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百一十三章,给加福过生日/侯门纪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等到衣裳穿好,梁山老王抱着孙子坐膝上,老王妃送上鞋子,穿的时候,萧战又道:“还有熊掌、鱼唇,大海虾,血燕窝......”

老王妃还是答应着他:“好孙子,你放心吧。”

老王叹气:“这加福小小的孩子,倒爱吃燕窝熊掌?这个孙媳妇难养活。”老王妃笑起来,萧战瞪大眼睛:“加福不爱吃,是加福的酒宴上不能没有这个,”小手一挥:“没有就不气派。”

老王也让他逗笑:“那祖父做寿,酒宴上要有什么,你说来听听?”

“祖母会给您收拾的。”萧战见鞋子穿好,一跳下地,往外就走。老王妃笑得乱颤,对老王爷道:“你呀,又闹个没趣吧?”

梁山老王也笑:“臭小子!说得也有几分道理。”

他没有跟着萧战出来,萧战自有奶妈接住。小王爷今天不在家里用早饭,先到奶妈怀里吃奶。噙住以前,先吩咐:“去告诉加福,可以起来了,让她只吃奶吧,不要吃饭。昨天我同她说外面吃饭,再对她说一遍。”

奶妈听到,都笑得眼睛只有一条缝儿:“看看我的好哥儿,这般年纪就会交待这许多的事情,以后当上大将军,那更是不会错一星半点儿。”

一家人喜欢的,全是小王爷这么点儿大就很会安排。

......

梁山王府的家人没有到袁家的时候,袁夫人已经把加福叫起来。香姐儿睡眼惺忪还不愿意起来,对着祖母道:“横竖是加福要出门儿,我不出门儿,母亲又不能闹,父亲没功夫陪我闹,我还要睡会儿。”

袁夫人就依着她,小姑娘们都还小,就是长姐加寿都还不大,执瑜执璞每天起早习武,是他们喜欢,别的孩子们愿意睡个懒觉,正长身体的时候,就让她们多吃多睡。

只给加福打扮起来,让奶妈喂着,梁山王府的家人过来说话。宝珠命人告诉袁夫人,袁夫人听过也笑了:“我算着钟点不会错,这不是我们已经收拾好,只等车来接就行。”把加福送到宝珠房里候着。

加福到的时候,见母亲房外围着好些回话管事。说一声“福姑娘到了”,管事们堆上笑容让出路,请小姑娘进去。

袁训和宝珠都在里间,袁训早收拾好,坐在床前,手托着一碗红枣汤给宝珠喝。小加福到床前,宝珠坐在床上。

加福笑眯眯:“父亲早,母亲早,我要出门去,我来辞行。”

袁训宝珠一起道:“出去少淘气。”话音落地,外面就有人回:“战哥儿到了。”宝珠微涨红面庞,忙问:“王妃也来了?”

她看看自己一身整齐,是洗漱过换下寝衣,以能见客的打扮重新睡下。床帐里也早通过风,没有夫妻缱绻味道留下。来客人倒是不会惹出笑话,只是,她才有身孕就睡着不起,这本身就足够可笑。

先让加福去迎接萧战,加福开开心心地跑出去。见女儿小脚步子到外面,宝珠对着袁训嘟起嘴儿:“要是王妃也进来,一定说我会偷懒。”

天光大亮,把宝珠明眸皑齿照得明白。袁训含笑看着她的娇态,如果不是房中确实是有五个孩子。再怎么看,呆子小宝也还憨态可掬,有如当年初见时,那闺中的模样。

就哄她:“谁不知道你是姑母的心尖子,姑母命你这就养着,不许乱走动,王妃一定听到。”

恰好的,家人也在这个时候弄明白来回话:“回夫人,王妃在府门外车上坐着,并没有下来。”

宝珠长长的松一口气。

.......

