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百零五章,有主见的宝珠/侯门纪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皇帝站在御花园的花径间,出一会儿神,再走上几步。几个太监不远不近的跟着他,看着他出御花园,看着花木错落的亭子上。

绣飞龙的衣袖随意摆一摆,太监们会意原地站住,并且散开往四周警戒。皇帝上亭,这亭子地势不高不低,隔着花木正好能看到一处宫室院内。

朱红长廊下,几个宫女簇拥着一个面上血色不多的女子赏菊花。女子有着秋水似的眸子,只是盛满的全是憔悴。

她身上华美的宫衣,也不能抵消宛如西风后落叶的萧索难耐。

她幽幽的叹着气,似乎在问宫女。而事实上,她也在问宫女:“皇上,还没有回宫吗?”宫女陪笑:“容妃娘娘不要担心,皇上还会往这宫里来的。”

容妃眸子落寞,扫过院中修剪花木的两个低品级太监,生出厌恶:“管宫务的是哪一位?把我的大太监杖毙也罢了,无缘无故又寻出另一个太监的不是,那全是用惯的人,都打发,就应该给我好人。却给我这两个。”

宫女们没有换,是以前侍候她的人,都知道容妃心意。她嫌弃的不是这两个太监不好,是不想看到他们服色低。

想这位娘娘得宠来得奇怪,失宠来得也快,真是不知道她明天是不是又得宠,回话上就相当小心,有些话不能明说。

一个笑道:“论起来,娘娘应当有个大太监,但皇上避暑在御花园,管宫务的皇叔们调度不过人手来,这不过是先补给娘娘使用,以后还会再换好的来。”

余下的听到她这样回话,全都明白,一边悄悄松口气,一边附合这话回答:“是啊,娘娘要的大太监,和宫里管宫务的说不着,他也没这么大的权柄才是。总要去和皇叔们说,让他们从太监们中挑好的送进来,如今皇上在御花园住着,皇叔们攀那边高枝去了,对这边宫里有怠慢也是有的。”

另一个也伶俐添上几句:“前天我见到皇后娘娘宫女儿,像是娘娘宫里补的也不如意。”

几个人异口同声地劝容妃:“娘娘先耐些烦儿,等皇上回宫往这里来,不就要什么有什么?”容妃听说还要去找皇叔,她一个也不认得,这就作罢,继续看花解闷,幽幽想着皇帝。

她不知道花木错落的间隙里,皇帝近在咫尺正在看她。

皇帝听不到她说话,只把她容颜看上一遍。

瘦了的,和前几天来看过的那一回差不多,没有胖,像是西风能吹走。不过看一眼舒服许多。

就像皇帝珍藏的文房诸物,他平时喜欢用的是一枝玉管笔,一盒子湖笔。但他还有一盒子紫毫,有时候会让取出看看。

用的时候,因为顺手,笔山上还是取常用的。紫毫也好,几块砚台也好,无事的时候赏玩一下,眼前过一过,能纾解烦躁,不过如此。

就像见到容妃一样。

宫女美人儿无数,皇后已有太子,皇帝对她自认责任已了,纳幸几个美人,动不了皇后分毫,料想皇后也不能嫉妒,如果她有嫉妒,皇帝也置之不理,该纳幸的时候毫不在意皇后。

他当太子的时候姬妾无数,就没有想过太子妃心情,现在更加不会。

美人儿中,有几个有如皇帝珍藏的东西一样。

他珍藏的,有些是价值不菲的珠宝,有些是精巧喜爱的民间手艺,这样的东西价值不高,他有时候看看心情转好,不过如此。

容妃就是其中一个。

容妃出身小官吏家,算运气好到太子府上,算运气好太子宠幸。她得宠时不知收敛,平时也不知进退,言谈举止全都一般,但就像御膳吃多了,偶然来个凉拌野菜,也许辣椒放得多不能多下口,但胜在爽快,有不同的新鲜感觉。

皇帝把郡王们像掌中物似掌握,对容妃也好,别的美人儿也好,皇后也好,她们的心思更一眼就能洞穿。

他会指出或者发作吗?

