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八十八章,防微杜渐/侯门纪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见龙二和龙三道谢,袁训说声不用,三个人往小镇上来。

路上行来,见奇花异草不断,龙二和龙三是边城长大,家中园林有几个池子都觉得叫好,见到这胜过江南盛景的御花园,又能见到以后是吹嘘的资本,不住赞叹着,怕失仪,还不敢高声。

当见到柳树丛中半隐着的小镇露出真容,龙二和龙三惊呼一声:“哦哟!”油然的敬佩如狂风骇浪冲击着心头。自然的,眼前出现的不是袁训以后前程的高,而是旧年里兄弟们的不和。

龙二讪讪着想要再赔个礼,眼角自动寻思袁训面容。见小弟悠游的走着,并没有半分想到旧事模样,龙二及时咬住舌头。他都肯带自己兄弟进御花园,足见他有情意。他要是不肯招待,大可说一声进宫这个不许那个不允,自己兄弟们也没有办法。旧事,不提也罢。

龙三也是一样的心思,面上发烧,滚滚的热上来。幸好五月里天气本热,面上通红看不出是羞愧所致,太羞愧,反而张不开口说什么。

兄弟两个开始检查衣着,为进宫,是换过衣裳才来,倒是无妨。带路的袁训同时停下步子,仔细地叮咛不要失仪,兄弟两个感激不尽,期期艾艾道:“幸好有小弟在,”在这里才算用感激表示一下对旧事的忏悔。

“走吧。”袁训笑笑:“随我来。”

……

酒宴过了一半,大家纷纷出来散酒。比较偏僻的柳荫里面,加寿和二丫依着树站着,加寿小声道:“不要说话,不要把太子招来。”

加寿在生气呢,不想和太子殿下现在就和好。二丫抿唇轻笑,小声道:“总不能一直不见不是?”加寿转转眼珠子:“反正今天我不理他。”

话才落音,几个宫女寻找过来:“刚才还在这里呢,寿姑娘在不在?侯爷让您去会远路的客,特地为您生日进京来。”加寿和二丫悄声猜测:“远路来的客?”

二丫道:“我去看一眼。”正要走开,见侯爷和两个男子走过来,边走边道:“这孩子刚才嚷着热,只能是在水边上。”两个男子笑容满面:“没事儿,咱们找一找就是。说过话,还让她继续凉快。”

加寿拉住二丫:“你不用去看,就在这里。”歪脑袋:“咦,这两个人我好生面熟,但我记不得是哪一家?你记得吗?”二丫是加寿没一周时就挑给她的丫头,大上几岁,从山西走时二丫已经记事。二丫疑惑:“听他们说话是山西方言,这莫不是舅老爷国公府上的?”

加寿恍然大悟,带着二丫从树后出来,笑盈盈道:“爹爹,我在这里。”

袁训笑容加深:“快来,见见二伯父和三伯父。”加寿对父亲走去,握住他大手,打量龙二和龙三。龙二和龙三也看加寿。

先看到胖嘟嘟,两人放下心。争着道:“养得好。”

龙氏兄弟一旦真心和袁训好,姑丈病弱的阴影也同样笼罩他们。见到胖,就觉得身体好。龙二笑得见牙不见眼:“出门前父亲交待又交待,说一定要把寿姐儿多看几眼,看是不是结实,”

结实确是国公的原话,国公对袁夫人的感情深,就对袁父的心理阴影最深,他宁愿袁训的孩子们全是“结实”。

太后也是一样的心思,袁夫人和宝珠也一样,这袁家的孩子们除去香姐儿成天要好看,潜意识里带动现实,吃的不是太圆滚滚外,余下的从加寿开始,再到怀瑜怀璞和加福,全是圆的孩子。

龙二这就放心,别的什么都先不再看,伸出手臂,不无讨好:“还能抱抱吗?加寿你小时候,二伯抱过你的。”加寿就看父亲,袁训含笑点头。龙二大喜过望,小心翼翼抱在手臂上,这时候才看的是加寿的衣饰。

不用说很精美,国公府算是富贵,但和宫中不能相比。见加寿鹅黄宫衣宝石挂一身,龙二呀地一声,向龙三笑:“太喜欢,我都忘记。三弟,把父亲和咱们的东西拿出来吧。”

