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九十一章,烟火破谣言/侯门纪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四个人,公主、加寿、香姐儿和加福。个头儿从高到矮,坐的位置从长到幼,看着就透着滑稽。

还有她们的话:“我们是镇宅的。”把镇南王世子笑得就站不住,半软身子弯下腰:“嗬嗬,四个兽头不成?”

别的人听得懂,都不答应他,只有加福可欢喜的回答他:“姑丈,我是个兽头。”天热是竹帘子,小眼神儿往院中一角看去,那里屋瓦上坐的有兽头。

镇南王世子更笑上一回,天色愈发不早,套车让香姐儿和加福坐上,加寿是她自己的宫车,王世子先送加寿回宫,虽有任保在,也直交到内宫里出来迎的人手上。

出来,香姐儿和加福在车里候着,又送她们去前福王府,直交到宝珠手上才回。

当晚袁训回来的也晚,近三更才回。在房门外面见到灯光微暗,想宝珠总是先睡下。揭帘进来,不想床上多出来一个。

宝珠支肘在被子里,露出一弯雪臂。锦被上面,坐着一个渴睡的直歪头的孩子。加福都困得眼睛睁不开,需要母亲用手扶住才不倒,但小脑袋一歪,自己醒过来,眨巴眨巴眼,还是坐着。

“宝贝儿,你怎么不睡呢?”袁训问她。

加福软软地道:“爹爹,我是兽头。”袁训愕然,宝珠轻笑,袁训问妻子:“这是哪里的古怪话,做何解释?”

宝珠就问加福:“乖宝贝儿,对爹爹说你来做什么的?”

加福眼睛又往一处塌没,半梦半醒中回答:“京里有妖怪,加福……。加福是镇宅的。”最后一个字说完,小脑袋往旁边又一栽,又要睡去。

袁训手急眼快抱住,见加福睁睁眼睛又要醒。在怀里轻哄轻拍着,加福彻底进入梦乡。宝珠悄声道:“孩子们今天给太子殿下镇了一天的宅,又去给公主镇了镇,这不,回家里来能不想到吗?香姐儿去母亲房里,加福就在这里等你。”

袁训心中喜欢,装着埋怨:“这是谁的法子?以后你我还能清静吗?你呀你,生什么不好,偏生下三个小兽头。”

把女儿抱回房,安置好,见她粉嫩的小脸蛋子实在讨喜,亲了亲,为她扯好纱帐,自回房去。

……

不出几天,京里谣言愈多。有说是妖怪,有的说这兆头不好,是上天在告诫皇上不要再多杀人。又今年开秋闱,进京的文人渐多,文人说道理比不识字的人厉害,说法更多,还有题诗说此事。

不过两个内容,一个是认为这是上天好生之举,另一个大加驳斥,认为当依律法而行。

就有奏折往宫里上,分来分去分不成三派,也是一个认为对郡王当宽放,另一个派反击他们。没有第三派如保持中立的,中立派其实是支持律法,等于是反驳的那一派。

除去街头谈论,文人文章,官员奏折以外,街头跳大神的忽然红火,从早到晚有人请他们去家里跳个不停,据说挣钱挣到累趴下,带动医铺生意也骤然红火。

乱糟糟中,总是都等皇帝的说法。皇帝只命钦天监算了一回,再就所有奏折留中不发。可能是烦了,说天气热,沐休时间增加,他奉着太上皇太后往御花园里住下,不是紧急要事不当天批阅。

看得一些人以为皇帝要么考虑,要么有怯上天之意,外面大神就跳的更凶。寺庙道观和尼庵也无一幸免,香火成倍增加。

在这乱劲儿里,袁训是不凑上去。太子生日过去,就是二姑娘袁佳禄,小名香姐儿,绰号小古怪的生辰来到。太后早说要来,往袁府里来送礼的人山人海。

……

头几天里就有人送礼,头一天晚上,夫妻坐在房里看礼单上,宝珠把名字一一念出来。

“林公孙送黄金两百两,”

袁训哼上一声:“这是定边郡王一族。”

“娄修送明珠十粒,”

袁训再哼上一声:“这是东安郡王一族,”

“张豪……”

袁训皱眉不展:“这个是靖和郡王的家将。”

……

宝珠合上礼单子,并不是很忧愁,只是询问:“明天他们全要来是不是?”袁训一咧嘴角:“我曾当面拒过,我说我不收,你们也别来。你猜他们怎么说的?”

