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百二十三章,各自孝心/侯门纪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鲁豫眉头不展,三长公主伤心涟涟。料想这个人今晚又要独睡,为了他的官职,他不睡都不算什么。

三长公主独自叹息,独自回房。

……

第二天一早,太子算着钟点儿,候在角门里,见加寿又在车里睡着,跟车去内宅,厢房一天功夫早收拾好,把加寿抱到床上睡,太子去温书。

到早饭时辰,太子先问加寿起来没有,丫头们悄悄去看,回说已经候着,太子从容而去,见到加寿带着防备,坐在饭厅里等自己,太子殿下又取笑又诧异:“咦?你今儿没睡懒觉?”加寿大为放心,鼻子一翘:“我从来不睡。”

两个人有说有笑用饭,太子回书房,加寿去管家。

老侯来给加寿讲书的时候,袁训打听得太后不在太子府上,把孩子们送到宫里。他面上带伤,不去告诉太后一声,怕太后对柳家又有看法。索性给太后看看,再回说宝珠要吃多少多少,太后很喜欢。

袁训依着柳至,说打架是误会。太后犀利,猜想有内情。袁训又夸口他把柳至打得重,顶着一张青紫面庞,居然把太后逗乐。

推上孩子们,执瑜执璞自己说去柳家的威风,小王爷同在,小王爷的牛皮更是高,像他不出现天下就大乱,又有加福帮腔,太后乐了一出子又是一出子,扳着手指一个一个叮咛,说帮爹爹的心应该有,上门闹事就不好。在这里也看出柳至为人不坏,烧饼也还了,又亲自送孩子们回家,对他嘉许。

让太医给袁训送伤药,袁训辞出,往兵部当差。

同僚们早有耳闻,把御史今天上的弹劾折子抄出来给袁训看,大家取乐,尚书大人又吹一回自己打柳至如何的精神。到下午回来消息,柳至在刑部里吹他打袁训,同样有同僚奉承。

这一天,兵部和刑部大牛吹得不错,一面认罪一面牛皮飞舞,同公事一起直到晚上。

鲁豫在下午的时候接到林公孙,大喜过望,对柳至的怨恨下去,附合几句柳至打的好,就去追问林公孙事情隐情,王恩为什么自尽,那一家子死人是什么来头儿,还有狱里谁不稳当,居然能传出来信。

林公孙并不直言告诉他。

这就各自当差,很快到了九月初,是今科秋闱的日子。

秋闱守古制,在八月里。但今年大乱过,皇帝急用人才颁科举,怕各处平息动乱不如京里快,消息就过去的晚,导致外地举子不能及时赶到,又他一直对举子们谈论恼怒于心,中秋高台论文早存心里,中秋再秋闱,就撞在一处,本科秋闱推后三十天。

……

头一天的晚上,韩世拓又把东西检查一遍。桌子上铺开一片,韩世拓在书桌前面一样样的点。,喃喃:“考篮,笔,墨,纸写草稿够不够,”

书桌上有书,掌珠看着他放进一本书。阻止道:“哎,这是明目张胆的夹带。”韩世拓对手上一看,自己也是一乐,把书拿出来,自嘲地道:“幸好我没胆中状元,不然还不知慌成什么模样。”

低头,又看别的东西,眼角瞄到掌珠已换上大红色寝衣,韩世拓随意地道:“你是应该早睡,我看书,你陪我熬到今天,也很辛苦。”

说过,他的眼睛放在东西上面,没看到掌珠缩了缩脖子,有七分的不自在。

这个家里的人全都对掌珠道辛苦,掌珠反倒不习惯。直到今天,她对着公婆祖母、二房三房、四老爷的笑脸儿有恍然之感。

那不是掌珠的功劳,她好胜要强,但不是她的做为还分得清楚。

是宝珠,是兽头们,或者说是祖母和舅祖父。至于四妹夫,那是舅祖父说媒的功劳,祖母挑中宝珠的功劳,宝珠能得一家人欢心的功劳,还有宝珠生下那么些孩子的功劳。

独没有掌珠的功劳,掌珠享受到,但心里愀愀的难过。

和以前不一样,她不是嫉妒红眼,她就是为自己而难过。

掌珠算辛苦吗?在文章侯府来看算。在最困难的时候,是掌珠持家。但这里面总有袁训和宝珠的身影在,掌珠百般问过自己,她真的没有不喜欢四妹和四妹夫的意思,但不是独力的辛苦,掌珠的旧性子一直都在,她不认为自己有功劳。

“你还不去睡?”韩世拓把个考篮捧在手里,左端详右摩挲的,掌珠回神。回话之前,见到烛光笼罩的那个人儿,面庞上带着认真,神情中带着郑重。掌珠感叹,精气神儿一变,竟然像自己换了一个丈夫。

有时候见到韩世拓在房中苦读到深夜,掌珠都想过他不中也没什么,只要他一天一天的如此,只是这般的老实在房里,这才是夫妻滋味。

跟她在闺中想的夫婿封侯南辕北辙,常把掌珠自己吃惊住。

竟然不要金龟要寻常?竟然不要繁华要朴实?掌珠都快不明白现在的自己。

“陪我呢?”韩世拓见一句两句的掌珠不回话,也不回房。把考篮放下,挤一挤眼:“是我陪着才去?”世子觉得自己的这个调侃很是得体,虽然是以前的旧库存,但用着不下流不歪斜,得意之余又添上一句:“你是兽头们吗?还要哄着睡。”

他自己笑上两声,掌珠是个担得起的妇人,和一般的妇人不同相比。拿孩子的年纪对比她,真是可笑啊可笑。

掌珠一怔,动上一动。衣袖里取着东西,道:“我确是等你。”

怎么听,这也是房闱之约,韩世拓满面春风,但人还在书桌前面不动一步:“最近我没空儿,关心你是不足够。但你看吧,等我殿试结束,得了官职,我已经说过,应酬吃酒我一概不去,我要当个清官,晚上我只陪着你,你说好不好?”

