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百一十一章,比舅爷输到家/侯门纪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袁训再一次确定林公孙是鲁豫的人,而且知道在继定边郡王全家被杀以后,鲁豫还不肯收手。他不收手的后果,只能是用林公孙一次又一次的咬东家咬西家。

最后找出一批所谓对定边郡王有忠心的人,他们心里有定边郡王,也就可以污蔑他们对皇上有恨在心,属于星星之火可以燎原的范畴,一定能找出非杀不可的理由。

鲜血人头之上,捧出鲁驸马的高官厚禄和圣眷。

不用怎么想,就能想到最后一步,袁训打心底嘲笑。你鲁驸马算盘打得是挺好,也许林公孙也一直跟随你不走,而定边郡王以前的亲信将军们,肯定有人在心里犯嘀咕,找出他们的错是必然的事情。

定边郡王以前对他们有恩,报恩怀怨是人之常情,而负恩憎恨也一样是人之常情。他们心里还记着定边郡王的好,对给他们功名利禄的皇上负恩也就在所难免。

袁训暗讽着鲁豫,并不是他认为继续盘查不对。盘查与苦搜勒索这是两件事情。再说以袁侯爷对皇上的了解,皇上能公开昭示天下他不负天恩不负臣民,对怀恨在心的人就不会公开逼迫。

那不是打自己的脸吗?

才说过话,转脸儿就不认帐。

袁训暗想,皇上他就不是你鲁驸马这样的人!

皇上他完全可以明旨诛定边郡王的三族或九族,他却抬手放过去。既然放过去,你鲁驸马也不想想明白,还把个林公孙看得比眼珠子都重,还想着害人对自己有私益就行。袁训只能笑话他,跟没用过人似的。

这就更懒得和鲁豫多说,就目前来看,以后也不指着他办事。袁训淡淡敷衍:“太子虽然和我长女定下亲事,但君臣名分相关,循私情的事情我不敢办。”

歉意地陪上一笑:“您上我这里来,喝酒吃饭都可以。找我办事,我哪儿敢。”

鲁豫死死的盯了袁训一眼,从表面上看他无可挑剔。但他的话摆明拒绝自己,拒绝的不但是帮这个忙儿,还拒绝自己这个人,算拒绝一份儿交情。

干巴巴咽一口唾沫,鲁豫心里苦涩难当。

他想着法子想和忠毅侯交往,但忠毅侯又一次不给情面。这真是太不识相,他难道不能直接

去太子殿下面前要人吗?

他可以的。

那他还为什么要往这里来呢?以后办出大案子出来,让这侯爷后悔去吧。想到这里,鲁豫一会儿也不愿意再呆,来是他自己要来的,现在急着走的也是他。

起身轻揖:“那我就不劳动侯爷,不再打扰你才是。”

袁训也一下子客气热情上来,笑容满面:“吃几杯再走?我有好酒。”

一股子气从鲁豫心里涌起,汹涌澎湃有如巨涛拍岸。鲁豫嘴唇哆嗦几下,看看他现在多么亲切,而刚才就是有笑的时候,骨头里也透出万年冰般的冷淡。

忠毅侯这是明白在表示,找他喝酒玩乐都可以,就是找他办事情不行。鲁豫眼前隐隐发黑,我孙子都有了,只想办事情,追回没有得到过的那日子,哪有功夫和你们年青人去玩乐。

岁月一去不饶人,今年白发更多,有一个牙也活动,没功夫让闲事拖累。

见袁训眸子明亮,乌发漆黑,有些生气,不经意的拂了把袖子,对岁月不复返的惆怅让他语声冷冷:“我有官职在身,不像侯爷你轻闲。”

袁训装没听到,同时也不认为鲁豫这话别有意思。满朝中的文武官员们问上一问,哪一个敢说他忠毅侯不会当官?

一句气话罢了。

往外送他,春风满面打着哈哈,这一会儿怎么看怎么是个热情待客的主人,遇上一个不给面子的客人。

“有功夫再来,事先给我一信,我早早让小子们烫酒等着你,”

鲁豫又觉得暖心,好过许多后,又想和袁训有点儿亲近,淡淡道:“我如今和柳至同在刑部,侯爷以后有事,尽可以来找我。”

袁训对他微微一笑没有答话,把他送到书房院门,让小子们送出去。因为要去听见项城郡王的家人回话,还走进来,那家人跟在后面,袁训一面走一面腹诽鲁豫。

你和柳至同在刑部?

