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百一十二章,又有喜/侯门纪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项城郡王妃一定要项城郡王答应去拜神仙,项城郡王看在妻子一片心思为自己上面,又他不答应郡王妃就不住嘴,随口的敷衍说去。

得到他的回答,郡王妃面庞明亮一闪,看上去人也猛一精神,不住地道:“你肯见他就好,这就好。”像是项城郡王能去见神仙一面,以后修仙得道都不在话下。

郡王妃不懂军事,项城郡王让她早回去。跟随他进京的人,有些有客栈里,有些还在外面试图找关系奔波,闻讯都赶过来,狱卒也不阻拦,想自己这就算认得郡王,郡王他能出去继续带兵,虽然他在外,自己在京里,但对自己总不是坏事,指不定哪天能用上,随着他们关起房门说话。

这一说就说到起更,狱卒提醒两到三次,初步定下来奏对。

这是针对忠毅侯的奏折要是起效果……

他怎么能会不起效果呢?

撇开他的身份不说,他这份奏折实用性很强,远在边城的梁山王萧观和幕僚们商议对敌策略,也未必超过这个范畴。

皇帝不是昏君,就必然识货,必然要见项城郡王。也许骂,也许罚,也许责问,当殿奏对要早早想好。

怎么回答尽表忠心,怎么回答圣心大悦,怎么回答把数十年带兵辛苦,出了哗变全是福王害的,防不胜防表达干净。

半个下午和一个晚上的功夫,出来的草草。这是生怕明天一早皇帝就要召见,急急而成。如果明天项城郡王原样还关在昭狱里,明天大家再细细的商议,把细节再次拟定。

今天的这一个,虽然不精细,面见皇上已能说得过去。

在狱卒的催促之下,该离开的人出去。

秋月已上来,项城郡王在窗内目视,心情如沸腾滚水般激动着,久久不能平息。

……。

他佩服!

他甘愿五体投地的佩服!

……

这样一份看似不救,忠毅侯也没有答应过救自己,却其实是救得不能再救的折子,项城郡王想自己这辈子也写不出来。

……

“看到没有,袁侯爷写了一份上好的奏折,就是我也佩服。”

另一桩宅院里,中年人这样说着。

月光混合着烛光,把房中照得明亮。他在主人位上,想来是这里的主人。客位上,坐着两个人。

一个年青,是东安世子。

一个青年,是靖和世子。

听到他的话,两个世子不悦的若有所思。还没有往深处想,中年人把他们神色看在眸中,微微地有笑意:“这也表明他的立场,忠毅侯一早就没有想过帮你们。”

他话说得含蓄,两个世子是随即怒不可遏,东安世子一扬眉头,挺身而起,“呛啷”,腰中的一把乌鞘镶细碎宝石的剑出来一半,他手按剑把,寒声冷笑:“他和葛通比跟我们好!”

靖和世子也气不打一处来,厉声道:“我们早就知道!”

看到他们一下子就成斗鸡模样,中年人先做一个没有想到的神情,再就哈哈一声,好像在试图冲淡紧绷气氛,自责道:“怪我不好,我不应该说这个话头。”

“马丞相不要这样说,这事情是忠毅侯明白的做出来。”东安世子红了眼睛,嗓子里也有了哽咽声:“他既然有这样一篇奏折在肚子里,要是早上,我父亲也就不至于西去,”像是说不下去,东安世子停住语声。

有一句话在喉咙里打转,他的父亲东安郡王要是还在的话,世子也就不用为王爵忧愁。愁的他一直睡不下,眼睛都深陷进去一大片。

和他们说话的中年人,是原先在礼部的官员,皇帝登基后升任右丞相的马浦。这里,是马家的宅院。

马浦对东安世子的话暗暗反驳,皇上那道圣旨下的猜忌和痛恨十足。你父亲要还有脸活着,你们的日子会越来越不好过。

这话不能明说,马浦只装沉思。

靖和世子也让勾出一腔的怨恨,骂道:“好个袁训!以前他当将军的时候,我见他的次数虽然不多,但从来没有亏待过他。他这是什么意思?”

马浦又想,你和袁侯爷以前也没有太多交情才是。

心里这样想,嘴里淡淡道:“你们是不是得罪过他?”眼睛左瞟一下,右扫一遭,在东安与靖和世子面上轮流刮过。

东安世子跺着脚骂:“一年都见不上一次,谁会得罪他?”

