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八十一章,福禄寿喜同进家/侯门纪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欧阳容安排事情的时候,太后宫里的客人早就散去。太上皇悠然自得,捧着一卷书看,太后坐他旁边看窗外春花,太上皇没有解释,太后也没有再问。

太后明白过来,就不需要太上皇再说什么。

……

袁家。

袁夫人、袁训夫妻,和看老侯刚进家门、刚听说的老太太都在,大家轻声在商讨。

袁夫人淡淡:“不收下,皇后还有别的法子,不如收下,寿姐儿虽小,但还有太后在,暂时后面就再不会有别的主张出来。”

老太太也认为收下是对的,但眉头不展,有一个主意出来,就立即道:“不然,把寿姐儿多多接回来住,也是一个办法。”

宝珠体谅祖母关心加寿的心情,微笑反驳:“那侍候的人也是一样的要跟到家里。”

老太太恍然一声,带着懊恼道:“是啊,侍候的人在太后面前,还是侍候人,到家里来就不一般。加寿还小,也还不能挟制他们。”

说来说去,加寿暂时还小,幸好还有太后。虽然这里全是一家子自己人,袁夫人有一句话儿也不能说。

袁夫人暗想,宫里固然是还有太后,但太后已上年纪。太子妃成为皇后还没有三个月,就生出左右加寿的心思,以袁夫人想皇后,最好的就是她想左右加寿,最坏的就不敢再想,袁夫人一向平和安宁的人,把眉头也颦起来,带出来愁眉不展。

宝珠呢,也有一句话儿不能说出来。

宝珠暗想,以前担心呀,怕女儿受委屈啊,该出来的事情一件不少。宝珠还在闺中的时候,虽有主见,但仅限于以后有个良人,找一份安宁日子。

直到她嫁给表兄,天地大出来,视野也开阔。边城独居,威震舅父府,抗敌守城样样来得,人也随着刚毅渐现。

想旧年里打发人海外做营生,为女儿谋后路。今天就更胆气豪气一起上来。想加寿生得聪明伶俐,又有一般人没有的大福气。宫中已呆好几年,一天一天就要大起来,前面有路去踩平,前面有江去渡过。

担心皇后还要有什么出来,就能担心出一片平坦?宝珠不动声色,告诉自己,不怕!

袁夫人没有看宝珠,只想自己的心思。宝珠也没有看袁训,也是只想她自己的心思。

这个房里的人,全是能独力支撑的人。

袁夫人,是毅然下嫁袁父,在袁父生前,他体弱多病,闲言大多都是袁夫人在听。

宝珠,更是不用怀疑。袁训大多不在家,祖母和婆婆也有不在身边的时候,全是宝珠一个人支撑。

老太太更不用说,在她寡居的日子里,虽然有当时的南安侯照顾,但侯爷人离得远,流水般岁月还是老太太自己过。

她这会儿颦眉想心事。

袁训,更不用说。

他十二岁就当差,虽然有当时的中宫和太子百般照顾,但直接面对事情的人,是侯爷自己。

袁侯爷都能干出女儿定亲,他跑回京里来诉委屈的事情,天大的事情下来他也一力承担。

这就先安慰长辈和宝珠:“祖母不用担心,母亲不用担心,皇后娘娘这是看重加寿,这是件好事情。”

哪怕在袁训心里再不满意,嘴上也是这样的劝慰。

安老太太忙摆出笑容:“侯爷说的是。”

面前的好孙婿,老太太什么时候见到,什么时候满意。看看他生得该有多好,顶天立地的好男儿,又身在这王府旧居里,背后辉煌衬出他一身芝兰宝树光,只要有他在,老太太想永远不用担心寿姐儿。

袁夫人也慈爱的笑着,答应着:“你说的是。”袁夫人为儿子满意,就为丈夫自豪。这是他的孩子,才生得这般能干这么能担这么的疼爱孩子们。

袁训和宝珠每每疼爱孩子们一分,袁夫人就要想到如果祖父还能在世,也会是这样的宠着孩子们,这个可敬的妇人,由儿子媳妇身上看到夫妻不能共同渡过的一段岁月,再陶醉其中,不能自己。

袁夫人暂时安心,向袁训宝珠微笑:“有你们呢,我能放心,不会让寿姐儿受屈就好。”

宝珠更是抿唇笑,这是宝珠的丈夫,他上心的是宝珠的孩子,宝珠寻几句话出来,也来安慰袁训:“有侯爷在,就没有什么是要担心的。”

房中暖乐融融,老太太先嚷出来一句:“宝珠说得好。”大家一笑,这就散去。

袁夫人回她房里,老太太回她房里,房中独留下袁训和宝珠夫妻。、

宝珠妙目流盼,会心会意的微笑。

夫妻成亲数年,算是聚少离多。但表兄为人,宝珠是早就明白。

他怎么会坐视加寿受哪怕子虚乌有的不如意呢?