那他要累死了。

他身边臣子们的心思和嫔妃们一样,嫔妃们想宠爱长久,官员们想圣眷永隆。当皇帝要当得一一指责,他从早到晚什么事情也不做,他也指责不完。

所以他才不会说,他是皇帝,该找文官找文官,该找武将找武将,该幸美人儿幸美人,想看到容妃,又厌烦她为太子拒礼的事情哭闹,就跟收藏的砚台不用,取出来瞅一眼再收起来一样,他就到这里看一看。

不用的砚台,常喜爱中,有一天也许取出来用。现在不甚心喜的容妃有一天也许重新宠爱,那是以后的事情,与今天无关,今天,皇帝看看就得。

这就下亭子回去,回的也是时候,贴身的太监过来回话:“鲁驸马求见。”皇帝吩咐:“宣。”

……

御花园里景致大过江南,江南胜过它自然。茸茸青草,微微西风,穿林渡水,有身在江南之感。

鲁豫总游过江南,是在他很小的时候,在他的记忆里还留下朦胧似月的日出江花红似火,就像他对官职的渴求,对他等下见到皇帝的渴望一样炽烈。

旁边是水,不经意地看上一眼,先看到自己的白发。

白发早就有了,在很早的时候。

他一直不得太上皇欢心,他也知道太上皇为什么不喜欢他。但他不明白他求官有什么错?尚公主就不能求官的话,大长公主和余下几位还在的长公主们家驸马,他们不都有不错的官职?

最小的长公主瑞庆殿下鲁豫就不比了,她嫁的人是驸马中最好的,镇南王世子,据说今年就袭王爵,并承父业管辖的是京都防卫。

这是个不出京城也有兵权的事,就像梁山王一样重要。梁山王手握重兵,远在关城,和家人常年不得见面。

镇南王则坐镇京中,都说在京中也一样的重要,就鲁豫来说,两个字,胡说!

梁山王一年打大小战役,不是每战他必亲临战场,但他在生死关头上滚的次数比镇南王多。

镇南王呢,则长公主伴着,有事也是皇上拿主张,鲁豫总认为他责任小,显赫足。

这样的驸马不幸公主就在诸皇叔之上,何况他还幸的是瑞庆长公主,太上皇最小的女儿,太上皇最宠爱的女儿。

说到镇南王世子鲁豫就是一腔的恨,他运道高,把太上皇疼爱的女儿娶回家。而自己呢,三长公主母妃早亡,外戚一枝又凋零,身份也一般,和瑞庆长公主殿下出嫁相比,太子相送,皇子们相送,那是人比人气死人。

好在自己有大志,好在自己从没有丢开过。就像这次有人举荐林公孙到自己门上,鲁豫认定这是个机会,也事实上是个机会。

头一次聚会刑部没有动手,是林公孙先说了陈胜吴广和刘邦的故事,有让吓跑的,鲁豫也就不攀扯。还再来第二回的,心中必然有反心。

没有反心的,听完那几个故事从怕惹事的角度上,也不会再去才是。

抓的人,刑部早刑讯死好几个,五木之下,无供不有,什么稀奇古怪的供词都能出来,有的承认说自己娘老子,年近古稀路也走不动,他们也参与造反。

鲁驸马会觉得难过吗?

他才没有悲天悯人,他要的就是有供词有供词。这些人是郡王们一族,按连坐论早就应该杀头。

这是皇上仁德,鲁豫也这样想过。但不妨碍他继续办这件差事。

郡王们自刎了是不是?他们的将军里,来往官员们中,还没有揪出真正的大员,鲁豫他怎么能甘心?

也许揪出来了,刑部不会告诉他,勘查罪迹需要功夫。也许林公孙虽是出首的人,也打听不出来,但鲁豫一天没听到有大员莫明让拿,他还是能猜出来无人供出。

林公孙对他还继续有用,他要把林公孙系住才行。

“驸马见驾!”

