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九十九章,调和/侯门纪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张豪应道:“有劳!”

他没有问袁训让他见什么人,甚至袁训没有直接带他出去,而是请他坐下,让小子们送茶上来,又送上一盘瓜果,大有和张豪在这里坐到天明的架势,张豪也没有多问。

还是和前几天一样,张豪对袁训没有多的话说,他要说的,袁侯爷不问也应当明白。而袁训呢,也没有废话和张豪寒暄。

答应他的心思,袁训挨不着发号司令,不如不问最好。

就让他吃瓜果,张豪就吃。吃在嘴里自然不知道是什么滋味,但好在有个事情做。吃过一盘子瓜果,要水净过手脸,两个人相对而坐,各捧一碗茶呷着。

喝茶可以轻声,往这里来的脚步声就清晰可闻。

张豪不知是胳臂还是大腿有处一热,滚烫的直到眉头,惹得眼角跳动几下,他来不及分辨是右眼跳还是左眼跳时,隔着竹帘把来人认出。

他秀眉朗目,神采出众。脚下步子跟踩在云彩上面般,轻盈而来。这种步子一般是喜悦中的人,再不然就是心中无烦恼的人,还有一种是年青人。

年青人走路稍快,面上再稳重也有种跳动感觉,步步轻滑又皆有力量。

来的人,正是年青人。

葛通!

……。

月下轻快行来的不是别人,正是死咬住东安、靖和二郡王不放,在外人看来,下死力气让二郡王抵命的葛通将军!

……。

张豪在竹帘子里面,葛通还在竹帘子外面。张豪先认出来葛通,他不知道葛通进来见到是他会不会吃惊,但张豪将军先吃一惊。

茶碗一晃,热茶溅到手上把他烫醒。

回神先想到这茶碗是套上好甜白瓷,摔落不好,把茶碗轻轻放下,随着碗底落几上轻轻一声,“叮”,好似镇魂似的,张豪镇定下来。

忠心张将军要还有路走,这会儿一定抽身就走,还要把袁训大骂一顿,表白他为靖和郡王理当和葛通誓不两立。

但他是真的无路可寻,眼前在前几天还可以迷惘,在今天皇帝发作嫔妃后,张豪眼前只有一抹黑。

无路可走的人,又一定要达成某个方向,才会去求对方。还有路走的人,可能是拔刀子相向。

因此葛通一进来,张豪面容扭动,对着葛通扑通跪下,把葛通吓一大跳。

葛通本能的去扶,脱口一声:“张将军,”又绷一绷面容,一言不发,双手改成一只手,稍一用力握住张豪手臂,张豪死沉沉没让他抬起,葛通再用力气,想把张豪带起时,张豪抱住他手臂,七尺男儿号啕大哭。

“求求您,我愿为你当牛作马,只求保我家郡王一条性命,那三位将军都死了不是吗?人死不能复生,他们妻儿我养活成不成?”

书房里顿时让哭声淹没,把月光挤的都似站立不住,避开烛光到房外。

烛光,毫不掩饰的照在张豪身上,他面朝着进门的葛通,烛光在他背后,但他面上泪水太多,反光把他的绝望照得一清二楚,尽数落在葛通和袁训眼中。

两个人不动声色的互使个眼色,葛通对着张豪拧一拧眉头,袁训会意,忙上来帮着葛通扶起他,送张豪回原座位,道:“有话慢说不迟。”

葛通就此要撒手,张豪紧握住他不放。满面泪痕的他死死盯着葛通不放,搜枯肠般寻找能打动葛通的条件。

“只要你撤御状,从此我听你的!”

“我劝郡王把江左郡王的人马全还你,变了心的也还你!”

“以后收多少人,现在还多少人。打死了的全补齐!”

