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百零一章,大闹留香院/侯门纪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掌珠没听明白,还问出来:“你们全是男人坐在一起,我怎么去叫你出来?”她狐疑:“还救你出来?他们会吃了你吗?那你何必又去找他们?”

掌珠不悦,难道是最近看书闷,又或者不想坚持,找理由出去玩?

韩世拓结结巴巴:“他们全是不上台面的人,但…。消息灵通……我一直盯着,知道他们和他们有来往……郡王们亲族……全是京里地头蛇一流,办事瞒不过他们,去那地方……”

掌珠腾地红了脸,咬牙就啐:“没廉耻的东西,你不去那里就不行吗?”这就知道是什么地方。

韩世拓垂下头,张口结舌的,似让绳索缚住,说得更干涩:“他们寻我……有好几回……”

“啐呀!”掌珠拿帕子掷他。

“我没去……避开不见…。现在再找,他们一定拉我去…。以前常去的地方,喝酒好说话……”

掌珠快哭出来,在掌珠认命嫁给他时,还没想到有一天她会把看书看得这么重要。

在娘家时,玉珠成天捧着书,掌珠从来不齿。宝珠出嫁后还在京里时,红花认字,掌珠当是笑谈。在今天,她为丈夫不看书懊恼:“你才看几天,这就丢下?”

“为兽头们,为四妹,能打听到的地方我都去!所以,等我话问得差不多,你就进去把我叫出来,可好不好?不然我可回不来了。”韩世拓都快求她。

掌珠又羞又气又怒:“那地方,我怎么能去!”

“你不去他们不会让我回来。”

掌珠怒道:“怎么还有这样的人?”

“你不知道的,以前我也这样过,大家伙儿一起不让你走,一个人怎么能挣脱?撕破脸的出来以后再问他们话可就难了。”韩世拓低声下气:“如果我不去见他们也清静,但我还能打听到什么?京官们又换一茬不说,原来的是太妃旧人也不能多会,不然,你看咱们还能帮什么忙?”

掌珠茫然,心里纠结成一团。

要她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接受韩世拓去花街柳巷打听消息,她能接受。要她去那种地方,她大脑一片空白。

掌珠姑娘是出身侯府的老太太养出来,该懂的全懂,如丈夫有姬妾是常事,去秦楼楚馆也并非不行,那可以说是男人该有的去处。但女眷们呢,是宁死也不能去。

韩世拓坐她面前,恨不能掏心掏肺,掌珠每看一眼,却更没主张。

对素来有主见的掌珠来说,这事情比抄家还让她难过。抄家是大祸,不是让人知道要说没羞耻。这要是让人知道她一个好人家女眷,往烟花之地寻丈夫,流言一定会说她贪。

贪…。夫妻间的那个。

掌珠板起脸:“我丢不起那人!让父亲去吧!”

韩世拓睁大眼:“父亲以前也喜欢那地方,他去揪我回来,还不让那些人也留下?”

掌珠又羞又愤:“那,”她无话可说。

以她教养,可以有不敬重婆婆的时候,却不会说出让婆婆去那种地方的话,那是败坏婆婆名节,和不敬重她家事上不一心是两回事。

终于,掌珠让自己左思右想挤兑得哭出来,帕子掩在面上泣声不止。

韩世拓叹气:“那我不去了,你别伤心。但我不去,你往四妹府上走一趟吧,告诉她兽头们最近最好别出门。等郡王们定罪,京里太平再说。”

掌珠轻叹:“那我们家里也不能来了?”因为是兽头们姨妈,有时候能接到家里玩上半天。兽头们不管哪一个来,文章侯府上上下下都荣幸,四太太自然除外。

掌珠是让不能接兽头们打动,这个家里在宝珠没回来时,总透着倒运模样。宝珠去年回京,姐妹间走动,不管她来,还是自己去,总透着生机盎然,有什么流动着,不再是死水那般。

袁家的三兽头,文章侯府人人巴着见到。虽然郡王们这事可能明天就定论,但也可能拖上几个月。几个月里不能接兽头来家沾沾福禄寿,这一点让掌珠不能接受。

想到这里,她牙一咬,心一横:“我答应你!”