有事我也找柳至去。

柳至他敢不给我办,我能揍他。你不给我帮忙,我能揍你吗?

这是鲁豫对他和柳至的误会,但误会就误会去吧。反正有一半原也不错。柳至和袁训是打爹的仇,袁训对柳至是你爹自己找打,你跟着我缠不清的仇。互相之间的不满还是存在,但仅限这一条就是。

……。

“项城郡王就说这几句,小的问他细细说来,说小的也好细细回给侯爷,项城郡王就威胁上来,说他要是有事,姑老爷郡王也别想好。”去昭狱的家人在书案前回话。

以家人来看,项城郡王求人办事还摆骄傲,是眼神儿不太好。他没有看到自家侯爷是什么人,太后每个月都过府来做客,和国夫人坐上半天。

侯爷不是他一个待罪的郡王能威胁的。

家人恭敬地道:“明儿我再去见见他,好生地说上几句,让他把实情吐出来,侯爷看如何?”

袁训意味深长:“不用了,他已经说得很明白。”

家人还摸不着头脑,但堆上笑容:“到底是侯爷,小的再也不明白的。”又笑嘻嘻:“小的这话也说的不对,小的怎么能明白呢?自然是侯爷才能明白。”

袁训让他到帐房上取赏钱,打发他出去后,自己往内宅里来。

……

孩子们全在宝珠房里,分完东西也没有散开。

袁训走进来,笑问:“商议好怎么闹母亲没有?爹爹陪着你们。”孩子们都小,就听不懂当父亲的这话很是无赖,是他趁势儿加进来的才是。

加寿笑眯眯:“爹爹,我们一人一天的闹好不好?”宝珠嘟一嘟嘴儿,和长女开玩笑:“为什么加寿不天天闹母亲呢?”

加福接上话:“因为加福也要闹啊,加福也有一天。”

加福旁边,从来有个小王爷。萧战道:“对啊,我也有一天。”

加寿笑话他:“你不是我们家的孩子,你不能占上一天。”

萧战近来有打遍家中无敌手的气势,先道:“我的那天给加福。”再反驳加寿的话:“谁说我不是家里的孩子?你说话不算!”

反过来取笑加寿:“你才不是家里的孩子呢,你白天在太子哥哥家里,晚上在宫里。”

加寿瞅瞅他,和自己个头儿相比,战哥儿是个小不点儿。加寿不生气,就是继续拌嘴:“吃了我的点心,你倒还同我嚷嚷。”

“谁叫你私放点心的?”萧战才不会让上一句。

加寿把脸儿昂得高高的:“我心爱的,我就要放起来。”

“你放起来的,我们就要吃。”小王爷更得意洋洋:“还放那么严紧,你放哪儿我找不到呢?”扭脸儿问加福:“好吃吗?”

“好吃。”加福用力点着小脑袋,但能分得清谁是主人,对着大姐笑眯眯:“多谢大姐。”加寿不多的脾气也就没有,开开心心地告诉妹妹:“那是我最喜欢的点心,我放起来就是为了留给你和二妹的。”

萧战叉起小腰:“那你还怪我拿点心?”加寿和他相对白眼儿,加寿虽然是大眼睛,奈何小王爷瞪眼的气势好似他是一只斗鸡,加寿也败下阵来,只能小嘴儿上找补几句:“我和三妹在说话,又没有说你,你又上来了不是。”

小王爷又胜了这一局,晃晃小肩头回到加福身边,两个小椅子并排摆放,加福坐一个,萧战坐上另一个,和加福叽叽哝哝说起话来,房中顿时安静一大片。

加寿也是得意的,她头一个跑出去迎接袁训。袁训近来总有长女越来越大,再大就不能抱的心思。见到加寿就要抱在手臂上,这就抱着她到榻前,和宝珠对坐,把加寿放到腿上坐着,加寿见只有自己和爹爹最亲近,格外的喜欢。

搂住父亲脖子,把他不在的时候大家说的话儿告诉他,胖嘟都面庞上欣喜洋溢:“爹爹,是这样分的。以后一天闹母亲,一天闹爹爹。”

袁训受宠若惊模样:“没有忘记爹爹就好。”

“一天闹祖母,一天闹曾祖母,一天闹太后,一天闹太爷爷,一天闹阮家祖父,一天闹董家太爷爷,一天闹小二叔叔,”

加寿一气说下去,袁训都代她喘口气:“我的乖乖,快歇会儿,别累到。”加寿就停下来,加福伶俐的接上去:“一天闹太子哥哥,一天闹大姨母,一天闹三姨母,一天闹……一天闹……。”

亏孩子们记得清楚,袁训到最后就听到一天闹,又一天闹,不由得呵呵捧场:“好好,闹得好,见天儿的闹,谁让我们家小猴子多呢?”