宝珠看过来,袁训目光闪动:“他们说太子殿下生日那天亲口吩咐,要拜都拜,他们中有些人是加寿生日也送过礼,太后做主收下,只他们没能进宫就是。说长女既然来了,次女的不能不来,要按太子的话行事。”

宝珠勾勾嘴角:“又打量是个钻营的门路,侯爷招眼,不能怪别人。”把礼单丢下:“这个明天请太后看过,不能收的还送回,这个极简单的。只是送回也挡不住他们常往来,这在风口儿上,不是我怕事,少些来往,既清静,你也能多歇息几天。”

以宝珠来看,袁训迟早也是出去做官的人。

袁训胸有成竹:“你放心,明天你只管我手段,管保他们以后少登门。”宝珠相信他,并不催问他要做什么,只是提醒:“不要伤到二位表兄才好。”袁训答应。

……

第二天一早,就有人往袁家来。前福王府占地不小,又园子出名,客人全往园子里让,让他们自行玩耍,也免得主人一一相陪。

单有一个地方招待至亲,在园子里一座小土丘上面,站得高看得远,土丘下面有家人,声明这是为太上皇太后准备,一般人就不敢上来。

袁执瑜袁执璞进京一年上下,爱玩好动,早结交一批孩子们。

其中有亲戚家的孩子,有小皇子们,别的勋贵一流又是几个。

平时无事还跑到一起来,今天袁训允许他们请小客人,兄弟们精神抖擞,央着父亲写请帖,自己骑马上,孔青带小子们缓缓牵着,挨家去请,都说来,也都来得早,为玩不是?两兄弟把早饭都同他们一起吃,往园子一角跑得不见人影。

孔青紧随其后,一步不敢放松。

香姐儿为好看,不弄脏衣裳,她能老实和长辈们坐着。加福有小王爷,从不担心无人陪伴。小王爷以为自己来得足够早,来到见人太多,而且都想抱抱加福,不然抱抱也是好的,小王爷主意又出来,要大船,往荷花丛里一钻,又好玩,又不怕人薰到,梁山老王夫妻陪着他们,王妃萧凰鸾和连夫人等在一起。

她们无事也相聚,在宝珠没进京就轮流做东,表示不忘曾生死相依。遇到年节女眷们相聚,她们不和别人坐,别人也兜搭不上,对她们说的杀人啊,黄豆啊,烧死人啊,避之不及,听过吃不下去饭。

连家的小姑娘和尚家的小姑娘,陪在袁夫人身边。沈沐麟是岳父最心爱的女婿,比太子殿下还要喜爱,由岳父带在身边。

沈渭连渊等人都在袁训身边,见到新客人上门,大家品头论足一番,再拿袁训取笑几句。

都认得,就评得欢。

“小袁,这个是项城郡王最得力的家将,忠心不二的那个。他上门来,司马昭之心无人不知。”连渊懒洋洋。

袁训亦懒懒,但凡见过客人,他就成这模样:“我知道呀,”

“那你还让他们上门?”大家一起问他。

袁训轻咳一声:“人家送礼。”

大家一起骂他:“人家还送弹劾折子呢。”

袁训歪歪眼角:“我家有御史。”常御史一家来的不算晚,男人们在不远处和人说笑。

正说着,阮梁明到来,代尚书摇摇摆摆,摆摆摇摇,把骂声招到他身上。尚栋斜眼神儿:“哟嗬,这是谁家的狗?”

阮梁明后面冒出一个脑袋,小二笑嘻嘻:“哟,尚大哥的狗披着人皮也在这里?还会学尚大哥说话。”

沈沐麟听不懂,问沈渭:“父亲,阮家伯父和尚家伯父全是人不是,怎么成了狗?”大家爆笑,尚栋笑着摸摸沈沐麟的头:“乖儿子,你别处玩去吧,我们说话你听不懂,成了又骂一回。”

沈沐麟嘴巴一蹶:“我怕遇到小古怪。”沈渭也推他:“去找福姐儿玩,你看福姐儿在池子里呢。”沈沐麟说好,袁训让人送他过去。

这里大家正在说笑,见又来几个。柳至大模大样带着几个子弟进来,柳至笑容可掬,后面跟的全瞪着眼。

见袁训在亭子里,柳至就往对面的水榭去,坐下就指使:“送好酒,不好摔你家主人脸上去。”家人来告诉袁训,袁训笑容满面:“告诉他,今天我以德服人,跟他这天天无德的人不一样。”家人送酒,再把侯爷的话传过去。

柳至翻翻眼没理会,跟他来的子弟们瞅见天豹和关安,装着闲逛凑过去:“哎,那野的那个,贼出身的,今天打不打?”