掌珠轻啐,手里掏出黄纸一张,嗔道:“你又胡说,你下科场是大事情,不用管我。”下榻去,韩世拓以为她去睡觉,笑道:“去吧,别等我,既然体谅我下科场是重要事体,我再看会儿书吧。临时抱佛脚,总比不抱要好。”

他一直原地站着,就是这个意思。

掌珠诧异,睁大眼睛:“要我说,今天早睡,补会儿精神,明天下场才下笔如飞。”人走到韩世拓面前,把黄纸给他:“二婶代你求的中举符,让你随身带着。”

“中举还有符?”韩世拓失笑,接过打开,道:“这是哪个庙里观里让骗走钱得来的?我可不好蒙,易经,我也会几下子,以前总给四叔算卦,从他口袋里掏钱走。”

他这样说,掌珠就要他解解上面画的是什么。

“先时还和祖母在小城的时候,祖母和城外尼庵的院主好,说她神通大,年年带我们去敬香,我们姐妹为玩去的,祖母就和院主起一下午的卦,说的全是易经上的话。我不懂,这个只有玉珠看过。宝珠娴静爱针指,更不会看。”

韩世拓就指给掌珠看:“这是爻,画符的人装神弄鬼,故意不写爻辞。怕写出来别人能看懂是怎么的?”

“二婶说他是大神通,二婶娘家去求过,真的灵验。香符灰一喝,病就好了…。”

韩世拓微微一笑:“我请问一句,病人同时还喝着药没有?”

掌珠含笑:“等我明天问二婶,今天先和你说完。二婶娘家呢,又是别人家里经过,介绍去的。二婶求来,说上上的好。你会看,看他乱写没有?”

“这爻辞是飞龙在天,是上上的好。”韩世拓指住头一段。

掌珠喜形与色:“下面这段呢?”

韩世拓皱眉:“我就在想呢,这是个时辰,细钟点儿都有,”想到是二太太办的事情,韩世拓取笑:“不会是把三清老祖的生辰写在上面,然后蒙她说保佑人。”

把爻表示的时辰读出来,符纸放下,还是让掌珠去睡。

掌珠却若有所思:“这个?倒像是兽头们的八字?”韩世拓变了脸色,略一寻思,追问道:“是真的吗?你说的是真的?”

掌珠也意识到不对,嘴唇也褪去血色,反问韩世拓:“你想想加福过生日,不就是这个日子?”韩世拓面色铁青,用脚往地上一跺,重重骂道:“难怪灵验,他们是借兽头们在说话。”

挨得上兽头就灵验,这是众家亲戚们及认识的人打心里认可。掌珠就更着了急:“要赶快告诉宝珠!”

往房里去:“我换衣裳,你帮我备车。”韩世拓拦住她:“四妹双身子,惊动不得,也惊吓不得。我去吧,我去叫出四妹夫慢慢的说,让他拿主意,不是更好。”

掌珠说有理,取来韩世拓出门的衣裳,打发他出去。

袁训在书房里和关安切磋功夫,韩世拓没等就见到他。见月光下,主人也好,关安也好,十几个小子也好,全精赤上身,汗水晶光闪闪,韩世拓羡慕一回,和袁训进房。

送上黄符纸,韩世拓道:“猜想,这与兽头们有关,所以夜晚来见。”袁训都不觉得稀奇,先谢过韩世拓和掌珠的用心,等茶上来,茶香中慢慢和韩世拓谈话。

“加福生在老家,我们家里至今也没有不可靠的家人,她的八字,是梁山王府为她做生日那天,有人问起。早就防备有人问,除去日子对,时辰假造一个告诉。细钟点儿,应该是写符的人自己编造,与加福并不相干。”

韩世拓夸他想的周到,又说不可不防。袁训答应,问韩世拓准备的可好,把他送出角门。

角门外面,晚晚挑着灯笼,贴着兽头们写的寿字福字和梅花,留给人拜。今天也不例外,红烛又摆上,袁训让婆子收进去,攒一箩筐的时候,散给街上的穷人晚上照明。

重回书房,把黄纸拿在手上不屑地一笑,放到烛上烧成灰烬。

……

角门打开,太子在灯笼下面笑容满面,加寿又按时到了不是?睡猫肯定又睡着了。但见第一个进来的马车上标识明显,太子脱口道:“母后?”

马车停下,车后走上两个跟的太监,打起车帘,里面坐的果然是皇后。

她慈爱满面,又挂念满面,太子是她唯一的亲生,她牵肠挂肚在情理之中。

“我也学学百姓家里,昨天对皇上说过,你下科场我送出门。皇上说好,我就和加寿同来。”

太子忙说好,得到母亲的疼爱,他也喜欢。躬身在一旁,请皇后车驾过去,后面是加寿车驾,太子让停,往车里去看,天还不明,车里光线暗,端坐的加寿大眼睛又亮又精神,像一对上好的猫眼石。

加寿得意洋洋:“怎么,我从来不睡吧。”

太子忍不住一笑,知道这是跟随母后同来,嬷嬷们不会再由着加寿。太子在这里要看视,也是怕加寿露馅的意思。他想母后总是不大喜欢加寿,同加寿很少亲近,让她挑到错不好。现在放心,缩身出去,让加寿宫车也进去。

因皇后到来,正厅上面灯火通明。皇后看看处处整齐,没有什么可挑剔的,道:“罢了,只是这天就要亮了,这里又只有你一个人坐着,灯烛费的倒还是多?”

