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百一十五章,宝石衣裳好/侯门纪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给袁父上过香,安老太太和袁夫人从小佛堂里出来,见秋月虽不圆,也带来一地的明亮。

怔怔的,见明月无痕,都勾起一腔思念亡夫的心情。

袁夫人一般是三百六十五天,从年头思念到年尾。见到袁训生得高大她思念,见到宝珠和气孝敬她思念,见到孩子们一个比一个出色,她也思念。

又在刚才的时候,就在她们的身后,和老太太才拜过袁父的影像,这一回是老太太更絮叨。把加福在梁山王府怎么得人意儿细细说上一遍,从宝石的衣裳,到加福的小鞋子。那鞋子的上面,从鞋面到鞋底,从鞋帮子到鞋里面,绣的全是玲珑秀气的福字……

……。

梁山王府做衣服鞋子的时候,宝珠和袁训都说过不要太奢侈,孩子们还是疏忽一下衣食的好,反正并不是真正的亏待他们,这也是为惜福气。

这是富贵人家为心爱的孩子们能说出的话,袁家的孩子们更是个个金贵,这样的话这样的心思,老太太和袁夫人都有,也没有少说过。

袁家已经很得势,也已经很富贵。富贵总有边,到了头就不好。这应着一句话,月圆则亏,月亏要盈。

但梁山王府不肯听,这里面自然有战哥儿撺掇,但也有梁山老王妃和王妃对加福的喜爱。

撇开加福的身份不谈,加福是个可爱好看又斯文的小姑娘。

把加福的身份算上,她是太后疼爱的孩子之一,是福星下凡,是下一任皇后的亲妹,是战哥儿最喜欢的人。

战哥儿除去加福,就没有喜欢过别的小妹妹或小姐姐。就是加寿,小王爷也不买她的帐,时常的往太后宫里去,把加寿的好东西翻出来,和加福一起分享。

对上除去加福以外的姐妹们,小王爷压根儿不知道什么是谦让,什么是照顾。你自己个儿难道不会照顾自己吗?

小王爷是没功夫的,他的心全在加福身上。

只冲着孙子看得跟眼珠子一样的人,老王妃和王妃都要把加福生日好好的置办,何况还不止这一点。

而除去婆媳以外,王府里还有一位,梁山老王爷他在。

要说老王爷和加福还没有吃完醋呢?他怎么肯大大方方为加福大张旗鼓。

老王爷是在外面行走的男人,是个虽然常年不在京里,也老辣的政客。

他一要看太后,二要看太子,加福是太子未来的妻妹不是?三呢,为感谢袁训。四,这最后一个才看的是孙子。

没有袁训召集太子党们,王爷萧观就不会有顺利的一仗又一仗。老王爷往前推算,都说过大倌儿和袁家的亲事定的不错,也就愿意给加福痛痛快快地过个生日。

小加福也就瞬间成了京里最有福气的孩子,压过原来那个最有福气的人,还是她自己。

她的姐姐加寿虽然也还是个孩子,但已经在太子府上管家,是很多女儿定过亲人家的榜样,平时和亲家说话,就要把加寿姑娘带出来,把亲家敲打一二,言谈中间都知道加寿姑娘还是个孩子,但当她是个大人看待,这样方便勒索亲家。

就是宝珠都已经和连、尚、沈三家说过,称心如意和沐麟的生日明年还在自己家里来,说不得难比梁山王府的豪奢,但可以比得他们的心意。

宝珠为凑趣也好,为几家本来就好也罢,她都这样说。别的人家更对亲家生出许多暗暗的要求,认为他们家应该这样,应该那样。

这就造成当下京里的孩子谁最有福气,袁家的加福是也。

……

老太太在席面上听到女眷说几句,又由大家的面容上推敲出来,自己心里做个整理,就一点儿不差的全猜测出来,在袁父灵前说过加福的衣裳,就说加福的福气,说个没完。

最后是袁夫人又找补几句。

经过这样的说,袁夫人就不看明月,丈夫也更深的在她手里。无端伤心的人,就只有安老太太一个。

……

老太太看着近似的亭台,远处的池水,和月色融融的呈现出一派和谐。假山石似镀了银,流云泽泽般生辉无数。

石凉畔的桂花,一树丹红,一树银白,一树金黄。

这美景是多么的好啊,只可惜自己的丈夫老太爷他没有福气看到今天。

耳边袁夫人恍然如梦似的柔声:“老太太,咱们回房去了。”安老太太对亲家一向是敬佩与爱戴的,从不敢怠慢的她忙带上笑:“好好,天也晚了,祖父的大福气才有今天加福的大福气。”