她的眸光写着十足的你不管做什么,宝珠都陪着你,袁训一看也就明白,侯爷负手低低一笑,什么话也没有说,点一点头,边往外面走,边吩咐丫头:“备马,我要出门。”

袁训从前面角门出去,老太太从后面角门出去。

装着回房的安老太太能自己调动家里车辆,有一辆车从早到晚在角门上,预备着老太太出门拜客,或是送客人。

南安老侯病重,老太太为了看他,更是出门得勤快,有时候只送个药就回来也不用告诉宝珠。这就悄悄又溜出门,上车再往南安侯府里来。

老侯正在院子里吹春风散步,见到妹妹慌里慌张又来,失笑道:“盯着我喝过药走的,这又跑来,敢是加寿又挂念我,让你来盯着我用饭?”

“你的加寿可想着你这老侯爷呢,所以哥哥你赶紧的好吧。加寿心里有你,你的心里倒没有她!”

没头没脑的话,把老侯说愣住。

老侯纳闷:“我几时心里没有加寿呢?”

“哥哥你心里要是有寿姐儿,就不要再装病扮弱吧。我的寿姐儿在宫里出大事了,侯爷是能干的,宝珠是得力的,亲家太太是可心的,太后是慈爱的,但万般儿都齐全,也还差上一个老侯爷。哥哥你再当病人,我的寿姐儿就要吃足委屈。”老太太说着伤心。

这是她的娘家,这是疼她一生的兄长。老太太这也算撒娇,不过她自己不会承认就是。

取帕子擦眼角泪,一五一十的把话告诉老侯,最后还是抱怨他:“哪有功夫给哥哥你生病去,这一里一里的就要上来,皇后如今是六宫之主,太后也须让她三分是不是?太子殿下也不能说什么,再说我听过就知道,这是皇后先说动太子殿下,再来摆布,你赶紧的出主意,再也不能当病人!”

老侯听过,是没有老太太那样慌张。

他反而更镇定沉睿,嘴角边有笑容缓慢而出。老太太以为老侯想对策,就只望过来,而不再说话。半晌,老侯慢慢道:“这么说,我还死不得?”

“那宫里有如龙潭虎穴,加寿一天不安稳,你一天死不得。”

老侯向着老太太,兄妹相视一笑。老侯稳稳地道:“那我嘛,还是继续中用吧!”

……

“伙计,你们这里什么菜最难得?”冷捕头和袁训在酒楼里坐下,冷捕头就叫来伙计问他。伙计来了兴致,看这两位衣着不错,带的都有好玉佩。开口就问贵菜,这是大主顾上门。想打赏也会多才是,一张嘴,麻溜的往外报。

“我们的名菜是熊掌鹿尾,八大山珍十大海味…….”

袁训抬手止住伙计:“不用报了,”对冷捕头笑谑:“我今天是诚心挨宰,你今天是诚心宰我,让伙计上最好的菜,最好的酒就是。”

“好嘞,”伙计信以为真,答应一声就要走。冷捕头把他叫住:“回来回来,”伙计眨着眼皮子:“您别担心,我们铺子里有五十年的酒,埋在地里面,现给您挖去。”

冷捕头失笑:“我不担心,你挖出来我不爱,这钱可不给你。”

伙计陪笑:“客官您说,小的听着。”

“来五斤上好牛肉,一个猪肘子,再四碟小菜,酒就你们柜上中间那牌名上的,就这个就行。”

伙计听完就傻了眼,袁训笑个不停,打趣着他:“几年不见,你这还是老脾性,牛肉就能把你打发。”

冷捕头淡淡一叹,自嘲似的,随即才有笑容出来,自己调侃自己:“我是穷人的命,穷人的口味。有牛肉最好,猪肘子解馋。怕你现在胃口刁,你现在是暴发户,吃肉你要说俗,那青菜可全是给你要的,我可一口不吃。”

见伙计听呆住,还在旁边不走。冷捕头作势轻拍桌子:“这里不做生意是怎么的?不做我们换一家!”

伙计吓了一跳,赶紧说着有有,走出这包间。

帘子放下,冷捕头就问袁训:“说吧,你想折腾什么?”

“我……”袁训只说一个字,忍俊不禁:“老冷,你把我看得忒低,兄弟找你喝酒,在你眼里就是有事找你不在?”