加寿上前去回话:“娘娘在这里,不敢不照得明亮。”皇后无话,只和太子说话。嬷嬷对加寿使个眼色,加寿说往厨房上去,以皇后的心思,认为加寿管家,也只能是料理吃喝,就让她自去。

加寿出来,在没有人的地方站住,宫女太监一字儿排开挡住,就是有人过来,也保证他看不见。女官望风,嬷嬷们取出酸梅,加寿咬上一口,酸汁充满口腔,酸得颦起小眉头,但把困意儿撵得无影无踪。

呲着小白牙吮吸嘴里的汁水,嘻嘻一笑:“有这个可太好了。”

嬷嬷们含笑,跟着她继续去厨房

娘娘出宫不能说走就走,她母仪天下,一举一动都有记档。要先往皇上面前去说,皇上应允,再吩咐安排宫车,准备符合这一行的仪仗,侍卫们要告诉,宫门上要知会,太后不费功夫就能知道,把最酸的梅子给加寿带上一罐,包管不睡。

这就还是那兴兴头头的小加寿,不会让皇后挑出不好。

皇后今天也没功夫挑不好,她一片心意为儿子。加寿离开,正合她心意。就是加寿不离开,皇后也会支开她,单独和太子说话。

往左右使一个眼色,太监宫女们退下。太子微笑猜测:“母后要和我说什么?”本能的,太子殿下担心说加寿管家,先打迭一堆加寿能干的话出来预备着。

“太子,你父皇器重与你,让你下科场与举子们同考,你要为他长长光彩才好。”皇后说出来的却是这句。

“母后说的是。”太子放下心。

“我知道你聪明,别人不能和你相比,但我不放心,还是为你准备一件东西,你收下,随身带着,听说有奇效。”

把一个荷包送过来。

太子起身谢过,双手接住,摸到轻飘飘的,但里面装的有东西。皇后又在道:“打开来看看。”欣喜嘉许的模样。

太子就打开,见荷包里面有叠得小小的黄表纸,抽出来,皇后就笑得合不拢嘴,招手让太子到面前:“我的儿,这是我为你一片诚心,打听京里最灵验的寺庙道观,为你求来的如意符。”

太子啼笑皆非:“母后您这是信儿臣还是不信儿臣?儿臣有师傅们,儿臣也用功,不敢像岳父夸口中探花,中还是必然。”

他少年壮志,皇后濡湿了眼眶,用帕子擦拭:“我知道你能中,但是,求一道符尽我的心不是?”

放下帕子,又告诉太子:“你知道这符原本叫什么?中举符。举子们都去求,我嫌不好听,配不上你,就改成如意符。”

太子更哭笑不得,但见到母后对着自己动情意,他就没有说。

暗自腹诽着,还中举符?这不是更像我自己不能中似的?还举子们都去求,这就更假,要是灵验,就要全中。不可能全中,只能是假东西。

三言两语说不明白,又有母后慈爱在内,太子再次道谢,心里认定是假的,收起符纸没有细看,皇后亲手帮他佩好荷包,太子打算出门路上扔掉,就依着皇后。

他肯依顺,皇后心满意足,心情就好。没一会儿加寿回来,太子不放心,而且今天下科场,再看书没必要,陪着坐着。

见皇后对加寿有说有笑,早饭上来,因为有加寿自己小镇上的东西,在宫里的人吃着都觉香甜,把加寿还夸上两句,太子见到,觉得这场面其乐融融,百般儿的好。

到出门的时候,皇后遗憾,她不是行动自由的皇后,又从来认定自己身份不同,千金之子坐不垂堂的话她用不上,认为配不上她,她比千金还要千金才是。

但守规守制,皇后去哪里,先要有人去安排场地,要安全要舒适要粉饰,她自己也不愿意不打招呼的乱走动,也给侍卫们添麻烦不是。

和太子出门,她留下来和加寿没话说,太子和加寿先送她上车回宫,加寿和太子再上车,加寿倒能送太子到科场外的街道上。

路上,见到三三两两的举子经过,都提着考篮,加寿抱着太子的考篮爱不释手,从车帘缝往外看一眼,再对比一眼,下巴朝天,手指考篮上的红丝绦:“我亲手缠的,所以这个考篮比别人的好。”

太子同她逗乐子:“你就吹吧,加寿牛皮大王一个。”

“你不信我吗?我知道你一定中,等你中了,你再来感谢我,我还是受的。”加寿愈发洋洋得意。

太子扑哧一笑,也来个不识情意:“我中是我自己的事情,没有你的功劳。”把荷包想起来,抽出符纸交到车外:“碎掉。”荷包一直裹着符纸,太子不喜欢,想就要凭自己本事中,把荷包取下,送到加寿手上:“母后给的,给你玩几天,等我回来记得还我。”

皇后的东西,加寿总不能放开喜欢。但太子给她,她很喜欢。拿在手上晃一晃,歪着面庞:“父亲说要考九天七夜,中间有两夜换场地,还能回来歇息。等你三天后回来,我就给你吧。”

太子说好,加寿收起荷包,马车停下。

有人回话:“请殿下换乘马匹,举子们还等着瞻仰殿下风采。”太子和加寿道别,下车后换马,侍卫们簇拥着,气昂昂进街口,前面不远,就是京中秋闱的场地。

而嬷嬷们,从后面女官车里到加寿车里,有一个把加寿抱到怀里去大衣裳,另一个就给加寿去首饰去鞋子,抱着她的拍着哄:“姑娘睡会儿吧,大早上的还陪皇后娘娘,总熬神思。”轻轻的哼起不知名的歌谣,车回到太子府上,加寿已经呼呼入睡。

跟加寿的人儿,全是太后精挑细选过的。

……。

主考官大人亲迎出来,太子徐步的时候,两边举子们目不转睛。

如果没有今天,他们中间有人终生也见不到殿下,考不中的就此打道回府,三年后再来还是不中,龙门一直无望的人占大多数。这就把太子能看一眼是一眼。

太子在贡院龙门前停下脚步,仰望龙门上石刻浮想联翩翩。这就是主宰天下功名的第一道门槛,虽然在眼前只是一道门,但民间对中举有跳龙门之说,贡院的龙门就高大起来。

“殿下,这里人多,气味杂重,按皇上吩咐,殿下遵明旨下科场,为的还是历练,不与考生们一例,为殿下另外准备的有考场。”主考官不愿意太子凝视太久。

正式科举制度有三道,秋闱,春闱和殿试。前面还有童生试,但秋闱一向是人人心目中求官的第一道筛选,来的举子们最多。

为太子安全,主考官们巴不得太子进来就坐到保护重重,为他单独设立的房间里,外面有太子侍卫,也有宫中侍卫,主考官们肩头责任就小。

这是当差的心思,和太子想的不一样。

他往举子们那一堆看去,在那里另有门户,是传闻中举子们搜身的地方。太子对考官安抚地一笑,目光不肯移开。

考官们无奈,只能让殿下开开眼再请他进去。叫一个人过去知会,举子们正常进场。

进场搜身一向严格,要脱衣裳解衣带,防止有夹带。但很快,就喧闹起来。几个举子跌跌撞撞的从小房间里出来,衣带全是敞开着,在殿下面前赤身露体他们也不管了,跟在两个公差后面大呼小叫:“那是符,不是夹带!”

