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百零二章,看破/侯门纪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青楼里预备接客的房间,通风不会差,但关上窗户隐密性一样好。他们是躲避进来,门窗关得铁紧,一角烛光微微照明,勉强能看到面容,视线不能说太好。

但龙二龙三在亲眼证实是小弟时,眼前明亮起来。又看到是弟妹在这里,像一轮红日在房中,缝隙里都亮堂。

他们顾不得想这地方不好,弟妹一大家闺秀怎么能在这里,都是先惊喜满面。

在国公府的人心中,宝珠比袁训还要是他们心中的依靠。袁训还没有回大同的时候,宝珠一个人就帮府中很多。

虽然宝珠一片心思为夫君,但是在袁训没有交待她的情况下,是她独力承担的行为。也让府中人对她的为人行事人品安心。

油然的,龙二呵呵笑出两声,面上让袁训责备的尴尬化为乌有,走上一步,搓着手,把见礼也忘记,喜欢的不知道说什么好:“弟妹,你,你来了?”

听上去活似这是国公府,宝珠来做客似的。

宝珠对他轻轻一笑。

龙三让哥哥抢在前面表达感激,他就稳住得多。也喜悦,也情不自禁,但上前见礼,恭恭敬敬,毫不敢怠慢,陪着笑脸儿:“弟妹,又生受你不是?”

把龙二提醒,急忙忙补见礼,这一补就是好几个,弯着腰一气几个揖,宝珠起身还礼,袁训皱眉:“这都什么地方,你们在这里虚客套没完!”

“啊哟!”龙氏兄弟叫出来,愕然想起,舌尖吃吃:“是啊,弟妹如何在这里!”宝珠又是轻轻一笑,袁训板着脸,狠瞪表兄们一眼,一看就不是对宝珠在这里生气,反而是为二位表兄这两个大男人在烟花地生气。

袁训没好气:“指着她出这门呢,所以带上她!”

龙二龙三没听懂时,就赶紧附合:“是是,那是一定要带上的。”话音落地,才想到弟妹在这烟花地畅通无阻的话,这要不是小弟说出来的,非打一架不可。

这话,不中听吧?

但见袁训生气,兄弟们咬住舌头不敢再说。小弟夫妻虽没有明着说太多不许出门,因为他们兄弟还要往狱里送饭,说不许出门不合适。但从二兄弟到来以后,袁训夫妻种种行为算拘着他们不许出门。

又想到上一回吴参约他们晚上聚会,说在哪家旧宅子里,临行前,姑母袁夫人叫他们过去,房中谈话直到深夜。

辅国公不在京中,独二兄弟进京,承欢姑母膝下是本分。

又不好明着说和别人商议救舅父,不是住到小弟府上,理当倚仗小弟。明说寻的有别人,怕姑母不会不悦,小弟夫妻知道要不喜欢,又见袁夫人循循问候国公,盼着他早好早日进京相聚,全是喜欢的话,不敢添烦恼,兄弟两人上一回就没有出门。

现在回想起来,上一回只怕也是有意,拘住自己兄弟在家的意思,那就只能是小弟的授意。

龙二龙三得到袁训最好的招待,太子府上也去做客,梁山王府里也做客,处处是亲戚,觉得有盼头,不敢惹袁训不快,对宝珠在这里的疑惑只压在心里。

好在片刻后,他们的疑惑就让解开。

门上,“当当,”轻声,有人低低报个名字:“小邹,”他推门而入。

这个人一进来,和房中最为相衬的人就只有他。他歪戴一个帽子,面上嬉皮涎脸,眼珠子地鼠出洞似乱转,不说话也让龙二龙三一怔,看出来应该是这里的大茶壶。

果然,见他上前来,独对宝珠行礼,口称:“二爷,稍等会儿,等衙役们回去,我送您后门出去,钥匙在我手上。”

龙二龙三又大吃一惊。吃惊像在他们脑海里撕裂出一个口子,把“袁二爷”三个字狂塞进来。

国公府已知道袁二就是宝珠,龙二龙三也早知道。但他们没放心上,进京后见到的宝珠总是雍容华贵,听说险些当上国夫人,哪能想到弟妹是袁二爷。这会儿明白,原来袁二这个名字在京里一样吃得开。

齐齐对袁训看过去,不无敬佩时,又看到一件事,这自称小邹,少说也有四十岁的猥琐男子并没有见礼小弟,怎么?他认得袁二,倒不认得袁大?