……

在掌珠来看,她答应是世上最羞涩的事情。因此说出这句话后,低垂眼敛,平时最泼辣的人变成最难为情的人。

在她心里想的是这事是要闹的,就会有人知道,就会有人骂自己乱走动,就会带上一生……

手,让韩世拓轻轻握住。

初时如掬花瓣,再就越握越紧。感受到韩世拓的紧张,掌珠轻抬眼眸,就见到韩世拓垂首,嘴唇吻向自己指尖,同时低低道:“多谢你掌珠,我们欠四妹家许多,总得还上一还。不然,怎么安心?”

他的眸光移到桌面帐上,顿上一顿,又移向外面初秋西风。风中是看熟的花草,并没有特别,但掌珠还是懂了他。

家中没有进项,指着田产和铺子里过活。不时用得上和宝珠同开铺子的银子,不时用得上宝珠私下送的银子。不时,还用得上袁训的好圣眷。一草一木,都像是倚仗四妹和四妹夫得生存。

掌珠是酸涩的,但也喃喃道:“是啊,总得还上一还。”

……

龙二和龙三深居简出,但总有让人截住的时候。这是在去狱里送饭的路上,晚饭的时候路上行人还多,马不敢走快,路边出来两个家人,轻易就挽住他们的马缰。

“二将军三将军,林先生想见你们。”

顺着他们手势往路边看去,见几个人站在那里。面上看似一团轻松,其实有放不开的凝重。龙二龙三认得他们,不由得面色一变。

一个是定边郡王的前幕僚林公孙,他最近上蹿下跳在京里活动,想保定边郡王余下家人族人的性命。

一个是东安郡王身边的娄修,他最近和右丞相马浦走得火热。还有一个是靖和郡王身边的人叫严洪。

龙二龙三暗想,这里面还是没有项城郡王的人,和上一回他们来找自己一样。上一回大家相聚,项城郡王进京的人来了不到五个,商议一半借故走开。

在他们走后,林公孙骂他们:“自以为哗变比造反罪小是不是?他这是别寻门路,不想和我们一例。”

从那以后,龙二龙三一个听袁训的,一个听舅父的,少与他们往来,很少见到他们。但每见上一回,项城郡王的人都不在,龙二龙三对林公孙等人警惕更生。

求情的事情做不好,就成逼迫。而不久前的什么土地庙事件,什么妖云,已经形成对皇上的逼迫。

今天见到他们出现,龙二龙三不敢大意。下马过去和几个人相见,问他们筹划的如何。林公孙冷冷淡淡:“怎么筹划?大家伙儿都自有贵戚,都自己寻主意。”双眼一翻:“以为自己家里人不会死,散沙似的,筹划什么!”

龙二龙三肯和林公孙走动,和大多的人一样,也是看中林公孙以前敢大骂定边郡王,但在定边郡王死后,为他的家人奔走。人死以后还肯帮忙的,知道的人都要称一声忠义。不然龙二龙三也不肯理他。

见他又出言讽刺,龙二龙三并不怪他。人在绝境时,都会有沮丧怒骂的情绪,二位将军战场上经历过很多次绝境,没有一次不骂娘不骂梁山王不骂陈留郡王,重回安全地界上,还是一样的恭敬他们。

这是绝望中的不正常举止,就像林公孙此时,估计也差上不多。

龙二就陪笑,这是个忠义的人不是吗?理当有个笑容。

“林先生,你辛苦。”

林公孙冷笑:“我是辛苦!我一个人辛苦有什么用!”反手一点自己鼻子:“我辛苦为的不是自己!等我辛苦得有成效,都能活命!别对我说现在也不可能全杀光,我要问你,你确定你亲戚不死?哼,我一个人辛苦,大家都干看着,你们真轻松!”

听到他的骂声,在他旁边站的娄修和严洪露出不言而喻的淡淡笑容,也像在对龙二和龙三鄙视。

他们的鄙夷不是今天出来,早在头一次见到龙二龙三,对他们提出忠毅侯理当帮忙的时候,在场的人就都露出瞧不起,认定龙氏兄弟自有门路,就不管别人死活。

在今天林公孙又一次指责,娄修也隐带生气接上话:“你们的亲戚,那个叫吴参的,都不想看见你们!”