葛通一言不发,静静听着。袁训一言不发,静静听着。

在葛通眸中流转过笑意,对于张豪的话,袁训不用再说,葛通自然明白。再说,他们之间就此有过一场谈话。

当时在场的人,还有其它前太子党们。

……

“你到底想怎么样?江左郡王人死不能复生,霍将军人死不能复生?知道你恨,但你继承大志比逼死两家郡王要紧。逼死他们,你落两家死仇,也在朝野中落下凶猛名声,要知道你逼死的不是一般人,是皇族郡王。”

“你咬住他们不放,他们自然申辩,你再不放手,哪怕是他们犯下律法,也像是你逼死。以后你的兵可就难带,东安、靖和一旦受法报刑,自然带累他们世子也难再掌兵权,但他们的死忠将军们还在军中,以后是你一生的对头。”

说这话的人并不是袁训,但约人聚会的是他,今天唤葛通前来的是他。

不是兄弟不会劝这样的话,葛通也就肯考虑。今天袁训让他深夜前来,来前葛通并不知情,但这一会儿他明白上来。

对袁训飞快瞄上一眼,还是小袁厉害!果然,他愿意交出外祖父以前的兵将!

他还有什么?

他还能给什么?

葛通这会儿胜券在握,沉住气等张豪全说出来。

……

张豪渐渐说不出来什么时,就见到葛通还没有回话。心里一片死寂促使他大吼一声,先松手,再抬手,把葛通推出去。

葛通猝不及防,踉跄退出去几步,但还好对他总有防备,自从葛将军回京,一家大小对外都有防备,在袁训这里他放心,但和放心张豪是两回事,几步外就稳住身子。面色一变,怒道:“你做什么!”

他是带着佩剑来的,顺手就按到剑把上。

再看张豪,他也一样,他进京也一样防备人,随身带着佩刀。让送回原座的他面色惨然,推出葛通后手也按在刀把上,向葛通道:“想来你不信我,如果郡王不在狱里,我死给你看也罢。但郡王还在狱中,虽有别人也能照顾他衣食,但我不放心。也罢,我留一只手在这里,待这事了结我命给你,请你信我说话不虚!”

“呛啷!”

寒光逼得烛光退后三分,刀带寒芒,由右手握住,对着自己左手就剁下去。

这一击又凶又猛,好似他见到血战的敌人。

刀风,忽闪得呼地一声,像平地刮起一阵旋风。

……

“将军,不可!”袁训离得不远,赶快来救。张豪想也不想,对着他就是一刀,袁训在自己家里是赤手空拳,这就让开,张豪重新对自己手臂砍去!

……

“呛!”

葛通拔出长剑,剑光如秋泓一汪,映得明月颤上几颤,直直伸出去,架住张豪手中佩刀。

刀剑相交,“叮当”,起一溜火光,葛通才要暗道好险,一股大力带着他身子一歪,竟然是张豪用尽全力。

而葛通是救人,他没有想到张豪来真的,两力相交,葛通的剑让张豪的刀压着,一起砍向张豪手臂。

葛通惊呼:“住手,我答应你!”

张豪面上一喜,但刀剑势子难以收回,还对着他手臂劈去。张豪心一横,说过给他,这手臂给他也罢!

房外悄悄的来了一片乌云,把月亮遮住,看起来这月空也不忍见到血溅当场。

“啪!”

轻轻地有一声出来,鲜血溅出,但没有多少,一个小指骨掉落在地上,把书房洁净地面染上数点血花。

袁训长呼几声喘匀气息,出现在张豪身边,手中握的是他持刀的手臂。他喟叹道:“张将军,你这是何苦?”

原来危急当中,袁训扑到张豪另一侧,把他手臂扯开,刀压着剑一起变了方向,切下张豪一小段手指骨。

十指连心,想来是很疼,但张豪看也不看自己伤势,面上是做梦似恍然,只问葛通:“您说答应?”

问话的同时,他太紧张,不能控制的哆嗦起来。

葛通面无表情收剑,看看剑上无血,应该是这位自己的刀锋伤到自己,收剑回鞘,再也不想和这个人站得太近,随时有血光之灾总不是好事情。

后退开来,愤愤道:“光我答应也不行,他犯的是律法!”

张豪傻兮兮地看向袁训,袁训清清嗓子,慢条斯理:“张将军,把你的伤包好,我带你再见一个人。”

不等张豪答应,侯爷出门寻小子要伤药,嘴里嘀嘀咕咕:“这书房修整好,这是头一回见血,明儿得找人算算,这样不吉利吧?”

