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百三十一章,草包驸马抢差使/侯门纪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半路出来马浦和鲁豫,柳至和冷捕头都莫明其妙。不知道他们确切来意,说的又是见驾的话,柳至和冷捕头都没有拦阻的道理。

见马浦带着不愿得罪这里任何一个人的笑容,和每一个人都打过招呼,带上魏行离开,柳至对冷捕头沉着脸,他也不愿意留在这里,因为鲁侍郎大摇大摆的,带上他的林公孙找个椅子坐下来,不错眼睛盯着林允文,像老鸡抱窝似的认真,柳至先不能看他。

哪怕这两个人嘴里说的是为娘娘抱屈,柳至也不想和鲁豫有半分虚与委蛇。

再加上他们说的是为娘娘抱屈。

这有什么好抱屈的,事情早过去早了,现在是找几个替罪羊。一个是求符纸的柳义让皇上杖毙,再杀个写符纸这正合适。

想他们来抱屈?无非是想让这风波大些。

柳至不是笨蛋,风波闹大,不是增加受益的人,和倒霉的人?

听听他们话说得多漂亮,但是别到最后把皇上也得罪进去,还要把娘娘更扯进去一层。还有太子,是柳家的依靠,哪里是能随便再动摇!

以柳至来看,他相信皇亲们和嫔妃们就是有冷言讽刺,也不敢明着羞辱皇后。但皇亲们把娘娘失德,加寿有德宣扬起来,司马昭之心路人尽知。

梁侧妃可是有儿子。

而且她在数年前加寿定亲皇太孙英敏,柳老丞相和皇后不情愿时,梁侧妃频频往太后宫里去请安,频频的对陪伴加寿的安老太太示好。

宫里的事情,宝珠能打听出来,柳至也一样能打听出来。

想想吧,这事情再加重,稍有闪失,这两个混蛋最多说一句我们为娘娘喊冤。至于害的娘娘更有失德名声,他们到时候还会管吗?也接不下来是真的。

两个混蛋就是因此犯下死罪,当然从目前来看不可能,但他们就是死了,也赔不起娘娘的名声。更赔不起太子有个失德母后的名声。

太子还能有个好吗?

太子要是没有好?

柳至在这里揉揉额头,他头又疼了。在酒楼上想的心思又要出来,愿意娶太后侄孙女儿的可还有人在。

不然皇亲们不是白吆喝一场。

肯出力,就有目的,或者是原因。皇亲们可劲儿的败坏娘娘名声。当然他们不是走大街窜小巷子的说,他们只要会人的时候,稍加上几句“娘娘前几天还和加寿姑娘生气来着,骂了她,太后心疼呢,这呢,娘娘有难,还是加寿姑娘和她亲,送可口儿吃的给她。大冷天的,难为寿姑娘跑动”。

就这一段话,就足够别人证实娘娘她失了“德”。

也说得明白,太后心疼她骂小袁的女儿。

可劲儿这事情,不需要扬嗓子,只是把措词一变,意思就出得圆满,听的人也满意而回,再往他认识的人家里说去。

皇亲们不是白出力的,那这两个混蛋,忽然跑过来刑下留人,没有原因出了鬼。两个混帐行子!

柳至暗骂一句后,见马浦走的只有背影。眼角又见到鲁豫坐得好似菩萨木胎,跟屁股钉在椅子上,这辈子不再打算移动。

遂对冷捕头沉着脸没好气:“既然这样说,这就等着吧,你守着,我嫌闷气,我出去走走。”