小邹恰好转过来,眼珠子本就活泛,进门瞬间就把房里人全看在眼里。这是为大茶壶营生不少一个客人练就的,一旦练成终身不丢,自然把袁训看在眼中。

见一个青年气宇轩昂,要说二爷漂亮,他比二爷更有气势。二爷是个女人,没有他战场上杀出来的豪气。小邹就过来,也是陪笑,哈着腰:“这位是大爷吧?”

大爷是二爷丈夫,认得二爷真面目的人都知道。

房中最后一个没说话的人,那个站在宝珠身前几步,活似护卫的人开口:“这位正是侯爷。”他一说话,饶是在这里算躲避压着嗓音,也带着一种中气通天的昂扬。

龙二龙三暗道,这也是一条好汉,听听这气足的很。

小邹对他欠身:“谢谢周光大哥指点,”趴地上对袁训先叩几个头:“小的小邹见过大爷。”袁训因他这句称呼,对他有了笑容。

……

这位来历袁训听宝珠说过,他出身市井,一直青楼院子里混饭吃。

正月里福王和定边郡王勾结苏赫造反,宝珠把二爷大旗一竖,为活命离宝珠近投靠她的人不少。有些人如田光本就个好汉,心想不杀就死,跟着二爷杀敌去!这小邹,就是其中的一个。

田光原本也瞧不起他,一个大茶壶,谁能瞧得上?

但危险当头,人的任何情绪都会放大。恐惧会放大,胆色也放大。

不杀就死。小邹平时勾头缩脑袋,当时却也杀得不错,还和田光你护我、我护你的并肩过,田光引他见的宝珠。

当时宝珠许过他们,没官就给银子。镇南王也许过他们,没官就给银子。经过的都督府兵将们也夸过他们英勇。但事后往上报功劳,什么里正地保都要卡他们。当时厮杀时,这些人却不是出城,就是找地方钻着发哆嗦。

小邹怎么能服?本是跳脚骂娘的,田光没忘记他,说见过二爷,二爷说上达天听,这事情先不要急。宝珠今天用到他,小邹自然侍候。

他面对袁训时,也傲然不称侯爷,而称为“大爷”,以示他是二爷的人,不是官府的人。

对于官府,小邹一流也找麻烦,也让这一回卡功劳伤到心。这要不是二爷丈夫,换个人,只要侯爷不是来嫖院子花银子,估计小邹都不兜搭。

……

一句“见过大爷”,把他市井中人的傲气表露无遗。

……

袁训好笑,温和许多:“你晓事,起来吧。”袖子里取出一张银票给他。

小邹一愣,想上一想道:“小的虽上不得台盘,但不讹银子。”

袁训笑容加深:“这是二爷赏你的!”小邹这才道谢接在手里,袁训又徐徐告诉他:“欠你们的功劳,你心放肚子里,二爷会为你们要到手。”

小邹眼睛里是表示我没有侯爷,我只看到二爷丈夫,但对说话上,侯爷还是更可靠。这就大喜过望,连连点头:“是是,有二爷在,小的们全放心。”

袁训再一点头,就不再理他。

小邹也不闲着,他耳朵贴到门缝里,听着外面动静。没一会儿,他露出笑容来回宝珠:“二爷,您各位可以走了,跟着我来,您放心,后门这一片本就安静,平时接重要客人,要玩又不想露头脸的人,全从这里进来,平时就不许杂人进来,全是小的一个人接送,小的送您们,不会让人看到。”

宝珠起身,要走时,又看房里,道:“等我们走后,有劳你收拾,不让人看出有人进来过才好。”

小邹漫不在乎:“您放心吧,这是口外的客人包红姐儿染香的,他不到冬天不进京,平时这里没有人来,别说您进来坐坐,就是砸了东西,钥匙只我一个人拿着,别人不会知道。”

宝珠听着有趣:“那红姐儿不住这里?”

袁训白她一眼,这种事情还要细问?