龙三也太喜欢,只顾着看加寿健康不健康,一直看得笑个不停。让龙二一说,龙三拍脑袋:“看我,也太喜欢,也忘记。”怀里,郑重地取出一个半旧的锦绣丝袋,一看就有年头,上面泛着微黄。

倒出来送到袁训面前,袁训看时,是一红一绿两块大宝石,都有鸽子蛋大小。袁训道:“这太贵重,这个当不起。”龙二和龙三道:“这是我家姨娘出嫁时压箱的东西,一直舍不得用,知道我们来看加寿,全家都算日子,说赶一赶,能赶上寿姐儿生日,就取出让我们带来,这是一片情意,请收下才好。”

袁训压一压嗓音:“你们有这个,留着打点人不好吗?”

龙二龙三一起正色:“有拿这好东西拿点人的吗?再难,也自己留着给子孙。不是加寿生日,是舍不得拿出来的。”重新装到丝袋里,给加寿揣到怀里放好,龙二龙三一起笑眯眯:“寿姐儿喜欢做个什么样的首饰,就做什么样的吧。”加寿就要下地来谢,龙二不肯放下她,龙三还要接过抱上一抱,兄弟两个心满意足,才把加寿放下来。

加寿谢了谢,道:“送给太后看一看,”就要走,龙二又叫住她,满面陪笑:“舅祖父和别的伯父伯母还备的有好东西,东西多,装箱子里笨重,在驿站里。几时,你背上大红包,还有表兄表姐们历年代你讨要的钱,说你未必再回去,让我和三伯带了来。”

加寿想想:“二伯和三伯必然在家里住下,等过上两天我回家去,再向二伯和三伯讨。”龙二和龙三一起夸她会说话,袁训但笑不语。心想上午杖毙人,和刚才指责太子,才真的是会说话,你们来晚了,没看到最好看的。

注视着女儿跑开,龙二龙三也随着目光流连。见加寿没走几步,路边走出一个少年。宽袍玉带,天生贵气。唤道:“加寿,我总算找到你。”

加寿见到他,一扭身子,草丛里找条路跑走。二丫忍住笑,对少年行个礼,跟随加寿而去。

龙二和龙三就问:“这是谁?”下一句没说出来,像拌嘴似的。袁训微笑:“太子殿下。”龙二和龙三不问,袁训也主动解释:“刚刚两个人闹脾气。”

不待龙二龙三表示惊奇,太子见到袁训,走过来有些难为情:“岳父,加寿还在不喜欢。”袁训寻思这事你让我怎么评论呢?至孝是件好事情,虽然这里面会产生愚孝。

袁训回想自身,太后对他疼爱有加,是太后对娘家的孝。皇帝表兄对自己关照有加,是他对太后的孝。自己听命舅父往安家定亲,是自己对舅父和母亲的孝。宝珠为舅父正家风,是宝珠对自己的情意和对舅父、母亲的孝。

孝,本身不是坏事情,个中有让人利用,一方不好,也不能影响孝的大含意。

不知皇后是怎么对太子说的,太子把两个人给加寿。

是太子对加寿的疼爱,也是太子对皇后的孝,还有对太后的孝。这中间出岔子,出在皇后还有旧心结,和两个奴才不识相上面。

但转过来一想,幸亏他们不识相,幸亏他们跟着皇后骄横成习性,不然还没有办法把他们撵走,也不能震慑到皇后。

坏事虽然不好,但从现在变成好事。袁训就安慰太子,他就没想通以上的话,也要安慰太子。不过想通以后,安慰的甚是诚挚。

“她小,殿下多多担待。”

太子颜面上光彩回来不少,他不是为加寿刚才不理他难堪,是为他送两个人给加寿,结果是不好下场,从加寿对他大叫:“你欺负我,你送我坏人,”难堪是从这时候开始。

加寿也还罢了,太子也知道不喜欢两天,还能哄好。在面对太上皇太后皇帝和袁训一家时,太子是真正的面上下不来。

加寿躲着他的时候,太子已见过太后。太上皇没说话,太后也是安抚他:“你还小,认不清坏人也是有的。”太子又皇帝面前站上一会儿,他是储君,皇帝也有几句话:“知人知面不知心,以后看人三思。”

从太后和皇上对太子的角度上,说的话并没有直指皇后。但这些话让太子更要想想他的母后,她主动给加寿这两个人是什么用意?