高喝一声,让他醒过神。见一处玲珑矮小的院子,为凉爽俱是青竹制成。这是御花园有名的一处竹苑,避暑的好地方。

廊下摆着菊花,养眼又提醒秋天已至。鲁豫微有怅然,皇上离回宫不远。等皇上回宫去,御书房更威严,远不如这里见驾,君臣对答好似家人。

里面那位,也是他的家人不是?这一点上鲁驸马不会忘记。他是皇亲,虽然三长公主不是皇上同胞,但他是皇亲,他理当为皇上分忧。

他是皇亲,那些潜在的可能的甚至还深藏没出现的,所以将针对皇上的,针对的难道不也是他?

抱定这样的忠君心思,听到里面说宣,鲁豫跟着太监进去。

见一张宽阔大书案,皇帝端坐于后。窗户离他不远,带进明亮把这里照亮,也把他还年青的面庞照亮。

他英俊的鲁豫见一回嫉妒一回,他有权势的鲁豫见一回臣服一回。有如此时,鲁豫恭敬地三拜九叩,山呼万岁,想到这个人是他的亲戚,他与三长公主成亲就不再有遗憾。

皇帝静静候着,准备听他说些什么。

…。

“回皇上,东安郡王、靖和郡王、定边郡王族人已伏法,但必然尚有余孽没有清除。项城郡王又称病于昭狱中,万万不能忽视。以臣来看,林公孙虽然小人,但实有用。臣上回代他恳请家产,再次恳请皇上发还给他吧。”

“他要的家产,已经户部核实,是定边郡王的私产,这事你知不知道?”皇帝淡淡。

鲁豫叩一个头:“皇上容禀,林公孙原本是定边郡王的幕僚,因为看不惯定边郡王的行事,把他大骂。因此得罪定边郡王,定边老贼为要脸面,当着人不敢杀他,把他打发到军需上去,据林公孙自己说,是想借粮草支取不力杀他,林公孙说他百般小心,侥幸才逃得命在。又代管定边郡王的一些产业,其中有一些产业本是他的,因他代管,当地里正不清楚,就算在定边郡王的产业里一起呈报衙门,林公孙求的,就是他自己的那一份。”

皇帝权且听之,有一声:“原来是这样。”

鲁豫叩头再拜:“他的功名性命全在皇上手里,想来他不敢瞒臣,不敢瞒皇上。”

“那就给他吧。”皇帝漫不经心。

“是是,”鲁豫大喜过望,眼前迅速升起一片绮丽。他仿佛看到他的高官他的座椅他气派的大衙门…。

只要能在皇上面前为这些人说上话,他们要的不过是命和财,林公孙等以后自然由自己指派。捏长捏短都不敢作声。

皇帝没理会他的谢恩,料想他说完应该叩辞。他自己呢,也没有太多的话和这位驸马说。鲁豫主动请缨,说愿意打探进京的这些人心妍媸,皇帝自然不拒绝他。至于后来把差使交给太子,太子历练本就应当。

这件事已经结束,皇帝是这样想。

他默然去看奏折,鲁豫却还不想走。他话还没有说完呢,他卖力拿别人的命讨好为什么,为的是……

“回皇上,臣领皇命当差,祈讨皇上一纸圣意。”

皇帝抬起头,有点儿不解,好好的下什么圣旨呢?

鲁豫满面诚恳:“臣当这差,和右丞相马浦、忠毅侯袁训、四皇叔殿下都碰上,忠毅侯像是往太子殿下面前去回话,臣无圣旨,一则辜负圣心,二则不能收拢林公孙等人。”

他的面庞再忠诚,皇帝也只看到一点。他恍然大悟,他是要官职的意思。油然的皇帝想到太上皇对几位驸马的评语,也有这位三长公主家的。

对于他话中把丞相和表弟皇弟全带出来,皇帝不放心上。表弟是往太子府上去,应该是太子的授意。丞相马浦和四皇叔察觉风声,过问也应当。就不是丞相和四皇叔,换成任何一个低等小吏,他警觉也没有错。

皇帝想上一想,倒也爽快:“刑部里还缺一个侍郎,你去吧。”鲁豫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瞬间眼泪夺眶而出。这一刻他真的心感皇恩浩荡,如山似海。这一刻他真的恨不能此生不渝为君王。

他让林公孙办的全是私下的事情,凡是公开出面的,奏请皇上刑部出马。中间隔一道,总是哪哪的不痛快。

现在就好了,他可以直接调派刑部。而且鲁豫还有一份自豪,刑部里另一个侍郎是皇后娘家的柳至,是皇帝为太子的近臣,现在依然是近臣,把柳至从丁忧里揪出来当的官,这就能和柳至并肩,换个人也会觉得自己差事当的不错,起用林公孙也正确,才换来这份差吧?