小邹回答出来:“二爷您不知道,”在这里忍不住有个哈哈,二爷是个女人,她也没地儿知道。就仔细解释:“好房子只给客人用,客人花了钱不能怠慢,怠慢他下回就再不来。再红的姐儿呢,也不住这里。当红的,房间不错。不当红的,不住柴房已经不错。”

袁训又冲他白眼,暗恨他解释得明白。田光看在眼中,忍笑推一把小邹:“带路,只是啰嗦。”小邹还没有明白过来,乐颠颠的开门带路,如他所说,一路无人,后门已上锁,小邹打开,把二爷一行送出去,自己进去,重新落锁。

…。

门内,他的脚步声听不到以后,宝珠凑到袁训耳朵根子下笑盈盈:“人家没见过,所以见识一回。”

袁训再翻个白眼儿,低声道:“回去和你细细算账,你想知道这个,问我就行!”宝珠溜圆眼睛:“你来过的?”

袁训板起脸:“我倒想说没来过,我当差的时候,来过!”见宝珠气呼呼上来,一笑,揽住她肩头坏笑:“生气了不是?以后你乖乖的,”

宝珠嘟嘴:“怎么样?”

耳边一团温热:“我也不带你再来!”随即,他自己先笑得不行。

听到他的笑声,见到弟妹娇嗔捶打着他,龙二龙三装看不到,只把嘴角也噙上笑容,田光也笑容满面。

田光暗想,二爷是个女人也挺好,如这会儿他们夫妻笑闹,透足恩爱,光看着就心里暖和。这一暖和,对自己的前程什么的,像是更放心。

龙二龙三也是一样的想,看着他们夫妻这般的好,感觉什么难事都不存在。也更知道小弟夫妻会管到底,这感觉真好。

……

巷口,夜风更强。关安和天豹一个赶车,一个带着马候着。见到袁训等一行人过来,松一口气。

不及对龙二龙三招呼,关安先和袁训道:“才刚我看到柳至大人带着人在这里。”袁训疑惑:“他作什么?”

“您去的那地方,好好的闹起来。我说不好,侯爷和夫人让看到可怎么好?您是不怕,但以后再查这事可难办。我让天豹去后门,我往前门接应,见是大姑奶奶两口子从里面出来,揪着林公孙。”

袁训又吃一惊:“哦?”寻思他们是怎么知道有今晚这事的?听关安再道:“前门没动静时,我和天豹会合。天豹说看到后墙上出来人,出来一个拿一个,是柳至大人带人拿的。我到的及时,还亲眼看到一个。”

袁训皱眉,觉得这里面像有文章。柳至在刑部,他拿人不奇怪。但他不冲进去拿人,反而后院上候着?不怕有的人跟自己一样躲起来,他不进去搜查搜查?

这不是柳至做事的为人。

想不通时,袁训道:“先回家。”送宝珠上车。龙二龙三是雇车过来,田光把马让出来,袁训让出马,侯爷也进车里,一路回到家中。

角门里刚进去,候着的一个小子过来,悄悄道:“大姑老爷在书房等候。”袁训不及和龙二龙三再说什么,只让宝珠和他们进去。

龙二龙三讪讪的,本想回家后和小弟多坐一会儿,想来他今天必然会说几句牵扯到父亲的话有,把他的主意拿出来,见不方便,略觉遗憾,但明天也可以说,就告辞陪宝珠进去。

……

书房里,韩世拓走来走去,西风中也不时抹汗。袁训身影刚在院门出现,他就匆匆步出。在院子里就要说,袁训淡淡:“进去说。”

看得出来韩世拓的不从容,但越是不从容,越要谨慎的说。

两个人书房里坐定,袁训不要人进来,自己点着烛火,韩世拓面上的焦急更一目了然。

“妹夫,这事情古怪!”韩世拓坐下来先就这样说。

袁训肃然:“你说。”

“是这样的,我……”韩世拓先把他们夫妻为什么去留香院说了一遍,再道:“林公孙我是认得的,他今天晚上衣裳也不一样,那纹路在夜里也看得明白,我穿窗户而出,把他揪住,再叫出掌珠,让她上车,外面已经有衙役们在,有掌珠在,我想早送她回家,就告诉当差的这人结党营私,不会是好事,交给他们带回。”

袁训一变面色:“你应该自己送去!”

“这不是掌珠在,我想她辛苦一回,林公孙又跑不走,先送她才是。送她到家门,我省悟过来,我说他们只是一般衙役,不懂厉害,给钱只怕就放人,我没进家门再去衙门,亲眼看到…。”韩世拓也变了脸色。

袁训目光冷冽:“看到什么?”