冷捕头眯眯笑:“没事找我?好好,等下你要问我话,我可一个字也不说。”袁训笑骂:“天底下老滑头就数你最奸。”

“本来嘛,没事情你也不找我,侯爷你如今门楣高,你要是住个侯府我还敢去,王府五间大门晃我眼睛,我也不敢去寻你。”冷捕头一脸的尖酸。

袁训莞尔:“看来又有闲话落你耳朵里,看来我寻你太晚,也罢,以后我一天寻你一回,听你说古记儿,你看可好不好。”

冷捕头斜睨他:“我是不怕你寻,我怕你寻多了我,接下来在宫里折腾,皇上第一个就疑你,你可就算是搬石头砸自己脚。”

“噗”,袁训喷出笑,不笑时就无奈般的佩服:“好吧,你是京中老鼠洞第一,没有你不知道的。让你猜着了,我是有事才找你支招,支完了接下来咱们少见面吧,免得疑到你也疑到我。”

冷捕头嘿嘿:“你总算肯承认。”

“不承认也没办法,事情你应该听说。”袁训微有怅然。

冷捕头稍有正容,微笑道:“也许,那位真的是看重的意思。”

“我知道,也有这意思。但她再接着看重下去,我岂不担心?得有个两全其美的法子,让她收手,以后也不会再看重才好。”

听完,冷捕头坏笑:“你看我会帮你支这个招儿吗?”

袁训冲他晃晃面庞:“当然不会。你也呆了不是?是你先提出来,我老实回答你。拿你和以前一样当兄弟看,你也不想想,我会寻你出这样的主意吗?”

冷捕头让呛,半点儿不生气,喃喃自语:“那你寻我是为什么呢?”

“你先告诉我,除去这位,还有什么人是你顾忌的,你先对我说一遍,我以后找你也避开这些人。”袁训对他坏笑。

冷捕头又自语:“几年不见,愈发学的奸滑。当兵还真是出息人,不过不是我夸口,除去皇上娘娘太上皇太后和太子殿下,是了,还有你的寿姑娘以外,别的人我全不放在眼里。”

袁训含笑,认真听着他自语完,冷捕头把胸膛轻拍,大模大样:“别的人,你随意的问。”

桌子菜还没有到,但碗箸已安,袁训用筷子沾茶水,向桌上写了一个字。

容。

冷捕头一看,轻松起来,也快活起来:“你要打听她?你不早说,这简单简单。”袁训悠然:“老冷,兄弟我也提你一声,我问你的,哪有简单的?一,你要是现在不敢说,还来得及。二,回去你反省反省,是不是还有不简单的人,让你当成简单给错过去。”

冷捕头失笑:“你是寻我问话的,这倒成了我欠你人情。”脚步声在楼板上过来,冷捕头住嘴,见是小二送菜上来。

牛肉猪肘子,酒楼里大多现成,早做好一蒸就得。小菜也送上来,酒斟好,小二得了赏钱下去,冷捕头重拾刚才话题。

眯着眼,看似懒散得没有骨头,坐也像堆在那里。语气紧凝,却是小心严慎。

“你要听的,应该不是他家什么官。也是的,现在什么官有什么打紧,要紧的是人品性格,就像袁侯爷您,初一见你的时候,我就知道你有出息,那神态跟琉璃珠子放光,到哪儿都埋没不了你。”

袁训给他倒上酒:“你就胡扯吧,反正我最近闲,有功夫听你拿我取笑。”

冷捕头咧咧嘴:“不是取笑是实话。难道不是吗?是块玉,放泥堆里也放光。是个蜡烛,点完也就完了。”

袁训寻思下:“有道理。”

“那些个顺着裙带上去的,别看现在能得意,时候一长你再看,他们还能呆得住呆不住?那光华世面上,得自己有光华才能长呆着。远的不说,就像你的老对头柳家,”

袁训干咳两声,把冷捕头打断,骇然地笑:“咱说话当心点儿行不行?”