又太子大了,对定亲时柳袁之争早有耳闻,事情放到一起想,太子殿下心头发冷,见到袁训时就更不自在。像是他要害加寿似的。

见袁训没有怨言流露,太子殿下小小安心。就便的,袁训让龙二和龙三拜见太子殿下,太子心存内疚,和颜悦色接见,又听说他们从军中赶来,又问了几句军中的话离去,已经足够龙二和龙三大喜。

一路行来的顺序,先遇到加寿,又见到太子,这又往太上皇太后和皇上面前去。皇上知道他们来打擂台,这儿在给加寿过生日,没说什么。

最近和皇帝打擂台的人多,不仅与定边郡王有关,东安郡王、靖和郡王让葛通告了,他们的亲族也都纷纷进京。人太多了,皇帝犯不着见到龙二龙三就眼红,也犯不着现在就许给他们什么,听他们说苦情。

只是接见,容他们拜见过。龙二和龙三已经欣喜。路上曾想过皇帝要是恨定边郡王入骨,他应该恨他入骨不是,有足够的缘由。要是皇帝不见兄弟两个,兄弟两个也无可奈何。这能三呼万岁,兄弟们又感激袁训入骨,这要不是有小弟在,只怕四处求告也无门。

再去见太后,太后倒是喜悦。

换成袁训和宝珠初成亲那一年,太后把南安老侯和辅国公骂不绝口。

“背着我他们就敢定亲事?”

“定个好的不行吗?小门小户的!定给老东西自己妹妹家里,死老东西,”

那时候见天儿就这样的骂,直到宝珠生下加寿。加寿刚满月,太后就讨要。袁夫人怕孩子小经不起路上风霜,一拖再拖到加寿一周岁后。把太后急得不行,那一年就忘记骂媒人,只急在要孩子上面。

加寿进京后,生得跟祖父相似的面容,把太后存在心中的旧孤苦慰藉。宝珠又生下一对儿子,又有加禄和加福。太后早变成:“呵呵,这亲事做的不错。他们早就认得的,知道对方性情。晚辈的性情,和长辈有关。这算是个慧眼。”

龙二龙三要早几年进京,只能白填在里面挨骂,但现在来,父亲的面子摆着,太后当他们是客人。

命赐酒,龙二龙三欢欢喜喜喝过。又让带去酒楼上坐席面,单独开一席,让袁训找几个人相陪。袁训找来的是至亲们,南安侯府必不可少,再来阮家和董家,又以前熟悉的太子党们,现在应该是皇帝党。

加禄是在太后身边见到,加福是找来的,同来的少不了小王爷萧战。

战哥儿是家里的独子,祖父还在回京路上,是梁山王府的唯一男人。大方又豪爽,见是福姐儿长辈,才进京的。把小胸脯又拍得当当响:“明天,我家做客!我请客我请吃饭。福姐儿做陪。”

小小的孩子,大大咧咧摇晃着脑袋,小手拍着胸,语气比大人还大,把龙二龙三笑得不行,不敢怠慢,如对大人一样的和他见礼,萧战呆不住,把福姐儿又带走玩耍,龙二和龙三对袁训笑:“像!”

袁训也失笑:“可不是像,跟他爹王爷一个模子刻出来似的。”

陪的人陆续到来,袁训一一介绍。老侯是都认得,阮氏兄弟是生面孔。闻说是吏部尚书,龙二龙三齐齐在袁训面上扫一眼,眸中有狐疑,不是和吏部尚书不对盘吗?

阮梁明会意,笑道:“我是和他不好,本来好,我代尚书以后,坐到位置上,就看他不顺眼睛。前任丢下的,我捡起来。”袁训好笑:“你前任还给我画牡丹呢,你几时也给我画一个,我家里缺柴烧。”

说说笑笑,没有小二在,也足够热闹。又有一个小二在这里,小二见是袁训的亲戚,又不太清楚他们的旧事,满心里要代袁训招待,手指自己鼻子:“知道我不?袁兄有没有说过我?他敢不说,那我也不和他好。”

龙二龙三一起大笑:“你是哪位?”