这官已算不错。

鲁豫热泪盈眶的谢恩,一瞬间把太子袁训马浦全抛到脑后,涕泪退出,含泪出宫。

他心里满满的旧事,太上皇对他的不重视,太上皇一生没有看好他,一朝天子一朝臣,他虽是太上皇女婿,但在太上皇手里就没有好作用,一朝天子一朝臣,换个皇帝他鲁豫终于有出头之日了。

……

长空碧水,花香从水榭四面过来。把酒宴包围在其中,也把用酒的人环绕。座中的人没喝酒的时候就离醉不远,再看手中好酒碧澄,说不出来对主人是感激,还是感恩,反正主人问什么,他知道的全肯说。

主人位上,坐的是忠毅侯袁训,这是在他的家中。客位上,是龙二龙三的舅父父子三人,龙二龙三陪座。

袁训探询的等待时,龙二龙三也陪着等,把希冀的眸光给舅父不算,还明说:“小弟要听,舅父可以如实道来。”

当舅父的微笑:“我晓得。”

略一沉吟,是在理个思绪,因开头久远,语声起始缓慢:“侯爷问的事情,估计除去我以外,知道的不到三个!”

这是陈年旧事,这位舅父一直在狱里,今天出狱,龙二龙三还没来得及告诉他林公孙的动向,这位舅父就不明白袁训问话的含意,带着糊涂:“林公孙的父亲,曾救过定边郡王。那是定边郡王少年的时候,出去打猎遇人行刺,刺客与老郡王有仇,就算在他身上。当时他还是世子,少年贪玩,带的人不多,刺客来势汹汹,险些把他重伤。他带的随从里,有一个就是林公孙的父亲,他为世子挡了一刀,劈在胯下,伤到子孙袋,回家后不久身亡。”

袁训暗想,定边郡王不杀大骂过他的林公孙,果然是有内幕。

“林家从林公孙的祖父开始一脉单传,到林公孙这里,当年他没有长大,他的父亲又身亡,定边郡王所以没杀他,就是他还没儿子,不能让林家断绝香火。”

龙二忍不住问:“他父亲也是个笨蛋,哪里不好挡刀,用子孙袋挡刀?”这话一出来,龙三呵呵笑了两声,袁训也忍俊不禁。

舅父也笑:“我不在场,是后来听说。那刺客本意要伤的就是定边的子孙袋,和老郡王有血仇吧。,他上前去挡,刀本就往那里劈,就中在那里。”

大家笑上一会儿,袁训目光闪烁问道:“为什么事情,林公孙大骂定边郡王?”

舅父露出不屑:“我在狱里,没有外甥们报信,也大约听到几句,说外面谣言林公孙是为正经事情大骂定边郡王,我要是在面前,谅他不敢这样说!”

袁训、龙二龙三全支起耳朵。

“他仗着父亲身亡的事,从来仗势欺人!什么东西出息多,他往什么地方钻!和定边郡王的大管家争管产业,定边郡王偏向管家,林公孙不服,骂出书房,在外面没收住火气,又骂上几句行事不端,定边郡王大怒,把他从眼前调开,另给他一些产业去管,又怕他不满,让他插手军需,才算把他安抚。他现在有这样好的名声,是他那几句行事不端让人误听,以论传讹吧。”

“唰”,龙二龙三眸光转向袁训。袁训还没有说话,当舅父的看出古怪:“又有什么故事吗?”龙二咬牙:“他有个曾经大骂定边老贼的名声,所以放心的当内奸。”

舅父父子三人惊呼一声,龙三又道:“吴参受他拖累,已经死在刑部里。”

“为什么!”舅父大惊失色,他也认识吴参。龙三眸子泛红:“这个傻子!他上了林公孙的当,和人密谋让刑部里抓走,林公孙那孙子当场让扭送的,没过半个时辰就离开。吴参就没有这样好命,刑讯死在里面。”

龙二也滴泪,吴参有不好的地方,但平时也有信件来往,算是朋友。轻泣道:“今天圣旨下来,我们先去接的他。想舅父表弟关在单身牢房,比他日子好过,晚一刻出来没什么。刑部里……尸首几乎认不出是他!”