宝珠在这里也伶俐上来,跟上一句:“谁让你们都随爹爹小时候呢?”冷不防听到这一句,袁训啼笑皆非,咳上两句正要把宝珠也说上几句,萧战又站起来,道:“我随岳母。”

“哈哈哈哈……。”房里的人包括小公主小皇子们全大笑,香姐儿细声细气指责他:“你不能随母亲,你只能随你母亲。”

“我就随,怎么样?”萧战完全不懂,向香姐儿扮个鬼脸儿。香姐儿和他一句一句的争执起来。

袁训和宝珠看着好玩,只听着他们不要翻脸,别的话不怎么管。小皇子们在这房中呆得久了,把执瑜执璞叫出去玩耍,丫头也在这个时候走上来。

“回侯爷夫人寿姑娘,蒋德将军在二门上问,到时辰了,公主也要回宫,寿姑娘也要去太子府上,问可走不走?”

加寿恋恋不舍,也让提醒。小腿在父亲腿上站直了,让父亲抱着,伸长脖颈香一香母亲,遗憾的道:“公主是我的客人,中午在太子哥哥府上用饭来着。”

一个小公主天真无邪插话:“加寿,太子哥哥府上不就是你的家吗?”袁训和宝珠一起笑容加深,都觉得这话说得好。加寿也笑眯眯回答她:“是啊,太子哥哥也说是我的家。不过呢,我现在还要晚上回去陪太后。”

又看看父母亲房中:“这儿也是我的家。”

在这里的公主们都很小,生出羡慕:“加寿你的家可真多啊。”加寿就又得意了。在加寿小的时候是得意的,在加寿成长的一路上,也一直是得意的。

她得意的就大方起来:“可不是这样的,要不,和我同一个时辰回宫去怎么样?”下面给你们晚上做好吃的还没有说出来,小公主们欢呼道:“真的可以吗?我还要吃冰。”

“我还要吃梅汤,母妃说秋天就不可以吃。”

“我还要玩太子哥哥府上的秋千,”

最后一个道:“母妃总说我不懂事,我说加寿和我一样大,加寿会管家呢。加寿,我还要看你管家,我明儿还出来陪你管家,就听不到母妃说我不懂事。”

袁训和宝珠笑容可掬,但不干涉女儿说话,完全由加寿自己处置。加寿有板有眼的道:“你们陪我,当然好。只是,你们也要陪母妃不是吗?我还要闹爹爹母亲呢,你们难道不闹母妃吗?”

小公主们听着,以为明天玩不成,面上都有不乐意出来。加寿看在眼中,又道:“等你们闹过母妃,再来闹我吧。”

“好。”

房中重新欢天喜地,把萧战和香姐儿有一句没有一句的拌嘴也压下去。在看萧战和二姐说话的加福让吸引过来,加福甜甜的笑着,问小公主们:“你们会闹母妃吗?要是不会闹,加福会,加福最会闹母亲。”

说着就走到宝珠膝前,仰起小面庞,袁训一见先大乐。见他的福兽头把小眉头尖尖起,对着宝珠泫然欲泣模样:“母亲,给加福好吃的。”

宝珠也大乐,把加福抱到怀里亲着她:“我的乖乖,你要什么呢?”加福在这里得了意,对大姐二姐萧战和小公主们吐吐舌头,再一次表白自己:“加福会闹。”

小公主们七嘴八舌:“这个我们也会,”

加寿扁起嘴儿:“我也会。”

香姐儿也扁起嘴儿:“我更会。”

萧战迫不及待的跟上去,粗着嗓子:“加福会,就加福最会!”