在这里心里一格登,在什么在心头一酸的上来,话停上一停,看袁夫人时,温柔面上容光焕发,分明是又沉浸到袁父身上去。

老太太暗中喘一口气,下面本来要附合回房的话也就不用说,说了旁边这个人也听不到,说了也影响自己想心思。

这是年迈的人忽然又想到的一件,袁父是有大福气的人,为妻子儿女散福早亡。这话还是老太太自己说出来的。

那安老太爷呢?

他是不是也为自己晚年有靠,知道自己一生注定没有儿子,所以为自己散福早亡,给自己留下三个孙女儿,自己就不得不正视她们,从中挑选养老的人,结果呢,兄长帮忙给宝珠挑这样一门好亲事,一挑就挑到太后家里。

这样的心思,让老太太泪湿眼眶。她勉强忍着,直到和袁夫人分手,她回去睡下。上夜的丫头为她掖好床帐,轻轻退出去后,老太太的泪水一下子流下来,直到枕头上。

如果她有孙子,她就不会把孙女儿放在眼里。如果她有自己的儿子,眼睛里就更没有宝珠。她喃喃而又激动的轻呼着:“天呐天,一饮一啄自有天定,果然是如此这般。”

她要不是关心自己,也就不会为宝珠上心。她一生刚强,在养老上不想再依靠兄长府第,那个时候南安侯夫人还在,南安侯也不会提出接妹妹回府养老。

老侯自己都不想回那个家,何况是他的宝贝妹妹?

一环的关心自己,引出一环的关心孙女儿。一环的关心孙女儿,引出老太太睡在福王的好府第里,爱做美梦做美梦,爱听大戏听大戏。

老太太嘟囔着,更加的认定:“这是老太爷的福气给了我,他不愿意我不喜欢庶生的孙女儿,他先走了,我就没有依靠。没有依靠,就只有孩子们。唉,老太爷啊,你活着的时候对我说上一说,我会听的。”

这话自己都不信,老太太为人一生刚强。仗兄长的势力,她的丈夫纳美妾她从不担心,也从不正眼相看。一生除在太妃和南安侯夫人手上吃足了亏,在别的地方上,有老侯护佑,永远高人一等。

她所住的那地方,也没有大官厚禄之家。

老太太在今天晚上,把自己的福气也推敲清楚。这是自家丈夫的好处,以后要给他勤上香,以后要更好好的疼爱孙女儿才行。

想想宝珠,真是得体大方,拿得出手,进得了房,没有一件是要操心的。只有大的那个,第三的那个,还要多加看顾,早生孩子才好。

就往外面唤人:“梅香。”

上夜的丫头还没有睡着,进来低低的问:“要什么呢?”

老太太在纱帐里笑得慈爱:“不要什么,问明天要熬的药可泡上,一早熬好,叫上出门妈妈们,还是一样的去姑奶奶家里。”

丫头笑道:“这是每天都要泡上的,只有今天往梁山王府里去,缺这么一天,老太太您又自己个儿上心了不是?要我们可是做什么的呢?好个姑奶奶们,生在老太太膝下,老太太就是睡下也还想着。”

安老太太让她恭维的高兴,有了说上几句的兴致,对丫头道:“你看看今天的月亮圆不圆?”丫头就笑:“离中秋还有日子,哪里就能圆呢?”

帐中老太太带笑的嗓音出来:“不圆好啊,不圆才更知道圆的时候珍贵。”丫头听不懂,只陪个笑脸儿上来,安老太太打发她出去,自己安睡以前,又自言自语道:“要珍惜这圆才好啊,老了老了,却懂得这个,这就是那朝闻道?”

