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百零九章,一个人的闹/侯门纪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不用说,这些请帖全是萧战一个人送的。

这不知是他的主意,还是他的祖父老王爷的主张。先送给太后和亲戚知己家里,最后再送到袁训面前。

袁训要是不答应,他就得自己一拨一拨的打发人,挨家的去回绝这事。

这主意要是小王爷的,那已经是小狡猾相又一回出来。

袁训自然不会说不,而加福,也应该是这会儿才知道她的生日就要来到。她笑弯着眉眼儿,细声细气地道:“是吗?那我真喜欢。”

萧战离开袁怀璞,凑过来,嘿嘿一声:“母亲给你做新衣裳呢,”两只小手划个大圈:“是最好看的料子,有这么宽,有这么长,母亲说只给你一个人做,别人家的小妹妹都不给做。”

加福笑眯眯:“战哥儿,谢谢你。”

秋阳下面,萧战的小黑脸上有了几抹黑紫,是他红了脸。

大人们看在眼中,老太太向袁夫人欺过身去,笑容已经不言而喻,忍不住还要说:“我的加福啊,是最有福气的人。”

袁夫人含笑欣慰。

袁训也对宝珠悄声低语:“等散了,回房去我让人取衣料,也只给你一个人做衣裳。”宝珠正要嫣然,耳根下表兄又轻笑:“只千万别让孩子们知道,不然闹腾起来你我消受不起。”

宝珠吃吃一笑。

郡王妃把他们夫妻形容看在眸中,弟弟和弟妹相亲相爱,她很喜欢看,但佯装生气:“说给我们挑院子,你们自己先玩上了,”

志哥儿忠哥儿在母亲身边站着,听到,欢呼一声:“我们自己挑,走喽。”地方他们认得,往前就冲。

“走,”执瑜执璞紧紧跟上。

香姐儿撇一撇小嘴儿:“粗鄙。”握着祖母袁夫人的手,对她仰面笑靥如花,柔声柔气:“祖母,咱们带着曾祖母慢些儿行。”

老太太和袁夫人笑呵呵:“依你。”

走上几步,后面念姐儿、称心、如意和小王爷加福不慌不忙的跟上来。小王爷要是一个人在这里,早就跟着两个舅哥撒野似的跑到前面。但有加福在这里,加福是怎么样的斯文模样,萧战就陪着怎么样的斯文。

念姐儿、称心和如意更不用说,本就是三个小闺秀。跟在加福旁边,有说有笑的讨论加福的生日怎么过,要摆什么样的花,送给加福什么东西,是加福想要的。

在后面跟的是郡王妃和龙二龙三。

郡王妃笑容可掬:“二弟三弟,你们也来帮着掌个眼。”龙二龙三受宠若惊。

齐齐一揖:“我们自当的要去看看才是。”

心里别提有多快活,能得到郡王妃的笑脸儿,是龙氏八兄弟,从死了的龙大到现在是国公的龙八等人梦寐以求。

原因不用再说,是他们兄弟当年对袁训不好,惹得郡王妃总是厌恨不说,陈留郡王也从不给他们好脸儿看。

寻找一下原因只能在自己身上,龙二和龙三一起难为情上来。心里突突的有什么冒着泡,让他们难过的不行。又有几句赔情的话往嗓子眼里涌过来,真的说出来呢,又怕打扰脸面前的一家子融融。

直到孩子们拐到一个碧绿苍翠的院子里,姐弟三人落在院门外,侍候的家人仆妃又没跟上来,这是个机会,龙二低声道:“大姐,以前的事情都是我们兄弟们对不住你,对不住小弟,对不住姑母,”龙三随着话,把脑袋一耸拉。

“是一家人,说什么以前以后的,以后你们好好的,我也放心。”郡王妃打断了他们,转脸儿一笑:“走吧,就我们落在最后面。”

龙二龙三精神一振,应声:“是。”

……

闹哄哄挑上半天,给志哥儿挑一座能听松涛的院子,志哥儿自己也说好,他是太子殿下的陪伴,功夫是练家传的,在看书上面也不能松懈。松涛声静,下面又种满红花,这样就能冲淡松涛的肃穆,这是志哥儿早就自己挑好的,今天再和长辈们一起来,不过是要东要西,有些东西不好意思问舅母要,趁着母亲还在京里,让她给置办。

宝珠全都答应他,家里没有的,就让家人外面去买。

忠哥儿小两岁,想和执瑜执璞一起玩耍,挑的院子也是他早几天相中的,就在执璞隔壁,也要了一堆的东西,又让母亲当着外祖母的面答应留许多的钱,兄弟们自己花用。让舅母宝珠打趣:“难道舅舅不养你们吗?”