冷捕头闻言,知道柳至不是赌气的人,太子党们没有一个不精明。就像柳至放话出去,说鲁豫是个草包。他是明知道有人会传到鲁豫和别人的耳朵里。

柳大人不能当面的骂,背后骂一声传给他,也算敲打也算出气。

认真的和他置气去,负气到自己公事私事全受影响,柳至没那功夫。

他这会儿似生气,冷捕头猜到几分。

跟着马浦过来的那个人,他好一会儿才想起来,像是姓魏,叫什么来着的不熟悉。

朝中有百官,再加上书办等,不撞到他手上,他没法子个个事先就知道。

他都不知道,柳至也可能懵懂。柳至要走,只能一是安排对策,二是调查马浦来意,那个叫魏行的少不得也调查一番。

冷捕头就装懊恼:“你也走,我一个人守什么!”嘟囔着寻把椅子也坐下,黑沉着脸满面生气不说话。

柳至就出去,先告诉跟他的小子:“去打听马丞相和他跟来的那个人。”接下来没有让人往宫里去打听,去办另一件更重要的事情,打马直接回了家。

柳夫人见到他,迎上来:“你走时让我办的东西全都办好,你现在要不要?还有,你中午去哪里用的饭,叔伯老太爷都等你,找不到你,说你可能在外面用,又说搅我好几天,”

在这里无奈:“也真的是搅我好几天,从早饭到晚饭。我不敢说累,直到今天。他们说你既然回来,这会儿没功夫,明天再来说不迟。让我见到你晚上回来,报信给他们,他们往叔伯家用饭去了。”

“我这里是管全家人酒饭的?”柳至恼火。

柳夫人心疼他,娘娘和太子出了事,最生气的应该是自己丈夫,而最出力的也只能是自己丈夫,不能把丈夫气到。

就劝解着:“不是丞相的家产,你承继的最多,吃几顿就吃几顿吧。”

柳至主要是没功夫没心情和家里人怄气,答应袁训解决两家矛盾,总要有些开导,也不能先为小事情和家里人翻脸。不过就是说说,见夫人劝,哼上一声,对她道:“换衣裳,跟我进宫。”

柳夫人欣喜交集,雀跃都出来。

面上有什么一扫而空,也许是为皇后和太子的担心,也许是让家里人话说出来的忧愁。

她情不自禁握住柳至衣袖:“我就知道,放眼这家里除去你,谁还能护住娘娘和太子。”

这是莫大的夸奖,柳至微微有了笑容。还没有催促柳夫人不要耽误进宫,天这时候已到半下午时,柳夫人又爱怜的把他的手握住,放到自己面颊上摩挲,妙目似明珠一样放光,是她的丈夫是这个家里的顶梁柱,带给她难言的荣耀。

她还有话:“我去看过娘娘,皇上不许我见。我去见太子,太子听讲学,说我来了,难得加寿见的我。加寿真是个懂事的好姑娘。”

下面的说自己丈夫要见娘娘,皇上一定答应还没有说出来,柳至把妻子看上两眼,想听听她对外面传言的心思,在这里打断,故意问道:“你也觉得加寿好?”

“好呢!娘娘这几天该有多难过?太子也不能见,她也不能出她的宫门。外面的话我都听到,是加寿帮她说的情,加寿还见天儿去看她,给她送药,这还不叫好?”

柳至暗松一口气,把妻子手握住,也抚摸一下。心想看看我的老婆,不比小袁的差。

小袁娶个外省女,没过几年惊天动地。能生孩子能抗敌。让听的人总生出不服气。

这牛皮要是袁训吹出来的,柳至和一众留在京里的太子党早就会骂他。

但,是沈渭的老婆吹出来的,小沈夫人主要吹自己,顺带的把宝珠捧起。不捧宝珠,她们没法子抗敌不是?

吹得满京里人对她好一时的鄙视,就凭你?也抗敌?

但梁山王妃,当时是世子妃大力附合,把这个牛皮吹得至今不破。因为是真的,所以等着破的人心都焦掉,也没等到破。

就都不服气,柳至也是一样。

这不服气在今天得到缓解,这会儿听过柳夫人的话,柳至觉得面上也生出三分老婆光辉。看看我老婆,也不是凡花俗柳,外面的谣言她就不听。

这就夫妻同进去换衣裳,带上柳至让备好的四样子礼物,往宫门上来。

有当值太监迎上来,柳至塞银子给他,是认识的,叫着姓名:“有劳公公帮我回话,我夫妻给太上皇太后请安。”

柳夫人一愣,不是见皇后?又转而喜欢,佩服的望着自己丈夫。皇上至孝,要帮娘娘,自然是去奉承太后。

所以没有问,和柳至一起等候。太监重回来,把他们两个和礼物带进去。

......

