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九十三章,亲戚要帮忙/侯门纪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回房中梳洗睡下,见月光流连不走,于床前一片清辉,宝珠不忍睡。想到适才见到的场面,也不忍睡,倚到袁训身上,久久凝视床前。

袁训半坐着,分一只手臂握住宝珠肩头,出着神。

有“叮咚”一声,似乎荷塘里蛙打断宁静。宝珠悠悠道:“这事情会怎么样?”袁训动上一动:“要看他们的打算。”

年青侯爷眯眯眼,本就如雪峰夺目的面容现出一抹玩味:“是玩大的,还是玩小。”宝珠抬眸:“玩得大又怎么样?玩的小又怎么样?”

见半坐的那人,面庞低下来,凑到耳边低笑:“他们玩大玩小怎么样我不知道,我只知道我的。”手不老实的伸到宝珠衣内,宝珠低低轻呼一声,红唇随即让堵上。外间上夜的丫头隐约闻见衣衫动,羞红面庞更退开几步,一时还不想睡,坐在自己床榻上发呆。

像侯爷这样的英俊人,这样的有靠山,这样的高官厚禄,又这样的温柔体贴,夫人真是好神气不是?

月挂高空,也缓缓退去模样,退得更高,也就照亮更多。大门下,总有一片阴影照不进去,有一个人鬼鬼祟祟贴墙根出现在那里。

他怀里抱着一包袱东西,打开来往地上一放,扭头好似有人要追拔腿就走。也拿捏着步子,但青石板还是有回声出来,把静夜敲破。

大门打开,一个家人疑惑出来看看,看见人是没有一个,地上却摆放着香烛等物。再细看看,全是拜祭用的东西。家人怒不可遏,对着空荡荡街口破口大骂:“是谁?有能耐你出来!”

回答他的,也只有一地明月罢了。

这就大骂一通,不是一般的人家,忠毅侯府常接太后圣驾,守门家人怎么肯代主人受这种气直骂的月光零乱夏风破碎。又不敢怠慢,觉得这东西不小,收起东西关好大门,叫起同上夜的盯紧外面动静,他直奔二门,把东西呈上去。

很快,东西到袁训和宝珠面前。宝珠披衣而起,面上有一抹羞红,夏衣遮不住的地方也露出可疑的红晕。

袁训笑得暧昧跟在她后面,不时让宝珠拧上一把,飞上一眸的娇嗔,嘿嘿坏笑同她出来。

看那东西,红烛数对倒没有什么,香炉与香倒也不是最差。只有金银元宝这些东西实在气人,旁边滚着几个果子,还是鲜香的。

收东西进来的丫头早气得白了脸,向宝珠道:“夫人,这样的人不可不惩治。”宝珠面无表情,看上一看,就让她们拿走。

和袁训重新进房里,夫妻还是没有太生气的模样。宝珠解衣上床,淡淡道:“这是真拿我们家兽头当兽头了。”

“说起来怪你,”袁训更不放心上,满面的轻松。

宝珠白眼儿:“怪我生兽头吗?”宝珠暗想,这是父亲的福泽才是。宝珠本来也不太相信散福这事,但日子越过越顺,不由得她越来越相信。

三兽头的名字,可是父亲生前所起。那个时候,他连自己有儿子都不知道,何况是有孙女儿?

“不怪你生兽头,也怪你旧年里胡扯。加寿是怀月而生的,不是你亲口所说。”袁训往床沿坐下:“前天我见到三长公主的驸马鲁豫,他还向我打听这事,问我加寿小时候是不是有奇异。我推说我在军中我不知,才把他搪塞过去。”

宝珠听过悠然,半点儿内疚也没有:“偶然吹个牛,不想成真。我应该惭愧吧?”袁训把外衣甩开,正在解里衣,边解边对宝珠坏笑:“等会儿让你好好的惭愧,我才得趣,外面就来拜兽头的,我家兽头要真的是兽头,半夜里飞沙走石砸他们家门去!这不是耽误生小苏女婿吗?”