“我啊,我是他中探花那大大的功臣!”阮英明神气活现。

龙二龙三认真看他:“中状元的那位?”袁训和人打赌中探花的故事,是陈留郡王和国公在京里时听到,带回军中。郡王面上生辉:“看看舅爷就是能夸口,和人吹一回,算他没吹破。”国公更是见到认识的人就告诉:“这探花是早就知道要中的,没下科场先寻人打赌。”

弄得一堆当兵的要听下文,阮大人高中状元,他们也打听在耳内。

这故事听得人人神往,对那说中状元就中状元的人早有倾慕。见他正在眼前,那姿势,一手扶着桌子,一手点在面上,身子晃来晃去,活脱脱一个……。轻浮文人。

座中全笑骂阮小二,龙二龙三心头震撼。必然是这样的大模大样,天子呼来不船似的,才敢提前吹大牛吧?酒还没有喝完,龙二龙三放眼座中,不是公侯就是名士,无酒也醺醺。

……

当晚歇息在忠毅侯府,第二天一早出门,按袁训说的,昭狱里寻人打听他们的亲舅父下落。

没有几天,梁山老王回京,靖和郡王和葛通、项城郡王同时进京,皇帝命太子亲迎梁山老王在京门,对梁山老王犒赏众多,对靖和郡王大加训斥,也关到昭狱里。

不肯见项城郡王,也不关押他,往驿站里容身。

葛通携妻带子而回,夫妻和好,平阳县主为此专门登袁家感谢宝珠不提。

京里在继皇帝登基的热闹以后,又一回因涌入的各郡王亲族太多,再次热闹非凡。

定边郡王谋反罪名成立,大罗金仙下凡也不能脱罪,至少夷三族,也有可能诛九族,他的亲族全数让押解进京,亲友的亲友不能眼看亲人送命,全往京里来想法子。龙二和龙三,不过是其中的一拨。

东安郡王光阵前擅杀大将,这罪名就够瞧的。守国家门户时杀自己大将,这和太平时杀个平民不一样。他的亲族也闻风而动进京,怕罪名坐实,夷三族可就不妙。

靖和郡王也是杀大将,不是阵前,却杀了三个。除去这三个还有别的事,但别的没有葛通这样的苦主紧咬着不放。他的亲族也一样进京想法子,也是怕罪名坐实,要连坐,株连到家人亲戚和知己。

苏赫倾国力一败涂地,暂时边城倒是无大战事。定边郡王帐下的将军为不连坐;东安郡王、靖和郡王和项城郡王的忠心将军们为报知遇恩,前来设法营救,这就都能放心前来,萧观自然不许全数进京,但真正忠心的人,肯抛头颅抛热血的不会太多,王爷新走马上任,放个人情,又是一批将军们进京。

京中米贵,难免米贵。

……

忠毅府中很是安宁,早饭后,日光透过木叶洒下金辉,宝珠轮流亲孩子们:“今天不要闹母亲,母亲请客。”袁怀瑜袁怀璞说好,香姐儿要问个明白:“不请丑八怪吧?”

宝珠对着二姑娘无奈:“请姨妈,行不行?”香姐儿放下心:“那我自己玩。”加福眨巴着大眼睛:“不跟我和战哥儿玩吗?”萧战晃脑袋:“咱们也不带她不是?”加福疑惑:“为什么不带上二姐一起玩?”萧战小眉头拧成一片:“二姐不跟沐麟玩,”

“哇!”香姐儿大叫一声,拔腿就跑。

怀瑜怀璞嘿嘿:“战哥儿又把二妹吓走。”萧战嘀咕:“不跟这个玩,不跟那个玩,我只要和福姐儿玩。”宝珠盈盈也亲了亲他,萧战很喜欢。

相对于岳父总有刁难,岳母是喜爱战哥儿的。萧战也会和宝珠撒娇:“给我们大船,池子里荷花开了,我给福姐儿摘莲蓬。”

宝珠不能不喜欢最小的女婿,一年三百六十天,至少三百天他在自己家里,常在身边不说。又总是让宝珠最放心,总是福姐儿要这个,福姐儿要那个,他还都能办到。

就像划船,有一回袁训说他小,家里那天没有大人陪着划,虽有奶妈们,袁训又有逗女婿的意思,就不许。

这能难住萧战吗?