天豹低头对地:“我看不见我看不见……”

袁训不待柳家的客,连渊等过去和柳至寒暄,没一会儿苏先过来,陪柳至坐着。

林子里面,有几个人站着。龙二、龙三和吴参在这里,还有两个人,一个是靖和郡王帐下的张豪,跟随靖和郡王进京,和龙二龙三认得,和袁训有个小小过节,为靖和郡王不得不上门求人,只和龙二龙三在一起。

吴参道:“二将军三将军,你们自己看看,不过是个小姑娘过生日,你表弟侯爷家里倒来多少达官贵人?咱们这事要是办不成,只能是你们两个不想救舅父!须知道,那是你们的舅父,离我可远。”

龙二龙三笑笑:“不想搭救舅父,我们为什么进京?”

“那你们听好,把你家表弟说动,进宫去告诉老太后。老人家难道不信佛?我打听过太后信佛。当今至孝,太后说话,皇上必定依从。”

吴参说过,张豪和另外一个人是央求。龙二龙三暗想,太后信佛,太后也不是我们家的人?他们说的虽然没错,有姑母在,有表弟在,有寿姐儿在,是能求到太后面前。但这算利用太后孝心吧?

利用感情,是惯用的手段之一。但龙二龙三要嘀咕下,他们要保的人太多,而且还有一个疑问没弄清楚。

今天才见到吴参,龙二就问:“最近的古怪,是不是你们弄的?”

吴参吓一跳。

张豪和另外一个人也吓一跳。

吴参面无血色:“你吓死我了,这事情是上天安排,怎么盖到我们头上?”张豪性子粗,说话直:“这要是我们办的,那不是有意逼迫皇上?”龙二龙三见他明白说出,倒不好再问。

当下几个人说着话,话题全离开一个意思。

说忠毅侯的园子好,就绕到他的圣眷上面,敲打龙二龙三只要说动表弟,皆大欢喜。

说忠毅侯来的客人多,就绕到他的的手面上去。皇帝登基,重用以前的太子党,和袁训全是知己。吴参明白告诉龙二龙三,只要他的表弟肯出力,皆大欢喜。

龙二龙三让他们说得一半犹豫一半心动时,见又一行人进来。

这一行人气势也不凡,在外路人眼里,带着京中出生的标识。这个人,他们也全认得。

葛通!

为首的那个,就是最近在官司风头上,以一家之力状告两位郡王的葛通。

……

吴参心头一哆嗦,嘴唇也跟着一哆嗦,话带着颤:“他怎么来了?”

张豪与葛通一见分外眼红,也嘴唇抖动,估计有想大骂的冲动。在这个地方骂不明智,但话到嘴边,总要说点儿出来,就把吴参的话原样照搬,也是一句:“他怎么来了?”

龙二龙三也糊涂,据他们住在表弟家里所听到的,也是葛通将军最近闭门不出。往京里来保自己的人太多,说是保郡王,其实全是保自己。葛通不想让人捅黑刀子,或是过明路的打起来,不出门是最好的法子。

太子过生日,葛通都没有去。太子过生日,就是葛通去,吴参他们也敢去。在太子府上,谅葛通也不敢动手。

因为葛通太子府上都没有去,吴参等人认定葛通不会往袁家来,他一出门,想暗中寻他事的人可不少。

在这里见到葛通气势昂扬的过来,不由得吴参等人心头齐颤。

慌乱中,眼神又不肯离开葛通。这是大仇人,都想看看他明知道有这些人在,他也来是什么用意?