“腾,”张豪面上起来一片红,这时候才意识到手上疼,吸溜一下嘴巴。

……

不多时,小子们回侯爷马备好,袁训葛通张豪三个人往外面走去。走出书房院门拐了一个弯儿,后面有丛竹林,执璞探头探脑袋跟上,确定父亲是往大门出去,往回就跑。

二门上,两个上夜婆子东张西望,见到小身影过来,心放肚子里那模样,一个关二门,一个跟上二公子执璞,边走边絮叨:“冒险给您半夜开回门,明天夫人知道,只怕要骂。不是您是去见侯爷说话,还要紧,可不敢给您开门。晚了,该睡了。睡早起早,才是大家公子模样。”

“放心吧,我是去见父亲,您不是送到直到书房门外?回去看好门,我这就睡。”袁执璞跑得飞快,婆子虽大脚却是裙子,让落到后面。但她不敢大意,直跟到二公子进院子,她放心而回。

天黑,她上年纪眼神儿差些,没看到执璞进的院子是长公子执瑜的。

袁执瑜也没有睡,挑灯执笔正写着什么。一张白纸上写到一半,写出来的字还有勾描点划的,应该是写错。

他还小,没到开蒙的年纪,会写的字寥寥无几,不会写的字就很多,就想上一想,写上一个,觉得不对,又划掉。

执璞飞快进来,笑嘻嘻:“我们猜对,父亲果然私自出去。”凑过来看,和白纸上黑笔划大眼瞪小眼:“你还没有写完?”

执璞乐了:“大哥,军令状半个时辰还写不出来,那你当大将军的时候,说一声发兵,大家伙儿等你军令状,你说等会儿等会儿,再等会儿,那仗还打不打!”

额头上挨一记笔敲,袁执瑜道:“笨!等我当上大将军,自然有书办代写,我用得着写吗?我只要吩咐一声,我要这个样子告诉他,”

小手握着笔负在背后,把下巴对着墙扬起,把小肚子鼓出来,还会清清嗓子。

“嗯哼!”

袁执璞不捧场的捧肚子大笑:“哈哈,大哥你是学小二叔叔吗?”

“这个,快写,再写不好,军法从事!”袁执瑜煞有介事的说完,再骂一声弟弟:“说出这话你真笨,”笔伸出来重新写,又问弟弟:“父亲两个字怎么写?”

袁执璞傻眼:“呃,我也不会。”

袁执瑜小眉头皱起:“我念给你听听,少的字明天让父亲自己补。”他抑扬顿挫地念起来:“军令状!”斜小眼神瞄瞄袁执璞,执璞一挺小身子,活似他已经当兵在军帐篷里那模样:“在听!”

“父亲说,以后再不出去玩,立下军令状。”

袁执瑜颇有得色:“二弟,你看我写得好吧?”

撵着父亲立军令状这东西,不是兄弟二人不尊重袁训,是打小儿听老国公说故事,说这个说话要是不算怎么办?那就立个军令状,他就一定能办到。今天就用到只带着姐姐一个人出去玩的袁训身上,兄弟们都觉得正合适。

袁训将军当过,对军令状令箭等有敬意,不是随便拿来玩的,他只哄孩子们不肯立,他就没想到两个儿子凑到一起,给他立下一个,准备明天给他。

纸张放下,兄弟头碰头的来看。见三个字“军令状”,这个是会写的。这是听过舅祖父说的故事,军令状威严谨深,兄弟两个太过羡慕,问老国公怎么写,国公就一笔一笔教给他们,记在小心眼子里。

别的字就乱七又八糟,太小,平时背几句书,但都不会写。如父亲不会写,直接空下来。如“以后再不出去玩”,执瑜是这样的念,其实他就没写字,他直接画几个小人在打仗,手中长长的一划当成刀剑,这个在他们心里就叫玩。

简直一个原始人的图画,

但执璞翘起大拇指,对着兄长夸赞:“写得好!”但琢磨一下:“像是太少。”

执瑜把自己的“作品”上看下看,也觉得不够气派。就问弟弟:“还写上什么?”飞快的把笔先抢到手里,舅祖父和父亲都说长大要念书,士农工商,是权贵子弟们根深蒂固的思绪,有笔在手,袁执瑜觉得自己这哥哥就有气派。

执璞没有跟他抢的意思,他正在寻思出主意:“写上每天陪我们打仗!”