太后看着柳至夫妻进来,从宫门到面前还有段距离。太上皇退位后,和她几近形影不离,在她身边。

低低打趣太后:“你心里慌不慌?”

“我作什么要慌?我心里坦荡。”太后把下巴微昂。

太上皇哦上一声:“柳至是个不错的,原来你不怕灰他的心。”

太后白眼儿他,柳至是个不错的,早就知道他是个不错的。太后还是皇后的时候,就对太子三近臣中,不是她侄子的另两位,苏先和柳至另眼相看。

让太上皇说得气呼呼:“不错又怎样?他能把我怎样?”

她生气了,太上皇乐了:“他能把你怎样呢?你又没有什么事情不是?你还是慈爱的老太后,他能怎样呢?”

太后还想再对上几句,柳至夫妻已经进来。看着他们行礼,太后如太上皇说的,还是那慈爱的老太后,说平身,让他们坐下。轻叹一声,愈发的慈爱上来。

“皇后的事情出来,把我吓得不行。我让人去看她,又让人去问皇帝。皇帝让我不要担心,说她静心几天。你们见过没有?”

太上皇笑上一笑。

柳至恭敬的起身回话:“我出京办差,今天刚回来。娘娘的事情刚听说,但有太后在,凡事儿有太后教导,是娘娘的福气,为臣不担心娘娘。”

太后有些干巴巴,寻思着,怎么?柳家没有人出来对嘴?哦,一恍惚间想起来,老丞相不在了不是?

再掐指一算,他去世没到一年,难怪自己在这件事里还会想到他。

好吧,没有人对嘴,只有一个柳至现在自己面前。他和自己侄子一样,也是少年的时候到太子府上。

太子进宫来请安,那时候袁训还不是公主师,太子总带上表弟给母后多看几眼。

为掩人耳目,不能总带上表弟。有时候把苏先也带上,有时候把柳至也带上,有时候是三个人都带。

太后当时不能只看自己侄子一个人,就和苏先、柳至都说说话,就便儿的,和自己侄子也说说话。

又有淑妃跟在里面帮忙,认下袁训是同乡,说几句乡音,解解太后怀念家人的愁苦。

苏先和柳至对太后来说,都不能算是外人。

他这会儿又礼敬而客气,太后硬气的话说不出来。干巴巴一笑,顺手做个人情:“你是个懂事孩子,还没看过皇后吧?去看看吧,我做主。”

柳夫人感激泣零,起身给太后又跪下:“有太后您在,我们还愁什么。”

柳家人齐集柳至家,隐约影射到太后,但柳夫人不信。她有她的道理,加寿和太子定亲,太后和皇后按民间的说法,是亲上加亲,又加一层亲家的亲。

太后怎么能不为娘娘做主呢?

但她没有进宫来求太后,是她让家里人说的心思活动,又内心深处坚信太后不会害皇后---太后也真的不是害皇后性命,就是收拾她---但柳夫人听得话多,表面上有游移不定,柳至不在家,没有主心骨,不敢一个人来见太后,就没有过来。

听过太后的话,柳夫人暗自深深叹息,也对家里人有些看法。看看,幸好自己没有先猜测太后,太后她怎么会呢?

她这得体而又充满感激的回答,听的太上皇颔首,太后笑容更深,而柳至是又荣耀一分。

柳至想好的话接下来出来,这就夫妻同心。

他回太后:“进宫理当先拜太上皇和太后,有太后在,臣等不担心娘娘。娘娘但有不好,还有太后教导,皇上训诫。这一回误信奸人,吃一回大苦头,要不是有太后,只怕还要苦中苦。”

太上皇又笑上一笑,看看这一对夫妻。男的肯定城府深不见底,但女的也这样说,倒说明当丈夫的也是真心恭维。

太后更无话可说,寻对手呢,一个也没有。这就再笑笑,把他们的恭维收下。更客气更慈爱上来:“放心吧,有我呢。皇上的意思,不过是静心几天,不耽误太子下科举。要说皇子们下科举,以前也有过。但太子与他们不一样,是名字要写在榜上,虽然是个化名,但秋闱以后就报出去给别人听,春闱过后,也是要说出来的,丢人可不好。一切啊,以太子为重,你们说是不是?”