宝珠就只有怀着执瑜执璞时,挺着大肚子进京,算在太后面前养过胎。余下的三个女儿,加寿是生在山西后进的京,加禄加福都是如此。

这第六个孩子能在太后眼皮子下面养胎,太后絮絮叨叨说一堆该注意的事情,又因为是第六个,怕生得不少,身体受损,坐不住胎,从知道宝珠有的那天起,就让宝珠睡着。

长者命,宝珠不敢违,成天的睡她又睡不住,就睡一个上午,家人一早回事,全是在窗下回话,料理得差不多,午饭后自己房外走走,再就不乱出房门。

对老太太和袁夫人的晨昏定省,本来因两个长辈,一个是婆婆心疼宝珠管家,一个是祖母体贴宝珠当家,让她早就随意不必一天三次的闹,这几天就更把定省全免掉,只因为太后有话,太后让宝珠好好养胎。

宝珠生过五个孩子,知道养着是对的,但这就跟易碎琉璃宝贝似的,宝珠颇不习惯,也怕女眷们上门取笑,才有刚才的那一问,是她知道今天带孩子们出去的长辈,是梁山王妃。

要是老王爷带着战哥儿来接,宝珠不用担心,老王再亲近,也不会直到这房里来亲视自己。

......

听到说王妃在车上,宝珠放下心。小脚步又响过来,萧战穿一身大红色绣云纹的小冠服,小小金冠在头上。还是黑,还是面皮子粗,但还是一样的很精神。

宝珠喜笑颜开,她不像袁训还曾“以貌取婿”过,宝珠一早就很喜欢小女婿。

那时候宝珠还不知道萧战会很疼爱加福,那时候他是梁山王妃的儿子,宝珠就满意了。

说来也可笑,袁训一开始对小女婿介意,也正因为他是梁山王萧观的儿子。

萧战也喜欢岳母,他喜欢跟岳父后面拌嘴,学射箭。也喜欢往岳母面前要东西吃,不管他要什么,只要不是难拿出来的,岳母都会给他。

萧战就走上前来问候,别看年纪小,世家里长大的,礼节是不会说话就看到周围的人在做,会说话的时候又有人慢慢的教,问候的有板有眼:“岳母睡得好不好?”

“好着呢,战哥儿,你睡得好不好?”宝珠问过,就忍住笑等回答。袁训对她翻翻眼,悄声道:“不接这一句就不行吗?”

萧战绷紧小脸儿回话:“不好,没有加福就不好。”

宝珠笑弯了眉眼,看看我们加福以后的日子多值得期待,加福有个好女婿不是。

当岳父的很坏心眼儿,带笑问道:“战哥儿,祖父陪你睡,看着你如珠似宝,你说不好伤他的心。”

这下子是宝珠对袁训翻翻眼儿,悄嗔:“这话不对,一定招出来不好的话你才满意?”

萧战严肃认真回答袁训:“祖父不如加福好,所以不好。”

这话实在让人忍俊不禁,房里房外的丫头管事们都露出笑容。

小王爷人小鬼大,见到捧着岳母早饭的丫头窃笑,眼珠子一转,虽然不明白岳父在逗自己,也不愿意再说下去。对岳父母这就告辞,和加福出去。

他走以后,房中传来袁训的大笑和宝珠的埋怨声。

“哈哈,老王爷可以面壁去了,”

“你别告诉他,这话多伤人心。”宝珠低低的嗔怪和劝着。

好半天,袁训忍住笑,让宝珠继续用早饭,他则分辨:“我又没有说错,老王爷为哄战哥儿陪着他,带着他在京里到处吃馆子,这一通的吃下来,京里最好的早点在哪里,战哥儿比我还清楚。”

宝珠用手指刮自己的面颊,见缝插针地笑话他:“没羞,你几年不在这里,你还能知道什么?”

“这倒好,战哥儿一旦记住地方,就不再和老王一起出去,改成带加福出去。老王他还能不去面壁思过,反思他自己做错。”袁训把一段话说完,回宝珠的话,把个下巴昂几昂:“我就是十年二十年不在京里,论地方儿熟悉,还是我最行。”

宝珠眨眨眼睛:“你是气我这不能出门的人吧?”袁训把她坐在床上的身子一瞄,就要笑。宝珠装生气,揪住他一角衣袖:“我不能去,你也别去吧。”

“我不去,你放心,”袁训反手,温柔的握住宝珠的手。

宝珠怅然模样:“哎哟,不过我也管不住你,这可怎么好?”