见袁训迎上来,满面春风,和见吴参等人的客套大不相同。他们不是相互拱手,而是用力抱到一起,狠狠的搂了搂。

搂过不算,又狠狠给了对方一拳。袁训一拳打在葛通肩头上,葛通一拳打在袁训手臂上。两个人都呼痛:“哎哟,”身子闪上一闪,往后退上一步,再次搂抱到一处。

袁训退开,连渊等人拥上来大笑:“哈哈,还以为有大架打。”轮流也抱上一抱,葛通腾出功夫,一指水榭上的柳至,扬手笑道:“要打架找他!”

乐不可支的葛通扬声问:“小柳,听说你让王爷打了一拳,要打架我让你在前面。”柳至大声的回:“我不是他弟弟,打就打吧。”

柳家的一个子弟问:“他弟弟叫什么?”

“去!”前太子党一起对他瞪眼,苏先也骂他:“这里没有王爷在,咱们不跟着他乱骂。”

“噔噔噔,”旁边走来小王爷萧战。

萧战歪着脑袋:“谁在叫我?”袁训先笑:“没人叫你,你跑来作什么?”萧战似懂非懂:“还以为在说我。”怀里抱着个大西瓜,不知哪里水冰着的,上面还有水,咧嘴儿:“福姐儿要吃西瓜,我还去找她。”

小身子跑远,葛通忍俊不禁:“袁侯爷家里没下人吗?拿女婿当家人使唤?”他不知道萧战耳朵尖,跑出二十来步的萧战回头:“只有我会挑,福姐儿最喜欢。”葛通忙换成小声:“他这什么耳朵?”

夏风荷香里,又有小王爷一句话:“就知道在说我,还不承认!”

葛通更吃惊:“我这是顺风,他听的还是背风不是?”

柳至幸灾乐祸:“在他家不能乱说话,有耳报神!”

袁训对他翻翻眼,拍拍葛通:“咱们亭子上去坐,”又看葛通的儿子。葛夫人欢欢喜喜送上来看,再次拜谢袁训:“多谢侯爷和夫人招待我,这孩子生在山西,起名叫晋。”

八、九个月的孩子,已会挪步,葛通抱着他胁下,在地上蹦哒得欢。

袁训让找来两个儿子:“执瑜带着弟弟玩,执璞带婶娘见祖母。”

这孩子是山西生,袁氏兄弟本能的亲切上来。就像对自己的小媳妇,和萧战小小沈一样,见到就能玩到一处。

袁执瑜把小小葛一抱,稳稳当当就走,奶妈护在旁边。袁执璞握住葛夫人走,边走,兄弟们问小小葛:“你爱打仗不打?你可以坐着当军帐篷,”

小孩子见小孩子喜欢,小小葛笑出口水,糊在袁执瑜衣裳上。

袁训等人落座后,来的客人中一半白了脸。

忠毅侯意思已明确,他向着葛通!

吴参对着龙二龙三气恼又上来,但不会放过袁家这个大好机会,把龙二龙三更往林深处带,边走边训:“郡王们不关他的事,他铁了心的和郡王过不去,总有原因,这全仗你们打听!”

龙二和龙三也没有想到,脑子一晕,想的也是表弟要向着葛通,舅父可怎么办?

结结巴巴地回:“他是钦差,他入军中的时候……”

“他的钦差不是早交卸!”吴参恶狠狠。

“但只怕他是人证,”

吴参眸子几乎赤红:“你们是吃干饭的!你们去对他说!不干已事,让他高高挂起!”张豪插话:“让他高高挂起,二将军三将军你们的事可就办不成,”

龙二龙三傻住:“是啊。”几个人正没头苍蝇时,太上皇太后携太子和加寿到来。太后借机会就归宁,太子事先问过,先往宫里接他们,一同往袁家来。

脸白的那批人,本来三五成堆的怪着袁训,说着:“这是撵我们走的意思?”

“忠毅侯是做给我们看的,”

“我们现在走不走?一起走,他不给我们脸面,不把我们放在眼里,我们一起冷落他!”

但见太子到来,这话就此不提,转而盘算怎么往太子面前去说话。

……

“今天准备的有烟火,只等太上皇太后和太子殿下到来,就好放出来观赏。”太上皇等落座,袁训就上来回。

加寿先拍手:“好啊,爹爹,是不是最大的?”