宝珠装着面上又红,“噗,”袁训索性把灯烛全吹熄。月光下,只见他扑上来……

……

消息传得快,第二天早饭后不过半个时辰,能知道的人全都知道忠毅侯府夜里这档子事。古井胡同里三长公主府内,驸马鲁豫暗自沉思。

太上皇算高寿,这位驸马也近五十,膝下有一子一女,都婚嫁在京里,只是官职上他不满意。

如田光所说,皇上忙,袁训都没有官职。一干子皇亲里,除去皇叔们早有差使,或增或减,别的皇亲要么是以前官职,以前没有的,还赋闲在家。

鲁豫愁眉不展,他倒是不一定要高官,他想的是……

正想着,一个中年贵夫人从后面走来。看看她的衣饰,只能是三长公主殿下。长公主走到丈夫后面,看看他的面容,觉得一猜就中:“又想出去做官?一大把子年纪,就出去也不会是好官,你安心在家里吧。”

鲁豫掸掸袖子:“大早上的,你跑来说这晦气的话。”

夏天炎热,他坐在廊下凉快地方。有一丛青竹在手边,下放一个石桌和几个石凳,可以遮掩住。不让他在想心事时看到别人,也不想别人轻易打扰到他。

三长公主就向他对面坐下,再道:“不是我一定要说你不喜欢听的话,是自从皇帝登基,你就跟变了一个人似的,这几个月我全看在眼里,问你几回你不说,我只能自己猜,你到底是怎么了?”

竹叶细嫩而水灵,把三长公主关切的面容上皱纹全衬出来,鲁豫心头一酸,想夫妻成亲数十年,心里话像是不应该瞒她。

就长叹一声:“说起来你也知道。”

三长公主面容一变,这话里面含着一段旧事,是夫妻们的心病。从这件旧事过去直到今天,有好些年。好些年夫妻们小心翼翼不提它,今天驸马虽然没明说,也提个影子,三长公主头一个就想到是它。

笑容这就勉强:“还记着呢?”

“忘不了,公主你呢?”鲁豫垂下眼眉,好一副沮丧模样。

三长公主心头一滞,想不出话来劝他,或者是回答这一句。也眼帘放低,看上去也有点儿颓废。

竹叶沙沙,夫妻一时间默默无声。

直到外面有人说话:“驸马,大驸马和四皇叔过来说话。”是丫头清脆的嗓音。

鲁豫动上一动,还是透着不痛快,往竹林外面道:“请他们客厅上坐,我就过去。”丫头应声走开,鲁豫向公主苦笑,三长公主向鲁豫苦笑。

鲁豫干巴巴地道:“公主还不知道吧,忠毅侯府昨天夜里让人放堆纸钱,要说小袁这东西,他是带着不想搅和事,但别人不肯放过他。纸钱这东西不吉利,我一早听说,让人去约大驸马和四皇叔过来,去他家看上一看。”

鲁豫看三长公主是有年纪,三长公主凝神面前的人,不也是胡须半花白,额头上带着沧桑。有风吹过,竹声如海。三长公主的嗓音随着出来:“何苦来,不是太上皇当年不疼我不疼你,当年不是没有好官职……”

越说下去,她的嗓音越低下去。鲁豫的眼神也越低。直低到地面竹根上,见节节竹鞭不甘示弱的自土中隆起,把沉浸在旧事里的鲁豫打响。

“这儿凉快,公主再坐会儿,我,我不能让他们久等。”慌慌张张丢下慌乱的一句话,鲁豫逃也似的离开这里。

竹叶间隙中,他的背影渐渐看不见,三长公主垂着面庞,滴下一滴子泪来。这个人?他有了自己还不满足吗?还想着那一年他求官不成的事情?