没过半天,梁山老王妃亲自登门,带着五十人,抬着一只画舫。巴巴儿的从梁山王府扛到忠毅侯府,老王妃看着,袁训无话可说,战哥儿又一回胜利,说去划船,就去划船。

恰好今天宝珠也要坐船,加寿做过生日,就是夏天里最热的一段日子,前福王府又有很大的池子,早就安排下船。

宝珠就告诉萧战:“跟着我玩就是。”

萧战想想,不肯答应:“我们要自己玩,大人玩大人的。”宝珠就另给他船,萧战和福姐儿这就走开不见人影。掌珠和玉珠到时,只有袁怀瑜和袁怀璞陪着母亲迎客,见过礼,去书房寻跟父亲的老兵学功夫。

姐妹三人登船,清风碧水中享受一片悠然。

……

“四妹夫不在家里?”掌珠也是随便一问。宝珠不动声色:“山西来两位表兄,头回进京,陪着去门游玩去了。”掌珠丢下来,又问玉珠:“和三妹夫还是不好吗?”

船上有蜜酒,玉珠捧着,冷不防听到这一句,玉珠给掌珠一个白眼儿,自顾自嘀咕:“清者自清,浊者自浊,看这长天碧水,是何等的清白,若是掉下去一个人,就污这水。”

掌珠和宝珠一起莞尔时,就听“扑通”,把三个人吓一跳。看过去,见不知何时一只大船无声无息跟上来,船头上两个孩子,萧战和加福拍着小手:“好啊,摸大鱼上来。”

水里有人露出面容,宝珠认得是梁山王府的人。

掌珠又道:“宝珠看你,把孩子只是娇纵。还这么小,没有大人带着,就自己坐大船?”

宝珠和她开个玩笑:“有太后在呢,不敢管教。”在这玩笑话中,宝珠想起儿时旧事,又轻声道:“我小时候不能玩的,孩子们能玩,我喜欢。”

掌珠不再挑剔,玉珠不再抱怨污不污,齐声道:“说得有理。”

宝珠曾有的心结,也是掌珠和玉珠的心结。那小时候不能看花灯,不能乱出门,只因为没有父兄陪伴的苦,三姐妹都有。

有这句话垫底,掌珠看加福时喃喃微笑:“是啊,福姐儿真个是福姐儿,有父亲有哥哥,还有小王爷总是伴着她玩。”

宝珠要笑:“小王爷还不能上学,现在就只有玩是正事。”

玉珠也道:“养在父母亲面前就是好,又有一干子长辈疼她们,宝珠你的孩子真有福。”

船舱外面站的人,宝珠命她们:“把船划开,由着他们好好的玩吧,只别掉水里就行。”悄悄儿的,把船划入荷花丛中。

船虽大,但荷花中辟开的有水路,在最浓密处停下船,丫头们掐荷花送上来,瞬间船舱上荷香扑鼻。

满满的荷香中,静谧自生。

掌珠满意的叹口气:“这日子真好,能天天的自在玩耍。”宝珠给她送上香茶。

玉珠也叹:“闲云野鹤就是这般,没有烦心事没有烦心的人,独自喝风也是快活的。”宝珠也没有问到她的房中事。

难得的三姐妹安然对坐,虽是一个看花,一个看水,一个在烹茶,让人不忍打断。

日色流金,流水轻声,日子静好的似能随时乘风去,这一刻,宝珠都不想再说什么。

正寻思着话临走时再说,掌珠和玉珠一起扭面庞,掌珠是审视的,玉珠是猜测。“请我们来,总有说的,有话就说吧。”

宝珠低低地笑:“难道,就不能是想你们,姐妹单独的聚上一聚。”

掌珠微笑:“就有这样心思,我算了算,也得下半年你才会请。”玉珠也道:“我虽不出门,外面事情还能听到几句,你现在哪里有这样的功夫请客?”

宝珠就实话实说,挑起眉尖:“这是我的心思,几家郡王的亲族都在京里,指不定就四处寻人帮忙。以我看,咱们少见这些人的好,不知姐姐们意思如何?”