以二对一,香姐儿也败下阵来,翻个小白眼儿捣鼓自己的漂亮帕子,不再和萧战争执。

加寿这就告辞,由爹爹抱着送到二门上,亲手交给蒋德将军,小公主们是一起接走,袁训带着满身的轻快重回房中。

……。

红木榻上只坐着宝珠,带着有滋有味的笑,还在品味刚才孩子们的笑语。袁训坐到她身边,看看房中没有丫头,不老实的向宝珠身上拧一把,低声取笑着,也把自己表白:“我也会闹,最会闹的是宝珠。”

宝珠轻笑推开他的手,袁训反手握住她柔荑:“别睡,让鲁驸马闹的,回来我还没有见过祖母和母亲,陪我过去。”

“这倒不用,母亲才打发人来接二妹三妹,小王爷自然跟着去的。母亲说我们刚回来,玩也是累的,又听说侯爷见客,让我们晚饭时再请安,这会儿歇着就行。祖母在听戏,听说你我回来,也打发人来是这样的说。”

宝珠说过,见袁训身上是出门衣裳,还没有换下来。忙起身来道:“书房里小子倒不经心?书房里每天都给你备家常衣裳,也备出门衣裳。敢是没有拿给你,还是急急的回来?”去取衣裳。

“自然是急急的回来,不然怎么赶得及闹孩子。”袁训跟过去。他身上是雨过天青的葫芦双喜纹罗袍,宝珠给他换上一件半旧竹菊梅纹月白衣裳,袁训跟个孩子们的嘟囔:“我喜欢这件衣裳,要你给我做件新的,还没有做出来不成?”

“做着呢,知道你衣裳旧了。不过你也可恨,喜欢这件,就只穿这件。几件新衣裳你不穿,就撵着再做件一式一样的,哪里赶得及侍候你。”

袁训咧开嘴笑,学着小女儿的口吻:“我也很会闹不是。”逗得宝珠扑哧一笑,把条白玉带给他系上,和袁训同出来。

丫头们勤谨,趁着他们不在外间的这一会儿,把宝珠歪过的榻抚平。剔红鼓腿彭牙小桌子原先放的一把字画山水提梁壶,也换成薄胎玉壶和玉莲瓣纹杯。

袁训提起壶,放两个玉杯,给宝珠和自己倒上茶水,就便儿又诉一回苦:“在城外就没有好生喝茶,想回家里来好好的喝,又让鲁驸马搅和。和他说话真是苦。还是你好,我在辛苦,你和孩子们在玩。”

宝珠把茶碗捧到手上,才装出来恍然大悟模样,抿唇笑着打趣:“侯爷你又闹上我了,正经说话可行不行?”

袁训笑着,把鲁豫说的话,和项城郡王的话都告诉宝珠,宝珠也生出不悦:“人心叵测,但能过太平盛世还是往太平上面去过,鲁驸马这是要当酷吏一流。”

抬眸对袁训:“侯爷要多加小心他才是。”

“你有没有打听过他?”袁训问宝珠。

宝珠抿唇一笑:“向瑞庆长公主问过几句,公主说得含糊,我正想再问问再告诉你,免得听错。”

“你怕听错的意思,长公主说他的就不是好评语。”

宝珠颔首,含蓄地:“不好。”

“我听到的呢,也一样不好。”

宝珠哦上一声:“那你告诉我。”

“当年太上皇要许配的三驸马并不是他。”

宝珠低低惊呼:“公主的话竟然是真的。”

“是真的,我问的人更可靠,是承办公主们大婚的宫人。如今也上了年纪,但记得很清楚。”袁训又露出在书房里对着鲁豫有过的嘲弄:“有一年宫宴,三长公主无意中遇到他,执意嫁给他。幸好,太上皇给三长公主相中的人家并没有明旨,拗不过三长公主,就答应亲事。但已经吩咐宫人们给三长公主备办大婚事宜,太上皇从此认定是鲁驸马做了什么,对他看法一直不好,想来三长公主不是绝色,鲁驸马要的只能是皇亲圣眷,爵位高官。”

宝珠溜圆眼睛:“啊?太上皇是这样的看他,”想想太上皇那张睿智却固执的面庞,在上位上呆得久,执政也算清明,要是固执起来,像是没有人能挽回。

宝珠摇摇头:“鲁驸马在仕途上不见得会如意吧?”