靖和世子也更怒:“他算什么!那个时候我的眼睛里哪里有他!”

马浦丞相皱皱眉头,沉吟地道:“那,他还是对葛通的一份情意罢了。”轻轻长长的叹上一声:“这奏折对葛通太有利不过。”

“可不是!”东安、靖和二世子不无沮丧。

房中有片刻的寂静,马丞相不时就出个神,让东安与靖和世子自己去想,这会儿他又出神去了。东安与靖和世子停顿不到盏茶时分,齐齐望向马浦。

他们一个是站着的,东安世子和忠毅侯生气,拔剑挺立的姿势。靖和世子怒气冲冲,又无处可发,成了空空,气馁地垂头坐着。

这时候一致的看过来,异口同声道:“丞相!现在只有你能帮我们!丞相,我们会牢记你情意于心!”

这一句话说得一起出来,一起止住,语气口吻面容神色都接近一样。如果换个地方,换个求情的人,马浦一定当他们事先对过词。

但这两位,想来不会。

他们新丧父亲,又不是威风八面的有功郡王进京,都知道皇帝怀恨,不容二郡王苟活。对二世子求王爵的事情,不少人都止步不前。

只有马浦敢见他们。

马浦是丞相。

两位世子说得整齐一致,是发自内心的忧虑使然。

……。

丞相这个官职,在最风光的时候,是皇帝之下,百官之上,总理百政的官员。帝权与相权有相争,逐渐削弱。

在本朝,相权在柳丞相手中曾得到一定的发挥,太上皇才会为太子纳柳氏女为妇。在柳丞相的中年晚期,太上皇与他合不来,又把一定的权利收回手中。

又有六部能分散丞相专权,丞相也可以分散六部权利,形成互相制约的格局。丞相在如今是有两位,但和柳丞相在的时候不能相比,和古时总理百政也不能相比,却还有一定的作用。

这才有今天的世子和马浦相见。

……

马浦看着愤怒的世子,心里想的却是过世的柳丞相。今年四十出头的马浦,柳丞相显赫的时候,他刚任官员。

羡慕无边。

景仰也无边。

数十年官场,马浦充分知道官员们之间是相互制约,这种模式最合皇帝心思。历朝历代里,明哲保身是古人以身作则的告诫,尾大不掉也是古人杀身的先例。

所以他大胆的敢在二世子面前说出“袁侯爷一片心思为的是葛通,和你们不好”,马浦不怕世子和忠毅侯有嫌隙,在这位丞相来看,这应当符合圣意,能让他在以后的官场生涯里官运长久。

东安与靖和两个世子为袭王爵心思不定,而从表面上看,也真是这样,忠毅侯你竟然有这样的奏折在肚子里,你要是早上,不是又保住两个人的性命。

不用马浦挑拨,二世子在今天见到奏折抄本时,都生出对袁训不解和郁闷的心思。马浦的话只是加重他们脑海中的负担,让他们的怒火一古脑儿的往外宣泄。

这个时候谁帮他们,哪怕是一句话,东安世子与靖和世子也会对他生出感激。马浦打的就是这个算盘,他可以顺利结交两个外官,世子们也眼前有曙光,不再是一抹子黑。

这也是马浦要的。他身为丞相,在秦朝的时候掌丞天子,助理万机。他想把丞相官职发挥到柳丞相盛年的地步,与外省民政就要了如指掌。

要做到这一条,与外官们的来往必不可少。有些“帮忙”,也在所难免。

对两个世子当面求他,马浦云淡风轻的笑着,仿佛对自己来说,他们袭王爵并不为难。思忖一下,轻声应允:“等我想上一想,为二位世子进言就是。”

东安世子与靖和世子大喜过望,原本站着的上前一步,原本坐着的走上前来,对马浦打上一躬:“如果如愿的话,定当重谢。”

马浦面容不改,只嘴里有两声呵呵,看上去有些皮笑肉不笑,还是轻描淡写般:“王爵本来就是世子家的,我说上几句,不必过于客气。”