……

玉珠这个时候在家里又气上来,她的气是从正月里福王造反,遇到她的妯娌们趁火打劫开始。安老太太也开导,宝珠也劝,但直到现在没缓过气,窝在心里不时出来纠结一番。遇到外面有气上来,新气引动旧气一起折磨。

“又拿兽头们说事儿?兽头们怎么惹到这些人?他们没福气,这和兽头们有什么关系?”玉珠也是听说袁家门外有人放香烛纸钱的话,这就气的不能自己。

她的陪房丫头青花,和红花是同时间进的安府,和红花一样随自己姑娘们出嫁,不过宝珠是不肯纳妾的人,又不肯亏待红花,把红花许给财主家人万大同。

而青花跟的玉珠姑娘想有个帮手,把青花开了脸,早给常五公子做妾。青花自然对玉珠忠心不二,见她恼,忍笑劝道:“奶奶也说起兽头这样的话来?奶奶昨天还抱怨兽头这话不好听,要叫也应该叫个龙女什么的,今天就自己也叫起来。”

把玉珠提醒,手按额角呻吟:“我让气糊涂了!”一撩衣角就往外走,青花在后面跟上问:“去哪里?”玉珠不回话,匆匆出二门,往忍冬藤下一条路走去。青花认得这是去五公子的书房,就不再问,落后几步跟着,暗暗稀罕。

自家这奶奶和五公子生这几个月的气,不管谁来都劝不好。今天是让欺负兽头给挤兑的,还是让气的忘记夫妻生分,竟然去见公子?

不过这是好事,青花心中喜欢。

夫妻们生气,别的妾室可能不放心上,青花是玉珠的陪嫁,没有一天不忧心。青花从到玉珠房里,同行同吃同看书。

玉珠姑娘是两耳不闻窗外事的人,别人刻薄她,她尚且懒得刻薄回去,在自己房里更是宽厚不理论,对下人们不错。

又出嫁后,把青花看成臂膀,见玉珠头也不回走进书房,青花抿唇而笑,在书房院门止住脚步,双手合十念了声:“菩萨保佑,我能看到今天,就可以给三太太去信报声喜,让她别再担心才是。”

青花会写字,为玉珠忧心,给远在山西的三太太张氏去信。

信,是在宝珠和玉珠常相往来时,托相熟的人给红花,说是给红花的东西,红花看过,自然懂得呈给宝珠,宝珠想这丫头一片痴心为三姐,夹在往山西的信里一并送走,这中间张氏还回了信,是红花亲自登门送给青花。

青花提到信时,咧一咧嘴。三太太在回信中并不着急,夸青花几句,说过过就会好,让青花有事多和宝珠商议,说四姑奶奶在京里,她一切放心。

青花当时看信是委屈的,再和四姑奶奶亲厚,自家女儿也要关心不是。委屈好几天才下去,在今天已全没有。在今天见到玉珠主动去找常五公子,青花把张氏又想起来,玉珠奶奶再没有别的亲人,老太太和四姑奶奶算隔一层,青花还是想给三太太去信,让她放心,让她安心。

小夫妻呀,这就重归于好。

……

书房里和她所想的,并不完全一样。

玉珠快步进去,五公子的小子见到,也和青花想的一样,夫妻这是要和好不是?殷勤地上前一鞠躬:“五奶奶好,公子才刚用过早饭,用的好,调的王瓜,炖的鸡蛋,还吃一碗粥和一个馒头,”

常五公子在书房里都又好气又好笑,至于报得这么清楚?

玉珠更是啼笑皆非,白他一眼,还是急步进去。刚才急步是为匆匆来说事情,此时急步是不想多听奴才啰嗦。揭帘进去,五公子抬眼,夫妻脸对了一个脸儿,玉珠涨红面庞,在他注视下,步子迟迟停住。

常五公子对玉珠生气的根源并非不知道,但知道他又能怎样?那是他的嫂嫂,不是他房中的姬妾。就不是姬妾是个亲戚也好办,直接不走动就是。但都不是,是他约束不住的嫂嫂,五公子也生气,又和玉珠生气,气上这几个月,骤然见到玉珠,气让引动,见玉珠进来又不近前,冷哼一声,眼眸重回手中书上:“你来做什么?”