龙二龙三笑容转淡。

……

他们兄弟也不想见到这些人。每一回见到,总是没完没了说扯得上老国公。龙二龙三听多几回就明白过来,像是自己兄弟不把小弟扯下水,这些人要先出首把养病的父亲扯进来,说他是个朋党。

又有狱中的舅父明理,认罪伏法本是应当,只是一片爱子之心,想把儿子们解救出去。龙二龙三推算过,这些人没头苍蝇似乱撞,指不定又惹出事,还是远的好。

他们住在袁家,亲眼见到执瑜执璞香姐儿加福没几天就要进宫看看太后,小弟是能上达天颜的人,一天比一天放心。小弟对父亲的情意,兄弟们早自愧不如。龙氏二兄弟心放在肚子里,想不管怎么样,小弟是不会让父亲押解进京,就坐等着,更不寻这些人。

……。

再次面对他们的话,夹枪带棒,总听得难过。龙二龙三也不得罪他们,理解他们着急为命。有时候,也敷衍,就道:“要我们做什么,能做的,我们自当尽力。”

一张纸条塞到他手里,林公孙还是冰寒脸,冰寒口吻:“晚上见。”三个字结束,和东安郡王靖和郡王的人扬长而去。

龙二龙三打开,见上面两行字。一行是地址,青梅街留香院兰花厅。一行是着装,黑衣披风,可遮面目。

这是第二次收到这纸条,头一次兄弟们正想出门,姑母袁夫人打发人请他们去说话,絮絮叨叨说一晚上的辅国公,两个人没去成。

也好奇他们商议什么,回来也可以再告诉小弟,让小弟为父亲多多尽心,但没有当内奸的意思,这是他们找上来的。

把地址记下,把纸条撕碎,随意丢弃,继续去送饭。

……

秋月出来之时,留香院中渐渐热闹。

“红姑娘呢,叫一个过来。”

“年兄,你我吃花酒还是留宿?”

韩世拓缓步进来,耳边经过的这些话,让他恍然若梦。曾几何时,他是这中间的一员,有大名气,常玩的人没有不知道他的。

在此时再看,灯火通明下脂粉气若妖氛,绮丽打扮中皆是红粉骷髅。

那一身挂满装饰的少年,步子虚浮,面色青白,一看就是酒色过度。但他不自知,还耀武扬武的吆喝着:“爷要最当红的姑娘。”手里一把竹扇摇得飞快,上系一块黄金扇坠随着忽闪,他就得了意:“怕爷不给钱怎的?”

韩世拓恍惚,他看到自己。

……

当年十一、二岁,书念的正好,受叔叔们鼓动,有个地方正大光明摸女人屁股,她还会说很多书上没有的话,据说极好听。

他头一回是偷偷摸摸的来,遇上叔叔们以外,还偷看到一个人。

他的父亲文章侯。

至今记得清楚,他的父亲酒色盖脸,正抱着个妙龄女人摸身前。世子大开眼界,父亲都可以这样,想来是个好去处。第二次再来,他就和眼前少年一个模样,带足银子。在这里没银子扫地的都看不上。趾高气扬:“怕爷不给钱吗?欺负小爷小?”

……

旧事从眼前划过,韩世拓眼角微湿。他把大好的蹉跎岁月浪费在烟花地里,以此为荣十几年。

仰面看秋月如洗,似能洗净人心肠。身边浓艳红融,更腻得化不开。似一钵可染黑染红染黄的水,混浊浊无法下手。

本能的,韩世拓想走开。但他身后的人揪住他衣袖,坏笑道:“好容易敲你顿酒容易吗?以前你自夸风月场中太岁,烟花巷子占山,今天已来,想走?没门!”