在这里,又要感激袁训:“幸好有小弟在,把他供词也弄出来看了,画的押,一个血印子,这混帐受刑不过,胡乱攀咬,咬出好几个,幸好圣旨下来,大家无事,他这供词也就白搭,他也死得不冤枉!”

舅父双目失神,手扶桌边半站起来,摇摇欲坠,还不能相信:“没了吗?大约六、七天前他来看我,还想让我说服你们,请忠毅侯出面,”

龙二提起拳头捶在桌子上,吼道:“他的尸首我不收!”龙三也道:“我也不收!”恨恨再骂:“还想把小弟也拖下水!”

袁训倒笑了:“他得有这能耐才行!”为说话方便,侍候的人在水榭外面,袁训让进来倒酒,再劝上三杯时,关安过来回话:“有客。”

袁训就劝他们不要悲伤也不要气愤,喝着酒等自己回来。往书房里来的时候,一路走,一路想着鲁驸马和马浦丞相都和林公孙有走动,他们是知情呢?还是装不知道?

…。

书房里,四皇叔殿下随意观赏书画,看到自己喜欢的,啧啧有声。主人不在,不把下人放在眼里,四皇叔笑骂:“小袁这东西,收罗的画好!这个,我走的时候带走。”

天豹在外面翻白眼儿,看你口气大的?皇叔殿下是不是?在贼出身颇得意的天豹眼里,也不过就是个人罢了。

想带东西走?侯爷不答应,没门!

没一会儿,里面又出来一句:“这个字也好,我带走。”袁训过来时,就见到天豹面色铁青,随时生吞人似的。袁训以为他累了,摆摆手:“休息去吧,不然回家看你的娘,今天夫人没出门,她应该在家,最近有功夫,多陪你的娘。”

天豹不情愿的离开,临走时对四皇叔背影瞪上一眼。袁训进来,四皇叔听到脚步声回头:“哈哈,小袁,这个这个这个,包起来,送我了。”

“殿下你没说给我几件,还来勒索我?”袁训回着他的话,觑眼睛看他手指的地方。顿时,脑袋摇得像拨浪鼓:“不行不行!”

四皇叔大笑:“什么好东西!老梁尚书的牡丹而已!他最近告老,在家里天天画个没完,你不给我,我找原主人去要。”

“那您快请吧,别在这儿站着。”袁训嬉笑。

四皇叔没好气:“看你小心劲儿!”最后那幅字指住:“画不给,字给我!”袁训愈发嘻嘻:“殿下您看仔细,那是先父手迹,我就不多,更不能给你。”

“我说这笔意好,却无力。”四皇叔想难怪,那位国公听说胎里带出来的病,打小儿病重,让太后至今牵肠挂肚的想着。

袁训不乐意了:“您说话留神,我不喜欢听。”

“那说个你喜欢听吧,”四皇叔眼珠子一瞍,门外窗户上看上一看。袁训摆手,门边上的关安退出。再对四皇叔道:“放心说吧,无事总不会来。”

四皇叔贼眼溜溜,还在一墙的书画上面。袁训微笑:“我没进京的时候,要说殿下无赖泼皮,我不敢信。现在亲眼见到,不信也得信。说吧,说完了送您一样。”

“二样,如何?”四皇叔一脸的恨不能身子钻到书画里模样,袁训大笑:“我今天遇到书蛀虫,好好,两样。”

两个人收笑坐下,四皇叔一脸的神秘:“有人在皇上面前,把你又给告了?”袁训不以为然:“陈年嚼烂了没味道的消息,您就拿来骗书画?”