忠哥儿涨红脸,让拘的说出实话:“要买的东西,怕舅舅不让买。”惹得大家大笑一通。

念姐儿住的地方,是宝珠定下来。把她看得和加寿一样重要,加寿有个绣楼,加寿并不天天在家过夜,让念姐儿住到加寿绣楼上,就在舅舅和舅母正房的后面,算是宝珠亲自照看着她。

宝珠笑道:“寿姐儿现在回来,还是住在我们正房里。她要是想住到绣楼上面,就和念姐儿做个伴儿,平时的时候,念姐儿不进宫就陪母亲和我,我也多份儿热闹。”

交给宝珠,一切放心。当天家宴,大家尽欢而散。太后疼爱郡王妃,太上皇还是皇帝的时候,在京里赐给陈留郡王府第,陈留郡王妃就住在那里。

回家去,见太后打发人来说饯行的事情,郡王妃一面回话,一面让人去告诉项城郡王妃,把宝珠的话原样不动传过去,只是没有说由宝珠说出。

她走得匆忙,加福生日也不过,中秋更不能团圆过再走,对太后和袁夫人来说,都觉得遗憾。但猜到陈留老王妃可能病重,也没有人阻拦。第三天头上,陈留郡王妃离京,返回山西。

…。

“走了?”项城郡王自语着,嗓音低不可闻。

他在单身牢房,身在昭狱中。从他站的角度往窗外看去,还能看到来往昭狱中的官吏们。

秋风晴阳,是个赶路的好天气。那个美貌而又能干的女子,她又一次离自己远而又远。

陈留郡王妃就是还留在京里,项城郡王也不敢指望她能帮上什么忙。一开始进京,也没有即刻往她府上求救。

阵前哗变,这是丢死人的事情。对任何一个将帅来说,打不过对方让刀劈剑刺而亡,甚至走投无路让逼死,也比阵前哗变光彩。

这表示的是他亲手带出来的兵将,他们离自己而去还不算,还正面一刀背后一刀左面一刀右面一刀,斜次里再补一刀,把缝隙全补得齐全,没有地方不下刀的一件耻辱不能提,要带到儿孙辈的事情。

亲手……世上最亲切的两个字,又最花尽心血的两个字,又是遭到背叛时比黄连还要苦的两个字。

项城郡王咽着这杯天下最难黄莲汁进的京,就他本心来说,他羞于去找任何人。也就他本心来说,以当今皇帝的脾性,他罪不到死路上。

所以他的人不大和林公孙等人搅和在一起,所以他一直等待东安、靖和的结果。论罪名,论受逼迫,那葛通拼命似的把东安与靖和弄进京里,要审也是先审东安与靖和。

就等来两个自刎。

项城郡王进京后就称病,一半儿是装出来,一半儿是真有伤。历年征战将军们都有旧伤,这一回哗变他也有伤——丢死人,哗变出来的伤他——他没脸见人,气怒真的身体不好。他是郡王,又是钦犯一流,待遇在单身牢房里,看病也是太医。

他随进京的将军先生们来告诉他:“林公孙娄修等人弄的很大,像是这事情能过去,”项城郡王一喜,汤药效用就大,本来就要好,等来皇帝一道圣旨,死了两个郡王,把他真的吓病。

他的王妃只是个内宅里的妇人,慌乱情急之下,有病乱投医,又因为陈留郡王妃在京里,太后亲侄女,女儿又许给当今皇帝为媳,早就想去找,又没有主张,问过项城郡王,项城郡王当时还在观望说不必。

见他病倒,在东安郡王与靖和郡王自刎的那夜,一病不起,口出谵语。项城郡王妃在没有主张的情况下,问过将军们和先生,大家都允可,扯下自家以前和陈留郡王争斗的面皮,往陈留郡王妃面前求助。