主考官们不止一个,都勃然大怒。

殿下在呢,这成何体统。

正要走过去一个呵斥,见太子眯起眼睛。那黄表纸好生面熟悉,太子沉声道:“取来我看。”跟他的侍卫走上去一个,接过符纸在手呈上,是外面的东西不知底细,并不敢给,太子微微皱眉,果然,又是那中举符。

一阵反感上来,太子不悦的缓缓扫过往这里看的举子,和那几个懊丧着脸让搜走符的举子,一字一句地道:“心不放在攻书上面!倒放在符纸上面!举子,功名是符纸给你们的吗!”

他嗓音不高,但身份贵重。似平地一声惊雷,把几个举子吓得两腿战战,不由得伏地拜倒。口称道:“不是晚生们大胆带进来,是家里老母苦心求来,上面不是字,不是诗,以为不在夹带之例。”

太子见胡扯,笑上一笑,温言问道:“你家是哪里?”

举子回话,离京还有五百里。

太子愈发要笑,又问:“你哪一天到的京里?”

举子见语气温和,胆子大起来,回话更流利:“回殿下,八月中秋前进的京,还上高台请教过阮尚书大人。”

太子这下子忍不住,大笑上一声,道:“你求的符纸,分明京里出产。你上个月进京,你家母亲难道也跟进京里,不然可上哪儿求这道符呢?”

举子大窘,他是过于聪明,都知道皇上纯孝,以为抬出母亲就可以打动太子,也是免得获罪的意思,没想到撞上一鼻子灰。

支支吾吾的回答不上来时,太子语声转寒,转身告诉主考官:“秋闱取人才,不取蒙骗的人。把他撵出去,下一科再来。”

说过,往贡院里面去。

举子还要求饶,两个差人把他嘴堵上,架出去,把手放开,讥笑着打醒他:“我说举子,识相吧,这是太子殿下的话,除非你认得皇上,让皇上把这一案翻过来。”举子自认倒霉,失魂落魄离开。回到客栈想到还好没革秀才身份,太子殿下还算是仁厚之人。

有了这一出,余下的人不等搜,先把符纸取出。这时候彼此明白,互相传看,见一堆的飞龙在天:“你的和我的一样?”

“大家都有,能全中不成?”

“胡扯!全是上上的好符,这分明是骗钱。”

唉声叹着气,自己把符纸撕毁。韩世拓也在这里,见到暗笑,心想幸亏自己不带,不然也免不了是场羞辱。

见排到自己,提着考篮过去给他们搜身,搜过,跟着大众往里面来,这里面又严一层,是领考卷的地方。

太子也到领考卷的地方看过,又去看了号舍。见号舍窄小,就没法睡觉,也觉得寒窗出头不容易。

这样一逛,就到午后,往他住的地方去。见三间屋子,一间放马桶,给他当便所。一间是他睡觉的地方,一间是他写卷的地方,比别人只有一个号舍是天上地下。

考卷早放在桌上铺开,这是写文章往上交的纸张,上面没有试题。

这一夜,是要睡在这里。太子下午又去看主考官怎么行事,到晚上睡下来,想着举子们在号所腿也伸不开,只能倚着包袱贴墙睡,他良久才入梦中。

第二天试题送来,太子提笔的时候,有些紧张。

历朝也有过皇子们下科场,但大多是匿名又匿卷,功名不填在榜单上面。写在榜单上面的,事先也没有人知道皇子们下科场,等到最后知道的,全是有功名的。

或者呢,是把试题给他自己做一遍,不用下科场。和他都不一样,他是明旨下科场,看着吃的住的都比举子们舒服,只有他的卷子是匿名,由他的侍卫亲手封存,和举子们的混在一起,到时候出来是什么名次,要跑到大街上看榜单才行。

要是丢人,也就丢在明处。

但片刻后,紧张消失。到底是太子殿下,他受的是储君教育。这会儿中个名次都没把握,以后还怎么治理天下?

一旁放着考篮,加寿牛皮大王系的红丝绦微微飘动。加寿都说自己能中,这一回让她说个实在的,吹牛吹个中肯的。

当下构思,下笔写起来。不到下午就写完。自己检查一遍,无误,往考卷上誊写,侍卫们收走。

这就可以回去,但太子依足举子们规矩,又住一夜,第二天回府,加寿算着日子,备办一桌子好菜等他,皇帝说过这几天不必进宫,太子和加寿玩上半天,好好睡上一觉,再准备第二天进场。

三场考完的那天,太子进宫去见父皇母后,又往太上皇和太后宫里去见,为讨太后喜欢也好,是太子自己愿意的也好,把加寿夸上几句,加寿小脸儿都红了,太后欣然,留太子用膳,说些他一定会高中的话,又说不中也没什么,惹得太上皇问太后到底是说什么,加寿响亮地回答:“一定会中呗!”