四皇叔骂道:“跟你说话最没劲!哪怕装个很惊吓呢?”袁训又要笑:“我让人吓怕了,所以不敢装。”

四皇叔长长叹气:“要不是为了你的书画,我才不跑这一遭儿。”袁训好笑等着。

“……就是这样,皇上先是去了容妃宫外面站会儿,鲁豫求见,讨了个官职回去,刑部里现在两侍郎全齐全,”

他说完,等着袁训说好,袁训一脸的莫测高深,眼神意味悠长,一言不发。

四皇叔心下明白,但嘴上还是嬉皮:“帮你打听事情,你这小子这什么表情?”

袁训慢吞吞:“殿下您这手长的,”

四皇叔骂他:“我又不是贼。”

“你都伸到皇上身边去,还敢来告诉我?”袁训好生怕怕的模样:“你不是来拖累我的吧?”

“去你的吧!宫里太监宫女们,先教习好了才能往里送!皇上说,皇上的家务自己人管,我和兄弟们管这些,送几个太监到御花园里,全是粗使的,皇上住那里,也就听到这几句。我和你小袁好不是?有你的名字,别的全没听到,担心鲁驸马告你黑状,爷我大跑小跑来告诉你,一句谢没有,你倒盘查起我来了?”四皇叔骂个不停。

袁训笑眯眯:“哦?那容妃宫里的两个也是你送的?”四皇叔坏笑:“你们家加寿姑娘那两个,也是我的。”

“这个你要谢我,加寿儿杖毙了人,就没人使,正好你对我说过有两个,我说要了这两个吧,”袁训也坏笑:“你今天的话是拿来当谢礼的?”

不说还好,说过四皇叔正容,掸掸衣角:“是了,我话已说完,你当心呢就当心,不当心就算了。谢礼是你说的,喏喏喏,”手又指点在墙上:“这几个给我包上!”

袁训挑挑眉头,并不唤人进来取已书画。

笔山上取下笔,摘去笔帽,摊开两张信笺。四皇叔乐了:“你还写个道谢函是怎么着?横竖你的字也不错,前科探花不是,行行行,你也给我写上一张,我一并带走。”

见袁训下笔如飞。

头一张:“小二吾弟见字如晤,今有书画债一桩,弟速速写来,交付来人带回。”

第二张:“梁年伯尊鉴,牡丹动人,不如年伯笔下动人,乞画,交付来人带回。”

四皇叔抢到手上看过,笑得差点摔地上。袁训得瑟:“怎么样,前科的状元,他的字你一向推崇。梁老尚书的牡丹,殿下往他家里摘去吧,别动我的,我的本就不多。”

“那你给我什么!”四皇叔握紧两个信笺,但还和袁训不依不饶。

袁训轻推着他往外面送:“给你两个敲门砖,殿下知足吧,轻易我不求人,为你我才求人,殿下赶紧的去讨画,天已下午,今天去讨今天还能赏。请请请,恕我不送。”

把四皇叔推到房外,一个往大门去,兴冲冲去讨书画。一个往水榭来,继续打听定边秘辛。

……

葛府的灵棚在下午时分,全搭得停当。葛通看过满意,这才觉得口干舌燥,想到没好生吃过茶,又衣裳要换,往房里来。

丫头们打起门帘,葛通进来,听到房中妻子笑盈盈的说话声。

“宝倌儿,再走两步,”是和儿子小小葛,小名宝倌儿在玩。

回身,葛夫人见到葛通,更笑容满面。笑过一下,又尴尬了,收起笑容解释:“看我忘记,舅父灵堂收拾好了?不该笑才是。”

葛通不放心上:“客人还没上门呢,明天你记得别笑就行。”走到儿子小床前,把他抱在手上。

这是葛夫人在边城生的孩子,是他的长子,葛夫人爱如珍宝。这个儿子来得不易,她赶往袁家的时候,福王正制造动乱。又有了儿子,夫妻重归于好,夫妻们都珍惜,起名为宝。

小小葛离一周不远,会挪步,爱笑。见到父亲,给他一个大大的笑脸儿,格格有上两声。葛通也随着笑了:“乖乖,看你喜欢的,是见到父亲很喜欢?”