“看到刑部里两个公差提着一个人出来,我从街东边过去,他们往街西边出去,看到三个背影,因公差身子挡着,看到一片衣角,我还说跟姓林的相似。等我进衙门里问时,衙役们说刚才出去的就是。我还以为他们办事可靠,这会儿功夫就交给刑部,我没多问就出来。我为不放心去的,就往刑部去,亲眼看到他们收的人有林公孙才行。”韩世拓在这里停下来。

袁训在这里有了沉思:“没有?”

韩世拓道:“是!”

他回答过后,见袁训反而轻松下来,有几分悠闲:“那你就到我这儿来了?”

袁训莞尔,看看他额头上还有汗,能想到自己和宝珠躲避的时候,韩世拓奔波不停。

袁训甚至微笑浮出,这个人是一片心思为自己,和以前的他相比,难得难得!不过,难得也不能把自己想到的实告诉他。

韩世拓说到刑部时,袁训已经猜的差不多。

但见韩世拓道:“我又往衙门里去一趟,”袁训笑道:“你还去问什么?人已经没有了。”韩世拓对他笑容奇怪,但并没有阻拦住他下面的话说出来:“我想这事情古怪就出在提人的公差上面,我去问问他们有谁记得模样?”

袁训忍住笑:“有人记得吗?”

“岂止有人认得,回答我说是老公差,我说不会假扮?他们说不会。”

袁训更要笑,慢条斯理地道:“这是自然,不是老公差,能半夜里提人走吗?”

韩世拓误会,以为袁训这就认定他的话不重要。急急道:“这里不奇怪,另一件奇怪。衙役们告诉我,说他们本来要收监,他们没有知会刑部来提人,林公孙犯的是什么事他们都不知道,他们本来要自己审。是我出门没多久,刑部的人就主动过来提,我说他们怎么知道有这样的犯人在?他们还问我,是不是你说的?问我就是再大案子,也是他们审过,再送刑部,反而说我不相信他们!妹夫,刑部里也有郡王的内奸在!”

韩世拓一脸的激昂。

“哈哈哈哈…。”袁训没忍住,也是他相当欣赏韩世拓,对着他就没有隐瞒笑意。

韩世拓让他笑傻眼,反复回想,结结巴巴道:“难道我猜错?…。”袁训收住笑声,笑意还挂在面上,亲切地道:“这事情我已尽知,过几天再告诉你吧,”正要让他先回去,关安在外面轻呼:“侯爷。”

袁训住了语声,关安进来,对韩世拓咧嘴一笑,韩世拓知道他是袁训的得力干将,都不能当他是跟班一流,忙站起身来。

见关安向袁训附耳,袁训微笑:“你说我没有客人,请他进来。”关安前脚出去,袁训就向韩世拓道:“到里间去,别说话!”

韩世拓三步并作两步到里间,好在外面并没有上茶水,也就不用收拾。袁训好整以暇坐着,没一会儿,柳至进来。

柳至脸黑得似墨汁,进来就骂:“你家的亲戚发了疯!哪天不捉奸,偏就今天捉奸!”骂过,皱眉问:“这里还有别人没有?”

韩世拓在里间屏住呼吸。

袁训气定神闲:“这里除了我,就只有鬼,你这只鬼!”柳至呼一口气,寻把椅子一屁股坐下。没坐稳当又开始骂:“捉奸就捉奸,怎么按住他!”

韩世拓皱皱眉头,仿佛也明白什么,听袁训问出来:“林公孙什么时候开始是他们内奸?”韩世拓微张着嘴,到这时候还能不明白吗?

韩世拓在心里嘀咕开来,这还算是有功吗?这还算吗?

柳至没好气,带着明显的鄙夷:“早吧,我也不知道。从我往刑部当差就这样。他不这样,他还有活命吗?”

“这倒也是。”袁训也鄙夷:“不过他端着的是忠义名声,背后却拉拢人……不好!”袁训愤怒:“小柳!他哪里是帮着分辨人,他这是鼓动人心,鼓动出一堆和皇上作对的人,用这些人的脑袋换他自己的命!”

韩世拓在里间,看不到柳至面容上更轻蔑。柳至讥诮:“你才看出来?他差点把你家两个亲戚扯下水!”

