笑:“不要搅和孩子们。”宝珠眨眼睛:“这是第几个回合?看上去战哥儿又赢了。”

当岳父的不过是和女婿闹着玩,这就起身找位子坐下,看着萧战回炕桌旁边,抓出他的小勺子,小儿女们又你喂我喂,袁训边乐边把公主成亲的事情对母亲和宝珠说,袁夫人和宝珠自然说那天要去。

借着有圣旨,接下来袁训得已不见客人,在房里陪福姐儿玩耍,直到关安回来,二门上请他。

……

“光禄寺欧阳大人府上,我亲眼看着王恩走进去,门外等着有半个时辰他才出来。”关安回道。

袁训皱眉头:“容妃娘家?”

让关安去书房,袁训先没有回房,负手寻个幽静地方散步。

牵扯到宫里,袁训都异常认真。不仅是为了加寿,在有加寿以前袁训就是这样,因为他的姑母在宫里。

后来他教瑞庆殿下念书,认得的太监们多出来,对嫔妃们的争宠手段就不但从书上看到,耳朵里也听到不少。

知道的多,对加寿也就分外怜惜。三个女儿中,香姐儿是不用担心,就是没有太后在,沈渭也不会亏待自己女儿。

福姐儿呢,就从眼前来看,萧战能再找不出几个玩伴来吗?但他偏偏就要跟着福姐儿不丢,不接走福姐儿,他就过袁府来,袁训表面上总和小女婿过不去,其实心里很喜欢。

怀瑜定亲连家,怀璞定亲尚家,双方的父亲交情非浅,小姑娘们可爱秀丽,虽还没有长大,袁训也能放心。

看来看去,就加寿是父亲要放到心坎深处的那一个。宫里的任何风吹草动,袁训都更加推敲。

欧阳容,现封容妃。她的父亲是外官进京,把女儿献给太子殿下。曾得宠过,后来又失了宠。太子即位成皇帝,失宠的姬妾们都重新有宠,袁训可以明白这是表兄笼络人心的手段,对欧阳容的重新得宠就不奇怪。

她虽然封为妃,但父兄弟亲族都没有升官职。她的父亲在太子即位前就是光禄寺任职,现在还是原地不动,这是个司膳的职位,祭祀庆典朝会上管饭的官儿,说重要呢,他管着大家伙儿的饮食安全。说不重要呢,是个厨子头,不是像兵部管战,吏部管官等维持国家正常运转的重要地方。

就袁训从眼下来看,看不出容妃是个很受宠的人,但也不失宠就是。一个有宠却又不是新欢的嫔妃,结交外官,而这个外官还往自己面前来,说上一堆不合适要人情的话,这是欧阳家的心思,还是容妃娘娘也有关连?

想着,无意中转到一片高大的树林子里面。耳边听到脚步声和欢笑声,福姐儿软软的小嗓音:“战哥儿,快着点儿。”

萧战乐呵乐呵:“我快着呢。”

袁训看过去,见到丫头奶妈跟着福姐儿,她们有人手捧着小鱼缸,在最后面的萧战,是跟着他的人,大家捧着渔网和鱼竿,萧战小手握着渔网走,就落下几步。

知道女儿去抓鱼,袁训露出笑容。福姐儿小脸儿上笑容甜美,让袁训情不自禁地想,有他有生之年,他要让女儿一直的这样笑下去,也要让加寿这样笑才行,这是当父亲的欣慰源泉,也是欣慰所在。

福姐儿走累了,让奶妈抱着,就看到萧战还没有赶上来,福姐儿娇滴滴:“你怎么还不过来?”

“我抬渔网呢,我抬着,等下你就好抓鱼。”萧战回答,两只小手更把渔网攥得紧紧的。

一行人从林外走过,袁训都忍俊不禁。

看着孩子们,袁训没来由心花怒放。看着孩子们,他不容许任何人侵犯。哪怕真的往太后面前去哭呢,袁训心想,容妃也好,皇后也好,哪一个让加寿不喜欢,他决不会拿不出主张,任由她们作为。

原地站着又想一会儿,加福打必丫头来找:“三姑娘要侯爷去帮忙。”袁训急忙过去不提。

……

雕梁画栋的宫殿里,春光把琉璃上光反射到院内花草上面,看上去绚丽不可方物。

欧阳容冷冷淡淡向面前的人道:“他又担心的是什么?不是让你早就告诉过这位王恩大人,忠毅侯有太后为靠山,是他理当讨好的人。”

她面前的人半垂身子站着,是欧阳容的兄弟,名叫欧阳保。

欧阳容进宫封妃,和家里人就有个君臣有别出来,欧阳保又是听姐姐说话,椅子离得都远,他就站着,反而还能近些。

低低的声音:“我也这样对王总兵说,但他亲眼见到忠毅侯接送亲的圣旨,他说看着圣眷高,怕他说错话,说我们是不是害他?”