一声招呼:“兄弟们给我看着他,今儿不把他灌倒放小桃香床上,就算咱们没能耐!”嘻嘻哈哈把他推进去。

大茶壶来招呼,见他们要清静地方。就道:“兰花厅最静,但让人包下。兰花厅后面是合欢厅,不走一个门,但也安静。”

一行人就去合欢厅,没多久酒菜小娘一起上来,韩世拓瞬间就薰得慌,走到窗前换口气。

见外面幽静,好似幽冥道场。

回首看时,座中烛火打到最低,厅中暗得只有声浪最高。酒加上烛火不明,搂着抱着的,窗户上层层似鬼影,自己站着,不过是鬼影中的一个。

不由得叹气,几年不见,大家都老。一个一个都四十岁上下,还在学少年厮缠,自己还好,几年任上历练精气神俱在。看那几个人,面上皱纹深,眼底青色重,真跟活鬼没有区别。

见几个人解衣裳,怕等下掌珠到来亵渎自己老婆。韩世拓走回去,阻止道:“几年前我没走,带着你们还有雅,如今是逢人就解衣裳,银包里钱多,想给人看是怎么着?”

对酒菜看看,板起脸:“今天是你们请我吧,我丑话说前头,我家遭大难,兵乱的时候,不及收拾细软出城,人命无妨,家财少好一批。后来又受连累,抄家似的,又丢了东西。你们几个,要么帮我出钱,要么指发财的路给我,要知道我出来见你们,是手里没钱,指望你们想辙的,先别忙着乱,说正经的。”

小娘嘻嘻:“爷们说挣钱的事情,我们也听上一听。”

大家对着他笑,有一个人慢条斯理地道:“这个是你,前几天在家装相,往你家门上找你,回说世子爷看书呢,那就是个混帐!看书有什么用,跟着兄弟们一起趁钱才要紧。”

韩世拓就势问:“你们最近挣的什么钱,说来我听听。”

“最近嘛,进京寻官的人多,进京寻命的人也多,这里面有钱赚,别说你想不到。”那个人回道。

韩世拓早有准备,踌躇道:“打袁家的主意?不行。我就这一个显贵的亲戚,指望没钱的时候上门借钱,给你们麻烦得多,把我路堵死。”摆手:“想别的,这个不行。”又笑话他们:“难道我不进京,没有我这亲戚,你们就不挣钱了?”

“有啊,就看你肯不肯?”那人翻个白眼儿,对周围的人道:“我说他没变,胎里就会玩,再当官也变不了!再说当官的,全是混蛋!这不,看看,他给自己留好后路,忠毅侯是他家银库,这就不分给我们。”

韩世拓嘿嘿:“人不为已怎么行,说吧,就凭我这好亲戚,你们肯定有话对我说。”

“有,不过你不肯时,也别卖我们。”那人瞪住韩世拓。

韩世拓要翻脸:“爷几时是这种人?”

来的人都讪笑:“让他立个誓言,不然不告诉他。”

对浪荡子来说,立誓跟喝水一样简单。韩世拓装模作样的说过,见约他的人眼睛都睁大起来,同他对话的人沉下脸,把怀里坐着的妓者往外赶:“走,都他妈给我走,叫你们再来。”

把闲人全撵开,又使个眼色给同伴,那人去关上厅门。

韩世拓做好准备,免不了也先猜猜他们要说什么。见那个人认真的道:“走私,你肯吗?”他的手比划着钱:“出息多,利润厚。”

韩世拓暗中打个激灵,他以前是驿站里走军需的官,和走私的人没少打交道。暗扣军需中的损耗卖给商人,商人再卖出去,就是走私中的一种。

没官做的韩大人心中冷笑,对我说走私,算你们一头扎进罗网里来。福王造反,聚集的人刀剑等东西从哪里来的?大多是走私来的。

他出来见这些人,为打听的是有没有对袁家动手脚。烟花巷子里,时常是传递消息的好渠道。但这会儿他们拐到走私东西上,韩世拓心想先有一件功劳也不错。就问道:“你们一直找我,就为带我分钱?”

笑起来:“听上去没用我的地方?”

“进出城门指望你。”随着话说出来,在场的人目光炯炯,全都放在韩世拓面上。韩世拓失笑:“管城门的我不认得,我也不能把货放口袋里带进带出?”

见他们还盯着,韩世拓有所明白:“袁家?他最近官都没有,门也少出,”

那人把他话打断:“你当官当傻了。”

韩世拓虚心请教:“你说。”

“袁家按月有车进出京城,你不知道?”