柳至深吸一口气,太后把话说到点子上。一切看太子,看太子也就是看加寿。

这娘娘该有多遭恨,才把太后恼成要陷害她?

但太后的话也有让他安心的成分,柳至同时把心放下。

这就要告辞,太后大概还想再慈爱一回,叫进任保:“陪他们去见皇后,可怜见儿的,皇上发作她,我就不去见了,免得像和皇上对着干。娘家的人去说说话吧。”

依着柳夫人是要见见,安慰安慰不是。但柳至再次跪下:“多谢太后恩典,今天就不见了。”

太后诧异:“这是为什么,你难道不想见她?”

柳至陪笑:“为臣从京里回来,因风雪大,路上难走,只给太上皇太后带一份儿土仪,就是皇上那里也没有。今天再去看皇后娘娘,空手去不成安慰。不如请太后恩典,明天去看,家里备几样皇后娘娘旧时爱用的东西,也给太后送一份儿来尝个新鲜。有太后照拂,明天再见不迟。”

太后答应,柳至夫妻退出。

见身影在雪中绕过梅花,太上皇先乐道:“太后你喜欢了没有,只给你带东西,自家人都没有。”

太后嘀咕:“这是怎么长的一张巧嘴巴。”

太上皇提醒:“皇帝在他们几个身上花的心血最大,要只是一个佞臣,用不着那么大功夫。”

太后瞄瞄他:“太上皇愈发的清楚明白。”想到他刚才打趣自己,这会儿没有人在面前,可以算算帐,鼻子里一声“哼”,和太上皇再次生起气来。

“我慈爱不是?”太后问太上皇

“慈爱之极,前无古人,后无来者。”太上皇打个哈哈。

“正经儿夸人不行吗?”太后气呼呼。

太上皇装模作样:“让我想想.....”

......

御书房里,早开的梅花散发出清香,和殿室外面的同样盛开浓艳。

金线锦绣的门帘子放下,有太监们不时出来。

旁边有个给进见臣子们等候的地方,马浦和魏行在这里。

魏行不见驾,不过是陪着马丞相进来,也算又看一回宫景。马浦带他进来这里,也有个炫耀和显示权威的意思。

此时马浦在椅子上坐着闭目养精神,也在继续琢磨他要回的话。魏行走到窗前,正经的看过雪来。

普天下人中最大,乃是天子。

普天下宅院里最大,乃是皇宫。

这里没有江南的自然山水,没有丛林的狂野茂密,达不到泰山的高耸,却因住着人中龙凤,不管是小巧宫院,还是大气殿堂,任何一角天地都可观赏流连。

就像面前不远处的白梅花,和在漫天飞雪中,眼神稍差的人就看不到上面有花。但清香味儿铺天盖地而来,让人疑心不似在人间。

好景色啊。

魏行赞赏着,略一回头,又能见到端坐安神的马浦。他坐着一个红木铺设大花椅垫的鼓腿方凳上。

好宫室。他在心里又这样的想。

那大花色泽艳丽,不似中原之物。魏行进京前也不过薄有家产,到不了奢侈的地步。他勉强依稀认出这椅垫是来自大食的东西,远路而来,备上万金,也是有价无市。

任凭摆出再多的银子,没有东西也枉然。

他还有一个想法,这么贵的东西,到手未必舍得使用。但在这九五至尊的居所,身为他看得上眼的臣子,就可以坐在这暖和地方,肆意的使用这些好东西。

这真是不进京城不知道官小,不到皇宫就没见过东西好。

王恩的话浮上他心头。

月夜下,他轻摇马鞭,和魏行特意去看忠毅侯府的大门,有这样的一句话:“你我敢不敢做一回?”