大家相对大笑,太子到下午独自回家,把加寿留在宫里歇息半天。见书房里,柳至等着自己。

…。

“殿下,事情没查到水落石出,却有眉目出来。按例,先来回话。”

太子让他坐下,心想总有事情。就更要心平气和,安然地道:“你说。”

“捕快们经心,又布置的快,后院子的鞋印,把抓来的人鞋子对比过,六个人有嫌疑杀人。其中有两个,与京里新开的大天道观走得近,大天道观的教主叫林允文,供的是无天老母,都说他有通天神算,能够趋吉避凶。仗着这一点,京中五品以上的官眷们都求过他。宫里的嫔妃们,也打发人登他的门。”

柳至到这里面色发白,像是说不下去。而太子也白了脸。两个人刻意的避开对方,眼神往一旁点了点,但心里出来的话是一个意思。

柳至在太子回府的这天等在这里,不是他柳侍郎很闲,事实上他查到大天道观的时候,就安排出很多事情。但他一定要把查到的尽快回给太子。

因为宫里的嫔妃们都有去拜无天老母,他怕皇后娘娘…。

柳至为什么不直接去提醒皇后,就像皇后身边的柳义不喜欢柳至一样,柳至也知道他说的话太正,太中肯,不和娘娘脾胃。

他更愿意来和太子说。

太子殿下呢,心比他还要颤。他亲手收到母后给的中举符,他亲眼见到举子们拿出哗啦啦一片的中举符,还有结交官眷,还有……就是没有嫔妃们的话,他也不由得的担心他的母后。

“查!狠狠的查!”太子恶狠狠,差点儿一跳多高。

殿下已经在懂事的年纪,欠缺的只是历练和知识面。他知道他的父皇美人儿众多,他也知道他有加寿,稳稳不倒。但若是他的母后出岔子,太子总受连累。而且他也不愿意他的母后出一点儿事情。

他勃然大怒:“汉武卫皇后就是为巫盅案自尽!汉……”他说不下去了。抬眸再一回看清楚对面坐的是柳至,多少能放下心。

柳至是自家人,他不会把殿下的失言泄露。

汉武帝的第二个皇后,卫子夫和太子,就是在汉武帝晚年宠信钩弋夫人,受苏文、江充用巫盅名声陷害,在不能明白辩解的厉害下,愤然起兵,兵败后自尽。

太了在今天生气的拿他们当比喻,要是传到皇帝的耳朵里,他一定认为这是诛心之论。是证明太子心里对皇帝不经常往皇后宫里的怨言。

太子垂头丧气坐下,他算是英气的,他算是有聪明的,但汉武卫皇后的事自己寻出来当例子,又发现自己母子可以和他们相似,又有失言在里面,他打不起来精神。

柳至也垂着面庞,他却不是完全为沮丧。他为太子殿下警醒高兴,又想到皇后任性懵懂,心里难免有伤痛,是个又欣喜又难过的格局。

偶然有风稍动门帘,能看到房里两个人低头而坐,都跟斗败的鸡似的。

……。

“我把这事交给你,一切便宜行事!”

半晌,柳至走出太子府门,太子殿下重新打起的温和嗓音还在耳边。

…。

“加寿是梦日月而生,请殿下好好待她。忠毅侯军功赫赫,为人正直,请殿下好好待他。”

太子的耳边,也留着柳至的嗓音。

……

不想柳至大人,倒是个明白事理,又对自己忠心不二的人。

太子这样想着,略微有些喜欢出来。

虽然他刚才说错了话,但在他的心里,还是敬爱他的父皇。毕竟他现在办的差使不小,是皇帝交付。还有他和加寿的亲事,太子已经打听明白,当年的他只有七岁,后来养在太后宫里,不明白的地方太多,现在要明白这亲事的来源,只能自己悄悄的去打听。

寿姐儿有吉瑞出来,太后指定亲事。太上皇应允,父皇也应允。要说不答应的,只有自己的母后和西去的外祖父。

太子叹气,对自己最好的母后,却是最糊涂的那个。

岳父战功有名,堪比汉武卫皇后的弟弟,大将军卫青。后世对卫子夫母子之死有评论,如果外戚卫青不死,太子稳接帝位。

太子又放下些心,柳至现在是他的臂膀,他可以明确。还有一个臂膀,他的岳父。微微地,他又勾起嘴角,他还真的要对加寿好才行。而加寿,每天起五更出宫,那叫一个可爱。

我和加寿青梅竹马。

我和加寿两小无猜。

我和加寿情投意合。

……

过了雁门关,龙二问龙三:“刚才问的你也听见,王爷点兵,已经不在大同休整,刚离开两三天,走不出多远。你看咱们是一起先回家,还是一个回家见父亲,一个去见王爷。有日子没见到他,他点兵的时候也就没有咱们,要把咱们丢下来不分派。这可不行,我们如今回来,得早早的去提醒着他,不管他去哪儿打,咱们就要归营,咱们有份。”

龙三苦着脸:“我又想回去看父亲,又怕我姨娘絮叨。”

龙二笑道:“咱们救回舅父,姨娘只会说好字。”

“就这个更烦,若是要我把事情从头到底说一遍,对着父亲可以说,一切全是小弟做的,我们兄弟去见天儿游玩,喝不少好酒,这就回来了。但姨娘罗嗦,一定要问小弟为什么出这么大的力气,解释要半天,不解释又怕催促。”龙三有了主意:“二哥,你口才比我好,我去军中,你去见父亲,把带的东西给他以后,你就赶紧的来。别让我在王爷面前为你应了卯,你拖上一个月才回军中。”

“胡扯吧你,我只呆一天,我也怕我姨娘絮叨。我们临出来的时候,她们两个吓得要生病,怕让定边郡王连累,又都认为这事情不好开发,现在见清清爽爽,虽然圣旨比咱们回去的早,她们早就知道,但要我没完没了的解释,我也不愿意。”

龙二把马鞭子往手腕上套:“咱们把东西分好,前面路口各奔东西。我一准儿的快来,你只管在王爷面前为我请命。”

两个人四匹马,进京的时候各有一匹马,离京的时候袁训又各送一匹驮礼物。这就先把马分了,再把礼物分好。

给陈留郡王的,龙三带上。余下的全归龙二送回家。

特意在这里说这样的话,是雁门关下面有路口,一个往边城外,一个去大同。互道一声路上不要耽搁,兄弟各奔东西。

龙二打马如飞,没有几天来到家门。

让家人搬下东西,龙二兴冲冲的来见父亲,衣上尘土都不顾得拂去,只想着父亲要是听到小弟在京里的消息,该是有多喜欢。

……

边城九月离飞雪不远,天色乌蒙蒙的不见得就下来,寒气已近隆冬。

辅国公房里用上火盆,大开着窗户跑炭气儿,方便他睡着往窗外张望,看个风景解个闷儿。他所看到的视线,不过是几树梅花,但他还是望着,像是梅花能为他传递消息。

国公夫人喂茶水给他,柔声劝道:“二公子三公子会先回家见你,外甥不念别人,总要给您带个信,又或者是东西回来。别挂念才是,难得他们进一回京,陪婉秀过完中秋,也是为你尽尽心意。”