“他暗中指证过?”袁训浓眉耸起。

柳至冲他撇嘴,袁训怒不可遏。柳至翻眼:“他们又没事,你气什么!”坏笑浮上来:“今天晚上我本来可以拿住龙家兄弟,往你脸上抹把黑,让你太后面前哭去,没想到你们夫妻也在,哼哼,我放你们一马,以后提头来谢!”

“风大闪你舌头!我什么时候也没有往太后面前去哭过!”袁训骂道。

柳至继续笑得不怀好意:“那皇上面前你敢说你没哭过?”袁训反唇相击:“你也哭了!”柳至斜着眼睛站起:“我哭不要你管!管你自己!不该去的地方别去!管好你亲戚,不该去的地方别去!”

袁训瞪起眼:“那地方不错,你可以带着老婆也去一回!”柳至大笑三声:“哈哈!哈哈!哈哈!这种好事还是你家独享吧!”

他乐着出的门:“带老婆去那种地方?还一去就姐妹两个,这是你袁家的新家风不是?笑死我了!这回笑话大了!”

韩世拓在里面听到,都糊涂柳至是来报信的,还是来看笑话的?

柳至最后的嘲笑让世子讪讪出来,对着袁训难为情:“妹夫,我是不是添的是乱?”袁训微笑:“啊不,恰恰相反,这事情你有功。”

韩世拓还不放心,再问一句:“要是他们说我抓错了,打乱他们的安排?”袁训回答得不无风趣:“他们也没有张榜告示,谁能知道是他们的安排?”

韩世拓彻底放下心,袁训才慢慢道:“不过,这事情功劳不大,最多算个警醒,与你们家恢复官职没有多大作用。”

“我知道。”韩世拓也没有敢想有多大功劳,面上平静。

“你好好用功,功名自然到手。”袁训最后这样地道。

……

掌珠在房里哭个不停,这府里的老太太、文章侯夫人都让惹起来,文章侯在廊下不住走着,不时的问道:“世拓还没有回来?”

听到没有,他就吹胡子瞪眼睛。

一个上夜婆子是二太太以前提拔上来,就去敲二太太院子的门,守门的人听过,也觉得这事情不小,可以告诉二老爷二太太,就叫起上夜的丫头。丫头请起二老爷和二太太:“大爷出去玩到现在没回来,大奶奶正房里哭,老太太侯爷和侯夫人正在劝呢。”

二老爷夫妻算这个家里仅次于掌珠精明的人,掌珠同他们相比,要逊一段阅历不足。二太太半支起身子,面上现担心:“如今家里依靠她,又少不得仰仗袁家,世拓这是怎么了?又惹她生气?”

二老爷更纳闷:“不是天天看书很用功?老四的孩子都跟着他念书,都比不上他。”二太太推他:“这得去看看,劝他们夫妻好了才行。”

夫妻起来,也过去看视。

他们出门的时候,四老爷房中得消息。四老爷也担心,如今家里真是件件指望世拓媳妇,她有个好娘家不是。一面叹气说世拓还是没懂事,一面也要出去。衣裳穿到一半,四太太黑着脸骂:“人家是两口子,你是叔叔,别不要脸的大半夜去侄儿媳妇房里。”

四老爷回身就骂:“你不服你滚蛋!”

四太太只着里衣,跳到床下就骂:“你让谁滚蛋!”

四老爷看着她,心灰一片。他的心思改变过后,看自己太太怎么看怎么不顺眼。以前夫妻们一条心的扒拉家里钱,虽然吵架也能说到一处去。在今年家里没有钱,全是掌珠独力支撑,四太太不服,四老爷越看枕边人越后悔。

“当初我怎么娶了你!”四老爷喃喃说出。

四太太耳朵尖听见,把腰身一叉:“那你休我啊!”四太太笑得嚣张:“我当初也是瞎了眼嫁到你们家!我倒是想走,就是你现在敢休妻吗!祸事还没有过去,你敢休吗!”

四老爷淡淡看着她,道:“好!”丢下话就走。出门去,把门摔得咣当一声。

四太太原地愣住,好半天才反应过来,外衣也不穿,往外面就扑:“你敢休我!你敢,我和你拼了!”