袁训往山丘下面看,那里站着尚栋等人,使个眼色,尚栋带着人往一大片空地上去。

见他们支起数个木头架子,每个上面放着巨大的,说是巨大,是在烟花堆里。足有水桶粗,一人多高,上面芯子也有手臂粗细,远处也能看得清楚。

小王爷在船上啃着西瓜,不妨碍他含糊着欢呼:“好大!”

都以为是好烟花,都以为有热闹看,客人主人全聚精会神,见尚栋等人同时点起烟火,“通!”巨响也整齐,几乎一致发出。

绚丽色彩顿时把天空先霸住,无数浓红深黄油绿艳紫密蓝出现,孩子们拍手欢笑:“好看!”

大人们看面容凝重。

加福在船上手指,清晰流利的道:“妖怪!”

再改口:“二姐说是妖云。”

梁山老王爷一愣,那天晚上他离的远,又有伤病,在家养生,老王妃不让他遇事就起,几下里巨响都没看到。

倒是加福本已睡下,一骨碌儿爬起来:“唱大戏?”跑到院子里看,看到最后一个。所以加福敢和姐姐争:“是妖怪,”是加福亲眼看到。

加福以为是烟火,但第二天街上谣言说妖云,小丫头说出来,加福就改成妖怪。

梁山老王爷瞬间想到这事的严重性,再看看来的客人,也就明白袁训的用意。不由得点下头,老王妃见到他下巴动,担心地问:“又哪里痛哪里酸?可怜你打一辈子仗,睡几十年帐篷,有风湿不奇怪,有这病那病全不奇怪。”

老王爷谢过她关心,沉吟道:“不是我痛,是看到这烟火跟那天晚上的一样,只怕是人为。”老王妃为官眷几十年,一听就懂,吓得一哆嗦:“人为?这,不是拿上天说话,逼着皇上轻放他们?”

“你往岸上看看,说郡王亲族进京近两千人,这里没有六百,也有四百!我刚才还在心里怪小袁不谨慎,没有公事上往来,不是知己相交,平白的答应他们进来做什么?现在我明白,做得漂亮,把这些人震慑这一回,也明白告诉他们,这事情有内情,是瞒不得人的。”

老王妃不愧是宫里官场上往来一生,一听也还是懂,担心地道:“那这些人不恨他吗?平阳县主那天来看我,我劝她都不要多出门,这些人只和他儿子过不去吗?全家都要防备才是。她出我们家门,我命十个护卫送她。说到底,这些人目无王法,什么事都干得出来。”

“目无王法,这些人?倒也未必。”老王虽有伤病,眼神倒还犀利,隔着水,把能看到的人面色打量过,吃惊的占多数,面色发虚的不是主流。

正看着,老王妃又道:“如今咱们是亲家,老王爷又在京里,袁侯爷到底年青,劝着他不要得罪这风头儿上的人才好。”

梁山老王爷微微一笑:“我赞赏他!”

“啊?这怎么说。”老王妃微嗔。

“普天之下,谁能大得过律法?”梁山老王爷说到这里,把脸又沉下:“我回京日子短,不过就这几天,也看出他们必酝酿出大事,不撞南墙不回头。”稍停,笑容微出,看看两个小孩子在船头上争看烟火,听不到自己的话,向老王妃轻声道:“忠毅侯此举,必中皇上心思。”

老王妃脱口道:“是皇上让他破谣言?”

“皇上英明睿智,忠毅侯又最近闲置在家,没听说他常进宫不是。”梁山老王悠然道:“是皇上的意思更好,不是皇上的意思也不错。啊,”

他对老王妃笑容亲切。

几十年里夫妻常分离,老王妃独守空房,独守儿子,夫妻恩爱几乎没有。见到老王爷笑意盎然凝神看过来,个中情意像是无限,老王妃虽有年纪,也红了面庞,有几分扭捏:“说着话,你好好坐着吧。”

“我是谢你生的儿子好。”梁山老王爷殷殷。

老王妃心花怒放,嫁他几十年,像这样的殷勤屈指可数,又夸她生的萧观,老王妃谦词:“哪里好?是王爷教导的好才是。”

“眼前这个就好,大倌儿这亲事就定得好。小袁是个机灵人,以后仕途如锦。”

老王说过,老王妃失笑:“他有太后,还有加寿,”