韩世拓抬抬眼,又垂下眼帘。面上没有表情的他,心头激荡起来。就知道有人是不会放过袁家的,他们打听的还真仔细。按月进出的车,是山西运往京中的各色货物。还有一部分直达宫里,送给加寿小镇上用的,这车队的确通行无阻。

想这些人的心都用得足了,四妹夫虽然不当官,如今也是权贵一流,就像高山上的青松,别人眼睛里看到的只能是你。

这就庆幸着自己幸亏出来,总抱着书当个书呆子也并不好。不是有读万卷书,不如行万里路吗?就韩世拓此时来说,书也要读,路也要行,人也要交,不然上哪儿能听到这个。

一时不能回答,他装做沉吟,起来踱步,难免的,又往窗前去。

问话的人也不急着他回答,大家慢慢喝着酒。

他们事先打听过韩家,那大车有一部分往铺子里去,这跟在大车后面就能知道。而那铺子,韩家当家的世子奶奶有份。

她若是让运出什么东西,也应正当。

山西能运进京里货物,京里土产也有运回山西,不然满车走一回,空车走一回,浪费路上花费。

韩世拓如果肯答应,他占的份额将成最大,他考虑也在情理之中。

慢慢想着的韩世拓,此时在窗前睁大眼睛。

兰花厅后面是合欢厅,合欢厅后面也是兰花厅。欢场中的地方,有一些格外僻静。里面就是虐待人,外面也听不到。

这几个厅修在后院子里,为的就是清静,收的银子也高。

叫韩世拓来的人,要和他说走私的事情,越静越好,别人越不能偷听越好,就到这里。

几个厅都各自开门,门往东西南北四处开,中间有幽静花木,什么桂花等常绿植物挡上一挡,不是有心的人,不会往后面看。

韩世拓刚才是这久违的奢迷薰的不习惯往后面看,现在是想着怎么再套他们的话往后面看,他看外面黑沉沉,外面看里面也差不多。

有一个人就让他看在眼中。

他先站在窗前,那个人后面走来。如果那个人是先站在那里的,树底下暗,韩世拓就看不到他。

见他一身黑衣,韩世拓先起疑惑。往这里来的人,不是挂金就是挂银。因为姐儿爱钞,得先显摆自己。

而这个,活似当刺客似的,这七月初,秋风都不浓,他把风帽也戴得端正。这是后院子里来了贼?

有这样的想法出来,韩世拓就专心打量。见他在树下发出细碎声音,原来是小解。不经意的,他扬了扬脸,似乎在看这附近安然,眸光如刀,面容露出大半。

他的肌肤白,风帽黑,面容似暗泽微灯,能看出来。

韩世拓目瞪口呆,这是……林公孙!

……

这不是定边郡王的人吗?

…。

林公孙不止一次催粮草,从韩世拓管辖的驿站里过,韩世拓认得清楚。随即,他就想到林公孙在京中为定边郡王族人奔走。

那他在这里,这打扮,是做什么?

黑衣遮脸,这肯定不是来嫖院子的。数年外官,风也有过险也经,凡有奇怪,必有内幕。韩世拓大气也不喘,刚才是随意吹风,现在是生怕让林公孙看到,见林公孙整好衣裳,往后面那厅过去。

认一认,这里他来过,这里四个厅,但那方位是兰花厅。“轰”地一声,韩世拓心急如焚,他又见到另外几个人,一样的打扮,黑衣黑帽看不到面目,走进兰花厅。

这里必然有事!

牵涉到郡王的人,不会是小事!

韩世子不是以前的浮躁人,心想怎么去打探一下才好。同来的人等不及,在后面叫他:“没想好,也回来坐吧。你若是能办成,你立大功,你是头一份儿,过来我们说点儿别的,让你听听路子有多宽,银子有多少,回去你慢慢的想,几时想好几时回复。”

韩世拓亮了眼睛。

立大功!