笔尖沙沙,再画上几个小人,手里长长一大笔的武器。

“再写上……”执璞一气说出好几条,条条对兄弟们玩耍有利。最后想起来:“父亲母亲说让如姐儿来管家,是他们说过的,算军令状!”

袁执瑜会写吗?不会。但难不到他,直接画个如意上来。自己嘀咕:“还有称心也要来管家。”不会写,直接画个心上去。

这张纸东一笔西一画总算满当,兄弟们心满意足叹气:“好。”

……

月色悠悠,把半夜里也挂着明亮灯笼的府第照亮,张豪在马上呆若木鸡。

“下马。”

耳边有轻声时,张豪对袁训几乎要五体投地。袁训淡淡:“将军,你素来是明白人。”就扭身给他后背,不再理会模样。

张豪起一个激灵,把自己打醒,伤一只手指不算什么,自己下马,跟在袁训和葛通后面往里面去,边走边寻思自己的笨。

这是太子殿下的府第,袁侯爷带自己来见太子…。张豪热泪涌出。他找袁训以前没想过,现在知道要见太子,晕乎乎魂一时聚不到一处。

见太子可说什么?

一直想到太子殿下出现在面前。

太子是披衣而起,但目光炯炯,听袁训介绍过张豪来历,太子满心狐疑,但不表露,只用目光询问。

张豪聪明起来。

也许是手上伤疼痛,也许是葛通肯松口,张豪觉得有了活路,平时机灵出来。

对太子跪下,恭敬行礼:“靖和郡王部将张豪见过殿下,殿下,我不敢代我家郡王求情,只代郡王麾下三军呈上心思。我等久知太子殿下贤名,愿效忠皇上,效忠太子殿下!”

太子打一个激灵!

眸子慢慢的有了深邃,慢慢放到岳父袁训面上,然后殿下想到加寿。

要在此时问殿下,普天下的人中谁对他最好,太子油然浮出的人,就是加寿!岳父千般辛万般苦,为来为去的总是加寿。

皇后提醒太子培植自己势力,太子并非没有想过。太子想要一部分人对他效忠,但也不必和皇帝生分,像在皇帝背后动手脚。

前任太子当今皇帝在为太子时,太子党天下有名,但一样效忠于皇帝。

英敏太子奉命办差,靖和郡王的人也好,东安郡王的人也好,项城郡王的人也好,自然是先来见他比较合适。

如果还是在京里到处钻营,只把吹牛拍马送到殿下这里,殿下不会客气。而有些人还真的是不敢来见殿下,深知道三位郡王理亏,也忘记他们的忠心比黄金还要宝贵,他们偏就到处钻营。

全然不如眼前这位将军说的,太中殿下心意。

“效忠于殿下,”这话再动听不过。胜过诗经赛过黄老,压得住花架子上新开繁花。

殿下并没有刻意想过谋求这些,但对这个来者不惧。这还是头一家外官对太子表心迹,太子殿下喜欢得全身都痒痒的,幸好他幼受储君教导,很快压得下去。

假意思忖,其实盘算用什么话回这位将军,张豪说完,是袁训出列:“殿下,张将军乃赤诚之人,他寻到我的门上,臣想国泰民安方是正道,怨怨相报何时能了,就带他来见殿下。但又想到这事与葛通有关,就把葛通将军一起请来。原是怕他们见到要刀兵相向,怕惊动殿下,就先在我家会面。张将军削指明志,葛将军也愿忍仇苦,瑜亮之争,与国无益,二位将军全是大忠大贤为国为民,臣这就不敢自己擅专,这事当由殿下作主,送他们一起来见殿下。”

葛通听过这番话是什么意思,不得而知,他和袁侯爷好,袁侯爷把他列为大忠大贤,肯定他听得心情不错。

张豪听完这番话,又因为心中重生希望,魂魄早归来,主见渐生,打骨头缝子里都是佩服的。

听听人家这话,难怪人家升官快。不但把他自己私下调和推得一干二净,还给自己把方向指得明而又明。

“这事由殿下作主”,张豪还能有什么不明白的?