辅国公低沉地道:“他们要真是陪妹妹过中秋,我也放心。我担心的是他们在路上贪玩,放风似的,不管王爷点不点兵,把他们的前程也不要了。”

“都是大人,怎么会?”国公夫人说着国公多虑的话,国公眼神骤然的一紧,刚才嘴里还在骂儿子,面上出来的却是喜色:“有人过来,是他们回来?”

国公是躺着的,有心的去听,脚步声就入耳中。

国公夫人就唤丫头:“去房外看看可有人来?”一语未了,有句话压着她话的尾音出来:“回国公夫人,二公子从京里回来。”

国公夫人也有了喜色,就要起身,辅国公瞄瞄她,沉声道:“慢些。”国公夫人面上羞红,手扶住椅背,慢慢地起身来,龙二已到门帘外。

“父亲,”他揭帘而进,和辅国公眼睛对上眼睛,先哈哈笑上几声。

见到他快活,辅国公油然的开心:“看来你们在京里过得好,回来的晚不说,就是回来,这乐不思蜀的劲头儿也带来。”

龙二还是止不住的笑,他走进来,他身后国公夫人的丫头搬东西进来。很快摆上一地,辅国公更忍俊不禁:“你们这是把王府搬回来了?”

过年的圣旨赐袁训福王府第,辅国公早就得知。

“哈哈,”龙二放声长笑,一脸让父亲的话搔到痒处。国公夫人让丫头送上椅子:“二公子坐着慢慢说,从你们进京以后,国公见天儿盼着。”

辅国公不能起身,就顶顶眉头:“我是怕他们山西土包子,进京让人笑话,把我也带累。”

国公的心情一看就不错,龙二的心情就更好。

先把礼物点出来:“这是老太太的,这是姑母的,这是老侯的,这是靖远侯府上的,”国公夫人奇怪,带笑轻声,问的是国公:“靖远侯府也和老国公有来往?”国公笑了:“不关我事。”

“是老太太的表亲。”龙二回答。

又指董家的:“这也是老太太的表亲。”

再指下去:“这是老太太姑母给兄弟们的,我和老三商议,直接带回家来。”在这里像是说完,丫头恰好送茶进来,龙二接茶在手,坐下来喝了两口。

老国公有些着恼:“你说完了没有!”

龙二却先说的是:“这茶不如京里的好。”带着遗憾大摇其头。

老国公火了:“那你还去京里吧!不用回来!”

龙二见父亲真的恼了,把茶碗放下,嘿嘿道:“父亲别急,大头全是放在后面说。”国公夫人忍住笑,国公最想听的,就是他的外甥。二公子从进门只字不提,国公等不及,这就要和儿子生气。

老国公哼上一声,还不肯承认,眼睛盯着龙二肩头一个包袱角:“我是怕他帮别人带东西忘记,那背着不肯取下来的,莫不是老侯带给这里熟人?”

龙二笑嘻嘻取下,双手捧住。原地,先一个哈哈。国公又火大:“又卖关子!”龙二笑道:“父亲莫急莫恼,这里有一份儿大大的东西我和三弟带回。”

高举过头,双膝跪下,乐不可支:“请父亲接太后的赏赐。”

太后?

国公和国公夫人全一愣,随后国公有了笑容。见儿子送得不远不近,自己抬手就能拿到。国公就去接。

他久病力气减少,一把握住,脱口道:“好生沉重!”再加上一只手,龙二又帮着,打开来,见香气扑鼻,竟然是个沉香木盒子。

国公府里也有沉香木盒子,却没有这个大。国公先说一声好,龙二把盒子打开,里面是紫金锭,碧玉环,白玉佩等东西。

国公喜笑颜开:“太后厚赐,怎么当的起?”

龙二笑出一嘴白牙:“当得起,当得起的,”他笑逐颜开:“因为父亲保的好媒,安氏弟妹她又有了。”

房里顿时欢腾,辅国公若有若无的在国公夫人身上扫回,国公夫人飞红面庞,对他悄悄摆下手。辅国公丢下她,又去细细问龙二:“什么时候有的,这真是太好不过。”他一个大男人,跟个女人似的算着:“这是第六个孩子,宝珠真是个好孩子。”

龙二打趣他:“所以太后要重赏父亲,还把我们兄弟叫进去,问足一个时辰父亲的病,”手指盒子:“这里还有太医开的方子和药材,太后说赶快好起来,让父亲去京里见见她。”

辅国公面上生辉的怅然:“去京里啊?只怕给阿训添麻烦。”含笑目视儿子:“说到这会儿,你也不提他,想来过得好,你放在后面说。这就说他吧。”

“父亲听我慢慢道来。”

龙二今天扮孩童,双手合十一下,逗个乐子,兴致高涨说起来。

“进京那天,我们先到宫门上,本来想着若是能面圣,结果呢,让一件大大的事情挡住。给侍卫塞了钱,他们说明儿来吧,今天宫里有喜事,皇上用酒去了,下午没有要紧事情不见外官。父亲您猜,是件什么事情?”

龙二眸光希冀,只看他这眼光,国公就知道自己应该猜得中。他掐指算算:“四月,五月,”不费力气就喜欢的道:“是加寿生日吧?”

国公夫人又奇怪了:“加寿生日,皇上去用酒不见外臣?”国公夫人想到底还是孩子。给个赏赐只怕倒有。

国公疑惑:“猜错了吗?”龙二哈哈又是一声。国公忍无可忍:“你到京里吃多了笑酒不成?回来就知道笑!”

