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百二十七章,加寿和萧战比拼/侯门纪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小王爷准备自己上楼梯,有几个随从到上面守着,暂时性的保持这里通畅。

这家是大酒楼,进出的客人多,还有小二上下楼传菜要方便,楼梯很宽。但小王爷和小姑娘都不大,他们要自己上楼,怕让人冲撞到,不许行人在这一会儿通过。

好在把守的钟点很短,有两个要下楼净手的客人没有不满,听说是梁山王府的小王爷,出于好奇还候在楼梯口,想看看声名赫赫的小王爷是什么模样。

就见到一个满头花翠的小姑娘,她穿着杏黄色绣满缠枝花卉的衣裳,小小的大红色裙子上镶满珠子。

往这里来的都是有钱的主儿,但对这一身的打扮还是吐吐舌头。这是谁家的娇奢孩子,一点儿大就浪费珠宝在衣服上。

加福没有注意到有人在说太后给她办的衣裳,她正在努力的上楼梯。

先伸一只脚,往上......有点儿吃力。加福还小呢,这楼梯在楼梯中不算低矮,又在水旁边,盖得高方便客人们看水流来去,只这一个高度,先让加福本能觉得是费力气的。

三级的阶梯,每一级再高,也不会给视觉上造成压力。但三十级的阶梯摆在面前,在孩子们眼里难免高耸。

她先占住左脚,后面萧战抱着她。小王爷两只小手抱紧加福胁旁,他在加福身后,加福又是登高,萧战虽然比加福大一岁,低上一级楼梯,就看不到前面。接下来的,就全凭感觉。

感觉加福那只脚站稳,小身子试着往上面去,小王爷就一使劲儿,把加福往上一抽,加福乐了,她上去了,另一只脚也稳稳的站住。

小王爷就跟上去,加福还要往上去呢,他不跟上去,他的手臂就不足够长扶她。

加福自己能上去,喜欢得了不得。她是身子几乎全在小王爷手上,小王爷的力气就全归了她他自己上呢?后面还有个大汉不是。

大汉不费力气的把小王爷往上一抽,萧战轻松的上一级,又站到加福身后。

等候下楼的两个客人忍不住微笑,心想这家的大人太依着孩子,看看守楼梯口的有好几个,下面还有几个大汉,还有婆子丫头们。一个大人抱一个上来多省事儿?

他们看着有趣,就不急不催的,把这个热闹继续看下去。

“再上哦。”

“好。”

见两个孩子说出来,小小的姑娘面有兴奋,又对着上面迈出她的小脚步,小小的鞋子上面,从鞋面到鞋帮都有绣花。

等外的客人们含笑,王府名不虚传。小孩子长得快,费衣裳也费鞋子。今年做的,也许半年后就穿不上。这小鞋子还要绣上花,只怕穿不过三个月,做也得三个月。

这是王府里出来的,他们自叹不如。又更明白幸好他们知趣的等在这里,没有催促和不悦什么的,不然看这一对小孩子很是得宠,稍有得罪,只怕就把王府一起得罪。

见后面又过来两个人,也是急着下楼。先头等的这两个人主动摆一摆手,让他们留下来一起等着。

.......

六,七,八.......

最后一个木梯终于在脚下,加福开开心心,扭头找到萧战,小脸儿上兴奋浓得化不开:“我上来了。”

萧战也让大汉扶上来,小王爷满面热烈的捧场夸奖:“福姐儿真能干。”加福小眉眼儿又笑弯起来,用力点着小脑袋,也夸奖萧战:“战哥儿你也能干。”

“真的吗?”萧战得到加福的话,随时都会受宠若惊模样。

不过,还没有高兴一会儿,见到另一个孩子出来,对着他摇头晃脑的扮得意。

加寿走出来,能占住萧战上风,别提多喜欢,小脸儿笑得像朵子春花,左侧面庞,右歪面颊的,笑嘻嘻先招呼加福:“三妹你来了。”

再对小王爷哈地一声,小身子一跳,把个小手捂到脸上,学着小二以前闹的笑话,五指张开,从手指缝里看人。

“战哥儿,你今天落在我后面。”

萧战也会这个姿势,知道表示羞愧。加寿摆出来,想来不是羞她自己,只能是羞自己。萧战也把个小身子原地一蹦,嘴里学着香姐儿的口吻:“吓!”

小手也往脸上一摆时,手指缝里瞪大眼睛,这时候说的是他自己的语气。粗声大嗓门儿:“跟我学的,是我告诉你这里好。”

加寿小鼻子一哼:“你才没有说,是我们自己找来的。你对我说一堆好吃的,还说不带我来。现在我在前面,你在后面,这算是你跟我后面来的?”