陈留郡王妃的心思,已经对宝珠说明白。她自家丈夫就是郡王,再说哗变这事情不见得就是主将对你不好,陈留郡王妃不愿意留下哗变就杀头的前例,同宝珠商议。

宝珠回的话,经陈留郡王妃之口,入项城郡王妃之耳。再由项城郡王妃之口,入项城郡王之耳。

这就重新把项城郡王当年苦苦寻求而得不着,因辅国公府兵强盛,陈留郡王妃持家有条而还想在心里的陈留郡王妃,送到项城郡王脑海中。

他郁郁沉思状,他的妻子项城郡王妃站在他旁边,这消息就是项城郡王妃对他说的。

见项城郡王满面黯然,项城郡王妃还是有旧年的嫉妒,但更惶然的让压下去。

“怎么办?她没帮上什么就走了,本来以为她在太后面前能说上话,皇上至孝,太后说话总要听,可她走了,她丢下让你请罪的话,就此一走了之。”

项城郡王妃接近崩溃的哭起来。

她嫁丈夫只想夫荣妻贵,项城郡王这件事又太大,他的人马协助福王做乱放进苏赫,因此押解上京不是一般的罪名。

东安、靖和二郡王的死,是压垮项城郡王妃的最后一根稻草。陈留郡王妃的离开,倒不算什么,只能是打开项城郡王妃泪闸的小小水花罢了。

项城郡王妃歇斯底里,在昭狱里还要压抑不敢放声痛哭,就低声呜呜如丧考妣般大恸:“我该怎么办呐?”

牢房并不大,哭声随随便便就可以填满。项城郡王硬是过上好一会儿才听到。

他一直在回想当年,也一直在痛恨当年。

当年,他在陈留郡王妃很小的时候就上门求亲,没想到郡王妃是在娘肚子里没出来时,就和陈留郡王定亲。

这事让项城郡王全家震撼,从中看出先辅国公夫人对母氏一族的痛恨,也是对当年辅国公夫人的不满,也看中陈留郡王府对和辅国公联姻的重视。

第二年,项城郡王再去辅国公府上求亲,已经不是简单的他丧了妻子,他窥伺国公府兵。而是变成阻挠陈留郡王府得到利益。

就这样一年一年的,他和陈留郡王结下冤仇。夺妻之恨,虽然没夺成,但项城郡王是竭力的夺,陈留郡王要是能放过他,也怕让外人耻笑。

直到陈留郡王妃长大,美貌如出明珠。平添项城郡王一层恨。辅国公弃武将改文官,府兵除去自家留下少许,尽数赠送长女,这是二层恨。

袁训入军中,圣眷如掀滔天海浪,战功如胜九天之颠,他在陈留郡王帐下,陈留郡王身为主将,顺理成章得到不少好处。这是三层恨。

除去这三层恨,数十年里还有层层叠叠,不能抖落,翻出来不能尽数的矛盾,让项城郡王在恨的同时,心头更不能丢下陈留郡王妃。

光那舅爷要是自己的该有多好这一件,就足够项城郡王中夜难眠。

但他也不能再忽视他的妻。

她一路跟进京里,本是个无德无才的人,为丈夫四处奔波,常忍泪痕来相见。身在难中,项城郡王不能再把她忽略。

她也有她的好处,只是在日子里不太明显,又有陈留郡王妃来相比,不是往京里来受难,还不容易看出来。

“呜呜呜……。”

想到自己的妻,就听到哭声。听到哭声,项城郡王这才看到妻子伤心难耐。

一块大石同时夫妻心上,就是二郡王的死。

项城郡王能明白妻子的无助,也促使他必须动用最后一个,不到危急关头不能乱动的救命符。

“别哭了,”他这样劝着,往木床上坐去。

手随意的在床上一抚,床不是家里大床,只能睡下一个人,他手长,坐的又近床头,从枕头下面碰出一个东西来。

伸手拿起,奇怪地问:“这是什么?”

一个黄色的符纸,上面写着字,鬼画一样看不懂,项城郡王随即明了是妻子弄的。除去她给自己收拾床铺,别人都没能耐放这个。

苦笑一声:“这东西无用。”

“哧哧,”两声,撕成两片,抬手就要扔开。

项城郡王妃变了脸色,也不哭了,也不再绝望。旋风似过来,抢在手里,心痛地叫上一声:“你呀,我这是神仙符,保命的!”