张豪为求靖和郡王性命什么都愿意做,此时有机会,机灵不要钱的往外蹦。向太子一拱手,面向葛通又是一通话。

“葛将军,殿下在此,殿下做主!劝您以国事为重!我家郡王征战一生,也算得上国之门户。当初杀害三位将军属实,但三位将军意图私金买动郡王自相残杀,按律也有罪名!劝您得饶人处且饶人,咱们全听殿下的!你要偿命,我来偿!你有兵权在手,以后还能相见,欠你命还命,欠你钱还钱。求你放过我家郡王吧!”

葛通暗暗佩服他机灵,但也暗骂,看你说的多干净!你老小子还敢威胁我以后军中不顺当?鼻子里出两声气:“哼哼!”再就没有话说,摆出来等太子发落的神色。

太子殿下心花怒放,这事情不由得他不喜悦难禁。早在他没有这差使时,太子对三家郡王,东安、靖和与项城,是怒气满腹。

三个人各领兵马,都可以称得上守国之门户。但看看这“光彩”?一个阵前哗变,练几十年兵就练出这样毫不识你恩情的兵?

一个阵前嫉妒擅杀大将?你倒不怕打败,你脑袋瓜子下一刻就丢。

还有一个贪财杀人,平时运送的粮草你全扔了不成?要穷的为财杀人!

这是太子殿下初始的心思,当时他还没有过生日,他还没有出宫。三位郡王是太上皇手里出来的,三个人一起出事,像太上皇养三个混蛋,太上皇怒不可遏,带得小殿下也怒气难改不说,为解怒气,为对比这三个人不可宽恕,他甚至看了许多写将军生平的书,少不了有一个叫赵括的,赵将军有名于成语纸上谈兵,太子殿下边看边骂:“难道几十年全是纸上在谈兵不成?”

没多久,殿下入太子府第,并接手这件事,没到一天,和皇帝指给他的幕僚们开了三个会议,太子殿下发现纸上谈兵说的是他自己。

他年纪不大,没历练过,倒不能过多怪他,虽然他自己把自己怪得不行。

先是三位郡王的战功,幕僚们从兵部里抽出卷宗呈上,太子看过就知道棘手,对皇帝迟迟不议这事瞬间理解。

几十年在一个位置上当差,没有功劳也有功劳。三个人中项城郡王年纪最小,东安最长,靖和为次,三个人都有无数伤痕在身上。

不杀,怕难平兵心。

杀他们,有一句“刑不上大夫”。

当然还有一句“王子犯法,与庶民同罪”,但真的办起来,太子和幕僚们好些天没拿出管用的主意。

……

把三个人一刀斩了那叫痛快,痛快完了呢?东安郡王虽为人嫉妒,也有一帮子忠诚将领,把他们全解甲归田?是明白告诉天下人,当皇帝的忌惮你们?

当皇帝的贵为天子?按律杀几个人,犯得着这样示弱?这明摆的不是逞威风,是示弱,从此以后怕了你们,你们赶紧滚出兵营吧。

留下他们继续当兵,以后带这兵的得有点过人能耐才行。稍不注意,旧事就是哗变的根源。

不杀?

葛通虎视眈眈,他虽然折子上没明写,但按律按律按律,字字都在上面。再说不按律,让天下人怎么看?

包庇皇族!

以后再有这样的事情,这将成为脱罪的旧例。

……

就是大喊大叫一拳痛快一脚利索的人,他自己身边的事能这么痛快,相信天下人全佩服他。这只有游侠能办到,一刀宰了,从此浪迹天涯四海为家。

至多赔上家他不要了,游侠可以不在乎。但太子殿下不能。他一直为完满解决这事,又要让三郡王认罪,又要让忠于他们的将军认可,想不出好的主张。

而在今天,他的岳父把顺利解决这事的关键,直送到他的面前。太子在这里一不注意的分了个心,想母后对加寿还是旧年的偏见,这亲事她当初没看出好,所以她一直针对加寿。想到这一点上,太子心中难过。

这说明,母后分辨人和事情,并不正确。

这认识让太子痛苦,但这是事实。

按母后说的为郡王们进言,现在已经明确,只会落得让父皇震怒。远不如岳父忠毅侯的这调和,他显然有说服葛通将军,又对点醒张豪。这下子事情好办的多,远比母后那主意为高。这些人急着往自己这里表忠心,只为保住郡王一条命,别的兵权什么的都好说,这实在不错。