掌珠愣上一?愣,玉珠也有些震惊。随后,两个人都有失落。也许这面面俱到的人,才是真正的宝珠。

宝珠见她们怔忡,会错意,以为还要解释,再道:“管事的从外面回来,我大约的听上一听进京的人和郡王们的亲族,又向侯爷求证过,竟然是真的。也是的,大家亲事做亲事,都亲上加亲算一族。再不知,就是知己。毕竟多年为官,相识的人不少。但从我家来说,头一个侯爷是怕了,初搬家时,听过多少窝心话?我深宅里不理会,侯爷不理会,才算过去。我想姐姐们家中也是一样,只怕有人拐着弯儿的亲戚来找,小心的好。”



掌珠回家去,见到韩世拓在家。因为路上在想宝珠的话,就问出来:“今天不出门?”韩世拓在翻弄一些书,书是旧的,上面都有尘灰,他不用丫头,自己用个帕子抹动,回道:“不出去,外面全是人,我往书铺子里走一回,?路上遇到好几个任上见过的,找我喝酒,半天推开才得回来。”

掌珠默默向榻上坐下,韩世拓见她没有回话,抬头看看,见也不是不喜欢。就问:“四妹妹好吗?”

“好,孩子们争着过来玩,哪能不好。”掌珠随口道。

韩世拓听出点儿不对,冲着掌珠一笑:“别急,我现在家里,我们也会有孩子。”他喃喃:“生几个好,跟四妹夫家里生五个?你受得了?”

他自己说得津津有味,掌珠泼他凉水:“说生就生吗?”做客半天虽然是自己妹妹家里,也是累的,帕子掩面打个哈欠:“我不奉陪,今天晚上,你往甘草房里去。”

韩世拓奇怪,手中书也不抹,走到掌珠对面坐下,皱眉道:“我不是让你打发走,怎么还在?”掌珠也奇怪:“你不是说着玩的?”

又悄悄打量自己丈夫,掌珠又一回眩惑。

出京的是花花公子,满面浮夸。回来的不敢说有多精明强干,但和以前相比正经许多,竟然是一个正常的本分人。

要是夫妻天天见面,把他变化看在眼里,掌珠还能不奇怪。但这个人是几年不见,忽然来个大变样子,直到今天,他回家有几个月,掌珠还有不能接受之感?。对他说的话,也就常有疑惑。

韩世拓的妾和通房,早就让掌珠打发走。余下的两个妾,是掌珠的陪嫁丫头。掌珠道:“你收用过,让我打发,我往哪里打发?”

“生得都不错,还能没有人要?”韩世拓更纳闷:“好吧,你下不了手,我打发走。”掌珠就问:“往哪里去?”

“家里如今进项不多,人手该放出去的全放出去。那些心不定的,留着也无用。我看这几个月,有几个放他们各奔前程,有两个老成的,对父亲忠心,?不管咱们家遭多大难也不会走,一个叫王老实,一个叫赵老憨,他们没有妻子,正好有这两个,”

掌珠失声,手里又把茶碗打翻:“王老实今年四十九!”

韩世拓抬眸茫然:“是啊。”

“赵家五十一!”

韩世拓再次应道:“是啊。”

掌珠不错眼睛的盯着他,像是这样就能看出他的真正心思:“甘草她们都还不到二十五不说,生得也好,先不说不般配,就原是你的妾,他们敢要吗?”

“我的妾?”韩世拓嘲笑般的笑上一下,觉得手里有东西,见书还在手上,又走去书案那里擦书,掌珠跟过去问:“你是真心的吗?”

一直以来,这个人是在掌珠手里,他的脾性,他的习惯,他今天要说什么,下一步要说什么,掌珠自认为全知道。

有点儿弄不懂的时候,掌珠只能追问:“你嫌弃她们旧?”绷紧面庞,掌珠冷声道:“你不要她们两个,再讨新人你休想!”

“嗤!”韩世拓一笑。

掌珠让这一笑,无端的恼上来。伸手按住韩世拓握的书,柳眉倒竖起来:“你到底要怎么样?”

“掌珠,我们以后不要别人,只有你我夫妻一心一意过日子不好吗?”

