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九十五章,教导加寿/侯门纪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去看看孩子,郡王没了,孩子是你以后的依靠。”王恩找把椅子坐下,在女人的抱怨声中双手掩住面,看上去透着沮丧。

女人带着怒气快步进去,不一会儿房中传来她轻哄孩子的声音,孩子渐渐不哭。看门的婆子进来,把地上女人摔的衣物捡起,抖落几下灰,叠好放到王恩手边。

她虽然没说什么,王恩也对她摆摆手。婆子眼巴巴地看看他,扭头出去到房外去叹气。王恩眉头皱起,往房中道:“孩子不哭,你就出来说说话也好。”

门帘一动,女人又出来,空着手坐下,向王恩眉头簇尖,还是没好气:“说什么!说起来都怪你不好。是你对我说许给郡王百般好,如今倒好,落一个没下梢。生一个儿子归我自己养,收两间铺子也让收没,要不是还有几件首饰能变卖,孩子吃喝都烦!”

“那我也没想到他会造反是不是?我要是长前后眼,知道他会造反,我……”王恩在这里说不下去,张口结舌,直眉愣眼,涨红脸下半句出不来。

女人冷笑:“你怎么样?都说你勤王有功!依我看,你跑来的那么快,是你想跟他一路吧!”王恩怒道:“噤声!这话也能说得!”

女人把脸子一扬:“我不管能说不能说!我只问你,孩子怎么办?”她冷淡地道:“对你说几回你都不信,这孩子是你的!不是那老东西的!”

“是不是我的,我都管。你心放肚子里,想我见天儿的在外面跑,丞相侯府里去为什么?林公孙约我说话,只要他们事情办成,”王恩面带诚恳说着,女人把他打断。

愈发的不喜欢:“什么林公孙!定边老东西的走狗!要依着我说,也是他的私生儿子!”

王恩微笑:“林公孙已中年,郡王生不出来这年纪的儿子。”

“反正有一腿!不然他不赶紧逃走,反倒往京里来为老东西的老婆孩子想法子脱罪?真是奇怪,怎么没抓他?”女人满面讥诮。

王恩喃喃:“关键时候看人心,平时看郡王并不把林公孙看得重,这时候就能知道,他给自己留的后路!郡王的心腹幕僚全都落马,就他以曾大骂郡王逍遥在外。当年的大骂,也是做给人看,是假的。”

“那他现在在京里寻门路,不怕有事情?”女人探问。

王恩撇一撇嘴角:“你不懂!皇上登基没有正式的大赦,就只京里监狱里放几个人。就放这几个人,还是为后面抓人进京腾出地方才放。都在等大赦,也都在寻关节。林公孙就这时候进京,他曾大骂过定边郡王,抱着这一条,再摆出一个文人骨气,说郡王虽不是人,连坐也残忍,他正有骨气的时候,轮不到他被抓。”

女人关心地问:“他能办成吗?他要是能办成,我们这个也是郡王的孩子,”王恩淡淡一笑,女人变了脸:“是你的骨血!是他的名分!要怪,怪你自己要学什么古人,在我有孕后把我送给他!本想分一份儿家产,现在倒好,诛九族跑不了。幸好是养在外面,不然你要往狱里看我!”

王恩有些烦,语气加重:“我说过!不是我的我也管到底。到底郡王对我也曾不错。他走错路他送命,他对我的恩情还摆在这里,”

女人更有气:“什么恩情?你送我给他,他把你提拔的恩情?”王恩促一促眉头,息事宁人:“好了好了,这些话不要再说。你那两间铺子,等事情成了,就帮你拿回来。”

女人虽还有赌气,但让安抚住:“这差不多!我不求他府里的大富大贵,杀头自然我们也不陪。有这两间铺子,我们娘儿们衣食有靠就不烦你。”

又轻叹:“不是我要烦你,当年你不肯娶我,把我给老东西。我恼了你,决不进府,公事上也就少帮你忙。我不能天天见到他,你也就不指望我多说话。现在想想,幸好没进府,不然哪还有性命。”

王恩彻底烦上来:“当年我怎么娶你?一个穷当兵的,你能守得住?”当年的穷是他不愿意提的话题,这就袖子一甩往外就走。女人不屑的在他背后鄙夷,想说什么又没有说。

外面月色淡淡上来。

……

月色初上来,是淡淡的,把角门照出一层若有若无的弱光。几个灯笼点上,这弱光更就淡的似看不到。

加寿睁大眼睛看着家人们贴好门神,欢快地拍起小手:“这般就更好了,母亲,”扭身子,后面站着宝珠,加寿笑眯眯问着她:“明天也给太子哥哥门上贴上可好不好?”