精致的唇角扯动出一丝嘲讽的笑容,欧阳保也同时讽刺的一笑。欧阳容继续冷淡,她冷淡的不是自己兄弟,是王恩的心思。

“告诉他,我们不给他支招儿,他一个新进京的,能在京里知道什么关窍?他要是不相信忠毅侯是他能抱得住的大腿,就寻别家去吧。”

欧阳保低笑:“进京的外官又进来一批,就快多如牛毛。姐姐想,他是往柳家去拜见碰过钉子,又在张贤妃娘家不受重视,最后才往我们家里来拜见,能有姐姐能给他支招,他舍得走吗?”

欧阳容嗤声一笑:“哄哄他。他虽是个粗人,听你回他说的话,还算有几分精明。就是这样,宫里我稳扎根基,外面官员们父亲和你们结交。”

又把眉头颦起,轻叹一声:“我们进京那年跟他一样,处处碰壁,无人理睬。在外官任上,县令都算是一方父母,到京里大员也没有人待见。”

在这里傲气上来:“但又怎么样呢?还是进了宫,皇上还是往我这里来。这起子外官让他们知足才好,不是我们有进京的一段经历,我们家也不肯结交他们。”

欧阳保笑眯着眼睛:“姐姐您自己在宫里,自己处处小心。多哄皇上喜欢,早生个皇子下来,这根基就更妥当。”

“这我知道,你们帮不上我的忙,我自己有算计。”欧阳容说到这里,把眉头挑起,神色凝重:“所以这些人要安抚好,他们以后能中大用。就是眼面前,很快也就可以用上。”

撇嘴角方一笑,外面有人进来回话。认得欧阳保是容妃兄弟,回话就不避他。

“回娘娘,新进的一批宫人让您说中,是太后宫里先挑。”

欧阳容面上闪过兴奋,腾地直起身子:“皇后知道吗?”

“现在应该知道了吧。”

“去看看皇后有没有不喜欢。”欧阳容打发宫女出去,向欧阳保露出喜色。轻而快速的道:“你看,这就要开始了!”抿一抿嘴唇,把兴奋劲儿收进去一半,再道:“告诉王大人,让他等着,很快就能让他如愿。”

……

没过几天,天气更暖。向阳地方栽种的桃花打出薄薄花骨朵,英敏殿下和陪伴们走出御书房,正准备往太后里去,见皇后来人叫他。

英敏殿下奇怪:“母后不应该早就在太后宫里看选人吗?”但是转个方向,先去见皇后。

皇后见到儿子过来,笑容可掬让他坐到身边,摩娑着太子,含笑道:“像是又长高了?”英敏殿下笑道:“您天天见我,天天要说这句话。”

“你现在还住太后宫里,我才能天天见到。等你过完生日,去住太子府,我也就不能天天见你,就不能天天说这句话。”皇后流露出感伤。

英敏殿下不放心上:“那我也天天在御书房念书,母后想见我,让人叫我就是。”

皇后微笑:“你都太子了,还是没想到的地方多。我天天叫你,让你父皇知道,要说耽误你念书,也耽误你成大人。就要长大,自己的事情自己当家,我不天天见你也喜欢,只是有一样,你和加寿也不能天天再见面。”

英敏殿下道:“所以今天太后挑侍候的人,加寿跟在里面挑,我去帮她挑人,我不在太后宫里住的时候,除去太后太上皇以外,也能多出来人陪她。”

“侍候的人是要侍候的,不是陪她玩。”皇后面上现出耐心,在这里就便的提起:“说到这里,我倒能为你分分忧。”

英敏殿下笑问:“怎么分忧?”

“你和加寿算一起长大,我想到,你入住太子府,能不挂念加寿?”皇后说得很是中肯。英敏殿下自以为母亲知道自己心事,也就告诉她:“别的我不担心,我就担心她又乱吃点心。都那么胖了,大了,应该瘦些。我在的时候,我能看着她。我不在,从太后开始全是由着她吃,忠毅侯一家回京,更是由着她才是。”

用手在自己身上比划一下:“加寿小我好几岁,除去不如我高,身子和我一样快差不多。”

皇后心底微微泛起嫉妒,她的儿子和加寿因从小一起长大,所以感情很好。每次说到加寿,英敏殿下开心的样子,总让以前不喜欢加寿,现在认为加寿名头儿招摇的皇后暗生不悦。

但她不会告诉自己儿子,她反而笑容加深,像是很喜欢儿子和加寿亲厚,同时接着英敏殿下的话,道:“所以你看,我把柳廉柳仁给加寿,你看好不好?”