“放心吧,我出去做官,哪里还有闲功夫。”袁训这样回答。

宝珠好奇:“官职下来了?没有圣旨不是?是你那天去见皇上,皇上对你说的?不然这几天你一直陪我,再没有出过门才是。你呀你,怎么不早对我说一声儿,也让我代你喜欢喜欢。”

就打听是什么官职。

袁训微笑:“皇上没说,不过让你说着了,看出你有喜那天,我进宫去,我瞄见的。”宝珠就追问官职名称。袁训不肯告诉她:“等圣旨下来你再喜欢吧,我正尖着眼睛看呢,皇上让我滚,我没看很清楚,大约有数。”

宝珠闻言愕然:“让你滚?”扑哧一笑,把手自他大手中收回,双手一拍,看起笑话来:“原来是让你滚,你才回来的那么快。”

“你就笑吧,还不是为陪你出门。”袁训挤挤眼睛:“说起来全是你害的。”

夫妻两个说说笑笑,宝珠把早饭用完,袁训早就用过,在房中守着宝珠听着她理家事。半上午的时候,太后打发人送东西,说太后明天来看。袁训请辞,让女官回去说太后千金之体,昨天才来看过,不可轻易出宫。太后自然不听,但说是要说的。

近中午的时候,跟加福的人回来一个。

“王妃给福姑娘又定首饰,我们按夫人说的劝,说姑娘小,不用好首饰才是。王妃说她最明白,她会来对夫人说的,还是买下来。”

宝珠对着袁训轻叹:“又打首饰,只是过个生日,太兴师动众了。”

回话的人又道:“王妃回府去了,小王爷带福姑娘吃酒楼,中午不回来用饭。”

袁训和宝珠相视而笑,不约而同想到袁训刚才说的话,“老王可以面壁去”,现在想想,还真的是这样。

战哥儿学会下酒楼,这就把祖父撇到脑袋后面。

......

加福生日那天,天蒙蒙亮,宝珠就强着睁开眼,嘀咕道:“虽然今天全都往梁山王府里去,但还有些不知道的人要来家里吧?这事情得再交待一遍。”

就要起来,袁训把她按上一把:“睡你的吧,我不会交待吗?”宝珠再嘀咕:“那多谢才是。”往枕头上依,自言自语:“侯爷也会管家?”

“会!这不是你不能管不是?”袁训说着,窗外有人回话:“梁山王府里打发人来了。”袁训都犯糊涂:“昨天不是对过一遍动用东西,依我看再没有缺的,这么早来人,只能是战哥儿又搞鬼。”

走出来,见是两个穿戴体面的妈妈。晨光正是最漆黑的时候,她们各挑着一个灯笼,把她们面容上的笑容照出。

“惊动侯爷,这全是我们小王爷不放心,说怕福姐儿去晚,待客就晚。这不,才五更天,就让我们来接。”

袁训也说道:“太心急。”

立秋是七月节,早就过去,现在是中秋将至,一天比一天黑得早,又亮得晚。这会儿黑灯瞎火的接加福,除了萧战的主张再没有别人。

“战哥儿也起得太早,他还小,告诉他再睡会儿,等天亮会把加福送去,不必早接。”袁训丢下话,婆子们有了回话,就转回王府。

袁训进来看看宝珠又睡去,出去院中打一趟拳,执瑜执璞过来,又带着儿子们练一回功,见一行灯笼摇曳而来。

最前面的小小身影一看就可得知,那是萧战。

执璞因为收的请帖上画一只兔子,这些天对萧战不满意。见到他来,对父亲扮个鬼脸儿:“爹爹,咱们别理他,他又跑来偷学功夫。”

早上人静,洒扫的家人才刚起来,秋风送嗓音,萧战听在耳朵里。更蹬蹬蹬走的飞快。过来对二舅哥瞪瞪眼:“谁说我学功夫来的?我们家有的是家传功夫。我祖父说全教给我,我才不用偷学。”

袁执璞回道:“那你来做什么的?”

“我来接加福!怕她衣裳穿不好,接回家去母亲给她打扮。”萧战什么时候没占过理,振振有词永远不输。

袁执璞吐舌头做怪相:“谁信你!你们家给加福打好些首饰,做好些衣裳,今年一秋都穿不完,昨天又送过来,祖母会打扮她,不用你打扮。”

“我才不理你,等我接走加福再和你说话!”小王爷大大咧咧,对袁训行个礼,径直往袁夫人住处而去。

袁训拿这小子没办法,就随他去。

肯定加福还没有醒,也肯定母亲不会把加福早早叫起。孩子们吃的不足,或睡的不足,都是伤身体的事情。袁家有个病弱的祖父,对吃与睡揣摩几十年,袁夫人相当精通。

父子三人继续习武,打完拳,天色微明,把萧战想起来。一只兔子让袁执璞记恨地丢不开,他道:“爹爹,我去看看战哥儿怎么不从这里出二门?难道怕我们阻拦,把加福从角门里带走?”