天在这般时候已晚,两个世子知道一地明月只是对别人说的,对他们来说,恰好是多事之“秋”,怕坐的太久,引起皇帝新的不满,这就告辞。

马浦从容送他们,为把住身份,摆出一个这是你们来求我,我以后求不到你们的姿态,只送到门口,静候着他们出去。

看着两个人身影在视线里消失,马浦回身进来。案上烛下的下面,还摆着忠毅侯的奏折抄本。他自言自语道:“这有何难?这不是有这份奏折在,联兵作战,你们两家也各有长处,我身为丞相,随带的说上一句,是我的本份。”

嘴巴啧上一声,轻叹中带着赞赏:“忠毅侯年纪轻轻,没有想到他胸中有大沟渠,”掐指算上一算:“他去军中不过一、二、三……。不过六、七年罢了,这份奏折写得好啊。”

马浦眉头不展,他就写不出来。写不出来倒也罢了,就是他以后在军机上有好的建议,也难敌袁侯爷这洋洋数万之言。

“这是一下子把十年的军机风水全占光,这个人!了不起。”

马浦这样说着,这算是背地里夸人,总有几分真心在内。但和他下一回再对着二世子挑拨关系,那是两回事情。

丞相都不会认为自己是挑拨,看看这折子内容吧?把江左郡王的优势也拿出来,这分明就是为葛通重树江左郡王大旗开道路。

在葛通的事情上,马丞相有发言权。御史们弹劾葛通,皇帝交左右丞相和大学士们拿出章程,这事现在压在马浦手里。

不管是皇帝也好,不管是臣子们也好,都不会轻易的容许葛家出个郡王,但附合一下袁训的折子,顺水推舟的为东安与靖和世子说句好话,轻而易举。

马浦半点儿没看出这折子有为项城郡王的意思,看来看去,是袁训和葛通关系不错,一片心思为葛通。

……

明净宫室中,皇帝还是在御花园里。听到外面回话:“忠毅侯候见。”他有了一点儿笑容,慢慢地道:“宣。”

他不抬头的继续看奏折,耳边轻而有力的脚步声走近。眼角可以看见案几前伏下一个身影,熟悉的嗓音回话:“臣叩见皇上,皇上您近来好不好?”

这和别的臣子们进见,山呼万岁不一样。皇帝忍俊不禁,手一抖,差点儿写错一个字。稳一稳手腕,眼睛还在奏折上面:“听上去你挂念朕好不好?”

“是。”袁训简单的回答一个字。

说也奇怪,只是一个字,却能把他关切的心思全表达。皇帝执笔的字顿住,过上一会儿才慢慢道:“我好与不好,不与你相关!叫你来,是问你的心思。你这个奏折是为谁上的?”

皇帝没有明说为葛通,还是为项城郡王。

为葛通是马浦,也许还有别的大臣们所想。

为项城郡王,也有,但应该只是项城郡王一个人心知肚明。

就皇帝来看,这封奏折还有为陈留郡王、为长平郡王、为……也为下一步怎么守边城所想。天下名将,陈留郡王本来居第四位。本来是这样,在今年剧变。排在陈留郡王前面的三个人,定边,已死。东安,已死。靖和,已死。

虽然还有东安世子与靖和世子,但年纪轻资历浅,陈留郡王不会放在眼中。无形中的,如阮家小二是状元让扼死后,他当的状元一样,陈留郡王这就居于第一。

项城郡王看这个折子,以为是为他。

马浦看这个折子,以为是为葛通。

皇帝看上一看,内中写陈留郡王的长处最为详细,与别人联兵做战方面,也是陈留郡王样样契合。

这折子上得不错,对保卫家国有益。但,你到底是为谁呢?皇帝许久没有见到表弟,见到这个奏折,心痒难熬,不叫他来问上一问,今天再也过不去。

这奏折是表弟前天下午上的,昨天消息出去,皇帝也让人抄送几位重臣。昨夜又仔细看了一遍,今天一定要把袁训叫进来问问不可。

上午的晴光从窗户进来,皇帝眯起眼支起耳朵,等着袁训的回答。

袁训不慌不忙:“这是为皇上所上。”

……。

“哈哈,”

半晌,皇帝没有忍住,还是笑了出来。

这个回答在他的意料之中,符合表弟能说出来的话。也符合千穿万穿,马屁不穿,让皇帝大为舒坦。

放下笔,往后坐正,正要和袁训好好商议一番以后几年会有什么仗,又应该怎么打,这一抬头,面色又沉下来。

表弟一身的行衣,如果不是从外面回来,就是准备出门。这刚大上午的,他只能是准备出门。

皇帝没好气:“你又要去哪里玩?”