“唔,只鱼…。”小小葛发出含糊的声音。

葛通再听:“一只鱼?”

葛夫人在旁花枝乱颤状:“是袁家的执瑜,哪里是一只鱼,”

小小葛听到执瑜的名字很开心,挥舞小手再道:“只,扑!”

“哈哈哈哈,”葛通自己放声大笑,葛夫人轻推他:“别笑了,要给舅父守丧呢。”葛通忍住笑:“这孩子太好玩了,只,扑!执璞什么时候变成这名字?”

“玩,只鱼玩,”小小葛说得更上劲。

葛夫人接话道:“可喜欢执瑜和执璞,本来就要送他去袁家,后来圣旨下,我想着你必然给舅父发丧,怎么还能去玩?这不,没去,他就一直在说只鱼只扑的。”

“你玩不成了,”葛通对儿子端详下,把他交到葛夫人手里。房中还有奶妈在,葛通命道:“出去,我和夫人有话说。”

奶妈丫头一起退下,葛通向葛夫人道:“舅父没有成亲,就没有孩子。得有守灵的人。”葛夫人道:“是啊,得有一个。”

“我和母亲商议过,把宝倌儿过继给舅父当孙子。”

……

忽然的这一句话,葛通说的平平淡淡,跟他吃口菜没区别。葛夫人却一瞬间白了面庞,有什么在脑海里飞矢似的穿来穿去,把她击成不能复原的碎片。

张张嘴,带着艰难。葛夫人先想到的是,和身边的丈夫和好不易,在她初到边城的时候,葛通还是冷冷淡淡,直到葛夫人有孕,夫妻才似没有隔阂。但彼此心知,那层淡淡的印痕还在心里,至少葛夫人此时这样想。

在丈夫的话说出以后,她和他站得分明很近,可在她的眼里,两个人之间升起一层无形的,摸不着但也割不断,这就开始存在的东西,忽然之间,把两个人的心分得很开。

这就是隔阂,出自人心,非人心不能消融。葛夫人知道,但她害怕。

在她看来,这就像她初到边城时丈夫的那张冷面庞,不由她作主,也不是她引出,它又出来了,她却无能为力,也不愿意这样。

应该说点儿什么不是吗?

葛夫人干涩地道:“舅父应该有守灵的,但宝倌儿他是你的长子…。”

葛通面色一寒,想到妻子不懂,才勉强回答:“以后也是长子,是舅父一枝的的长子,是舅父的唯一孩子。”

“可我们…。”葛夫人哭了,这是她的长子,怎么给死去的人当长孙?

葛通不想解释,有些话现在解释太早。这就一拂袖子,面色阴沉:“我意已决!母亲已给他备好孝衣裳,送去母亲房里吧!”

“啪”,还没换下的竹帘碰在门上,他已出去。

葛夫人怔在原地,好似让五雷轰顶。直到奶妈进来问她,奶妈不明白道:“爷让把小爷送给县主?”

葛夫人手指紧了紧。

她手指中空无一物,只有自己知道捏着两件东西。

一个,是夫妻生分。

一个是孩子留下。

把孩子留下,就再握不住夫妻生分。要夫妻生分,孩子就是留下,不受父亲疼爱,葛夫人也不愿意。

给她想的时间不多,奶妈就在面前,她这就要回答,又痛苦的不能回答时,电光火石般想到一个人。

忠毅侯夫人!

她素来是女眷们中有主意的一个,没有主意,就不会随丈夫去边城,也不会生下一个又一个的好孩子。

总是母亲好,才有孩子好。

葛夫人像抓到救命草,匆忙回答:“送去吧。”她的机灵让她内心不舍,也暂忍这一步。把孩子穿好,交待奶妈过去,她随手抓一件出门衣裳,悄悄的出后门,陪嫁们心腹,备下车,主仆往忠毅侯府来。

宝珠招待过龙二龙三舅父家的女眷,刚坐下歇息,听说她来,忙起身去迎,见面先道:“侯爷说明天我们过府拜祭,正要让人去知会你。”

“宝珠!”葛夫人哽咽一声,上前搂住宝珠。

宝珠让她结实的吓到,慌乱道:“怎么了,出了什么事?”本能的,想到的是:“和葛将军拌嘴了不是?”