冷捕头又坏笑,一口答应:“行!老丞相已做古,侯爷你这就打遍朝堂无对手,”袁训白眼他,冷捕头又坏笑:“这个也不能说,那就只能说说柳家的破落子弟们。”袁训失笑:“这个能说。”

“老丞相去世,侄子们争着为丁忧。要说丁忧这是古理,最早只为父母祖父母等直系尊长,到后来丁忧成风,兄弟姐妹丧也如此办理。本朝柳侄子们这样办事,大面上是寻不出错来,但仔细一想,全是做给皇后看的。”

袁训在听到“柳侄子们”时,就忍不住一笑,这坏东西故意少说一个字,把柳家侄子们这话全变了味,听上去像是他家的侄子。

又听到后面说是摆样子做个看席面的,袁训微笑:“这说得也是。”

冷捕头不怀好意打量他:“所以,以后,你家指不定也出这样事情,有那一天,侯爷仙去,”袁训把拳头捏巴捏巴出响动,冷捕头又咧嘴:“你别恼,在你前面我早走了,你想找人也找不到我。”

袁训摆手:“你认真的说,别乱插话题。”

“不是乱插的,是挨得着的。”冷捕头呷一口酒,看上去他自己是有滋又有味,啧巴下嘴,继续道:“这就挨得着我刚才说的,是块玉怎么都放光,不是块玉,这都和柳至挤着去丁忧。”

袁训来了精神:“你骂他我爱听,”笑容可掬:“再多骂几句不是。”

“骂他你又不进钱,骂他不过是皇上都不解他丁的是什么忧。皇上正要用人,寻他几回不出来,娘娘恨得只怕咬牙,娘娘眼前无人可劝,娘娘自己出个主意,”

袁训眼睛一亮,但是故意道:“咦,你不是不能说吗?”

“哈哈,这是有关连的,这就带出来。”冷捕头打个哈哈,舌头一卷,话题就转回去:“你要问的那家就是这般,宫里无根基,先是得宠,京外来的事事儿不懂,就失了宠。这又有宠,有宠又如何?无子到最后,总是凄凉。”

袁训语带双关:“这事情可不能办。”

冷捕头继续疯疯颠颠哈哈不断:“啊,有子又如何,柳至一丁忧,事情像是不对,哎,我说侯爷你拳头硬,几年前打得京里老鼠洞都翻个过儿,你怎么不去寻他事情?”

袁训见缝插针地笑话他:“就那时候把你翻出来晒晒日头的不是?”

“我说找不到可恨的人,原来在这里。你把我翻出来,你倒是再塞回去,害我晒脱皮,回家去老婆都不认。”冷捕头皮头皮脸,见袁训倒酒,又一碗酒下肚,再道:“这外面无人,里面也难。你都看到,你这样大的福气,还要来寻我说话,何况是你要问的那一位,和我不能说的那一位呢。”

袁训揶揄他:“你也没有少说。”

想这个人今天说的实在不少,看来袁侯爷还能在他眼睛里呆着,袁训着实的感激。这就安心不少,打迭心思陪他,和他痛醉,各自回家。

……

第二天起来,袁训坐到书房里,着实的把冷捕头的话寻思,越想越有道理。

这个人看似胡言乱语,其实句句切中弊端。

皇后娘娘现在没有丞相可以依靠,柳至又丁忧很少进宫,不管是她自己出主意也好,别人出主意也好,都好不到哪里去。

她无人可以依靠,唯有太子是知心人。她想“看重”加寿在情在理,但不能让她随心所欲的在情在理是不是?

又欧阳家,冷捕头说得更中肯。

宫里再得宠又能怎么样?外面没有人,使不上劲,有子无子也都那样。

无子的事情,袁训不敢办理。有子呢,有一个老太妃和福王就是前车之鉴,袁训有把握相信当今不会再纵容出一个福王。

冷捕头也想到这里,也就大胆的说话:“有子又如何?”

又说玉不管放在哪里都放光,袁训凝眸,以他和欧阳家见过的不多几面来看,他看不出是什么独特奇才。

人才这东西,像柳至忠心正直,苏先桀骜不屈,袁训善和稀泥,尚栋最能捣鼓东西,连渊等等,都有特长,太子早就纳入麾下。

出名太子党们没有欧阳家的人,有几分能耐也就能一眼看出。

但是不能大意啊,袁训由欧阳家想到王恩,而皇后送人再想到太子先行答应,觉得头脑发涨时,外面小脚步“噔噔”,袁训顿时清醒,他不心爱的小女婿来了。

这小步子走得格外有力,和怀瑜怀璞又不一样,又因为是小孩子,只要侯爷没有客,没有人通报的就进来,只能是萧战。

果然,没一会儿,萧战进来。在门槛内晃晃脑袋,呲着小豁牙,嗓门儿粗,还有奶声奶气:“岳父,给!”

小手握着一个烫金帖子,送到袁训手上。

袁训打开来看过,问他:“为什么事情你家里请客?”萧战见问,凑上来,手指到最后一行字上面:“不是我家里请客,是我请客,战哥儿我请客!”