心里有什么像让再解开一回,这就沉沉睡去,丫头听听里面没有动静,也自去睡。

……

第二天早饭过后,老太太打发丫头告诉宝珠:“出门往你大姐三姐家里去了,你在家里好好的养胎,不该拿的不要强拿,不该走动不要强动。”

宝珠答应下来,知道祖母又往姐姐家里去送药。袁训从房内走出来,换上一件出门的宝蓝色罗袍,对着宝珠笑道:“我要说的话让祖母说了,我还能说些什么呢?”

“你就说你早早的回来就是。”宝珠自从养胎,就只能在房里呆着。对孩子们更疼爱,对长辈们更柔顺。唯一可以拿来解闷的人就只有袁训,宝珠取笑着摇头:“没有官职真不好,你气我呢,一个人出门去逛,欺负我这不能的人。”

把个帕子掩在面上,从上面眨着眼睛。

怎么看怎么一副调皮相貌,袁训就往外面看,大早上的院门上,除去来往走动的仆从,并没有别的人过来。

袁训嘀咕着,恰好能让宝珠听到:“姑母今天竟然不来吗?自从你有了,她是隔上一天来上一回,早些来吧,也让姑母亲眼看看呆子小宝并不是可爱姑娘?昨天是姑母夸那个谁好来着?”

那个谁把帕子放下来,神气地道:“是我啊,夸的就是我。”

那黑眼珠子乌溜溜的转着,再看还是一个调皮姑娘。袁训笑道:“你等着,等我回来给你画上画儿,给你女儿们好好的传看。”

说一声走了,就往外面走。宝珠笑盈盈目送:“别告诉女儿哟?”袁训回头笑:“不为去告诉她,我为什么要出去,我等见到寿姐儿,对她说你很不乖,你很淘气,你很……”

几个你很说下去,这个人已经走远。

宝珠再扮一个鬼脸儿:“加寿才不会信。”见院门外面萧战和加福进来,就把鬼脸儿放下来。

袁训走出门外,关安带马在那里,主仆上马,往太子府上来。

守门的人见到,不等袁训下马,先就走出来巴结:“寿姑娘早半个时辰到的,正在问家事……”袁训掏出一块银子给他,微笑问道:“冷捕头在哪里办公?”

守门的人道谢收下银子,这是个以前就在太子府上看门的小杂役,用手指上一指,对着那花木扶疏中的月洞门道:“还是您以前办过公的旧屋子,冷捕头还在那里坐地。”

袁训把马缰丢给关安,自己往里面来。

好一阵子没有往太子府上来打听事,就是来也是看加寿。转过月洞门,见到熟悉的景致,袁训浮想连翩。

这里是他十二岁以后长大的地方,为看书、学当差和练习武艺,三、五天不回家是正常事情。母亲自然不催,交给太子一万个放心,这个地方就有着袁训长大的记忆,跟山西老宅一样,有他许多的欢乐时光。

一角的海棠树,早就没有花,只有绿叶在西风轻轻作响,因树秀致,极尽曼妙之态。

袁训手扶上一扶,在树下比比个头儿。回想当年他初进这里时,第一天上他就和海棠树比了比个头,那一年海棠结果他和苏先还爬树摘果子,现在是伸手就可以攀到枝条,内心不无感慨。

不夸张的说,他的一身荣华全出自于前任太子,也就是这一任的皇帝。不夸张的说,他对太子府上有极深的感情。

以后这里会是寿姐儿的府第,袁训感天感地,感君恩。

他接下来要找冷捕头问的事情,也就更重要起来。

收起心思往里面去,熟门熟路地找到旧的公事房。

以前袁训和冷捕头是在一个公事房里坐地,现在见到旧门依就,有一回和柳至打架,打伤在门上,后来又修的痕迹都在那里,袁训又笑上一笑。

冷捕头正在房里发呆。

他生得并不是丑人,也不算体面。容貌因常年和强盗、地痞打交道,有些近墨者黑的味道学来,总透着几分邋遢。

这会儿双手下垂在桌子后面,不知道是放在腿上,还是落到空落处,下巴对墙,眼睛对房梁,袁训不由得大笑进来:“老冷,你又想什么心事?”

只有棘手的案子,冷捕头才会是这个模样。

出其不意的,冷捕头让袁训吓上一跳,打个寒颤,认清是袁侯爷,把眼睛一眯,坏坏的把他打量,嘴里的话也不怀好意:“原来是亲家侯爷上了门,亲家老爷,是给中秋赏银来的?”