“嗯……”葛通夫人用力点头。

宝珠就让她先进房,坐下慢慢说。让丫头们送上热茶,一个人不留,葛夫人边哭边把话说完:“…。他的意思,还要给孩子改姓霍,”

宝珠眼神一跳:“是真的吗?”

“我可怎么活啊…。”葛夫人哭道:“宝倌是他的长子,不是我不答应,是跟着舅父,什么也没有,不是我贪东西,宝倌儿本是长子……”

宝珠笑了。

葛夫人隔着眼帘见到,抽泣道:“你不是笑话人的人,你不是那样的人不是吗?”

宝珠笑容可掬:“我不是,你看我看得准,看葛将军就不准。”

“你说?我来就是想听你怎么说,你有主见,”

宝珠嫣然:“这样的捧我,可不敢当。不过你是宝倌儿的母亲,所以你想不到。”葛夫人这就住泪,羞惭地道:“我不是贪东西,真的,为孩子前程,这是长子,”

她反复的说长子,宝珠打趣道:“你呀,总念叨长子,是你知道葛将军前程无量,宝倌儿当他的长子有前程?”

葛夫人难为情上来:“不瞒你,你是个一定要结交的人,蒙你在山西招待,我才能有宝倌,我感激你,从不忘记。今天这话出来,也只有对你说,对我的娘家人,我都没有去找。”

宝珠抿唇:“不敢当,那我更要帮你解开这结才行。”

她越说胸有成竹,葛夫人也随着更安定。宝珠款款的说起来:“葛将军一片爱你的心,才把宝倌给霍将军当孙子。”

葛夫人瞪直眼:“啊?”但觉得宝珠总是有理的,就没有打断。

宝珠轻笑:“你想,在你膝下是长子,在霍将军那里也一样是长的,还是他唯一的孩子。依我来看,能过继给霍将军的,按血亲来算,只有你们家。”

“是。”葛夫人低低点头。

“你这么聪明的人,就忘记一条,霍将军是什么人?”宝珠含笑。

葛夫人如梦初醒,嘴张得更大,“啪!”,她急急站起:“这,怎么可能?”宝珠笑道:“你自家的丈夫,你倒没看出来,”在这里又调侃她:“所以葛将军要生气,你呀,回去好好对他赔个不是吧。”

葛通夫人原地呆住,不住喃喃:“是啊,我知道他有这个心思,可这能办到吗?外祖父江左郡王已去世多年,舅父在他之前去世,并不曾认祖归宗,只有外祖父和母亲的通信里有这样一笔,”

“这就是证据!”宝珠眸子放光:“这就是证明霍将军是江左郡王儿子的凭证!”

葛夫人觉得脑子混乱,茫然道:“真的能办成吗?”

“办不成,是他的亲生儿子,他还能害宝倌不成?”

葛通夫人在听到葛通的话时,脑子里像让乱箭穿透,当时是为悲。这会儿宝珠的话,又把她脑子里乱箭穿透,这会儿是为喜。

葛夫人惊喜交集:“他,为什么不对我说?”宝珠笑看着她。

不用回答,葛夫人也自当明白。女人最喜欢问,怎么不说?男人没办成时,不说的占多数。何况葛通要办的这件事情小,先一个恢复江左郡王建制就很难,上要皇上答应,下要将士们跟随。

这一件办完,他还要让霍君弈认祖归宗成为江左世子,就更不是易事

也许终他一生,他也不能办到。但他毅然把唯一儿子过继,已经是决心在握,直到达成。

这么难的事,他不会先对妻子说,前程似锦,把长子给他吧。

办大事的人,别人猜出来是一回事,他没怎么办就说是另一回事。有点儿像对妻子吹牛。

葛夫人来的时候悲悲切切,回去的时候心花怒放。

果然,他自己的儿子,他最疼他。

果然,忠毅侯夫人是有主见的那个。

亲们节日快乐,童心永存,求票票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