请帖落款上面,写的是萧战的名字。袁训见到他一指就中,想到他还会写字,会认也算难得,不由得心生喜欢。

“为什么事情你要请客?”袁训逗他。

萧战绷起小脸儿,不肯现在就说,只道:“等岳父您去到,您就知道。”小怀里鼓囊囊,萧战按上一按,对袁训咧嘴儿一笑:“岳父换衣裳,我去给福姐儿送贴子,我们就出来。”袁训大乐,今天没刁难他,道:“你慢些儿走,出来也慢着些儿,我等你们。”

“好的。”萧战摆摆小手,摇摇摆摆的往内宅去。

很快,从老太太开始全换过衣裳出来,全家往梁山王府去做客。在王府门外下车,见到连夫人带着女儿,尚夫人带着女儿,小沈夫人带着儿子也正好下车,问上一问,原来全是小王爷下贴子请来。

都猜测请客的原因,进来见到世子妃,世子妃笑而不答,只道:“等会儿你们就知道。”请他们先入席去坐。

大家全坐好,萧战板着小脸儿,背负双手,看上去好肃穆的走出来。他的祖母梁山王妃见到,先喜欢得不行。说一声:“这个孩子真是聪明,想的周到。”萧战装模作样清嗓子,世子妃明显的和王妃使个眼色,梁山王妃忙闭上嘴,一个字也不再说。

客人们看在眼里,都活跃起来。争着道:“还卖关子?是战哥儿有喜事?”萧战一本正经的点着小脑袋,还用了一个书上的话:“诺。”

大家笑起来,萧战晃着脑袋,往外面嚷上一声:“上来!”随着他的话,厅的两边出来十几个人。

有高有矮,有大有小。年纪最大的,白发苍苍,年纪最小的,口水哒哒,把个手指头放在嘴里咬。

老太太乐道:“我先猜,这是战哥儿让人演戏给我们看是不是?”

萧战摇头,拖长了嗓音:“不是。”

连夫人凑趣:“我猜到了,这是战哥儿要习武。”

萧战摇头,拖长嗓音:“不是。”

尚夫人也猜一出,小沈夫人也猜,都没有猜中。萧战乐颠颠儿,福姐儿坐在母亲怀里,萧战过去,把她抱下来。

小王爷大福姐儿一岁,又有力气,又有宝珠护着,不费力气地抱下福姐儿,又得到满堂喝彩。

小沈夫人就势同儿子悄声:“你也这样疼香姐儿好不好?”沈沐麟摇头:“不好!”继续看萧战和福姐儿。

两个小孩子手扯着手,走到厅口上,萧战另一只小手一招,向福姐儿道:“福姐儿,你随意的挑人吧。”

“哈哈哈……”袁训头一个笑出声。

连夫人等人还不能明白过来,梁山王妃喜滋滋儿说出来:“战哥儿回来说宫里给加寿挑使唤的人,战哥儿说他也要给福姐儿挑人。”

“哈哈哈……”大家一起笑出来。

小沈夫人抓住机会,又试图说服儿子:“咱们回家去,也给香姐儿挑人好不好?”沈沐麟摇头:“不好。”

厅口上,加福很喜欢,她昨天见到姐姐挑人,最后和太子玩得在一处,是件很好玩的事情。这就学着姐姐的样子指一个人,笑眯眯:“我要这个。”

萧战就看过去:“额头高,忘性高。下巴尖,讨人嫌。”

袁夫人正在喝茶,都喷自己衣服上。这是太子昨天说过的话,萧战学了一个十成十。

福姐儿也很入戏,记起来太子昨天有这样的话,就换一个再指:“那我要这个。”萧战再看过去:“耳朵长,哭断肠,鼻子大,气性大。”

袁训啼笑皆非,这孩子记性真是好,没错一个字。

福姐儿忘记下面应该说什么,颦眉头看萧战:“那,我要哪个的好呢?”萧战小手一挥,颇有几分祖父点兵的气势,道:“这些都不好,你等着,我有好的送你。”松开福姐儿小手,一路小跑进去,没一会儿,吭哧吭哧拖出一个大包袱来。

那包袱有小王爷小身子般粗,在他后面跟个小山似的,应该是不让人帮忙,两个家人扎着手笑跟在后面只看着。

小王爷拖几步,觉得累,扭身子面朝前面,把个包袱一角在背上扛着,跟个拉车牛似的往前拖着出来,大人们都觉得有趣,看得都很认真。

福姐儿见到迎上来,小王爷这就少拖几步,丢下包袱角,蹶屁股打开,一堆的玩的东西出来,萧战双手一展,道:“这些是我心爱的,送给你,陪你玩。”

宝珠凑到袁训耳边:“这孩子多有心,你以后多喜欢喜欢他吧。”袁训闪动笑容:“我现在就很喜欢他,你就没有看出来?”