袁训知道不会,就是萧战不来告诉自己,母亲也会打发人告诉自己。但他让儿子去看,执瑜执璞到祖母房里,见丫头们蹑手蹑脚抹桌子扫地。

就知道祖母没醒,问声:“加福还在家里?”丫头们让小爷小声:“还睡着呢,福姐儿今天生日,国夫人说要多养精神,要多睡才有力气玩。”

两兄弟放慢脚步,走到里间门外,伸头看时。见床上袁夫人还在睡,里面加福也在睡,床前多出一双小鞋子,小衣裳也挂起来,萧战睡在袁夫人和加福中间,呼呼很是香甜。

小王爷为加福生日起的太早,让袁夫人一哄就睡着。是睡在加福旁边,萧战自然不闹。

执瑜执璞跑回去告诉袁训:“战哥儿就会说嘴,他也睡了。”袁训觉得这样倒好,战哥儿也不用闹腾,就带着儿子们换衣净面,先去用早饭。

宝珠今天也去做客,天大亮后起来,就在房中用早饭。用到一半,见萧战和加福手扯着手进来。

.....

中秋前白天不冷,门帘子高打起,一眼能看到院门。

丫头们说:“福姑娘和小王爷来了。”宝珠去看时,就见到一团珠光宝气,灿烂光华,明亮夺目过了来。

宝珠大吃一惊。

她知道梁山王府给加福打的首饰好,却没有想到是这样的一件东西。

见小小的加福走得兴高采烈,面上笑容和身上的衣裳争辉,一个不比一个差。

她一身粉红色绣满福字的夹衣裳,福字各种各样,绣的精致无比,离远看时,活似一堆的花儿蝴蝶在衣上飞。

这也还罢了,不过是绣工精致。

外面罩的一件衣裳,则不亚于刚出来的晨光。

那是一件宝石穿成的网状罩衣。

有金光闪闪,用的应该是金线穿就,直到加福半截儿的小裙子上面。虽然没有罩全身,用的宝石也不下上千颗。

最多的是红色宝石,身前又用黄紫绿宝石组成一个字,福。

福字上的一点,撇到加福的右肩头上。福字最下面的,直达网衣下垂。看上去加福一走动,迎面一个大福字过了来。

又有衣上小面庞可爱秀丽,加福今天真是个中看人儿。

宝珠叹气:“这也太贵重了,竟然不先和我说一声。”

见加福还远,认认那字笔划面熟,院子里又传出两声欢呼:“爹爹快看,三妹今天真好看。”是袁训带着执瑜执璞过来。

袁训也在廊下眩目看一回,见儿子们围着加福,他进来对着宝珠也是摇头:“奢侈过了。”宝珠问他:“你倒还有这句话?你看看那字是谁写的,我都认出来了。”

流云卷舒的福字,是袁训亲笔。

前科的探花字颇不坏,是下过功夫的,这样科举时考卷上好看,在考官面前也拉分。如果这会儿不是在加福的宝石衣裳上,宝珠也会赏心悦目的欣赏一回。

袁训见责备,无奈解释:“老王爷让我写福字,说战哥儿要去布置他院子,我敢不用心写?是老王开口要的不是,我怎么知道是用在女儿衣裳上?

夫妻相对看看,都有富贵无边的想法,但第二个想法又都认为女儿今天十足中看。这就宝珠轻叹一声:“这是亲家府上的心意,”

袁训挂着满意的笑容,却道:“这是战哥儿的胡闹才是。”

说话中,萧战把加福带进来,可能是因为加福今天太好看,萧战面容是骄傲的。执瑜执璞跟在后面,听小王爷对着父亲母亲洋洋得意:“岳父岳母,我这就把加福带我家去了。”

宝珠会拦他吗?

袁训会拦他吗?