“你少银子用吗?成天一件旧衣裳,家里堆的银子可以化成河。你还找我讨钱?什么时候我没有的时候,我还想上你家去借。”袁训向他对面坐下来,不客气地把他面前的茶壶捧自己面前,不客气地倒上一碗好茶,不客气地喝上一口,满意地在嘴里漱上一漱:“加寿儿管家真不错,给你备的茶叶够身份。”

冷捕头让他逗笑:“一会儿你家寿姑娘在这里当家,一会儿你不给赏钱,走走走,正厅上坐去,这儿是公事房,不是您坐的地方。”

“偏坐这里,好久不见寻你说话。见你发个呆,你又遇上积年大盗,还是遇上万年小贼?”袁训调侃着他。

冷捕头冷笑一声:“积年大盗和万年的小贼,也是二爷收容下来的。”

“那是非常时候,我家那位以非凡之才干,容非凡之人才。在她手里乖顺的很,然后送到你冷捕头麾下,你就人仰马翻了不是?”袁训更取笑得厉害。

冷捕头正要啐,袁训手一指他:“你要不是让他们收拾下来,怎么这么的恨呐?”

“我……”冷捕头想说什么,临时想到什么又咽回去,明明袁训在他对面笑话他,他也忘记似的,下巴又要对上墙,对上袁训的面庞,眼睛又对上梁头。

袁训纳闷儿:“到底是什么案子?你不能说,我也不是一定要问,可你这种模样真的很少见不是?”

“没有什么,”冷捕头慢吞吞:“正好你在这里,让我问问你。一个男人,表面上有点儿功劳。带着叛贼的小老婆孩子在京里,以你看这怎么解释?”

袁训哈地一声笑了:“有一腿呗,这你都不明白?”

“按你说的就简单了,但他上蹿下跳,左右勾结,”冷捕头在这里诡异地一笑,盯一盯袁训:“还往你家里去过不止一回,这个人他想干什么?”

袁训倒吸一口凉气,并不是为往自己家里去过,往他家里去的人太多,密密麻麻好似春雨后催发的春草。

他说的是:“你确定他带的女人孩子是反贼的?”

冷捕头傲慢无比,给他一个大白眼儿:“侯爷果然能长进人,你怀疑我?”袁训失笑:“也是,你老冷是京里老鼠洞里班头,你什么时候出过错?”

“出是出过的,不过上了年纪,就很少出了。”冷捕头板起脸回答。袁训又笑上一笑,和冷捕头一起揣摩会出什么事情,想来想去想不到,刚刚太平盛世,不能就此认定又出反贼,没有足够的证据,先惹得人心慌乱,就先丢下来。

“我找你说话。”袁训道。

冷捕头因为没有答案闷闷:“我想也是,没事情你不来看我。”

“自家哥哥,我如实的说吧。那个林公孙是你抓的吧?”

话才出来,冷捕头闪电般给袁训一瞥,袁训也是聪明绝顶的人,愕然反问:“你说的带个女人孩子在京里的人,是他?”

冷捕头坏笑:“不是,是另一个。”

往房外看看没有人,冷捕头一字一句地道:“抓到林公孙的时候,他和一位总兵叫王恩在一起。”

袁训面容一僵,若有所思浮上面容。

如果他没有记错,他记得鲁豫没有对他提过王恩。但从冷捕头的话里来看,林公孙和王恩的交情非浅。

而王恩又有一个女人和孩子,他们的身份上不尴尬。

袁训摇一摇头,这和他来前想的一样。鲁豫驸马一不小心,只怕就要掉到沟里去。袁训才不管他掉到哪个沟里,他打听这事,为的就是不辜负他的表兄,当今的皇上。

舅父国公对袁训有养育之恩,表兄皇上对袁训也一样。袁训不想才有过皇叔福王、定边谋反,又出来一个糊涂蛋的驸马惹皇帝伤心。

就在加福的生日过去以后,跑来对冷捕头打听。这一问,就把那个一直不会忘记,不时会自己在心里浮出来的王恩总兵给问出来。

袁训这就更镇定,微微一笑:“他过了明路的是定边郡王辖管部将,带个女人与定边郡王认得,也说得过去。”