连家的小姑娘叫出来:“我也有东西送给瑜哥儿。”尚家的小姑娘也惊天动地地叫:“我的东西,也送给璞哥儿。”沈沐麟笑眯眯:“我的我自己玩。”

福姐儿拍着小手,欢欢喜喜,和萧战向玩具堆里翻找着,萧战拿一个给她,就要解说一句:“这是母亲给我买的,送你。”

“这是父亲给我寄来的,送你。”

“这是…….”

梁山王妃不用别人夸孙子,她自己先夸:“看我们多机灵,在宫里见到,这就会办。”连夫人和尚夫人也交待女儿:“把你们的好东西也给怀瑜(怀璞)。”这里面只有小沈夫人气得干瞪眼,最爱抢话说的人,这就一个字也说不出来。

眼睁睁看着那一对小儿女们开开心心,她把眉头都展不开。

…….

没几天,是公主出嫁的日子,袁训一早带着全家进宫。

……

宫中喜气洋洋,正值春暖花开之际,春花还开得不多,花房里花搬出来摆设,处处香薰阵阵,花香迎人。

袁训先去见过太后,太后今天又把不要侯爷来见给忘记,笑呵呵的让他坐下说话。张开怀抱,袁怀瑜袁怀璞先过去,在太后怀里滚上一滚,走开,让给二妹香姐儿。

宫缎大红牡丹喜庆纹宫衣,香姐儿占据一边,招呼妹妹:“加福你在这边。”加福一上来从来是两个人,萧战和她手扯着小手进来,太后怀里顿时满当当。

没一会儿,又来几个小皇子。太上皇向太后瞄一瞄,太后拍拍香姐儿和福姐儿:“玩去吧,香姐儿和福姐儿萧战走开,太后又抱几个皇子在怀里抱上一抱,皇子们也跑开去玩。

袁训送亲,出门前就打扮得格外好。太后还不满意,让人取出一件宫衣,淡紫色绣花,袁训换好出来,就是皇后也暗中赞叹,不得不说忠毅侯生得就是好。

春光喜色中,忠毅侯面容俊俏,竟然像最狷狂的那一枝子花。

太后也喜欢,和袁训有一句没一句的说话。袁怀瑜袁怀璞跑进来见到,来问父亲:“为什么换衣裳?”

太后笑道:“你父亲送亲。”

袁怀瑜想上一想,道:“那我也送亲。”袁怀璞眨眨眼睛,也是当成好玩的事情,走上去告诉太后:“我也要送姑姑。”

几个小皇子们在身边,袁怀璞以为跟约打仗似的,问他们:“送亲,你们去不去?”小皇子们七嘴八舌,也以为是跟玩打仗似的,人多了好玩:“我们也送亲。”

太后正笑着说不能去,太上皇却觉得不错,道:“瑞庆是我最疼爱的公主,她今天要走了,从此就是婆家人,都去送送吧。也让镇南王府看到,这是我最心爱的。”

小皇子们得这句话,吵得宽阔殿顶都似能翻开:“换衣裳,去送亲。”还有几个,他们的兄弟们在外面玩,跑出去问:“送亲去不去?”

语气跟说打仗去不去一样,皇子们中有说去的,也有说不去。

加寿听到,跑来说她也要去。本来加寿就是和上一回公主成亲一样,打算长街上去看热闹,再往镇南王府看姑姑拜堂,这就长街不用去,直接也送亲。

太后欣然,觉得这样更添喜气,一面让人取宫衣给他们,一面打发人告诉皇帝。皇帝听说,也是微笑:“长公主出嫁,就是朕也舍不得,都去送送尽尽情意也好。”太子听到也要去。这就袁训为送亲正使,一件紫衣俊秀过人,太子为送亲副使,黄衣绣带,亦显英俊。

余下小皇子们全换新衣裳,洗干净手脸,袁家孩子们夹在中间,出宫门上马的上马,坐车的坐车,先行候着。

……

“吉时已到,请长公主殿下登轿。”司礼的人宣过,太后泪水涌出。见到长公主让扶出来,还没有蒙上盖头,先行来叩拜太上皇和太后。太上皇也湿了眼眶:“去吧,以后常进宫来。”

太上皇悠悠叹息。

一句常进宫来,把公主从此和宫闱隔开。

这是最心爱的女儿,但长大了总是要嫁人。这宫闱就与她无份,太上皇伤心不已。

小小身影进到他眼帘中,加寿依恋瑞庆殿下,她还没有出去。一直跟在瑞庆殿下身边的加寿,隔着公主大红长袖和她扯着手,见太上皇有这样的话出来,加寿更皱鼻子想哭:“姑姑,你以后要常来看加寿才好。”