“算了吧!我自能保命,用不着它。”项城郡王不信这个。

淡淡的一句话,让项城郡王妃愣住。

“真的吗?”她目光瞍在丈夫面上。

项城郡王面无表情看看她,不知道怎么对她说,也省悟到不能对她说。见妻子对着两片符喃喃:“果然是神仙下凡,他就是这样说的。”

“说什么?”项城郡王听到,皱眉问着。

项城郡王妃继续喃喃:“那神仙说,把这符压在你枕下睡上几天,就有保命的主意出来。”项城郡王身在困境,也淡淡失笑:“胡扯,哪有这样的事情?”

“这你不就说有了,对了,神仙说如果没有保命的主意,就是心不诚,让我再送银子去。有了主意呢,也要再送银子给他,保你主意一路通行。我走了,饭在这里,晚上要是我拜他还没有回来,安排好人给你送来。”

项城郡王这就往外走,项城郡王想要叫住她,说不要乱花银子。又见到妻子步子惶急,还没有从惊慌中走出。心头一痛,想到她为自己才这样。要花钱,就花去吧。

横竖到现在,除去自己这最后一个主张以外,也只有花钱的主意了。

让她有个盼头也好。

就由着她去,等她走远。停上一停,叫来狱卒。跟他的将军们当值似的在,轮流在昭狱里守着他,听使唤买东西,项城郡王让狱卒叫来一个。

背着人,项城郡王怀里取出一个小小纸张给他,轻而有力地道:“把这个,送给忠毅侯!”

……

“陈留”。

袁训打开纸张,上面只有这两个字。

问关安:“人走了?”

关安往外面看看:“咦,刚才还在,他看着侯爷进来,让我送进来。这就走了?”关安乐了:“他倒没话要说?”

袁训抿抿唇,这是意思全在纸上,也就在这两个字上。莫非项城郡王手中有姐丈的把柄在,想要胁自己帮忙?