英敏殿下啊上一句,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。

“柳廉柳仁是母后最得力的人,侍候上最会用心。您给了加寿,您这里怎么办?”英敏说到最后笑起来。

太子是皇后亲生,皇后的人没有一个是不会讨好殿下的人,柳廉柳仁得皇后重用,更是把殿下巴结到天上,英敏殿下看在皇后面上,也对他们另眼相看,内心里先高看一眼,自然认为他们不错。

英敏殿下很喜欢:“我以为只有太后和姑姑最疼爱加寿,没想到母后您也疼爱她。”

“这不是为着你?”皇后堆出笑容。

她的儿子还看不出来皇后是一片心思为自己。

皇后早就想给加寿身边放她自己的人,把加寿姑娘的性子扭得向着她。但她以前是太子妃,在宫里不能作为,又加寿的事情件件是太后做主,太子妃只能干看着。

现在则不一样,皇后是六宫之主。又有初进宫,太后还掌部分宫务,嫔妃们又风生水起,皇后再不把加寿姑娘系住,就少一份助力。

皇后对袁训是先入为主的不喜欢,先入为主的事情,一般会在主人心里盘根错节,真相出来以后,也还野火烧不尽,春风催又生。但皇后又知道忠毅侯是皇帝看重的人,以后会是得力的外戚,她现在不把加寿弄好,她不放心。

正好宫里进人,正好各个宫里都进人,也一定是太后宫中先选。太后是让皇后先选,但从皇帝开始都让太上皇太后先选好人,皇后自然不敢抢先。也就这不敢抢先,皇后反而生出主意。

柳廉柳仁本就是皇后打算塞到加寿身边,加寿还小,身边人怎么教她就怎么学才是。但怕太后不答应,这就先和太子说过。

英敏殿下没有疑心,这就说好。皇后柔声地笑:“只怕太后不答应,母后我呢,又怕送进宫的人固然个个好,但还没有进宫侍候过,加寿到时候有不如意。”

太子殿下眉头微耸:“有我呢,我来告诉她。”这就皇后和太子一起成行,往太后宫中前来。

……

太后宫中今天除皇帝外,人算齐全。

嫔妃们早早就到来,陪着太后说话。太后又宣来袁夫人、宝珠和袁训。孩子们自然不少,有福姐儿在,又多来一个萧战,这会儿难得乖乖坐着,准备看太上皇和太后挑侍候的人,姐姐加寿是趁在里面挑选。

各宫里侍候的人,本来是分派。皇帝纯孝,怕分派的人太后不喜欢面相太上皇不喜欢他们说话,就让太上皇和太后看上一看,看得中相得中,再留下来不迟。

这是皇帝件件事情不能委屈太上皇和太后的意思,也有昭示天下孝道为先的道理在内。皇后认为加寿应该听她的,也是觉得加寿应该向她尽孝心。

这就大家全坐好,任保让带头一批的人进来。

十几个小太监,都生得眉清目秀。太上皇很满意,相中两个留下来。让太后选时,太后就轻拍加寿肩头,加寿是小杌子坐在太后膝下,仰起脸儿来看时,太后道:“你来挑上两个,看你会不会挑。”

英敏殿下见说,自告奋勇过来,到太后身边站住:“加寿,我来帮你。”加寿点点头,说了一个好字,向余下的小太监们打量,手指中间一个,学着太上皇刚才的语气:“你是哪里人?”

寿姑娘从事实上说,真的算是宫中比皇后还要出名的人物。那小太监机灵,跪下就谢:“多谢寿姑娘青眼,奴婢是福建人,但奴婢的娘是山西人。”

加寿有点儿开心,向太后看看,脆生生道:“他是山西人呢,”旁边的人见到,就都看出来加寿姑娘这就算相中一个,太后也看出来,还是让加寿自己拿主张到底:“你说。”

“那我…。”加寿说到这里,英敏殿下同时与加寿出声,太子摇头:“这个不好。”加寿歪脑袋望过去:“怎么着不好?”

太子看着小太监:“额头高,忘性高。下巴尖,讨人嫌。”

加寿怔住,她小太子好几岁,太子算是小少年,寿姑娘不折不扣还是个孩子。又是从小一起玩,英敏殿下从不骗她,面前小太监又多,加寿就没放心上,嗯上一声,又相中一个,手指住问:“你家是哪里人?”

这个家是哪里人,和相得中全没有关系。不过是相中外形,问上一问随意做个了解。那太监也回过,英敏殿下又摇头:“不好,”

加寿又侧面庞看他:“这个也不好?”

“耳朵长,哭断肠,鼻子大,气性大。”

太上皇和太后呵呵笑,都说太子今天很淘气。加寿觉得没意思上来,不肯再挑,嘟嘴儿问太子:“那你说哪个好?”