“让你说中。成亲以后,鲁驸马每每上条程就让驳回。他又不是顶顶中用的人才儿,在太上皇手里就没有得意过。”顿上一顿,袁训再道:“现在就不难明白他的心思,他不怕多死人,他只要证明他是能干的人。”

宝珠目瞪口呆,倏的一笑。

袁训奇怪:“说酷吏呢,你笑什么?”

宝珠就忍住笑,道:“我是笑鲁驸马证明自己是能干的人,不就要显出太上皇当年亏待他?这事儿办的,只怕吃力不讨好。”

袁训愕然住,也笑了出来。亲昵在向宝珠头上一敲,笑骂道:“呆子小宝,你又淘气了。看你眼睛尖的,什么地方尖刺你就说什么地方。”

“我又不会告诉他,我就是告诉他,他也不听。这是几十年自己都不能劝解自己的事情,只有他自己能解开,”宝珠微笑:“他有了公主还不足够吗?这人贪心。”

又告诫袁训:“离他远些。”

“知道。”袁训心中喜欢,但表面上漫不在乎。

宝珠笑盈盈:“你别不耐烦,该说的还要说。还有项城郡王,装神弄鬼,什么以前和姐丈两家好得很。这般含糊的,不过是以前两家和美,有些你照顾我,我照顾你的话让他拿在手里,也可能是写在信中在他手里,也可能是一起办过什么事情,如今他倒敢威胁?要不算是姐姐交待给你的事儿,谁要理他,也不怕他。”

袁训翘大拇指,喝一声彩:“全让你猜中,我倒不必解释。”宝珠含笑:“你可有办法做周全了?”

“这事情,好办。”袁训还是大大咧咧。

宝珠想这个人不是不谨慎的人才是,就瞅着他道:“听说大将军石头城打得好,我没亲眼见过。听说大将军板凳城直进直出,我也没亲眼见到。就这一桩子事情,让我长长见识吧,看看你的好手段。”

袁训神神秘秘:“到时候,让你说个服字。”

宝珠眨巴着眼睛,夸张地把他从头到鞋子看上一遍,自己寻思,又取笑袁训:“这个人牛皮吹得大,依我来看,帮项城郡王一把,不就是为他说说好话,把他战功表表。这样一来呢,满朝中的人都知道你为他说情。侯爷仔细皇上生气,把你也扯进去,到时候大话还怎么能继续对宝珠说呢?”

袁训仰着个脸儿:“不信我,就赌上一赌,有彩头儿没有?”

宝珠想想:“有,你赢了,宝珠给你闹。宝珠赢了,宝珠闹你。”袁训给她一个大白眼儿:“这和没有有什么区别?”

宝珠吃吃的轻笑起来。

……

又过上两天,西风在下午更浓列些。看着一地是晴阳,但衣裳稍单就有瑟瑟之感。项城郡王妃送来添换的衣裳,项城郡王午后的时候,也能出来和将军们晒会儿日头,其实是为说会儿话。

昭狱里面看似宽松,是因为在押的官员们弄不好哪天就出去当官,时常有人一放出去就是高官。这些都属于政治罪犯,抓进来后大多有亲戚有旧友有根基,狱卒们是外严内松,对一些官员们,甚至不禁他们通消息,也可以在院中走动。

项城郡王就盯上一个人,看着奇怪,叫过最近的狱卒来问话:“还有这么穷的官儿吗?跟他娘的穷酸丁似的。”

狱卒看上一看,见灰蒙蒙辨不出颜色的一件衣裳,脸儿不用看,他就笑了:“回郡王,您别看他衣裳破,他吃的好着呢。见天儿的酒楼上席面,有的是人给他送。”

“这是哪个官儿,当官当成这种模样?这是摆清廉做样子给人看?”项城郡王皱眉。

他手里下也有几个这样的人,说好听的是不修边幅,说难听点是装模作样。当官穷的跟十年寒窗苦似的,项城郡王想你不怕别人担心刮地皮吗?

装清廉是项城郡王最恨的一种人。装……。又想到哗变的小罗将军,心头一痛,项城郡王更对那个官儿不悦,要狱卒解答他是谁。

“这是方生先生,”

项城郡王更是眉头一跳,脱口生出不悦:“他叫什么?”