袁侯爷不是吓大的人,不会见到这两个字,这就去见项城郡王。也不会认为项城郡王说胡话,抛到脑后不管。

让关安出去,双手抱在脑后想上一想,不得主意时,往内宅里来看宝珠。

宝珠能干已是亲戚里出了名,但袁训不是寻她讨主意。

舅父这就没有祸事,外甥们安置好,姐姐已走,官职还没有下来,正是空闲的时候,正是侯爷粘乎老婆的时候,不能平白放过。

袖着两个字,袁训往里面来。

丫头们告诉说:“夫人在后院子里呢,”以袁训想来是看花,想和宝珠玩笑,蹑手蹑脚拐过长廊,在竹子后面先做个打量。

……

晴空澄净,有一株石榴花落得晚,碧玉似的绿叶中垂落几片红伞状嫣红。宝珠倚站在树下,面庞盈盈如玉,笑意在情思中。

和袁训一样,老国公这就安然无事,义士们转给太子殿下,二爷卸下担子,悠闲上来,也想到袁训说的游玩,正在这里心动。

红花绿意中,她穿着一件珠色的衫子,上绣宜男百花。秋天蚊子毒,白天还有出来,手中握一把应景儿的团扇,轻轻的摇着。

偷看的袁训心动,想呆子小宝今天打扮的好。细细的打量一下,发现呆子小宝不但更中看了,个头儿像是也高许多。

石榴树不高,呆子小宝要稍侧面庞,不然发髻触在树叶上。

一时间,袁训含笑。

一时间,宝珠含笑。

夫妻你看得见她,她见不到你,油然生出恍然如梦之感。

……

宝珠在想,她头一回出京,像还在昨天。那一年她还天真烂漫,那一年她还不知什么是兵荒马乱。

以后往来山西,马也骑得,生下几个孩子后腰身所以不变。

所以加寿儿胖嘟嘟,当父母的没有一个担心,就是太后也不担心,太后几十年的身形也是这般保持。

那一年她以为宝珠有间铺子,会瞒着表兄存私房,就叫好生了不起。那一年她从没有想过除去舅祖母前南安侯夫人以外,还有凌姨娘那样的坏人,龙怀文那样的表兄。

更没有想过宝珠也能闯闯江湖,宝珠也能力抗敌兵。宝珠也能守城安民,宝珠能正亲戚家风。

当时年少。

而今呢,是眼界也宽大,见识也敏锐。福王、定边郡王都蒙骗过,可以说是吓得住鬼,唬得住狼。别人想要唬她,这倒不大容易。

这日子真好。

只因为嫁对了一个人。

他有无限宽阔的天地给予,他有坚如山石的胸膛可倚。聚少离又多,但他无时无刻不在宝珠身边,他的心思长依偎。

……

袁训在想,头一回见宝珠,还像在昨天。当时就会讨金钱,让她做点儿活计,小脸儿黑得像大雨倾盆的以前。

那一年他只要一个妻,乖乖巧巧,下得厨房。陪得母亲,静候绣房。

他没有想到她帮自己舅父面前尽孝,她为舅父倾财出囊。宝珠二爷一系列的丰功伟绩,在袁训看来是稀罕的,也只是喜悦而已。

只有宝珠为辅国公所做的一切,是袁训感激于心。

这日子真好。

夫妻能并肩的滋味儿真好。

她不再是呆子小宝,是那为瞒私房铺子想尽主意的人。她如今既坚强,又勇敢。和以前的性子大不相同。

她还是自己的呆子小宝,成长后的小宝。

这就夫妻长相聚守。

眼面前闲下来了不是?

…。

夫妻两个人同时想到,该怎么好好的陪陪她(他)呢?

…。

一个怜惜表兄数年从军,必然劳苦。

一个心疼宝珠数年守候,必然操劳。

…。

心思转着心思?

怎么能让她(他)尽兴的悠闲一回才是好?

又同时有一个心思,孩子们是不能带上。带上光照顾他们就缠不清。

…。

宝珠嫣然一笑,悠着团扇出后院门,往孩子们院子走去,她要去交待交行。

袁训跟在后面,大约猜到宝珠的意思,不说破的尾随在后面。

……

志哥儿忠哥儿不用看,跟随太子殿下看书,已经算当差。晚上,也排当值,不用舅父母时时顾着。

念姐儿呢,有时候和加寿在宫里陪太后,白天又由太后安排女官教她功课,自有一摊子该学的,舅父母就是偶然不在家里,还有外祖母照顾,宝珠对外甥女儿和长女加寿一样,是很想多上心思,也没地儿上去。

同样对待就行,其实不用天天照看。

宝珠先去长子袁执瑜院里,没进去,院门上站定,叫出奶妈问上一问:“小爷们最近常往哪里去?”

宝珠早知道,儿子们出去要告诉她。但今天的问大有不同,是为了陪伴丈夫而把儿子们安置好,问是和见天儿一样的问,但自己知道大有深意。

不能陪丈夫,就把儿子们忽略。

奶妈们没看出异样,和平时一样回答:“九殿下接走去玩。”宝珠点点头走开。

托有个好丈夫的福气,加寿在宫里养大,殿下公主们是她的玩伴。执瑜执璞到京里,是加寿的弟弟,殿下公主们也愿意和他们玩。几个活泼的殿下更是一玩如故,见天儿的不是往袁家里来,就是接进宫里,也看太后也玩闹。

执瑜执璞打小儿的奶妈出自太后所指,宝珠带儿子们回山西,奶妈们跟到山西。这回到京里,袁家的侍候人太后更是不用,另给执瑜执璞指几个人,随同出来进去,宝珠插不下手,为孝敬,也不能插手。

这就关心一回,来看香姐儿。

进院门,宝珠一乐:“小古怪,你这又作的什么古怪?”

院子里挖好几个洞,香姐儿正指挥丫头还在挖。

香姐儿颦眉头,对小古怪这称呼她一开始不喜欢,后来是懒得反驳。走来对母亲嘟嘴儿:“这院子修的不好,这里少了花,池子水要引到这里来才好,我总算弄明白,我修院子呢。”

秋风把她娇嗲嗓音送的远,袁训在树后也笑。

福王地下有知,一定不答应吧?

福王府在威严上不能和太子相比,就仗着他的母亲受宠,在富丽上压过太子府。没有一处不是精雕细刻,没有一处不是园林上佳。

香姐儿挑剔,不想听她抱怨,给她的时候,就是她自己说好的院子。她还小,晚上和加福跟着祖母袁夫人眠,这是不打扰父母亲恩爱的意思,既有袁夫人对儿子媳妇的慈爱,也有她还盼孙子的心情。

白天,香姐儿加福会到自己院子里玩耍。

她修整自己院子,顺便把前主人福王贬低一通,宝珠轻笑:“我们长大了不是?我们从来眼界儿好,那你慢慢收拾吧,缺什么要去。”

香姐儿开心了:“好。”

宝珠松口气,香姐儿自己会玩,这就很好。

再往去看加福,见到那小身影时,宝珠停下脚步,后面的袁训也停下脚步。啊,那两个小身影。

不是一个,是两个。

红木亭子上面,萧战和加福背对宝珠坐着。亭子不是完全密封,可以看到四只小腿晃悠晃悠的,他们正在说话。

“要大石榴吗?”萧战问着。

加福笑眯眯的小嗓音:“要。给客人吃,父母亲也吃。”

“好!”萧战没有意见,还举起小手表示一下:“我给你买大大的。”小手举起,能看到两个小孩子握在一起,萧战举他的两只小手,把加福的一只小手也带上来比划着。

宝珠还要过去吗?