魏行当时答应下来,他进京为的就是升官发财,光大门楣,留名史上。

他想当权臣。

眼神儿又瞄瞄马浦,身后的这位,也是想当权臣。魏行以公事利索的考评让马浦相中,到马丞相身边不过数月,把马浦一肚皮心思摸得差不多。

有意无意的勾起嘴角微笑着,想当权臣,就得看你等下见到皇上,在他面前要有招数,把已经是权臣的忠毅侯拦下来,免得他进一步的荣耀。

从马浦到魏行,都没有打算见到皇上就往太后身上引。这两个比鲁豫聪明的多,不想现在去寻死。他们要做的,也是防微杜渐一流,提醒皇帝外戚不可独大。都不用提忠毅侯的名字,他也是首当其冲的那个。

他女儿最近的名声在京里又光大,出门三步都能听得到,相信皇帝心中有数。

权臣容不下权臣,一山不容二虎。忠毅侯已经足够风光,若是皇后再下去些,他的女儿袁加寿乳牙还没有掉干净,这就可以横行宫中。

这怎么能行呢?

得拦住太后势头,不然只怕又出一个吕后?

......

吕后?

马浦在心里反复推敲字眼,用吕后合不合适?汉高祖皇帝的原配正妻吕后,在刘邦死以后,满朝重用吕家人。

太后这是皇上还在,就把皇后也敢摆布。太子更是从孝道上说,一里一里的要让着袁加寿。

忠毅侯又不是绣花枕头,这以后还了得吗?

魏行在想吕后的时候,马浦也在想。还没有斟酌好,对着窗外看的魏行噫上一声,回头对马浦看上一眼。

马浦走到他身后,见御书房里出来几个人,正在廊下披雪衣。

两个是大学士,一个是户部尚书,一个兵部尚书。那正披一领上好狐裘的年青人,面容光华,可以胜过雪地里的梅花。正是他们在心里腹诽半天的忠毅侯袁训。

这是军机上出了事情?马浦心下滴溜溜的转。还有户部尚书在,这是又要动兵马损钱粮?

马浦皱眉。

他是丞相,换成相权当家的时候,独立于帝权,甚至可以把帝权压制。总理百官,那更是不在话下。

现在不复前朝风光,但丞相也不能白当。

面对外面的人,他腹诽的对象转眼就变成年青的梁山王萧观。

年青人热血。

热血就莽撞。

年青人欠考虑。

只想好大喜功。

.....

在心里迅速出来好些条,在马浦没防备的情况下,他真实的一些心思不打招呼出来。

他数十年在官场打熬,在礼部里也一直没当上尚书。任丞相以后,权柄更和柳丞相在世时不能相比。

但这些年青人呢?

什么阮梁明!代吏部尚书。任免文官全是他的,比他这个丞相还要风光快活。

都察院里也有前太子党,也是清一色的昂扬。

国子监,更是那年青的不在话下的阮英明。他的哥哥是太子心腹,他不用说是个前太子一派。

更让马丞相痛心疾首的,兵部何等重要的地方,却派去年青好战,无事就出奇兵的忠毅侯。

马浦对袁训任尚书,背后上谏好几回,最后皇帝没好脸色他才知趣。

他折子写的入木三分。

王爷已是好勇斗狠,尚书不可不老成持重。

袁侯爷名声在外面摆着呢,别人不敢打的他敢打,这不是拿将士们性命银钱不当一回事情?

他打的仗别人都没有把握不是?

再说证据十足,只有年青王爷肯跟他一起打,别的人不是都不跟去。包括他的姐丈陈留郡王。

.....

究其原因,全是因为马浦嫉妒年青人。这一会儿亲眼见到袁训能在皇帝面前商议半天事情,像是从午后就进来的,他气得怔住。

直到魏行轻唤:“丞相,皇上宣您呢。”马浦回神,见有个太监候着,随他去了。

因为太生气,什么吕后全忘记。见到皇上以后,说得也就简单。

“回皇上,娘娘是皇上元后,自入太子府中不曾有过失。以臣来看,娘娘有太子殿下,没来由嫉妒别人没有道理。这事情当细细查明,以还娘娘和太子名声。”