扮个鬼脸儿:“我带三妹,也不带你。”

“我们都不带你!”萧战小手一挥,像就能把加寿的鬼脸儿挥走。

带着加福就走,奶妈问加寿:“小姑娘和谁来的?”加寿转转眼珠子,悄悄对她说。奶妈就让萧战去见太子。萧战带着加福见过,还是执意要自己吃,太子为陪加寿出来散心,随他过去。

见到他们家包的雅间,正好在对面。门帘子放得不严的话,对面的动静都能见到。

加寿一面吃,一面盯着萧战。耳中,有乐声过来。这是冬天,天寒地冻,枝叶凋零。但乐声也穿林渡水过来一般,有春天之感。

太子陶醉在乐声中,浑然的把他对母后的担忧都忘记。

他把口供送去,也没有想到好的办法对皇帝说。柳义的确是往大天道观里去过不止一次,太子其实很想搜查柳义宫室,但和皇后正别扭着,又怕她多心。好在口供已经给她,由母后自己处置也罢。

太子在这里有撂挑子的心思,他自己没察觉到他的负气。他以为他为皇后做的已经不错,再做也不让母后喜欢,反而更怨到加寿身上。

太子妃自重出身,总有些遗传到太子身上。太子给加寿挟菜,见她吃得小面颊鼓鼓,就油然的有了笑声。

加寿是太后所指,加寿还是太后娘家的长女。太子在这里又要难怪皇后,认定自己的母后心里没有太后。哪怕心里有一丝为太后,也不会叫加寿去责备。而应该徐徐的和自己说,徐徐的和太后去说。

柳家早就有不答应加寿和自己亲事而做出来的事件,后面就更应该想到避嫌。

太子怅然,他特意的陪加寿出来,也有散自己心思的意思。他这几天看书时间一样,书却看得极少。再不出来逛逛,太子怕自己也要闷坏。

又要哄哄加寿不是?

太子这里又要闷闷,加寿有哪里不好?她又可爱又伶俐又活泼又讨人喜欢又.....

“啪!”

加寿忽然往外面扔了个什么。

门外有护卫,同时揭起帘子,加寿扔的东西落到外面地上,是个小银块,五两的那种。

太子愕然:“你在作什么?”

加寿指给他看地上,还有另一个银块在。加寿气鼓鼓:“你喜欢听,我让给钱,让外面重新来一回,战哥儿和我捣乱,他一定要新的。”

说着,往外面一嗓子,叫着护卫的名字:“刚才的我喜欢听,重新再来。”

“啪!

对面又扔出一个五两银子,萧战的粗嗓门儿出来:“新的,我们爱新的!”

“旧的,我要旧的。”加寿又扔出去一个。

外面操琴的本来是喜欢的,但是现在为了难。这些有钱人家的子弟,就爱指使。只有一家还好,这钱稳稳到手上。但现在两个对上,根据他以前的经验,到最后吃力不讨好的全是他,都要怪他不肯答应。

操琴的想,我就一双手,我答应你们谁才是呢?

......

“啪!”五两。

“啪!”五两。

楼上吃饭的人都看过来,见没一会儿,地面上扔一层银子。虽然五两不多,但几十个也是一笔钱。

都等着看怎么结局的时候,能看到一侧包间的人,就见到“腾”,跳出一个小姑娘。能看到另一侧包间的人,也见到“腾”,跳出一个小小子。

两个人一出来,就双手叉着腰,小肩膀往前送,额头往前顶,那架势这就要顶起来。

就有人问:“这边是梁山王府我知道,那边呢?”指指小姑娘出来的包间。问好几个人,都说不知道。

另外有人担心地道:“这小姑娘挺可爱,要不要去提个醒儿,免得她得罪王府。”

话音刚落,就见到小姑娘身后出来一双手臂,把她拽进去。而小小子的后面,也出来一个年青妇人,是萧战的奶妈,把他也拉进去。

操琴的人就更迷糊,这是弹新曲子,还是旧曲子?

小小子出来的包间里有一个软软的孩子嗓音道:“要旧的,大姐要听。”而另一个包间里出来一个随从,吩咐道:“按你的来吧,不要一定是旧的。”

这样才能把曲子按原定的奏完,小二捡起银子,操琴的心中大喜,知道等下分帐是一大笔,就想再看看是谁赏这么多时,见两边都已经吃完出来。

小姑娘的包间里出来的不仅是她,还有一个温润飞扬的少年。

这个时候,有人惊呼一声:“太子殿下!”

好累,今天就这么多。望体谅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