太上皇听听,觉得欣慰。怕误了吉时,再催促瑞庆:“上轿吧,有不如意的地方,再来告诉我。”

瑞庆殿下忍泪,拜了三拜,宝珠向宫女手中取过红盖头,给公主盖上。加寿小手还扯着公主:“姑姑,你这就看不见了,我带你出去。”

小小身影,今天也是大红衣裳,和着公主大红嫁衣,混成不可分隔的喜色,两个人走出去。

公主上轿起轿,太后泪不能忍,太上皇低声劝着她。宝珠带着女儿内宫门上就坐车,车轮辘辘往宫外面来。

加寿今天很乖,乖得一句话也不说。上一回公主成亲她还觉得很好玩,今天则一句话也不说。因她不说话,神色宁静端庄过于平时,宝珠恍然上来,看看女儿身上的小小红衣,再看看这为公主出嫁而装饰华美的宫车,生出嫁加寿的心情。

悄悄伸出一只手,把女儿搂在怀里。加寿把满头花翠往母亲衣上依上一依,出来一句小大人似的话:“母亲,以后你不哭,加寿总在宫里。”

这话把宝珠逗乐,听听加寿说的挺明白。宝珠向女儿皱鼻子笑,见到女儿眼角还有泪花,帮她擦干净脸儿,柔声细语开解她:“送的时候舍不得,是要哭的。等咱们下了车,欢欢喜喜才好,这是喜事情。”

加寿这就绽放出笑容,笑靥如花。宝珠看在眼里,不由得往车外面去寻找袁训身影。有朝一日,加寿儿成亲,怀瑜怀璞是不是也这般送亲?

这一看,宝珠又要笑。

迎亲的新郎走在轿前,送亲的袁训走在轿后。宫车跟在后面,再没有别的女眷陪着孩子们送,宝珠和加寿的宫车就正在送亲人马后,这就能看到丈夫,同时也看到一片小身影。

袁怀瑜袁怀璞年纪小,不能多骑马,馋劲儿足。一直缠着要和父亲同坐马上,这是送亲不是跑马,不怕颠孩子们小身子骨,袁训就让他们一人一匹马,孔青牵着袁怀瑜的马缰,关安牵着袁怀璞的马缰,两个小身子挺得直直的,两边街上的人都夸好。

受他们影响,小皇子们也不肯坐车,一人也一匹马,亲信可靠的人牵着马缰,侍卫们两边周护,成了继公主喜轿之处,最吸引人的一处。

忠毅侯英俊貌美,太子殿下尊贵威严,小贵人们清秀面上一片天真,给瑞庆殿下出嫁添上绚丽的一笔。

这一笔,以前没有人有过,以后也不见得有人会有这样的风采。

喝彩声,赞叹声,把数月前还遭受大难的京都,重新变成繁华天地。鞭炮声,喜乐声,把公主大婚推动得不管谁看上一眼,都要津津乐道,如痴如醉起来。

在这无边的奢华中,镇南王府的不敢怠慢,赶紧地回去告诉镇南王,公主这一次出嫁非同一般,和上一次相比,多出来隆重,多出来郑重。

不看别人,只看那一堆小小的送亲的人,以后不管谁出嫁都再也找不出来。

……

“是吗?那赶紧让家里人都打起精神。”镇南王听到喜悦万分,家里人本就打起十二分精神,王爷这又交待一回。他自己呢,刚才应酬有些累,客厅上有人抽水烟,烟气茶气薰染得他回来歇息,这就不敢再歇着,慌忙出来继续待客。

花轿算着时辰进门,迎出新人往厅上来时,笑声哄的起来。见到眼前这一幕,镇南王也激动得湿了眼眶。

好哇,这真是大好兆头进门来!

……

得公主已经是件难得的好兆头,再加上眼前场景,镇南王想我家这喜事,这就算天下第一人吧。

新人蒙着盖头,世子走在前面,长公主走在后面。长公主不是一个人,她华丽的红裙两边,走着三个孩子。

左边一个,生得胖嘟面庞,但五官绝色仍可以看出。这不是别人,这是名动天下的加寿姑娘。

右边走着两个,和寿姑娘一样小手攀着公主裙裾。公主嫁衣宽大,她们攥上一块,也不影响公主庄容。

头一个也略胖,但在三个孩子里面,她算瘦的。要说加寿姑娘生得像宝玉流光,这一个就是玉不出匣,也流光四溢,让人看上头一眼,目光就此定住,脑海就此定住,只有一句话,怎么能生出来这样好看的孩子?