“什么话!”老王听着不顺耳朵,打断道:“这是不懂的人说话,你怎么也学上了?有太后自己不上进,又怎么样?有好差使也能端没有!你我全见过的不是?有加寿,是个小小孩子,外戚要一步一步相帮才行。”

老王妃再失笑:“说得是,我怎么也成了那不懂的人,以为含着金子出来的,必然一生平顺。这是自己为的才是。”

心思,这就放到孙子身上。

儿子已不用担心不是,老王都说他眼光好。又萧观已独挡一面,老王妃心里眼里只有孙子。

“看我们战哥儿也是好的,长大也随祖父威风凛凛,”老王妃笑得合不拢嘴。她有了孙子,再没有不满意的事情。

老王也看过去,这一看,有些皱眉。萧战抱着福姐儿往天上看,旁边自然有人周护。

“高不高?看不看得清楚?”小王爷在对小媳妇殷勤。

老王皱眉:“他这总是缠着加福,这到大了怎么办?”

老王妃却喜欢,她眼里看到的不是孙子讨好加福,直接看到小夫妻成亲后这般恩爱,早得贵孙,心中满意。

就反驳:“他小呢,又不上学,又不能学功夫,不玩等什么?”

老王爷说也是,由着孙子和加福继续看烟火。

没多久,烟火放完。看的人各自心思,尚栋看着人收拾木头架子。尚栋心中得意,他虽没有完全演绎那晚,地陷和寻不到遗迹的佛音没想到办法,但有这把子烟火,也把目无法纪,一心弄鬼的人震上一震。

这起子人太可气,不思悔罪认罪,当然他们为保命。但为保命拿上天说事儿,在尚栋这等保皇派们来看,出了格。

尚栋早就不服在心里,心想难道不知道军中捣鼓数第一的尚将军在京里,鲁班门前抡大斧,鲁班总要出来应一声。

今天烟火放得痛快,又几下里声音齐,高且响,尚栋满面笑容,对小子们道:“收拾好了搬回家去,下回还可以用。”

同他放的有连渊等人,又约着:“寻小袁吃几杯。”

见几个人过来,为首的小王爷萧战。萧战一手叉腰,一手挥动,大声道:“不许搬,这东西我要了!”

尚栋乐道:“您要这个干什么?”

“外加十个大烟火,我买下来!”萧战说过,后面跟着加福细声细气:“尚叔叔会送我的。”萧战骄傲蛮横:“你喜欢,我买下来,我们慢慢看!”

尚栋咬牙轻骂:“这小屁孩子,这气势,这气人。”只得身边人听到。对上小王爷还是满面堆笑:“我做的全放完。”

萧战毫不气馁:“我买一百个,你现做给我。我给你很多银子!”

连渊同尚栋咬耳朵:“听到没有,所以咱们打几年仗没大财发,全让王爷搂家里了。”尚栋忍住爆笑,回萧战:“材料不全,再做就难。”

“我给你金子!”

“我给你珠宝!”

“祖父快来,他不给我里子!”

最后一句让尚栋等人实在没忍住,大笑出声。加福又细声细气:“是给面子。”萧战严肃认真:“给祖父的是面子,到我这里是里子,这样里外全有。”

见祖父下船往这里来,萧战底气十足,对着尚栋一昂脑袋:“你不给我里子,我也不给你!叫祖父来说。”

……

“哈哈哈,原来我们以前给错,小尚你喜欢里子。”中等厅上,尚栋说完,爆笑声起。都调侃,袁训也在内。

袁训笑趴在桌子上:“里子,哈哈,”

衣襟一紧,让尚栋提起来。尚栋咬牙:“那是你女婿!”

“我女婿真能干。”衣裳在他手上,袁训索性伏到他手臂上去笑,边笑边打趣:“蹭个里子,以后我可是有面子又有里子的人,你们都不能小瞧我。”

甩开他,尚栋气呼呼找位子坐下。一杯酒下肚,往外面坏笑:“袁侯爷,敢问我放走多少客人?”

止住的笑又出来,袁训笑骂:“你再放一个我看看?”对外面瞄瞄:“一个也没有走,”

宋程努努嘴儿:“有太子在呢。”

“估计他们以后不上我的门,至少一半儿打明天起再也不来,今天走也罢,不走也罢,我只愁一件事,兄弟们给我拿主意。”

袁训说过,大家问:“什么事?”