臂膀雪白露出半边出了门,让丫头们劝回来:“好太太,穿上衣裳再出门,仔细让人见到。”四太太穿好衣裳,嘴里叫骂着出去。

四老爷到韩世拓房外时,正遇上韩世拓回来。黑夜里听到叫骂声,韩世拓停下脚步,家里灯水不明亮,又离正房远,认上一认,才看出来,韩世拓道:“是四叔啊,你和四婶又吵什么?”

话才落地,正房里有人回话:“世子回来。”

一瞬间,文章侯过来,侯夫人过来,老太太过来,二老爷过来,二太太伴着掌珠没出来,余下四个人加上四老爷一起气急败坏:“世拓,你哪里去了!怎么惹得媳妇不喜欢!”

把韩世拓吓了一跳:“怎么是我?不是四叔房里在吵?”

四太太从后面撵上来,哭天抢地地骂:“不成人的东西!明明是你侄儿房里在吵,你倒要休我!”

老太太孙氏长长叹一口气,大声念着佛:“家宅安宁家宅安宁,”房里掌珠更羞又气,泪水更流个不停。

掌珠前半生的泪水,全在这一刻流得干净。

二太太以为她伤心侄子深夜才回,耐心地劝她:“好媳妇,长辈们都在,给你做主,你别再哭了,仔细头疼。”

掌珠恨到极点,你们全在这里做什么!还是不知道怎么说出口,韩世拓让文章侯揪着衣襟进来。

到掌珠面前,文章侯对着媳妇低声下气:“好媳妇,你不要难过,为父亲的给你出气。”抬起手来,对着儿子面颊上比一比,舍不得打他,又不能让媳妇不出气,其实他到现在也不明白到底为什么,反正媳妇哭就是儿子不好,往韩世拓面上轻轻一下,使眼色让他赔礼,骂的极大声:“你去了哪里!媳妇在家生气,你怎不早早回来!”

韩世拓比他还糊涂,挣脱父亲上来哄掌珠:“你哭什么,四妹夫说有功。”掌珠愁眉苦脸瞅着他,是跟出去的婆子忍俊不禁:“大奶奶回来,想来是难过的,就哭了,侯爷见到,就让找世子爷,找不到,就把全家都惊动。”

韩世拓大笑出来,掌珠更气哭,更哭起来。文章侯等人傻住眼,韩世拓往外面轰他们:“父亲回去吧,祖母也回去吧,二叔二婶儿,请休息。四叔,你赶紧带着你房里的架回去吵,”文章侯等人还是糊涂,但是齐齐先松一口气,齐声道:“不是生气就好。”

这就往外面走,四老爷往角门走:“这个,我今天不回来。”把四太太提醒,四太太大哭起来:“我不活了,你们这倒运的家还敢休妻!”

“当!”韩世拓把门重重关上。

“家宅安宁家宅安宁,”老太太大声念着走开。

文章侯夫妻正眼不看,侯夫人道:“这下子我放心,可以回去好睡。”文章侯道:“是啊,好睡好睡。”夫妻走开。

二老爷漫不经心:“今天月色有,太太,你我回去同赏一回。”二太太说:“是啊。”也走开。

四太太没哭一声,一家子人关门的关门,走开的走开。四太太怒从心头起,大喝一声:“你们!怎么她哭就一堆人来看,我哭就全走开,我的娘啊,我不活了…。”

“家宅安宁,”老孙氏念的更响。

文章侯夫妻走得更快:“快走,我困得不行。”

二老爷皱眉:“这是哪里的夜猫子叫,”二太太也来上一句:“家宅安宁。”

那边走来三太太,三太太来得最晚,见到这一幕,心想自己听错,不是世子夫妻吵架,是四弟夫妻吵架者,果断扭身回房,让四太太揪住说委屈,怕她说上一夜不带停。

四老爷早就走得人影子不见。

门缝里,韩世拓引掌珠来看:“好不好看?你天天说街上的热闹看得少,这眼前的就是,快看又拍地了不是?可怜那地……”

掌珠扑哧有了一笑,心里“格登”同时有了一下,掌珠的心抽得紧紧的,外面那句句要强的人好生熟悉,不正是以前的她吗?