太子笑嘻嘻转到太上皇和太后面前,恭恭敬敬回话:“进宫的太监全是受过教导,学过侍候的人。但我不放心。一来他们没有学过侍候,二来寿姐儿还小,容易受人引诱。”

加寿把嘴儿噘高些,这不是好话。

太后向太上皇喜欢的道:“太子是为加寿着想。”太上皇问太子:“依你,是怎么样?”太子笑道:“我就要离开这宫里,最担心的一件事情,就是寿姐儿又要胖。”

加寿小手刚握住一块宫点,闻言扮个鬼脸儿,继续吃起来。

“所以我向母后讨来两个人,母后的人全是会侍候的,也能帮我看着寿姐儿不再乱吃东西。”太子说到这里,看到加寿手上的点心,太子皱眉头:“你又吃上了?到饭点儿还吃不吃?”加寿再给他第二个鬼脸儿,胖嘟嘟脸蛋子随着晃几晃,小手又摸上第二块点心。

关于加寿的胖,袁家的人是都不担心。宝珠生下好几胎孩子,是胖过的,知道怎么能瘦下来。再来女儿还不到七岁,胖些也没什么。

袁训呢,也是知道瘦下来的法子,他和宝珠同样心思,女儿再大些再瘦不迟。

袁夫人和太后就全是加寿胖些,她们认为健康。也是持现在不是十四岁,虽胖无妨。

英敏殿下身为未婚夫,说加寿胖,是他念书后,看过惜福养生的书,自作主张,也有自以为是在内,以前是拿加寿开玩笑,说她胖。在今天是提出来作为一个缘由,好把母后的一片好意给加寿,在太子此时来看,自然是一片好意。就把加寿的胖渲染再渲染:“不许再吃。”

加寿把点心塞一块到他手上,太子啼笑皆非说不要,加寿一定要给他,太子躲开,加寿握着点心跟上去,太子跑开两步,加寿跟在后面就追…。他们玩得开开心时,太后不易觉察的冷冷一笑。

从皇后那里讨来的人?

真是好笑。

太子和加寿是相处的好,但太子诸事也早由祖母安排习惯,他又正苦攻书籍,是按储君来教导,太子身份已定,教导上重新指人,应该教的全是治国才是,再说太后还在,太子平白无故怎么会想到为加寿去讨人?

就讨人,不向太后讨,不向皇帝讨,倒向皇后讨?

太后心想当我是傻子吗?我也还没有老糊涂不是。

她本心自然是不会让加寿要,正要开口说话,太上皇把她的手轻轻一捏,太后微怔,袁夫人又看出太后心思,袁夫人抢先道:“太子殿下关心寿姐儿,是她的福气。又是皇后娘娘肯割爱,寿姐儿这是怎生修来。”

宝珠也同时明白,送来两个侍候的人,必然是皇后的意思。是怎么由太子嘴里说出,这不用去细究。

要是不收,得罪皇后,太子也不会喜欢。太子固然不会这就表露不悦,但这算一件事情,以后皇后提起,难免离间太子和太后亲厚。

见母亲进言,宝珠也转过来,向太后陪笑:“太子殿下赏赐,这怎么当得起。”太后看看袁夫人,又看看宝珠,最后看看一言不发,却把笑容打起的袁训,姑侄不知交换的什么眼色,太后在这里不会记得拖累忠毅侯,和侄子对看了看,露出笑容。

缓缓地说了一个字:“好。”

加寿追着太子直跑到殿室外面,在外面嘻嘻哈哈笑声一片,殿内,袁夫人带着袁训夫妻向皇后叩头道谢。皇后还道:“不是太子向我讨,我还舍不得给。”太后勾起嘴角,微微的像是一个笑容。

……

欧阳容回到自己宫里,就兴奋的不能自己。果然,让她猜中!皇后必然要对袁加寿动点儿什么手脚。

她安插人给她!

这是所有人都能看出来,这不是太子意思,这是皇后意思才是。

太后能喜欢吗?以后加寿姑娘能喜欢吗?喜欢的,可能只有皇后自己和太子殿下,再就是容妃娘娘。

欧阳容眸中现出狠厉,心思回到以前。

她初进太子府的时候,十分懵懂,不懂得手段,也不会结交,如果没有太子殿下不时的宠爱,觉得日子比黄莲还要苦。

又是一年过去,容妃不再是以前的姬妾欧阳,也深知道成为人上人,才能摆脱更多的刁难和陷害。

她要一步一步走下去,结交外官,稳在宫中。成为那人上之人,成为冠宠六宫。

唤贴身宫女进来:“对你说过的那件事情,可以办了。”

宫女出去,欧阳容长长呼出一口气,想到结果,又兴奋的不能自己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