他一定要为葛通报仇吗?不不不。

他一定要取郡王们性命吗?不不不。

他只为江山铁桶,军队强悍,百姓臣服。没有引起动乱的异议,没有暗藏背后可翻山倒海的忿恨。

人心抚平,一切平服。

太子在心情不错中,渐渐悠然。他在今天晚上收伏人心,但殿下还不满足。斜睨张豪一眼,太子微微而笑:“听说靖和郡王帐下有好些位能人先生,也在京里?我很愿意见上一见。”

……

天近五更,带着黎明前的最黑暗。夜风也加大,把门上灯笼吹得摇动。灯影子下面走出的三个身影,也就跟着晃动。

葛通走在前面,袁训走在中间,张豪走在最后。出大门,葛通还是眼里没有张豪,对袁训拱拱手,说声明儿再会,街口出来至少几十个人簇拥着他,一起打马离开。

张豪看在眼中,想葛将军防范倒是紧密。再回身,见袁训上马也要离开,张豪赶到马下,深深三揖:“多谢侯爷引见,多谢侯爷调和,弄脏侯爷书房,我赔!”

袁训好笑:“算了吧,你们在京里还要打点各处,前儿我女儿生日又送一大笔,足够洗干净我的书房,你不用再想着。”

“不不,那是小姑娘生日的贺礼,和今天是两回事情。不过让侯爷说着了,我还真的没多少钱了,预备郡王用的,那是一分不能动。这样吧,明天我给您送个借条,我慢慢的还您看行吗?”

袁训失笑:“那传出来,我成了什么人!”他闲散在家,办这事一片心思为太子,一片心思为加寿。虽然不知道皇后对这事交待过话太子没答应,但袁训也要引导太子才是道理。

还有一片心思,袁侯爷为兄弟,他为葛通。

这要是收个借条,不成了他见财起意,一片私心?本来他也私心,但此私心和收钱的私心大有不同。

张豪诚恳,袁训就觉得出头值得。为他诚恳,就再低低交待:“张将军,凡事听太子殿下吩咐行事,殿下,是按皇上的意思行事。”

袁训郑重交待过,一带马缰,几个小子们跟上,主仆们月色中往家里去。

在他马后,张豪深深弯腰,喃喃:“我记下。”上马石畔寻自己的马,往他住的地方去。

在他冷静下来以后,不是不知道利与弊。

他也许能保住郡王的命,却把一部分兵权拱手相让给葛通。如果没有今天这一出子,忠心将军们一直要和葛通过不去,葛通虽有忠心的人,军中日子也休想顺利。

说起来,从长远来看,从张豪这将军的角度来看,葛通占了便宜。

不然他要多花费数年,甚至十数年的光阴才行。光阴这东西,难道不比人命更值钱吗?在有些时候,比人值钱。

但,算了吧,如果没有今天这一出子,提心吊胆担心郡王,就有兵权又能怎么样?郡王性命,远比兵马值钱。

一路感激袁训,一路盘算怎么对靖和郡王说,忠心的身影隐入街道中。

……

关心这事的人不少,第二天一早,连渊在廊下擦牙,心里还想着这事。

连渊想要是他们还在军中,也就帮着葛通拼上一拼。但他们全都回京,只有葛通一个人在军中。皇帝登基不过半年,需要用人,前太子党们无人去军中,现太子党还没栽培,葛通这事不顺利解决,他独自在边城困难不少。

正想着,外面进来一个人。侍候他的丫头道:“姑爷来了。”连渊露出笑容,也看出来人个头儿不高,是他得意的女婿袁执瑜。

嘴里有青盐水,就要往外吐时,袁执瑜已到面前,叫一声岳父,道:“把称心打扮了,送到我家去管家。”

连渊没听懂,露出疑惑的神色。连夫人在房内听到,不敢相信自己耳朵。以为孩子们淘气,满面笑容出来道:“执瑜,你用过早饭没有?称心就起来,你等会儿,我拿东西给你吃,把称心打扮好和你玩。”

外面又过来袁执璞,执璞催促道:“我陪大哥来说,赶快说完,陪我到尚家见如意去。”袁执瑜急急对岳父母摆手:“我不在这吃饭,请岳父母把称心打扮好,送我家去用早饭。”

和弟弟就要离开,连渊把嘴里青盐水吐干净,叫住他。有些明白,乐不可支:“你刚才说什么管家,你再说一遍?”