狱卒笑道:“他姓方,单名就是一个生字,名叫方生。”项城郡王不听还好,听过后五内翻肠倒肚一阵的难过。

他想到一句话,是庄子的,方生方死,方死方生。方可方不可,方不可方可。这句话是承认事物的运动性,不同的理解很多。

有人认为是生生死死,死死生生,万物万事存在着消耗,也没停过的在新生。这会儿出来的不是时候,把项城郡王内心的最后一根稻草给压倒。

……

要说项城郡王,这一回进昭狱他足够冤枉。但和东安、靖和一样,他们都有战功可表,都存在着侥幸心思。

项城郡王私下里盘算再盘算,十大郡王里早就战死延宁和江左,如今又死了东安与靖和。

延宁郡和江左郡王都没有了建制,算少了两家。

东安与靖和郡王都有世子,世子也已经在军中,但他们到底不是老辣的郡王,在指挥作战上面要逊一筹。

苏赫虽然败回,但不见得边城就告安宁。王爷萧观才接帅位,以项城郡王来想,自己还有用。但怕皇帝又玩一手阴的,跟对付东安与靖和郡王一样,也下道模糊不清,看似一片悲悯,看似罪已,其实逼得人没有站脚处的圣旨,项城郡王想他是不会自刎的,但他厚着脸皮回去,日子不会好过。

东安与靖和的自刎,项城郡王能明白他们的心情。

……。

先是葛通一道奏折,把他们彻底挤兑成大奸大恶之人。一句“弃家仇而安国宁”,分明是再次羞辱东安与靖和两个郡王当年就没有想到国家,为的是他们自己的一角私利。

后面一道圣旨,让东安与靖和郡王回去重整军纪,他们可不是打败了仗要整军纪。

军中大多血性汉子,知道葛通的奏折后,估计不用多久萧观就能知道,别的郡王们就能知道,就要把葛通看成保国大英雄,把东安与靖和看成无耻之小人。

一万将士里面,忠心贴身的人不过些许。余下的全是怕你、服你、你对我好我就跟你的人。两个无耻郡王就是回去,军心是必然的动摇。郡王们之间,你盯着我出事,我等着你遭殃。有机会就抢别人的兵和将,东安与靖和郡王以前没少做过这种事,别人也不会客气对他。

以后的兵和将全是难带的,以后在王爷萧观面前,这王爷才打几年仗就当主帅,嫩的不行,但也要看他脸色行事,日子光想想就是难过的。

还有一个,就是皇上恨他们不要脸皮,他们苟活着也罢,以后圣眷一里一里的就要下去。现在就是造反都来不及,前面有过定边郡王和福王出事,皇上能不防备?

与其让将士们背后嘲笑,与其厚着面皮混日子,不如大丈夫一刀,了结恩怨,也落下一个知耻的名声。

他们还有孩子们呢。

他们还有王爵。

一刀保后代,这一刀换成是项城郡王,他也得考虑。

再说两个老家伙也活得有年头儿,仗打得不少,热血抛洒过。美酒姬妾也不少,痛快的玩过。这是项城郡王的后话,死也值了。

至于东安与靖和两个世子四处奔走,是因为王爵没有到手。至少皇帝父罪没有加子,有他圣旨上的那句话,不敢负臣义,他就不会脸面前撤两个王爵。

到手也是迟早的事情,只要以后不再出大错。

折磨是必然的事情,谁叫他们京里没有得力的人呢?

……。

项城郡王因明白二郡王求死的心思,也就更懂得有战功在,王爵才在。有战功在,他也有倚仗。

再换个人上来,谁能接替他呢?

他后面可没有一个叫葛通的小子等着。

本着他还有用的心思,项城郡王动用他最后一根救命符,用自家王府和陈留郡王府的旧事去找袁训。对袁训总是有几分底气,这两天正想着袁训要是为他进言,他知不知道自己历年的功劳。

细数功劳的时候,底气又足上三分时,在今天听到一个人名叫方生,让他想起庄子有名的话中的一句。

生生死死,有可接替,一直戳到项城郡王心底。

他最担心的,就是有人能接替他。但这话是庄子老先生说的,项城郡王无可反驳,听着颇不吉利,心凉到骨头里。

他的旁边,因为他的问话,狱卒还在详细回答那个叫方生的人:“他有几分才,官运不好,历年不中,索性大做学问。国子学里前任的官儿是他的学生,把他弄到国子学里。他不好,和福王府的仪殿下勾结到一处,有些很不好的信件,议论时政让搜出来,本来要杀他,他有名声,许多秀才为他求情上书,请太上皇施仁德,就把他关到这里。皇上登基后,还没顾得上过问他的事,他就还在这里。”

接下来狱卒又介绍有哪些人给方生送衣食,说他不换新衣裳,表示他是待罪之人什么的,项城郡王更听不下去。

福王的仪殿下?