冷捕头并不认为袁训说的没道理,但接话笑道:“难怪你军功多,你也这样办的?送给梁山王爷多少女人?真是的,你和他在京里见天儿打,什么时候开始送的?把我也瞒住。”

袁训反唇相讥,笑道:“送的你老婆。”

冷捕头和混混们处的太多,对这样的话并不着恼,皮头皮脸地反而把萧观也说进来:“梁山王就这点儿眼力?我老婆那样丑的女人,和他的王妃可不能相比。”

话涉到梁山王妃身上,就不是亲家母,袁训也哼上一声提醒:“大早上你没有吃酒,胡说什么。”

冷捕头一笑,把这个话题放下,接着袁训一开始的话道:“好好的,你打听林公孙作什么?”

袁训不喜欢鲁豫的行事风格,但与背后卖他不好是两回事。含糊的不说他:“有人对着我打听林公孙,不知道他去了哪里,”

冷捕头没有多问,嗤之以鼻地道:“别理会,说你不知道。”袁训想想也只有这个办法,上一回把鲁豫不怕得罪的回绝并没有做错,应道:“我就是这样说的。”冷捕头就这件事情再没有了话。

这就闲闲的聊上两句,袁训就说起身去看看加寿时,见一个杂役捧着个纸笺进来,放到桌子上,对冷捕头道:“殿下让您赶紧的分发下去,明儿一早就要全城张贴起来。”

顺便的,袁训也看上一看,和冷捕头两个人一起瞠目结舌。

……

“吾皇有旨,秋闱在即,京中人才斐然。古人有中秋对诗论文之旧俗,今人亦可以效仿。于中秋前三天,搭高台于空地,请旧科才子,与各地才子相会。出类拔萃者,可直进殿试。”

……

袁训和冷捕头面面相觑,才子们会会文就可以不秋闱不春闱而入殿试?这对那些夸夸其谈的才子们来说,是天上掉福音,不偏不倚砸在他们脑袋上。

都生出疑问,皇上这是什么意思?

但都没有讨论,他们两个人是久随皇帝的人,对皇帝天纵聪明都有了解。他既然这样做,就有他的道理。

当下冷捕头叫进几个当差的来誊写,准备下午就分发各处衙门。让他们再誊写,明儿一早张贴出去。

袁训不再打扰,出来看过加寿,直接回家去,把这个新鲜事情告诉给宝珠,宝珠也觉得稀罕,觉得这是一场好看的热闹。

……

第二天,京中各处果然张贴出去。城门和书院也贴到。京外的各处集镇上面也有,一时之间,议论纷纷。

在这议论中间,悄无声息的,又一个事情高涨起来。

……

“京里二等的珠宝铺子里,宝石价格也涨了一倍。”红花大管事在宝珠面前从来有坐儿,一侧放着个几椅,给她摆放算盘和帐本子,这会儿打动着算盘,飞快报出一个数字给宝珠。

“夫人,红绿碎宝石,是这个价儿,再大些的宝石,分成色好与不好,好的,是这个价格,不好的,也有这些钱…。”

宝珠皱着眉头笑:“应该去问问梁山王妃,这事情应该由她承担。”

全是加福的那件宝石衣裳闹的。

据万大同往铺子里巡视过,万掌柜的不仅在自家的铺子里走动,别人家的铺子,凡是赚钱的他都走上一走。回来告诉宝珠:“定宝石衣裳的人不少,咱们不做珠宝,这一回生意源头从自家里出来,却赚不到这个钱。也罢,我出去走走吧,秋天到,赚钱的营生很多,山西的生意也要去看看,打算和红花过了中秋辞行,请夫人应允。”

宝珠答应了他们,红花就在出门前,把京里的生意做个交待,每天忙个不停,也没有忘记宝石这生意没法子挣,每天算上一回给宝珠听,有让宝珠答应大做珠宝生意的意思。

“以后小姑娘们穿什么戴什么,还怕没有人争着模仿吗?”红花以前就是精明大管事,嫁给精明万大同以后,精明劲儿更似小鬼儿都难缠,打着算盘不耽误寻话劝宝珠。

宝珠轻轻地笑,侧一侧面庞,才说上一句:“我不想让别人瞪着眼睛只看着小姑娘们,”外面就有人回话:“吴大人夫人,刘大人夫人,武将军夫人……来拜。”

红花忍不住一笑:“看看让我说着了不是?”