他闪动眼睫走回。

打探他们的消息虽然重要,但立功也一样的好。只看他们鬼鬼祟祟模样,就不干好事。哪怕他们是好事,就这打扮……韩世拓有了主意。

回座的就笑:“有话快说,说上几句,把人都叫上来,我出来不仅为钱,也要玩才好。”大家嘲笑一通,一面说话,一面把妓者重新叫进。

妓者进来时,韩世拓搂一个在手里,同时对外面使个眼色。

都有跟的人,有时候他们寻地方坐也喝酒,有时候候在外面。今天外面就有一个候着的,收到后,推说小解走开。

……

掌珠坐在车里,看似静静,其实心头跳得厉害。又像放着一群猫,有抓有搔有咬有蹭,百般不是滋味。

想到兽头们多可爱,隔一阵子接回家来,吃完点心就玩耍,听着她们嬉笑,总觉得天地之美好尽在其中。

再想到,就是自己冲进去……面上现在就滚烫的难过。

车停放的地方,在花街柳巷的外面街道,这里安静,没有杂人。但掌珠由车帘里把进出那街的人看了一遍。

不是面带淫笑的男人,就是嗑着瓜子儿眉梢眼色全是看不得的女人…。自己进到他们队伍里,别说大骂,看一眼都想回去洗眼睛。

真的要去?

还是不去?

家人的回话声把她心思打断:“爷让奶奶这就进去,奶奶别怕,小的们护着您。”

掌珠这就想也不想,此时再想也无用,厉声道:“我知道了,你先去吧,我这就过去!”家人反身就回,重进留香院后,在大门里面装着看热闹,并不走远。

没盏茶时分,两辆车在大门外停下,先跳下几个大脚婆子,又扶下一个少妇人。往来的人全直了眼睛。

见这个少妇人不过二十岁出头,大红衣裳大红裙子,虽有面纱,但姿容艳丽怒气冲冲可以看出,一对眸子神采更遮不住,似天上繁星光芒俱数到她眼中。

都喝一声:“好!”

问道:“这是哪个院子里的?”

掌珠又惊又羞来的,耳朵竖得直。难免听到,气压过惊和羞,卷卷袖子,想不合适,自己手臂要让外人见到。重重拂袖,把手指尖都遮得看不见,对着大门怒目圆睁去看。

见三个大字,留香院。

字下面几个站门女子,都妖里妖气古里古怪打扮。这下子怒从心头起,恶向胆边生。这是什么鬼地方,以前还能容他来?

掌珠奶奶脾气一旦发作,那是惊动天雷和地火。怒喝一声:“给我进去搜!”几个婆子们齐声道:“是!”

卷袖子提衣角,有的后腰上插着棍棒,这就抽出来,簇拥掌珠就往里面去。守门女子拦上一声:“哎,你们走错没有?”身上就着了一下,往里就跑,尖叫道:“快来人啊,有人打劫。”

掌珠等人跟着进来,怒吼一声:“好奴才,你果然在这里!”传话的家人装着避不开,让掌珠提着手里,掌珠大骂:“你那不要脸的爷在这里,快带我去!去晚了,小心你狗头!”家人一路哎哟求饶,一路把掌珠带进来。

……

留香院中顿时乱了,他们有护院的,急匆匆过来时,见闯进的女人们已到后院,他们就往后院里追。

哄笑声,看热闹声,有些客人姑娘也不要了,争着看这难遇的大热闹。

乱声一起来,韩世拓这里也看热闹。全是玩乐的人,有玩乐不会放过。大家伸头往外面看,嘻嘻道:“出了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情?”

“争女人?”

“打架喽……。”

正想出去帮着掀起争斗的高chao,听韩世拓惊叫:“我老婆!”人人愕然,面面相觑还不能理解的回头看,也顾不得看外面那大红衣裳是个丽人,见韩世拓穿窗而出。

“这…。”

下半句还没有说出来,韩世子已经到了窗外。

说话的人搔头,张口结舌说出下半句:“怎么这样?”香风扑鼻而至,大红衣裳到了身边。烛光绰绰下,她更风姿绰约。要不是嗓音似河东狮子到,这里的人都可以酥了骨头。

掌珠觉得说得不对,不是让我揪他出去?他往后面跑什么?看一眼厅中小娘们娇艳动人,掌珠醋坛子打翻,更是真的动怒,咬牙骂道:“给我打!没看几天书就敢往这种地方上来,不打还行!”