福姐儿有战哥儿呢,父母亲不在家,战哥儿会陪着她进宫,在袁夫人房里用饭,去和安老太太听戏。

孩子们都有玩的,宝珠安心不少。应该不声不响回去是不是?宝珠还舍不得。

眼前的这一对未来小夫妻叽叽哝哝的实在可爱,宝珠这会儿满心里是丈夫,想多看会儿。悄悄退后两步,旁边有他们侍候的人,打过手势不让惊动。

“福姐儿,母亲说给你打首饰。最好的,到我们家去吧。”

宝珠窃笑,袁训窃笑,都在心里道,这个小子,有点儿机会从不忘记这个。

加福软软地道:“不行哦,我还要闹爹爹,还要闹母亲。你们家里没有爹爹母亲。”

“可我们家对你好,母亲给你最好的首饰。”萧战卖力的说服。

加福摇摇小脑袋,笑嘻嘻:“你可以天天来和我玩。”

“但你是我们家的人啊。”小王爷强调的很认真。

“是吗?”加福漫不经心。

“母亲说等你长大,就到我们家住。我给你最好的院子,我……”小手又举起来比划:“我的院子给你。”

加福开心的惊呼:“真的吗?战哥儿你太好了,”

萧战也很开心:“真的吗?”

“等我长大了,我就去。”

你一句我一句地说着,加福没让萧战说服,萧战也不生气。他碰这种接加福的钉子不在少数,早成习惯,不说几句嘴上难受那种。

又说到加福过生日上面:“要南方的果子吗?母亲让人去买。”

“母亲说,过两天接你出门看珠宝。”

“母亲说,全是你最爱吃的菜。”

加福这么小,一面开心,一面糊涂:“我最爱吃的是什么?”家里的菜全是依着各人喜好而做,孩子们几乎没吃过不爱吃的菜。

萧战小手拍拍胸脯:“我爱吃的,你就爱吃。你爱吃的,我也爱吃。你喜欢吗?”

小王爷没把自己绕晕倒不错,加福也没有晕,加福就没有认真去想。再次道:“喜欢。”

宝珠轻轻地往后面退,生怕出一点儿动静就打断花香中的小儿女们。

桂花已开,把他们萦绕在一起。什么是青梅竹马,什么是两小无猜,全在花香中。

背后一暖,碰到带着熟悉味道的身体上,一双手臂从左右过来把她环绕。耳朵上让轻轻咬上一口,随着这轻薄动作,是自家丈夫调侃的嗓音:“嗯?跟着我走,我要好好闹你。”

“嘘,”宝珠让袁训不要大声。

夫妻同退后,直到看不到孩子们,才相视一笑。宝珠占先的指责,笑盈盈道:“没羞,偷听孩子们说话真不该。”

“我在你后面呢。”袁训一脸的冤枉。

宝珠又道:“没羞,跟着宝珠真不该。”说完,把个帕子掩在面上,格格的笑着。袁训也握住她一只手,在前面带着,边走边笑:“你骂我?好,明天那红叶,那运河,那……我自己玩。”

宝珠就拿帕子打他,让他扯着自己走。夫妻回房,好好地商讨明天怎么玩,后天又怎么玩。几年里分离苦,准备用尽情的玩耍弥补回来。

……

一早,天气阴有微雨,湿润的气息里有着扑面而来的闲适,太后寻思起来。

太上皇如常的在窗下看书,离太后十几步远的地方,眼睛在书上,慢慢问着太后:“今天你又接的是谁?”