他要是言笑如初,玉珠可能还气冲牛斗。但见他不理不睬模样,玉珠怒气复又上来。裙角闪动几步过来,夺过五公子手中的书,往地上一摔,怒道:“有事!人家急得不行,你倒还有心思在这里看书?”

五公子一愣,随即有好笑。

玉珠摔书?这话说给韩家大姐和袁家四妹她们听,包她们说不信。

玉珠这个书呆子,有什么不趁心的,往书里一钻就行,她就自得其乐。今天能让她摔书失态,五公子想打从成亲后还没有见过。

面对玉珠的怒容,五公子慢条斯理:“啊夫人,沐休不看书,难道还和你生气去不成?天热,皇上都在御花园里避暑,我看看书,又有什么不好?”

玉珠怒气冲冲:“不许再看,换衣裳出门!”

五公子诧异:“去哪里?”

玉珠板起脸冷笑:“你呀你,亏你吃过宝珠家多少席面,宝珠家里如今有事情,你也不想去管?”

她横眉怒目,是从来没有过。五公子就把玉珠上下打量:“哦哦,我只看你就福气不浅,哪里还去看四妹家的好席面?”

玉珠怔住:“什么?”

五公子忍住笑:“你看你这个模样儿,眼角凶着给你平时说大姐以前那样。罗刹女我从来没有见过,只恨没眼福,今天见到一个,我看你吧,不出门。”

玉珠听到一半,正在气头上让打趣怒火成倍高涨,握起桌上砚台就要泼。五公子手快按住,笑道:“里面有墨,你不肯放过我,也放过我这书房。”

玉珠恼道:“你去还是不去?”

“去!虞姬变霸王,我敢不去?”五公子再取笑一句,往外唤人:“取我出门衣裳来。”玉珠放开他,等小子们进来回话:“公子的衣裳在这里,是青花姨娘早取来,一直守在外面。还有一早让备下往袁家去的车,也备好在二门上。”

玉珠聪明伶俐,一听就恍然大悟,手掂帕子斜眼自己丈夫:“你一早就要去四妹家里?”常五公子悠然:“你在内宅里能听到,我自然也能听到。就是你不去,我也要去看看。哪有个是亲戚不关心的人呢?”

玉珠颦眉,觉得这话提到亲戚,又要绕到她最不喜欢的妯娌上面,玉珠装听不到后面那句,见丈夫早打算去,也算喜欢。有个浅浅的笑容出来,她是早换好的衣裳,夫妻同出来上车,去往袁家安慰。

……

“我要是知道是谁?我半夜里也往他家放纸钱去!”房中,掌珠挑眉冷笑。韩世拓也是气得房中来回走动,怒道:“这是眼红!这是想把四妹夫拉下水。”

掌珠抱着手臂骂:“烂了心坏了肚肠的东西!使这等下作手段!四妹夫不是早就拒客?为拒客还让皇上训斥,四妹后来告诉我,如今是奉旨见客人,他们倒敢打这奉旨的空儿?”

夫妻正说着,外面走来几个人。掌珠管家一早在厅上,听到消息后让请来韩世拓。来的人正好直奔厅上,一共三个。

一个是文章侯,一个是阴沉的二老爷,一个是飞扬跳脱的四老爷。

三个人一上来,怒气更加一层。文章侯捶胸顿足:“没天理!哪个干出这龌龊事!从我听到,就把我气的不想活!”眼睛寻到掌珠:“媳妇,我找来你二叔四叔,我们套车,你婆婆和二婶儿也要去,这时候正是要亲戚的时候,不能站旁边干看着。走走,虽然我家倒运,但香姐儿生日,小袁说来的有郡王们亲族,一切不论,也请我们过府吃一天酒。那天能去,今天也能去。走,这要亲戚的时候,咱不缩头。”

不拖到十二点后,卡文就这么些,见谅亲爱的们,明天希望多些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