她乌亮的大眼睛里盛满希冀,还有和太子共同让太后养活数年,对太子的依恋。那依恋淡淡的也如初起的月光,在当母亲的面前几乎看不到,尽数让对母亲的依恋压下,但宝珠还是看出来。

加寿和太子情意越好,宝珠不用说越喜欢。她在心里暗暗感谢一下太后,再手抚着女儿小脑袋,在她首饰和发髫旁能下手的地方轻轻揉动,加寿很喜欢这个动作,嘻嘻一声往宝珠衣上贴过去,再次娇滴滴:“给我备下来,明天我去当家,我带着走。”

宝珠嫣然,镇宅寿兽头有空就去太子府上当家。太后知道很是嘉许,长公主瑞庆在加寿去的那天也会帮半天忙去指点加寿,老侯就跟去给加寿说书,按加寿说的,太子殿下很喜欢加寿安排的饭食,顿顿都吃两大碗,而太子妃正房呢,成了加寿午休的地方。

这样的好福气,宝珠有时候都能理解倒运的人往自家门外拜祭兽头们。因为兽头们实在是好福气,除去小古怪还和沐麟让大人要思量思量,另外两只小兽头加寿加福,和不是这家里的大兽头瑞庆长公主,都日子顺畅。

加寿小小年纪就成太子府上女主人,加福有萧战天天相伴,长公主瑞庆呢,成亲成了两回。但正因为成了两回,在福王造反的时候不畏不惧,帮助受伤的人送医药,给穷苦的人发干粮,赢得无数美誉以外,还赢得镇南王世子的倾慕,用常见他们的加寿的话来说:“每次去见姑姑,姑丈总在家。”

宝珠听过要笑:“在家不好吗?”

“但父亲并不是总在家啊,父亲还没有官职呢,姑丈有官职,为什么还总在家?”

为了不让王世子听到难过,宝珠这话没学给长公主听。怕小夫妻太好,长公主当成笑话去说,全然不管王世子怎么想。

月光再升,把宝珠眸子照得更加明亮,也把加寿仰着面庞的撒娇更衬出来。宝珠收回神思,答应女儿:“给你备,明天也送给公主一些。”

加寿到底还是个孩子,虽有稳重虽知道把持,也欢快答应,扯着母亲的手:“还有两个角门没有贴,我陪母亲去贴,趁着父亲不在家全贴完,等他回来看着喜欢。”

宝珠和她携手走开,看角门的婆子恭敬送走,在夫人母女走到看不见时,两个婆子笑得见牙不见眼,齐齐对着角门拜下来。

两扇角门上,贴上两个大门神,墙外,还高点一个灯笼,照亮一个告示。

门神威武雄壮,告示字迹清晰,用正楷写得明白。

“最近有人常来拜福禄寿,自有庙宇,何必拘泥三小儿?但心愿难禁,足可以会意。现福禄寿在此,香火我家自会供奉,我家心意诚!来人,不拘老少,不许自备东西!凡有,既烧,皆归自家享用。”

门神的上面,一个寿字一个禄字和一个金色梅花。

加寿的字周正,寿字端端正正。

香姐儿现学的,禄字笔划无力。

加福在乱画一通后,学会画梅花,梅花画得不错。

这是袁训、宝珠、袁夫人和安老太太商议过,又由袁夫人往宫中太后处讨过话,公开张贴女儿手书,给乱信的人拜去吧,只不许他们自备香火。

要知道他们备起来,什么金银元宝给死人的钱也用上,真是活见了鬼,有晦气。

这门上贴得好好的,先便宜自家两个婆子拜过,灯笼不取,把门关好。另外的门上,宝珠带着加寿一一贴过,母女重回房中。

……

在房门外,加寿探头进来扫视一圈:“咦,爹爹还没回来?”外面有婆子丫头,但加寿孩子气,不问她们,就是喜欢这样稚气的缩着脑袋看一看,说上一句后,回头和母亲相视而笑,就催着她:“母亲快些,给我重梳头,我们赶早儿的出去,看过热闹回来,要是爹爹还不在家,我又可以吓他一跳。”

甜甜的问母亲:“爹爹知道我今天在家住吗?”