夫妻笑容可掬,同时道:“去吧,不要淘气才好。”

加福走上来,同父亲香香,同母亲香香,道:“早些来哦。”袁训和宝珠又一起满面笑容,答应着说好。

萧战又邀请两个舅哥:“同我们一车去吧,加福生日,要帮忙待客,要坐席面。”执瑜说好,执璞却扁扁嘴,想到他曾经对萧战说过,他画个兔子给我,我一定晚过去的话,道:“我头疼,我要和爹爹一起过去。”往袁训身边一站,把他手臂抱住,就便儿和袁训先撒个娇:“爹爹我又病了,你带着我骑马过去。”

袁训温和的斥责:“胡说,再也不会病。”但把儿子揽到怀里,答应他一同骑马过去。

袁怀瑜、萧战和加福三个人往外面走,见老太太急急赶来。

......

人逢喜事精神爽,老太太步子飞快,一阵风似的过来,见到加福就眼睛笑得快看不见,手中一挂金锁:“我的福姐儿,你忘记带曾祖母给你的东西。”

加福就让老太太给挂上,老太太自己端详下,道:“和你的衣裳比起来,金锁真不挂相。但是怎么办呢,这是曾祖母的心意,在没有你的时候就准备好,适才你换这好衣裳就取下来,曾祖母特意给你送来。”

加福也香了香她,和萧战、大哥继续出去。

袁训出来,请老太太房中坐,没一会儿,袁夫人也过来。龙二龙三跟在后面,手中一个大盒子。

双手送给宝珠:“二伯三伯给福姐儿的心意。”

宝珠说着不必破费,打开来,见是一排八个珠钗,黄澄澄赤金,上有福字,行草楷隶各有不同。

宝珠嫣然:“给多了的?今天只得加福一个人过生日,二位表兄算错了,给了八根?”面庞又红起来,以为龙二龙三在拿她肚子里没出生的孩子也算上。

但这样也不够八个孩子不是吗?

龙二没有开言以前,面有惭愧。

这房里都不是外人,小弟袁训,弟妹安氏,还有姑母在这里。最后一个老太太钟氏应该是外人吧,但她往国公府上做客多回,她人虽老,眼明心亮的,内幕也应该知晓一二。

龙二直言相告,深深地看一眼袁训:“蒙小弟不弃,”

袁训打断他:”又要废话了不是?”

袁夫人也道:“我们是一家人,不要再说这些话。”

龙三帮着哥哥道:“请姑母和小弟听二哥说完。”

龙二道:“要是没有小弟,这一回真的不知道如何是好?本来以为定边谋反已经棘手,没想到进京后还有挖坑等着埋人的。万幸有小弟,帮我们兄弟为舅父出力,又为父亲也解除麻烦。小弟和姑母刚才都不要我说,我们兄弟也再说不出来什么感激的话。想到旧年里对小弟,没有当哥哥的样子,实难原谅自己。”

嗓子里一滞,说不下去。

龙三接上:“所以加福生日,我们兄弟把余下的银子打了八根珠钗,算是我们八兄弟,死了的老大和老五也算上,小弟心里有兄弟,我们也学着有兄弟。老大老五也对不住你们,因此没落下好报应,这也算我们代他们陪个不是。小弟你大人大量,请收下我们兄弟的心意!”

兄弟两个人起身,对着袁训郑重的一抱拳,眸中都有水光出来。

这情景着实感人,老太太又是脱口,又有兴头,道:“好!”呵呵笑着:“收下吧,这是他们八兄弟的心意,一个也没有少不是。”

袁训也嗓子眼里一堵,鼻子也酸上来。这里面要只是龙二龙三两兄弟的情意,袁训还不会心酸难奈。

这是八兄弟。

死了的龙大,死了的龙五,那可恨的两个人,袁训就在前两天还想到他们。想他们着实的可恨!

几时想到几时跟吞苍蝇似的不舒服。

龙大和龙五,一个是为人自私中带出来的残暴,一个是误入歧途。光这个还不会让袁训恨他们,袁训恨的是他们临死前也没有悔悟过。

这就造成清明烧纸,不烧他们的,平时再不信鬼神,也担心他们地下无钱使用。烧他们的,心里犯膈应。

在今天龙二龙三的话,把袁训心底酸痛触动。

八根珠钗闪闪放光,代表的是八兄弟。收下来,就表示龙大和龙五也有心意在内,在袁训的内心,对他们两兄弟的痛恨就能解开。

......