“收许多的礼物,我退还是不退?退,可吃了我家酒菜。不退,转天儿就要骂我。”袁训嘻嘻:“就这个为难。”

……

宫中,有人一五一十的对皇帝回话。

“忠毅侯府上放出许多的烟花,跟那天晚上的一模一样。”

皇帝似笑非笑:“地陷了没有?”

“这倒没有。”

皇帝鄙夷:“有佛音出来没有?”

“回皇上,也没有。”

皇帝一本正经:“忠毅侯没福气。”让回话的人退出,才微微有了一笑。

……

当天忠毅侯府算尽欢而散,太上皇和太后晚饭后回,太子午后即回。袁训果然不退礼物,也没有人敢问他追讨礼物。不过出门就骂,后悔自己送重礼,就眼前来看,认为白送,以后没有回头子儿的人不少。

忠毅侯这里行不通,他们寻别的地方。

隔上两天,龙二龙三来和他们夫妻说话。

“小弟,三长公主的丈夫鲁驸马,还有右丞相马浦,他们都去会见过,据说相谈甚欢。”

袁训不改面容:“去便去吧。”

说到这件事情上,袁训总是高深莫测模样,龙二龙三初时是信任。小弟夫妻为了父亲做出许多,这是他们为人不错,也看着父亲面上不会袖手。

这几天呢,是看过尚栋放烟火,龙二龙三当时魂不附体,梁王爷想到的,他们是当事人也想到,这就不用再多想,一切听袁训的就行。

话说完,丫头送上食盒。龙二龙三接过,总是讪讪难为情:“又生受弟妹。”

监狱里要家人送饭,有穷人坐牢,家里人没钱送,讨饭给他。龙二龙三到的晚,那舅父还真的衣食上不周全。

他们是定边郡王一族,家人全数让抓,连个送饭的都没有。身上还有钱的,买好牢头外面买,身上没有钱的,像是也有一份子牢饭吃,兴许用苦役换。古代往里送饭的不少,但没吃的也没听说有直接饿死,不过吃不好肯定。

龙二龙三急急往京里赶,也想到没吃没穿这事。往袁训家里一住,什么都解决。就看手中食盒吧,盖住看不到里面的菜,但沉甸甸的,等到打开来,饭菜从没有错过,这是宝珠之功劳。

宝珠让他们不必谢,赶紧去送,送过回来还有家宴。

龙二龙三知道总是拘着他们不往外面去,喏喏答应。出门上马,往监狱的路熟悉,马儿自己会走。日光炽烈,晒得人几乎睁不开眼,龙二龙三在这种时候心急再上来。

这种天气热得死狗,舅父和人挤着,一个牢房七、八个人,别说晚上睡不着,热都能生出病。

忧愁着狱门外下马,来的次数多,把门的全认得。龙二龙三上前去塞银子,把门的手指一边:“那里。”

龙二龙三看去,见是数排干净小木房。大喜道:“单身地方?”把门的眯着眼略一点头,就掂量得的银子去了,龙二龙三惊喜着去看,这里关的狱卒本不应该熟悉,但他们每天都来,见到当值的就塞钱,这里的狱卒也认得他们,再塞一块银子,把门打开,里面三个人露出笑容。

一个中年人微笑:“你们来了。”他衣着干净,和昨天见的泥污人天差地别。还有两个少年扑上来:“表哥,多谢你们。”

“谢我?”龙二龙三愣住。

表弟们道:“没有表哥们打点,怎么给我们和父亲换到这里,昨天晚上还给水洗澡,不是冷水,是热水。”

一人接过一个食盒,没打开,先嗅一下:“好香,让我猜猜里面是什么?”

中年人招手:“老二老三,你们过来。”

龙二龙三走过去,见到舅父面容光洁,好似在梦中。似梦似醒中,中年人慈爱的也道:“多谢你们两个,不然这个夏天舅父真的熬不过去。”

龙二龙三抱住他,哽咽道:“谢小弟才是,我们两个在京里不认得人,只认得他一家。”

中年人呵呵地笑:“是吗?那在我眼里,也是你们的功劳。没有你们两个随后进京,他认不得我的。”

么么哒亲们,希望越来越早,今天早近一个小时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