虽然掌珠不会拍着地哭,但那嚣张模样,让掌珠恍然起来。

不自在上来,掌珠勉强道:“这有什么可看的,四叔要休她,虽是气话,也足够她生气,”返身回榻上坐着,对着烛光发怔。

韩世拓跟过来,凑到身边细细的问:“是难为情去那种地方才哭,你要知道今天没有你,就没有大功劳,”

回想在袁训书房里见到柳至,韩世拓又放下一层心。原来柳至和四妹夫并不是传闻中的不好,韩世拓暗暗佩服,四妹夫人缘真的不错。

这话不能明告诉掌珠,但没有今天的事,就不能知道这个,袁训也不会特意告诉他。见掌珠才哭过,一株梨花春带雨,又娇又艳又动人又香浓,韩世拓恨不能把身子化给她,打迭起他的所有手段,以前烟花巷里占山的能耐,哄道:“你要我怎么样,我都依着你,你要吃我的肉,我也割给你,”

掌珠不再哭,想到了,对着他就啐:“这是院子里学来的吧!还敢我面前卖弄,你再敢去那种地方,我就和你拼了,我就……”

“扑通!”

韩世拓跪下来。

掌珠见他机灵,忍不住又要笑。但又想到指不定也对青楼女子跪过,又气得抹起泪水来。

而院外,四太太哭天抢地,继续大哭不止:“你敢休我一个试试……”

……

张豪是第二天一早知道,在下处顿时六魂无主。

“都没有回来?”

“都让抓走了!”

张豪怒视报信的人:“你怎么知道的?”

报信的人哭丧着脸:“咱们以前和定边郡王、东安郡王不好,总存着小心,我在外面看马,听到动静去看,见一抓一个准,但说也奇怪,林公孙就住得不远,我看见他还在…。”

张豪吼道:“昨天夜里的事,你现在才告诉我!”

“我吓跑不敢回来,白天见无事才敢来见你,怎么办?他们要是乱供出来话,郡王的罪名更大,”

张豪狞笑:“他们要是乱供,你我,大家伙儿一起进去,都别想好!”把手一甩,出门上马就往忠毅侯府来。

袁训见到他毫不奇怪,张豪结结巴巴说完,又要费力解释自己为什么没告诉袁训:“我这回没去,我想等他们商议回来再告诉侯爷,”

袁训打断他的话:“废话少说不,你还有什么拿得出手的人,带来,我同你们去见太子殿下。”张豪答应着要走,袁训又叫住他,面无表情:“你,先往昭狱见你家郡王,告诉他,能救一个是一个!”

张豪张张嘴,想说林公孙的话,这就不用再问,醍醐灌顶,全都明白。含悲忍泪,郑重给袁训叩三个响头,起身后急得不行,往外面就急步而去。

他走以后,龙二龙三从外面进来,怒容满面:“小弟,你说得没错,林公孙这孙子倒在,别的人,昨天我们没见到面庞的很多,但说昨夜没有回去,林公孙这孙子,这乌龟混蛋……”

袁训淡淡:“吴参也没回来?”

龙二龙三道:“没有!”

袁训瞄一眼,慢慢道:“那就让他里面呆着吧。”把手负起,转身回房。龙二龙三搔搔头,在袁训进去以后,才敢小声道:“这是自然,拉扯我们兄弟出去的人不就是他!”这话不敢当着袁训的面说,就这已经无颜见小弟,担心小弟肚子里骂自己兄弟们是笨蛋傻蛋。

半上午,张豪把余下所有的人,上至将军下至跟随进京的兵全带来,袁训带他们去太子府上。往太子书房里一带,袁训自己进去说上几句,出来让张豪等人候着,太子和幕僚们说话,别人并不能直接进去打断,张豪等人说好,袁训不在这里等,往正厅上来看女儿。

加寿管家后,袁训宝珠也来看过,今天已经到了这里,自然要见。见正厅上,除去加寿以外,还有一个孩子。

萧战在这里,拧身子问加寿:“管家除去这样,还要说什么?”加寿白眼儿他:“你听着不就行了,忒多话。”

萧战鼻子一翘:“不是告诉福姐儿去,我还不想来呢。”袁训从厅外进来,轻咳一声:“战哥儿,要我说几回你才听话,加福还小,不会管家,所以不去你家里管家。”

萧战把脖子一梗,跳起来嚷道:“等我会了,我告诉她,她就会了。她会了,就去我家管家!就去!”

电脑故障,昨天没完成。今天完成后,又不能发布。现在网吧里。

求票票,天天写,就不会忘记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