老二执璞露出埋怨:“大哥你说不明白,我帮你说。”

连渊夫妻含笑等着。

“从今天起,称心要到我家去管家,就是这样。”

“噗!”连渊嘴里已经没有青盐水,喷出一口口水,随即放声大笑,随即笑得就要跌脚:“哈哈哈,”

连夫人强忍住笑,还能再问:“这话怎么说?”

看两个小子摆摆手,这就跑开。一起到尚家,见到尚栋也是这样说。尚栋也是大乐,留他们早饭,他们不肯,这就要回家,尚栋大笑着进房,让妻子把女儿如意叫起来,收拾好,准备送去袁家管家。

尚夫人也笑:“这是寿姐儿在太子府上管家引出来的?”尚栋笑道:“横竖今天我闲,我送你们过去,也就问个明白。”

如意小姑娘打扮好后,一家三人来见尚老大人请安,正好也说出门。

尚老大人也是好笑,对孙女儿打趣道:“那家以后不是你当,是称心当家,你去作什么?”尚老夫人却愿意:“她去学学,以后是个帮手。”吩咐备车。

车出尚家门,梁山王府的车也出门。小王爷在车里催促:“快些,就要早饭了,我等不及。”这车直奔宫门而去,小王爷下车,让人抱着去往太上皇宫中。

有人回话,太后不明白他一大早来作什么,也让他立即进去。见萧战到面前,行过礼,起身来认真严肃地道:“我来回太后,从今天起,福姐儿不在他们家了,接到我家。”

太后纳闷:“战哥儿,你这又是哪一出子?见天儿的要接加福,不是接了好些回?”

萧战小脸儿绷紧:“回太后,福姐儿在家里不受待见。”

太后莞尔:“这怎么可能,”

“是我亲眼所见,昨天岳父母带着加寿大姐外面吃东西,不带福姐儿。”萧战满面愤愤。

太后扑哧一笑,取笑他:“也没带上你?”

萧战梗着脖子:“没有福姐儿,我也不去。”

“那你是怎么知道的?你又不去不是吗?”太后笑容可掬。

萧战一本正经:“祖父带我听说书,我在酒楼自己看到的。”

太上皇愕然,也和太后一起笑。

萧战还没说完:“然后我就去告诉福姐儿,告诉执瑜告诉执璞,告诉香姐儿,”太上皇放声大笑:“这是调皮捣蛋!”

“所以福姐儿以后不在他家,到我家来。”萧战板着小脸。

太后逗他:“那你就去接啊。”

“好!”萧战喜笑颜开的答应,趴地上叩个头,往外面就走。直到他出去,太后对太上皇道:“我像是中了什么计?”

太上皇慢慢腾腾:“啊,中了。”

没半个时辰,萧战又求见。气急败坏来告状:“岳父不听太后的话,他不让我接,他不听太后的话,”

太后佯装生气:“真不像话,”

“不像话。”萧战脑子已经没词,这就学话附合。眼巴巴瞅着太后,大有盼着太后给撑腰的意思,太后偏就不提,只道:“竟然不听我的?”

萧战嚷嚷:“竟然不听,”可怜兮兮:“怎么办?”

“那,再去对他说说,不待见我们,怎么还不让接呢?”

萧战想想也是:“我再去。”撒丫子又走了。

等他出宫,太后和太上皇相对莞尔,太后道:“这可怜的孩子,幸好他还不会说抗旨不遵,不然指不定要说出什么来。”

……

“太后让接的,太后的话要听,太后说的,”

面对第二次回来胡搅和的萧战,袁训也对宝珠悄声道:“幸好他不会说抗旨不遵……”宝珠幸灾乐祸的回:“但他已经知道先求太后再对你说,你呀,以后还敢不待见福姐儿不?”

下个月求票票,从头到底求票票,像是月初努力的求,到月中就没劲了,下个月票票全准备好,从头到底有始有终从月初到月底…。哇哈哈哈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