再也想不到别的心思。

这个最近名动京都,是袁家的加禄姑娘。

第三个走在最后,腿脚儿软,走不几步,就想摔一跤那模样。好在公主走得慢,新人拜堂,没有步子匆匆的,她要摔时,揪着衣裳也就能起来,同时,每当她要摔,后面就冲上来一个小黑胖子。

把她一抱,让她站好,小黑胖子再次冲回后面。等她要摔时,小黑胖子又闪电般冲出来抱她,抱过再回去。

看上去,陪着公主走来的人,只有三个。

后面这两个镇南王也认得,那是袁家的加福,和梁山王的世子小王爷萧战。

人人都见到镇南王泪如泉涌,别说镇南王是这样,就是站在他后面的姬妾们----镇南王妃病故,王爷有年纪,儿女长成,他没再续弦。

还有已经出嫁,今天回家的长女萧凤鸾,次女梁山王世子妃,都涌出泪水。

不用镇南王说,大家都和王爷是一个心思。

走来的只是公主和三个有名气的孩子吗?

远非如此。

长公主深得太上皇太后宠爱,下嫁镇南王府是王府之幸,这且不去说它。只说跟着公主一起进来的三个孩子,她们叫什么?

加寿加禄加福。

在镇南王和家人眼中,这是福禄寿和长公主一起走进家门。今天这是喜事,这就福禄寿喜聚集,一个儿也不少。

更不要说袁加寿认亲太子,她是下一任的皇后。

更不要说最近京里女眷们风行一件事情,都寻门路攀亲戚,见见袁家的加寿加禄加福,更有甚者,要和她们说上一句话,抱上一抱,据说回家去都神清气爽,疾病减轻。

这三个如今全在这里,全送公主前来,镇南王顿时觉得家中本来就不错的气运更登一层楼,子孙昌盛就此可以遥遥而见。

“哎哟,”加福又摔了一跤。

公主放慢步子,走在前面不回头的镇南王世子,他能听到加福的小小哎呀声,也把步子放慢。

有人会在这时候想到跟个小孩子总摔跤不好吗?

不会。

加福叫什么?叫福姐儿。

福倒,福到,过年贴斗方儿,还有人写上福字故意贴倒,这是寻也寻不来的好彩头。

加福太兴奋,要是在家里走,她不会摔这么多,见到大红喜字儿处处有,加福不懂,也知道应该喜欢,兴奋的小腿直着,就走几步摔一跤。

公主就等她,世子在前面也慢下脚步,小王爷就冲出来抱她,加福摔的没有后顾之忧,就小腿儿更直,更要再摔上一跤。

宾客们全明白过来时,就有人恭喜镇南王。

“恭喜王爷,今天世子大婚,长公主把福禄寿喜全带进家门,可喜可贺,可贺可喜。”镇南王虽然很想压抑,却再压不下心里的喜洋洋,笑得合不拢嘴。

世子和公主站定,准备拜天地时,又一帮小孩子们冲上来。小皇子嚷着:“看拜堂喽。”你抢我争的站在客人们前面,瞪着大眼睛准备看得仔细。

这些孩子们也都身份尊贵,镇南王油然的要想,皇恩浩荡,才有今天这般的喜事盈门。镇南王满门富贵都出自帝王,他这样想也属正当。

拜过堂,世子前行,福禄寿跟着,又把公主送到新房。加寿长几岁,要陪着公主坐着。加福让萧战叫走,不知道去吃什么还是玩什么。加禄也让奶妈抱起,往镇南王的园子里去玩。

加禄最爱好看东西,见到园子里景色自然,下地来。

镇南王早有话,不能委屈三位小贵客。加禄见到花好,上前就去掐也无人阻拦。正掐着好,冷不丁的,花的那边走来一个孩子。

香姐儿一见,大叫一声,把手中花一扔:“啊哟!”扭身子就跑。

来的那个不是别人,是她的小夫婿沈沐麟。

沈沐麟见到香姐儿,也是扭头就跑。

两个人边跑,边不约而同的选择同样的一个地方。一个是天生出来的怪毛病,爱好看的。另一个是有个怪毛病的娘,爱好看的,自小受熏陶,都一眼相中的全是最好看的。

都对着碧绿的一个凉亭跑去,身子都小,视线就低,一个从亭子左边上来,一个从亭子右边上来,一看,又是你!

“哇!”

大叫一声,再次扭身子跑开。

没一会儿,“哇!”又从树林里传出来,不到一刻钟,在这方圆里碰面好几回。对于见到对方,都是小脸儿发白,吓得面如土色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