宝珠佯装埋怨:“全是你闹出来的,”

红花忍住笑,放下算盘走上来。她虽然当上大管事,但在能侍候的上面从来不输。

知道宝珠这就要会客人,红花要是不在这里就不管,但红花在这里呢,就上前来帮着宝珠换衣裳。

还有一个人在这里,是卫氏老妈妈。

宝珠看看,仿佛回到闺中。自己要换衣裳,那时候身边只有红花和奶妈。心中欢喜,却眸中娇嗔:“妈妈又来了,不是让您歇着。”

卫氏欢天喜地:“你又有了,我能不守着?我守着夫人,就是歇着。”给宝珠换过衣裳,红花坐下来继续算帐,卫氏一步不丢的跟着出去,这是宝珠有孕的时候就开始的,丫头们也肯让她。

几家夫人对宝珠七嘴八舌。

“再麻烦您一回,福星的宝石衣裳再给我们看一眼吧。”说话的是吴夫人,装模作样地叹气:“我们那亲家,尖酸小气又刻薄。他当官说不上十年河西十年河东,竟然是一年河西一年河东,和我女儿定亲那一年,他官儿比我家太爷高上去,到过年就瞧不上我们家,礼物也草草,给孩子也没有什么东西。我背后里恼,说人情儿淡薄,明年指不定官儿下来。真的第二年,让个外官把他顶下来。他又对我家客气些。第三年里,他又上去了,多了一个差使,又瞧不上我们家,年节东西又草草,我说再看一年吧,这不,今年他又掉了官儿。”

撇一撇嘴儿:“趁着他今年官职不高,我得赶紧的让他家做件宝石衣裳给孩子,不然门都不敢出一步。”

宝珠吓一跳:“这话是真的吗?”门都不能出一步了。

刘夫人接上话:“是真的,我也赶着让媒婆去我亲家府上,让他们也给做一件,不然这亲事,黄了。”

武将军夫人也不后与她们,争着告诉宝珠的模样:“昨天几个姑娘们斗花草,人人都是宝石衣裳,后来的一个没有,大家一起问她,家里给做没有?她说没有做,几个人一起不理她,羞的她早早的回去,就是我家的事情,我的侄女儿外甥女儿们,说给侯夫人听听,这不是都要趁福姐儿的好运道。借这个事情不让亲家做,亲家他什么时候肯给做呢?”

几个夫人异口同声:“做出来我们又不要,给女儿添箱,以后她成过亲,手里总要钱使用。傍身也是好的。”

宝珠这就不敢再问,怕问多了,她们又去勒索亲家,罪名儿更要算在自己家头上。

并不是真的害怕,不过就是这么个心情。这就由着她们一人一句的说,让人取加福的宝石衣裳给她们看。

大家啧啧称赞,仔细记住样子,还有红宝石在什么地方,绿宝石又是怎么样的搭配。把宝珠再奉承一回,喜滋滋儿告辞。

宝珠回房去,对着卫氏诉苦:“我只想孩子们好生生的长大,无风也无波,这又要小心才是,妈妈你说,她们对亲家不满意,与我的加福有什么关系?”

卫氏却是得意的,劝解着宝珠:“你有了,二爷的威风这就没有,我喜欢呢,这就乖乖的当个好侯夫人,外面的事情有侯爷在,上面又有老太太和国夫人二位长辈,诸事不用多上心,这就多愁善感出来。怕什么,福姐儿是婆婆、祖母婆婆给做的,用的是上好宝石,谁也学不去,你放心吧。”

宝珠哭笑不得:“我不是担心别人学了去。”

正说着话,外面先来一个太监,却不是任保。恭恭敬敬对宝珠回话:“太后说就过来,给侯夫人带好汤水,让您候在房里不要出去接。”

宝珠就让人赏钱给太监,这是个和任保一样,随着太后常来常往的内相,宝珠就含笑多问一句:“太后在做什么呢?要是有事儿,倒不用天天来看我。”