宝珠扯着她坐到榻上,丫头送上寿姑娘专用椅子,安置在宝珠身前。宝珠坐下,加寿坐她身前,丫头再送上梳头东西,宝珠把女儿头发打开,回答她:“不知道呢,寿姐儿最近管家忙,来家住的日子不定,爹爹呀可想你,只是不好打扰你管家。”

加寿笑眯眯:“那我今天就在了。”又很遗憾:“爹爹竟然不能看到加寿扮男孩儿。”宝珠笑着和她一问一答,把女儿今早磨着公主梳的玲珑发髻换成男孩儿模样的发髻。独一个在头上,用上一根金簪子。

又有一套小道袍,道袍在一些朝代,穷富皆穿,是它的式样飘逸,让人先生出轻松之感。

宝珠备的这件淡青色,无花无朵,隐有暗纹,这是在烛下,烛光明亮,暗纹闪动,加寿从没有穿过无花无朵的衣裳,拍着小手说喜欢。

穿上身去照镜子,里面出来一个小小子,加寿乐颠颠:“母亲,我以后都要这么穿。”见宝珠眨眼睛,加寿又改口:“在家里我要这么穿,回宫去我就换下来。”但又有遗憾上来:“得给太后看看才行,给太后看过我就不穿。”

宝珠答应着,也换上男装,和女儿出后门,蒋德带着人守在那里,有几匹马在。

加寿坐上去后,眸子笑得只有一条线,加寿骑马?加寿会骑马了。第三个遗憾又上来,对身后的母亲道:“蒋德将军牵马好,但要是爹爹就更好。”

蒋德勾勾嘴角,寿姑娘说话滴水不露,在她的年纪来看,算是难得的,也是太后在她身上心血没有白费。

……

要说蒋德跟加寿,他起先知道时就愿意。

他是宫中暗卫,从名分上来说,他不能跟宫外面的人,跟袁训是他受以前的中宫娘娘吩咐,是他的一个差使,他跟的还算是中宫娘娘。

袁训回京后蒋德就不能再跟,再跟成了打发他出宫,变成袁训的家将。皇上不会答应,太上皇也不会答应。

太后早有议定,让他跟加寿。加寿大了,不再是往太后怀里一呆就可以一天的孩子,面对的人和事增多,需要保护的地方增多。蒋德从和袁训的情意上,他和袁训出生入死好几回,袁训一开始不知道他的底细不敢怠慢他,后来是知道来处不能怠慢他,两个人结出兄弟般情意,蒋德为太后为袁训,都愿意保护加寿。

加寿也顶顶稀罕他,但凡说话能想到的,几不伤蒋德的心。

……

月光下,跟的人散开,装作路人有前有后的走着。蒋德静静的牵着马,用心的打量四周。护好寿姑娘,已是他骨血中存在的差使。

……

这是一座小院,但现在看着更像大庙。就地方太小,说是小庙的话,对不住那浓烈的香火,和蜂拥进去的人流。

蒋德把马停下,加寿溜圆眼睛:“母亲,是带我来看大庙?”加寿都以为这小门内必有曲径,直通一座大庙,不然这许多人可往哪里去进。

宝珠向蒋德示意,带马绕到另一个巷子,那里不住出来人。宝珠道:“刚才那是前门,这个是后门。”

加寿颦起小眉头:“哦?”见马复回到前门,母亲和她同下马,加寿很喜欢,已经会理小衣裳,自己理一理,又给母亲抚平马上坐皱的衣痕,带着压抑不住的骄傲口吻:“母亲只带寿姐儿一个来玩,不带二妹也不带三妹。”