晦气!

要没有福王,自己怎么会在这里。

项城郡王更不痛快,不想再听下去,也不想再看到那个方生。对陪着的将军们说声累了,往牢房走去。

……。

“郡王!”

急切的嗓音叫住他!

项城郡王惊弓之鸟的心情,让这一叫打个哆嗦。心头寒凉的僵直转身子,心想这样的急叫法,未必是好事情。

又沮丧又惊惧的看时,见过来的是自己人,他的面色大变,看不出他的激动是好事还是坏事,项城郡王心头又是一冰。

不是好兆头,方生方死,这背运的东西让自己遇上……心里咆哮似的痛恨时,来人走到面前,还是急急,但压低嗓音:“进去说话。”

项城郡王木着脸和他进去,木门关上,那个人就等不及的一跳过来,飞快地说道:“恭喜郡王!”

项城郡王彻底愣住,没反应过来:“你,你说什么?”

“忠毅侯上了一个折子,现抄在这里,郡王请看。”一卷纸送到项城郡王面前。

一卷?

项城郡王皱眉:“这么多字?”为自己说情他写这么多字,好话说完只能是坏话。

那人没看出项城郡王的忧虑,他带着邀功神色:“可不是,只怕他写得不累,我抄得累。有心少抄一段,又段段不能少。从早上抄到现在,足足四个时辰。”

项城郡王听出来重要,接到手上从头看起来。

…。

洋洋数万字,抄的人不是先生,字写得似小鬼画画,好在能看清楚。

只看头一行,项城郡王直了眼睛。

担心、惧怕,怕皇帝动他的爵位,分散他的兵马……种种心情一扫而空。

“好!”看完头一段,项城郡王脱口这样说。

“好!”看完第二段,又出来这个字。

下面没有再说话,是顾不得说,一气呵成的看下去。看到最后,爱不释手,又反复的看,又反复的咀嚼意思,不由得项城郡王红了眼圈。

认真来说,袁训这道奏折与为项城郡王说好话,是半点儿关系没有,这是军机上的一个条程。

忠毅侯在军中不过数年,就能历数各家郡王人马的优劣,又对苏赫兵败后局势做出预估。根据他自己的经验,写出来的这早一个应对。

每一家郡王,都有自己的优势。有的是布阵熟练,有的是骑兵过人,有的是将军凶悍。忠毅侯字字中肯,让人能看到他数年边城没有白呆,又有一个郡王联兵作战的建议在里面。

如陈留郡王与王爷中军配合作战,能发挥什么样的优势。如江左郡王的人马曾有什么优势。把去世几十年的江左郡王都说进去,项城郡王必然在内。

是一个也不能少的联兵作战条程。

看上去天衣无缝,样样服帖。

看上去离了谁都不行。

项城郡王手捧纸张,感动激动之余。脑海里又出现那句话。这舅爷要是我的该有多好?

看完一遍又一遍,站着看过,坐着看。看到不能自持时,松开一只手,从枕头下面又抽出一张黄符纸,单手揉乱,对着窗外就是一抛。

这是郡王妃又换上新的,项城郡王身在难中,多个护佑不是坏事,又能安抚妻子,就放着。今天证实他是对的,他能自保,这东西留着烦心。

才抛出去,外面有人尖叫:“哎哟,要虔诚。”好巧不巧,项城郡王妃过来,在房外见到,捡起来边展平边进来抱怨。

项城郡王心情宽松,嘿嘿一笑:“我就要出去了,要这个无用!”

郡王妃眼睛一亮:“真的吗?那是这符的功劳才是。”接上来她絮絮叨叨:“出去以后,头一件事我带你去拜神仙,你可别忘记……”

项城郡王想的只有一句话,这舅爷……有他,我这辈子对上陈留郡王是输定了。

凌晨更新,也请亲爱的们保证休息。么么哒。

求票票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