皇帝没意外,御史们几天里上奏折,也有为皇后说话的。满朝文武要是没有一个为皇后说话的,那叫出了鬼。

各人各心思,人数多出来,心思也就五花八门才对。

皇帝敷衍着:“爱卿言之有理。”

马浦得到鼓励,进一步道:“是以,臣以为,侍郎柳至是娘娘同族,他查此案难免要让人怀疑不公,不如请侍郎鲁豫同查。”

皇帝午后就和臣子们会议,有些累了,有些漫不经心。

面前浮现出不太能干的驸马爷鲁豫的面容,他是太上皇一生不看好的人,自己登基他来表忠心,是个乡下人表忠心皇帝都要,对他也表示欢迎。

皇帝想这案子有什么可查的呢?

事情起因由柳义受皇后指使求符纸而起。

皇后有话交待给柳义没有?皇帝和她是多年的夫妻,深知道她肯定求了。

怕事情闹大,当场柳义丧命,把皇后关个禁闭。

凡事要顾着太子,皇帝没想过深究。没有人敢对他说会与太后有关,皇帝也不会往太后身上想。

柳义死了,这就行了。

同时,他也觉得再杀几个大天道观的人就可以结案,在这里让马浦的话提醒。

沉吟一下,这事情办得简洁而且含糊。马浦说得有道理,皇后是柳氏女,完全交给柳至去办不合适。这里还夹着一件事情,就是臣子们是互相监视,不是互相买好。

他们全好在一处去,眼里还有皇帝吗?

手边,压着几个奏折,是上个月里梁山王萧观接连上的。头两个全是指责葛通。

葛通的算盘打得快天下人都知道,头一个跳出来反对的就是萧观。

王爷手里有一袋子面,揉成五个饼,分派得正好。葛通跳出来,说毁去重做,分成六个,有一个归他,是因为上一锅里有他外祖父一个。

皇帝都不答应,但他不用怎么反对,还有梁山王萧观在,他要是不起作用,皇帝也不必用他。

皇帝和萧观都有同样的心思,凭什么是你外祖父,你过继个儿子就想让他当郡王?

所有郡王和王爷全是投对胎。皇帝认为葛通没有相等功劳,萧观认为葛通痴心妄想,小儿本性贪婪。

王爵里面分一杯吃吃,哪有想想那么简单?

萧观对付葛通的主意都不用想,眼皮不眨就是一个。他在分派明年战役时,压根儿没有葛通的份儿。

没有功劳,你葛通这辈子只能是个将军。你儿子想当郡王,等他长大自己慢慢的混,混不到手,梁山王表示爱莫能助。

这样的安排皇帝都赞成,把葛通狠狠敲打一回也不错。但陈留郡王跳出来反对,萧观把葛通划到长平郡王帐下,陈留郡王强行把他留下。长平郡王争不过陈留郡王,也就没有办法。

萧观不给葛通仗打,陈留郡王不买王爷帐。

这就随后,萧观指责陈留郡王的折子也到京中。王爷的意思在字里行间要皇帝下圣旨斥责陈留郡王,但皇帝收到这样的奏折,却微微地笑了。

按民间说法,陈留郡王是他的亲家。东安、靖和、定边三个人死去,名将当数陈留郡王为第一。

他要是不这时候跳出争,皇帝都认为他不聪明。

陈留帮葛通没有助长他的意思,就是时机已经成熟,他要和梁山王争兵权。不过是借着葛通说话。

皇帝留中没发,让他们互相不和去吧,还是那句话,他们要是关系好得蜜里调油,皇帝可以睡不着觉。

他只就萧观明年要打的仗,叫来大学士、袁训和户部尚书商议。

现在对上马浦的话,柳至办案,也要有人监视才行。这就显出鲁豫是再合适不过,他不强干,却有忠心。

这能反复验证鲁豫的忠心,又能让他跟着柳至学着点儿,还能从另一个角度看看柳至心思。

皇帝点了一点头,对马浦说了个好字。

马浦得到鼓励似的,很想得寸进尺,谢过皇帝认可他的上谏,再说下一件。

“皇上,最近娘娘颇受非议,袁加寿年纪小小,倒是贤德名声出去。以臣来看,这小小的孩子尚且需要教导,不能由着性子行事。”