韩世拓慢慢说完,掌珠倒退两步。这是她没有想过的,就把她吓住。韩世拓对着她苍白的面容上看看,继续摆弄书。

半晌,掌珠轻咬嘴唇又走上这两步,低声问:“我没听明白。”

“我要下科场。”韩世拓这样回她。

掌珠才走上来的两步,又倒退出去。“蹬蹬蹬,”这一回退了好几步,停下来,觉得滑稽,掌珠大笑起来。

“哈哈哈?”

韩世拓不满的瞅瞅她:“倒有这么好笑?”又把另一本书收拾出来。收拾一本放一本,掌珠刚才没注意,现在见到是个考篮,木头制成的,也收拾得一干二净,不知是他几时开始寻出来的。

掌珠越想越好笑,足的过去一刻钟。

以前那个红袖楼头招的青年,现在要灯下课读寒窗下?掌珠能忍住笑时,再回去,问道:“你吃得那苦吗?”

“什么苦?”韩世拓沉声反问。

掌珠嫣然:“你欺负不住我,当我不懂吗?夏日炎炎,别人昏昏欲睡,你要头悬梁念书。冬天三更五更最寒,也不能睡觉,要苦读三九,你行吗?”

韩世拓翻眼瞪着她。

掌珠更乐:“算了吧,我当你没说。你是担心没官做是不是?总是求四妹夫也不好。没官就不做吧?侥幸爵位还在,薄田也有几亩,饿不着冻不着,你在家呆着就行。你说赶考,你年纪不小,不是少年人。”

韩世拓有些恼火,略提嗓音:“四妹夫许给我,”掌珠支起耳朵:“四妹没说,你也没说过。”韩世拓微笑:“四妹夫有话不见得对四妹说,四妹有话,也不见得对你说。”掌珠黑一黑脸:“你什么意思?”

“就是我有话,也不见得以后全对你说。”

掌珠哼上一声:“你成精不成?”

“今天对你说个痛快,以后你别来搅我。”旁边有个椅子,韩世拓把掌珠按坐下?,他也拖个凳子过来,夫妻对坐,韩世拓目光炯炯:“四妹夫让我不要着急,等他放过官职,自然照应。我回了他。”

掌珠对这句,是真的吃惊。脱口道:“为什么?”

“你刚才说爵位侥幸还在,你我一辈子还有几十年,难道一直拼侥幸?还有孩子们,现在没有动静,总会有孩子,也一生就捧着侥幸?我下科场,我问过有旧例,受连累的人家去了官职,可以重下科场。而我是辞官的,因官职从军中走,算军中破格录用,如今没了官,再下科场也行。难道你我一生拿四妹家当靠山?”

在这里沉一沉面容:“把你的人打发走吧?你以后钻营打听怕没人怎么的?四妹夫房中就没有妾,你看他为官职发愁吗?”

掌珠心想这个人还真的是痴了,真的发愤不成?故意道:“四妹夫有太后在,他愁什么?”

“再有太后,中举打仗,太后也照顾不上。”韩世拓起身:“我的话今天说干净,你不打发,家里是你管,我也不勉强。”

掌珠这一回没讽刺,看上一会儿,累又上来,解衣去睡,自觉得自己听的明白。四妹夫没有妾,居住王府,孩子们一个比一个亲事好,把这个人给扎到了不是?

当晚韩世拓如他所说,真的挑灯夜读去了。新帝登基,不管旧年里几时开科,他早早有旨,今年秋闱,明年春闱,明年殿试。

士农工商,最能折腾事情,最容易出造反的,就是读书人。懂得多,想得多,要求和计较的多。

告诉他们今年就开科,一个能出来一批官员为新帝所用,第二个能安抚人心,你们赶紧看书去吧,不要对谋反怎么定罪名议论纷纷,哪里还有谈论的功夫不是?



第二天文章侯知道,亲自跑来看儿子念书,大热的天不用小子,文章侯给儿子打扇,催着媳妇弄好吃的,说念书最伤神。

二老爷知道,也觉得有志气。和文章侯商议,四老爷年青,让他同和韩世拓看书。四老爷当年的官是花银子买的,这里面有太妃和福王出的一点儿力,二老爷想现在洗清正是时候。四老爷坐没两天,说屁股疼不再念,就只有韩世拓一个人用功夫。

袁训知道后,也说难得,送来他当年看的好几本书。余下的空闲,陪孩子们,再就帮着龙二和龙三筹划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