袁训对龙氏兄弟算大度,但他在幼年里内心曾暗暗说过一句话:“以后让你们佩服我!”这是受欺负后怀恨的话,当时他还小。

现在成真,袁训对龙氏兄弟肯和他亲近就来者不拒,第一个是为了舅父辅国公,第二个就是这些人倚仗着他,把旧话应验。

再也没有比以前瞧不起自己的人,变得处处伏就更解气的事。解气这东西,不一定要杀戮见血。

以前他们强,现在强的却是自己。

这种心态不一定很对,但总比报不完的旧仇要大度,也来得明亮。

那临死前也不曾对袁训表示佩服的龙大和龙五,也就是袁训心底解不开的一道绊。

而在今天,收入珠钗给女儿,这心结也就解开。

......

对着龙二龙三眼巴巴的眸光,袁训缓慢而又沉重,又同时有无数解脱的说了一个字:“好。”

......

接下来,场面活泼起来。袁训从没有对宝珠说过,他恨龙大和龙五没能服气于他。但宝珠明显感受到袁训心情一松。

又见三个人全泪光涟涟,宝珠就开玩笑:“早几天就怕表兄们备礼物,又想到寿姐儿过生日,二位表兄送的贵重。香姐儿过生日,又送一回。怕这是最后的银子吧?只怕是回家路上的盘缠。”

龙二龙三也觉得好好的把加福生日弄得沉甸甸,也和宝珠开玩笑,让这里轻松。

“真的让弟妹说中,最后一两银子也用上。不怕没盘缠,弟妹难道不送几两盘缠钱?”这是龙二。

龙三则对着袁夫人笑道:“还有姑母在呢,姑母多给些,路上也就有了。”

他们这样说话,袁夫人反而喜欢。侄子找她要钱天经地义,这才是一家人的气向。这就把旧事一扫而空,一家人出门上车,往梁山王府里来。

......

梁山王府张灯结彩,早近一个月左右,就把自家的亲戚和袁家的亲戚全知会到。

前半个月,又频频往京里珠宝铺子看珠宝,衣料铺子里取上好布料。家里人手不足够,又叫进外面的名裁缝,给加福修改外面衣裳。

全京里都轰动。

都知道梁山王府大费周折给忠毅侯第三个女儿做生日。

一多半儿的人,认为这是梁山王府巴结太后。还有一小半儿的人,这里面袁萧两家亲戚占大多数,就不是两家亲戚的人,也看到过小王爷和加福玩的好,知道这是小王爷的主张。

因为人儿小,张灯结彩中有度。大门挂新的红灯笼,没有别的布置。拐过影壁,花草松柏上都挂着福字。正厅里面也没有过多布置,不过一般的人坐不进去。

袁家是太后娘家,梁山王是皇亲。今天这里权贵皇亲就多了去,凡有名号的人不给太后面子,也要给梁山王面子,更皆能往这里来才是面子,没到半上午,挤得不透风。

都争着要看寿星,梁山王就让往里面去请。请上半天,太后和太上皇到来,才有人回两个孩子过来。

客人们争着看,见分开一条路,两个小孩子小手互握,小步子踢哒着,小王爷傲气十足,加福笑眯眯,两身衣裳全让没见过的宾客们移不开眼睛。

小王爷是世子,穿的世子小冠服。

加福一身宝石放光,太后先含笑颔首。

这衣服是太后和梁山王妃一同想出来,光为修改图样,梁山王妃就进宫好些回。太后在这里寻找到侄子,给他一个不比小王爷差的傲气眼神,分明在说,看看你还说这亲事不好?我帮你相看的怎么会错?

袁训聚精会神看女儿,没接到。

太上皇看在眼中,对太后附耳道:“咱们可说好了,下午回去,去看看成王。”太后忍无可忍回他话:“只是催促,我知道,去看过宝珠,要去看一回殿下们。来给加福过生日,要去看看殿下们。我不偏心,我想着呢。成王妃有了不是,我会对宝珠一样的对她!”