龙二叫声冤枉:“父亲说中,我不能不笑。”

“哈哈,我说嘛,按日子算,只能是加寿的生日。”国公笑个不停,就他一个人的笑声,就把房里撑得满当当。

龙二说下去:“我和三弟一打听,说太后面前的寿姐儿过生日,皇上因此不能出来。我们赶紧报家门,说我们奉父亲之命,就是要赶上寿姐儿生日。”

国公满意:“这算你们有孝心。”

“侍卫们听说,就问我们是忠毅侯什么人,我说嫡亲表兄弟,请出来一见便知。果然,他们把小弟请出,”龙二在这里笑得得意非凡:“我和三弟也因此沾光,进去喝上一顿御酒,在御花园里加寿的小镇上用饭,代父亲敬太上皇太后皇上和太子殿下酒,把礼物交给加寿。”

国公悠然:“你们两个福气不小。”

“出来往小弟家里住,小弟那王府……”龙二在这里停住,笑上一声,改口道:“他的侯府,五间大门。”

国公睁圆眼睛:“我从接到圣旨,就为这大门犯愁。没有写信提醒他,是想到他从来明白。但听你这样的说,大门倒没有封上重新再开?”

龙二愕然:“为什么要封上重开?”他挤眉弄眼:“父亲,五间大门不比侯府大门好吗?”

国公生气地道:“你就是个混蛋!连这个也想不到!他一个侯爵,”在这里舒展眉头又悠然,袁训辞去国公的话他也打听到,国公眉开眼笑:“这是为敬重我,他国公不当,成了侯。”

龙二一本正经来问父亲:“小弟就是侯,与五间大门又有什么关系?”国公真的动了气,手一指龙二骂道:“打小儿没给你请过先生吗!这五岁就理当知道!这五间的大门……”

当儿子的含笑:“太后还要省亲不是吗?加寿也要。”国公的怒声嘎然止住,自己寻思寻思,自言自语:“有理。”

龙二尽情对他说:“小弟上折子,是要把大门重新修建。但皇上说不必,说太后会去,改掉大门,推倒正殿,让太后从哪里出入,让太后太上皇在哪里坐地?”

国公又笑眉笑眼,听到最后连声附合:“是啊是啊,还是皇上英明,我们实在愚笨。”把儿子的话琢磨一遍,眸中有惊喜:“正殿还在?”

“在,托太后省亲的福,我和三弟还进去看过。”龙二一翘拇指:“气派!”

国公太喜欢,无声地笑着,又把儿子的话琢磨一回:“太上皇也去?”

“去,和太后一起,我和三弟在小弟府上住着,总是让我们陪太上皇。”龙二身子挺起,摆个威风架势。

这下子,国公夫人也欢天喜地的笑,国公更是嘴咧多大。龙二又添上一句:“皇上还说,寿姐儿出嫁,也得有个好门走花轿。”

国公睡着一个劲儿点头,下巴都撞到锁骨上。

“所以,那五间的大门,还是小弟侯府的大门。”龙二开心到极点,有一声叹气出来:“唉。”好个大门。

国公向往,国公夫人向往,龙二重新回忆,足有一刻钟,房里没有人说话。

丫头换茶水,把他们重新惊动。国公又盯着龙二腰间:“那皮袋子里,又是谁给我的东西?”龙二张张嘴:“这是给我的。”

国公撇嘴:“给我瞧瞧又能怎样?”

龙二带着肉疼:“您有这些好东西,您也不能喝酒,还惦记我的酒。”取下来,摇上一摇,路上用过,只有半袋子,龙二小气地道:“父亲,我可只给您一点儿,这是梁山王府的藏酒。”出去让丫头寻玉碗,说一定要玉碗喝才甜美。

国公在房里对着国公夫人抱怨:“这是我儿子吗?看一点儿酒把他心疼的。”国公夫人知道不用自己劝,只陪着笑笑。

龙二进来,用两个玉碗倒上酒,呈给国公和国公夫人。国公先看那酒,雪白冷冽,隐隐透着梅花香还是菊花香,太淡就闻不出来,又因为太淡,似无处不在,说声好,龙二用调羹喂他一小口,国公品了品,他自受伤以后没喝过酒,就喝也是药酒,得这一点儿大为满足。

对国公夫人道:“你那碗别喝,我不忍心再要他的,你那碗留给我慢慢的喝。”国公夫人因此不喝,龙二也没有就起疑心。

接下来的话还是句句欣喜,字字欢笑。

“加寿,哈哈哈……”龙二手舞足蹈。

辅国公着迷的等着,他知道儿子的每一声笑,都是外甥的得意,这个是要慢慢的说,缓缓的欣赏。

“加寿坐在太子府正厅上,当着太子殿下的家。”

“哈哈哈…。”躺着的国公足不能蹈,手舞得不停。他们笑上一声,国公夫人就低声念一声感谢神灵保佑。

“香姐儿,哈哈哈……”

“哈哈哈,香姐儿好,”

“加福,哈哈哈…。”

“哈哈哈,生日过得好,”

房外侍候的丫头婆子也嘴角噙笑,这样的喜欢,人人心头都明亮起来。

就在国公以为龙二就要说结束,一个封口信笺送到他面前。龙二眸光闪闪:“父亲,给,小弟给您的。”龙二拿到手就是封上的,捏在手里虽然薄薄,但龙二知道一定是深情意的东西。

国公接在手上,见上面写着舅父亲启,是袁训的一笔好字。撕开来,里面倒出一封信,还有一张大额的银票。

“叩请舅父大人金安,闻听尚不能挪动,现呈上孝养银两……”

融融的湿意,把老国公眼窝占据。滴水汇成涓流,在他的眼眶里流动来流动去,最后成串滑下面颊,很快就泪流满面。

模糊中,国公眼前出现旧日情景。

那是小小的袁训,欢快的跟在他后面跑,“舅父,我在叫您呢。”

“舅父,您又要去打仗,不带上我,我不喜欢您了。”

“舅父……”

一声比一声响亮,一声比一声长……小小少年一晃眼,就成英俊青年。再一晃眼……国公嘴唇哆嗦,他现在是个什么英武模样,自己却不知道。

但一定是最好的,一定是最棒的那个。

心头一声叹息,这个孩子,没有白疼他一场。

……

“姐丈,你们看,看这个!”