皇帝把面色一拉,淡淡回他一句:“卿是在非议太上皇和太后?”加寿是太后养着,她不好,就离太后不远。

马浦喏喏不敢再说,退出来后,暗想自己这个试探还不错。果然一说到太后皇上就要翻脸。

皇上这护短是护定了,为臣子的也就更打量定了。不能容太后强压后宫,也不能容忠毅侯强压朝臣。

走出来见魏行,把话对他说一遍,魏行也说不着急。两个人都知道权臣之路不是几年就能铺就,先回刑部去告诉鲁豫,把马浦带出来的圣旨宣给他。

鲁豫难免欣欣然得意,认为他见识比别人高。又对柳至生出鄙视,你家娘娘让太后黑一把,你也看不出来吗?

柳至怎么看他怎么才是个傻子,他刚从太后宫里出来,让妻子自己回家,赶回来看个热闹,看看一个丞相,一个傻子能玩出什么花样?

见还有些门道,把鲁豫横插一杠子进来,柳至和冷捕头索性把林允文交给鲁大人,让新官上任威风一回

两个人走到刑部后院子里鬼鬼祟祟。

冷捕头干咳一声,小声道:“你说,他们中间哪一个和姓林的有联系?”

柳至扑哧一乐道:“就你最精明。”

冷捕头耸耸肩膀:“这不是明摆的?亏得鲁大人还满面的得意相。我要是他,我一头钻阴沟里也不出来趟这混水。

柳至忍住笑的时候,才回答他,若有所思:“是啊,这林的是钦犯,他们也跑来说留人。跟他们没半点儿关系,也不是有确实的证据,他们掺和进来,不会不是白来的。”

“这样倒好,”冷捕头装出冷笑,干搓着手扮焦急:“我正愁姓林的不是大鱼,这就引出大鱼。”

把手指一个一个伸出来数:“鲁驸马,草包,这是你说的!不必提他。马丞相,呆板,咱们认识他也不是一天两天。这样说来,只有他身边那个魏行不是好东西。”

这不是明摆的事情,两个人微微的笑了。事出古怪必有妖,肯定有一个人要救林允文,他和林允文要想来另有勾当。

柳至心里也认可,但故意打岔:“还有林公孙你没有说?”冷捕头不屑一顾:“这等卖友求荣的小人,没有骨气没有原则,更上不得台盘。”

抬眼望天,踌躇满志的模样:“我就要老了,”

柳至哈地笑出来,骂道:“你还能祸害你家老婆,你老个屁!”

“就要,我说就要!”冷捕头不耐烦上来,把柳至的话撵回来,再接着唏嘘他的:“家里有孩子,总得给儿孙们留下几个铜板,这一回钓出大鱼来,功劳归你,赏赐归我。”

柳至斜眼他:“不想着升官么?我一直奇怪,你花用上不乱,存那么钱养到曾孙子那一代不成?”

“我要是能活到养曾孙子,朝里不知多出来几许人恨我。”冷捕头吐舌头一笑:“我活个差不多就行了,把这出子草包呆子加坏蛋看完,想来也要几年的光景,到那时候,我回家养老。你,记得以前说过的什么情分什么兄弟的,没事儿多送钱给我。”

柳至对他呸一大口,说着胡扯,对前面看看:“那草包应该威风得差不多,走吧,我们去看看他下一步怎么打算。”

走开一步,冷捕头又叫住他。面上犹豫不定,轻声问:“小柳你说,他们闹来闹去,要是真的把真相闹出来?”

冷捕头想惹恼太后,别把咱们也带进去。

柳至才往太后面前买过好,而且对这话的后果表示乐见。仰面无声地笑一声,口吻风凉:“那我才喜欢呢,我等着看小袁斗草包。”

把冷捕头提醒,也失笑:“是啊,我把他忘记。”兴头上来:“走走,咱们去看今天还有热闹,你说得对,闹得凶,那一个大将军大侯爷的他能答应?”