“接谁我都不忘记接孙子,你放心。”太后这样回他。

太上皇慢条斯理:“这就好。”

太后给他一个白眼儿,这个人!太后是皇后的时候,接来加寿在身边,太上皇总提醒太后还有皇孙们要疼。

现在自己侄子过了明路,太上皇又总盯着不要只接自己孙子,还有皇孙们要接来。

太后知道太上皇的提议颇能安抚皇叔们,但表面上还是装着不悦。回过他话,继续出神想昨天执瑜执璞在宫里,今天还想接他们。

但不接香姐儿和加福呢,长大了不说偏心吗?

就香姐儿吧,今天接她,明天再接加福,帮加福出主意过生日,点什么菜穿什么衣裳,自己能帮着出主意。

正在吩咐宫人,任保进来回话:“忠毅侯求见。”

太后看天,早饭才过。这是急着来的,让人要猜是有事前来。不由得皱眉,惊喜这事情,有时候也叫惊悲。当事人不盼着来的,不一定全是好。

太后揣上小心:“让他进来。”

没一会儿,太后惊喜了。

她高大英俊,朝野上下论美男子数得着的侄儿身边,兴冲冲走着五个孩子。

加上萧战是五个。

兴兴头头的,把太后也感染的兴头。笑容满面:“今天来得齐全,怎么都来了?”

依着太后,个个都想养在身边。太上皇不答应,太上皇说皇孙没有尽在身边,你不怕别人有意见,你尽管养吧。再说,你一个人全霸占完,袁国夫人不寂寞吗?

太后想想也是,就忍着馋,隔上几天十几天的,尽情的接来一回。平时,要么接孙子,要么接孙女儿,这样天天有的来,袁家也不冷清。

今天全来了,太后猜想着问袁训:“你是带他们去哪里?我没答应,可是不行。”

袁训行礼,孩子们则早拥到太后膝前,七嘴八舌地叫着。太后乐颠颠,听着侄子回话。

“实在是管不得了,一个比一个顽劣,送给太后管一天吧。”

太后一听就乐了,手指住他,简直是心花怒放:“你同我比,你怎么会带孩子?就是宝珠也不能同我相比,”

袁训陪笑:“是是,所以……”

不等他说完,太后摆手:“你走吧,等我带上一天给你看看,亏你还大将军。孩子的事上,你只能说嘴。”

袁训说声是,对孩子们扮个笑脸儿,孩子们同他挥手道别:“爹爹,早些来接我们。”

太上皇冷眼旁观,这不是顽劣地步?见袁训已经出去,孩子们一个一个的兴奋上来。

争着告诉太后:“爹爹不带我们,怕我们跟着。”说这话的是大些的执瑜执璞。

太后微张着嘴:“哦?”

香姐儿抢过话头:“爹爹和母亲出去玩了。”

加福再抢过来,加福开心莫明:“爹爹说一个人闹母亲,就把我们送给太后。”

太上皇让自己口水呛住,太后这才觉得上当。但上当也是喜欢的。犹其见加福小面庞上跟开了花似的喜欢,太后打趣她:“不带你,你还这么喜欢啊?”

加福笑眯眯:“一个人闹母亲,爹爹一个人闹呢。”在加福的眼里,一个人闹母亲是件多美妙的事情啊。

太上皇徐步过来,向太后正色道:“你说,他把孩子丢给你,竟然不问过我吗?”太后的偏心在这里尽显无遗:“您不是听着,也没说话不是?”

太上皇一本正经:“我也想一个人闹,不过现在看来晚了。”太后忍住笑,绷紧面庞回他:“晚了的,谁叫你说在他后面呢?”

太上皇一脸没好气的重回去看书,太后对着孩子们喜笑颜开:“执瑜执璞,佳禄,加福?还有战哥儿……。”

消息没一会儿,就传到皇帝耳朵里。

皇帝纳闷:“他把孩子全送给太后,他要去哪里?”不愧是皇帝,一猜就中。

就有太监出宫,不到半个时辰见皇帝回话:“忠毅侯和夫人,各骑一匹马,马上带的有帐篷等物,出城去了。”

皇帝板起脸,这就明白。对着手下圣旨看看,就差官职没写。把笔一摔,想这个混帐!这是做给朕看的,他出城玩去了!

真不像话。

仔得承认错误,是看到快乐亲爱的,贡士。丽丽亲爱的,贡士。可能以前没有过,所以没庆贺。

在此庆贺仔有两个贡士哈。

求票票。

坚持不懈的写文,坚持不懈的要票。

……

好像还应该说点什么?是了,勤奋仔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