陈留郡王的帐篷里,龙三献宝似的从包袱里抽出一件衣裳,陈留郡王和龙氏兄弟眼前顿时金花花。

陈留郡王鄙夷的失笑:“还让我们看,这就是你从京里带回来的好东西?”

龙三自己瞅瞅,继续笑声洪亮:“不好吗?”挨个给兄弟看。龙大死去,龙二不在,龙四在家里,龙五死去,按排行,头一个给龙六看。

“老六,你看这个好不好?”

把那画满金寿字和梅花的衣裳,往龙六眼前一晃。龙六捂额头:“我头晕,拜托三哥你停下来吧。”

龙三不满意的换个人:“老七,也给你看看,给你添添福气。”龙七放声大笑:“三哥,小弟给我们带的都有东西,虽然没见到,你说送往家里去了不是,怎么的,小弟独没招待你们,你和二哥花光银子,把画匠画废的布捡起来做的衣裳?”

“你没眼光。”龙三嘀咕着,走到龙八面前,堆出笑容:“老八,你当国公还没一年,但眼光应该有,”抖抖衣裳,希冀地道:“你来夸两句。”

又绷紧面庞:“只许你夸两句,余下的全给姐丈夸。”

龙怀城就给他两句:“惊见一片涂鸦,可怕。”说完,陈留郡王和龙氏兄弟嘿嘿笑着。龙三抽抽嘴角,威胁道:“你有能耐说,等会儿可不带改口的。”

举到陈留郡王面前,昂首挺胸,意气风发:“姐丈,你要是也不认得,我可是瞧不起你。”陈留郡王忍住笑:“我瞧得出来,你们兄弟进京去没学到别的,把京里跳大神学会,办这件衣裳,打算回来对着我们跳上一跳。”

龙氏兄弟再次爆笑,争着调侃龙三:“你穿上这个,跟蛮夷的巫婆没差别。以后王爷发兵以前,老三你穿上,跳上一出,保佑我们大捷倒是不错。”

“哼哼哼!”龙三收回衣裳坐下,一面叠衣裳,一面开始嘲笑。

“有眼不识金镶玉,说的就是你们!寿姐儿的好字你们都认不出来,香姐儿的好画,你们更是糊涂。福姐儿的梅花多端正,那是小王爷和她一起手绘,福星大作在你们这些愚蠢的眼光里,自然你们也错过去。”

龙六张大嘴:“啊!”

龙七倒吸凉气:“这个!”

龙八傻住眼:“真的吗?”

三兄弟一起发怔,一起动起来,用蹿的到龙三面前。龙六握住衣袖,龙七揪住衣角,龙八双手去夺衣裳。又是一起的嚷:“给我看看!”

陈留郡王也诧异,精明睿智的郡王偷偷一缩脑袋,暗道,加寿的字,香姐儿的画,加福的梅花?

刚才自己说的都是什么?龙三罢了,不怕他恼。就怕这话传到小弟耳朵里,更要怪自己不把他的加寿放在心里,更要埋怨自己以前没抱过加寿。

见龙氏兄弟争衣裳,陈留郡王也走过去,推开龙六,喝走龙七,和龙怀城瞪眼,给龙三一个笑容,把衣裳先夺到手上,这会儿不觉得像跳大神,从衣领到衣摆看过,陈留郡王道:“好东西!”

“好!”龙氏兄弟跟着喝彩,龙三得意,这会儿是他责备人的时候,大加埋怨:“神魂都校场打架去了?忘记加寿加禄加福?这也是能忘记的,真不像话!”

把个双手反背,神气活现的不行。

陈留郡王看不下去,轻咳一声。龙三机灵,见到面前四个男人顿时黑脸。忙又笑:“我说的也是实话不是,好了,不生气给你们好酒喝。”

把腰间从进到大帐就没有解下,只顾着先显摆他在京里,那一个羊皮酒袋取下,从陈留郡王开始有了笑容。

都以为是袁训给的酒,都认为自己就有份。见龙三打开,酒香清冽的闻到可以薄醉,四个人还没有喝到嘴,先满意的叹口气:“这个才是酒,军中的酒,只比马尿强一点儿。”

传着喝上一口,又舒服的品味。好容易舍得全咽下去,正要夸几句,再喝上几口。龙三神神秘秘的晃晃羊皮袋子:“这个,是王爷府上的藏酒。”

……

酒味儿太浓,飘到帐篷外面。

梁山王从外面走过,吸吸鼻子,把眉头皱起,这像是我家的好酒?他在京里的时候痛喝好些,到军中以后,梁山世子妃看他的那一年,他才又喝到一回。

可以说是梦里都有,却不想又在这遥远地方亲身的闻到。

对陈留郡王的大帐看看,萧观纳闷:“他们从外面也能买到我们家的酒?不对,我们家的藏酒是自酿的,这只能是相似,待我看上一看。”

一揭帘子,守帐篷兵通报声中,萧观走入帐篷,就见到五个交头接耳的人,龙三正在嬉皮:“王爷的家啊……”

求票票

……

书名《腹黑王爷的娇蛮奴妃》

作者:景飒

http://www。xxsy。net/info/818995。html

她是现代医科大学高材生,海边度假时突然被大浪拍到了古代,身穿比基尼从天而降,掉进了魏国荣王爷的浴桶里。

他是赫赫有名的魏国荣王,丰神俊朗,手握大权,乃是天下九公子之首。

一场战乱,他身负重伤,整日都是病怏怏!

为了生存,她女扮男装在荣王府当起了家丁,专门负责伺候身体虚弱的荣王爷。

日久天长,他渐渐发现了端倪。那一夜,他狠狠的撕碎了她的一切伪装,包括她的女扮男装。

谁说他虚弱?明明是个腹黑装病的家伙!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