太监知道几句内情,对宝珠笑笑:“和太上皇在说话,说完了也就过来。”

……

“谁偏心,谁又偏心了?”太后不是和太上皇在说话,是和太上皇在嚷嚷。她满面的不服气,对着太上皇黑着脸儿,悻悻然:“我偏心的只有你,再没有第二个人。”

太上皇听到这样的话,他能不喜欢?笑逐颜开。但还是沉吟道:“你把忠毅侯夫人多看几回,我陪着你去也罢。但又给她单独做衣裳,这不合适。”

扳起手指头来算:“除去忠毅侯,我们还有好些儿子,好些孙子,还有公主,还有孙女儿,”

太后火冒三丈:“宝珠有了,”

“成王妃也有了,还有卫王府上的妾,”

太后扑哧一下子乐了:“您怎么能拿妾和宝珠相比,”疑惑的觉得不对:“太上皇也说宝珠好不是吗?定边和福王围宫的时候,宝珠冒着大险来陪我们,”

太后明白过来,虽然她刚刚才回过,说自己只偏心太上皇,但也是这会儿才真的想到,对着太上皇莞尔:“您这是和宝珠在争风?”

“我和她争的是什么风?”太上皇也乐了。

太后慢条斯理:“那宝石衣裳,也给您做一件吧。”太上皇笑得哈哈两声,太后又说起来:“都说外面宝石涨价,再不给宝珠做一件,就更贵了不是。”

“你也不用外面的宝石不是吗?”太上皇好笑的提醒。

太后对他翻翻眼儿:“但外面贵起来,您按外面的价格算一算,就心疼不是?”太上皇哈哈大笑:“我是说,你要做,就全给做,别只给宝珠一个人。但你全都给做呢,我就心疼。这得用你我多少东西。”

“全给做?”太后皱眉头:“太上皇没弄错吧?给殿下公主们皇孙们全做,那命妇们给不给?您这不是挤兑皇后?皇后不赏赐给命妇们,像是她不会做人。”

太上皇乐不可支:“君让臣死,臣不得不死。皇后不给做,那又能怎么样?到了太后嘴里,这事情就大过边儿?竟然是个君不赏赐,臣要去死?”

太后没忍住,也笑起来:“好吧,你说得有理。那咱们还是别扯上一堆的人,只给宝珠一个人做,”

太上皇又大笑出来:“你呀你,你又绕回来了。”

“宝珠有了,给她做上,她穿不出去。没人知道,就没有人会怪你。”太后笑眯眯:“要是全做了,少哪一个都不好。宝石成色你的好,我的差,也不好,按我的办吧,只给宝珠一个人。”

太上皇站起来:“我和你说不明白,走吧,我和你往袁家去,到了袁家,你眼睛里看得见她,你就不会胡思乱想。”

太后就起来,但坐上宫车,问太上皇:“咱们先去看成王妃吧,还有卫王的妾,也看上一看,不然你不答应。”

太上皇装没听见,对赶车的人道:“去忠毅侯府。”

……

中秋前三天以前,京里京外凡会看书的人全都轰动。只要和前科的才子们动动嘴,就可以直接去殿试,这样的好事儿谁不想上前?

袁训从街上回来,脑海里还有那熙熙攘攘的画面。举人们三三两两的,在街上就论起文来,这就都想争出一个名头儿,好在上高台那天博得更多喝彩声。

角门外下马,迎出来的家人把袁训心思打断。

“侯爷您总算回来了,颁圣旨的内相们已经在催,说是好事儿,快找侯爷回来。”

袁训一笑:“奴才,你不用着急,我这不是回来了。”下马去,三步并做两步往正厅上赶,这是他自家使用的正厅,与府中上锁的正殿不是一个地方。

见祖母、母亲和宝珠,及龙二龙三、孩子们全在这里,两个内相满面笑容,见到他来,站定位置,手捧圣旨,高称一声:“有旨。”

袁训跪下。

一共两道。

一道是:“……兵部尚书告老还乡,命忠毅侯代尚书一职。”

一道是:“……中秋高台,命忠毅侯高台论文。”

仔又多一个贡士,感谢于长影亲爱的。

求票票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