“寿姐儿是姐姐,寿姐儿懂事,看得明白。”蒋德护着,宝珠和加寿进去。

门内有个高台,因院子小,台不大,上面站一个人就满当当,那个人手舞一把木剑,抽疯似的乱动着,居然没掉下来也算不错。

“天灵灵地灵灵,福禄寿喜皆进门,去!”木剑一指,指向忠毅侯府位置。那个人面上更现惊愕:“啊呀!福气在那里,在那里呀,去拜一拜无病无灾,无难无害,无忧无惧,无愁无烦。”

披在面上的乱发落下来一绺,可见到他的眼睛上翻着,雪白一片,应该是个瞎子。

加寿疑惑,咦?原来是你让人拜我家?就仰面看母亲。宝珠轻轻:“嘘,别说话。”用身子把女儿护在怀里。加寿又兴奋又喜欢,这是太子哥哥说过的故事,这叫探险吗?更用心地去看。

见一拨人上前礼拜,丢下钱,从后门出去。

前门又进来一拨人,有人把那“瞎子”转个方向,让他不知道东南西北,他浑身一抽,又开始跳起来,怪声尖叫:“天大地大,我是大天神下凡,今有福禄寿喜在人间,天灵灵地灵灵,福禄寿喜皆进门,去!”

木剑一指,又准确指向袁家。来看的人深信不疑,都道:“这是老神仙,算得准。从来没有指错过。”上前给钱,后门出去。

加寿看得聚精会神,在这里挤出一身汗也不觉得。看过半个时辰,见有人扶瞎子下来,扬声道:“算卦了,一两银子一卦!”

宝珠和加寿悄悄的从后门出去,跟的人牵着马在不远处候着。回到跟的人中间,宝珠认真问女儿:“知道今天看的是什么吗?”

加寿嘻嘻:“弄鬼儿。”

宝珠欣慰,加寿是长女,在父母心中从来是最聪明的那个。“你怎么看出是弄鬼儿?”

加寿鼻子朝天得意:“我就在这里啊,他的剑怎不指我?自从有谣言,宫里娘娘们不拜佛,只要摸摸我衣裳。他们呀,怎么不来拜我?”

宝珠郑重地告诉她:“母亲带你来看,就是告诉寿姐儿,你有大福气,许多人借着你做文章。好孩子,明令有赏也有罚,但你也要有个好心地。宝贝儿,仁爱布衣们,他们不懂才让人指使,你要懂在心里。”

仁爱?

加寿认真的点点头,把这两个字刻在脑海里。和太后说的赏罚放在一处,和姑姑说的提防放在一处。

又想,原来他们是不懂的呀?

难怪,那瞎子说什么他们就依着是什么。加寿小心眼子里有什么泛滥,加寿就懂,母亲会告诉加寿,太后和姑姑也会告诉加寿。

还有爹爹……。

这巷子里人已不多,前面一家铺子的灯光逸出,出现一个人。他含笑脉脉,既看向妻子,也看向女儿。

加寿开心了,大叫一声:“爹爹!”

在马上张开小手要扑过去,又想起自己的遗憾,乐得舞动小手:“快来牵马的哟。”

那个人正是袁训,他知道宝珠带加寿去了哪里,宝珠早和他商议过,寿姐儿大了,有些世事道理也该明白。袁训就往这里来接。

见到女儿欣喜的小模样儿,袁训深吸一口气,笑容满面走过来。什么谣言,什么风雨,只要有他在一天,就不许他们伤到自己的加寿。

那哇哇哭的小加寿,这开心喜欢的小加寿……哪一个也不许别人动手脚。

话说仔好笨,一直以来不能恢复十点更新,是不卡的时候多更些,蒙亲爱的们厚爱,多些多报答。卡的时候更推迟时间,自己又痛苦。

但一直想恢复,终于,灵感来了。不卡的时候分一半出来,也就恢复十点更新。

么么哒亲爱的们,咱们都可以结束晚更晚看的痛苦哈,这就恢复了。

今天少了,明天会多。大仔爱你们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