太上皇不着恼,抚须悠然:“你不偏心就好。”

太上皇想我要是不提着,还不知道偏心到哪一步上,还敢说自己不偏心?斜眼看太后,才说过她不偏心,话音才落地,眼神喜滋滋的又放到加福身上,又放到忠毅侯夫人身上,又问袁国夫人:“执瑜执璞在哪里呢?我还没见到。”

又在人群里把香姐儿找到,招手让她到身边来。

太上皇微哂,已经提醒过太后,这就不再多话。

加福的衣裳让人看不够时,太子和加寿到来。一进门,加寿就歪脑袋看太子。太子装着很肃穆:“我说话算话。”

“真的吗?”加寿跟上来。

太子没绷住,扑哧乐了。伸出手指来,加寿和他勾一勾。太子道:“我说过今天陪你,就只陪你。再说我也乏了,累了好些天没有玩过,战哥儿说今天好些玩的,我也玩上一玩。”

加寿拖长嗓音:“说假话的不给果子吃。”

两个人到正厅,太子手中握着加寿的小手。

五岁的差距,太子十一、二岁算少年,加寿只有六、七岁,是没长大的孩子。在众人的眼里,一个清俊的少年,和一个胖墩儿的娃娃。

对着他们随着步子摇啊摇的手,总是有人是嫉妒的,而太上皇和太后全是开心。

太上皇看着太子长大,祖父疼孙的心情。太后则看着孙子和侄孙女儿相伴而来,眉眼儿尽皆舒展中,又对侄子袁训横上一眼。

那意思又出来了,看看我定的亲事,你当初还不愿意,现在看看可好不好?

袁训这一回收在眼中,对着姑母陪个笑脸儿,这里人多不便多话,太后才放过他。

加寿看加福的宝石衣裳,说好看。太子就道:“你当家,你喜欢,你自己取东西做一件吧。”当着许多人的面,又引起一片艳羡。

有些人认为这是太子孝敬太后,有些人会认为是太子和袁加寿姑娘相当的好。

龙二龙三得袁夫人照顾,坐在他们的姑母旁边。把这一幕看在眼中,难免悄悄的打量太后。

......

难得。

全是难得的人。

先是自己姑母难得,下嫁给袁家姑丈。再来小弟难得,不记旧怨恨。还有弟妹更难得,贤惠过人,能干过人。

有这些难得的人已经算难得,没有想到还有一位更难得的,太后娘娘她是难得中的难得。

原来当年,是她把小弟接来京中教养,太子党三近臣之一名动天下。

原来她虽然富贵,也不曾忘记旧家。

难得啊......

龙二对龙三凑过来,低低叹道:“三弟,你看这里全是难得的人,”龙三诧异:“二哥,你怎么和我想的一样,我也是这样的想,”席面还没有进,酒自然点滴没沾唇。龙三已有醉意,对龙二咬耳朵:“二哥,以后你我兄弟也要做这样难得的人才好。”

龙二叹着说是,又补上一句:“不但你我要这样,回去还要告诉兄弟们,从老四到老八,一个不能少,以后全要当难得的人,不辜负姑母和小弟。”

他们在激动中,袁夫人隐约听到两句。袁夫人在心中也想,难得?自己的兄长也是难得的。还有老太太的兄长,老侯他也是难得的。

老侯也在这里,他重病时加福出了力,加福生日他一定要来,早几天多用药,这两天咳的少,和儿孙们来得不算晚。

他没有想到让袁夫人夸赞,正对着加寿和太子微笑。

加寿回太子让她自己做宝石衣裳的话:“三妹的衣裳,是这里王府的盛情。我虽喜欢,却不能做。”

小小的加寿,眉眼儿生动起来:“一来太过骄奢,这是三妹小呢,长辈们疼爱她才能这样着。我呢,懂事儿不是,衣裳首饰从来不少,再这般奢侈不应该。”

这一番话从孩子嘴里说出来,在座对加寿接触不多的人都纳罕不已。而太后自然是得色,袁训、宝珠、袁夫人、老太太及老侯等一干子袁家的亲戚全面上有光,只有香姐儿是个例外。

香姐儿也聪明,见说三妹的衣裳,太子哥哥要给大姐做。忙四下里看,想到她自己的夫婿丑八怪。

见不到,香姐儿多少放下心。

多谢亲爱的们讨论,男孩子吧哈。

求票票。

……

晚睡的亲们,睡前可以散散步,房间里就可以走走。可以手心搓热,捂捂眼睛,能缓解疲劳。么么哒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