袁训陪笑:“城外运河码头上有新鲜东西运来,”

皇帝板起面庞,冷哼一声。

袁训笑嘻嘻解释:“早几天就和宝珠说好的,不能辜负她。再说皇上也交待过我,要对宝珠好,要疼她。”

“她给你生好些孩子,太后很喜欢,朕自然这样说。”皇帝面色沉的好似要下大雨:“朕就说一句,你还当真了?”

“是,孩子们个个都好,还没生足,所以要对宝珠好,”

皇帝本来打算和袁训说的话,那兴致勃勃全让打断。案几上奏折堆积如山,想想自己是抽出时间来会这个混帐,这混帐就敢穿着行衣来见自己。

皇帝宣召,不上金殿,官员们不一定全是朝服见驾。但一身出门衣裳他敢过来,是无声的在表达,他今天挺忙,没功夫长谈。

皇帝让气怔住,狠狠刮了袁训两眼,倏的来了脾气:“滚!”

和这种挂念老婆的混帐说话,估计他心思也不在这里。他的奏折包含事情多,又不是半个时辰一个时辰能说完。

对着那身行衣,皇帝想我别让膈应出病来。索性的:“滚吧!”

袁训笑容满面谢恩,最后不忘加上一句:“后天我就回来。”

“有能耐你别回来!”皇帝硬梆梆给他一句,提起笔来负气去批奏折,正眼也不再看过来。袁训后退而出,宫门上关安送上马,相对欢天喜地:“回家去,马跑得快,还来得及去码头上买上午的东西。”

运河码头上午和下午卖的东西不一样,如上午全是果品,下午就不太多。

这就打马回家,宝珠在角门内候着。她换好方便骑马的男装,这就大大方方走出门,嫣然道:“我正想着,要是今天不能去,明天去也是一样。”

“出门我就对你说过,皇上不会和我说太多话。”袁训招呼宝珠:“牵你的马出来,上马我们走。”宝珠依言带马出来,天豹带人也跟出来。没出街口时想到,对着袁训身上行装看看,宝珠扑哧一笑,但没有说破。

一行人打马正要走,后面有人高声叫道:“侯爷请等等。”

……

袁训走后,皇帝又见了几个臣子,把马浦今早新上的奏折也看了一遍。马浦在奏折里写道:“梁山王新任,怕有不能之处。忠毅侯见识明白,郡王各司其职。东安、靖和二世子,可袭王爵,早回军中。”

皇帝丢下来到一旁,没有现在就要批的意思。

觉得口渴,端起茶碗来喝茶,见贴身太监带着笑容来回话。他带着笑,总是有好话要回。皇帝微微一笑,问道:“什么事情?”

“回皇上,太上皇让人来说,他和太后往忠毅侯府去,只怕要晚饭后才回来。”

皇帝随意听着,太后往袁家去不是稀奇事情。点一点头,正要说个好字,太监又回第二句:“忠毅侯夫人有了。”

皇帝不无诧异,向太监面上看看,太监又不会骗他,他不过就是太惊奇。太监堆上笑,还以为皇帝要更进一步的解释,道:“太医来回的太后,太后一听就命备车要去,又怕不是真的,打发章老太医先过去看,章老太医让腿脚快的回话,也是说有了,太后这就等不得,和太上皇过去看视。”

皇帝露出笑容,想这奴才说话有趣。

太后怕不是真的?

忠毅侯夫人都生下五个,算本朝中生得多的一位。但太后还盼不盼袁家的子嗣呢?她是盼的。因为盼,所以先让太医再去看过……

皇帝想了起来:“忠毅侯和夫人不是出城了吗?”

“奴才打听过,太医是遵太后吩咐,按着日子往忠毅侯府,给钟氏老夫人,龙氏国夫人和忠毅侯夫人把脉,这是太后的慈恩,无病防病的意思。太医去的时候,正遇上忠毅侯和夫人出门,请他们留步,这就看了出来。”

“哈哈哈……”皇帝大笑出声。

太监不明就里,纳闷的小心觑了觑。见皇帝笑得很是畅快,还说出一个字:“该!”