她自己呢,从婆子手中要过一个棍棒,到窗前看看半人高,自己过去狼狈,就绕到厅后去追。带她进来的家人急了:“奶奶不要乱跑。”跟在她后面过去。

后面逃避的黑衣人让他们看在眼中,掌珠愣上一愣,就见两个黑衣人对她诧异的一瞥,随即握着手急步走开,还有一个黑衣人归跟上。

兰花厅内,韩世拓揪着一个黑衣人出来,满意的道:“林公孙,你披着衣裳我也认得你!”黑衣下面露出面容,正是愤怒无比的林公孙。

他也认出韩世拓,冷笑道:“韩大人,你揪住我为什么!”他的衣角闪动暗纹,稍有月光就能看得清楚。韩世拓微笑:“我倒要问你,你往这里来做什么!”

掌珠看不明白时,韩世拓对她使个眼色:“当家的人,这回只怕你有一功可立。”掌珠没好气,把手中棍棒对他挥挥:“我不要立功,我只要打你!原来这种地方是这样的不好,你怎么敢往这里来?”

掌珠匆匆进来,也见到半露的衣裳,雪白的肌肤,呸!羞死人了。

……

街上乱起来,古代风月馆是正当的,纳税交银子受官府保护。老鸨问明白是人家里大奶奶来寻丈夫,并不是同行来闹事,自然报官解决。

衙役们平时收他们的钱,也往这里来蹭着玩,就往这里赶得快。黑衣人们见韩世拓直扑进来,按住一个就不放,一哄而散出去。有的人认不得门,后门里跟着人进来的,原本还想跟着人出去,不想半路杀出程咬金,韩世拓过来,掌珠握着棒在后面撵。

他们夺路而逃,有些难免闯到前院去。惊呼声中,龙二龙三暗叫不妙,兄弟两个手扯着手好在不曾分开,手指动上一动,都知道对方心意。转身又往后面来,想寻个院墙出去,又见到跟掌珠进来的护院大汉过来几个。

大汉们也奇怪:“这是包兰花厅的客人?说主人私密不喜欢让人看到,今天后门这一条路都不许人走动,他全包下来,但看看这哪是玩的,这像强盗聚会?”

就抓住两个,取下风帽,露出两张面容,龙二龙三魂飞魄散,这两个他们也认得,一个是定边郡王府上的一个大管家,抓拿时他逃走。一个是定边郡王的幕僚,他倒没让抓拿?

龙二龙三后怕上来,要是跟他们一起让拿,这可就说不清楚。

此时暗恨林公孙和吴参也晚,是他们说商议事情互相不见头脸的好,免得说话以后让人举报。遮住头脸,出的主意就触到律法,也能避一部分耳目。

恰好,大家都不愿意露头脸,各自都有心思,就都这样的来,结果呢,没想到和这些人混在一起。

林公孙要是在面前,龙二龙三咬他的心都有。林公孙不在面前,赶紧想到逃走。

将军们力气足,撒丫子往后就跑。边跑边低声道:“外墙不低,我蹲下你上去,你上去后再拉我。”

互相正点着头,冷不防树丛中出来一个人,他一看就是学过功夫的人,一把攀紧龙二肩头,再一把捂住龙二嘴巴。龙三正要夺哥哥,听到一个低声:“跟我来!”龙三身子一震,留恋的看看墙上已经有人在爬,但还是跟着他走到树丛中。

那人已放开龙二,龙二也不再挣扎,兄弟两个跟着他走到一个房间里,里面摆设华丽,是接客的地方。

有小小烛光,那人关上门,取下风帽,露出英俊面容。龙二龙三瞪大眼:“小弟,真的是你!”看袁训衣裳,和他们一样的黑披风,竟然是刚才那群人中的一个。

袁训面有怒容:“我让你们不要乱走少出门!”龙二龙三结结巴巴说不出来。耳后,另一个嗓音响起,娇柔悦耳:“二位表兄也是不想你独力承担的意思,侯爷就不要怪了吧。”

嗓音一入耳,龙二龙三如遭雷击。回过身,这时候才看到屋角还有两个人,一个坐着,一个离开她身前好几步,都是一式一样的黑色披风。

坐着的人取下风帽,露出一张芙蓉娇面,不是别人,正是宝珠。

“弟妹,你也在这里!”龙二龙三惊呼出声的同时,这就能想明白什么。这对夫妻看似不关心,从自己兄弟们进京后没怎么说过连坐朋党的事情,但他们实打实的掺和进来,并不含糊。

求票票哇……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