柳至满面笑容的期待状:“日子,是颇不寂寞的。”

两个人去到前面,见鲁豫沉着面庞,好似他没有插手以前,柳至和冷捕头一直是胡闹。

“这等大案,二位大人太草草了!”

柳至对冷捕头斜个眼角,冷捕头摆出最委琐的笑。一起拱手把鲁豫下面的话堵住:“那以后就有劳鲁大人了。”

鲁豫本来以为和他们有嘴仗打,见他们这样说,心里准备的话扑个了空。正不自在,见他们往外就走,像这就丢下不管。

鲁大人急了:“哎哎,你们去哪里?”

柳至瞅瞅冷捕头:“你去哪里?”冷捕头对他瞪瞪眼:“我当差去,敢情大人你当我手上就这一个案子?再说了,我就这一个案子,我也不属于你们刑部,我是太子府上当差,你柳大人把我借过来的,我得办正事儿去。”

一溜烟扬长而去。

柳至带着一脸让他气怔住,在他背后骂道:“好没道理!就你有正事,我没有吗?”对鲁豫一本正经:“我手上也不只这一个案子,我得走了,刚出公差几天,这个累,幸好有鲁大人接手,以后烦请大人多多操劳,我忙别的去。”

一抬腿也没了影子。

鲁豫傻着眼,林公孙过来恭喜他:“恭喜驸马爷,他们这是闻风而躲。见大人您管,他们吓得不敢管了。”

鲁豫是有些草包没历练,但不是全傻。自语道:“不会吧,他们哪一个会怕我呢?”

林公孙解释:“您有圣旨不是?”

把鲁豫说得欢欢喜喜,点头道:“也是,他们怕的应该是皇上的旨意。”这就信心满满,让人把林允文带下去,又很肯卖力,回自己公事房,让人取出这案子的卷宗和口供,细细的看到天黑,还不肯走,难得有个大案子到他手上,挑灯又看到二更后,眼睛酸涩得不行,才上马回家。

更鼓打在二更一刻的时候,一辆马车从忠毅侯府角门驶出,马车前面坐着两个人,黑色雪衣风帽压眉,一个人手里有个马鞭子,另一个人抱臂不动。

车东拐西弯,在一处普通宅院里停下。周光从院内走出,又是惊又是喜。把院门开得大大的,见还能进马车,带着懊恼:“我应该把院门拆了。”

抱着手臂的人跳下车,抬起面庞,雪光照出他的面容。紧抿嘴唇透着刚毅,眸光犀利有若雪峰,是忠毅侯袁训。

说着:“不进也罢。”向车上扶下一个人,紫貂雪衣围住有些显怀的身子,冬衣看上去臃肿。低垂面庞,也能看出是侯夫人宝珠。

“二爷到了,”院内立即走出十几个人,见到宝珠出现,还没有见到正脸儿,也都激动起来。

宝珠心头一暖,又是一震。

说也奇怪,她是宅门里长大的闺秀,丈夫侯爵,她是富贵丛中。但有时候会挂念这些市井之徒,听到他们不成腔调,或粗鲁或透着撒野的话语,感觉上先有了亲切。

手扶一扶风帽,抬到额头上,这就更好的打量面前的人。见他们一张一张没有修饰过的面庞,肌肤粗糙,气质也不温文,但面容上全有着久而不见家人的挂念,宝珠湿了眼眶。

抬一抬手:“屋里说话。”一手扶着袁训,另一边走着丫头红荷。周光等人留着不动,直等到宝珠进去,他们陆续而入。

就是袁训也是稀罕的,而且又有得意。

看看自己家的小宝,和他们没打交道多久。但这些人就有些规矩,也算难得。

周光是主人,他的老婆在房里招待。倒有些利落,给宝珠送茶水:“二爷,热,您暖手吧,小心别烫到。知道二爷不能用茶,这是熬的红枣茶。”

给袁训送上的也是同样,讪讪陪笑:“家里没有好茶叶,拿出来怕笑话了。”

袁训也接了。

给来的人,是大粗茶,能闻到那粗旷的茶香。

求票票。

忽然发现评论好精典,哇哈哈哈!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