皇帝在想表弟,活该,让你贪玩,这下子你玩不成。但再叫他进来,也就不必。太后过府,留下他招待才是。再又要当父亲,只怕很喜欢。叫了来对着他一脸的欢喜劲头,跟刚才对着他的一身行衣一样,皇帝都不想看。

他只想肃穆的商议国事,没打算见表弟的嬉皮面容。

这就赏赐东西,让人送去,再来看奏折不提。

……

宝珠的正房里挤满了人,因为太后在这里,没有过多的喧哗声,只有着融融流动的欣喜。

安老太太笑眯了眼。

袁夫人笑眯了眼。

卫氏笑得合不拢嘴。

袁训笑得见牙不见眼。

太后在房中扫视一遍,看来看去就袁训笑得要走样。太后对侄子斜睨:“你外面去陪太上皇吧。”袁训说声是,也想独自走出来喜欢,就出来。

又要有孩子,以后又要多一个孩子没事儿不乐意,要求单独地闹上一天父亲或是母亲,滋味儿光想想就是又增一层,袁训刚才就想一个人喜欢喜欢,一个人笑上一回。

对着太后和长辈们在,总有承欢意味,有些陪笑的意思,自己不够畅意。

兴头的出来,已经想好太上皇在正厅里,从这里往正厅上去,有好几道小桥,都颇为幽静。桥下是一个人傻笑的好地方,又正好顺路。

这就往小桥那里去,还没有走到,有人在后面唤他。

“爹爹,”软软的,是加福。

袁训回身,见女儿跟在后面小跑着,怕她摔跤,袁训急步回去,把女儿抄在手臂上。当父亲的心,又要再当父亲的心,家里孩子再多也不觉得多的父亲心,对加福小脸儿看看,硬是看出她比昨天又出落许多。

酒涡儿比昨天的深不是?

加福还没有说话,袁训先是一脸的千依百顺,像是加福哪怕说上天摘月亮他也能,柔声回道:“乖乖,你要什么?”

加福双手抱住他的面庞,对着他认真的看看,问道:“爹爹,是你把母亲闹的看医生吗?”

袁训哈哈大笑,笑过两声以后,神秘的凑到小加福耳边,低低地道:“是啊,不过,不许对外人说好不好?”

加福肃然,小面容绷得紧紧的,用力点着小脑袋:“我不说。”

“就是战哥儿也不要说。”袁训想这句话要紧的要交待,不然小孩子们互相学话,让梁山王府听到,这笑话可就大了。

他用加福能挡半边天的口吻郑重告诉,加福虽然小,也感受到这事情可了不得。更用力点小脑袋,大眼睛瞟啊瞟着,寻找一下萧战没从房里跟出来,加福能体会到这是她和爹爹之间的小秘密。

就更一声:“嗯嗯!加福不说。”

“福姐儿,”萧战跟上来,袁训放加福到地上,让两个孩子去玩。

让女儿这样一闹腾,袁训心头的喜悦出去好些,再不是那层层压着想打滚大笑难以忍住的欢腾,这就直接往正厅去见太上皇。

“爹爹,等等我。”是清脆的小男孩声音。

袁训回头看,果然是两个儿子往这边跑。袁训同样是笑容满面,等着儿子们过来,离的有几步,袁执瑜脚尖一点,袁执璞往下一蹲身子同时发力,对着袁训扑过去:“接住我!”

袁训一左一右接住,后退几步消去儿子们扑来的力道,和儿子们也脸对脸儿笑上一笑,袁训问道:“你们又要什么?”

两个儿子异口同声:“爹爹,你把母亲闹病了是不是?”

袁训也交待他们不要往外面说,把儿子们抱着走上一段路,在正厅外面放下来,带着他们一起来陪太上皇。

父子们走进去,见太上皇负着手,仰面对墙上看着。那里画着一幅云中嬉戏的金龙,虽然不大,在袁训来看也算扎眼,是前福王留下来的东西。

前福王的这个宅子,因为福王是先太上皇亲生,绘的有许多龙图案。袁训住进来以后,请宫中收回正殿,皇帝考虑到太后会去,把正殿收回,袁家还要重新收拾给太后坐的地方,就没收回。

袁训命家人中称呼为正厅,不敢再用正殿来称呼,太后和太上皇不过来,正殿紧锁不开。但事实上这是正殿,规格不减,装饰华丽。

别处的绘龙图案,全修改过。正殿因为是太后回来时歇息的地方,没有动过。太上皇不是头一回在这里坐地,但今天表情很不一般。

袁训带着儿子们在后面行过礼,太上皇让他们平身,他也没有回身。继续端详着图画,不由自主的道:“这龙画的比宫里的好。”

袁训闻言惊愕,也听出太上皇的话意。对儿子们做个手势,执瑜执璞蹑手蹑脚,乖乖的退出去。太上皇听到,回头对他们笑上一笑,又回头去看壁上的绘画。

孩子们出去以后,袁训回话:“这是福王早有谋反之心,早年更骄奢淫逸不知收敛,所以伏法街头,以为世人之戒。”

太上皇深深的吸一口气,嗓音低不可闻:“早年?”有了一声冷笑,更对着墙壁目不转睛:“是啊,早年,他就这样了,我倒没有看出来。”

袁训不明白是怎么回事,太上皇不是头一天见到这面墙,好好的就今天有了感触?他不知道原因,就没有中肯的话来劝。自己乱猜着想要劝解,有人来回话:“苏大人来见,董大学士来见,靖远老侯爷来见。”

袁训轻笑,太上皇在听家人回话,回头看见,问他:“你笑得古怪?”袁训回道:“回太上皇,苏先与我早定儿女亲事,”

只回到这里,太上皇恍然大悟,呵呵地笑了:“他是来定亲事的。”这亲事是回过太后,太后首肯,太上皇当时是皇帝,也说这亲事可以定。就对家人抬抬手:“让他们往这里来,我也听听。”

家人就出去,把三个人往正厅来引。

苏先等三个人并不奇怪,早就猜想到以太后对袁家子嗣的喜爱,一定会在这里。董大学士在过去的路上还打趣道:“今天我们有福气,也能坐一回前王爷的正殿。”

来到对太上皇见礼,苏先果然是道:“当初许过亲事,我有一个儿子,我妻子现在有孕,不知生男还是生女,要是生下女儿,袁家这个孩子不管是男还是女,我都要定。”

手一指董大学士和靖远老侯爷,这两个全是袁训的亲戚:“这是我的大媒人,小袁你也请出两个媒人,我们今天把亲事定下。”

袁训把手心一摊:“孩子还没有生,没有八字就没有庚贴,这怎么定?”

“你就写个苏袁定亲的婚约给我,我拿走。”前前…。科的状元苏大人也是急才。

袁训被逼不过,想想舅祖父老侯年初病上一场,虽然病愈,精气神已经不济,这几天犯秋咳,不轻易出门。就请来钟大老爷做媒人。钟大老爷欣然过来,帮着袁训商议,又把吏部告老的老梁尚书请来做另一个媒人。

老梁尚书欢喜而来,即兴画上几幅好牡丹,就是太上皇都说好。梁袁之间的矛盾,算到此结束。

婚约写好,有人往里面告诉太后袁夫人等,太后和袁夫人亲自出来看过,苏先和袁训交换信物,因为不知道宝珠肚子里是男是女,东西就没法按着孩子给。只把苏先和袁训的头簪互相交换,说好等宝珠生下孩子来,再重新换过定礼。

苏先小心翼翼收起簪子,这虽然不是宫里出来的喜庆贵重东西,但兄弟们一言九鼎,写个字都不会错,何况又有东西。

袁训安排酒席,请客人们入席。他们写婚约的功夫,亲戚知己尽皆过来。寻个空子,袁训单独问太后:“今天是福王的什么日子?”

太后一愣想了起来:“是他的生日,你怎么问这个?他没造反的时候,年年的今天我都赏赐他。”

袁训就把太上皇今天的异样告诉太后,太后也摇摇头:“说起来太上皇和皇帝都对他不坏,虽然指着他是个幌子,旗杆儿似的给天下人看,这是能容人不是?但他实在该死。”

袁训也觉得福王辜负,把太后请入席面。想来回宫去,太后会见机劝太上皇不要再为福王难过,袁训就没有对太后多话。

当天来客人山人海,东安世子与靖和世子在马浦家里很生气,但往袁训这里拜访不敢有失,也来祝贺不敢怠慢。

对着忠毅侯家不过只传个喜孕出来,还不是正经生孩子就宾客盈门,两位世子还是景仰一番的。

……。

入夜,西风在城外有寒凉入骨之感。皇陵的周围,更寂静难见烛火。守灵人的烛火在近处似鬼火,在远处看不见。对离皇陵二十里外的年青妇人来说,她看到的皇陵似空洞的大怪兽,老远给她无穷的恐惧。

她不敢再往前走,送她的人也不敢再走。

四面野林风呼呼,把他低低的嗓音掩得几乎没有。

“奶奶,不能再走了,那里驻扎的有军营,仔细盘查。”

年青妇人有个寒噤,她坐在车上,为看陵墓只手撩起车帘子,用身子挡住风,身后的车内,睡着一个小孩子。看一眼孩子,看一眼黑夜中看上去高可接天的皇陵。妇人掩面有了泣泪,不敢走和内心的不甘冲撞在一处,她呜呜道:“只能在这里?竟然不能见陵墓一面?”

“奶奶,皇陵和一般的坟墓不一样。您就是到跟前,也不得进去。有守灵太监们挡着呢,您见不到王爷灵柩。”

妇人叹气:“我是不明白,他好生生的是个商人,怎么又成了王爷?又犯下死罪?我们娘儿们以后可怎么办?虽有银子钱,可孩子没有父亲,我一个人守着该有多难。幸好有你们几个,可以后的难处只怕不少。”

“奶奶放心,我们受王爷恩典,不敢不护好您和小王爷。”

妇人又是一惊,小王爷这三个字跟烧红的烙铁似的,把她烫得浑身上下没有一个地方不难过,让她又哭起来:“小王爷倒不敢当,只要他能平平安安长大就好。”

下车来,跟的人摆好纸钱祭品,就在野地里妇人上前祭拜。听她口中念念有词的要去的人来收钱,跟的人相互对视一眼,都不作声。

福王殿下是凌迟的,收尸首的已打听清楚,是文章侯府。还算他们有良心,当年受过太妃和殿下许多好处,算他们没有忘记。

但福王埋葬在哪里,他们从外面赶来,在太平的时候才敢离京近,还没有打听出来。

怕惊吓到福王在外面的这个妇人和孩子,他们没提凌迟的事,就说得罪皇帝让处死,和太妃葬在一处。

妇人平时不出门,她住的地方离京里又远,听不到一些消息,这就不知道。她忠贞,哭完以后说一定要来祭拜,免得无人祭拜在地下凄凉。

真的来了,也只敢在这里祭拜。祭拜的方向对与不对,也都不知道。

妇人哭上一场,风声把哭声很快带走。孩子继续睡得香甜,妇人代他说上一声。重回车里,妇人问跟的人:“你说我们再也不能回原来的地方住,幸好……王爷,”说着总有点儿别扭:“他留下的银钱足够孩子长大,我们该往哪里去呢?”

跟的人想天下之大,哪里能容身就往哪里去,总要把福王殿下这一点骨血留下。胡乱告诉妇人一个地名,妇人也不懂是在哪里,趁夜赶车,逃也似的离开京都。

……

没有几天,离加福生日越来越近。一大早,萧战在祖父母房中起来。

家里就他一个孙子,祖父一生征战,回家里来只想含怡弄孙。把个孙子看得跟眼珠子似的,留在自己房里同老夫妻睡。

要是不这样睡,梁山老王就更难见到孙子。要知道战哥儿有些时候,是留在袁家睡觉。这就方便萧战一睁眼就见到祖母,站在床上由祖父亲手给穿衣裳,战哥儿和祖母说话。

说的是加福生日要用的东西。

“稀罕的果子,大枣,樱桃,桃子,西瓜,无花果,葡萄……。”他一气说出来十几样,梁山老王妃满口答应:“都有,你放心吧,让人快马往南边儿去运,到那一天一样不少。”

梁山老王这一回没有“吃醋”,他反而欣慰的听着孙子说话。

老王听的是这孩子记性真好,这么多样东西,亏得他一一记得住,一样也不少。

自然的,这全是为了加福。

但老王这会儿不计较。

男孩女孩由亲们决定,如果不决定,仔定的是给苏先一个女婿。不过他妻子肚子里有了,女孩会比小六大上几个月。

求票票。

……。

么么哒。仔有三个贡士,好些解元。除去亲爱的快乐和亲爱的丽丽以外,又有6亲这般支持。多谢了。

多谢高高亲爱的成了解元。

多谢许多的解元。感谢亲爱的们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